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在地铁拯救美少女后默默离去的我,成了举国知名的英雄。 第一卷 第二十话 我的过去

    嘟~嘟~嘟~

    震动式的闹钟在耳边响起,我于是醒了过来。

    现在是早上五点。为什么我要将闹钟设定得这么早?

    答案只有一个。

    因为我要早点起床,悄悄溜回男生房。

    这里是女生房。不用说,这个楼层的所有房间都是女生睡在里面。

    如果我离开这个房间时被人撞见会怎样?

    光想都会发抖。

    这个时间的话,想必几乎所有学生都还在睡觉。只要趁机溜回男生房,我就能脱离这种危急情况。

    揉了几下眼睛后,我看向睡在隔壁的雏海。

    「呼……呼……」

    她的呼吸声相当安静,睡脸也超可爱的,简直像是正在等待王子亲吻的公主一样。

    我轻手轻脚地站起来,走到门前。

    门上贴着一张便利贴。

    「嗯?这是什么?上面写了东西。」

    我拿下便利贴,阅读写在上面的文字。

    『起床后来一楼大厅。当然要独自前来。我等你。古井留』

    一发现是古井同学写的,我立刻往棉被的方向看过去。

    不在。那个人不在,只有看到雏海和友里而已。

    我刚才都在看雏海的睡脸,完全没察觉到。

    咦……她叫我出去干嘛?

    是说,为什么古井同学会知道我几点起床啊?

    我挠抓着头发,静静地走出房间。

    ◇◇◇◇

    「你真的来了啊,果然如我所料。」

    抵达大厅后,就看到古井同学坐在沙发上。

    明明这么早,她脸上却一点困意都没有,一如往常是张超然沉着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我几点起床?我应该没说吧?」

    我一问,古井同学便哼笑了一声。

    「你在想什么我都清清楚楚。你打算一早起床回男生房吧?既然如此,只要我起得比你早就行了。」

    「就算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好了,怎么会连起床时间都知道?」

    我完全没有跟三个女生提到起床时间的事情。尽管如此,古井同学却比我早起,还事先在门上贴了便利贴。

    如果不知道我的起床时间是做不到这种事的。

    「你知道吗?虽然不见得每种机型都可以,但手机是可以从锁定画面调整闹钟设定的。你睡着后,我偷看了你的闹钟设定。不过放心吧,我并没有干涉到你的隐私。」

    「原、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招啊。」

    最近的手机可以从锁定画面调整闹钟设定,所以她利用这一点,查看我设定几点的闹钟啊。

    这个人真的每次都超前我一步。

    「嗯?等等,你是在我睡着后查看的?」

    「对,因为这样,我几乎没什么睡。」

    听到古井同学这么说,我的身体不由得僵住了。

    既然她是在我睡着后才偷看手机……

    「难道说,你一直在听我和雏海的对话?」

    「与其说一直在听,就是传进耳里了。因为你们在旁边讲话,即使不想听也会听到。不过友里好像睡得很熟,只有我知道你和雏海的对话内容。」

    「真的假的啊?」

    「嗯,你说了相当帅气的一番话嘛。」

    「别、别说了……我有一点害羞……」

    我想起自己和雏海的对话,身体猛地滚荡起来。

    好害羞。为什么偏偏被重度虐待狂王女听到了啊?

    「你叫我出来,不会是要谈晚上的对话吧?」

    「多多少少有点关联,但我主要是想和你谈个话。」

    「咦?和我?就两个人吗?」

    「对。」

    古井同学注视着我,眼神和以往不太一样。

    尽管这一点令人有些在意,不过我没有主动追问。

    ◇◇◇◇

    「虽然还是五月,但早上还是有微微的寒意。应该穿厚一点才对。」

    「的确是有点冷。」

    为了能够两人单独对话,我和古井同学决定在旅馆周边散步。

    如果在大厅谈话,可能会被老师或其他学生打扰。

    这里四面环山,凉飕飕的寒意胜过朝阳的暖意。

    「你想跟我单独谈话还真是稀奇。所以你要谈什么?」

    我立刻切入正题。再多闲聊几句也不是不行,但我更想快点回房间。

    「关于那个事件,我有些事想要问你。只有我们两人的话,你也比较能够放松说话吧?」

    「那是当然的,要是被其他人听到就糟了。」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我的真实身分──那就是走在我身旁,外表看似小萝莉,内在却是重度虐待狂的古井同学。

