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黑钢的魔纹修复士 第十二卷 第六章 近神者帝奥斯与新者诺耶斯

    里希堤那赫家的人自古以来就短命,

    而且少有男子出生。

    在传统的女系家族,大多以招赘的方式结婚,

    而离奇的是,入赘进来的男方也经常夭折。

    本家的奥尔薇特与分家的蒂欧贝妮特

    这两位妙龄女子招进家里的夫婿,也宛如命中注定般地

    在妻子怀孕之后,等不到她们生产,年纪轻轻就病死了。

    当然,里希堤那赫家过去也经常发生这种事。

    该惊讶的,反而她们是相差数年生下来的孩子,

    竟都是男孩。

    而这正是悲剧的开始。

    「——过去雷顿特拉称之为帝奥斯。用『民众』的语言来说,就是『近神者』的意思。」

    「帝奥斯——?」

    「另外则称『民众』为『新者诺耶斯』。因为雷顿特拉是在帝奥斯之后制造出民众的。」

    「…………」

    狄米塔尔不知不觉放松了拿著贾基尔卡的右手的力道。他一旦聆听梅尔蒂特说话,好奇心便战胜了他的本意。

    「你也已经知道雷顿特拉对抗魔的传说是假的了吧?」

    「……嗯。」

    狄米塔尔已经听国王等人说过,实际上,雷顿特拉对抗的是人类——太古的人类利用神赐予他们的魔法力量,打倒神,将神封印起来的这个事实。

    「大致上没有错,但亚默德的口传,似乎也完全没有提到帝奥斯的事情呢……这反而对我们有好处。亚默德王家没有察觉到帝奥斯的幸存者,而一直重用可说是他们最大敌人的一族。」

    「……帝奥斯是什么?」

    「就是我们。最初继承一部分神力,制造出来侍奉神的存在。」

    「那么诺耶斯呢?」

    「制造出来崇敬神的存在。明明他们只要敬畏、尊崇神,不需要特别做什么,这个世界也会充满他们的存在。然而他们却骄傲自大起来,甚至想将神赶下支配者的位子,真是愚劣的生物。」

    得到国王赐予魔纹的诺耶斯,变得骄傲自大,最后发动叛乱,而与支持老迈的神的帝奥斯对抗。太古的争战是发生在他们两者之间——这就是梅尔蒂特所诉说的真相。

    「恰巧古王国结盟的那些人也自己证明了吧。证明自己这些人的所做所为罪孽深重,应该感到羞耻——所以他们才会隐瞒一切,甚至企图欺骗自己。而实际上,现在的诺耶斯也的确遗忘了一切。自私地扭曲事实,而坚信自己编造出来的谎言……你说对吧,狄米塔尔?」

    梅尔蒂特在此时暂时闭口不语。宛如像是在给狄米塔尔思考的时间。

    「……有道理帮助这样的诺耶斯吗?」

    「————」

    「就算用诺耶斯自己提出的伦理观来思考,他们的所做所为也是罪大恶极。既然如此,就应该让诺耶斯受到制裁吧?而有权利制裁他们的……」

    「你想说是你们帝奥斯吗?」

    「这么想太自以为是了。应该制裁诺耶斯的,就只有创造出诺耶斯的雷顿特拉……所以我们才想要让雷顿特拉复活。」

    梅尔蒂特随意地前进,拉近原本与狄米塔尔拉开的距离。

    「为此,奥尔薇特准备了二十年以上的时间。我也是。如今路奇乌斯也觉醒成为帝奥斯,帮忙奥尔薇特。」

    「……路奇乌斯也是吗?」

    「没错……所以,你也一起来吧。」

    梅尔蒂特走近到不只一个箭步,甚至只要向前踏出半步挥剑就能砍到的距离,向狄米塔尔伸出手。

    「我不会要求你帮助我们。你在诺耶斯的价值观中出生成长,至今还未觉醒成帝奥斯,我知道提出这样的要求太强人所难……只是,别与我们为敌。你在一族当中留有特别古老的帝奥斯血液。你的左手臂就是证据。」

    狄米塔尔瞬间按住自己的左手臂。

    「古代的帝奥斯,生来就有神赐予的魔纹。你左手臂那个想消除也消除不掉的魔纹,就是如此。就连我和奥尔薇特都没有。当然路奇乌斯,还有我的女儿也没有天生的魔纹。所以,我不想把你当作是一个诺耶斯杀掉。」

    「……什么帝奥斯、诺耶斯的,这些标签怎样都无所谓。」

    狄米塔尔目不转睛地凝视著梅尔蒂特,挥了挥左手。

    「我的这只手臂,可是烧死母亲的手臂耶。所以不管是阿姨还是堂姨的儿子,都有可能被我烧死。你是明知道这一点还这么说吗?」

    「……每次来鲁奥玛,我都会顺道过来这里。」

    梅尔蒂特从瓦砾抬起腰,嘟哝道。

    「当我看见你来到这里时,便发现你可能用自己的方式找到那一晚的真相……你以为是自己杀死蒂欧贝妮特的吧?」

    「……照理说,这个可能性最高。」

    听见梅尔蒂特刚才说的话,狄米塔尔更确定他的这个想法。如果母亲是帝奥斯的话,那么她根本没有理由带著年幼的狄米塔尔一起自杀。因为她的使命应该是和奥尔薇特一起实现一族的夙愿,将狄米塔尔养育成人才对。

