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二卷 第四章 鹿又美玖的人生

    我——鹿又美玖。

    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

    打小时候起,我做什么事情都比较能干。

    当然了,我并不像天才或者神童那样能干……不管是学习还是运动,即便没有付出太多的努力,也能拿出还算过得去的成果。

    即便没有那么用功,我也的确能达到一定的水准,但是从此以后却不见一点长进,我本人也没心思努力用功……应该是吧?

    以前,我的成绩一直排在全年级大概前30%的位置。

    在大学里,我充分发挥沟通能力和人脉的优势,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单位。

    我本来不打算付出太多的努力来应付求职,却还是依靠与生俱来的笑容和开朗的性格,碰巧加入到了大型出版社的行列之中。

    我很精明。

    每件事都能干得非常精明。

    反之——

    某些事情,我或许从来都没有认真对待过。

    学习、社团活动,还有考试、求职。

    不管是哪方面,我都只付出了七成的努力,才勉强把事情做好。

    恋爱方面——或许也是如此。

    初中的时候,我曾给连话也没说过一次的学长写了一封情书。这可能是我唯一的一次失败。

    到了高中,有男生跑来和我表白,我便莫名其妙地跟他谈起了恋爱。

    我们开开心心地度过了各种各样的活动,有文化节啊,球技大赛啊,圣诞节啊,情人节啊,等等。可是到了高三以后,我对他说,“我们还是把注意力放在考试上吧”,于是便彻底分手了。

    大学的时候,我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还是准备找个男朋友吧,就正好趁着这个时机参加了联谊,找了个印象还算不错的人,便按照以往的套路,顺势和他交往了。

    我和那个人也正常保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偏偏是在求职路上,我拿到了内定资格,跑在另一个人前头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开始恶化,从此分道扬镳。

    唉,就是这样。

    我谈恋爱呀,仅仅花了七成的功力,也能谈得非常精明。

    因此——

    在这段本该一直精明下去的人生当中。

    我迎来入社的第二年,也在这时第一次遭遇了挫折。

    霉运反反复复,招来了繁重的业务。

    我明明没干什么坏事,工作量竟然还多了三、四倍。

    我深切地感受到:这的确是社会常有的现象,我曾经之所以能做到办事精明,是因为当初我还是个学生,有余力干这些事。

    工作多到做都做不完,我忙着赶工,才会有如此深切的感受。

    放在之前,我只需动动脑筋托周围的同事帮忙,工作一下子就解决完了。但那时候,营业部第一科的所有员工都要肩负繁重的工作,每天都要忍受加班的苦海。

    我辈分最小,工作也最少。

    情况如此紧张,根本不可能找前辈帮我的忙。

    我变得无依无靠,只能一个人强忍落泪,继续奋斗,就在这时——

    “方便的话,要不我来帮你吧?”

    ——实泽君向我伸出了援手。

    实泽君。

    实泽春彦。

    他是我的同事,我们都在营业部第三科。

    他哥哥是著名运动员——实泽春一郎。

    不过,每次一谈到哥哥的事情,他总是表现出一副难以言状的神色,有时候还会抢先发言,一通自嘲,试图赶快结束话题。

    “要是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合作才能快点把事情干完吧?”

    “啊,可是……”

    “嗯?”

    “实泽君……你能把握好自己的工作吗?”

    “呃……”

    “现在这种情况,你来帮我的忙也不是不行……”

    老实说——实泽君这个人在工作上并不是很能干。

    如实说来,他脑袋不太精明。

    在其他人眼里,同为第三科的辔君在工作上就显得相当娴熟、精明,而实泽君却是相形见绌。

    桃生科长也经常对他发火。

    “……嗯,应该能把握好吧。”

    实泽君说。

    他的话音听起来不像是能把握好的样子。

    “再说了……你一直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忙工作,感觉都快要哭出来了。看到同事这个样子,我根本没办法专心做事呀。”

    “什么呀!我又没想哭!”

    “可以这么说,之所以我最近状态不好,可能是你害得我注意力下降了吧。”

    “……哎哟,你怪我也没用呀!”

    “啊哈哈。”

    实泽君笑道。

    我的肩膀也放松了一点力气。

    “那……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可以,包在我身上。”

    于是,我接受了实泽君的一片好心。

    “对不起呀,下次还去喝酒的话,我来请客吧。”

    “我可盼着呢。”

    这番社会人之间的对话让人感觉非常客套。

    要是真有人提前做好这样的约定,请别人喝酒,想必也不会有很多。而且实泽君看起来也不怎么爱去酒会。

    他没什么好期盼的。

    只是懂得察言观色,礼貌回答别人的话而已。

    我想,他的回答应该只包含这个意思:要是能去的话,他会去的。

    于是——

    在他的好心帮助下,我总算脱离了工作的苦海。

    然而——

    他却没有顾好自己的工作……又被桃生小姐狠狠骂了一顿。

    见状,我心里非常过意不去……但是另一方面,我根本不想当着他的面喊“都叫你别来帮我了”来责怪他。

    实泽君到底什么意思?

