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二卷 第六章 桃生科长与病魔抗争

    母亲曾经总是夸奖我。

    “结子,你又拿一百分啦,真棒。你真的好聪明呀。是不是可以说我们家‘鸡窝里飞出金凤凰’了呢?”

    她既开朗,又温柔,而且和蔼。

    时时刻刻都站在我这一边。

    “是不是又跟朋友吵架啦?嗨呀,结子你真是要强。你脾气到底是接谁的呀?”

    她几乎没对我发过火。

    我一哭,但凡不停下来,她都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她就是我深爱的母亲,如此温柔体贴的一个人。

    “……没事的。妈妈是绝对不会比结子先走一步的。我会永永远远都陪在你身边。”

    出于某种缘故——我没有父亲。

    甚至没见过面。

    因此,母亲在我心里就是世界的全部。

    “高中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不需要定太高的目标。当然,如果结子想努努力的话,妈妈会全力支持你的。”

    不论是学业、习艺、运动,还是升学、就业。

    她无论何时都尊重我的选择,由衷地支持着我。

    从来没有强迫过我。

    但是。

    唯独有一件事她反复强调。

    “结子……你要早点生个孩子。”

    可能是刚进大学的时候吧。

    母亲一有机会就跟我说这些。

    “努力工作当然很好,但早点生孩子肯定更好……我还是希望你能尽早结婚,趁自己还年轻,生个孩子,努力把孩子养大。这才是女人最大的幸福。”

    这就是母亲的价值观。

    她从来不强迫我,但这却是她唯一希望我做的事情。

    令和年代居然还有如此落后的价值观,简直令人难以想象——但母亲身上也是有原因的。

    出于某种原因,她只告诉我这些事情。

    没办法。

    经历过那种事情,任何人都会——

    曾经,我想尽可能做到不辜负母亲的期望。

    毕竟母亲是世界上最珍视我的人,她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弥足珍贵。

    因此,我趁自己还年轻——趁自己还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匆忙结婚了。

    然后,我便想着尽早生下孩子,希望能给母亲看看她的孙子长什么样。

    可结果——

    我却辜负了母亲的期望。

    眨巴。

    我睁开眼,便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

    熟悉的被子、熟悉的天花板。我常睡的枕头。

    毫无疑问,这就是我的卧室。

    咦?我怎么躺着啊?

    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慌乱地从床上坐起身。

    我感觉额头不太舒服,便伸手抚摸,竟摸到了一张冷敷贴。

    看了一眼枕边的手机——发现时间已经过晚上九点了。

    脑袋有点迷迷糊糊的,还全身发烫。不过,比坐在出租车里面那时候好受多了。

    呃……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桃生小姐,您起来啦?”

    我本来还一片混乱,就在这时——

    卧室门被打开后——实泽君便进了房间。

    “您身体怎么样?”

    “实泽君……”

    “您要喝点什么吗?我买了喝的东西回来,还买了果冻,各种各样的都有……噢,再买个体温计就更好了。”

    “体温计我平常量基础体温都在用,就放在那边——不对。”

    我强忍惊讶,说道:

    “实、实泽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您不记得了么?”

    “呃……”

    “桃生小姐,您在公寓门前差点就晕倒了。之后我就把您带到房间里面……”

    噢,没错。

    我慢慢回忆起来了。

    我走路摇摇晃晃,眼看就要晕倒,这时实泽君便把我扶了起来。

    然后我搭着他的肩膀,被他带进房间里面,直接瘫倒在床上睡着了。

    “你说的确实没错……诶?为什么实泽君会在我们公寓门前……?”

    “这个……”

    他难以启齿地说。

    “今天中午,我们在仓库里面亲密接触过,对吧?那个时候……我就感觉您体温比平常还要高。”

    我想起来了。

    那件事情是在仓库里面发生的,特别丢人。

    当时我确实感觉自己有点发烧,却没想到那么一点点接触竟然会引发身体不适。

    ……噢,不过也是。

    实泽君很了解我平时的体温。

    毕竟我们都已经交合过好多次了。

    呜呜……好害羞。

    “桃生小姐,我怕您一个人住会弄出什么大麻烦……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走到这边了……很抱歉,我偷偷摸摸的,像个跟踪狂一样。”

    “没、没事的。终究还是你帮了我。”

    中午发生的事情弄得像吵架分手一样,所以他才不敢联系我吧。可是我真没想到他会特地来我家。

    真是的……对别人温柔也要把握好度啊。

    “这个我要了。”

    “您请您请。”

    我拿走枕边的运动饮料,好像是实泽君给我买回来的。温暖适度的液体在发烫的身体中蔓延开来。

    好好喝。

    感觉活过来了。

    身体出了一大堆汗,急需补充水分——等等?