    既然如此——自然会认为是狄米塔尔的魔纹突然失控,杀死了母亲。

    然而,梅尔蒂特却露出诚挚的表情,既不否定,也不肯定。

    「……在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回答才是为了你——为了帝奥斯好?」

    「你说什么?」

    「把你从火海里救出来的是奥尔薇特,但她赶到你家的时候,蒂欧贝妮特已经丧命了。所以,究竟是因为你的魔纹失控造成的,还是像市井传闻所说的,是蒂欧贝妮特硬要带著你自杀,已经没有人知道真相如何了。」

    「…………」

    狄米塔尔在偷听到瓦蕾莉雅与夏琦菈的谈话后遇见了梅尔蒂特,以及接连受到了令思考能力麻痹的打击,这时心里突然感到有哪里不太对劲。

    完全觉醒为帝奥斯的奥尔薇特,却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觉醒而在鲁奥玛生活,一旦显现出本性,就立刻若无其事地想杀死夏琦菈和卡琳。与其说是变得冷酷无情,应该说帝奥斯能像是在执行一项任务般,进行杀戮。事实上,没有觉醒成帝奥斯的路奇乌斯,在与狄米塔尔交战时,非常有人性——换句话说,非常有诺耶斯的性情,表现出迟疑的情绪。

    那么,狄米塔尔的母亲当时真的已经觉醒为帝奥斯了吗——

    「已经没有方法确认真相为何了。」

    梅尔蒂特如此说道。

    「只是,从状况来判断,正如你所想的一样,杀死蒂欧贝妮特的是你发出的火焰。」

    「……我想也是。这我已经认同了。事到如今我也不会再否认。」

    狄米塔尔拚命试图回想当时——路奇乌斯在塔上要自己杀了瓦蕾莉雅和他一起走的时候,自己有什么感受。心乱如麻、烦闷焦躁、悲痛欲绝——五味杂陈。

    不过,当时狄米塔尔选择的,是保护瓦蕾莉雅。就算身为帝奥斯这是错误的选择,但作为诺耶斯,这应该是正确的选择吧。先不论帝奥斯或诺耶斯这类的区分,对在这座城镇出生成长的狄米塔尔来说,他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无误的。

    「——那我的母亲又是如何呢?」

    「……你是在问什么?」

    「如果我的母亲和你一样,一直以诺耶斯的身分生活,当她听到她一直信任的挚友——堂妹突然对自己说出:『你是帝奥斯,为了消灭全世界的人类,我们必须让神复活。』这种玩笑话,她会做出什么反应?」

    狄米塔尔硬是挤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我想通常应该会觉得对方头脑有问题吧。然后当自己知道对方说的话似乎是事实的时候,虽然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我可以想像我的母亲会做出什么样的行动。」

    狄米塔尔转了一圈脖子,将左手臂绕到背后。解开剑鞘的金属扣,拔出恩佐比亚,凝视著梅尔蒂特。不知何时,左手臂的表面已浮现闪烁著诡谲光芒的魔纹。

    「……虽然对路奇乌斯他们很不好意思,但是,看来我体内帝奥斯的意识,似乎是不会觉醒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狄米塔尔水平挥出佐恩比亚,便飞出一道类似「飓风」的风之刃。那并非魔法产生出来的东西,而单纯只是挥舞宝剑而产生出的剑风。狄米塔尔已经能够不等待魔力失控的发生,而凭自己的意志将魔力注入左手臂,利用魔纹。

    「……看来奥尔薇特果然是太乐观了。」

    梅尔蒂特大幅度地跳跃,闪避狄米塔尔的攻击,在看见刚才位置的瓦砾碎成两半后,她的脸上便失去了笑容。

    「你实在是太像蒂欧贝妮特了。不论是天生就拥有高于奥尔薇特的才能这一点——还是犹豫将这份才能用于本来的目的这一点。」

    「……我的母亲果然也没有觉醒成什么帝奥斯啊。」

    虽然并非没有预想到梅尔蒂特会闪过刚才那一击,但实际亲眼目睹后,还是吓了一跳。梅尔蒂特能在瞬间施展「倍速」躲过几乎是在必杀距离下挥舞出来的风之刃,再次诉说出她的力量有多么非比寻常。

    「路奇乌斯因为被你砍伤后,而开始觉醒了……那么,你或许也需要受到与之匹敌的打击吧。看来,不够残忍的血腥场面对你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如果是别人,我肯定会回嘴说:『少在那说大话了。』」

