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二卷 第一章 桃生科长陪同检查

    配对。

    在桃生小姐的提议下,我们便如此称呼彼此之间的关系了。

    并不是——配套的耳坠。

    而是在爬行动物或热带鱼等种类当中,以繁殖为目的给雌雄配对的行为——我们将这种行为称作配对。

    嗯,这个名称应该很适合我们两个。

    为了繁殖而使雌雄交配。

    彼此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恋人,交配只为了生小孩。

    这个名称实在是一针见血,读起来既可悲,又讽刺。

    而且。

    我们的配对当中——有几项规定。

    一、不准对外宣扬此事。

    二、孩子出生后,不得要求我抚养,或是向我索要抚养费。

    三、脱离关系后,我不得向对方索要监护人的权利。

    四、不得互相索要钱财。

    除了以上四项之外,还有一项。

    这项规定就在承诺书的末尾,是用手写体写的。

    五、若有任意一方动了真情,这段关系就到此为止。

    这条规定的确理所应当。

    本来就没必要写成白纸黑字。

    我们的关系不为别的,只为造小孩,就是如此冷淡。

    一旦我奢求得更多,这段关系就会彻底破裂。

    正是因为——桃生小姐不愿结婚,也不愿谈恋爱,才渴望和我演变成如今这样的关系。

    她不想要恋人,也不想要未婚夫。

    即便我们当中的哪一个人动了真情,这段关系也不会有未来。

    万一真的喜欢上对方可就不好了。

    正是因为这样,这条规则才有必然性。

    可是。

    可是,我早早就打破了这条规则。

    “——啊?你问我以前跟年纪大的女性谈过多久?”

    听完我的问题,辔皱了皱眉头。他是我同事。

    正值下班回家。

    辔邀请我两个人一起去大众化居酒屋喝酒。

    “怎么说呢……”

    他晃了晃装有威士忌苏打的玻璃杯,继续说:

    “年纪最大的,应该是我大学时候谈的吧。她差不多三十了。”

    大学时候谈的对象差不多快三十……应该跟他差了有八九岁吧。

    刚好是我和桃生小姐的年龄差。

    “你们是经历了什么才好上的?”

    “哪有什么经历,我是在大街上碰巧看到她,感觉还挺可爱的,就去跟她搭话了呗。本来以为都是同龄人,没想到她比我大多了,给我吓了一跳,不过她长得很年轻,无所谓了……嗯,很正常吧。”

    来了!

    “很正常”!

    万人迷男子总是这副德行!

    一来到不起眼男子最想听的部分,他们就回答“很正常”应付了事!

    搞得好像在说:“不用我多说你也懂吧。”

    “我跟她谈了有两个月吧。还算挺开心的……到后来我才发现她其实是人妻。她跟我说过会跟老公离婚,但我还是急急忙忙地跟她撇清了关系。嗨,那时候可太焦虑了!”

    他云淡风轻的说辞,听起来像是玩笑话,却还是略显沉重。

    嗯。

    辔的恋爱故事看来没多大参考意义啊。

    基本上都深奥得不得了,对我这种恋爱新手根本起不到参考作用。

    “……跟年纪大的女人谈的话,具体会怎么样呢?”

    我问。

    “嗯?”

    “呃,你想啊,有很大一种可能,女方年收入或者社会地位会很高,对吧?我一个男的根本配不上,就感觉自己没什么出息。”

    “这种方面肯定会介意的。而且现在也都说女性收入更高。你说‘一个男的感觉自己没什么出息’,感觉自己很自卑,这样做反倒更加郁闷呢。”

    “……是这么个道理。”

    “也有些女人会说‘钱我会自己赚,不需要向男人求财’。这种人嘛不看男人收入多少……她们应该都想要男人的温柔,还有忠诚吧。”

    “原来是这样……温柔,还有忠诚啊。”

    “实泽,想什么呢?该不会在追年纪大的女人吧?”

    “啊!?不、不是不是!我是说假如啦,假如!就是好奇而已,好奇而已!我就是有点在意嘛……哈哈哈。”

    我拼命掩盖事实,一口灌下威士忌苏打。

    追年纪大的女人——他真是神机妙算。

    呃,神机妙算好像也不对。

    我……真的在追桃生小姐吗?

