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黑钢的魔纹修复士 第十三卷 第五章 青春再见

    由于莎菈-布拉达嫚特是第一个

    以神巫的身分被记载在亚默德历史书上的人物,

    因为也被视为是神巫的守护者。

    不过,在她担任神巫的时代,

    十二个古王国仍然健在,十二名神巫也各自存在于自己的国家。

    换句话说,她是亚默德唯一的神巫,

    当然也应该处于知道王家流传下来的「真相」。

    时光流逝,夏琦菈-巴贝尔如此心想。

    倘若莎菈-布拉达嫚特或是亚默德王家的人

    将毫不虚假的真正历史正确地传给后世,

    是不是就能确实地回避

    存在于此时此地的几个悲剧。

    至少,

    不会演变到必须和度过青春时代的友人

    生死对决的地步。

    因为奥尔薇特的袭击而半毁的布拉达嫚特宫,现在仍在修复中。然而,今天却不见在那里作业的石工们的身影,反倒是完全武装的士兵宛如活生生的城墙般,组成重重的防御队形。四周吹拂的风掺杂著铁与油的气味,似乎在诉说著接下来即将在这里展开的战争有多么壮烈。

    夏琦菈爬上代替瞭望塔的攻城塔,透过望远镜环顾四周。

    「……目前还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道殿下他们还好吗?」

    瓦蕾莉雅眺望著南方,如此低喃。

    得知发现巨人的情报后,瓦蕾莉雅等人立刻来到这里加强离宫的防守,之后就一直在这里吹风。一想到以萨克他们可能已经在跟那个巨人交战,瓦蕾莉雅内心就感到惭愧,屁股一带搔痒得不得了。

    「我说啊,我们随便地离开离宫,才是正中奥尔薇特的下怀吧?」

    夏琦菈放下望远镜,责备瓦蕾莉雅。

    「——对吧,小狄?你也这么想吧?」

    夏琦菈寻求狄米塔尔的同意,然而当事人却板著一张脸,交抱著手臂低头不语。瓦蕾莉雅皱起眉头,从低处向上窥视狄米塔尔的脸。

    「……小狄,你怎么了?」

    「那个铠甲巨人……是从哪里出现的?」

    「什么?」

    「路奇乌斯他们之前为了增加手下,多次袭击军事据点,收集铠甲。可是,不管搜寻哪个仓库,都不可能找到那种身高轻易超过十区迪耶的铠甲……那么,那个铠甲巨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话说回来,那么巨大的铠甲,不管在哪里都制造不出来吧?」

    安洁莉塔如此说道,今天的她并非穿著平常的骑士团制服,真要说的话,是身穿类似瓦蕾莉雅那种神巫般,裸露程度较高的服装。擅长用魔法战斗胜过使剑的她,穿著露出魔纹的服装比较方便吧。

    安洁莉塔看著佩戴在自己腰间的魔动剑霍尔克拉,低喃道:

    「先不论普通人使用的铠甲,那么巨大的铠甲,不可能在掩人耳目的状态下制造吧。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地运送到鲁奥玛附近……」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呢……」

    「问题在于,那家伙已经来到都城的附近。」

    「……猊下。」

    代替夏琦菈窥视望眼镜的狄米塔尔,皱起眉头,面向夏琦菈等人。

    「传令的马匹从北方过来了。可能是远方有什么动静。」

    「那我们去看看吧。」

    「是!」

    瓦蕾莉雅等人施展「旋风」飞下攻城塔,迎接策马奔驰而来的传令兵。

    「猊下!」

    奔驰而来的传令兵,一下马便垂下头,单膝跪在夏琦菈面前。

    「发生什么事了?」

    「奉陛下之命侦察附近的部队传来消息!离宫北方约五里格附近的地面隆起,出现铠甲巨人的身影!」

    「这里也出现了巨人吗!」

    「由于它开始朝离宫移动,我军主动攻击,试图阻止它前进,但别说普通的弓箭了,连使用魔动剑发出的攻击都被反弹回来——该……该怎么办才好?」

    「你问我,我也没辙啊。」

    虽然统领守卫离宫士兵的人是夏琦菈,但国王并没有授予她能擅自动兵的权力。况且夏琦菈是神巫,并非军人,不知道实战方面的用兵术。

    夏琦菈仰望狄米塔尔,寻求他的意见。

    「……刚才提到的巨人,可能是从神话时代就默默地埋在某处。」

    所以才会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在都城近郊。身高十区迪耶的巨大铠甲,少数的弓箭和魔法确实无法造成它任何损伤,也能成为共同行动的黑衣女子们的盾牌。

