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与奔向透明之夜的你,谈一场看不见的恋爱 第一卷 3.恋爱

    *

    虽说一万日元的住宿费是便宜,但宿舍里没有空调。想要添置些电器,每层可用的电力又低,电压一上去就要跳闸。

    一层楼里十榻榻米的房间一间又一间,只要有两个房间同时做饭就会跳闸,所以宿舍之间经常商量着时间做饭。

    这样的宿舍,房间里自是没有浴室和厕所。宿舍楼里有公共厕所、大澡堂和洗浴室。澡堂只能晚上限定的一段时间内可以过去洗,洗浴室则不限时间。每个房间里都配置了单人床,学习桌和冰箱。

    在我们屋里,由于我不懂室内装饰,床单的颜色是鸣海替我选的。焦茶色的地毯,黑灰色的床单,还有灰色的窗帘,这些色调搭配起来给人以沉着冷静的感觉。再配上观叶植物和嵌顶灯,虽然宿舍从外面看上去像是废弃建筑物,但屋内却打点得有模有样。

    早上七点。

    鸣海按响了电饭煲的开关,我起身拿上毛巾往洗浴室走。窗户开了一晚上,但昨晚没有一丝风,屋里热得像是蒸笼。不知是谁又弄得跳闸,连电风扇都停了。

    “这是要去干么嘞?”

    我吓了一跳,鸣海这句话真是直击要害。

    “……呃。”

    “抱歉,空野毕竟也是男人嘛。”

    “你在瞧不起我?”

    “出去见女人前洗个澡都能这么纯情,真是羡煞旁人啊。”

    “你果然瞧不起我。”

    “没有没有。”

    鸣海连连摆手。

    “看上人家哪儿了?”

    “又不是那回事。”

    “哎呦哎呦,真可爱。”

    “你肯定是瞧不起我!”

    “没有没有。”他哈哈大笑。

    “是冬月说想让我带她出去,仅此而已。”

    先跟他把原因说清,顺便再问问他去不去。

    “你来不来?”

    鸣海皱着眉头看过来。

    “哎呦,你个弱鸡儿。”

    “你少管。”

    “弱鸡儿弱鸡儿弱鸡儿。”

    “闭嘴闭嘴闭嘴。“

    “俺今儿个还得去打工哩。”

    “不是晚上才开始吗?”

    “俺就是觉得,你是想和冬月谈恋爱吧?”

    “啊?我们只是说说话,没考虑那些。”

    “真的?”

    “因为她的眼睛,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也没自信能像你表现得那么自然。”

    “你说应付是啥意思!”

    鸣海少见地动起了火。

    “呃,对不起。是我表达方式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像平常那样就行?”

    “平常咋样就咋样呗。”

    “我就是不知道怎么才算平常。”

    和她聊天是不是要避开眼睛的话题?为了走路方便是不是该选好走的路线?走路的时候需不需我帮忙?还是说把这些都问一问,向她确认?

    趁着这个机会,我将这些问题都向鸣海问了一遍。而他却直截了当地说:

    “你直接问她呗。”

    “我怕搞得气氛尴尬。”

    鸣海挠着脑袋回答道:

    “俺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这时候你要是因为这种问题与她保持距离反而更不好。”

    *

    离开宿舍后我径直去Hot Snack买了份炸鸡,鸣海说我弱鸡的时候就想吃了。

    我一边吃着手里的炸鸡一边往月岛的方向走,云朵慢悠悠地飘荡在蔚蓝的天空中。走在相生桥上,视线转向宽广的水面。在隅田川与大海的交汇处,一条鱼儿一跃而出。水面不断荡漾,反射着银色的光。

    在我的故乡下关,关门海峡的海总是波涛汹涌,仿佛将一切的悲伤与喜悦都尽数洗去,干干净净,不留任何痕迹。而东京的这片海却融汇百川,留住了一切。啊啊,想必人们也正是因此才聚集在这里,我沉浸在莫名的感慨中。

    我们约定的集合时间是九点,我打算提前五分钟到。

    本来我是想去冬月所住的公寓楼前接她,却被她回绝。“那不就成了约会了?”我说:“只是一起去买个东西。”她又笑道:“那就是约会哦。”最后,冬月提出在相生桥桥头集合,拒绝了我的提议。

    我走在相生桥上眺望着银光闪闪的海面,反射过来的强光晃了眼睛。刺痛感使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冬月已经在桥头等候。

    桥头那边绿树成荫,明媚的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空隙,倾洒在冬月身上。她身穿一件白色衬衫,搭配一条透明质感的裙子,肩膀上挎着皮包。朦胧的视野中,静静伫立在那里的冬月看上去透明澄澈……她的美丽使我不禁屏息凝神。

    “冬月,让你久等了,我是空野。你等多久了?”

    这是约会时常用的台词,只不过这次男女互换了。

    “已经等了两个小时啦。”

    “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是你的错。”

    她又笑着说:“开玩笑啦……我们走吧。”

    “好的,月岛站往这边走。”

    “这边是哪边呢?”

