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二卷 第二章 桃生科长的郁闷

    床上——

    躺着全身赤裸的我和他。

    我们才刚刚做完一次爱,彼此都气喘吁吁。

    自配对关系开始以来,我跟他到底交合了多少次?

    由于没有经验,一开始他还笨手笨脚的,可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他做得越来越熟练了。不用我主导全局,他也能做完一整套流程。

    不仅如此。

    最近我反而更加——

    “……我去洗个澡。”

    我刚要下床——

    “您等等。”

    他就抓住了我的手。

    “对不起。……我还没做够呢。”

    “……”

    他的话音听起来像是有些过意不去,却满载着欲望。

    毫不掩饰的性欲直击胸口,心中涌现一股无以言状的尴尬和羞赧。

    “……不行。明天还要早起呢。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诶——”

    我正想挣脱开手——

    却被使劲拽了过来。

    “呀!”

    他将我拥入怀中,从背后紧紧搂住。

    “你干嘛呀……实泽君。”

    “我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看到这么色的身体,光做一次怎么可能忍得住?”

    “你、你说什么——”

    他从背后伸出双手,一把揪住我的乳房,力气非常大。可不知怎的,我的身体并没有感受到痛苦。

    “住……住手!……我真的要生气了!”

    我想大声喊叫,却喊不出声。他抚摸着我敏感的部位,害得我越来越使不上劲了。

    不久后——

    本以为他会竭尽全力抱我起来——可没想到他竟然让我趴在了床上。

    “……不、不要!”

    “哇,太棒了……桃生小姐,您也太色了吧。圆润的大屁股一览无余。”

    “不……不要!快住手!我不要这样……”

    “真的?”

    他说。语气相当残暴,听起来不像平时的他。

    “我看您好像挺乐意的呀?”

    “不、不是,不是啦……!我一点也不乐意……!”

    即使拼命反抗,身体依旧不得动弹。不会吧。为什么?难道我真的很乐意吗?我是真心希望别人这样强硬对待自己吗?

    实泽君从背后贴到我身上,将他那坚挺的——

    这时,我醒了。

    “~~~~”

    刚起床就抱头苦恼。

    自我厌恶和羞耻心让我难受得要死了。

    咦咦咦……咦——————!?

    我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啊!?

    好丢人。好想死。害羞到想找个洞钻进去。

    只是做春梦倒还好……可是实泽君表现得也太残暴了,想想就难受。

    不对!

    不对啊!

    我对这种东西又不感兴趣!

    也不希望别人找机会强行上我!

    是因为……呃,对!

    都怪我昨晚睡觉前看的那部女性向漫画!那部漫画实在是太色情了!

    服了……最近老是有淫秽广告弹出来。会不会是因为我查太多有关检查精液的资料了……?

    嗯,对,就是因为这样。

    碰巧,真的只是碰巧。

    我又不是想看这种漫画,只是碰巧看到广告不小心点进去了而已……那部漫画的名字叫《工作狂美女上司,在床上享受男性后辈的百般溺爱》,但是我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我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里面的角色。漫画中的男性后辈残暴又怎么样?我照样提不起兴趣呀。唉……一不小心就把全集给买了,但我买书,终究只是为了代表出版社营业部调查市场行情,漫画本身就没什么真实性,我一点也不喜欢——

    “……哇,不好,要迟到了。”

    一个人抱头苦恼,找遍了无数借口,结果耗了很长时间。

    我飞奔下床,准备上班。

    一旦当上科长,基本上都离不开数不尽的工作。

    可以说,中层管理职位要负担无穷无尽的杂务。

    说实话,升职之后,巨大的工作量压得我差点喘不过气,但是干了一年以后,我对工作便有了很深的把握,干了两年以后,处理起来算是游刃有余了。

    说得好听一点,我已经悟出了忙里偷闲的方法……比如说自己应该给下属分配多少工作,哪个地方需要自己出马,这些问题在工作上都分轻重缓急。

    八月的某一天。

    我依然在科长的位置上盯着电脑,目不转睛。

    如流水作业般处理着庞大的业务……脑海里不时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

    工作方面,基本上可以说进展顺利。

    整个科运转正常,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唯独有一点……虎村刚心的自传书卖得不好,我是真觉得自己不太争气。书店的工作做得很差,已经有很多书退回来了。唉,好不甘心。要是电影不泡汤,我还能想办法卖出去呢……!