    目前发现了三具巨人,但考虑到最终目的,奥尔薇特同行的恐怕是刚才报告的那个巨人吧。

    「我们就相信陛下他们会用剩余的兵力击破东边和南边的巨人——我们就靠这边的兵力解决那个巨人,别期待援军了。」

    狄米塔尔指示传令兵直接前往王宫报告后,抚摸他的后颈。

    搞不好以萨克等人迅速击破了敌人,会带领兵力赶来救援——最好拋弃这种乐观过头的想法。狄米塔尔的意见非常实际简单。

    「所以,具体来说该怎么办?」

    「既然我们特地将不适合离宫的物品搬运到这里来防备敌人,那么就立刻来使用它吧。」

    狄米塔尔回到离宫的中庭后,掀开放置在那里的巨大攻城兵器的罩子。

    「我想想——这玩意儿是叫作平衡锤投石机对吧?」

    瓦蕾莉雅仰望这名字拗口的大型投石机,询问狄米塔尔。

    「之前在与悠尔罗格交战时看到过……好像比当时的还要大呢。」

    「没错。这玩意儿好像原本是设置在王宫内『弩砦』的顶端,因为老旧不好使用的关系,就拆解掉放进仓库保管。」

    据说以萨克与悠尔罗格交战完回国后,因为亲眼目睹平衡锤投石机的破坏力,便立刻指示大型兵器生产部门的第二工厂,进行修理和改良。

    「——毕竟我们大概知道敌人会朝这里逼近,所以就事先将投石机运到这里组装。也已经完成掌握射程距离的试射了。」

    狄米塔尔如此说明,同时指示施展「倍力」魔法的士兵们微调平衡锤投石机的方向。投石机机臂对准的方向,应该就存在著敌人集团。

    「——安洁莉塔,你爬到上头告诉我敌人的位置。」

    「知道了。」

    安洁莉塔手持望远镜再次登上攻城塔。这段期间,士兵们拉扯绳索降下机臂,在其前端放置一个大木桶。本来必须由数十人花费不少时间进行的这项作业,在魔法普及的亚默德能毫不费劲地进行。

    「话说回来,还真是狠毒呢。」

    夏琦菈敲了敲木桶的表面笑道后,狄米塔尔便无辜地耸了耸肩。

    「这方法又不是我想出来的。以前的人,本性肯定比我还扭曲。」

    平衡锤投石机上放置的木桶里,装的是油。只要木桶命中敌军的正中央,油就会飞溅到他们身上,就算在命中前遭到破坏,油依然会浇到他们头上。若是敌方以火焰魔法破坏木桶,势必会受到火焰之雨的洗礼。

    巨人和铠甲即使受到火攻也不痛不痒,但操纵它们的黑衣女子集团可就不同了。更重要的是,拥有能在敌人接近前单方面攻击的这个最大优势。

    「里希堤那赫卿!」

    安洁莉塔的声音从塔上落下。

    「——看见敌人了!跟报告说的一模一样!」

    「距离呢?」

    「马上就要进入平衡锤投石机的射程范围了!」

    「了解。让弓兵准备齐射!」

    「是!」

    包围住离宫的弓兵们,举起弓,将火之箭矢搭在弓上。狄米塔尔的策略是,假如敌人不使用火焰魔法,他也能立刻发射如雨般的火箭,让木桶里的油著火。

    狄米塔尔确认先发制人的攻击准备万全后,弯下腰对夏琦菈低喃:

    「接下来就交给猊下您了。」

    「咦,你要走了吗?」

    「有什么不懂的事,就推给安洁莉塔,她会想办法解决的。她在骑士团可不是混假的。」

    「我是不担心这边的事啦。」

    夏琦菈抚摸著手环,发出叹息。她今天双手都戴著手环型魔动剑德尔迪约克,另一个手环是她死皮赖脸要求奇奎再做给她的。

    「……老老实实地正面交战,的确无法出乎奥尔薇特的意表。」

    「就是这样……走喽,瓦蕾莉雅。」

    「嗯,好。」

    受到狄米塔尔的催促,瓦蕾莉雅披上带有兜帽的斗篷。

    「——进入射程范围了!」

    安洁莉塔如此告知后,夏琦菈便立刻命令士兵切断固定机臂的绳索。木制的粗壮机臂发出「咻」的强烈破风声,投射出木桶。射手也随后一齐射出火之箭矢。

    「……敌人减少的数量应该没想像中多吧。」

    火箭命中空中的木桶,鲜红的火焰在远方一口气蔓延开来。狄米塔尔回头瞥了一眼那副情景后,留下不吉利的嘀咕声,迈步奔跑。不过,那并非狄米塔尔的想法太过悲观,而是冷静地评估奥尔薇特的实力、敌人的战力等因素后,得出的结果吧。

    所以,瓦蕾莉雅两人暂时先离开战场。如果最可靠的战力狄米塔尔不在应该优先守卫的离宫,奥尔薇特或路奇乌斯一定会觉得奇怪。若是他们疑神疑鬼,因此动作变得迟钝,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瓦蕾莉雅本身并不悲观,反而很乐观。她毫无根据地认为,既然有狄米塔尔在,最后一定会化险为夷。

    瓦蕾莉雅十分明白想太多不是自己的职责。

    有东西发出破风声,横越深灰色的天空飞来。

    下一瞬间,内部空无一人的多具铠甲七零八落地被震飞。黑衣女子集团当中的几个人,似乎也受到了牵连。

    把铠甲震飞成如同坏掉的人偶般的,是宛如杏仁般的巨大冰块。起初投射装满油的木桶,令他们警戒,要是随便迎击就会受到火焰之雨的攻击,这次则换成了冰块。虽然是冰,但破坏力正如刚才所见,跟石头炮弹没两样。

    「……是狄米塔尔大人想出的方法吧。」

    缇雅屏住呼吸,自言自语道。

    虽然修复中的布拉达嫚特宫运进了大量的石材,但要凑齐一定的数量,经过加工成为炮弹来使用,必须花费许多时间和劳力。冰块就不一样了,只要有优秀的魔法士存在,当场就能立刻产生出来,也能轻易地调整质量。这个主意恐怕是狄米塔尔想出来的吧。

    话虽如此,平衡锤投石机要发挥兵器的威力,也有所谓的最佳距离。既然是描绘出拋物线来投射炮弹,敌人太远或太近都无法顺利击中。

    换句话说,只要踏进射程范围之外,平衡锤投石机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由于要移动设置好的平衡锤投石机并不容易,所以只要拉短距离,势必就能让它失去攻击力。