    他人很好,做事却笨手笨脚;人很诚实,做事却不太精明。

    我以前谈过几次恋爱。但是他性格和那些男生完全不一样。

    可回过头来——我竟然已经开始拟定各种各样的计划,准备约他出来喝酒了。

    实泽君可能也没有什么期盼吧。

    可能都忘了自己是什么说辞吧。

    可是——我依旧拟定着计划,已经阻止不了自己了。

    有一次,我这样妄想过:直接说两个人单独出来,也太明显了,所以一开始还是搞个人多一点的酒会,然后两个人单独偷偷溜出来吧。

    总感觉这样做显得我有点笨。我自己都特别惊讶。

    我曾经和每一个前男友都相处得非常愉快。但今时已不同往日了。

    动用七成功力也没辙。

    不如说是我自己动用了七成的功力。

    很久以前——

    我在自己还是个初中生的时候,忘我地向一句话也没说过的学长写了一封情书。如今我回想起那时候的心情。

    我有没有胜算?

    两个人能成,还是不能成?

    这些问题我一点打算也没有,而是一时头脑发热,做出了毫无回报的举动——

    大概两个小时后,我们离开了店家。

    我身为男人,请客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先装模做样地耍帅,对方又觉得我们之间都是同事,便提议五五开结账。

    我本以为事情会这样发展……却没想到鹿又最后帮我结了帐。

    至于她为什么会帮我结账——

    “我是男的,我来请客。”

    “不不不,现在早就不兴这个啦。”

    “还是我来吧。”

    “不用不用。我们都是同事,别这么客气嘛。”

    “是嘛。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

    “再说了,我才应该请客呢。”

    “……你为什么这么想?”

    “单纯想请客而已嘛。”

    “哎,我没搞懂你意思。”

    “啊……对对对,我刚刚想起来了。你想想,之前你帮我分担过工作,我还说过这句话呢:‘下次下次还去喝酒的话,我来请客吧’。”

    “哦……原来还发生过这种事情。”

    “你说是不是嘛?毕竟我可是个诚实守信的女人。我今天来这场酒会,说是为了请实泽君喝酒也不为过。”

    “其实我也才刚想起来,只是没说而已。”

    “啊哈哈,是吗?”

    随后,她依旧坚持己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最后帮我结了帐。

    怎么回事?

    女同事好心请客,竟会让我产生负罪感。

    从男女平等的角度来看,思考这件事情可能本身就不太合适。不过,如果是桃生小姐这样的前辈来请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哎,喝得真爽!好久没喝这么爽啦。”

    离开店家以后。

    鹿又已经满脸通红,她伸着懒腰,高兴地说道。

    她表面上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但脚步显得有些不稳。

    “哎,你没事吧?”

    “哈哈~。一点事都没有~”

    看起来不像没事的样子。

    她现在说话还算利索,应该没有喝到烂醉。

    “鹿又,你家在哪来着?我坐电车回去,得先到车站。”

    “啊~,你要回家啦?难得我请你出来,再去找家店喝一杯嘛,好不好?”

    “……可以是可以……。问题是你还能喝么?”

    “能喝能喝。”

    和女同事并肩而行——此刻,我不由得感到一丝内疚。

    本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和桃生小姐又没在一起,也不打算在一起。

    不如说,我们的关系——一旦发展到恋爱层面,即告结束。

    因此,即便和女同事两个人单独喝酒,我也没必要感到于心有愧。

    到底——

    这到底是不是我对某人的内疚?

    我彻底迷上了桃生小姐,却还是和其他女性待在一起,度过约会般的时光。这难道就是内疚吗?

    亦或者——

    亦或者是我隐隐约约察觉到鹿又的好感,却依然没有拒绝,还表现得含含糊糊,敷衍了事,心中因此萌生出一股类似负罪感的感情,延续至今?真是如此?

    “……啊。”

    我这发愁那发愁,结果一不小心走太远了。

    我们正穿过酒吧并排开张的商业街。

    再走下去——可就麻烦了。

    我和桃生小姐走过这条路好几次了,当然明白。

    万一再沿着这条路往前走——

    “……我们回去吧。”

    我随口一说,刚想折返——

    接着,紧紧地——

    她搂住我的手臂,不让我离开。

    她依偎在我的身上,试图挽起我的手臂。

    颤颤巍巍地说道:

    “要不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她抬眼朝我一瞥,弹指一瞬间,又马上错开视线。

    即便缺乏恋爱经验,我——依然能觉察到对方的意图。

    她可能真的没喝醉,也可能不是真的想去休息。

    何况,走到这片区域,没准也算在她的计划里面。

    然后,我就说“那就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再走一小段路——就到旅馆街了。

    她在邀请我。

    我正面临着大人委婉的邀请,邀请人并不会直接说明,而是希望对方看出自己的本意。女性究竟需要鼓起多大勇气,才能提出如此婉转的请求?