    而且——除了工作。

    我还有私事。

    “…………”

    我往旁边瞥了一眼。

    工作时,还不忘一下子抬起头看向实泽君的座位。

    他没有直视我。

    一丝不苟地盯着电脑屏幕,满脸认真。看来他一大早就忙着赶事务性工作。我不禁想到今天早上做的梦,大脑瞬间播放出怪异的幻想……于是我便赶紧去想别的事情。

    ——目前,我的隐私方面有一项占比很大的要素。

    那就是我和实泽君之间的配对。

    这方面呢……应该也算进展顺利吧。

    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怀孕,但配对要做几次就做几次。

    精液的检查结果也没有任何问题。

    我觉得,实泽君真的非常努力。

    只要我叫他,他每次都会到我家来。而且本来做一次就够了,他偏要一晚上做好多次……啊,别想那么具体的了!

    总而言之——他做得非常好。

    可是。

    他是很努力……但有一点我就是很不满意。

    那就是,就是——

    实泽君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我!

    ……唉,我明白,也很清楚地知道:

    对这种做法表示不满,会显得自己特别奇怪……!

    邀请他帮忙进行怀孕活动,只是为了图我自己的方便,按理来说应该是我手握主导权……可是,可是——

    他都这个年纪了,好歹应该主动邀请一次对方吧?

    都已经是成年男性了……对吧?

    肯定的吧?

    他应该一天到晚都在想那种事情吧?

    ……可他就是不主动邀请我。

    都不给我发消息。

    我当初都说好了要“多一点坦诚”的。

    都说好了“实泽君也可以主动邀请我”的。

    亏我当时在公司用车里面说得那么干脆……!

    ……唉,当然了,我知道因为这点事情烦恼肯定很奇怪。

    我其实也不是想责怪他……就是有点难过。

    或者说,他太拘谨了,弄得我好烦躁。

    ……也不算拘谨吧。

    一到真正开始做的时候,他就变得特别积极……有时候还故意表现出自己变态的一面。他肯定也有普通的性欲吧……或者说是有着异乎寻常的性欲。

    正因如此,我才感觉自己总是身处被动状态。

    没错,我就是在点出这个问题:“他太过谦虚会导致什么后果?”……而不是一直围绕这些烦心事闷闷不乐:“你都不主动邀请我,难道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我早说过了,‘想上我了就来联系我吧’,但是我依然没有收到消息。难道我这种人,就不值得你主动联系吗?”——

    “桃生科长。”

    “——怎、怎么了,实泽君?”

    他突然找我说话,吓了我一大跳。

    我极力控制面部肌肉,总算能拿出严肃的表情回应他了。

    “编辑部让我们做的销量数据,我刚才已经发给您了。”

    “嗯,你等等吧。我才刚看到。”

    虽然心脏跳个不停,但我依旧像往常一样面对他。

    真没想到实泽君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说话……

    “——就会变成这样。所以你就要整理一下这边的数据,让人更加一目了然。还有,如果你最近在处理计划业务的时候,看到了其他数据,也要一并写上去。这样做,比较起来就更方便了。”

    “哦,我明白了。”

    “不要一完成别人交代的事情,就觉得心满意足了。能干的社会人,都会主动思考,主动办事。”

    “好、好的,我会注意。”

    “……嗯。实泽君,记住了,主动一点,做事情要自己主动呀。”

    “好的……”

    “做人只会服从可不是件好事。做任何事情,不要总是那么被动。光做人家交代你的事情,会让人家越来越焦虑的……。两个人当中老是只有一个人提要求,未免也太不平衡了,怎么说呢……”

    “呃……”

    “所以你不要光等着别人,偶尔也主动邀请一下我嘛,让我看看你的男子气概……”

    “邀、邀请……?”

    咦?

    我刚才在说什么呀!?

    “……行、行了,赶紧回去工作!我话已经说完了,快回去吧!”