    狄米塔尔的身体感受到危险。他一瞬间也不敢将视线移开梅尔蒂特的身上,拿起两把剑。

    他左手臂的魔纹,透过刻绘在恩佐比亚上的魔纹,能连续施展「超力」和「神速」这两种魔法。即使得到打败路奇乌斯的力量,狄米塔尔仍然觉得梅尔蒂特是个可怕的敌人。

    「——小狄!」

    「!」

    耳边突然传来少女的声音,令狄米塔尔内心产生了一丝动摇。

    「出现了另一个妨碍者呢。」

    梅尔蒂特飞扬的斗篷下,露出长剑的剑刃。那一剎那,狄米塔尔再次缩短两人的距离,砍向梅尔蒂特。

    「你给我闭嘴……!」

    「哼。」

    梅尔蒂特以流丽的动作挡开狄米塔尔用超力强化过的斩击,踹了一下年轻人的胸膛往后跳。

    「……!」

    原本就知道她不是个普通人物,但感觉又再次见识到她的真本事。狄米塔尔听著瓦蕾莉雅渐行渐近的脚步声,静静地调整呼吸。

    狄米塔尔现在会去的地方,就只有自己罪恶感的来源——他那已烧毁的老家。

    结果证明瓦蕾莉雅的直觉是正确的。虽然什么都没想就跑出来太粗心大意了,但能找到狄米塔尔令她十分开心。

    不过,瓦蕾莉雅原本以为狄米塔尔铁定不是在那里发呆,就是哭泣——总之需要自己的帮助,没想到他竟然双手拿著出鞘的剑,与奥尔薇特对峙。

    「——本院长?」

    瓦蕾莉雅不由自主地发出惊讶声;狄米塔尔头也不回地对她说:

    「……你回王宫去吧。这是我的问题……没有你出场的分。」

    「喂……你……你那是什么说话态度啊!亏人家还担心你——」

    「你要是以为那是本院长,那你在不在都没差。」

    狄米塔尔冷漠的话语,令瓦蕾莉雅想起以前的他,于是她再次凝视女人的脸。不知是否因为在星光下观察的关系,虽然不太明显,但女人的发色比奥尔薇特还要浅上许多。似乎只是长相十分相似,的确不是奥尔薇特。

    瓦蕾莉雅还意识到另一点。

    「魔动剑……?」

    女人手上拿著的剑,剑刃上刻绘著释放出独特金属光泽的细密图纹。那无庸置疑是魔动剑。

    瓦蕾莉雅惴惴不安地询问狄米塔尔:

    「那……那个人是谁……?」

    「据说她叫梅尔蒂特-里希堤那赫——是我的阿姨。」

    「阿……姨?」

    瓦蕾莉雅倒抽了一口气,来回望向两人的脸。听他这么解释,也就能理解了。既然她是狄米塔尔的阿姨,就代表是奥尔薇特的堂姊妹,长得相似一点也不奇怪。

    而她是奥尔薇特的堂姊妹,又正与狄米塔尔对峙,表示这个女人也是为了让雷顿特拉复活而在暗中活动的一派吧。

    「……!」

    总之,瓦蕾莉雅十分后悔自己一时著急单独跑来这里。起码先跟安洁莉塔报告一下去处,搞不好她还会带援军赶来,但如今已经不能期待这个可能性了。如果硬要找出唯一的安慰,顶多就只有幸亏扔下安洁莉塔和贝琪娜不管,才没有将那名少女卷起这种血腥的战场吧。

    可是,尽想这些消极的事也于事无补。

    「——好!」

    瓦蕾莉雅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鼓起干劲后,将魔力微微注入全身的魔纹,用尽可能看起来自信满满的姿势走到狄米塔尔身旁。

    狄米塔尔瞥了一眼瓦蕾莉雅,咂了咂舌。

    「……虽然我早就知道跟你说也没用。」

    「应该说,反而造成反效果了吧。你要我留下你一个人回去,我怎么可能照做嘛。」

    像这样与狄米塔尔并肩而站,身体便慢慢没那么僵硬了,真是奇妙。虽然夏琦菈说光是将魔力注入魔纹,全身就会温暖起来,但现在这种情况想必跟她说的毫无关系吧。

    「……推测出母亲死亡真相的你,仍然无法改变。若说到有什么办法能强迫你觉醒——」

    梅尔蒂特坚起没有持剑的左手食指,吟咏般地说道:

    「就只剩这个了吧。」

    当梅尔蒂特的手指指向瓦蕾莉雅的瞬间,她的指尖迸出刺眼的光芒。

    「!」

    即使知道对方会使出某种招数,瓦蕾莉雅还是反应不过来。若不是狄米塔尔立刻将她拉了过去,她的脸的正中央可能早就开了一个大洞。那并非瓦蕾莉雅经常使用的「火弹」,而是乍看之下相似但本质截然不同,更高速的魔法。

    「……我待会儿再跟你解释。你可别松懈了。」

    被狄米塔尔抱住肩膀的瓦蕾莉雅,听到这句话后,猛力地点头。

    「——你出现之后,狄米塔尔的动摇便完全消失了。」

    梅尔蒂特用冷漠的眼瞳凝视著瓦蕾莉雅,疲惫地甩了甩头发。

    「看来妨碍狄米塔尔觉醒的,果然就是你呢……早知道事情会演变成如此,我在瑟利巴时就该解决掉你。这下我也没办法嘲笑奥尔薇特的失策了。」

    「瑟利巴……?咦?为什么现在要提起瑟利巴的事?」

    「因为当时我也在那里。」

    「什么?」

    瓦蕾莉雅不禁与狄米塔尔互相对视。

    「把索尔巴坎——那个护手借给那名叫作霍康的小人物的,就是我。」

    「你的意思是,是你唆使那个男人的喽?」

    「这就不一定了……我在后面推他一把是事实没错,但那个没眼力、不会判断状况的男人,就算我不借他索尔巴坎,他或许还是会起兵叛乱。不过,现在提这种事才真的毫无意义呢。」

