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黑钢的魔纹修复士 第四卷 第六章 初次上阵

    即使翻阅过去五百年来的大陆历史,好几名神巫同时站在同一个战场上的例子也不多。

    在能够确定的历史当中,最多神巫齐聚一堂的,应该便是约三十年前,在卡多索山脉北麓的大会战了吧。

    以神圣同盟为中心的神教徒势力十一万,与以比盖罗为核心的蛮教徒势力十五万,正面冲突的这个战役,有八名神巫立于沙场,带领了神教徒势力走向胜利。

    虽说只有上述的一半,但聚集于德尔布吕克之战的四名神巫的数量,可说是自卡多索大会战以来最多的数量。

    少女不停颤动着鼻子。

    就算听到她是想以此嗅出这浓雾之中是否潜藏着敌人,西瑞尔也不会再感到惊讶吧。就各种意义而言,他已经理解到拉姆彼特是存在于自己常识范围之外的少女。

    乌希马尔乘坐两匹马拉曳的战车,没有坐下,而是拄着剑,威风凛凛地伫立,凝视着德尔布吕克的所在方位。其前后左右,整齐划一地罗列着众多的士兵。

    「……如果可以的话,还真不想太破坏那座城镇呢。」

    乌希马尔喃喃的那番话,并非是因为体恤城镇的居民。当然,他并没有想伤害人民的打算,不过身经百战的勇将的脑海里,想必是在思考胜利以后的事吧。

    按照计划攻陷德尔布吕克之后,便轮到乌希马尔等人以德尔布吕克为据点,面对陆陆续续进攻而来的海德洛塔的援军,进行防卫战。到时候,城镇受到的损害愈少,自然是比较容易防守。

    「我似乎有听说德尔布吕克的北边和南边,有个兼作市场的广场。制压城镇之后,迅速地将平衡锤投石机搬运进来,重新设置于南边的广场的话,应该能给予进攻而来的增援迎头痛击吧。」

    「因为那个城镇要多少石头就有多少吧……」

    「没错。」

    「话说回来……」

    乌希马尔将视线转移到上方。

    虽然由于雾气的关系朦胧不清,但西瑞尔等人的前方,矗立着一个让人以为是枝叶全无的巨木的轮廓。乌希骂尔仰望它的顶点,轻轻一笑。

    「保卫这里的,是雷米·克里斯提昂的堂弟之流的小鬼吧?」

    「是,是前阵子捡回一条狗命的西吉贝尔特·杜耶布尔。」

    「竟然不派巴列斯特罗斯,而是由那种小鬼来出风头……是打算报仇雪恨呢,还是只是雷米·克里斯提昂太过愚昧呢……不管是哪一项,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这个,倒是挺值得一看呢……」

    「要是能在他们发现之前结束的话,就更完美了。」

    「的确……现在起也不迟,如果他们愿意投降就帮了我大忙了。」

    「唔?」

    此时,倚靠在西瑞尔的屁股上,一个人面向后方的拉姆彼特,似乎发现了什么似地抬起头。

    「——殿下!」

    不久后,骑着马传令的士兵迎面而来,通知乌希马尔等人:

    ——从德尔布吕克的方向,似乎传来了号角声!」

    「……看样子,那个小鬼说什么都想跟我一战了……」

    「以殿下的立场来说,比起相当于单纯劳动的攻城战,这样比较符合您的心意吧?」

    「即使如此,也不能太过兴奋——你们也要立下战功喔!」

    「是!」

    在全军缓慢地开始行进当中,乌希马尔所乘坐的战车也开始前进。

    「——准备完毕之后,开始投射。不须考虑瞄准从城镇出击的敌兵!」

    目送乌希马尔的西瑞尔,与拉姆彼特一起跨上马,鼓舞操作平衡锤投石机的工兵们。

    「——他们终究会对石弹破风而来的声音感到恐惧,而丧失斗志吧!在那之前,千万不要停止投射!同时,也不能让敌人靠近!如此一来,胜利就是我们的!跟乌希马尔殿下一起踏出名留青史一大步的时刻来临了!」

    听见西瑞尔宏亮的声音,工兵们以及守卫平衡锤投石机的士兵们,一齐举拳高高地顶向天空。

    「悠尔罗格万岁!乌希马尔殿下万岁!」

    数千名士兵的欢呼声,震动充满雾气的天空。为了更加振奋他们的士气,西瑞尔高举剑,驱马向前。

    「愿我军胜利!愿欧里亚克僭君败亡!」

    虽然俗套,但西瑞尔口中喊着激励士兵们士气的口号,不经意地俯看拉姆彼特。

    正目瞪口呆仰望着自己的这名少女,恐怕一辈子也不了解为了祖国而战的他们的心情。

    载许是因为拉姆彼特没有故乡的缘故吧。

    ※

    喀哒、喀哒地鸣响马蹄声,以萨克率领封印骑士团从德尔布吕克的北门悠悠出阵。

    西吉贝尔特率领的疾风骑士团与海德洛塔的正规军,为了破坏平衡锤投石机,已经朝悠尔罗格军开始进军。话虽如此,在雾气浓密、看不见彼此身影的现在,应该是处于摸索前进的状态吧。在正式的战斗开始之前,应该还有一段踌躇的时间。

    「好了……虽然答应要协助他们,不过该怎么做才好呢?具体而言,要怎么分配兵力呢?」

    说着悠哉话语的以萨克的头上,也落下有些不合时宜、尾音拉长的少女的声音:

    「皇太子殿下~!您待在那种地方的话,敌人的石弹飞过来的时候,会很危险喔~」

    「呃……」

    「在下名为佩托菈·鲁德贝克~!请您好歹也该记住在下的名字了~」

    从城墙上探出身子的佩托菈,正对脚下的以萨克猛力挥着手。虽然不适合战斗,但擅长治愈魔法的她,与玛莲娜一起留在城镇内,担任后方支援的角色。

    以萨克微微拉起帽子,对佩托蕴致意后,再次转回正面,叹了一口气。

    「……被战争的门外汉警告了。」

    「的确,敌人瞄准北门周边的城墙投射的可能性很高。即使看战况来判断,我想应该先离开这里为妙。」

    林德加德卿如此进书后,位于其后方的安海尔,明显地皱着眉头,仰望天空。

    「……怎么了,安海尔?」

    「没有,刚刚有声音——」

    「已经投射过来了吗?」

    路奇乌斯皱眉,同样抬头仰视天空。

    「……是那个吗!」

    路奇乌斯迅速地拔下手套,在手背显现出魔纹,朝雾气薄纱彼方隐约可见的影子释放风之刃。

    「全体人员,停马!」

    随着刺耳的破坏声从头上落下的,是无数拳头大到砂石左右大小的碎石。

    「太……太精彩了,副团长大人……」

    得知路奇乌斯以魔法迎击飞来的石弹,安海尔虽然惊讶,还是吐出赞美的言词。

    「不,只是运气好罢了。并不保证下次飞来的时候,我还有办法像刚才一样破坏……要是没有这场雾,就有应对的方法了。」

    「话说回来,你的听力才厉害吧,安海尔。」

    「不,我才是碰巧运气好罢了……」

    安海德看似腼腆地露出生硬的微笑,搔了搔有雀斑的鼻头。

    数秒之后,石弹没入了骑士团团员们背后的城墙。

    「!」

    「什么——」

    城墙上传来佩托菈和玛莲娜响亮的哀号声。毕竟心想暂时不会有飞石攻击过来而感到放心的时候,又遭到突击,也难怪她们会吃惊了。就连封印骑士团的团员们也看似尚未理解发生了什么事,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拚命地安抚受惊而混乱的马匹。