    我不知道。

    说老实话,我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一——我喜欢桃生小姐。

    我确实要承认这一点。

    也不得不承认。

    承认也没用。

    承认也会失望。

    曾经我一直把她看作自己仰慕的社会人。

    可如今……我却将她看作一名女性,彻底迷上了她。

    我最近一天到晚都在想她,想到脸红心跳。

    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份感情。

    我们的关系太过于错综复杂,根本无法在今后开启一场认真的恋爱。

    一开始就走错了路,越走越错,不管做什么都走不回原来的套路了。

    那我该怎么办?

    先来讨论一下几个场景吧。

    场景1

    试着豁出去表白。

    “我喜欢您!请和我交往吧。”

    “……是吗?那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你违反了规定。我早说过了,要是有任意一方动了真情,就到此为止。”

    “啊……怎么会……”

    “我会找其他人生小孩。你就忘了我吧。”

    “啊啊~……桃生小姐……”

    嗯,这样子搞,恐怕是直接出局咯。

    鉴于规定……这种结果会带来极大的危险。

    我绝不能选这个场景。这样做不光会被她拒绝,甚至还会毁掉现在这种特别的关系……桃生小姐就会到别的男人身边去了。

    我有点讨厌这样……不对,是真的很讨厌……!

    想想就要吐了。

    我又不是人家男朋友,竟然会想象自己遭人横刀夺爱。

    可是再怎么说——

    场景2

    慢慢接近她。

    “那个,下次要是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去旅游……”

    “……实泽君,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咦,呃,这个……”

    “那我们现在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我早就说过了,要是有任意一方……(以下略)”

    ……接近方式太蹩脚也行不通。

    一旦自己的好感被看穿,就完蛋了。

    若想维持住现在的关系,我就必须一直隐匿自己的情感。

    然而。

    即便能做到这点,维持住现在的关系,却——

    场景3

    什么也不做,维持现状。

    “实泽君,谢谢你。多亏有你,我才能怀上孩子。”

    “恭喜您。”

    “那按之前说好的,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诶。”

    “哦,以后我就要努力当个单亲妈妈了。”

    “啊啊~……桃生小姐……”

    即便维持现状,最后也只能是这种结局。

    理所当然。一开始的约定就是如此。

    是我不对。

    是我会错意了。

    在我动真情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是无理取闹。

    唉……怎么办?

    我该怎么处理这份情感?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才刚刚处男毕业,一点恋爱经验也没有,处理现在的状况对我来说简直难于登天。

    总之,我现在……应该也只能维持现状,避免事情败露了吧。

    桃生小姐肯定是不用说了,事情千万不能败露给其他人——

    “实泽……我说你啊。”

    我冥思苦想,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辔便对我说道。

    眼神中充满讶异。

    “你不会真喜欢桃生科长吧?”

    “……呜。”

    威士忌苏打刚喝进嘴里,便碰巧流到了奇怪的地方。

    “咳咳,咳咳……哈!?喂……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桃生科长。”

    “你你你拿什么证明……你、你有什么证据吗?”

    “什么证据呀。”

    辔苦笑道。

    “我之前就看出来了。年轻员工都在抱怨桃生科长,但你从来都没有参与过。而且这两天你说过,你不讨厌她,对吧?”

    “我是说过……”

    “你这还不是迷上她了嘛?不然你怎么会现在过来问我,年纪大的女人谈起来怎么样?”

    “这、这个……”

    不好。

    他的猜测都特别接近事实。

    “……没有没有。不可能的。我是不会喜欢她的。”

    不过我说了谎。

    我还真的是喜欢她。

    “再说了,桃生科长也不会选我当对象吧?”

    “谁知道呢?说不定她可能就喜欢你这种年纪又小,性格又淳朴的呢?”

    哦,是嘛。

    倘若真是如此,那我应该还有机会——哎,不是这个意思!

    “反正我不是那个意思。硬要说喜欢还是讨厌的话,那我就是喜欢她。不过我对她不是对女性的喜欢,只是对上司的尊敬罢了。”

    “真的?”

    辔稍稍探出身子,盯着我看。

    “你完全没有把她当女人看?”

    “当、当然没有。”

    其实我有。而且时时刻刻都在看。

    “那,桃生科长脱得个精光还追着你不放,你能做到拒绝她吗?”

    “嗯,我能做到。”

    我撒了谎。

    根本拒绝不了……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就算那对巨乳压在你身上,你也能做到?”

    “当然能。”

    继续撒谎。

    那对巨乳压在身上,男人怎么可能忍得住?

    不,不可能!

    “ 那要是她说‘什么都别说,上我’呢?”