    “……”

    我内心纠结不已。

    在这几个月里——我领悟到了很多新的道理。

    我发现自己就是这样的男人:对任何事情都极其逆来顺受,随后沦为性欲的阶下囚。

    当初和桃生小姐去旅馆的时候也是一样,到头来我满脑子都是性欲。

    我还没和她在一起。

    也没喜欢上她。

    我试图以纯粹的性欲——和这样的女性共享床笫之欢。

    我干得出这种事。

    所以。

    毫不讳言,面对鹿又的邀约,我还是有些心动。

    蠢蠢欲动的性欲亟待浮出水面。

    我并不讨厌鹿又。今晚还喝得很痛快。她长得还蛮可爱的,在公司里面也很受人欢迎。她的邀请的确让我很高兴,也很兴奋。

    就是单纯想和她上床。

    也许我不需要对桃生小姐抱有太大的顾虑。即便我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那也依旧是我的个人隐私。

    对方没有权利干涉。

    既然这样——那我无所谓了。

    不考虑那么多,就玩一晚上也无所谓。

    发生性关系,也未必会演变成平等交往。男女关系不仅暧昧不清,而且扑朔迷离。既然双方都是大人,委身于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或许也好。

    我现在是喜欢桃生小姐……但这份一厢情愿是终究不会开花结果的。

    只要她怀孕,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

    趁现在关系还没结束——我或许更应该提前找好对象。

    谈个正经的恋爱,处个正经的关系。

    如此正常的情侣关系,就应该趁现在——

    “……鹿又。”

    在这弹指一瞬之间,我深思熟虑地想了又想。

    随后狠下决心,说道:

    “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最好还是回家休息吧。”

    我说完了。我尝试硬挤出笑容,可效果却是杯水车薪。

    “……这样啊。”

    隔了几秒后,鹿又把手从我身上拿开。

    紧接着——咧嘴一笑。

    她像是在掩饰什么,又像是看破不说破似的,笑起来显得有些落寞。

    “是啊……。我今天还是回家休息吧。”

    “嗯。”

    于是,我们两个人掉头往车站走去。

    距离比刚才拉得稍远了一些。

    “……实泽君,你果然很温柔呀。”

    鹿又没有看我,窃窃私语地说道。

    我不知道她说这句话是出于什么想法——但是她的一字一句都让我内心感到非常刺痛。

    其实我并不温柔。

    其实我并不是同情鹿又。

    我只是按捺不住内心的负罪感罢了。

    我明明已经有了心上人,却没有告诉鹿又这件事情,还继续隐瞒。情况如此无奈,逼得我实在是按捺不住了。

    我们穿过商业街,来到车站前,原先的尴尬也在此时渐渐消退。

    “哈啊,今天回家估计要大喝特喝咯。”

    “别这样。不然你明天可就暴毙了。”

    “你以为是谁害的啊?”

    “呃……”

    “……啊哈哈。骗你的骗你的,别介意嘛。”

    她盯了我一会,又乐呵呵地笑道。

    老实说,我很感激她这份极其造作的开朗。——毕竟今后我们还要在公司里碰面。

    “真是的……实泽君,你也太糟蹋了吧。这种机会可难得了。我今天就是喝太多了而已……。我平常是绝对不会喝了酒~就干那什么的。”

    “我明白啦。”

    “你真的明白了?你难道就没想过,眼前这个女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轻浮吗?”

    “没有没有。”

    “真的?”

    “哎,你住手,别挨过来呀……”

    “啊哈哈,假装轻浮,你说像不像?”

    鹿又毫不顾忌旁人的眼光,又一次挽住了我的手臂。

    她表现得实在随意——随意到像是故意演出来的。

    总觉得有种仪式感。

    于是,我把今天的事情看作笑话——权当酒意稍微影响了我的思考,然后试图结束话题。

    一切依旧。

    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是刹那间的不知所措。

    今晚,我们就举行那样的仪式,考验彼此的心意。

    为了能在下个星期一做回一如既往的同事。

    所以,我不会言辞拒绝,而是去配合她的兴致。

    如果能让鹿又舒坦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想把这件小事做好。

    我心里冒出这些想法,和她在车站前的广场上嬉闹,就在这时——

    碰巧撞见了桃生小姐。

    她穿着平时的西装。美貌在人群之中依旧非常惹眼。

    她可能到刚才为止还在加班吧。

    看到我们两人,她便瞪大双眼。

    “实泽君……鹿又……?”

    “桃、桃生小姐……!”

    我大惊失色,当场愣在原地。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我平常和她去的都是一个车站,不可能会这么凑巧,可是——她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

    眼下,在这一瞬间。

    我们醉到面色泛红,从商业街走到了车站前。这时的我们在她眼里又是什么样子呢?

    想到这个问题,我便一下子醒酒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