    梅尔蒂特摇了摇头,迈开步伐。

    「……当时的我,一心只想著回收索尔巴坎,离开瑟利巴,才忽略了未来可能会成为阻碍的绊脚石。若是当时杀了你,狄米塔尔如今可能早已觉醒为帝奥斯了。」

    「帝奥斯……?」

    「这件事我也待会儿再向你说明……她攻过来了!」

    梅尔蒂特一口气加速她缓慢的步伐,朝他们冲来。斗篷掀起,长剑一挥而下,速度快得令人眼花撩乱。

    「!」

    瓦蕾莉雅展开「铁壁」,企图阻挡梅尔蒂特的接近,但梅尔蒂特中途往旁边一跳,释放出无数高速的光之箭矢。

    这时,狄米塔尔从旁砍向梅尔蒂特。

    「……唔!」

    梅尔蒂特被弹飞得老远,降落在宅邸的残垣上,然后询问狄米塔尔: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小狄……你知道真相后,还是打算成为诺耶斯的伙伴,对抗奥尔薇特和路奇乌斯吗?」

    梅尔蒂特说的话中有太多莫名其妙的语汇,老实说,瓦蕾莉雅搞不太清楚状况。不过,狄米塔尔似乎听得懂的样子。

    「……以前,路奇乌斯曾对我说过。」

    狄米塔尔仰望梅尔蒂特说道。

    「他不要求我成为一个热血的正义之士,但是他很不耻欺凌弱者、嘲笑弱者的家伙。所以他才得罪了许多大贵族的纨裤子弟,吃了不少苦——曾经语重心长对我这么说的路奇乌斯,已经不存在了吧。」

    「那又如何?」

    「那我就痛殴他一顿,让他神志清醒,把他带回来。」

    「奥尔薇特也是吗?」

    「她大概不是我的职责……巴贝尔猊下会想办法处理吧。她们两个都是成熟的大人了。」

    「是吗……要是蒂欧贝妮特看见现在的你,应该会很开心吧。但是我必须带著这个遗憾的消息,回去通知奥尔薇特他们。」

    梅尔蒂特的指尖拂过剑刃后,剑刃便隐约浮现明亮的光芒。与狄米塔尔有时会突然想起而使用的「电刃」相似,但对方的招式更加华丽,电刃反而显得十分质朴。不过,有鉴于刚才她使出的那招类似火弹的招式,绝不可大意。

    况且——瓦蕾莉雅在此时坚决地下定决心,虽然这份决心绝对不能告诉狄米塔尔。

    就算梅尔蒂特这个女人再怎么暴虐无道,也绝不能让狄米塔尔去杀自己的阿姨。不能再让将母亲逼上绝路的狄米塔尔,多背负一个杀死阿姨的重担。

    所以——瓦蕾莉雅决定要弄脏自己的手。

    「……遇到危险,就在自己的四周展开防护墙。」

    「嗯,好。」

    狄米塔尔对瓦蕾莉雅提出警告后,便不再顾虑她。狄米塔尔虽然对瓦蕾莉雅这么说,但只要他逼近梅尔蒂特,采取近身战,梅尔蒂特就难以对瓦蕾莉雅使出强力的魔法。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梅尔蒂特挡下贾基尔卡的一击后,露出狂妄的笑容望向瓦蕾莉雅。

    「你打算挡在前面,保护瓦蕾莉雅-柯斯塔库塔吗?想不到你使出的战略还真是理所当然呢。还是说,你打算让她趁机逃走?」

    「随你怎么想。」

    狄米塔尔也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顺著冲向前攻击的势头,迅速地跳往旁边。

    就在这时,瓦蕾莉雅释放出的飓风朝梅尔蒂特飞去。

    「!」

    或许是认为瓦蕾莉雅只会坚决防守,不会采取任何攻击吧,梅尔蒂特似乎有点吃惊。

    「……你真的不让她逃跑吗?你搞不好会亲眼看到那丫头死去的模样喔。」

    「你以为事情会如你所愿吗?」

    「我记得『契约之印』的蓝本『魔纹地图』已经消失了吧。也就是说,只要连你也不在了,瓦蕾莉雅-柯斯塔库塔就会永远失去她所拥有的契约之印。我可不打算错过这个大好机会。」

    「这才不可能如你所愿吧。虽然奥尔薇特阿姨打败了巴贝尔猊下和鲁德贝克猊下,但我并不觉得她有多强。当然,你也一样。」

    狄米塔尔从侧面攻去的一击,将梅尔蒂特的斗篷砍出了一条大裂痕。

    「再说了,在那座离宫里,巴贝尔猊下根本不可能认真施展魔法吧。那个人要是拿出真本事,整座离宫都会被破坏得体无完肤。」

    所以夏琦菈和卡琳只能施展出控制威力的魔法。反观奥尔薇特,则是拿著能将自己的魔力转化为破坏力,集中一点攻击的魔法剑。那么,也难怪夏琦菈她们会吃败仗。

    「……你真的以为夏琦菈-巴贝尔几乎无计可施而战败,是基于那种理由吗?」

    「这倒不是。」

    面对梅尔蒂特的提问,狄米塔尔乾脆地摇头否认。

    他不会说——只要施展强大的魔法就能获胜。不过,只要狄米塔尔能采取近身战应战,胜算应该会比夏琦菈她们来得大。因为狄米塔尔与瓦蕾莉雅两人在作战方面,有共同的默契。他们可不是平白一起经历过许多惨烈的战事。