    “知、知道了。”

    我喊实泽君赶紧回去,他便带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回到了座位上。我垂下头,喘了好大一口气。

    唉,真是的。

    我到底在干嘛呀……

    准点下班后——

    我来到车站前的一家百货大楼。

    这是一栋高层商业大楼,有多家著名品牌入驻商圈。

    我乘上电梯,前往要去的楼层。

    面向女性的品牌店铺并排坐落在这一层。

    我穿过人尽皆知的大型高档品牌专卖店,径直走向目标店铺。

    那家店就在楼层深处。

    我刚要走进去——

    “——咦?结子。”

    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回头看去,我的朋友——香惠便跑了过来。

    “哇,好巧呀。刚下班回家?还是来买东西的?”

    “买东西。”

    犬饲香惠。

    名字看上去很像会养狗的,但其实养爬行动物才是她的爱好。

    她的工作是一名舞蹈教练。她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我们在彼此工作之余,依旧会保持朋友关系,所以的确是为数不多。

    “香惠,你也下班回去?”

    “今天休息。我打算一整天都随便逛逛,最后买点东西再回去。结子你也买东西?”

    “嗯,是啊……”

    “哦?”

    香惠抬起头,看了一眼我正好要进的店铺。

    ——那里是内衣店。

    也是女性内衣的专卖店。

    没错。

    我今天就是来买内衣的。

    “哦,我懂了。”

    “懂什么呀……”

    “没什么。”

    唔……好害羞。

    我又没干什么亏心事。

    “好嘞,我们进去吧。”

    “啊?哎,香惠……怎么连你都这样?”

    “好不容易见个面,至少陪我买一下东西嘛。”

    “不用你这样啦……”

    我竟然要跟朋友一起去买内衣。

    这简直就是高中生才干的事情,哪里适合我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

    “哎呀,没事没事。”

    香惠率先入店,我只好紧随其后。

    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店里面没有其他顾客。

    店内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女性内衣。

    颜色有深有浅;款式有编织精致刺绣的,有比较朴素的,还有稍微过火一点的。正因为物价如此昂贵,这家店才值得拥有琳琅满目的商品。

    “结子,原来你还会到这种好地方来买内衣呀。”

    “……不来这里,就没合适的尺码卖了。”

    我小声嘀咕道。

    “啊,哦,确实是这样……”

    香惠便紧盯着我的胸部,一变脸上的神色,像是惊讶,又像是冷漠,或者说像是调戏,总之难以形容。

    我刚准备拿起一件有点想要的胸罩——

    “好……好大!啊?这什么呀?拿来装两个大西瓜的道具吗?”

    “……再说我可要赶你出去了啊?”

    “啊哈哈,对不起啦对不起啦。”

    我对香惠提出警告,语气略微强硬。随后她便安分了下来。

    我们两个人都在认真挑选内衣。

    接下来,该选些什么好呢?

    “对了。”

    香惠突然说道。

    “你来买新内衣……难不成是为了那个年轻男孩子吧?”

    “……”

    我霎时愣住了。

    当然——我还没有让香惠知道配对的事情。

    我是这样跟她解释实泽君的:“我碰到了一个年轻的男孩子,跟他打好关系之后就做了几次爱。”

    ……我当时觉得这种解释破绽百出,但香惠并没有刨根问底,我才逃过一劫。

    “应……应该,是这样吧。”

    “啊哈,还真是。”

    她乐开了花。

    我本想敷衍了事,但那样做等同于自找麻烦,于是便作罢了。

    其实……就是这样。

    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买能拿得出手给男人看的内衣,也就是所谓的“决胜内衣”。(注:特指女性为吸引喜欢的异性而穿的内衣。)

    本来我也没有那种款式的内衣。到了和男人交欢的时候,那种内衣穿起来简直是锦上添花,但数量极其稀少。

    我在请求实泽君配对时,每次都穿着规规矩矩的内衣,显示成熟女人的品味……可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存货了。

    再这样下去,他可能就要怀疑“咦?这件内衣我之前见过。难不成她并没有多少内衣?”

    所以我今天才会来买一件像样的内衣。

    没错,终究只是贯彻大人的礼节。

    我根本没打算靠内衣迷得他神魂颠倒。

    根本没有。

    “我明白我明白。你只是想穿上色色的内衣,好让他对你神魂颠倒吧?”