    “抱歉,往右边走。”

    平常只要说这边或那边然后用手指一下对方就会明白,但冬月是看不到的。

    即使我走在她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侧脸,她也察觉不到。

    【你是想和冬月谈恋爱吧?】

    脑海中忽然响起鸣海的话。

    和双目失明的人恋爱。

    我的第一印象是,好辛苦。

    所以我从没将冬月当成恋爱对象来看待。

    我知道,这真的很不礼貌。

    不过转念一想,对我这种人抱有好感又有什么意义。

    想出的这个借口又使我心痛。

    “你知道位置吗?”

    “啊,嗯。”

    “好期待呀。”

    她走着走着,忽然轻轻跳了一下。

    ——对,就是跳了一下。

    “呃。”

    “怎么了?”

    她朝我这边转过脸。

    “你能跳吗?”

    “你闭上眼睛也能做到的吧。”

    我本以为她会生气,但她出乎意料的开心,我“哈哈”干笑两声。

    “为什么要笑?”

    见冬月皱起眉头,我说了两声抱歉,和她一同出发前往目的地。

    【我们一起放烟花吧。】

    作为补偿来说,这还真是一个特别的委托。

    我们乘上了都营大江户线的地铁前往浅草桥的烟花专卖店。

    此次的计划是先乘都营大江户线去大门,然后转乘都营浅草线前往浅草桥。考虑到冬月的情况,我舍弃最短路线,转而选择了换乘次数最少的路线。

    今天我才了解到,乘电车时也不一定会有人给拿盲杖的人让座。

    正当我为此感叹世道冷漠,一位老奶奶起身说:“请坐”,为冬月让出座位。

    冬月报以笑容:“我平常都是站着的。”

    我将她带到电车门前的空隙,和她面对面站在一起。

    “谢谢你领我过来。”

    “没事,不用在意。”

    冬月面对着我,一言不发。

    “怎么了?”

    “感觉驱好绅士啊。”

    “什么?”

    “你带我走到人不多的地方来了,对吧。”

    “没!”

    也不是不对,不管怎样,就是没有!我本想否认。

    可刚说出一个字,冬月就哧哧笑起来,错过了机会。

    这么和她面对面站着,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单纯是因为她是个美女吗?还是因为她身上那种我所没有的品质而令我敬佩?总之我每次看到她都会心跳加速。

    电车行驶时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每当窗户略过外面等距排列的照明灯时,灯光都会微微照亮她的脸。为了盖过电车行驶的声音,我提高了音量。

    “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想放烟花?”

    “我从小就喜欢烟花。”

    冬月莞尔一笑。

    “可你现在看不见啊,我有些好奇。”

    “烟花也不只是用眼睛来享受的。”

    “呃,这话确实没错,可是……”

    “烟花啪地绽开,火药味弥漫在空气中,周围响起人们的惊叹声。下次你也试着来闭上眼睛感受一下吧。肯定全身上下都能品味到那种感觉。”

    “那种高级的享受方式我还是免了,我只要蹲在地上看看线香花火就知足了。”

    “啊,线香花火也不错呢,店里要是有的话就买一些。”

    “你还真是喜欢呢~”

    我感慨道。冬月眯起眼睛,语气轻柔地说:

    “从前,我和家人经常一起去看烟花。”

    “是天上放的那种?”

    “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的,那时候我的眼睛还看得见。”

    “是因为那时的回忆所以才想放烟花啊。”

    这理由确实很有说服力,但冬月却说:“对不起,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失明之后,才十分渴望去放烟花。”

    “什么意思?”

    “这,要怎么说呢?看过烟花之后,就感觉自己受到了鼓励,你说是吧。”

    “啥跟啥啊。”

    我吐槽道,感觉似懂非懂。这时电车停在了汐留站,上车的人群蜂拥而入,车厢内越来越挤,不断有人推我的后背。

    我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

    “现在很挤吗?”

    我反问她:“为啥问这个?”眼睛看不见也知道挤不挤?

    “没什么,因为声音离得近了。”

    冬月的脸近在咫尺,她眨了眨眼。

    “没,不是很挤。”

    “谢谢你保护我。”

    她向我露出微笑,我们的距离近得仿佛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为了避免我呼出的气吹到她,直到地铁到站为止我都尽可能地屏住呼吸。

    因为冬月走不了太快,平常三十分钟的路程,等我们到了浅草桥已经过去一个小时。

    “累了吗?”

    “我没关系。”

    “……我可是累了。”

    “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我们走吧。”

    冬月走在盲道上,手里的盲杖不断敲打着地面。如果我闭上眼睛能像这样走路吗?心里瞬间便有了答案:肯定不行。

    “往左边拐。”

    我提前查了查目的地,一只手拿着手机为冬月指路。

    一个男人从正面向我们走来,也是一边看手机一边走。我预感到不妙,刚拉住冬月的胳膊,那男人就迎面撞上了她。

    男人只是瞥了冬月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什么?

    这实在是忍无可忍。

    撞了人后就瞟一眼?

    不知道别人看不见吗!

    我刚要喊,冬月连忙抓住我的袖口摇了摇头:“没关系的。”

    “可是……”

    “算了……”她接着说:

    ——我已经习惯了。

    但我还是气不过,“可这……”

    “那个人是在看手机吧?一定有重要的人在联系他。”

    冬月笑了,说:“你声音都尖了,不用这么生气的”,此时此刻,她还面带笑容。

    冬月她为什么能这么坚强。

    我似懂非懂,犹犹豫豫地回了句:“我知道了”,究竟知道什么了自己也不清楚。

    但怒火确实渐渐平息。

    同时我又提起了心,刚刚差点儿喊出“看不见”。

    只是生一次气,就险些说出不知轻重的话来。

    见她脸色有些疲惫,我提议稍微休息一下。“要不要去咖啡店坐坐?”