    狄米塔尔运用恩佐比亚本身的重量,斜砍出一击后,梅尔蒂特便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那一击,反过来砍向狄米塔尔。狄米塔尔好不容易用贾基尔卡挡下她的攻击,但强烈的麻痹感一路传到他握住剑柄的手。她的臂力强得不像个女人。

    梅尔蒂特直接将狄米塔尔压制到一棵大树的树干上。

    「唔……!」

    「我说过帝奥斯是『近神者』了吧。」

    与母亲极为相似的面孔,逼近狄米塔尔的鼻尖。

    「——蒙受雷顿特拉恩宠的我们,不只魔力,在所有方面都远比诺耶斯要优秀得多。你这个不完全的帝奥斯,根本无法使用这个力量。」

    「这么说的话……下次见面的时候,路奇乌斯也会变得像你一样吗——」

    「恐怕是吧……不过,你绝对没有机会再见到路奇乌斯了!」

    「唔……咕!」

    此时狄米塔尔背后的巨木树干发出「啪叽」的异样声,产生龟裂。狄米塔尔之所以没有被压死在梅尔蒂特和树皮之间,是多亏了瓦蕾莉雅在岌岌可危的时候插了进来。

    「小狄!」

    「……啧!」

    梅尔蒂特跳向后方,闪避瓦蕾莉雅释放出的火弹,郁闷地转了转脖子。

    「——好了,让我们继续吧。」

    狄米塔尔稍微旋转了一下肩膀,确认受伤的程度后,挥舞贾基尔卡,从剑刃释放出无数的火之箭矢。

    「没用的,狄米塔尔。」

    梅尔蒂特举起左手,弹开所有的火之箭矢。

    「——你以为这种连牵制都办不到的简单魔法,能打倒我吗?」

    「当然不……我只是想要多争取片刻的时间。」

    狄米塔尔只需要一瞬间——不到两秒的极短时间,就能将距离拉近到能直接斩击对方的距离。狄米塔尔几乎是拖著恩佐比亚,用能轻快挥舞的贾基尔卡砍向梅尔蒂特。

    「——!」

    贾基尔卡被震飞的狄米塔尔,立刻旋转身体,试图挥舞跟著旋转的恩佐比亚。这把体重加上加速度的巨大之剑,就连狄米塔尔本身也难以招架。

    「!——嘎!」

    然而,恩佐比亚却被挡下,狄米塔尔惊讶得瞪大双眼。随后,一股炽热的冲击陷入他的心窝。

    「唔……!」

    狄米塔尔被震飞得老远,单脚跪地,他看见自己背心的心窝部分一片焦黑,而梅尔蒂特的左拳则又红又热。

    「你似乎还不明白诺耶斯与帝奥斯的差距呢。」

    梅尔蒂特轻轻挥了挥手后,飞散的火星便四散开来,周围的野草开始静静地燃烧。

    「古代有一万名诺耶斯会使用魔法,这才终于抵得过一名帝奥斯。我们的力量虽然不如当时的帝奥斯,但以你自己为基准来思考我们的实力,只会徒增痛苦罢了。」

    「你未免也太……手下留情了吧。」

    狄米塔尔将恩佐比亚插入地面,代替拐杖,按住腹部的伤。用魔法将冷气集中在掌心,冰敷烧烂的皮肤,做应急处理,但肉眼看不见的损伤更为严重。几乎可以确定肋骨裂开,重点在于,梅尔蒂特所拥有的力量远远超乎他的预料,这一点令他感到十分震惊。

    狄米塔尔掩饰自己的动摇,故意笑道:

    「如果你真的决定要杀了我,就少在那里给些多余的建议,赶快完成你该做的事情如何……?」

    「……也对。看来考虑到你是我妹的儿子,我似乎也无法完全狠下心的样子呢。」

    「这就是造成你致命的原因吧?」

    狄米塔尔咬紧牙根站起身后,释放出平常鲜少使用的「冰牙」。锋利的冷气之刃将延烧到四周野草上的火焰化为蒸气,同时奔向梅尔蒂特的脚边。

    「你比我想的还会耍小聪明嘛——」

    梅尔蒂特跨向旁边,轻而易举闪过攻击。

    「你把我忘得一乾二净了吧!」

    「————」

    瓦蕾莉雅在上空制造出一片巨大的天花板——无形的力量障壁,瞄准梅尔蒂特推了过去。

    「!」

    梅尔蒂特的动作明显变得迟缓。她目前处于用两肩支撑住垂吊天花板的状态。若是她承受不住跪倒在地,想必会无法再次站立,向前倒下,动弹不得吧。

    瓦蕾莉雅是否有察觉到,是狄米塔尔看穿了她的想法,才故意将梅尔蒂特诱导到那里的。

    「没想到你竟然能在短时间内,而且还是用单手制造出如此巨大……厚实的铁壁——」

    梅尔蒂特吸呼困难地说出称赞瓦蕾莉雅的话语。

    「还没结束呢!这不过是开始而已!」

    瓦蕾莉雅让右手臂的魔纹发出明亮的光芒,抬起左手臂,弯曲成宛如跳异国舞蹈的姿势。无数精致的细长光线窜过她的皮肤,逐渐描绘出高度复杂的魔法阵。

    「震电……!」

    该说真不愧是梅尔蒂特吗,她霎时间便看穿了瓦蕾莉雅想使用的是什么魔法。

    看是看穿了,但她无从闪躲。只要她不挣脱从正上方施加的力量,甚至无法动弹。

    但是,看著完全占上风的瓦蕾莉雅,狄米塔尔的内心还是涌起难以消除的不安。

    「别勉强……你只要再压制她一会儿就好——剩下的,我来处理。」

    「小狄,你待在那里休息!」

    「不……用。」

    「少废话!」

    狄米塔尔不明白瓦蕾莉雅为何要如此急于挺身而出。事到如今她已经不需要让狄米塔尔认同自己的能力,为什么要如此顽固地希望靠自己的力量解决梅尔蒂特——

    就在这个时候,瓦蕾莉雅的左手产生出刺眼的雷光。凭她的才能,也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启动这个魔法。若是直接受到攻击,就算是梅尔蒂特也不可能毫发无伤。

    「喝!」

    瓦蕾莉雅紧握住左拳后,从中迸发出的雷光先是升上天空,再宛如无数的雨滴倾泄而下,袭击梅尔蒂特。

    「……!」

    四周的野草一瞬间起火燃烧,化成灰,变成白烟。周边的视野剎那间呈现一片白茫茫。

    不过,狄米塔尔却在这个情况下感受到明确的杀气。

    「瓦蕾莉雅,快闪开!」

    「————」

    没有人回应狄米塔尔的吶喊。只有某种东西用力挥舞的声音,与疑似含糊的低吟声隐约传来。

    「等一下,喂……!」

    当白烟随夜风散开时,瓦蕾莉雅倚靠在树干上瘫坐在地的身影便浮现眼前。

    「啊——」

    瓦蕾莉雅脸色铁青地按住她纤细的脖子,胸口染成一片通红。她的哀号声之所以从未传到狄米塔尔的耳里,并非是因为她没有发出声音,而是发不出声音吧。只要看见她沾满鲜血的右手上浮现的魔纹,就能清楚知道她正拚命地在治疗她喉咙所受的伤。如今从她嘴里发出的,并非平常那些毫无根据的积极话语,而只有因为鲜血的缘故,冒出有些恶心的气泡,听起来令人不舒服的微弱呼吸声。

    【插图】

    「……你强力的铁壁,压制住我的同时,也成为保护我不受任何其他魔法攻击的坚固障壁。只要有这道障壁在,你就不可能致我于死地。」

    如此诉说的梅尔蒂特,可能是被雷击中了吧,只见她露出整只左手臂,皮肤烧成焦黑。不过,她的伤却以她说话的相同速度逐渐恢复。看来,在治愈魔法方面,她的本领不亚于奥尔薇特。

    「……既然如此,我只要等你来杀我就好。我等著你为了杀我而消除保护我的障壁,那一瞬间我再比你快一步展开攻击就好。」

    「怎……么会——」

    狄米塔尔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咒骂自己的疏忽大意。

    「你说——那家伙要杀你?不可能,那种事情,通常……我不会让她去杀人——」

    「你在说什么……?」

    梅尔蒂特微微动了动左手臂,疑惑地眯起双眼。

    「……你在哭吗,小狄?」

    「……」

    就连狄米塔尔自己也不知道,他流的究竟是眼泪还是鲜血。但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犯下一个致命性的错误。

    他只告诉瓦蕾莉雅梅尔蒂特是自己的阿姨,同时也是敌人。但她并不了解梅尔蒂特的力量有多么强大,是个名为帝奥斯,与人类十分相似却完全不同的生物。

    就算如此,瓦蕾莉雅也并非过分相信她能凭一己之力战胜梅尔蒂特。想必她只是单纯听到梅尔蒂特是狄米塔尔的阿姨,就下定决心要靠自己的力量打倒她了吧,根本完全不是以对手的力量为考量。

    「只要稍加思考……这家伙的心思,我……唯有我应该要立刻察觉的——」

    瓦蕾莉雅不想让狄米塔尔杀死他的阿姨。瓦蕾莉雅认为狄米塔尔得知自己杀死母亲的事实后,内心受到不小的打击,她会代替狄米塔尔想要打倒梅尔蒂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狄米塔尔对自己没有马上察觉到这件事而感到愤怒。已经注入足够魔力的左手臂,又开始发出难以忍受的高温。