    可能是因为不用石头,投射的间隔缩短了不少,下一颗炮弹已经飞了过来。想必是打算在敌方接近有效射程内之前,尽量削减战力吧。

    巨人挥拳迎击飞来的冰之炮弹。尽管护手的部分严重凹陷,巨人也毫不在意,只是挥舞著手臂保护黑衣女集团,用拳头改变炮弹的轨道。偶尔成为巨大的盾牌,以身体阻挡冰块。

    据说这巨大的铠甲,原本是太古的近神者帝奥斯制作来弥补人数上的不利。奥尔薇特在鲁奥玛生活,任职魔法院本院长的期间,一直在暗中寻找可说是帝奥斯遗产的东西。这些巨大的铠甲也是其中之一吧。这具铠甲长期间埋在大地下,可能经过了几百年或是几千年,总之非常悠久,却几乎没有生锈,可见往日帝奥斯的技术之高。

    不过,对奥尔薇特来说,这些巨人也只不过是她示威的工具。她说,顶多只能期待巨人削减亚默德军的斗志,牵制步兵或骑兵,像现在这样成为己方的盾牌罢了。

    事实上,在抵达山丘脚下时,巨人已经四处严重凹陷,每走一步,就发出刺耳的金属音。

    奥尔薇特等人帝奥斯的目的,终究只是让「神」清醒。尽管被喻为大陆最强,但光靠奥尔薇特和路奇乌斯两人就足以对抗守护鲁奥玛数万的兵力,获得胜利。缇雅清楚地感受到这绝对的自信和自负。

    「我本来还打算也尽量隐藏行踪的,但是没看见小狄他们的身影……看来是没办法了。」

    一名黑衣美女平稳地降落在巨人的肩上。

    「如果知道我在这里,你们是否也会出现呢?」

    奥尔薇特-里希堤那赫释放出灼热的烈焰,瞬间将接二连三飞来的冰之炮弹化为蒸气后,命令她率领的铠甲军团与黑衣女人们,前后距离不要拉得太大,朝左右远距离散开。正好形成描绘山坡的队形。

    回过神来后,发现炮击已经停止。想必是因为敌人的兵力已经接近平衡锤投石机的有效射程内。这下子,障碍就只剩配置在离宫周围的步兵、弓兵,以及神巫等人了。

    弓兵发射出无数支箭矢,代替冰块朝敌方攻击。奥尔薇特伸出一只手,展开「铁壁」,将所有攻击全部挡下,发出响彻战场的宏亮声音,呼唤过去的友人。

    「你听得到我说话吧,夏琦菈?」

    「……到了这个阶段,你自我表现的欲望突然变强了嘛,奥尔薇特?那你当初别中途辞退,老实地当选神巫不就得了。」

    弓兵停止攻击,响起车轮滚动的声音。亚默德兵用坚固的盾牌组成防御墙,而他们的上方突然冒出类似瞭望台的物体。

    「不过,事到如今也来不及了。」

    被推到最前线的攻城塔上,有两道人影。一个是安洁莉塔-德尔贝特——奥尔薇特说她的魔法技能不比神巫逊色,是封印骑士团唯一的女性团员。而站在她身旁的,则是亚默德的「永世神巫」夏琦菈-巴贝尔,人们甚至谣传她利用魔法永保少女样貌。

    缇雅看见那娇小的身影后,慢慢撑起上半身。

    从一开始被亚默德军发现开始,缇雅就远离奥尔薇特,盖上暗绿色的斗篷,俯卧在战场上。当奥尔薇特的兵力慢慢朝山丘前进时,缇雅也配合著他们的速度,和冬天的草原融为一体,隐藏气息移动。

    从夏琦菈的位置,应该能睥睨奥尔薇特和她的全军吧。不过,缇雅恐怕不在她的视野当中。安洁莉塔应该也没有发现她。

    缇雅趴在草丛中,将护手戴上左手。那是一种用奥帝斯失传的技术制作而成的魔动剑,名为索尔巴坎。缇雅的使命是,在混战中用这个消除瓦蕾莉雅、卡琳或夏琦菈其中一人的「契约之印」。

    缇雅的魔力最多只能连续射出五发,但索尔巴坎释放出的白色闪光箭矢,能贯穿铁壁。就算夏琦菈或是安洁莉塔察觉到这朝她们飞去,如针一般的光线,也几乎不可能防御。如果是娇小的夏琦菈,只要一击正中她的胸口,就能消除刻绘在她娇小身躯上的大部分魔法。

    「————」

    缇雅撑起上半身,单膝跪地。用这个姿势将意识集中在左手臂,想像出一把光之弓箭。她调整呼吸,静静地拉满弦后,缇雅的右手和索尔巴坎之间,便实际出现光之弦。

    缇雅最后再次确认夏琦菈的注意力集中在奥尔薇特身上后,站了起来。

    「——觉悟吧!」

    缇雅放开拉满的光之弦后,索尔巴坎的前端便迸发出明显与「火弹」不同的光之箭。虽然有些轻微地晕眩,缇雅还是连续射出了三发,看见那三条光线笔直地朝夏琦菈飞去后,她吐出安心的气息。

    不过,缇雅的喉咙随后便发出错愕的声音。

    因为突然有一道黑色人影跑到索尔巴坎的射线上。

    「……原来你也一直躲在草丛里啊。」

    「狄米塔尔大人——!」

    「小狄!」

    奥尔薇特同时发现了狄米塔尔,她朝狄米塔尔发射巨大的火球,却被紧跟在狄米塔尔身边的瓦蕾莉雅挡下。

    右手扛著长剑出现的狄米塔尔,用卷起袖子的左手挡下索尔巴坎所有的光箭后,直接砍向缇雅。

    「……!」

    缇雅反射性地举起左手臂阻挡,伸出右手绕到腰后。在从腰后的剑鞘拔出剑之前,左半身就感到剧烈的疼痛和冲击,向后倒去。

    「唔……!」

    缇雅拚命维持住即将模糊的意识,这才终于理解自己的左肩挨了狄米塔尔的一击。但顶多削掉锁骨,并没有伤到内脏。想必是瞬间举起的左手臂上佩戴的索尔巴坎,代替盾牌帮她阻挡了这一击。也有可能是狄米塔尔打从一开始就对她手下留情。狄米塔尔既然能折断路奇乌斯的剑,让他身负重伤,那么也有可能连同索尔巴坎,砍断她的左手臂,在她的肩膀挥下致命的斩击。