    “——”

    这时,我终于意识到:

    我身上穿的不是西装,而是早早换上了睡衣。

    “……实泽君,你是什么时候……给我换这件衣服的?”

    “呃……”

    他又变得难以启齿。

    “桃生小姐,您一回来就马上躺到了床上。但是,您看起来特别难受,像是睡不着的样子,就自己把西装给脱了。”

    ……真的假的?

    怎么办!那些事情我根本记不起来了!

    “可能是因为半睡半醒,您根本就没换完衣服……所以,呃,我就稍微帮了您一下下……”

    “……原、原来是这样啊。但是我……啊……?”

    我低头看胸前。

    睡衣里面——居然没裹胸罩。

    “不、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我也很迷茫啊!桃生小姐您脱掉西装之后,就自己把胸罩给解开了……但之后又直接睡着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您肯定是因为难受才睡不着的吧……所以,我就彻底脱掉了您的胸罩,然后尽量给您穿好睡衣……”

    实泽君满面通红地说道。看着他,我的脸便也跟着热了起来。

    啊啊~!

    我、我到底在干嘛呀!

    发烧发懵了也不能干这种事情啊!

    “我……真心对不起您。”

    “别、别在意这些事情!我完全不介意的。我现在被实泽君看光了都无所谓……”

    ——我怎么可能会觉得无所谓。

    毕竟平常做爱,我们都只是在阴暗的房间里做的。可是房间这么亮,我还没有任何知觉……而且汗又出了一大堆。

    唉,我真服了。

    为什么会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我睡着后,实泽君似乎一直在屋子里守着。

    他有时候会买回来吃的、喝的,还会看着我熟睡的样子,帮我贴上冷敷贴。看来,他不光送我回家,还一直看护着我。

    “您喝得下粥么?”

    “……勉勉强强吧。对不起啊,还麻烦你帮我做饭。”

    “我才不好意思呢,这些不过是自热食品而已。”

    我接过煮好的粥。

    虽然不是很有食欲,但我总算喝掉了一点粥。

    量了量体温——还在三十七度五。

    “看来还有点低烧……建议您还是做好充足的休息吧。”

    “……是啊。也没必要逞强,我明天就休息休息吧。”

    “那再好不过了。”

    我是上班族。但我不是公司的奴隶,绝不会连发烧了都要去上班。

    很久以前,我听说过这样一种现象:一些人发烧了,就吃点退烧药,依然到公司上班,这些人的行为就被人称作“爱岗敬业”……可现代人早就不兴这种做法了。

    一旦发烧,就应该好好休息,以免将病毒传染给别人。

    “如果有事需要我帮忙的话,您随时都可以说。东西我帮您买,家务我帮您做,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为什么……”

    我说道。

    因为发烧,脑袋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

    “实泽君……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啊……”

    “你照顾我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我只是……”

    “……我身体还没好,根本没办法跟你做爱。”

    “噗。”

    实泽君忍俊不禁。

    “您、您突然说些什么呢!”

    “因为我……”

    他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报答他。

    我的身体,才是唯一能取悦实泽君的东西,可是——

    “总、总之……也没好到哪里去啦。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实泽君尴尬地笑了笑。

    “我平常工作,总是受桃生小姐关照。所以,请您允许我报答这份小小的恩情。”

    “是吗……”

    心中逐渐扩散起一股暖流。

    我由衷感到安稳——心底却同时涌起一股阴暗的情绪。

    他的温情实在是耀眼夺目,我心里非常愧疚,自己的自私任性根本不配接受他的好意。

    “……实泽君,对不起。”

    我说。

    结果费好大力气才发出来一点点声音。

    我羞得不敢看他的脸,便躺回床上,背对着他。

    “您就别介意了。说是看护,也算不了什么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说。

    “我想说……午休时间在仓库里发生的那件事。”