    「您没事吧,殿下?」

    「……嗯,还好。」

    抓住马鞍稳住身体的以萨克,抬起头来露出苦笑。

    「这……虽然单纯,但我们似乎误会大了呢。」

    「殿下,全员平安。没有人受伤!」

    「我们真走运呢——好,在西吉贝尔特于中央展开绝望的战斗期间,我们往比较容易行走的西侧山丘上移动!」

    「了解!」

    拍响马绳,开始奔跑的以萨克,路奇乌斯和林德加德马上就超越了他,跑在队伍的最前头。而跑在他们后方的以萨克身边,则是有表情僵硬的安海尔陪同。

    以萨克看向安海尔,扬起他一贯风格的嘴角。

    「我们第一次上阵,场面就那么浩大呢。」

    「是……是啊。可是,殿下跟我不一样,看起来非常冷静。」

    「该说是冷静吗,反正就是看开了啦……而且,路奇乌斯他们会在前方保护我们。」

    「所以才能比较镇静。」以萨克对安海尔如此说道。

    那想必是以萨克的真心话吧。

    以萨克所追求的骑士团,是能护卫连剑都不知道怎么挥舞的团长,泰然自若地穿梭于百万敌军之中的那种,聚集优秀战士们的战斗集团。

    ※

    太阳已经完全升上群山的棱线之上,然而雾气却仍未散去。

    当然,周围弥漫的热气并非全是因激烈的战争所引起,很容易便能预想到雾气散去之后,气温应该会上升吧。到正午时分之前,天气应该会变得十分温暖,是个万里无云的晴天吧。

    「在那之前,大势会底定吗……?」

    乌希马尔听见从遥远彼方传来的呐喊声、哀虢声、怒吼声,眯细了双眼,仰望天空。从刚才起,海德洛塔军的骑兵便对悠尔罗格军的步兵,展开无数次无意义的突击。

    悠尔罗格军在前方筑起了重装步兵人墙,而后方则并列弓兵和魔法士,自始至终只是阻挡海德洛塔军的突击。

    不过,光是这样,海德洛塔的骑兵便逐渐减少数量。悠尔罗格的重装步兵形成强韧的盾,保护背后的弓兵们,而弓兵们同时以准确的射击,削减海德洛塔骑兵们的突进力。结果,海德洛塔军甚至无法突破悠尔罗格的步兵部队。

    然而,乌希马尔绝对不采取积极的进攻。

    原本撑过敌方的猛攻,在对方因疲惫萌生退意的那一瞬间,正是转为攻势的绝佳机会,然而乌希马尔却怎么都不打算下那样的命令。敌人要退就任由他们退,要进攻就像乌龟一样稳固防守。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乌希马尔没必要在这场野战上获得胜利。悠尔罗格军只须在珍爱的平衡锤投石机前方筑起一道巩固的墙,在破坏德尔布吕克的城墙之前,持续守护这个攻城兵器就好。他们反而害怕自己试图击灭敌军骑兵而过于向前,让平衡锤投石机陷入无人顾守的情况之中。

    「殿下。」

    关注战况的乌希马尔身边,又传来新的消息。

    「什么事?」

    「有五十骑左右的骑兵,正从西侧接近!」

    「……是欧里亚克的分队吗?」

    「详细情形还不清楚,不过是一群身穿蓝色斗篷,印有蔷薇图样的队伍。」

    「蔷薇……吗。」

    乌希马尔颤动着胡子。

    「……想不到亚默德的小鬼,竟然把欧里亚克的小鬼当成诱饵,自己穿过这个战场来啊……」

    「我们该怎么做?」

    「稍微加强西边的防守,虽然五十骑程度也奈何不了我们,但以防万一,绝不能让他们突破。听说亚默德的封印骑士团聚集了剑术与魔法双全的菁英分子……虽然不知道有几分是事实,总之有这种传闻。」

    「是!」

    乌希马尔目送奔驰而去的传令兵,皱起眉头。

    「……我不认为亚默德有意介入这场战争。」

    平衡锤投石机顺利地持续投射。照这个情况,德尔布吕克的城壁不久后便会崩塌吧。

    不过,乌希马尔对亚默德皇太子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个战场上,感到有点惊讶。雎然明白那并不代表亚默德会立刻正式参战,但也无法全然忽视。

    五十名骑兵在这个战场上只是个小数目,但他们带给乌希马尔难以言喻的异样感,也是不争的事实。

    ※

    「——亚默德的皇太子从西方过来?」

    比乌希马尔迟一些收到同样报告的西瑞尔,压住反射性想跳下马前往西方的拉姆彼特的头,疑惑地反问道。

    「是之前提到的骑士团吗?」

    「殿下似乎是这么认为的——」

    「…………」

    除了守卫平衡锤投石机的一部分战力外,乌希马尔几乎将所有的兵力展开成一道厚厚的人墙。相对的,西瑞尔认为由西吉贝尔特指挥的海德洛塔军之所以会正面冲突,是想要强行突破人墙,到达平衡锤投石机所在地,并且破坏它。不过,看样子他们的目的不只如此而已。

    「西吉贝尔特是诱饵啊——」

    德尔布吕克的北方多为湖、沼、湿地,一大片泥泞的土地。而两军展开战争的地方,也是在较为松软的土壤上。这对停留在定点战斗的步兵而言,负担并不大,然而对疾驰战斗的骑兵而言,负担远比平时要大得多。西吉贝尔特的突击之所以不顺利,应该也跟脚下的环境有关。

    不过,这个战场的西侧,形成微微隆起的低丘般地形,到那里为止的土壤较为结实。想必亚默德的皇太子打算从那里一口气奔驰而下,袭击悠尔罗格军的侧面吧。

    数量不过五十,听说还尽是聚集了些贵族子弟的骑士团,不过光凭这几点就将他们排除在战力之外,恐怕有些操之过急。对方敢于出现在这个战场,就代表他挑选的团员都是有胆量的年轻人,而且不管怎么说,对方可是亚默德。如果考虑到对方是骑乘马匹的魔法士集团,那么他们拥有的战力便不仅只五十名骑兵,而是五百名轻弓骑兵,甚至更强大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听说封印骑士团的副团长,是鼎鼎有名的「阳光之魔女」的儿子。

    正面的本队是为了让悠尔罗格军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的巨大诱饵,实际上这五十名才是杀手锏——思考着这个可能性的西瑞尔,却发现拉姆彼特的鼻子正发出声音,他眯细了双眼。

    「……那个女人在哪里?」

    已经确认西吉贝尔特处于敌军之中。可是,却没有听见他的副官克萝蒂德身在敌军的报告。另一名神巫没有战斗力,不在现场也不足为奇,但西吉贝尔特亲自夸口为「钢铁之白蔷薇」的那个女人,他不可能不派她出来应战。

    再说,既然亚默德的皇太子没有归国而是留在这里,那么亚默德的神巫人又在哪里?莫非是害怕受伤,躲进城镇里了吗?