    近处有家起源于爱知县的咖啡连锁店,走进店门,店员笑容满面地迎上来:“欢迎光临”,然后带我们入座,又一个面带微笑的店员来为我们点单,当和那位店员对上眼时,我一下子愣住。

    “早濑?”

    为我们点单的正是早濑优子,她身上穿着围裙,头上戴着三角巾。

    “啊,这。今天怎么回事?”

    她眨巴着眼睛。

    “啊,小春啊。”

    “啊,是优子,上午好。”

    冬月听声音认出了她,提高声调微笑着向她问好。

    “空野,和小春一起呀,嘿嘿。”

    早濑摆出看透一切的表情,我直接跟她说:“冰咖啡,C套餐。”

    “你急什么呀。”

    “你这不打工呢嘛。”

    冬月哧哧偷笑。

    “好好。”早濑边答应边记账。

    “今天怎么过来了?”

    “她说想放烟花。”

    “烟花?”早濑面露疑惑。

    这反应也是意料之中。

    “优子也来吧,放烟花。”

    “好哇,我也想放!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呢?”不知为何冬月转过来问我。

    “啊?你问我?”

    冬月用小手捂住嘴,温柔地笑起来。那笑容让我心跳不已。

    “今天来买最大的烟花……嗯!”

    冬月显得干劲十足,我跟着吐槽:

    “她说准备了一百万呢。”

    “可不要小看冬月财阀哦。”

    “什么?”

    “真的?”

    我和早濑同时发出惊呼,冬月哈哈大笑。

    这样的谈话对我和冬月来说已经稀松平常,早濑却瞪着眼惊讶地问: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有吗?空野同学是不是一直都绷着脸?”

    “哪儿有,他正在那儿呵呵傻笑呢。”

    她竟然故意歪曲事实。

    “真的吗!让我摸摸你的脸!”

    “别闹!还有你,记账记账。”

    不清楚她为什么要摸我的脸,先不说这个,总不能让早濑就这么一直在这里待着。

    “对不起,我看不见菜单。”

    我替冬月看菜单,早濑推荐了冰奶茶。真不愧是爱知的店,这奶茶杯子比正常的差不多大上一倍,可谓是服务精神至上。

    “这么一大杯,你喝得完?”

    我指了指菜单上的图片,冬月满脸问号。

    “抱歉。”

    我的道歉让她再次疑惑。

    “啊,抱歉。”

    ……我就是不喜欢这样。

    一旦说错了话就会尴尬,这种感觉真让人讨厌。

    “热奶茶是普通大小的。”

    听到早濑的话,冬月微笑着说:“那就热奶茶。”

    这之后,早濑将我们点的东西端了过来。或许是她给我们的福利,还免费送了我们煮鸡蛋。桌子上摆着咖啡和奶茶,还有厚厚的烤面包和涂抹用的黄油以及红小豆,当然还有煮鸡蛋。我道了声谢谢,早濑留下一句“请慢用”,便挥手离开。

    冬月慢慢地向桌子伸出手。

    “奶茶就在你的正面。”

    我边提醒她边将黄油涂在烤面包上,冬月回答:“我没问题的。”她小心翼翼地去摸杯子的茶托,将手指穿过握柄,然后双手轻轻地将杯子抬起,慢慢吸了一小口。“好烫”,说着她便吐出舌头。

    “小心点儿。”

    “好好喝……哎嘿嘿。”

    看到冬月的笑脸,心中潮起了一股莫名的感觉,那笑容太犯规了。

    我们之间当然是不会发生所谓的“视线交织”,但不知为何,我时不时地有种和她目光对上的感觉。每当那时我都会紧张,胸口喘不过气。

    涂过黄油之后我又一个劲儿地往面包上涂红小豆,回过神来红小豆已经磊成了小山。

    “你不吃吗?”

    “没事,不用在意我。”

    “要不尝尝看?”

    “你会喂我吃吗?”

    “免了。”

    “小气鬼。”

    “今天午饭怎么解决?”

    “其实,我吃饭的时候不太好意思让别人看到。”

    “啊,好像确实有很多女生这样。”

    “不,不是……呵呵。”

    说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容如花朵般绽放。

    “能被你当成普通女孩,我很开心。”

    看到她的笑容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咬了一口面包糊弄过去。直到吃完,冬月脸上的微笑都没有消失。

    就是那笑容。

    她的笑容,真的好狡猾。

    “那个……”

    我下定决心,终于开了口。

    现在的话,应该没问题,我问出了一直以来藏于心中的疑问:

    “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

    离开咖啡店后,我们去逛了逛烟花专卖店。

    店里有各式各样的手持烟花,也有足足五十厘米长的大型烟花,那些大得完全不像是家庭用的型号。不愧是专门店,真是应有尽有。

    我们逛了好几家店,我在一旁向冬月说明烟花的种类,她说想要便买下来。下来一看买了真是不少,装烟花的塑料袋沉甸甸的。

    “真的能放在你那里吗?”

