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二卷 第三章 鹿又美玖的侥幸

    周末的某一晚。

    我常去的那条酒吧街,今天依旧布满熙熙攘攘的人群。

    那些人估计是下班回家,顺路来的,都被各处开张的居酒屋吸引了去。

    我走到要去的店铺,走着走着——

    “唉……”

    却短叹了一口气。

    同事们老早就计划着要办酒会,而今天是我赴约的日子。

    鹿又是我的同事。我以前就听说过她打算“让同龄单身人士一起喝酒”的事情,但辔却替她当了办事的,结果操办形式就演变成同事之间一起喝酒了。

    我原本就不太乐意参加酒会……不过以前回绝了人家好几次,所以这次还是去一下吧。

    但是。

    我本来都已经定好今天要参加酒会了,可没想到桃生小姐居然要约我配对——还偏偏是在今天……!

    唉……妈的。

    要是提前知道这件事,我肯定优先考虑桃生小姐了。

    本来还打算翘掉酒会,但辔这次再三向我发出邀请,希望我“一定要过来”,十分用心。一周前,我就已经打算要参加酒会,所以这次才会优先选择履行别人的约定。

    我向桃生小姐解释完原因后——

    “这样啊。

    那没办法了。”

    便收到了她的冷淡回复。

    我好像做了亏心事。

    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又感觉特别后悔。毕竟她的邀约,是我唯一能够和她共度二人世界的机会。

    多尝试主动约她,应该也算是个不错的办法……唉,但我还是很害怕啊。要我主动问她“我今天可以来府上做客吗?”,恐怕是连说都说不出口了。

    考虑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说这句话其实和“今天我可以去您家里做爱吗?”没什么两样。

    我心烦意乱地走在路上,这时——

    “哦,实泽君,来这边!”

    鹿又对我说道。她站在一家居酒屋门前,看来已经到了很久了。我要去的就是那家店。

    “嘿。鹿又,还是只有你一个人啊?”

    “嗯,就我一个。”

    我问候了几句,开始打量起鹿又身后的居酒屋。

    “总感觉……我们要在很别致的地方喝酒啊。”

    这家居酒屋店面十分朴素,店名读起来很有法语的味道。

    我们平常办酒会都在大众居酒屋,相比之下,现在这家店的氛围则是大相径庭。

    “对啊,我刚才还在路上,辔君就把这件事情交给我了,反正不太清楚他什么意思。我也没听说要来多少人。”

    “哦,这样啊。”

    于是,我们两个人一面闲聊,一面等其他同事到齐。

    然而——

    酒会已经到了开始的时间——晚上七点,其他人却还是没来。

    甚至连辔这个操办人都没来。

    “咦……?我们是不是来错店了?我记得应该就是这里呀?”

    “是啊。明明都准点到了,店也来对了……”

    我们把辔发来的消息和店铺所在地互相核对了一遍,但依然没有找到可疑的地方。时间没错,店家也没错。

    “我先跟辔打个电话。”

    我暂时从鹿又身边离开,给身为操办人的辔打电话。

    呼叫声响了几遍后,便接通了电话。

    ——他的回答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啊?”

    我惊讶不已,差点说不出话。

    “辔,你这是什么意思?酒会都开始了!”

    “继续开下去啊。我们也开始喝了。”

    他随意地说道。电话对面似乎传来许多人的笑声,同时夹杂着辔的声音。他们应该在某家居酒屋里面。

    “……哎哎哎,我没听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不会只有我跟鹿又来错店了吧?可是……我刚才都已经检查过一遍了。”

    “唉,怎么说呢。”

    辔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道。

    “其实是我单独给你们两个,发了别的店的地址。”

    “……啊?”

    “总的来说,就是其他人要在普通居酒屋开酒会,你们俩要去那家店开。哦,我以‘实泽’的名义,帮你预约了两个人的位子。”

    他解释我也听不明白。

    他安排——我跟鹿又单独两人来这里?

    还说其他人已经在别的居酒屋开始喝酒了……呃,不过辔是操办人,这种事情他要是想做,做起来肯定是小菜一碟——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嗯……怎么跟你解释呢。呃,说实话……应该算多管闲事吧?”