    「……拉姆彼特。」

    西瑞尔抚摸少女的头,说道。

    「你认为应该往哪里走?」

    「唔……唔……?那……那里。」

    拉姆彼特动作流畅地站到西瑞尔的背后,抓住他的肩膀,指着另一个方向。

    「是吗——」

    西瑞尔拉扯马绳,将马儿调头。

    「既然你这么说,应该就不会错吧。」

    这是他们侍奉的「猊下」所说的话。西瑞尔无权反对。

    ※

    「——两座!」

    被人在近距离之下吼叫,狄米塔尔不由得缩起脖子。

    「那是真的吗?」

    「……仔细听听看就会知道。」

    「就算你这么说,车轮的声音那么吵,根本听不太清楚!」

    「……现在你的声音比较吵。」

    「呀啊!」

    板车剧烈地摇晃了一下,瓦蕾莉雅栽了一个跟斗。

    「……对不起,你站起来的话会跌倒喔。」

    「已……已经跌倒了啦!」

    瓦蕾莉雅顶撞冷静的卡琳,坐起身子。

    「你们总是这么吵闹吗?」

    克萝蒂德半吃惊、半苦笑地说道。狄米塔尔从鼻子轻轻哼气,回头看向连这种时刻都还穿得一身白的神巫。

    「你为什么不跟阁下并肩作战?没必要陪我们做这种可能会吃力不讨好的事。」

    「那怎么行。为了防卫德尔布吕克,破坏平衡锤投石机是绝对的任务。我不能交给其他人负责……当然,我并没有信不过你们的意思。」

    「这……这我们知道啦。」

    瓦蕾莉雅整理一头乱发,有些慌乱地询问克萝蒂德:

    「——你……你说有两座对吧?真的有两座吗?」

    「恐怕是。」

    「因为跟黎明试射时听到的声音有点不同。」

    「……对不起,我也没发现呢。」

    「平衡锤投石机的石弹,会描绘出一个大大的抛物线飞挝来。与其说是发射,更像是往上射击的感觉。」

    狄米塔尔坐在持续喀哒喀哒摇晃的装货板上,简单说明给不知世事的少女听,好让她明白。

    「——尤其是悠尔罗格的平衡锤投石机,从飞行距离判断,尺寸应该非比寻常地大吧。当然,石弹会先飞到最高点后,再落下。那个时候,会先传来破风呼啸的声音。」

    「就是那个声音跟黎明时的不一样吗?」

    「严格说来,并非不一样。而是重叠了。」

    「重叠?」

    「趁第一发破风的声音还没消失之前,又传来下一发的声音。那大概是因为两座的平衡锤投石机错开时间发射的关系。」

    「那……那样不是很糟吗……?」

    「当然糟吧。」

    只把注意力放在敌方祭出平衡锤投石机这件事,便擅自断定他们只准备一座——光是一座就必须准备大量的零件和重量惊人的秤锤——只能说己方全都太大意了。只要考量到老将乌希马尔不可能坐视平衡锤投石机发射间隔过长的这个缺点不管,也不是完全预想不到他们会准备两座吧。

    狄米塔尔抚摸着后颈项,苦着一张脸。

    「……平衡锤投石机有两座,不单单只是飞过来的石弹会变成两倍而已。还有更麻烦的事。」

    「说得对……如果只有一座,在下次投射之前的十分钟内,还能修补好城墙,既然知道有两座,就没办法冷静下来修补了。不知道下个石头什么时候会飞过来——」

    「可是,连续射击过来之后,还有接近十分钟的间隔啊——」

    「敌方有两座平衡锤投石机……那么,很可能也有第三座,会这么想是很自然的事。尤其因为雾气的关系,无法直接从城墙上确认平衡锤投石机的数量。」

    克萝蒂德下意识地玩弄着膝盖上的帽子,低声呢喃道。

    「——可是,即使有人受伤,普约尔猊下应该也能妥善处理吧。毕竟她原本是在欧里亚克的慈善医疗院当助手时,被上一任国王发掘,而走上神巫之路的孩子。」

    「话虽如此,不阻止投射就无法解决事端……要是阁下的军队全军覆灭,即使城壁没有坍塌,也有可能无法守城。」

    「那个,……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踏着匡啷匡啷的脚步声,持续奔跑的贝琪娜,兢兢业业地插嘴问道。

    「还要再继续往前进吗?」

    「是啊。如果你没有走错方向的话。」

    「我可是有确实照你说的方向跑耶!我都浑身是泥,这么努力了……」

    狄米塔尔一行人,坐在贝琪娜拖曳的板车上一路颠簸,打算绕战场东侧一大圈。由于德尔布吕克周边,从西到东微微地倾斜,愈往东边土地就愈湿润、愈泥泞。悠尔罗格之所以会列阵在那个地方,想必是考虑到能承受平衡锤投石机重量的结实土壤与石弹的飞行距离,判断无法设置在那里以外的场所吧。

    尤其是这个东侧,可说几乎是湿地。再往东走,地表会渗出水,不久后便会到达湖沼地带。总之,多为泥土的地面甚至连军马的马力都无力招架,不小心踏进这种地方的话,便会无法动弹,成为最适合弓兵的牺牲品吧。

    多亏如此,贝琪娜才能以她规格外的脚力,奔驰于那个空无一人的泥土地平面。就这样绕一大圈穿过战场的北侧,从背后突袭平衡锤投石机,是狄米塔尔等人所被赋予的任务。不论是正面的西吉贝尔特的军队,还是朝西侧山丘移动的以萨克的封印骑士团,说穿了,两边都是诱饵。

    「差不多了。」

    克萝蒂德拿出德尔布吕克周边详细的地图,微微地点了点头。

    不久后,绿意开始比覆盖大地的泥土面积显眼时,他们过到了一条河川。事实上,是一条能否称之为河川也有些微妙、一脚便能跨过的浅水水流,不过在雾气遮蔽的视野之中,那几乎是唯一的地标。