    “没关系,没准儿能在学校放,放宿舍离着也近。”

    “谢谢。”

    我们在浅草桥的烟花专卖店的门前聊了一会儿,由于妨碍到了其他客人进出,便走到行道树下。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放烟花?”

    走在一旁的冬月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也不知道在大学放烟花需不需要提前申请。”

    冬月走在我旁边大声地说:“我们去问问优子吧”。我本想提醒她说我知道你很高兴,但还是冷静冷静,可见到她抬头望天时那炯炯的目光,只好将话咽进肚里。

    “那,烟花也买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嗯?你还愿意继续和我约会吗?”

    “都说了不是约……”

    “开玩笑啦。烟花很重吧,感觉买了不少,今天还是乖乖回去吧。”

    想必是她注意到了,买的烟花我一只手几乎拿不过来。

    “确实,拿着这么多的烟花到处晃,没准儿会因为持有危险物品被警察叫住问话呢。”

    “难不成我们会被当成团伙作案?”

    “这种情况下你就是主犯了。”

    “哎呀,你总是马上就开玩笑。”

    冬月的笑声宛如银铃般悦耳,能逗她开心,我自己也觉得高兴。

    “那我们乘水上巴士回去吧。”

    “水上巴士?”

    我老家那边也有往来于门司港的渡轮,没想到东京也有水上交通工具。

    据冬月所说,这边有从浅草经隅田川前往东京湾御台场的水上巴士,她以前乘过。我们可以从这里乘水上巴士回月岛,她很想试一试。

    你能坐吗?

    我差点把这话说出来,急忙忍住了。

    就算她眼睛看不见,乘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以倾听船只切开水流的声音,感受清风拂面,通过这些方式也能体会到乐趣。

    “等等,我查查。”

    我拿出手机查找,附近不远还真有码头。

    “啊,只要过了蔵前桥,在两国就有码头,能到大学附近。”

    “谢谢。”

    她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谢什么?”

    “驱为我查路线,好温柔呀。”

    冬月微笑着回答,我别过了头。

    “没有没有,这很普通。”

    “这种好心都能称为普通,驱拿温柔二级证书肯定没问题。”

    “这什么奇怪的证书。”

    她呵呵地笑,我带着冬月走向水上巴士的码头。

    我们一边说着玩笑一边走,不一会儿就到了。在站台前买过票,乘上了停在站台后的水上巴士。

    乘船时需要从船尾进入,有前往下层船内的斜坡和前往上层的楼梯。沿斜坡走进去,船内摆着许多座椅,上楼梯可以去甲板,在那里可以将隅田川尽收眼底。

    “我们去哪边?”我问她,冬月毫不犹豫地回答:“去甲板!”

    船内的楼梯比较窄,只能我先上,然后拉着冬月的手上去。

    “驱的手真的好暖和。”

    “行了行了,小心点儿,碰着脚可就疼了。”

    “哎嘿嘿。”

    冬月傻傻地笑着。

    甲板上没有座位,只有正方形的栏杆围着。

    其他的乘客似乎都去了船内,运气不错,这次我们把这个地方包了。

    “来,在你正面腰的地方有栏杆,握上去。”

    “突突突”,低沉的引擎声响起,船体似是在随水流轻轻摇晃。

    我把她领到船头位置,引着她握住扶手。

    “谢谢,好期待啊~”

    “你看上去真的好开心。”

    “那当然,我没想到,你愿意带我过来。”

    “没什么,只要……”

    话说到这里,我没能继续说下去。

    只要你愿意,无论何时我都愿意陪着你。

    我竟然差点儿说出这种话来,真是奇怪。是觉得可以和冬月在学校以外的地方见面?还是说想要和她走得更近?

    搞不懂,完全没有头绪。

    无意间往前方看去,眼前是隅田川的宽广的水面。

    盛夏时节雨后闷湿的潮气中混着一股石油的气味,应该是船的燃料。

    虽然气味有些重,隅田川的水映出了天空的蓝,这一幕的美景十分纯粹。

    “漂亮吗?”

    冬月的声音响起,我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没有说话。我沉默不语,想到双目失明的冬月看不见这映照着天空的美丽水面,忍不住为她感到惋惜。

    “你看不见这景色吧。”

    “虽然看不见,但还是很高兴的。我还能看见的时候,也许在同一个地方看过同一片景色,现在我想起了那时看到的光景。”

    “那时候的景色如何?”

    “嗯……记得当时是阴天。”

    “今天是个大晴天,天空也很蓝。水面映照着天空的蓝色,真的很美。”

    冬月向我转过身。

    “驱好温柔啊。我眼睛看不见,也没开口请求,你却主动将这些告诉我。”

    “毕竟我今天拿到了温柔二级证书嘛。”

    冬月哈哈笑出声。

    这时船内响起了启航的广播。

    “要抓紧喽。”

    “放心交给我吧。”

    冬月一只手松开扶手握成了拳头。“都说了抓紧呀”,我吐槽过去,她又笑起来。

    水上巴士以将要劈开隅田川的气势向前行驶,这速度比我想得还快。强风迎面而来,引擎不断发出轰鸣,船身随荡起的波浪慢慢地左摇右摆,不时溅起小小的水花,水珠点在脸上的感觉很舒适。

    “这风可真舒服。”

    “是啊,谢谢你带我乘上来。”

    水上巴士行驶在广阔的隅田川上,河流两岸是数不尽的高楼,时不时能够看见坐落在岸边的公园,园中绿意盎然。太阳高挂在天上,船从桥下驶过,又驶过高速路的高架桥。

    我将沿途的景色全都说给她听,为了让她了解我所看到的,我所感受到的,仔细地向她诉说。

    “哎呀!”

