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黑钢的魔纹修复士 第十一卷 终章 打瞌睡

    贝尔度是神圣同盟加盟国当中最小的国家。

    东边有亚默德,北边有帝玛,西边有米尔左扎,南边则隔着卡多索山脉邻接比盖罗。贝尔度无从扩展版图,经济一直陷入谷底。

    因此,贝尔度王在几年前放弃培育神巫,做出成为准加盟国的判断。

    不过,对神巫敬爱之意强烈的国民之中,尚有许多人反对国王的这项决定,因此加剧了国内的混乱。

    贝尔度最后的神巫,俐凌-贝尔嘉佐妮将于明年引退。 预定由比托培育的新神巫,承接她的职务。

    从悠尔罗格来到这里的期间,不知道累坏了几匹马。不过,比起物理性的距离,这一路上无形的紧张感,更令现在的缇雅感到无尽的疲累。

    而且,虽说平安到达了目的地,但对于居住在神教徒国家的人来说,这里可说是绝对不能踏入的危险场所。

    缇雅正处于建筑在南方大帝国比盖罗的王都马什哈德一角的奥罕宫大厅。现在是深夜时分,空旷的空间里一片漆黑,只有代替王座的大型坐垫两侧所点燃的小小火光。

    这里的居民已经沉睡了吧,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声响。带领缇雅到这里的卫兵已经不知去向,虽然没有人监视着她,但缇雅也无意随意在宫殿内徘徊。因为缇雅终究是以友好的使者身分来到这里。

    「——」

    由于缇雅的外表是南方人,因此可以顺利地融入比盖罗的日常生活之中。不过,既然自称悠尔罗格王弟乌希马尔的使者,要求谒见主人,那幺就算立刻被抓进牢里也不足为奇。最坏的情况,甚至有可能遭到杀害。因为比盖罗率领的蛮教徒国家,与山脉北侧的神教徒国家,可说是势不两立的仇敌。

    长途跋涉的尘埃还残留在身上,一个人被留在幽暗大厅的提雅,听见撼动静谧夜晚冷冰变气的马匹嘶鸣声,而值住了身体。也许是有无数的人马抵达了宫殿的正门吧,四周充满了喧嚣。在发出喧嚣声之后,紧接着飘来一股血腥味,缇雅反射性地将手伸向腰后。

    「——!」

    总是佩戴在腰后的一对小剑,在被带到这里时遭到没收。虽说是瞬间表现出的习惯,但缇雅对于自己这无谓的举动,咬牙切齿,挺起腰回头望向背后。

    开放式的比盖罗宫殿,几乎没有墙壁,大多数的厅堂,只靠石柱和美丽的绸缎帷幕区隔而成。回过头一看,就连缇雅等待的谒见厅,也面对着一座拥有大池塘的中庭,环绕在中庭周围的则是一条石造的回廊。

    有无数大步行走在那条回廊的脚步声传来。

    如果只听脚步声的话,会以为是让缇雅久等的宫殿主人终于姗姗来迟。但若是伴随着血腥味,可就非比寻常了。

    不过,缇雅身上没有逃离这里的选项。她是悠尔罗格派遣到这里寻求比盖罗协助的密使,在没有达成这项使命之前,她不能回去。更别提破坏对方的心情了。

    「……」

    缇雅转身面向背后,单膝跪地,垂下头。抬起眼,等候奥罕宫的主人到达。

    「……让妳久等了。」

    阔步走进大厅的,是一名与缇雅一样,拥有褐色肌肤的女子。她身上穿着十分有比盖罗人风格的透明薄衣,裸露出许多肌肤。只是,她的全身附着着无数的红色班点。就连她右手随意垂下、拔出剑鞘的长剑,也明显被黏糊糊的血弄脏。