    无论如何,缇雅明白自己无法立刻站起来。身体的左半边失去知觉,既感觉不到痛楚,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没有阿姨和路奇乌斯那种力量的你,能在这场战役上发挥什么效用,我想大概就是担任这种职务了吧。」

    缇雅还无法站起身,狄米塔尔从她的左手臂拔下索尔巴坎,冷冷地说道:

    「身为普通人的你,为什么要站在路奇乌斯他们那一边?就算路奇乌斯他们打赢这场战役,让雷顿特拉复活,可能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你有资格……对我说这种话吗——」

    缇雅单靠右手臂的力量慢慢地支撑起身体,望向站在狄米塔尔身后的瓦蕾莉雅。

    「新者诺耶斯也好,还是帝奥斯也罢,我都不在意……我只是想待在路奇乌斯大人身边而已。我想身为帝奥斯却选择待在瓦蕾莉雅大人身边的你,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吧。」

    「……这我无法反驳呢。」

    狄米塔尔将索尔巴坎扔到地面,从背后拔出巨大的剑,将它劈成两半后,用剑尖指向缇雅。

    「既然你有这般的觉悟,我也没必要对你手下留情了吧。」

    狄米塔尔随意地举起剑。缇雅十分清楚狄米塔尔这个年轻人做出这种举动,不会只是单纯的威吓。他势必会毫不犹豫地将那把剑从缇雅的头上一挥而下。

    「住手,小狄!」

    奥尔薇特发出尖锐的声音。宛如对她的声音产生反应般,夏琦菈、安洁莉塔和瓦蕾莉雅各自对坐在巨人肩上的奥尔薇特施展攻击力强大的魔法。

    「你才应该闭嘴吧。」

    「————」

    三人的魔法产生出的冰风暴,将附近的无数铠甲都一起卷入,包围住巨人。奥尔薇特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到空中,但受到直接攻击的巨人沐浴在无数的冰砾下,终于失去头部和左手臂,弯下膝盖。

    「…………」

    狄米塔尔见状,重新面向缇雅。

    「……谢谢你在我小时候照顾我。」

    他轻声呢喃,将大剑一挥而下。

    真心打算杀死缇雅而挥下的恩佐比亚,在半途被人挡下。

    「……要是你杀了缇雅,我可就伤脑筋了呢,小狄。」

    【插图】

    路奇乌斯-里希堤那赫用长剑的剑刃挡下恩佐比亚的剑刃,近距离凝视著狄米塔尔。

    狄米塔尔不知道路奇乌斯是什么时候来到那里的,但他没有对这件事产生动摇。既然路奇乌斯为了与自己做个了断而重新振作,那么获得与狄米塔尔相同或是超越他的速度也不足为奇——甚至应该说是理所当然。相对于没有觉醒成帝奥斯施展力量的狄米塔尔,路奇乌斯应该已经完全觉醒了吧。既然如此,他的力量不可能在狄米塔尔之下。

    路奇乌斯用看起来远比恩佐比亚奢华的剑挡下狄米塔尔的一击后,淡淡地说道。它的剑身浮现出白色的魔纹。

    「缇雅对我来说很重要。就算是你,我也不允许你再伤害她。」

    「你可以伤害瓦蕾莉雅,我就不能伤害缇雅吗?一阵子不见,你变得可真自私啊。」

    「我不会要求你理解或赞同……再也不会了!」

    路奇乌斯突然刺出放在剑柄上的左手。

    「!」

    狄米塔尔举起左手臂,并且一口气跳到后方。路奇乌斯也立刻抱起缇雅跳到后方。作势要在眼前施展危险的魔法,或许是为了让狄米塔尔远离缇雅的假动作。

    路奇乌斯放下缇雅,将手上的剑插进地面。

    「赎罪的时刻到了。」

    地面静静地开始发出低鸣。

    「!」

    亚默德几乎没有发生过,但听说世上会发生大地震动,叫作地震的现象。不过,这似乎不是普通的地震。

    「小狄!」

    「……小心点。」

    瓦蕾莉雅露出不安的表情。狄米塔尔抱著她奔上山丘,与从攻城塔上下来的夏琦菈等人会合,迅速地扫视四周。

    大地的鸣动没有停止。反而摇晃得越来越大。既然在这里摇晃得这么厉害,那么应该也会影响到鲁奥玛,导致建筑物晃动。

    就在此时,前几天奥尔薇特袭击过后,尚存的离宫一部分开始崩塌。【录入君注:这里的“前几天”时间间隔明显有问题,不清楚翻译的问题,还是原文笔误】

    「呜哇!要修复的地方又增加了啦!」

    「猊下!现在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

    安洁莉塔打算责备夏琦菈的声音,突然中断。

    过去的大厅还没有将倒塌的建材完全运出,那一带的地面冒出一只巨大的手臂伸向天空。

    「什么……!」

    狄米塔尔在碎石块倾泻而下的环境中一边保护瓦蕾莉雅,一边凝视著出现在那里的东西。

    从地面冒出的手臂,比奥尔薇特率领的巨人的手臂还要粗壮。虽然只能看见手肘以上的部分,但它垂直耸立的样貌,宛如巨木的树干。

    「那……那该不会是——」

    瓦蕾莉雅摀住嘴巴,哑然失声。狄米塔尔猜得出她原本想要说些什么。

    「不是……不可能是那种东西。」

    狄米塔尔望向山丘脚下的路奇乌斯。路奇乌斯依然站在刚才的场所,眉心刻划著皱纹。

    「那……那一样是内部空无一人的铠甲。只是,规格异常地大罢了,是路奇乌斯驱动的骨董品。」

    「是……是路奇乌斯大人操纵的?」

    「当然……人们称之为『神』的存在,绝不可能只是巨大的铠甲吧。」

    一开始出现手臂,这次换巨大的头盔撞破石材冒了出来。虽然在设计上有些微的不同,但样式看起来跟那个巨人差不多。目前还无法掌握它的全貌,但单纯推测它的大小,应该比奥尔薇特带来的巨人还要再大上一倍左右吧。想必那也是古代的帝奥斯制造出来的东西。