    “怎么了?”

    “眼前这座桥旁边的是永代桥,我想应该是永代桥。这座桥比其他桥要低,要撞到头啦快蹲下!”

    冬月握着扶手蹲下身,我也跟着蹲下,永代桥掠过我们的头顶。

    “抱歉,比我想的要高,根本不会撞到。”

    我们蹲着身子面对面,脸离得很近。

    “什么嘛。”

    冬月咯咯地笑,见她笑得这么开心,好想下次再带她来。

    啊啊,我总算明白了。

    一直笑容满面,开怀大笑的人,总会吸引到别人。

    真厉害啊,即使她双目失明,也能笑得这么开心。

    这是怎么了,我眼中的冬月似乎越来越耀眼。

    冬月的笑颜近在咫尺,水上巴士切开河流时响起巨大的扑通声,我的心也随之不断激荡。阳光照耀在冬月身后的水面上,荡起闪闪波光。

    羞涩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连忙侧眼起身。

    “好像到东京湾了。”

    眼前是广阔的海面,空气中有了些许海水的气味。

    “差不多快到了吧。”

    “这个角度倒是看不见大学。”

    船向左转舵,看来马上就到越中岛了。

    就是那个时候。

    浪潮拍打在水上巴士上,船身稍微摇晃了一下。冬月眼看就要摔倒,我急忙伸出一只手将她撑住。她的肩膀很柔软,像是丝绵靠在臂弯中。

    “呀。”

    “啊,对,对不起……忽然碰你,对不起。”

    我连忙道歉。

    “没事,没关系……”她笑着说:

    “真的,好开心。”

    看到在我怀中笑着的冬月,我不禁怦然心动-

    “我回来啦~”

    我家在月岛的一处公寓的第四十六层,一回到家我便兴奋地感叹:“今天玩儿得好开心~”。我摸着扶手从门口开始数,第二扇门就是自己的房间。

    离开咖啡店后,我和驱在浅草桥逛了好几家烟花专卖店。

    我们走到筋疲力尽,最后他还带我去坐水上巴士,为我带来了很多欢笑。

    我摸着墙壁找到开关,将灯打开,我的眼睛无法感受到房间里的灯光。

    这只不过是习惯罢了,一想到屋里的灯开了,就有种到家的感觉。

    “欢迎回家~饭吃过了没?”

    是妈妈的声音。

    “我回来啦~今天吃什么饭?”

    “天妇罗怎么样。”

    “太好了!”

    走了整整一天,肚子早就饿瘪了。

    我比别人更容易饿。

    虽然肚子饿了,但我就是不好意思在其他人面前吃饭。

    当然,在家的时候不用别人帮忙也能自己吃饭,只要妈妈告诉我饭菜在那里,我就能摸索着找到盘子,将食物送进嘴里。

    虽然已经习惯,但一想到嘴边可能会沾上东西,就担心得不得了。

    何况还是在驱面前。

    “约会还顺利吗?”

    “怎么知道我是去约会了?”

    “你今天化妆比平常更仔细了,还换上了洋装。”

    我依照自己的脸和记忆中的样貌,亲自化妆。选衣服时会先摸布料,靠手指的触感分辨,依照妈妈告诉我的衣服的颜色,自己给自己换衣服。虽然最后还是需要妈妈来确认,但我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今天比平常打扮得更加用心。

    为了能让驱觉得漂亮,我今天比平常起得更早,不,应该说是醒得更早。

    起来之后我冲了个澡,花时间仔细准备。

    完全不觉得这是什么麻烦事。

    倒不如说,仅是想到“希望他能觉得好看”,就好开心好开心。

    只是准备的时候就这么开心,见面时可怎么办呀。

    “看你傻笑的。”

    听到了妈妈的笑声。

    看来是我在想和驱的约会时嘴角扬起来了。

    心中渐渐泛上了羞涩,我急忙掩饰说:“我哪儿有傻笑~”。

    店里有许多连驱都没见过的烟花,他将那些烟花是什么样子的,说明书和注释上写的都讲给我听,后面甚至说得嗓子都嘶哑了。

    这也是他的温柔之处。

    约会的时间还不到半天。

    他为我腾出时间,陪着我……想到这些,心就如同小鹿乱撞。

    驱时不时地会说出非常温柔的话。

    为了不伤害到我,小心又小心。

    “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是那种感觉。

    眼睛看不见,太不方便了。

    你还能出门啊。

    这世上也会有人说出这种话。

    很遗憾,确实是有这种人。

    他们会这么想,是因为盲人太少了。

    大家只是都不习惯。

    我想对他们说:“这其实很普通。”

    得知自己失明的那一天,我也确实深受打击。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习惯、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可以吃饭,可以洗澡。

    也可以用手机,还能听有声书。

    能梳妆打扮,也能穿裙子。

    盲道比较难走,所以不能穿鞋跟细的鞋子。

    但长靴或是凉鞋还是可以穿的。

    其实,我也在过着和大家一样的生活。

    虽然有很多事是自己一个人无法办到的,但总能找到办法。

    办不到的时候,也能老实地请别人帮忙了。

    在这期间,我也交到了朋友。

    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太过担心。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我也有好多想做的事。

    但他们却觉得我生活得很辛苦。

    然后和我保持距离。

    这才是,最令人难过的。

    但驱却不一样。

    “那个,失明的话,你看到的是什么呢?是一片漆黑吗?”