    “……”

    “对不起……说了些让你讨厌的话,还当着你的面发急脾气。”

    “小事……”

    隔了一会儿,实泽君继续说道:

    “桃生小姐,您本来身体就不舒服,我却把您叫了出来,光顾着自己辩解了,我才应该说对不起呢。”

    “不不不,是我不好。”

    这件事或许和身体不适多少有点关系……但那根本算不上借口。

    “我应该……是吃醋了吧。实泽君跟鹿又你们两个……看起来就像一对特别般配的情侣。”

    “…………”

    “我就开始想:比起我这种老女人……实泽君可能真的更喜欢同龄的年轻女孩子吧。”

    “……我不是——”

    “哎,实泽君。”

    我继续打断他。

    说个不停。

    我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甚至问了平常绝不该问的事情。

    “之后你有没有跟鹿又去酒店?”

    “……!?”

    “或者说……你有没有把喝醉的鹿又送回家,然后一不小心跟她共度春宵,一起睡到第二天早上?”

    “没有。”

    “那你干嘛了?”

    “……什么都没干。之后我跟鹿又走到车站,一下子就分开了。”

    “真的?”

    “真的。”

    “是吗……”

    我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不对,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这么安心?

    “我跟鹿又可能去了酒店……原来您还想过这种事情吗?”

    “碰到那种场面,我、我也是没办法呀。而且……实泽君你跟我待在一起的时候,也会马上跑到酒店去。”

    “唔……”

    他仿佛被人戳到痛处,发出呻吟。

    哎哟,不对不对。

    我又不是要怪罪他。

    “……你如果跟鹿又做了……肯定会作比较的吧?肯定会在各种方面拿我跟她作比较的吧?那么年轻、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我根本比不过,一点胜算都没有……所以,我就感觉特别烦躁。”

    ……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真恶心。

    每句话都非常恶心。

    说得好像他就是这种男的一样:接受不了女朋友不是处女。

    由于严重缺乏自信,我很害怕自己被拿来和别人作比较……结果说的话总是为难别人。

    “……对不起。我说这些,应该让你很为难吧。你就是去跟别的陌生人做爱,我也没权力阻止你,责怪你。”

    可能是因为发烧吧。

    我已经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说的每一句话都自相矛盾,而且极其自私。

    我真是个爱麻烦别人,还给别人犯难的女人。

    这种女的就该被人抛弃——

    “呃……该怎么说呢。”

    实泽君说道。

    字斟句酌。

    “桃生小姐——您、您长得非常漂亮。”

    “……啊?”

    “您真的非常漂亮。我认为您是个非常出色,而且魅力十足的女人。”

    “……~~!?”

    啊!?

    什、什么!?

    这个男孩子突然说些什么呀!?

    “什、什么……”

    “呃,这个,我想说的是……您就算跟别人作比较,也没必要感到自卑。”

    在惊讶和羞耻的双重打击下,我一时语塞。实泽君便对我说道。

    他似乎也很害羞,却依然正眼看着我。

    “我没有任何恋爱经验,除了桃生小姐别无他选——而且还找不到别的女人做爱,所以我才同意跟您配对……桃生小姐,您该不会是有过这种想法吧?”

    “…………”

    我确实有想过那么一点:

    实泽君还是处男——而且他又不在外面找别的女人,肯定会接受我的邀请吧。

    他要是有了别的女人,要是有更加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愿意跟他做爱,恐怕也不会来找我这种比他大快十岁的女人了吧。

    “呃……呃,我不能否定您这种情绪是来源于性欲……但我同意您,并不是出于这些像做排除法一样的理由。”

    他说,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既然对方是桃生小姐,那我还是同意吧。”

    “…………”

    “我并不是遇上哪个女人都来者不拒。毕竟桃生小姐您真的是个非常出色的女性,所以我——”

    “…………”

    “呃……这个……对不起。看我都说的什么话呀……”

    或许是因为羞耻心即将到达极限,实泽君敷衍地笑了笑。

    老实说,幸好他没再讲下去。

    万一他继续在我面前说真心话,我可能就要疯掉了。

    心脏早已开始加速跳动,快得令人难以置信。

    全身都变烫了起来,仿佛旧烧复发。

    “总的来说……我现在还没有交女朋友的想法。”

    没过多久,实泽君继续说道:

    “我都已经跟桃生小姐做这种事情了,不会笨到再去想别的女人的。”

    “……说的也是。毕竟你很笨呀。”

    “啊?”