    她体谅我的心情,没有告诉周遭的人,但我就此任由她捉弄也是事实。

    毕竟是重度虐待狂,这也没办法。

    「我很感谢你昨天陪雏海聊天解忧。可是,在听你们说话时……不,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你不向雏海坦承真实身分呢?」

    「咦?」

    我感到不知所措,古井同学却继续说了下去。

    「我明白你不想对周遭的人公开真实身分的心情,但为什么不告诉雏海呢?她可是人人都认可的美少女,还被封为『千年一遇的美少女』。如果我是你,便只会将真实身分告诉雏海一人,借此争取更多的好感。其他人一定也会这么做的。」

    我懂古井同学想要表达的事情。的确,我可以只将真实身分告诉雏海,让她对我更有好感。如果那么可爱的女生对我表达感谢,视我为救命恩人,想必会是很愉悦的一件事吧。

    不只我和古井同学会这么想,其他人应该也一样。

    尤有甚者,说不定还能和「千年一遇的美少女」交往。隐瞒不说当然亏到不行。

    一般都会想要私下偷偷表明真实身分。

    「你说的没错,一般都会这么做……但我没有资格做这种事。我没有资格自称英雄。」

    「什么意思?」

    古井同学一脸疑惑地注视着我。

    我开始诉说自己的过去,提起没能拯救到的同学。

    「我以前有个从小学二年级就很要好的朋友。对方是女生,我们几乎每天玩在一起,感情很好。但升上国中的同时……她也开始遭到其他同学霸凌。」

    「咦……?为什么?」

    「没有理由,只是一群坏蛋刚好盯上她而已。一开始是从轻微的骚扰开始,结果一天比一天更严重,到后来她身上甚至残留着遭到凌虐的痕迹。」

    「有告诉老师吗?」

    「当然有,但每个老师都公务繁忙,没有人愿意管这件事。所以我决定自己来保护她,于是跟某人学习武术。这样她以后就不会再受伤,无论何时我都能保护她。」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学习武术的原因啊。」

    「对,可是……我没能拯救她。在她受苦之际,我没有陪在她身边。后来她不知何时搬去其他县,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说。我没有守护住自己最想帮助的人,错失拯救她的机会。像我这种人……才没有资格自称英雄。」

    我刚才说的字字句句毫无虚假,全都是真的。

    没能拯救她是事实。

    没能帮助她是事实。

    什么都没做到也是事实。

    像我这种人,绝不可能有资格摆出一副好人的模样,自称英雄。

    尽管我是这么想的……

    「凉,看着我。」

    听完我这番话之后,古井同学平静地这么说道。

    平常总是超然地露出小恶魔笑容的古井同学,这一刻的表情却很认真。

    她直勾勾地凝视着我的眼睛,身为重度虐待狂的那一面消失无踪。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古井同学。

    接着,古井同学没有改变表情,轻轻将右手放在我的脸颊上,开口说:

    「我没想到你有那种过去。我明白你的心情了。要不要坦承自己的真实身分是你的自由,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不过,请容我告诉你一句话。你不能一直惦记着过去。」

    「咦?」

    「你也要和雏海一样往前走。既然没能拯救到某个人的未来,就更要多去帮助其他人的未来。你一定办得到的。在随机杀人魔作乱时,只有你为了拯救雏海挺身而出。当大家都吓得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时,只有你为了别人挺身而出。既然做得到这件事,便表示你拥有能够守护某人未来的力量,所以向前看吧。无论从正面还是负面的方向来看,雏海都变得非常有名。今后依然会有一些怪人出现在她面前,到时候就要由你来保护她。隐瞒真实身分,当一个无名英雄。」