    夏琦菈机灵地爬到安洁莉塔的背上,眺望企图从暗渠爬出的超大巨人,得意洋洋地嘀咕道:

    「原来如此……半途挡住通往离宫地下通道的金属墙,搞不好就是这家伙的装甲。」

    结果是保护雷顿特拉的最后堡垒吗?那么,那个超大巨人开始移动,就代表有机会通往比原本锁封住的地下通道更深的地方,雷顿特拉沉睡的场所喽。

    「也算是个好机会呢。」

    「喂、喂,再怎么样这也太危险了啦!」

    总是处之泰然的夏琦菈,难得改变脸色出言制止。

    「猊下说的对!照这种情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崩塌,要是里希堤那赫卿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

    安洁莉塔望向瓦蕾莉雅,接著回头看向山丘脚下。

    「我认为现在应该先镇定军心!」

    「那不是我的职责。」

    狄米塔尔重新握起佐恩比亚和贾基尔卡,回头望向路奇乌斯。

    「母亲大人!」

    路奇乌斯伸手握住插在地面的魔动剑,说道:

    「——这里就交给您了,我似乎没有操纵这种东西的才能。」

    「好。」

    奥尔薇特大幅度点了点头,答应儿子。她跳上已经破损到无法随意活动的巨人身躯,伸出左手指向山丘。

    「——最先该拜谒雷顿特拉的,果然必须是你才行。我歼灭他们之后再过去。」

    冒出左手臂和头部后,接著是上半身从大厅挖出的巨大洞穴爬出。目前操纵这具超大型铠甲已经不是路奇乌斯,而是奥尔薇特吧。

    不过,狄米塔尔的注意力却不是放在巨人的身上。

    「路奇乌斯!」

    路奇乌斯一口气冲上山丘,身上的黑色斗篷随风飘扬。他的速度果然远远凌驾以前的路奇乌斯。看来是施展了与狄米塔尔相同的「神速」或是类似的魔法吧。他穿过惊慌失措的士兵们之间的空隙,有时踩著他们的肩膀跳跃,转瞬间缩短了距离。

    只有狄米塔尔能阻止现在的路奇乌斯。狄米塔尔想要在路奇乌斯的剑朝向夏琦菈之前,和他做个了断,于是他张开双手,剑光一闪。

    「……小狄,你去对付我母亲吧。」

    路奇乌斯朝地面一蹬,灵巧地闪过一对剑尖发出的冲击波,宛如踩踏在空中一般,直接飞越狄米塔尔等人的头上。

    「!」

    路奇乌斯看都不看夏琦菈,甚至是狄米塔尔一眼,朝巨人直奔。

    「小狄!」

    瓦蕾莉雅拉了拉狄米塔尔的衬衫衣角。

    「路奇乌斯大人……该不会打算去雷顿特拉那里吧……!」

    「……他是打算直接敲雷顿特拉的头,把祂叫醒吗?」

    就算一如往常地开著玩笑,狄米塔尔的嘴角却十分僵硬,笑不太出来。

    夏琦菈胡乱搔了搔她美丽的银发,皱起脸孔。

    「……没办法了,这里就交给我们,你跟小姐去追路奇乌斯少爷!」

    「可是……」

    「别可是了,动作快!反正你最优先的任务,是打倒路奇乌斯少爷吧!」

    夏琦菈紧贴在安洁莉塔的背上,伸长脚用力踹了一下狄米塔尔的屁股。

    「————」

    听见夏琦菈说的话后,狄米塔尔感觉自己的责任重大。如果说路奇乌斯的最终目的是让雷顿特拉复活,那么狄米塔尔就必须阻止他。本来打算尽量不用武力解决,但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了。

    「不行喔,小狄。你没听到路奇乌斯刚才说的话吗?」

    奥尔薇特高举双手后,巨人腰部以上的部分出现在地面,配合著她的动作,用可说是缓慢的动作举起双手。

    「全军,下山丘突击敌营!总之,离开现场!」

    夏琦菈把安洁莉塔当作踏台一跃而起,直接卷起风,飞舞在空中,告诉布署在离宫周边的亚默德士兵。

    「——大家伙之后再解决!先歼灭山丘脚下的敌人!这样那个新冒出来的巨人也会无法动弹!」

    夏琦菈释放出光芒,飞过士兵的头上。先前处于茫然自失状态的士兵们,可能是看见夏琦菈的身影而恢复冷静了吧,只见他们再次发出吶喊,开始冲下山坡。

    「……还真是讽刺呢。」

    「咦?」

    狄米塔尔将瓦蕾莉雅抱在腋下,迈步奔驰。朝著士兵们的反方向,布拉达嫚特宫的中心,巨人守护的垂直洞穴飞奔而去。

    「你是指什么很讽刺?」

    「对手可是我阿姨——帝奥斯耶。她的周围是绝对不会死的铠甲军团和魔法士集团。就算数量比他们多,通常还是不可能与他们正面交战。」

    「这个嘛——嗯,你说的有道理。」

    「可是,因为猊下的一句话,所有人都勇往直前,奋不顾身。事实上神巫不过只是封印的魔力源,甚至连神的代言人都不是,但经历了千年,被灌输想法的人民,却把神巫视为如此重要的存在。」