    他轻描淡写地继续说道:

    “你也知道,这次的酒会一开始是鹿又负责办的,对不对?”

    “对啊。听说中途就让给你来办了……”

    “这件事我跟她谈了很多……不过,之所以要办酒会,好像是因为鹿又想把你约出来啊。”

    “……诶?”

    鹿又约我?

    “哎,这句话可不是人家直接跟我说的啊。我只是光听她说,就感觉她肯定是想追你。多半是打算拟定一个计划,好让你参与进来,还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

    “…………”

    “我知道,她还不太放得开,就想用这种比较绕弯子的方式接近你……总感觉她动作慢吞吞的。我想着,这样做太麻烦了,干脆让你们两个单独去喝一次吧,于是就给她出谋划策了一下。”

    “哎……哎,你说慢点。”

    我还是没跟上他的思路。满脑子都是难以置信。

    “应该不会是鹿又托你这么干的吧?你可能是搞错了……”

    “可能吧。不过,就算是我搞错了,这件事情也照样不会麻烦到别人。”

    “…………”

    “我也想过,要是你在追其他女生,我这样做也挺不好的……但你应该没有真的在追吧?”

    “……”

    “那不就完了嘛。”

    哦,是啊。

    之前喝酒时,他问了我一些有关桃生小姐的事情,当作试探。原来是他一直在暗地里操办这件事情。

    “哎哟,不要想得那么复杂。今天之内就表白啊,在一起啊,我可没让你干那么深入的事情。我只是想让你们两个试着小酌一场罢了。”

    辔丝毫不顾我的感受,依旧轻描淡写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希望你能尽到责任。毕竟你们都是像样的大人了,你也知道两个人喝完酒,变得意气相投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最后,他说完这句通俗的道理后,便挂掉了电话。

    我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随后回到了鹿又身旁。

    “啊,辔君他怎么说?”

    “这个……”

    面对鹿又的询问,我开始讲述这通电话的内容。

    辔策划让我和鹿又两个人单独喝酒……可是这样原原本本地跟她说也太尴尬了,于是我便试着瞒天过海,回答应付了事,但——

    “……咦?”

    听完我的讲述,鹿又便羞红了脸,仿佛一切都恍然大悟。

    要说有没有问题的话,我想应该没有。

    我和鹿又都是单身,也没有交往对象。

    只不过是两个人单独喝酒罢了,没必要觉得于心有愧。

    对,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能初高中生才会因为这点事情变得大惊小怪,满脑子都想着自己要约会了、要交往了。不过……我也没跟初高中生谈过一次正经恋爱,只能说是我的猜想吧。

    “呃,我们……还是先干杯吧。”

    “好、好。干杯。”

    我和鹿又莫名感到尴尬,暂且先干了杯。

    店内装潢以黑色为基调,一派恬静的氛围,爵士风格的背景音乐不绝于耳。相较于居酒屋,这家店真是像极了酒吧。

    按照辔的要求,我告诉店家本人已有预约后,就被带进了店里面的一个包间。原来这家伙有了看上的女人,就经常把人家带到这种地方来,用甜言蜜语勾引人家,我不由得心想。但想了也没用。

    “……哎呀,怎么办呀。啊哈哈,还是聊一会吧。”

    鹿又喝了一口威士忌苏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对不起啊,都怪我。”

    “鹿又,你没有错。要怪就怪辔那家伙……”

    “你、你可不要想多哦。说起来,我之前确实有点想跟实泽君喝一杯……但我其实,也没想太多啦。你想嘛,你之前都帮我干活了,我得感谢感谢你吧!嗯,对对对,说到底我就是想请你喝酒,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而已……”

    “我明白。”

    我尽可能让自己镇定下来说话。

    “又不是青春期的小孩子了,我不会遇到这点小事就误会别人意思的。”

    “哈哈……。说的也是。我们都是长大成人了……”

    鹿又开朗地笑着说完,但紧接着,她暂时陷入了沉默。

    隔了几秒后,她将嘴巴放到盛有威士忌苏打的玻璃杯口上。

    然后一口气喝完——

    “……骗人。你好歹误会一下嘛。”

    补充道。

    她面色潮红,不悦地把脸扭到一边。

    “啊?”