    「粉红铠甲女,往左转。沿着河川跑。」

    「了~解!」

    贝琪娜在河川前猛然一个转弯,这次不是溅起泥巴而是水花,板车再次急速奔驰。狄米塔尔众精舍神地凝视着前方。

    「……反正,不管平衡锤投石机有两座还是三座,要做的事都一样。总而言之,得全部摧毁不可。」

    「你说要摧毁,但具体而言该怎么做呢?真的要靠蛮力破坏吗?」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切断抬起秤锤的绳索。」

    「咦?事情有那么单纯吗?」

    「平衡锤投石机本身的构造就是那么单纯啊。」

    利用秤锤落下的力量挥动机臂,以那个劲道射出石弹的平衡锤投石机,为了投射,首先必须使用绳索和滑轮抬起秤锤才行。只要切断那条绳索,理所当然地,别说投射了,连准备动作都没办法做。

    「——只是,绳索可以立刻换新,况且它本来就是超乎规格的平衡锤投石机,也有可能不是使用绳索,而是锁链……所以,只要破坏滑轮或是连结秤锤和机臂的轴心,我想应该就没办法那么轻易修理好。」

    「对方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让我们得逞吧,只要从正后方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总会有办法吧……喂,稍微停一下,粉红铠甲女。」

    「是、是~」

    贝琪娜紧急刹车,多踩了好几步才停止。在她前方几步的地面上,留有好几条深刻的沟痕。从北往南穿过水流的沟痕,显示出有辎重队装载十分沉重的行李经过这里。

    「这次换沿着这条车辙跑。」

    「收到!」

    贝琪娜这次朝南方迈步奔走。只要追踪这条车辙,应该自然就能到达设置平衡锤投石机的场所吧。

    瓦蕾莉雅从板车探出身子俯看车辙,看似深感佩服地呢喃道:

    「留下这么深的车辙,代表那个秤锤非常重吧。」

    「是啊。大概是你所想像的十倍重量吧。」

    「十倍!」

    「你认为有多重?顺带一提,听技师长所说,沉睡在鲁奥玛军仓库的平衡锤投石机的秤锤,据说重量有将近两百塔冷通。」

    「两……两百塔冷通……!」

    「大概是你体重的两百倍吧。」

    「我……我才没那么重呢!」

    「总是背着你到处跑的我,感觉大概就是那么重。这样啊,那么是你的衣服和宝剑重罗。」

    「咕唔……!」

    瓦蕾莉雅满脸通红,不发一语。

    「……对不起,打扰你们开心地谈话了。」

    在瓦蕾莉雅闭口不语后,这次换卡琳紧接着开口。

    「你们刚才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确实有听到——但感觉跟石弹飞过的声音有一点不一样。」

    「我想应该是投射时机臂挥舞的声音……很近了。」

    气温比离开德尔布吕克时还要高。想必雾气也即将要消散丁吧。悠尔罗格趁着夜雾和黑暗,成功设置了平衡锤投石机,而这次轮到狄米塔尔等人利用晨雾绕到他们背后,进行突袭。

    「…………」

    狄米塔尔停止抚摸后颈项的手部动作,突然从贝琪娜腰后解开了钢伞。

    「狄米塔尔?你打算干什么啊?」

    「小心点……有马蹄声。」

    「————」

    克萝蒂德一语不发地脱掉一边衣服,露出肩膀,然后压低帽檐。她的表情已经转变为祖国人人赞誉的女武神。

    「——到此为止了!」

    「!」

    吹开雾气,无数深红色的火焰从天而降。

    「啧——」

    狄米塔尔以左手撑着秋鲁鲁卡,朝天空展开伞面。

    「呀啊!」

    狄米塔尔使出「铁壁」,挡开火之箭矢后,拖曳着板车的贝琪娜扬起哀号被吹飞。

    「喂——哇!」

    被吹飞的贝琪娜猛烈撞上板车,与所有乘客飞舞到天空。

    ※

    一时半刻,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贝琪娜撞上板车后,身体立即感到一阵飘浮,回过神来后,视野已上下翻转。

    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倒是马上就理解自己处于什么状态。虽然对这种事情习已为常不是件好事,总之就是被吹飞了吧。

    瓦蕾莉雅迅速地转动视线,确认天地的位置,快速地将意识集中于双腿。

    「——喝!」

    利用双脚卷起的风势转正姿势,轻轻地着地。

    「干得不错嘛——要是再稍微谨慎一点的话,就及格了。」

    「唔噫——!」

    狄米塔尔横抱起松了一口气的瓦蕾莉雅,原地往后跳开。

    方才瓦蕾莉雅站着的位置,突然落下一名长发少女。少女双手紧握的小刀,扎扎实实地连刀柄都刺进湿润的地面里。

    「那孩子……!」

    「『猊下』出马吗——」

    急忙往四周瞥了一眼后,可以看见骑着马的男子在对面调头,往这里奔驰而来。想必,是那个名为西瑞尔的青年将校吧。朝瓦蕾莉雅等人头上洒落火之雨的是少女——拉姆彼特,而攻击贝琪娜的则是西瑞尔,不会有错。