    「你现在才来后悔,也于事无补……事情会演变成这种局面,是你自己选择的。」

    梅尔蒂特一说完,便迈开脚步,飞快地冲向狄米塔尔——不对,是瓦蕾莉雅。对如今好不容易维持呼吸,正想办法治疗伤口的瓦蕾莉雅来说,别说反击了,甚至无法闪避。

    「——喂。」

    狄米塔尔从理应不可能来得及的距离,冲到逼近瓦蕾莉雅的梅尔蒂特面前。

    「!」

    狄米塔尔粗暴地踹飞瞪大双眼的梅尔蒂特。狄米塔尔也说不上来,但这股能感受到护胫套凹陷下去的强大威力,只能推断是帝奥斯一部分的力量被激发出来。

    梅尔蒂特瞬间竖起剑脊,阻挡狄米塔尔的攻击,她被震飞得老远,肩膀用力撞上树干。

    「事情果然——很单纯呢……」

    梅尔蒂特尽管痛得皱起脸孔,脸上却带著笑容。

    「想必你至今经历过无数次惨烈的战场,也不只一两次徘徊在生死边缘吧——但是,你仍然没有觉醒为帝奥斯。」

    「那是当然的啊。毕竟我在比现在还小的幼年时期,就已经差点被母亲给杀掉了。如果因为这种事就觉醒,当时我早就已经变成了帝奥斯吧。」

    狄米塔尔开玩笑地回嘴,却觉得头脑慢慢地冷却下来。左手臂发烫,有种熔化的铁沸腾的讨厌感觉。只是,那无庸置疑是狄米塔尔现在力量的泉源。

    狄米塔尔在瓦蕾莉雅的身旁蹲下,放下贾基尔卡。

    瓦蕾莉雅用对不上焦距的眼眸凝视狄米塔尔,唇角溢出鲜血,试图治疗喉咙的伤。然而,治疗却迟迟没有进展,恐怕是因为流进鼻腔和气管的血,妨碍了她的呼吸吧。

    狄米塔尔用嘴巴堵住瓦蕾莉雅的嘴唇,将她的血吸出来吐掉;堵上她的鼻子,吸出她的血,反覆进行这些动作,直到她的喉咙不再发出诡异的声音。

    「是那女孩。那女孩的死,对你来说是必要的——!」

    「没必要。」

    狄米塔尔确认瓦蕾莉雅的呼吸稍微平稳下来后,便站起身。擦拭满是鲜血的嘴角,重新握起贾基尔卡。

    下一瞬间,狄米塔尔便来到梅尔蒂特的眼前。

    「!小狄——」

    「少叫得那么亲热。」

    狄米塔尔反射性地以流畅的动作侧过身闪过梅尔蒂特刺过来的剑,随后水平挥出恩佐比亚。

    「……!」

    梅尔蒂特用剑挡下他的攻击,趾尖浮起地面。

    狄米塔尔再将身体旋转半圈,挥舞贾基尔卡。一次、两次,每当双方的剑刃互相触碰的时候,便会响起高亢的金属声,溅出驱赶黑夜的明亮火花。

    在叹一口气的短短时间内,狄米塔尔便使出十三次斩击,梅尔蒂特全都顶回去后,还挥出一剑反击。

    「到此为止了,狄米塔尔——!」

    看见狄米塔尔的胸口划出一条浅浅的红线后,梅尔蒂特可能确定自己占上风了吧。因此她的语尾才惊讶得发出颤抖。

    「我似乎还有戏唱呢。」

    狄米塔尔几乎在自己胸口划上伤痕的同时,猛力刺进并且剜挖梅尔蒂特的侧腹部,然后紧追著试图拉开距离的梅尔蒂特不放。

    「看来,我似乎也开始觉醒成你所说的什么帝奥斯了呢。但你可别误会喔。我绝对不可能会加入你们。我要成为什么人、要待在什么地方,早就已经决定了!当然还有我应该做的事!」

    「你还真敢说呢……!」

    梅尔蒂特左手闪耀白色的光芒,迎击大胆接近的狄米塔尔。那是曾在某处见过的不祥白色闪光。

    「喔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总是准备随时张开防护墙保护自己的瓦蕾莉雅,为什么会那么容易被击中要害——

    大概是因为梅尔蒂特施展的那个拥有白色光辉的魔法,和霍康使用过的护手一样,无法用铁壁防御吧。那或许就是只允许帝奥斯拥有的近神者的力量。

    不过,狄米塔尔的个性本来就是有时间保护自己的话,他会用来攻击对方,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准备能施展铁壁的魔纹。狄米塔尔突然扔掉恩佐比亚,将左手推向前,高高举起贾基尔卡。

    「就算牺牲我的左手臂,我也不会停止!我要砍下你的头!」

    梅尔蒂特轻轻挥了挥蕴藏光芒的左手后,那道光便化为锐利的月牙形状,迸发而出。

    「……是吗?」

    狄米塔尔用浮现红色魔纹的左手臂,轻易地消除从极近距离释放出的月牙之刃。

    「——怎么会!」

    「我左手臂的魔纹似乎不管用什么高温燃烧都不会消失——也就是永远不灭。」

    既然火焰烧不掉,那么魔法应该也伤不了他的魔纹——狄米塔尔凭著这种莫名的直觉所做出的判断,令梅尔蒂特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狄米塔尔迅速将贾基尔卡换到另一只手,像投掷长矛一样射了出去。贾基尔卡一离开狄米塔尔的手后,便宛如化为闪电一般散发出火花,化为一道光芒飞过黑暗。