    他在试着理解我。

    “呃……”我正思索该怎么回答时,“你要是不想说的话……”他却似乎慌了,害得我忍不住笑出来。

    “可能很多人觉得是一片漆黑,但我恰恰相反。”

    “相反?”

    “那是一种近乎于白,就像是身处在一片透明的雾中。”

    “哦——”

    他又说了,“哦——”,是他的口头禅吗,好可爱。

    那声“哦——”感觉像是在认真考虑如何回答,我觉得他这一点很好。

    “下一个问题也是,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

    “没关系,放马过来。”

    “你是什么时候失明的?”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得了癌症。

    医生说在我脑中发现了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肿瘤。

    最初的手术简单得让人扫兴,我还想这就完了?

    但是。

    初三的时候,发现癌症转移到了双眼的视网膜上。

    是摘除眼球。

    还是保留眼球通过手术和抗癌药治疗。

    我被迫做出选择。

    最后选择了保留眼球,通过手术和抗癌药治疗。

    那时我住院了一段时间,连毕业典礼都没能参加。

    “抗癌药物治疗也很痛苦,会掉头发,脑袋整日昏昏沉沉的,记忆也很混乱。”

    不知为何,我希望能将一切都向他倾吐。

    所以,我说出了全部。

    “那之后我就失明了,然后我学习盲文,上学,花了四年时间才拿到高中文凭,其实我比你要大上一岁的,你可要好好尊敬我哦。”

    说出一切之后我又添了个玩笑,其实我才是承受不住悲痛的那个人。

    我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秘密。有些后悔,不说什么比你大一岁就好了。这时驱淡淡地 “哦——”了一声,再次说出温柔的话语:

    “冬月你是什么时候生日?”

    “三月二十八号。”

    他说:“我是四月二号,也差不了多少啊……你也就比我大五天,就算是同龄人咯。”

    苦了你了。

    你真不容易。

    我并不是想听到这些同情的话。

    也不想被别人可怜。

    只是单纯地希望,有人能听我诉说。

    驱是能够理解我的人。

    就是这个,就是这一点。

    这份温柔,让我不能自已。

    “驱……”

    “嗯?”

    “你好温柔。”

    听到这句话,他提高了声调连忙否认。

    慌张的声音好可爱。

    好喜欢他这一点。

    喜欢他不着痕迹却又理所应当地为他人着想。

    喜欢他温暖的手掌。

    喜欢他的高音调。

    喜欢他逗我笑。

    喜欢他的温柔。

    虽然觉得有些遗憾,要是能看到他的脸就好了。

    但即使看到了他的脸,我也一定一定,会喜欢上他。

    我喜欢驱。

    但又害怕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

    他会不会讨厌障碍者呢?

    我知道驱不是那样的人。

    可却止不住地心慌,害怕。

    但转念一想。

    如果我看得见又如何?

    健康又如何?

    就算我没有失明,也还是好害怕,好害怕。

    我恍然大悟。

    原来告白是一件这么可怕的事啊。

    喜悦从心中涌出抚平了思绪,好开心,我知晓了什么是告白。

    好开心,即使身体这个样子,还能体会到恋爱的滋味。

    驱又是怎么看我的?他会向我表白吗?

    还是我向他表白好呢?要是被拒绝该怎么办?

    即使我们互加了LINE,他也没主动联系过我。

    呵呵,我忍不住笑了。

    好开心,好开心,好痛苦。仿佛撕心裂肺。

    喜不自胜,却又痛彻心扉。

    “……驱。”

    紧拥住这乱七八糟的感情,我哭了起来。

    *

    实话说吧,虽然一万日元的宿舍费便宜得离谱,但因为某个原因我还是恨不得立马退宿。

    二人间,没事儿就跳闸,浴室厕所都没有,这些个小问题对我来说早已不是问题。

    要问罪魁祸首?

    那就是划船训练。

    什么宿舍传统呀,百年传承啊,黑船来袭纪念啊,理由说得是天花乱坠,总之所有住宿生全部强制参加。

    住宿生要在早上五点以前到晴海码头集合,乘上一种小型舟艇。然后要喊着口号绕东京湾沿岸一圈又一圈地划,直到太阳升起。训练中有的人手上磨出血泡,有的人磨得屁股翻皮。真搞不懂这都啥时代了还有这习俗。

    六月初的学园祭上有住宿生开展的舟艇乘船体验活动,这项活动就是训练的目的。

    乘船体验活动是学园祭数一数二的高人气活动。就是将两排六列配置的小艇上的桨手缩减到三列,其余的座位让来参观学园祭的人坐,带着他们从越中岛、月岛、丰洲之间的这个三角海域驶过春海桥后绕上一圈。