    「话……话说回来,贝琪娜呢!」

    「只受到一击,应该没什么大碍吧……看样子,那个男人似乎不太擅长魔法呢。」

    「柯斯塔库塔猊下!里希堤那赫卿!」

    往声音来源看去,克萝蒂德和卡琳正扶起摊倒在地的贝琪娜。总之,三个人似乎都平安无事。

    瓦蕾莉雅静静地调整呼吸,为了能随时使用魔法而将魔力灌入双臂的魔纹。

    「……要怎么办?」

    「在我绊住他们脚步的期间,你们先走。」

    「你又来这招?」

    瓦蕾莉雅狠狠敲了狄米塔尔的头一下,不由自主她拉大嗓门。

    「——你上次也这么说,一个人留下,结果搞得遍体鳞伤回来对吧?」

    「那是因为我没有拿出真本事。」

    「你又那样——」

    狄米塔尔所说的真本事,大概是指显现出他手臂上的魔纹吧。可是,既然如此,就不能让狄米塔尔拿出真本事。因为,他说如果失控,自己无力阻止。

    瓦蕾莉雅往前踏出一步制止狄米塔尔,面对目不转睛凝视着这里的拉姆彼特。

    「与其痛打你一顿来阻止你,当她的对手似乎比较轻松!」

    「……你的评价或许有道理,但我说过你要跟那个小丫头交手太鲁莽了吧。」

    「不要每次都说那种令人恼火的话好吗——卡琳、迪雅吉列夫猊下!你们先走!」

    「对不起,那我们就先走罗!」

    卡琳用格外宏亮的声音回答。真不像平常文静的卡琳会做的事。

    不过,也可说是非常有卡琳风格的反应。

    「!」

    拉姆彼特听见卡琳的声音,移动她的视线。很明显的,卡琳是为了移转拉姆彼特的注意力才高声呐喊。

    「——喝!」

    瓦蕾莉雅朝看向旁边的拉姆彼特释放「旋风」。

    在风之刃直接命中她的前一刻,西瑞尔从后方奔驰而来,在千钧一发之际,伸出手将拉姆彼特拉上了马鞍。

    「讨厌!为什么要躲开啊!」

    乘隙攻击拉姆彼特却没有得逞,瓦蕾莉雅气得直跺脚。

    随后,西瑞尔的马便向前扑倒。

    「……!」

    「……要是再稍微谨慎一点的话,就及格了。」

    瓦蕾莉雅赫然往旁边一看,发现狄米塔尔维持挥剑而下的姿势,吐出跟刚才一模一样的话语。看样子,他似乎是看准了西瑞尔帮助拉姆彼特后松了一口气的瞬间,进行攻击。

    「好……好奸诈!竟然抢人家的功劳——呀!」

    瓦蕾莉雅正打算抗议的时候,狄米塔尔便抱起她迈步奔跑。

    「怎……咦咦!这时候通常会逃……逃跑吗!」

    「才不是逃跑。只是排列优先顺序罢了……再说,反正都要打的话,不如换个地方打。」

    「换到什么地方?」

    「有伙伴在比较不寂寞吧。』

    狄米塔尔以强化的脚力一口气加速前进,他的前方很快地便看见具有特征的轮廓。

    「贝琪娜!」

    「啊呜……瓦蕾莉雅大人——」

    贝琪娜肩上扛着伞,踉踉跄跄蛇行地奔跑着。卡琳和克萝蒂德应该奔跑在更前方吧。

    「你还好吗?」

    「我……我是不清楚我到底好不好啦,不过卡琳大人叫我跑……跑就对了——」

    「说得对。要是停下脚步,马上就会被追上。」

    听见狄米塔尔冷淡的话语,回头一看,紧追在后的拉姆彼特和西瑞尔的身影映入眼帘。

    「——就这样冲进去。」

    「冲……冲进去哪里!」

    「那里。」

    狄米塔尔指示的前方,在薄雾的彼方,可以看见朦胧的巨木身影。

    ——不对,不是巨木,那是平衡锤投石机。

    想必正在那山脚下蠢动的,是保卫平衡锤投石机的悠尔罗格兵吧。卡琳她们可能已经杀进敌营了吧,听见写实的呐喊声,瓦蕾莉雅的身体微微颤抖。

    ※

    利用奔跑进去的冲劲,狄米塔尔狠狠使出一记飞踢,攻击位于正面的士兵。

    「咕噗……喔!」

    「呜啊!」

    连带推倒后方的五、六名士兵,狄米塔尔环顾四周。不管怎么看全都是敌兵,没有同伴的身影。

    如果在这种状况下使出大规模的魔法,势必会波及到他们。狄米塔尔之所以会故意冲进悠尔罗格兵中,为的就是要阻挡拉姆彼特使用威力强大的魔法。

    不过,转过头看向背后的狄米塔尔,体认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开什么玩笑……!」

    拉姆彼特已经高高举起那把小刀,在刀尖酝酿出蓝色的光芒。不管怎么看,都没有顾虑周围友军的打算。

    「我要扔罗。」

    「咦!」

    听见狄米塔尔发出的低声呢喃,瓦蕾莉雅皱起了眉头。

    「你说要扔,是……是要扔什么?」

    「那还用问吗。」

    狄米塔尔将背后的瓦蕾莉雅扔向空中,压低姿势迈步奔跑。

    「!」

    一如所料,拉姆彼特的视线从狄米塔尔身上移开,转向瓦蕾莉稚。并非注意力散漫,或许是感觉太敏锐的关系,只要周围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这名少女便会立刻有所反应,因此让人有机可乘,她似乎有这样的缺点。

    「不要看旁边,拉姆彼特!」

    「——啊,唔……嗯!」

    拉姆彼特的刀尖原本一度转向瓦蕾莉雅,因为西瑞尔的一句话,便又指向了狄米塔尔。不过,她的刀尖还看得出一丝犹豫。

    「——喝!」

    刀刃凝结出冷气,化为冰弹发射而出。

    「唔喔!」

    狄米塔尔瞬时之间一把抓住站在那里的土兵的后颈项,往自己身边拉。

    「嘎啊!」

    士兵身上穿着的薄金属铠甲的背后,刺进了无数的冰柱。即使没有贯穿,但接二连三承受冰砾攻击的铠甲变形得十分凄惨,背后遭受冲击的士兵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喂、喂,你们是同伴吧。」

    狄米塔尔将瘫软的士兵随意丢向拉姆彼特,朝少女砍去。

    「拉姆彼特!这个男的让小官来对付!你去守护平衡锤投石机!解决克萝蒂德·迪雅吉列夫!」

    「唔……唔……!」

    拉姆彼特先跳到后方,与狄米塔尔拉开距离后,西瑞尔便马上滑了进来。他手上拿着的,果然是但丁曾经大量拥有的那把魔动剑。

    「你——是在哪里弄到手的!」

    「什么?」

    「那把剑!」

    「喔喔……」

    西瑞尔冷漠地吊起嘴角,朝狄米塔尔挥剑而来。从右肩到左侧腹轻轻划过一条轨迹的剑尖,被贾基尔卡挡下的刹那,这次换瞄准狄米塔尔的喉咙横扫而来。周围的悠尔罗格士兵们,无法介入狄米塔尔和西瑞尔的战斗,只是远远围成一圈观看。

    「……!」

    好快。

    狄米塔尔身体微徽向后倾,闪过横砍而来的一击,他的背脊窜过一阵寒意。在狄米塔尔狠狠挥下一刀的期间,西瑞尔却能挥舞两刀,与其说他挥刀的速度快,不如说他在挥刀过程的变化速度很快。虽然令人气愤,但只能说是对方的剑术较为高超。