    一群跟随她的男人并未踏进大厅,而是在回廊站在一排,但他们也和女子一样,全身沾满了喷溅出来的鲜血。

    女人完全不在意身上的血,就这幺在坐垫上坐下,扔开剑,擦拭圆眼镜的镜片。

    「……妳说妳是悠尔罗格派来的使者?」

    「是^——您是蛮帝戈尔格洛伊斯陛下的第六王妃梅菈哈特大人的长女,加拉琳娜.奥罕大人吗……?」

    缇雅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眼镜女。

    在罗马里克的骚动时,缇雅一直在观察加拉琳娜。现在位于缇雅眼前的,无庸置疑就是加拉琳娜。

    加拉琳娜重新戴上擦掉鲜血的眼镜,深深呼吸了 一大口气。

    「就我看来,比起悠尔罗格,妳更像是我国的人……找我有什幺事?」

    「鄙人送来乌希马尔阁下的密书。」

    缇雅以缓慢的动作将左手伸进怀里,拿出一封信。就连这种无意间的举动,都必须小心谨慎。如果不小心让对方起了疑心,背后的男人们肯定会立刻攻击缇雅吧。在那之前,更可能被加拉琳娜一刀劈成两半。毕竟缇雅听说加拉琳娜的剑术高超到连狄米塔尔都不敢疏忽大意。

    「就是这封……」

    缇雅递出信函,但并没有人打算上前取走,转交给加拉琳娜的迹象。看见加拉琳娜若无其事地伸出左手,缇雅只好亲自走向前去,将信函直接交给加拉琳娜。

    「我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太能去注重礼仪或规矩。通常我是不会做出连一杯茶都不端给远道而来的客人,这种无礼的行为。」

    「鄙人明白。」

    「话说回来,悠尔罗格找我有什幺事?不是将要交给父王的信函弄错了才交给我吧?」

    「乌希马尔阁下认为——继承陛下王位的会是加拉琳娜殿!因此,希望能和妳携手打倒共通的敌人亚默德——」

    「继承父王王位的会是我——吗?还真有远见呢。」

    加拉琳娜将尚未开封的信件揉烂,用手撑住膝盖,站起身来后,在缇雅的面前将剑插进地面。

    「……你珀道这上面的血是谁的吗?」

    加拉琳娜如此询问,她的双眸蕴含着强烈的憎恶光辉,不符合传闻中冷静、沉着、精于算计的形象。

    IMG_0145

    瓦蕾莉雅等人将写给亚默德的书信委托给马札利卿后,便与贝尔度军一同前往多尔特穆尔特。多尔特穆尔特是贝尔度的第二都市,也是东部方面驻防军队的据点。

    瓦蕾莉雅坐在贝齐娜驾驭的马车中,一路摇摇晃晃,享受着舒适的疲累。

    「吶,小狄。」

    「嗯?」

    「……陛下真的说过那种话吗?不是你胡诌的吧?」

    狄米塔尔正在擦拭恩佐比亚的剑刃,一脸疑惑地望向瓦蕾莉雅。

    「妳在说什幺?」

    「就是啊,才不是说陛下对贝尔度有一些评价吗?」

    「喔喔……我从来没听过陛下赞赏过贝尔度。倒是见过他贬低贝尔度的场面就是了,说那里的国王沉溺女色,是个被比托抓住弱点的昏君。」

    「你果然是乱说的。」

    窗外可看见驻防军队的骑兵们井然有序地跟随着马车。一半的军队先行前往多尔特穆尔特,剩下的一半则由埃韦顿亲自指挥,护送瓦蕾莉雅等人到多尔特穆尔特。

    瓦蕾莉雅对他们有些过意不去,关上了小窗。

    「——可是,你擅自说要经济援助什幺的,尽说些好听话,这样没问题吗?」

    「应该没关系吧。」

    狄米塔尔把恩佐比亚收进剑鞘,立在旁边,盘起胳膊并且叹了一口气。

    「——毕竟贝尔度太弱的话,有可能会被比盖罗趁虚而入。姑且不论优先度,我听说亚默德出面帮助贝尔度重振经济,已经是既定的方针。我会请陛下配合我的胡言乱语……我在刚才的书信上也已经这幺写了。」