    “实泽君,你还真就不当一回事啊。”

    “…………”

    “我都这么害羞了,你竟然完全不把我当回事,弄得我好恼火啊。你误会一下嘛,不要紧的。”

    “你叫我误会……”

    “来嘛,这样我在之后的一周里面就能天天发愁了,还自作多情地想着‘咦?这男的会不会是喜欢我呀?’”

    “这……这什么呀?”

    “哦。你脸色好不知所措呀。啊哈哈,攻守逆转成功啦!”

    鹿又仿佛有些释怀,爽快地笑了笑。可能是因为突然大量饮酒,她早已变得满脸通红。

    随后,一开始的尴尬仿佛烟消云散,鹿又飞快地说个不停。

    我已经很久没喝酒了,醉意恰好涌上心头,我们聊得非常尽兴。

    “对了,实泽君,我记得你刚才说过,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我反过来说,大人之间的恋爱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鹿又忽然说道。

    “实泽君,你有没有和别人表白过呀?”

    “……无可奉告。”

    “啊哈哈。听着就像没表白过的。”

    结果遭到了她的嘲笑。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向别人表白过。

    “告诉你,我有。”

    鹿又说。

    “记得是在读初中的时候吧。我喜欢一个学长。我绞尽脑汁地写了一份类似情书一样的东西,然后当面跟他说,我喜欢他……基本上算是豁出去了吧。我当时干的事情,就是这么俗套。”

    确实是件很俗套的事情。

    “不过嘛,你可不要小看了俗套。我觉得,学生特有的表白事件真的是一种非常优秀的体系。”

    “…………”

    “这么说应该很好懂吧。想跟人家谈就表白呗。人家肯定会回答你同意还是不同意的。”

    “……是啊。”

    说优秀当然算优秀。

    学生特有的表白体系。

    在这种体系里面,难免会有一些人在学生时期就开始谈有情调的恋爱,彰显出“关系不公开才叫做甜蜜”的特点,他们应该都算少数派吧。

    我想,大多数学生应该都是遵照所谓的表白体系来谈恋爱的。

    “可是,一步入社会,应该满脑子都想着‘表白不要再搞那么死板了’吧。”

    “嗯……这样做也不是不好。”

    “但现在也没什么人在表白的时候说‘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了,太幼稚了。大家都是两个人一起去喝酒,一起出去玩,约几次会,最后提‘要不我们在一起吧?’……过程大概就是这样。”

    “…………”

    我曾听说,表白体系本身就是日本特有的东西。

    据说,国外会以试探期来代替表白,称这种时期为“约会”。

    任意一方表白后,男女并不会立马成为情侣,而是需要在一定的暧昧期里主动追求对方,最终升格成真正的情侣关系。

    从这一方面来看——社会人的恋爱或许与欧美的标准恋爱体系十分相似。

    学生之间的恋爱依靠表白来明确关系。但社会人的恋爱则不同。

    它暧昧不清,扑朔迷离,飘忽不定。

    总之就是不清不楚。

    如果发展到结婚,分水岭便一下子显而易见,但只要没到那一步,所有过程都是极其不明了的。

    正如我现在冥思苦想:自己和某位女性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和她既不是情侣,也不是彼此的结婚对象。这种关系简直令人难以捉摸。

    “最近都说,职场表白也算骚扰的一种。”

    “这说的难道不是男方表白?”

    “那可不是,女的也一样。女上司跟新人表白,也难免会给人家带来压力。反而给人一种‘真是浪费女方一片好意鼓起勇气表白’的感觉,对吧?万一人家讨厌,那就是妥妥的骚扰了。”

    “啊哈哈……”

    我无奈一笑。

    不由自主想起和桃生小姐的种种回忆。

    虽然算不上表白,但她确实向我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请求。

    总感觉桃生小姐在请求我的时候,都显得特别谦虚,总是顾虑我的感受。她是不是也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要酿成骚扰的大祸呢?

    “大人之间的恋爱……真的好麻烦啊。”

    鹿又颇有感触地说道。我只能微微点头。

    真是——太麻烦了。

    喜欢、讨厌,光靠这两个词,是不可能让这种关系草草结束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