    「什么!」

    「……对平常不需要仰赖魔动剑的奥尔薇特阿姨来说,大概想像不到有这种魔法吧。我也还没有告诉过路奇乌斯。所以——阿姨和你都不可能知道这个魔法。」

    「唔——」

    梅尔蒂特用剑试图击落从正面飞来的贾基尔卡。然而,在贾基尔卡与梅尔蒂特的剑互相接触的那一剎那,她的剑便轻易地被粉碎。

    「……!」

    在贾基尔卡深深刺进梅尔蒂特的胸口正中央后,她踉跄了几步,倚靠在一棵巨大的橡树上。

    此时,狄米塔尔立刻踏向前,朝贾基尔卡的剑柄前端踢了过去。

    「唔——呃!」

    完全刺穿梅尔蒂特背部的贾基尔卡的剑尖,深深陷进树干,钉住女人的身体。

    「…………」

    狄米塔尔擦拭被血泪弄脏的脸庞,捡起恩佐比亚。所幸,左手臂魔纹的光辉逐渐减弱它的闪烁。这是失控的迹象正在远离的证据。

    狄米塔尔不经意地一看,发现瓦蕾莉雅趴倒在地,用她纤细的手臂试图撑起身体。喉咙裂开的大伤口,似乎已经愈合。

    「——你还好吗?」

    「嗯……嗯——」

    「别勉强……已经结束了。」

    狄米塔尔在拚命想站起来的瓦蕾莉雅身边蹲下,低声说道。

    「你用不著顾虑我的心情。」

    狄米塔尔因为瓦蕾莉雅保住一命而放下心来,打算走近想拔出贾基尔卡却拔不出,而发出吟的梅尔蒂特。

    「————」

    不过,他突然停下脚步。

    接下来打算给予自己的阿姨致命一击,与后来才发现给予致命一击的女人正是自己的阿姨,这两件事的沉重度截然不同。狄米塔尔接下来要杀死与母亲和奥尔薇特长得十分相似的亲阿姨。

    即使如此,狄米塔尔还是强迫自己前进,握住贾基尔卡的剑柄。

    「……太好了——呢,狄米塔尔……」

    瘫软无力的梅尔蒂特,从凌乱的发丝间抬眼望向狄米塔尔。

    「……什么意思?」

    「身为诺耶斯……你的心情如何……?杀死自己的母亲,如今……又打算杀死阿姨,你的心情……如何——?」

    「目前没什么感觉。」

    狄米塔尔说著显而易见的谎话,拔出贾基尔卡。失去支撑的梅尔蒂特,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两三步,回头望向狄米塔尔。

    「呵……你的厚脸皮……就应该要用在这种时候吧,露出那种快哭出来的表情,还说你没有感觉……?」

    「没想到你还能耍嘴皮子啊。」

    「呵……呵——」

    梅尔蒂特慢慢向后倒下。她胸口开出的大洞发黑,溢出大量的鲜血。缠绕在贾基尔卡上的猛烈雷光,应该已经将她的心脏和周边的内脏烧烂了吧。这伤势要是换作平常人,老早就丧命了。像这样尚存一丝气息,反而才令人感到惊讶。

    「没有办法看见你今后……会变得如何——真是遗憾啊。」

    「什么意思?」

    「杀死自己的母亲、阿姨……为了保护你所选择的容身之处,今后你势必还得杀死你的养母和如同兄弟的儿时玩伴吧……你应该明白,如果不这么做,就保护不了——」

    「————」

    狄米塔尔完全无法反驳奄奄一息的梅尔蒂特说出的这句话。揍路奇乌斯一拳把他带回来——狄米塔尔也不认为真的能做到这种事。恐怕又得再次与他对战了吧。

    而这场对战没有平手。会像现在的狄米塔尔和梅尔蒂特一样,一定会有一方战败,失去性命。

    「真想看看……打倒奥尔薇特或路奇乌斯的时候……你……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梅尔蒂特口中喷出血泡,不久后便会死亡。

    此时,瓦蕾莉雅从狄米塔尔的后方跑来。

    「!」

    她从狄米塔尔的手中一把抢过贾基尔卡,反握住剑,打算再往梅尔蒂特的胸口刺上一剑。

    「——喂!」

    狄米塔尔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瓦蕾莉雅的手,阻止了她。

    「你在想什么啊!」

    「可是——」

    瓦蕾莉雅用手背擦拭眼泪。

    狄米塔尔明白她的想法。不让狄米塔尔杀死阿姨的体贴之心,促使她握住了剑。

    不过,狄米塔尔却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没……没关系的,你别做那种事!」

    狄米塔尔抓住瓦蕾莉雅纤细的手说道。

    「你只要一直保持纯净就好!我已经这么决定了!」

    「小狄……」

    狄米塔尔将瓦蕾莉雅抱到身边。

    【插图】

    「你若是真为了我好,就一直维持现状!保持纯净的心灵,待在我的身边!光是这样——光是,这样就足够了……!」

    狄米塔尔搭在少女肩膀的双手,失去力气,向下滑落。他当场跪倒在地,将脸埋进少女的胸口,静静地流起泪来。

    狄米塔尔已经没有母亲。是自己亲手杀死了她。

    如今又亲手杀死自己的阿姨。以后还必须杀死养母和儿时玩伴。

    他不会说那是为了少女。要是说出口,恐怕会成为她的负担吧。

    只是,他不希望自己不惜做到这种地步守护到底的人,和自己一样成为杀人犯。他并非是为了不让民众景仰的神巫弄脏双手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已经失去归处的狄米塔尔,瓦蕾莉雅是他最后的依靠,他只是单纯地希望瓦蕾莉雅永远保持没有阴影、光彩夺目的样子。

    梅尔蒂特已经断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黑钢的魔纹修复士”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