    古井同学的这番话……

    以及她放在我脸颊上的手……

    两者都是既温柔又温暖。

    虽然她平常是个喜欢捉弄我并暗自窃笑的重度虐待狂,但当我遇到困难时,她终究还是会鼓励我。

    我拼命地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打死我都不要让古井同学看到自己哭的模样。要是她看到,一定会捉弄我。

    「哭出来也没关系喔。」

    「谁要哭啊?」

    「逞强是不好的。你的眼神可是在说『我可以哭吗?』这样呢。」

    她真的很敏锐。为什么看得出来啊?

    「白痴,我再怎样也不会在你面前哭啦。」

    「那真是可惜,我本来想拍照留念的。」

    「竟然还想拍照!你果然是个恶女啊!」

    「对,我就是超级恶女喔。遇到值得捉弄的人就会不客气地捉弄到底。」

    说完,古井同学的手本来轻轻放在我的脸颊上,这时却捏起我的脸。

    「古、古井同学,还满痛的耶……你难得讲出一番好话,这样可就白费了。」

    「捉弄人果然很快乐呢,尤其是你。」

    古井同学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

    但她的手缓缓放开我的脸颊,接着……

    泛起温柔的笑意后,她和缓地说:

    「不过呢……我好歹也是会稍微关心一下朋友的。」

    第一次看到古井同学的纯真笑容,我张着嘴巴无法闭上。

    宛如冰霜般性情冷淡,一找到机会就会捉弄人。

    具有重度虐待狂倾向的她罕见地露出可爱的笑容,简直是犯规啊。

    「怎么样?有振作点了吗?」

    「嗯,完全振作起来了。谢谢你,古井同学。我决定了……」

    在朝阳的照耀下,我下定决心。

    「我要在隐瞒真实身分的情况下,保护雏海……不对,不只是她。我要保护我的所有朋友。我也必须往前走才行。」

    「没错,能听到你这么说真是太好了。」

    古井同学的手轻轻放开我的脸颊,迳自走了起来。

    「差不多该回房了,趁现在大家还没起床。」

    「也对。」

    当我们迈步走回旅馆时,鸟儿们开始发出清脆的啼叫声。

    各种鸟儿的叫声此起彼落。

    虽然我不懂鸟语,但不知为何,这个当下……

    它们听起来像是在为我踏出新的一步感到喜悦。

    ◇◇◇◇

    与古井同学的晨间散步结束后,很快就迎来早餐时间。

    我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尽管两边没坐人很孤单,我仍静静地独自吃起早餐。

    「发生太多事情了,感觉会成为另一种意义上永生难忘的回忆啊。」

    以前一起玩耍的女孩其实是友里。

    不小心在女生房过了一夜。

    然后雏海有心仪对象。

    好多事情接踵而至,我已经无法负荷了。

    「为什么我的青春会一直风波不断啊?」

    正当我独自如此嘀咕之际──

    「哦!坐在那里的不是凉吗~」

    背后传来了声音。我回头一看,发现是一早就满面笑容的友里,身后还跟着雏海和古井同学。

    「早安,有睡好吗?」

    「当然啦!倒是你有没有睡饱呀~?我从小古井那边听说喽,原来你一大早就回房啦~明明一直待着也没关系。」

    「要是被人看到我跟你们在一起怎么办啊?」

    「虽然你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有点开心吧?啊,你该不会趁我们睡觉的时候做了些色色的恶作剧吧~?」

    「怎、怎么可能啦!我就是在睡觉啊!」

    「是喔~真的吗~?」

    友里窃笑着走到我身旁,随即从背后凑近我耳边,悄声说:

    「不过,如果是凉,我倒是不介意喔。」

    「……咦?」

    我实在是吓了很大一跳,身体都僵住了。

    听到女生说这种话,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是……开玩笑的吧?

    还是说真的?