    狄米塔尔把包围离宫的矮石墙当作踏脚石,大幅度地跳跃。

    据夏琦菈所说,只要走下位于离宫内室的狭窄阶梯后,便会通往位于大厅正下方的地下一楼——空无一物的空间,在最深处的尽头,有一扇门被牢牢锁住。据说那扇门的另一端,还有通往地下深处的螺旋阶梯,假如中途堵住去路的是那个巨人的一部分装甲,那么当巨人爬到地面时,那一带势必会完全崩塌吧。

    不过,反过来说的话,只要进入巨人开的大洞,就能往下一口气走到过去无法踏进的地下深处。

    「小狄!」

    瓦蕾莉雅看见巨人的手臂伸向他们后,发出高亢的叫声。

    「别担心——」

    狄米塔尔踹了一下试图抓住他们的钢手,降落在巨人的头上。

    或许是已经跳进眼下的洞穴了吧,四周已不见路奇乌斯的踪影。瓦蕾莉雅紧抓著狄米塔尔,战战兢兢地窥视洞穴内部。

    「……他不会在半途把这个洞埋起来了吧?」

    「如果他真的埋起来,自己也会没命。那我们的任务就圆满达成了。」

    「如果他没有埋起来呢?」

    「我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叫醒雷顿特拉,总之必须追上路奇乌斯,在他让雷顿特拉复活之前打败他……反正,我们要做的事都差不多。」

    狄米塔尔担心的事情反而是他们两人追著路奇乌斯跳进这个垂直洞穴后,顶端可能会崩塌,将他们活埋。如果自己和路奇乌斯因此丧命,雷顿特拉再次于地底下沉眠,倒也是个完满的结局,但连累瓦蕾莉雅是狄米塔尔不乐见的发展。

    「…………」

    「小狄,你……干嘛一直看我啦!」

    狄米塔尔目不转睛地凝视著瓦蕾莉雅,令她发出高八度的声音。

    「……没有。」

    没事——狄米塔尔原本想接著这么说道。不过,瓦蕾莉雅两手捧住他的脸,说道:

    「你刚才该不会……是在烦恼该不该把我丢在这里吧!」

    「…………」

    「果然被我说中了!」

    瓦蕾莉雅柳眉倒竖,用力摇晃狄米塔尔的头。

    「我说过好几次了!你是我的部下,我是你的上司!所以说,只要我没有下命令叫你这么做,你就不能随便扔下我一个人走掉!」

    「我什么都还没做耶。」

    「你刚才就想一个人下去吧!」

    「不愧是我家猊下,竟然读得出人的心思。」

    「别开玩笑蒙混过去!我说你啊——」

    「你真的很吵耶。」

    狄米塔尔抓住瓦蕾莉雅的双手压制住,轻轻地亲吻少女。那一瞬间,瓦蕾莉雅的动作戛然而止,大吵大闹的嘴巴也停止了话语。

    「————」

    「就算我要你留下来,你也不会听吧。但是揍你一拳让你昏倒,扔下你离开,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丧命。结果,还是把你放在身边最安全。」

    「——咦?」

    巨人发出低鸣,再次朝两人伸出手,但是当它的那一击直接命中自己的头部时,狄米塔尔早已抱著瓦蕾莉雅纵身跳进黑暗的深渊。

    夏琦菈确认狄米塔尔两人从巨人头上跳进洞穴中后,露出狡黠的笑容,扔掉望远镜。

    路奇乌斯前往离宫地底,大概是为了让雷顿特拉复活吧。要阻止他,只能派狄米塔尔两人过去。夏琦菈只能祈祷那两名年轻人能够完成这项重责大任。

    应该说,她也无法做祈祷以外的事。因为夏琦菈的面前还有一个她必须应付的强敌。

    「奥尔薇特!」

    和安洁莉塔共同对付奥尔薇特的夏琦菈,轻轻互相摩擦戴在双手的德尔迪约克,响起清脆的金属声。

    守护山丘的士兵与奥尔薇特手下的黑衣女集团,依旧在山丘脚下进行混战。两人之所以不约而同地故意将战场转移到远处的草原,是因为明白彼此施展的各种强力魔法可能会牵累同伴。

    「——你能一边操纵那个大家伙,同时对付我们吗?我先声明,我可没空去顾什么形象,如果情况允许,我会用数量击溃你们。」

    奥尔薇特引导到这里的巨人因为受到平衡锤投石机的炮弹和夏琦菈等人的魔法攻击而停止了动作。既然如此,即使需要花费一点时间,以萨克和史科拉利卿等人迎击的巨人也早晚会停止动作吧。

    而打倒眼前敌人的亚默德军,势必迟早都会往这座山丘集合。只要出动包含守卫鲁奥玛的所有士兵,总数将近有五万人。先不论奥尔薇特,她的手下和不死铠甲势必会在转瞬之间被击溃。

    不过,奥尔薇特自然也明白这种道理,始终露出她一贯的微笑。

    「奥尔薇特大人!」

    缇雅脸色苍白地凝视著奥尔薇特,按住肩膀大声吶喊。

    「缇雅,你退下。」

    「可是——」

    「你有你的任务……你应该还没完成吧。」

    「……!」

    缇雅紧咬嘴唇,一步一步向后退。

    「巴贝尔猊下,那个少女要逃跑了!」

    「别理她,反正那孩子也无法再战斗了吧……现在先集中精神对付奥尔薇特。得尽量争取时间才行……」

    只靠夏琦菈和安洁莉塔两人,战胜奥尔薇特的机率渺茫。若是狄米塔尔打败路奇乌斯生还,前来支援,或许还有办法,但他们不太可能在十分钟左右分出胜负。

    不知奥尔薇特是否看出夏琦菈两人的心思,她如此说道:

    「——五分钟。」

    「什么?」

    「我只花五分钟对付你们……五分钟一过,我就要让那个巨人进军鲁奥玛。最好用这种容易理解的形式威胁愚昧的诺耶斯。」

    「你的意思是,你要花五分钟解决我们?」

    「有必要花更多时间吗?我打算在今天之内毁灭鲁奥玛,根绝王家的人,烧光所有神巫相关的资料……这样一来,就绝对不可能封印住雷顿特拉了。」

    「我说你啊,完全是以雷顿特拉觉醒为前提在说的吧?」

    「因为小狄不可能打败路奇乌斯。」

    奥尔薇特握住佩戴在腰间的剑柄。夏琦菈见状后,想起那天晚上,在离宫大厅与她交手时的情景。想必安洁莉塔也一样吧。她似乎听见少女微微咽了一口唾液的声音。

    「没有觉醒成帝奥斯的那孩子,根本无法下手杀了像兄弟一样的路奇乌斯。」

    「我倒不这么认为。」

    「夏琦菈,你懂什么?」

    「那个啊,虽然我是个二十年来都没有发现你阴谋的大蠢蛋,但是关于这件事,我自认为比你还要清楚。」

    「因为里希堤那赫卿的身边有柯斯塔库塔猊下陪伴。」

    安洁莉塔代替夏琦菈高声说道。

    「——里希堤那赫卿为了猊下,杀死了自己的阿姨!那么,就算对手是副团长……!」

    「……你为什么要抢我的话啊?」

    夏琦菈仰望著安洁莉塔抱怨道。不过,夏琦菈能了解她的心情。安洁莉塔应该是想驱散快压垮自己的不安,才如此吶喊的吧。不论是她还是夏琦菈,都不想去思考狄米塔尔败给路奇乌斯的未来。

    「简单来说啊,奥尔薇特。」

    夏琦菈轻轻乾咳了一下,用手指向过去的敌手。

    「——你是不会明白的,诺耶斯之间爱情的力量。爱会使人疯狂、走上岐路,但也会使人变得坚强。」

    「难道你想说那爱情的力量,能够抵挡这个吗?」

    奥尔薇特从剑鞘拔出剑往斜方一挥后,锐利的风之刃便卷起薄雪和杂草飞了过来。

    「不得无礼!」

    安洁莉塔一把抓住夏琦菈,逃向空中。像娃娃一样被抱著的夏琦菈,利用手环的力量,在一瞬间制造出冰桩,朝奥尔薇特连续投射。

    「诺耶斯的感情的确难以理解——但根本也没必要理解。」

    奥尔薇特迈步奔跑,高开衩的洋装下襬随著动作翻了起来。夏琦菈分明是推断她每一步行动而投射冰桩,却完全没碰到她的身体。就连封印骑士团的高手,也无法移动得如此迅速吧。

    「唔……!猊下,接下来麻烦您自己移动了。」

    安洁莉塔扔下夏琦菈后,抚上腰间的剑。安洁莉塔今天穿的服装类似神巫服,但她腰间佩戴的并非华丽的宝剑,而是封印骑士团团员受赠的魔动剑——霍尔克拉。比瓦蕾莉雅等人还擅长使剑的她,势必能发挥魔动剑的威力。

    「奥尔薇特!」

    夏琦菈在空中卷起风,重新取得平衡,她鸣响魔动剑德尔迪约克,在双手产生灼热的火源。

    「……那天晚上败给我的你们,事到如今又能奈我何?」

    「这要试了才知道——!」

    安洁莉塔高举双手紧握的剑,迎击奥尔薇特。夏琦菈推断当双方的剑剧烈碰撞的瞬间,奥尔薇特应该也会短暂停止动作,于是便释放双重「业火」。

    「你的实力跟天生拥有魔纹的那孩子差太多了——」

    「……!」

    奥尔薇特的剑,轻易地击飞了安洁莉塔。奥尔薇特单手挥出的一击,威力明显强过安洁莉塔压低重心挥出的一击。

    奥尔薇特甚至展开坚厚的力量障壁,阻挡头上落下的火球。

    「我们现代的帝奥斯也跟诺耶斯一样,必须在身上刻绘魔纹才能使用魔法。不过,我们之间唯一最大的差别,在于一开始拥有的魔力能量——就像普通魔法士与神巫之间的悬殊差距一样,我和你们之间,也有无论如何都无法填补的差距。」

    奥尔薇特沉著地呢喃道,她的洋装下襬轻轻飘起。

    「!」

    一阵狂风开始在奥尔薇特的周围卷起漩涡。既然她能够随时在自己周围产生威力如此强大的龙卷风,根本就不害怕些许的发射武器。要贯穿那道风壁,伤害奥尔薇特,只能使用必须谨慎施展的高威力魔法了吧。

    「既然对手是你们两个,那么我根本不可能气力不继。就算同时连续施展好几次魔法。」

    「瞧你爱现的……!」

    夏琦菈降落在安洁莉塔的身边,咂了咂舌。

    除了那道龙卷风之外,奥尔薇特还持续施展了神速和类似「超力」的魔法。如果是半吊子的魔法士,想必不到一分钟便魔力枯竭倒下了吧。能够若无其事地同时施展这三种魔法,可以推断奥尔薇特的魔力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起码不是夏琦菈两人能比拟的程度。

    安洁莉塔用剑代替拐杖,支撑身体,站了起来,她眯起双眼说道:

    「……照这种情况,看来是无法轻易地靠近了。」

    「别这么说,想想办法。」

    「没办法。要是有的话,早在上次交手的时候就想到了。虽然我刚才说要试试看,但其实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结果了。」

    「也对——我都想不出办法了,要是你想出来,我搞不好会有点受到打击。」

    夏琦菈擦拭沿著脸颊流下的冷汗,凝视著奥尔薇特。

    此时,有一道冷气撕裂杂草,窜过地表,化为锐利的冰刃,攻击奥尔薇特。

    「!」

    身上缠绕著狂风,随意前进的奥尔薇特,立刻展开铁壁,挡下冰刃。

    「————」

    奥尔薇特稍微退了几步后,整理凌乱的头发,移动视线。

    「巴贝尔猊下,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随著一道语调平板的声音从天而降的,是理应已前往帝玛的亚默德神巫之一——「寒冰之眼神」卡琳-鲁德贝克,以及她的专属纹章官,佩托菈-鲁德贝克。

    「真不晓得你们这样是来得凑不凑巧——天生吃亏的命啊。」

    「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请别拿我跟卡琳相提并论好吗~~!我完全是被连累的!只要提出辞职——」

    「对不起,等一下就要决战了,可以别说这种削弱士气的话吗?」

    卡琳责备发牢骚的佩托菈后,脱下御寒用的斗篷,拔出佩戴在腰上的剑。她手上拿的也不是赐予神巫的宝剑,而是一把夏琦菈从未见过,沾满血迹,拿在她手上略显有些过长的剑。

    这下子在人数上是四比一——不过,以前这四人轮流上阵,却还是败给了奥尔薇特。但是,若是四人同时攻击,或许能打乱奥尔薇特所说的五分钟后要再次驱动那个巨人的预告。

    能够拖延成十分钟三十分钟,还是一小时呢——夏琦菈觉得似乎增加了一些迎接狄米塔尔凯旋归来的机会。

    瓦蕾莉雅和狄米塔尔纵身跳进漆黑的垂直大洞穴,一口气降落到巨人的脚边后,仰赖著用魔法点燃的火焰,环顾四周。

    「……这一带已经不是人类制造出的空间了呢。」

    到巨人的腰部为止,还残留著些许用切割工整的石头堆砌而成的构造,但这一带的墙壁已经露出自然的岩石,两人的脚下散乱著因巨人移动的关系而崩塌的建材。

    「那个螺旋阶梯好像也完全崩塌,不留一丝痕迹了呢。」

    瓦蕾莉雅抬头仰望头上,突然歪了歪头,感到疑惑。

    「……巨人的动作是不是停止了?」

    「阿姨大概是顾著跟巴贝尔猊下交手,没空操纵巨人吧。」

    「——反过来说,要是这家伙又开始精神奕奕地活动起来,就代表猊下她们被打倒喽?」

    「别思考那种不吉利的事情了,你看那个。」

    「咦?」

    狄米塔尔指著岩壁上开的一个小洞。那显然是通往底下的阶梯,但并非用石头组成的,而是凿开岩石层建构而成的。似乎是比位于地上的离宫还要久远的时代建造的。

    「——走吧。」

    附近不见路奇乌斯的踪影。可能是从那个洞穴前往地下了吧。

    狄米塔尔举起随时不断发出光芒的佐恩比亚,走下古代的螺旋阶梯。

    「这……对讨厌暗处和密闭空间的人来说,简是直酷刑呢。」

    阶梯的大小只容得下狄米塔尔勉强站立前进,当然没有亮光,就算有,压迫感也非比寻常。若是瓦蕾莉雅一个人,甚至会犹豫要不要下楼。宛如黏腻沉重的黑暗缠绕著全身一样。

    「……不觉得很温暖吗?」

    瓦蕾莉雅提心吊胆地跟在狄米塔尔身后下楼,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擦拭额头的汗水。基本上地底下不容易受到地面上的温度变化影响,但这个暖和的气温应该不只是上述原因所造成。

    就在此时,狄米塔尔停下了脚步。

    「小狄,你……你怎么了?」

    「…………」

    狄米塔尔举起恩佐比亚,来回看了看他和瓦蕾莉雅两人走来的上方,以及通往下方的阶梯彼方。

    「因为一直走著同样的通道,差点看漏了。你仔细看清楚。」

    「……啊。」

    虽然不知道下到了多深的地方,但单就路程来说,应该已经走了有半里格左右。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永远走不停的阶梯,不知不觉间竟停止描绘螺旋,几乎笔直地通往下方。

    「……奇怪?」

    瓦蕾莉雅从狄米塔尔的背后望向前方的黑暗,发现去路有一小点亮光,因而皱起眉头。

    「好像有东西在发光耶。」

    「什么?」

    「你看,就是那个。」

    「…………」

    狄米塔尔将恩佐比亚的光芒隐藏到背后,凝视阶梯前方。确实如瓦蕾莉雅所说,能看见黑暗的彼方隐约发出亮光。

    「……看来到尽头了。」

    「咦?」

    「也就是说,这条阶梯走到那里就走完了,前面应该有个明亮的房间或是其他东西。」

    「这样啊……」

    瓦蕾莉雅咽了一口口水。

    她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对路奇乌斯抱有爱慕之情。再加上曾经差点被他杀掉,连情分都荡然无存。所以,如今要跟路奇乌斯交战,她也感觉不到任何迟疑。

    即使如此,瓦蕾莉雅的心情依然很沉重,不是因为自己会遭遇到什么事情,而是因为她十分清楚狄米塔尔在与路奇乌斯交手的这一战,势必会受到伤害。

    所以,瓦蕾莉雅要待在狄米塔尔的身边。

    她相信只有自己能与他并肩作战,获得胜利,并且在最近的地方支持受伤的狄米塔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黑钢的魔纹修复士”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