    “简简单单。我是不会跟还没交往的女人做那种事情的。”

    全是谎话。

    被人牵着鼻子走,轻而易举地就跟人家做了爱……我就是这种人。

    “嗯……算了,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相信你吧。”

    辔扫兴地说。

    终于蒙混过去了。

    “这样啊,原来你真的对桃生科长没感觉……”

    他感到有些无聊,说完这句话后,便用力坐回了靠背。问题轰炸结束,我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那就好。”

    辔呢喃自语。

    “嗯?”

    “呃,没没没,没什么。我在说我自己。”

    辔微微摇头。

    此后我们继续品尝美酒佳肴,随意谈天论地。

    抱怨工作,聊聊辔目前看上的女人,还有同事们最近要办的酒宴……聊了大概两个小时后,我们便离开了店内。

    第二天依旧要正常上班。

    谈到营业,人们可能会经常想到跑外勤。不过总的来说,出版社的营业主要都是事务性工作。

    和编辑部讨论有关事宜,联系书店和经销商,确认书籍库存情况,检查销量数据,处理电子书方面的诸多工作,调整各种展销会的日程……

    公司内部处理的事务反倒更加繁多。这就是现状。

    “下周星期天,《赢家反而更消极》《没有交流能力也不要紧》要在午间节目做一期特辑,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这两本书的方针——”

    桃生小姐翻着资料,说道。

    营业部空出了一间屋子,里面聚满了第三科的员工。

    有点像我们每周都开的例行会议。

    主导人是科长桃生小姐。众人则是一同分析POS数据,共享计划表,互相探讨战略,交换各自想法,等等。

    我的位置在桃生小姐旁边。

    我一面听讲,一面在资料上做好笔记。

    忽然想到。

    想了又想——现在的情况真是不可思议。

    我竟然和肌肤相亲过许多次的人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

    在电视剧和漫画里面看过的职场出轨,原来是这种感觉?

    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公司里若无其事地过活。

    我们彼此都是单身,何况先不论道德,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出现法律上的问题。因此,说是出轨可能也不太对,但是——

    我的行为或许更接近出轨。

    感觉自己和已婚人士私底下发生了关系。

    这段关系本不该掺杂任何感情,却早早形成了恋爱的萌芽。

    正当我陷入沉思——

    “——刚才您提到了电视的宣传效果,我想问问是怎样一个情况呢?”

    一位年轻女员工说道。她应该比我大一岁。

    “最近,有很多人家里都没买电视机。我有很多朋友也不会特意去买……其实我家里现在也没有。”

    她说完后,三四十岁的大叔们都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哇。原来时代已经这么不一样啦。”

    “呃,不过我也不经常看电视了。”

    “换成我们这种年纪的人,要是家里没个电视机,就感觉静不下心来呀。”

    大叔们讨论得十分热烈。

    其中一人向我抛出话柄:

    “实泽君怎么看?你家里有电视吗?”

    “算是有吧……主要都是玩玩游戏,看些付费节目什么的。早上上班前,我会时不时开电视看看新闻。”

    说完,我看向身旁的桃生小姐。

    想也没想——

    “桃生小姐家里也有台很大的电视呀。”

    就说出口了。

    她平静地作出回答。

    “其实那么大的电视我也用不着。几年前出版社办了场聚会,有抽奖活动,那台电视是我在抽奖的时候抽中的。”

    “好厉害。您运气真好。”

    “哪里好呀……。搞那种活动得了第一名,就必须要发表一些什么感想,我真的觉得很麻烦……”

    闲聊途中——我忽然发觉:

    场面似乎变得有些奇怪。

    咦?

    大家好像都盯着我看,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不禁疑惑。这时,站在我对面的辔便说:

    “实泽……你怎么这么了解桃生小姐家里的电视机?”

    “——”

    靠,完了。

    出岔子了!

    不小心多嘴了!

    一般来说……我了解桃生小姐家里的电视机尺寸有多大,会显得非常可疑。我在公司里面,只是个普通员工甲而已。

    甚至了解她住在哪里都很可疑。

    可我知道她家里的电视是什么情况……!

    看起来——简直像是去过她家里很多次了一样。

    不对,我确实去过很多次了!

    “……其、其实,我刚好想换一台电视,就跟桃生科长讨论了一下,她就跟我谈了谈电视机的用后感。对吧,科长?”