    上来就把桨手减到一半,我就知道这活动轻松不了,再加上乘客的重量,划船的时候感觉船沉得像是漂在铅海上。周末的学园祭上,除午休时间外,我们要从上午十一点划到下午四点,一天四个来回,这哪是苦修啊简直就是地狱。到时候胳膊肩膀腰上的肌肉酸痛是免不了了。虽说只要熬过了这一连串的地狱之旅,身体也许能更结实一些,可我又对健美没什么兴趣。为这,我岂止是想退宿,都想回家窝着去了。

    时间来到学园祭当天。

    只剩最后一次划船,没想到真给我熬了过来。

    马上就能从这人间炼狱中解放……我放松心情最后一次乘上小艇。

    鸣海就在我旁边,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训练,他的身体是越来越结实。前面坐着两个穿着救生衣一脸欢笑的女性。

    “驱,加油~”

    “等等!船向右歪了吧?”

    说话人是冬月和早濑。

    为啥这俩人也在?

    “空野!加把劲儿!”鸣海说道。

    “是你太使劲儿了!”

    “呀”冬月小声尖叫。

    “冬月,你没事吧?害怕吗?”

    我还是忍不住担心,她眼睛看不见,要不要紧?

    但她自己却说:

    “超开心!”

    加油,加油,驱!加油,加油,驱!

    她欢腾得连我都目瞪口呆。

    “至于那么高兴么?”

    “是海潮的气味,还有风,特别舒服!怎么可能不高兴!”

    溅起的水花落在脸上,我感觉到一丝清凉,周围满是潮水的气味。

    细小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冬月在那点点光亮中,绽放着笑容。

    恍惚间我已被她的笑容迷住了。

    “嗨呀嗨呀!大海就是男人的浪漫!再不疯狂我们就老啦!”

    “嘿!”鸣海喊着口号将船桨摇出海面,再猛地一把将柄摇下去。我也学着做出同样的姿势,“嚯!”我动用整个身体将船桨往回拽,船桨扎进水里,奋力搅过海水。小艇有了力量,快速地向前行驶。

    “好厉害!”冬月开心地笑。她的身体随着船的惯性前后摇摆。

    热血沸腾的鸣海又“嘿!”的一声叫喊。不会吧,我无奈地附和:“嚯!”

    “等干完了这个,我就退学回老家种菜……”

    我立下死亡Flag。“驱你要退学吗!”眼前一位单纯的少女瞬间上钩。

    “小春你错啦,别把笨蛋的玩笑话当真。”

    早濑从刚才起就一直紧握着冬月的手,脸色也很苍白。

    “喂喂,早濑你(嚯!)没事吧。”

    “你说啥!?”

    我的声音似乎被鸣海的吆喝声压下去了,早濑不耐烦地反问。

    “早濑!没事吧(嘿!)”又是鸣海的吆喝。

    “什么!?”

    “嚯!”鸣海真是吵死人了。

    “我问你有没有事!”

    “(嘿!)当然有事!”又没听见。

    从刚刚起鸣海的声音就一直很大,我们的说话声统统被他盖过去。

    我将船桨横着放下,向坐在船尾的学长说:

    “有人晕船,我们划慢一些吧。”

    “所有桨手停下!”听到这句话,全员将船桨扬起,停止划桨。

    “谢谢。”早濑向我道谢。

    冬月说:“驱真温柔。”

    鸣海也道歉:“抱歉抱歉,俺刚才太嗨了。”

    小艇慢慢地行驶,从海上望去,月岛的高层公寓更显得高大气派。阳光洒入大海,海面如同摇曳的明镜闪烁着耀眼的光辉。清风袭来,冬月抚住头发沐浴在风中。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自己刚刚看她入了迷。一想到这里就觉得不好意思,更何况刚才还是无意间看入迷的,脸上仿佛冒出了火。

    “你们知道吗?”

    冬月眯起眼睛吟吟微笑。

    “每次学园祭结束的时候都会放烟花。”

    早濑说:“我想陪着小春去看,可还有学园祭执行委员的工作。”

    鸣海又说:“俺晚上七点开始上夜班。”

    ……刚从这地狱爬出来还要去打工。他该不会是累傻了吧。

    “我知道了,我来陪你。你先去生协的露天休息区等我,一会儿见。”

    “好的!”

    冬月似乎喜出望外,是错觉么。

    “对了,咱们买的烟花还没放呢。”

    “可不是嘛。早知道学园祭上会放烟花,就不买那么多了。”

    “就是啊,怎么这样。”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早濑立刻上来调侃:“不也挺好的嘛,还和小春约了会。”

    鸣海也凑上来补充道:“他出发前还去洗了澡哩。”

    “真的吗。小春……你可要小心了。”早濑一脸狐疑地盯着我。

    “小心什么?”冬月满脸问号。

    “真别开这种玩笑了。”

    我装出试图通过闹脾气蒙混过关的孩子模样,这时小船忽然晃动一下。

    “呀!”早濑冒失地尖叫。

    船上的人纷纷笑起来。

    “你们不要笑啦。”

    见早濑羞赧的样子,大家笑得更欢乐了。

    阳光斜照在身上,我们将船头对准了大学的方向。学校越来越近,似乎有翻唱乐队在演奏,听不清歌词的歌声,吉他声、太鼓声,以及人们的欢呼声渐渐传来。

    *

    没想到运动过后的当天肌肉就开始痛了。

    胳膊抖个没完,腰疼得都要折了,手上的劲儿小得连个瓶盖都拧不开。腰腿累得站都站不稳,整个身体都破败不堪。

    或许是因为在水上待时间长了,感觉地面摇摇晃晃的,路都走不稳。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休息区。

    怎么回事?一想到“两人单独见面”,我就愈发紧张。

    “我还有学院祭执行委员的工作”,“俺晚上七点开始上夜班”。

    听见他们这么说时,我脑里似是窜过一股电流,简直是欣喜若狂。说白了就是那么回事吧。别想了,就是那么回事。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刚才看到冬月欢呼雀跃时?