    ……我还是别发牢骚了,太麻烦了。

    “哎,也不错嘛。这种想法真是让人怀念。啊,我也想快点找到个好男人呀。”

    “不过……实际情况会是什么样呢?”

    我突然说。

    “女人穿内衣打扮自己,有什么意义吗?”

    “嗯?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每次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房间里基本上都会很暗吧?这样一来就看不清内衣的细节了……再说了,也经常会直接脱掉衣服的。”

    “哦,确实是这样。”

    香惠表示赞同。

    “其实男人不会看那么仔细的,可能也没什么兴趣吧。我呀,曾经也穿过决胜内衣,用来鼓励自己……当时那些男的直接把我下面脱个精光,‘哎哎哎!’我真想这样吐槽他们,心里还想着‘你好歹看一下嘛!’”

    “我倒是没想过这些……”

    但我确实明白一点了。

    面对他人的凝视,我感到既尴尬又害羞。但我很希望能够展现自己。

    毕竟是我精心挑选的决胜内衣。

    毕竟是我精心准备的打扮。

    “呃,你要想得干脆一点,说到底,女性玩时尚就是为了让自己满意。这样对自己更好。”

    香惠仿佛汇总观点似的,说道。

    “服装、内衣,还有肌肉。这些东西不是你用来讨好别人的工具,而是能让你自己变得更加美丽的好帮手。”

    “你说得对。自己想变成什么样的人才更加重要。”

    “对对对……。……唉。”

    香惠志得意满地点头,随后突然垂头丧气。

    “怎、怎么了?”

    “总感觉……我们说的话题都很像三十岁的单身女性。比如说‘不会讨好男人!’‘不会依赖他人!’‘投资自我就是生活的全部!’,这种比较起劲的想法……”

    “……别讲这种丧气话啦。”

    随后,我试了几件看上的内衣,最后买下了一套合适的。

    不为别人。

    这身决胜内衣,穿来只为自己。

    逛完商场后,我便接着和香惠共进晚餐。

    我们来到百货大楼的地下美食街,走进一家空位较多的海鲜料理店。

    或许是因为进了包间……明明还没喝酒,却立马热火朝天地聊起了私事。

    就餐完毕后,我们喝着端上来的茶水。就在此时——

    话题还在围绕私事展开,我却不小心咨询了一个问题。

    “啊?那个年轻男孩子根本不约你?”

    香惠苦笑道。

    咨询内容……就是我今天上班时苦恼的事情。

    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香惠一直追着我问实泽君的各种情况,才会不小心说漏嘴。

    “哼哼。换句话说……你是欲求不满吧?”

    “不、不是这个问题!”

    我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说道。

    “不是次数不够的问题……。我意思是说,每次基本上都是我请他来,他完全没主动约过我……就感觉好不公平,这人心眼真坏。”

    “哦……我懂你意思。”

    “我的想法可能比较过时……但、但是,我应该也很想让男方主动过来找我吧,你说是不是?”

    “你想法的确很过时啊。”

    “……”

    果断遭到拒绝。

    她、她也不用说得那么绝吧……

    “唉,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感受。说到底还是女人自尊心的问题吧?也难免会想‘他都不来约我,是不是我魅力还不够?’”

    香惠颇有感触地说道。

    “要是看不到对方的邀请,就会感觉特别焦虑。亏我约人家的时候还拿出那么大的勇气呢。正是因为有这份心,我才特意准备好决胜内衣的。”

    “对、对呀。”

    我使劲点头。

    我主动约他配对已经有很多次了……却也不是次次都漠不关心。不管是见面邀请的时候,还是写短文邀请的时候……我每次都得开动脑筋,鼓起相当大的勇气。

    万一被他拒绝了该怎么办?万一被他嫌弃了该怎么办?

    我一直强装冷漠,以免让他人察觉到自己内心的纠结与苦闷。

    “唉,社会总是不能让人满意啊。年轻的时候还在想‘为什么男的刚一见面,就满脑子想着做爱呢’,上了年纪以后才开始烦恼‘为什么这男的不来找我做爱’……”

    香惠后悔地说道。但是——

    “嗯?”