    “开玩笑的。”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也尴尬地笑了笑。

    于是——

    实泽君便开始为病人做起了各项准备工作:把喝的东西和第二天的餐食,还有冷敷贴和毛巾买回来。所有事情都做完后,他便回家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留在家里。我锁上家门,又躺回了床上。

    独居生活每逢发烧,总会有种猛烈的孤独感袭遍全身。我痛恨发烧夺走了我的精力和体力,感觉自己像是被世界上所有人给抛弃了。

    我又害怕、又难过、又伤心,明明很想睡觉,却经常睡不着。

    可是。

    今天。

    我感觉心里特别舒坦,转眼间便睡着了。

    熟睡了将近十个小时,我第二天早上便彻底退烧了。

    原来只休息一天,是为了以防万一,但我今天不休息应该也能到公司上班。唉,算了,反正休假照发大把工资。

    又过了一天。

    我彻底养好身体之后,照旧到公司上班。

    我穿过入馆口,双脚刚要踏进电梯——

    “——啊。桃生科长。”

    便碰巧遇上了实泽君。

    “您早啊。”

    “早。”

    “您身体怎么样了?”

    “已经完全好了。”

    我向她致以问候,同时和她一起走进电梯。

    只有我们两个人搭乘电梯。

    “……毕竟是实泽君你照顾我的。”

    看准现场只有我们两个人后,我说道。

    “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你照顾我。”

    “哪里哪里,这都是小事。”

    “我想送你点谢礼。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啊,不会吧……我就不要谢礼啦。我真的没帮到您什么。”

    “要是不送你点谢礼,我心里可就不安稳了。”

    我是真的受了他很多照顾。

    倘若实泽君没来插手……我可能就倒在自家公寓门前,引起极大混乱了吧。

    要是不拿出点谢礼,恐怕会遭报应的。

    “可是……”

    “别客气。你想要什么都行,尽管说吧。”

    “什么都行……”

    这时——

    一直以来总是非常拘谨的他,竟然变得有些上心了。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对、对。只要是在常识范围内就行……”

    “……知道了。我会考虑考虑的。”

    说完,他竟然真的开始沉思了。

    走出电梯后,他依旧神情严肃地思考着。

    咦?

    莫非我搞错了些什么?

    上午工作时间。

    尽管还在整理昨天休息后落下的工作任务,但大脑的某个角落却依然让我想起给实泽君送谢礼的事情。

    怎么办?

    实泽君会提出什么样的请求呢?

    我说“什么都行”纯属不知不觉……不过考虑到常识,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向我要钱,或是让我买些名牌货。

    鉴于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及实泽君的人品——

    他该不会……是真想拜托我做色色的事情?

    再说了,除了这个哪里还能想到别的……!

    “……!”

    也不是不能。

    看起来应该能。

    呃,其实我并不是觉得实泽君特别变态。一想到我们目前这种奇特的关系,脑海里便十分自然地冒出那些色情的要求……况且,实泽君虽然不算是特别变态吧,但至少也拥有常人的……或者说略高于常人的性欲。

    哇……怎、怎么办?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可他到底会提出什么样的请求呢?

    难不成……又是校服Play吧?

    亦或是裸体围裙?

    还是扮演动漫角色?

    他、他该不会要……让我扮演护士帮忙采精吧?

    还是说,他想玩点更露骨、更刺激的东西…… !?

    我闷闷不乐地沉思着——这时,手机传来震动。

    实泽君给我发消息来了。

    “谢礼的事情我想好了。”

    心潮澎湃。

    来了!

    怎么办?

    他会提出什么样的请求呢?

    “我的请求比较过分

    要是您真的愿意接受的话就好了。”

    比较过分的请求!?

    不会吧……他究竟想要求我做多么过火的事情啊!?

    求你了……!

    哪怕——哪怕只有裸体围裙也好……!

    我不停祈祷。但是看到下一条消息后,我惊了。

    实泽君的请求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下次休假

    您愿意跟我约会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