    还是说更早?

    “和冬月单独见面”,想到这里,我心中一阵欢腾。

    生协门前人影稀疏,学院祭的会场设在学校大门附近的大广场。现在那边正在举行最后一项活动:浴衣选美大赛。早濑似乎是主持人,她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到了这里。她竟能乐此不疲地投入到学园祭执行委员那种工作中,这人和我截然相反到了让我肃然起敬的地步。

    冬月仍旧坐在老地方,一如既往地喝着奶茶。世界渐渐浸染上一片橘红色,她就在那里,静静地等我。

    冬月映入眼帘的那个瞬间,心脏就开始欢腾地跳动,我捂住胸口,对她说:

    “抱歉,久等了吧。”

    “没关系,刚来一会儿。”

    “奶茶都凉了吧。”

    “毕竟是纸杯,凉得是很快。”

    一阵冷风吹过,冷得不像是初夏的风。

    远处浴衣选美大赛那边潮起人们的欢呼声。早濑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回响在晚霞中。

    “驱?”

    “嗯?”

    “我还以为你去了别的地方。”

    “因为我刚刚隐藏了气息。”

    “你可真坏。”

    还是那一如既往的谈话,我们都笑了,好喜欢这种感觉。

    冬月低声自语:

    “真想穿穿浴衣。”

    “冬月财阀的浴衣啊,感觉好贵。”

    “是妈妈以前穿过的浴衣,腰带上还印着文殊兰的花样,我一直想穿。”

    “去参加浴衣选美大赛不就好了。”

    “我吗?”

    “你要是去参加,肯定拿第一。”

    “我要是参加浴衣选美,你会给我投票吗?”

    “那当……”

    “认真回答我。”

    她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认真,我忍不住有些紧张。

    “那当然,是投给你了。”

    “即使我眼睛看不见,你也愿意?会首先选我吗?”

    她的声音在颤抖。

    那声音细若游丝,几乎要消失在空气中。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露出这么不安的表情。

    “参选浴衣选美大赛和视障有关系吗?”

    她想听到的应该不是这种正确的理论。刚说出这话我就开始担心。

    当然不可能毫无关系,任谁心里都会这么想,人是不可能事事都能客观对待的。

    即使是这样——

    “不管有没有关系,我都会选你的。”

    冬月的脸染上一层红晕,不知那是否是夕阳的霞光。

    “这句话,听起来……”

    ——就像是在表白呢。

    她开起玩笑来,这个玩笑真的好狡猾。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你长相好看。”

    “长相?”

    她美丽的脸上透着疑惑,我有些难为情。

    “不是不是不是,只是觉得大小姐穿浴衣都合身。”

    “说什么呢。”

    冬月的笑容映着夕阳的光辉,耀眼夺目。

    “好喜欢。”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自己竟嘟囔出这么一句话来。

    “唉?”冬月的脸忽然定格住了。

    我瞬间慌了心神。“说你真的好喜欢烟花,总是在说烟花烟花的。”总算掩饰过去。

    冬月轻轻笑了笑,眼睛看向天空。

    “等哪天我们能自己放烟花就好了。那一定会成为特别的一天,永远留在心中。”

    她似是在想象烟花在那片看不见的天空中绽放的景象。

    “之前我们去买烟花的那次冲动消费,买下的烟花很重吧。”

    “那些烟花正很不甘心地静静躺在房间角落呢。”

    “学园祭上会放烟花,也不提前告诉我们。”

    “你想他们什么时候告诉我们?”

    “嗯~,入学典礼上吧。”

    我笑着说:“各位同学,欢迎大家入学,虽然现在说这个有些早,我们会在学园祭上放烟花……这样?”

    “你真是的”,她也跟着笑了。

    抬头一看,天空之上乌云密布,刮起一阵寒冷的风。

    “接下来让我们揭晓,荣获浴衣选美大赛冠军的是!”

    早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接着又是人们的欢呼声。

    我们一起聆听那些声音。

    “优子明天嗓子肯定就哑了”,“他们玩儿得好像挺过瘾”。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在一片悠然自得的氛围中,编织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

    我们一边听着远处的声音,一边度过这平静的时光。

    就在这时,天上忽然下起了雨。

    雨点滴滴答答的落下,周围立刻腾起雨水的气味。

    雨脚转眼间变得急促。

    烟花表演被迫终止,我们两人撑着一把伞,回到了冬月所住的公寓。

    在公寓楼前,将要分别的时候。

    那一天,躲在雨伞下的我们,第一次接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与奔向透明之夜的你,谈一场看不见的恋爱”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