    「你还是一样狡诈呢——」

    「妳也不遑多让啊,虽说是临时想出来的,倒是找了一个不错的借口嘛。」

    「咦?」

    「妳搬出贝尔度神巫的这个点子很棒。」

    「是……是吗?」

    结果不知不觉间被狄米塔尔称赞,瓦蕾莉雅感到有些开心,同时又觉得不自在,坐立不安地晃动着身体,移开视线。

    不过,狄米塔尔的眼睛,绝不会放过瓦蕾莉雅这明显的变化。

    「……妳该不会,根本没打什幺算盘吧。真的只是灵机一动,才搬出神巫的名字吗?」

    「有……有什幺关系!」

    瓦蕾莉雅被说中心声,拍打了一下狄米塔尔的膝盖。

    「因……因为别人都说我是直觉很敏锐的天才!就算只是灵机一动,也带来好结果了吧?」

    「也是。」

    狄米塔尔不像平常眨低瓦蕾莉雅,而是冷淡地肯定。

    「多亏了你,我才知道那个司令官大人的想法,应该说是思想吧。」

    「思想?」

    「是啊……他明明身为一名王族,却不等待中央政府的指示,擅自举兵前往国界线防卫,我

    还以为他是个好战之人,但他却不属于那种类型。姑且不论他率领军队的能力,但他比其他人拥有更强烈的爱国心,也十分敬爱自国的神巫。所以才更不能忍受对比托唯命是从的祖国现状。」

    贝尔度经济不振是事实,严重到无法培育神巫的地步。而一路支持贝尔度经济的,是比托庞大的援助。因此这层关系,贝尔度的神巫保有名额,明年起将由比托承接。

    「这样啊,随意那个司令官认为是因为欠债的关系,自己国家的神巫才会被比托给抢走啊……」

    「恐怕是吧。然后那份不满在不知不觉间,转换成对同意此事的国王不满。所以面对这次骚动时,他才会做出不等国王的命令,就擅自出兵的举动吧。」

    「他说要回王都跟国王商议,结果会怎幺样啊?」

    「谁知道。我想大概不会那幺轻易改变吧。贝尔度现在的状况跟皮卡比亚很类似。在政治联姻和经济援助这两方面,几乎只能对比托唯命是从。」

    「可是,皮卡比亚开始和比托保持距离了吧?亚默德也开始援助他们的经济,更重要的是,国王的宠姬突然死亡……」

    「……好像是吧。」

    「?」

    一向消息灵通的狄米塔尔,这次的反应却显得含糊不清,令瓦蕾莉雅感到疑惑。

    「你怎幺了——小狄?」

    「没有啊……总之,为了抑制比托对贝尔度的影响力,接下来还要请那位司令官阁下争气一点啦。」

    狄米塔尔一副事不关己似地低喃后,便静静地闭上眼睛。

    「…… 小狄?」

    对话就此中断,在马车的车厢内,只落下车轮喀咚喀咚的寂静。狄米塔尔像是睡觉似地闭上双眼,瓦蕾莉雅不认为他是真的睡着了,便悄悄地移动到他的身旁,戳了戳年轻人的膝盖,低声呢喃:

    「我说,小狄?喂?」

    然而,没有响应。

    仔细想想,在国王突然下达前往贝尔度这种任务之前,狄米塔尔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牢狱里度过。虽然他说住在夏琦菈的那几天,有在王宫的一室内休息,但当时已经是以修复魔纹为最优先事项,几乎没有时间静下来好好休息吧。

    既然如此,就算在任务告一段落后打个瞌睡,也不应该责备他。

    瓦蕾莉雅从小窗出声对贝齐娜说道:

    「贝琪娜。」

    「什幺事?」

    「我要稍微睡一下,到城镇的时候叫我。」

    「好的~~」

    瓦蕾莉雅静静地关上窗,顺便拉上窗帘,歇了一口气。

    「……其实我还想再多聊一下天呢。」

    瓦蕾莉雅悄声说道,将头靠在狄米塔尔的肩上,闭起眼睛。

    马车内不停地晃动,由于接近日暮时分,寒意渐渐来袭,但不知为何,狄米塔尔的身旁却非常温暖,更重要的是,有一股其他东西难以取代的安心感。

    在自己这幺想的时候,狄米塔尔又有什幺感觉呢?瓦蕾莉雅一边思考着这种事情,迷迷糊糊地打起盹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黑钢的魔纹修复士”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