    她突然提出了疑问。

    “奇怪?结子,你那个做爱的对象应该蛮年轻的吧。二十岁出头。那应该就不是年龄增长导致的性欲衰退了……”

    “……我可能到头来都不是他想主动约的对象吧。”

    在他眼里,我既不是挚爱,也不是未婚妻。

    在职场里,我不仅是年长他将近十岁的上司,也是平日里没少训斥他的那个人。

    我不仅有事相求,还主动约他,甚至诉说己愿。

    他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随随便便跟我上床,只是想泄欲罢了。

    哪有什么特地约我出来的道理呢——

    “或者说——正好相反。”

    香惠说道。

    “相反?”

    “结子,他做不到随随便便约你出来,不就代表着他很重视你么?”

    “…………”

    “他应该是非常非常想跟你做爱,但也很怕你讨厌他呀,要是你认为他只是馋你身子,该怎么办?他可能是想彰显自己的真诚吧?”

    “…………”

    ——我不禁哑口无言。

    香惠脱口而出的话语,竟然能说服我。

    “原因我就不太清楚啦。你还是快跟那个男孩子在一起吧,多好呀?光听你说我都觉得他人挺不错的。”

    “……我身上也有各种原因啊。”

    我果断说完,喝光了剩下的茶水。

    和香惠分手后,我回到了家。

    脱去西装,换上室内便服后——

    莫名其妙地将买回来的内衣摆在了床上。

    “嗯……”

    怎么办?

    ……感觉比想象中的还要色。

    我好像不小心买到了特别下流的那一款。

    好怪啊。我干嘛买这种东西?本来应该只是为了自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才买的……!哎呀,受不了了,我就不该问香惠。二选一的时候不知道该选哪件,问了之后,她就给我推荐了几款,结果所有款式都特别下流。

    “…………”

    我看着买来的内衣,回忆起我们两人之间的对话——这时,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饭后她对我说的话。

    ——结子,他做不到随随便便约你出来,不就代表着他很重视你么?

    很重视我?

    实泽君,对我很重视?

    会重视我这种人?

    怎么可能,我心想……但转念一想,还真有可能会这样。

    “我真傻……”

    不禁说出了口,不禁笑出了声。

    倘若香惠说的都是真的——倘若实泽君真的是因为特别重视我,才不主动约我……

    何时才能与人生中的初恋强行发生肉体关系?倘若我真的像个高中生一样,在这种问题上犹豫不决,纠结不已……

    倘若真是如此……也太让人难为情了。

    烦恼来烦恼去,感觉自己都要变傻了。

    他明明没必要去重视我。

    怎么忽略我都行。

    我明明要求过他把我当成言听计从的炮友。

    我——这种只考虑自己的女人,哪有资格强求他对我好呢。

    “唉……”

    再怎么发愁,我也弄不懂实泽君的真实想法。

    但心里似乎畅快了一些。嗯。别管谁约谁不约的,不要再为这些无聊的事情发愁了。

    他不约,我也会像之前一样主动约他。

    这就是我们的关系,我们之间的承诺。

    我们之间的——配对。

    我带着心中的一丝畅快,又一次鼓起勇气,给他发了消息:

    “明天晚上

    要是你没有事情的话

    我可以跟你配对吗?”

    我简单地道了声晚上好后,便像往常一样打出文字,表达自己的愿望。

    我看着床上的内衣。

    这些东西,应该很快就能派上用场吧。不对,我又不是因为想让他赶紧看到这套内衣才约他的。只是刚好赶上这个时机而已——

    正当我陷入沉思时……便立马有了回复。

    实泽君回复得比平时都要快。

    “不好意思

    真的非常抱歉

    明天晚上我已经有约了……”

    “……”

    我灰心丧气地耸着肩,手机都差点拿不住了。

    重新鼓起勇气,向前迈步,却在下一秒突然遭遇挫折。深有感触。

    这是我和他配对以来第一次遭到拒绝。

    邀约发得实在太早了,我根本就没打算责怪他……我懂了,这条消息确实让我很受打击。

    说到底,就相当于我约他做爱,反倒被人家拒绝了。

    新买回来的决胜内衣,看来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派上用场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