    这句爆炸性发言让我的脑袋不由得一片空白,但还是立刻回问:

    「友、友里……你这句话有几分真心啊?」

    「谁知道呢~你自己想想看我有几分真心吧~」

    「我、我哪可能知道啊!」

    「你很迟钝耶~啊,对了,我有事要找社团的人,你们先吃吧,再见!」

    最后眨了眨眼,友里便离开座位,去其他座位找别班的学生了。

    友、友里这家伙是怎样啊?

    我可以把那句话当真吗?

    不,友里的个性本来就比较轻浮,她可能是在耍我……

    但也有可能不是在开玩笑……

    啊~!搞不懂!完全搞不懂!

    自从试胆大会过后,我觉得友里变了超多,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非常近。

    是我想太多了吗?

    还是她对我……

    不不不!

    一定是我想太多了!友里只是爱跟人作对,没有深思的必要。

    而且我从来就没什么异性缘,可能只是我在幻想而已。

    别抱持太多期待吧。不过是距离变得近了一点就擅自会错意也不好。

    尽管我对友里的言行举止感到困惑,依然继续大口吃着早餐。

    「小凉,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下一个跟我说话的是雏海。

    「嗯,可以啊,雏海。」

    雏海就这样在旁边的座位坐下,古井同学则坐在我对面。

    我们吃着早餐,闲聊起来。

    「小凉,试胆大会结束后,你和友里就变得很要好呢。昨天在房间玩扑克牌的时候,你们也一直黏在一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这个嘛,的、的确发生了很多事,说来话长。」

    「你、你们……该、该不会在交往吧?」

    「咦?我和友里吗?」

    「呃,嗯。」

    「哪可能啊?我们没在交往啦。」

    「这样啊……我有点放心了。」

    「咦?放心?为什么?」

    「不、不是,没什么啦!你、你别在意!哇……哇~这个面包看起来好好吃唷~」

    雏海莫名地涨红着脸,立刻将面包往嘴里塞。

    正当我对雏海的举动感到疑惑之际,就发现坐在对面的古井同学不知为何露出诡异的笑容。

    咦,这个人是怎样?为什么要微微勾起嘴角?好可怕,太可怕了。

    「古井同学,你干嘛看着我笑?」

    「没事,只是觉得很有趣。」

    「咦?什么意思?」

    「你何不自己动脑想想看?」

    这种意味深长的发言是怎样?真的很可怕耶。

    不过,就算开口询问,古井同学这个重度虐待狂也不可能老实告诉我。

    「古井同学和友里竟然讲同样的话啊……」

    我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大口吃着剩下的早餐。

    经过试胆大会以及在女生房过夜之后,友里和雏海都变了。

    友里克服过去的心灵创伤,雏海则是从烦恼中解脱,全心全意地投入恋爱。

    她们两个现在应该都看着前方,内心不再受到束缚,准备用尽全力享受当下的人生。

    我很高兴能帮上朋友的忙。但有一件事很奇怪。

    不知何故,她们两个与我之间的距离似乎变得比之前更近了。

    隔宿露营第二天的行程,就由一早的这种状态展开。

    午餐过后才会启程离开旅馆。启程前的时间要参加林业体验学习。

    大家跟着林业人员和当地居民一起学习林业知识,并进行体验活动。

    当然是分组行动。

    友里和早上一样拿我开玩笑,不时会猛然缩近距离。

    雏海也与我寸步不离,一直靠得很近。

    而古井同学则兴味盎然地看着这一切。

    林业体验在奇妙的三角关系中结束后,我午餐大吃了一顿,填饱肚子。

    由于熬夜后又在林业体验时活动身体,我的体力几乎都用尽了。

    因此睡魔便在吃完美味的饭菜后来袭,我在回程的巴士上完全睡死。

    后来听华老师说,回程的巴士有八成的学生都在睡觉。

    毕竟在回程的巴士上能做的事情,也只有睡觉了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在地铁拯救美少女后默默离去的我,成了举国知名的英雄。”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