    西瑞尔又再次改变剑尖的方向,打算砍向狄米塔尔时,狄米塔尔踹了西瑞尔的腹部一脚,跳向后方。

    「唔……」

    狄米塔尔没有错过这一瞬间的空档,挥舞贾基尔卡的剑尖。

    「——我要挫挫你的锐气!」

    蓝黑色的光芒曲折蜿蜒地从右手肘一带窜至剑尖,为狄米塔尔的全身带来了新的活力。狄米塔尔随后又一口气绘制了别的魔法阵,朝西瑞尔发射而去。

    「……呵!」

    看见喷发而出的火焰,西瑞尔眯细了双眼,但他敏捷地从旁绕过,朝狄米塔尔猛攻。嘴角还浮现从容的笑容。

    「听说是叫作乌尔海玛特的地方喔。」

    「什么——?」

    「带这把剑过来的女人,好像是那么说的——不过,小官也不知道那是哪里就是了!」

    「啊……!」

    闪过三次连续攻击的狄米塔尔,他的心窝没入了一股灼热的痛楚。在眼花撩乱的刀光剑影之中,西瑞尔朝他射出暗藏的小刀。

    不由自主脚步踉跄的狄米塔尔,周围的士兵们举起长矛朝他冲过来。

    「可恶……!」

    狄米塔尔强忍住,不让自己往后倒下,接着向上跳跃。

    「——怎么能让你逃!」

    狄米塔尔利用非同凡响的跳跃力从包围圈中脱逃,火之箭矢确确实实地瞄准他飞射而去。是西瑞尔使用魔动剑发射出的一击。

    「……与其与难以捉摸的剑尖对打,这样还比较轻松。」

    狄米塔尔以苦笑忍住配合心跳一阵一阵发疼的痛楚,挡开火之箭矢。

    或许是战斗的激昂感,心窝的痛楚已如麻痹般渐渐消失。对挥剑没有太大的防凝,但并不代表出血就此停止。

    「唔啊!」

    狄米塔尔狠狠踩上刚好位于着地点降近的士兵的头,往斜后方瞥了一眼后,再次一跃而起。

    虽然雾气渐渐淡去,但在这场混战之中,还是难以找寻瓦蕾莉雅的身影。

    不过,只要朝从这里也能辨认的平衡锤投石机移动,总能见到面吧。

    狄米塔尔拔起插在腹部的小刀,因新产生的痛楚而皱起眉头。

    ※

    「贝琪娜,往左!」

    「是~!」

    配合瓦蕾莉雅的指示,贝琪娜将秋鲁鲁卡往左挥舞。

    「唔呀啊!」

    「喔哇!」

    士兵们随即被吹飞,扬起粗声哀号。

    之后,冰砾冲撞上秋鲁鲁卡的表面,引起剧烈的震动。

    「往上一点!」

    「是……是的!」

    贝琪娜将秋鲁鲁卡往上抬起的同时,瓦蕾莉雅将手放在伞柄,一口气注入魔力。此时卷起的风,将往头上逼近而来的拉姆彼特吹飞。

    「趁现在!」

    「是!请抓紧我!」

    贝琪娜将伞朝向前方,头上依旧乘坐着瓦蕾莉雅,朝平衡锤投石机飞奔而去。虽然尚未看见她们的身影,但从其他场所传来士兵们的哀号声来判断,卡琳和克萝蒂德应该也早已攻进这里了吧。

    「得赶快破坏才行……!」

    就瓦蕾莉雅耳朵清算的次数,平衡锤投石机的投射音至少有五次以上。如果所有的石弹都命中同一个场所,城墙早已被破坏了吧。只能祈求佩托蕴和玛莲娜想办法修补了。

    「喔喔喔喔喔!」

    或许是打算阻挡贝琪娜的去路吧,只见轻装步兵们朝前方举起长矛,排成一列,形成人墙。不过,以富有十人力量为傲的巴秋鲁鲁斯,只要全力奔跑,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挡下。从正面招架贝琪娜猛冲攻势的士兵们,他们的长矛轻易地便折断,人墙一口气便遭闯入。

    「呀哇!」

    「唔喔……撑……撑住啊……!」

    「顶回去……!」

    「很可惜,那是下可能的!」

    瓦蕾莉雅立刻在紧贴着士兵们的秋鲁鲁卡上注入魔力,发动「旋风」。

    「————」

    先前承受住贝琪娜突进的勇者们,遭到局部地区性的暴风吹袭,被吹飞得老远。虽然只是被吹飞,但有些人高高飞起后落地,或是猛烈撞击上同伴,大部分的士兵都无法好好站起身子。

    受到这一击还能平安无事的——就像她——恐怕只有能在空中调整好姿势的人而已吧。

    「真缠人……!」

    瓦蕾莉雅发现拉姆彼特从后方追来,紧咬嘴唇。

    要制伏那个动作敏捷的少女,只有使出绝对不会被抵销的威力强大的魔法攻击她才行。然而,动作迅速的拉姆彼特,绝对不会给予自己使用强力魔法的时间。所以,结果还是用旋风吹飞她,争取时间。

    此时,企图再次阻挡瓦蕾莉雅两人去路的士兵们,发出哀号,遭人踢散。

    「瓦蕾莉雅!」

    「卡琳!还有迪雅吉列夫猊下!」

    瓦蕾莉雅两人的前方,隐约可看见在士兵群里孤军奋战的——虽然人数有点不对劲——卡琳和克萝蒂德的身影。

    「贝琪娜!就这样直直地向前冲!有卡琳她们在!」

    「是!」

    贝琪娜猛冲在卡琳为她破开的道路上。瓦蕾莉雅再次回过头往后看。

    任意流泻的头发遮住大半张的拉姆彼特的脸庞,就近在眼前。

    「————」

    长发底下的大眼,蕴藏的不是敌意也不是憎恨,而是不知为何物的感情,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瓦蕾莉雅。拉姆彼特以奇怪的姿势费力地紧紧抓住贝琪娜的背后,或许因为那副情景带给人一种少女不像人类的印象,令瓦蕾莉雅感到十分毛骨悚然。

    「噫——!」

    脑中一片空白,瓦蕾莉雅慢了一拍才发出惊叫声。

    虽然内心隐约明白必须咏唱魔法才行,但在瓦蕾莉雅将右手指向少女的脸庞之前,拉姆彼特已抢先高举右手。当然,她的手上还握着那把水刀。

    「痛——!」

    下一瞬间,拉姆彼特的右肩插了一把小刀,她的身体倾斜,从贝琪娜的背后滑落。

    「——没事吧!」

    「狄米塔尔……」

    就这样呆愣了一阵子的瓦蕾莉雅,发现不知不觉间和贝琪娜并肩奔跑的狄米塔尔,眨了眨她那彷佛刚从熟睡中清醒的眼。

    「没有受伤吧?」

    「呃……好像没有。」

    确认自己的身体后,瓦蕾莉雅环顾四周。

    「那家伙还没死。」

    狄米塔尔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愤恨地说道。

    「……我本来是打算刺她脖子的,不过因为有一段距离,又一边奔跑,所以有点刺偏了。我想大概是刺到她的肩膀,但一把小刀程度的伤,根本不可能致命。」

    「啊!」

    抱着少女的西瑞尔,以惊人的气势从步兵群之中跳了出来,描绘出一条大大的抛物线,一口气便追过了狄米塔尔等人。

    「诸位拥有不屈斗志的悠尔罗格士兵们!」

    跳上平衡锤投石机的西瑞尔,左手抱着拉姆彼特,右手高高举起剑。

    「——坚持下去!别让不逞之徒靠近!敌军的城墙马上就会伴随着轰然巨响崩落了吧!只要撑到那个时候,胜利就是你们的了!歼灭假神巫吧!」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西瑞尔的这番话,为士兵们带来了活力。

    「……哎,只要俊男、美女装腔作势说些自以为是的好听话,大部分的人都会信以为真吧。」

    狄米塔尔冷冷地嘲笑西瑞尔的演说,触碰秋鲁鲁卡的伞柄。

    「——喂!」

    狄米塔尔以一击旋风开辟通路,瓦蕾莉雅等人终于与卡琳她们会合。

    「你们三位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以略显疲惫的声音迎接瓦蕾莉雅等人的克萝蒂德,制服和帽子可能在哪里遗失了,几乎是穿着贴身衣物的装扮,不过她白皙肌肤上显现出犹如绿宝石光芒的魔纹,那副模样连身为女人的瓦蕾莉雅也觉得十分帅气。

    卡琳谨慎地窥视周围士兵的状态,同时不断注意平衡锤投石机上的西瑞尔两人。

    「……被对方占据麻烦的地方了。」

    「就算放着不管,他们也会自己下来吧。毕竟他们如果待在那里,就永远没办法投射下一发石弹啊。」

    「不行,我马上就去把他们给拖下来。」

    「等一下。」

    狄米塔尔制止悄悄燃起斗志的克萝蒂德,将剑递到瓦蕾莉雅眼前。

    「——咦?」

    「眼前这座由我和这家伙想办法摧毁。对面另一座,由你和卡琳大人负责。」

    「……那名少女是假的猊下对吧?」

    克萝蒂德头也不回地用宝剑一击横扫企图从背后袭击过来的士兵,然后凝视着狄米塔尔。

    「她看起来是个十分难缠的对手,你有什么好主意?」

    「是啊。由我家猊下来打倒她。」

    「咦咦!」

    要自己双手拿着沉重的剑,还擅自发表奇妙的宣言,瓦蕾莉雅发出没出息的叫声。由于之前交手时差点被对方给杀了,所以这次瓦蕾莉雅慎重地思考要怎么做才能打倒拉姆彼特,结果灰心丧志地认为自己可能没办法打倒她,然而狄米塔尔却让自己拿着这种派不上用场的武器来对付她,到底是有什么打算啊。

    「粉红铠甲女,你帮卡琳大人她们开路。」

    「我知道了!」

    「好了,那我们行动吧。」

    狄米塔尔解开左手的护手,抱起瓦蕾莉雅迈步奔跑。

    「!」

    同时间,拉姆彼特看见贝琪娜开始奔跑,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

    「你守护这里!那边由小官我来阻止!」

    西瑞尔将拉姆彼特留在原地,追逐由贝琪娜开路的卡琳等人,跳跃而去。想必他眼里看到的,肯定是贝琪娜硬是撞飞在场士兵们的英姿吧。

    「喂……狄米塔尔!」

    跟平常不一样——简单来说,就是以公主抱被抱起的瓦蕾莉雅,将剑紧握在胸前,满脸通红地仰望狄米塔尔的脸。

    「你……你打算干嘛!你该不会又要——」

    「放心吧。我说过不会拿出真本事吧。」

    「就算这样,把事情推给我也没用啊——」

    「没问题的。」

    「到底什么东西没问题啊!」

    「你会使用『震电』吗?」

    「咦?」

    「知道魔纹的结构吗?」

    「我……我想应该知道……不过我没有使用过那种麻烦的魔法!」

    基本上,威力愈大的魔法,准备的时间就愈长。要让充分的魔力流过复杂的魔纹,完成魔法阵,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就这层意义而言,震电是十分费时的魔法。瓦蕾莉雅想使用的话,大概需要花费两、三分钟吧。只是,它的威力极其强大,使用这招魔法确实有可能打败拉姆彼特。

    「没使用过也没关系。因为就连我也没使用过啊。」

    狄米塔尔轻盈地跳上眼前士兵的肩膀,然后再跳上下一个士兵,不停踩着士兵的肩膀移动,并且如此说道。

    「——!」

    平衡锤投石机上的拉姆彼特,朝着瓦蕾莉雅两人,连续发射「火弹」。不过,就像瓦蕾莉雅的魔法无法彻底击中拉姆彼特一样,拉姆彼特也同样无法击中现在的狄米塔尔。

    狄米塔尔巧妙地闪开少女的魔法一边奔驰,低声发笑。

    「——不过,这把剑也预设了能使用震电的魔纹打造而成。」

    「真……真的吗?」

    「我说啊……设计这把剑的魔纹的人,可是我耶。有必要说谎吗?」

    「啊,对……对喔……是这样吗?」

    「总之,只要使用这把剑,你的负担应该会减轻不少。最重要的是,能缩短时间。」

    「或许是这样没错啦——可是,我从来没使用过魔动剑……」

    「说什么蠢话啊。你刚才不也一直在使用吗?」

    「咦?」

    「我是指那把叫秋鲁鲁卡的伞。我不是说过那也是魔动剑的一种吗?既然你会使用那把伞,也同样能使用贾基尔卡。不要挑剔了。」

    「就算你这么说……」

    「总之,马上准备发动。我会移动到能击中她的位置,如果能发射时,不要犹豫,立刻朝她攻击过去。要让她领悟到亚默德神巫的力量,至少得露这一手给她瞧瞧吧。」

    「……我知道了。」

    瓦蕾莉雅想起自己为何会身处这个战场,点了点头。她举起剑,悄悄地注入魔力。剑刃表面立刻浮现出红色的魔纹。

    「…………」

    瓦蕾莉雅翻找记忆的抽屉,想起震电的魔法阵。她利用自己的双臂与刻绘在这把剑上的魔纹,忠实地逐渐重现魔法阵。一开始微弱的光芒愈发强烈,宛如脉搏鼓动般增加光辉。

    「你集中在发动魔法上!我要上了!」

    狄米塔尔踩踏着士兵们的肩膀和头部,一口气逼近平衡锤投石机。狄米塔尔踏着稳健的脚步,闪过拉姆彼特所有的攻击,奋力踩踏准备好石弹的工兵的头部。

    「噗……咕——」

    或许是脖子的骨头断裂了吧,工兵颓然逐渐倒下,狄米塔尔踹了一下他的头,跳上倾斜的机臂前端。

    而瞪大双眼的拉姆彼特就位于他的正对面。双方踏在一根木制机臂的两侧,瓦蕾莉雅两人终于与拉姆彼特展开对峙。

    「——狄米塔尔!」

    瞬间用力眯起眼睛的瓦蕾莉雅,感觉到手中的剑发出微微震动,她有预感魔法即将发动。

    「——我要上罗!」

    狄米塔尔助跑了两、三步后,一跃而起。

    「唔……击……击击……击中吧——」

    拉姆彼特在右手的小刀和左手之间,产生出一颗比她自己还要大的火球,朝冲上虚空的狄米塔尔投射过去。

    「只有现在了吧,喂!」

    狄米塔尔俯看拉姆彼特,高声呐喊。

    瓦蕾莉雅伸直双手,将剑高举向空。那一瞬间,瓦蕾莉雅高举的剑尖,几乎朝四面八方迸发出耀眼的闪光——雷光。即使是再怎么敏捷的野兽,也闪避不过这道攻击吧。

    「呜哇……!」

    「噫呀!」

    「唔啊……啊!」

    雷光貌似痛苦挣扎的蛇在地上扭动身躯,毫不留情地击中四周的士兵们。

    而那雷光的一只蛇尾,击落拉姆彼特释放出的火球,也命中少女本身。

    「……噫!」

    长发倒竖,身体强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僵硬的拉姆彼特,就这么失去平衡,从机臂上跌落。

    「拉姆彼特!」

    彼方传来西瑞尔的声音,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降落在刚才拉姆彼特所在地附近的狄米塔尔,一把抢过瓦蕾莉雅手中的剑,反手握住剑柄,刺进平衡锤投石机的机臂。

    发出「啪叽!」的奇怪声音,以钢板强化的机臂的木制部分,产生细小的裂缝,鲜红的火焰从中喷发而出。

    「抓紧我!」

    「嗯……嗯!」

    瓦蕾莉雅听从狄米塔尔的指示,紧抓住狄米塔尔的背部。

    下方的情景,由于拉姆彼特的火球击中平衡锤投石机的底座,燃烧起熊熊火焰。上下两方产生的火焰,一点一滴确实地,逐渐吞噬平衡锤投石机。

    「快灭火!赶快灭火!」

    士兵们高声呐喊、开始喧闹,然而他们就只是喧闹,几乎没有人实际动起身子试图灭火。或许应该说,他们也束手无策吧。如红色萤火虫般的火星飘散而下,显示出巨大兵器崩毁的徵兆后,士兵们随后扬起叹息,开始逃离现场。

    「……你在那边休息一下。」

    从平衡锤投石机跳下来的狄米塔尔,将瓦蕾莉雅扔在三芳,轻轻转动脖子发出声音,举起剑。

    「——闪开!」

    狄米塔尔背对着燃起熊熊火势的平衡锤投石机,酉瑞尔正以惊人的气势迎面冲来。瓦蕾莉雅屏气凝神地注视着眼前的情景,两人的距离瞬间缩短为零,然后交错而过。

    「!」

    一把剑发出硬质的声音,飞向天空,刺进表面开始炭化的平衡锤投石机的机臂。

    「咕……唔——」

    压住侧腹部,瘫软跪地的西瑞尔,回头看向狄米塔尔,发出痛苦的呻吟。

    「……要说意外还挺意外的呢。是担心那个小鬼,内心焦躁了吗……?」

    狄米塔尔的胸口也受了一条横直线的伤,看似痛苦地笑着,回头望向西瑞尔。

    「小狄!」

    瓦蕾莉雅急忙奔向狄米塔尔,支撑住他的身体。

    「你还好吗!」

    「嗯……」

    此时,彼方伴随着地面震动声,传来轰然巨响。

    「——那边也完成任务了啊……」

    看来卡琳她们成功破坏了另一座平衡锤投石机。毕竟原本守护它的西瑞尔,抛下它不管,跑到这里来了嘛,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啊!」

    突然回头一看,西瑞尔的身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哪……哪里?跑到哪里去了?」

    「……别管他。」

    「可……可是——」

    「应该跑去救那个小鬼了吧。」

    「咦……?可……可是,那个孩子——」

    瓦蕾莉雅注视着熊熊燃烧的平衡锤投石机顿口无言,火光旺盛得连这个距离都能感受到它的热度。若是在受重伤的状态下真的跳进那团火焰之中,恐怕必死无疑了吧。

    「……与其担心别人,不如担心自己吧。」

    卡琳等人从对面驱散士兵们,一边奔跑而来。贝琪娜和克萝蒂德似乎也平安无事。

    「——我们已经成功破坏了平衡锤投石机,接下来就得迅速退兵,转攻为守吧?」

    「啊,对喔。」

    「让迪雅吉列夫猊下去释放狼烟。」

    狄米塔尔以腋下擦拭剑的脏污,收进剑鞘,叹了一口气。

    「……一想到接下来要穿过敌军,回到镇上,就觉得很烦。」

    ※

    收到两座平衡锤投石机都遭到破坏的报告时,乌希马尔颤动着白眉、抿起嘴,一语不发地仰望天空。

    晨雾已经消散,彼方像是证实了郡个事实一般,可见蒙蒙的黑烟正袅袅升起。一字排开于正面的部队,至今也没有让西吉贝尔特的骑兵靠近,从西侧袭击而来的封印骑士团,也以精密的防守反击回去。

    截取这部分来看的话,乌希马尔的军队还没有战败。不仅如此,甚至还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不过,从包含德尔布吕克在内的所有战场总观大局的话,他们的军队可说是无可避免败北的结局。

    「殿下!」

    左翼的部队以及正面的部队,连续传来情报。

    「敌方的军队——」

    「……转攻为守,一口气开始退兵了吧?」

    「什么?啊,是,没错!」

    「该怎么做?要追击吗?」

    「一溜烟逃跑的骑兵,重装步兵要怎么追击?」

    乌希马尔已经看穿西吉贝尔特的计策。如今已成功破坏平衡锤投石机,他们身为诱饵的使命也已经结束。接下来只须逃进德尔布吕克之中,关起城门、巩固防守就好。之后等待增援抵达,配合时机转为攻势——这不是什么奇计,而是平凡却踏实的计谋。

    失去平衡锤投石机的乌希马尔,若说有什么能够打乱西吉贝尔特的守城策略的话,顶多只有紧追撤退的他们,以混战状态涌进德尔布吕克,直接制压城镇了吧。但是考虑到敌我移动力的差距,这个计策也无法实行。如果不派出骑兵,理应能增加多一点战力的西吉贝尔特,反而不让步兵和弓兵参战,想必早以预料到这场逃亡剧了吧。要是现在不死心地进军到德尔布吕克前,最多不过遭受到在城墙上等待的弓兵一齐射击的洗礼。

    乌希马尔犹豫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高举宝剑命令全军:

    「全军退至两里格外,重整旗鼓。然后,一边防备敌人的突袭,一边依次往卢贝尔提悠撤退。」

    「要……要撤退吗?」

    「我们早就十分清楚德尔布吕克的牢固,所以才合使出这次的计策……既然计策被攻破,停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

    「可……可是——!」

    「别说了……一旦敌方统整兵力转为攻势,在卢贝尔提悠根本撑不过半天。既然如此,不如趁现在谈和……或是尽早回国才是上策……再说,也不能长时间让我国唱空城计。」

    「……真遗憾。」

    懊悔不已的传令兵,将苦涩的选择一路传达给全军。

    乌希马尔眺望传令兵的马匹离开一阵子后,突然询问西瑞尔和拉姆彼特平安与否,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他的疑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黑钢的魔纹修复士”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