    “……对、对。没错,确实是这样。”

    “结果她的电视尺寸太大了,而且又是最新款式的,价格很贵,没什么参考价值就是了……啊哈哈。”

    我开动脑筋,费好大劲才蒙混过去。桃生小姐也愿意配合我的说辞。

    这借口算不上合理,但是大家本来也没那么感兴趣,便没有再继续追问。

    太、太好了。

    总算逃过一劫。

    “……关于面向年轻人的电视节目和电视广告,我们应该重新查验一下两者的宣传效果。公司里还有几年前的查验数据,但是这种东西日新月异,时刻都在变化。”

    桃生小姐恢复冷静,郑重其事地推进话题。

    从有关电视的闲聊,转移到工作话题。

    话题步入正轨,我松了一口气。

    随后传来“噔噔”的声音。

    桌底下有人踢我的鞋。

    往旁边一看……刹那间,桃生小姐突然斜眼瞪着我,仿佛要训斥我似的。

    我立马端身正坐,默默奉上无数次道歉。

    心底里似乎在说:对不起,对不起。

    当晚——

    “实泽君,我真服了你……。虽然想办法掩盖事实是很好。”

    “……非常抱歉。”

    “你是不是觉得习惯了一点,就放松警惕了?”

    “呃……”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稍微习惯那么一点,就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特别危险。行为举止有那么一点不自然,我们的关系有很大可能就会暴露。所以,你平常在生活中要加倍注意。”

    桃生小姐叫我来她家做客。我刚走进屋子,她就开始批评我白天说漏嘴的那件事情。我感觉自己错得彻头彻尾,因此无言以对。

    好在她看起来并不是很生气。

    能提醒最好要提醒到位,她生气只不过是为了这个罢了。

    批评完之后,桃生小姐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你要不含酒精的威士忌苏打吗?”

    “要。拜托您了。”

    桃生小姐拿给我一罐不含酒精的威士忌苏打。

    基本上,医生都不建议女性在怀孕活动时饮酒。

    有人觉得“喝一点点就好”,也有人觉得“怀孕前没必要太在意这些东西”。不过,桃生小姐很早就坚持禁酒了。

    因此在这间房子里面,我也会配合她禁酒。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

    平常她邀请我的时候,我们都会先各自吃完晚饭,然后我再自己来她家。这是我一贯的行动顺序。

    我们又不是情侣,没必要浪费时间一起吃晚饭,毕竟这样做太奇怪了。

    嗯,若是建议两个人一起吃饭,应该也不会遭到拒绝……可是太套近乎,人家多少也会有点顾虑。

    我不禁感慨:我们的关系实在是太复杂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也很难形容。

    “我可以开电视吗?”

    “你开吧。”

    她将不含酒精的威士忌苏打倒进杯子。我一手拿着杯子,不知怎的打开了电视,在看电视的同时随意闲聊。

    我随意喝着饮料——慢慢迎接下一环节的到来。那是我们最近的例行事项。

    没错。

    我来并不是纯粹找她说教的。

    我还有该干的事情。

    我还有必须要干的事情。

    既然同意了她的邀请——我就必须要跟她做爱。

    换成一般的情侣或者夫妻的话,做这种事情应该都要当场酝酿一下氛围吧。如果彼此之间不够热情,当天可能连做爱都做不成。

    但是我们不一样。

    我们的关系只管做爱,别无他选。

    不管氛围如何,说好要做爱就必须做到位。

    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尽可能珍惜当场的氛围。

    要是彻底演变成事务性工作,双方只会徒增空虚。更何况……我可能还会硬不起来。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我今天该如何酝酿氛围?

    要不要从轻微的身体接触开始?还是等待对方主动出击?

    正当我苦思冥想之时——

    “实泽君。”

    唰。

    桃生小姐突然和我拉开距离。

    她临时站起身,又坐回到沙发上,面对面看着我。

    “我感觉有点苗头了,就先说清楚吧。”

    桃生小姐说。

    语气真的非常干脆。

    “我今天就不做爱了。”

    “——”

    猛烈的冲击嗖的一下贯穿全身。

    我说不出话来,惊讶不已。

    “啊……啊?”

    “我今天不做爱了。”

    她又一字不漏地说了一遍。

    我应该没听错。

    看来我今天做爱是做不成了。

    真的假的?

    真的假的……

    “怎么会……”

    “……哎。你也太气馁了吧。”

    我看起来真的是非常气馁,桃生小姐便急忙措辞。

    “……为、为什么?居然不做爱……那我是来干什么的?”

    我今天不想做爱——女方说。

    那我是来干嘛的?——男方回答。

    冷静下来想想……我好像真的说错话了。

    要是换成情侣,这种男的可能早就被分了。

    但如果是换成我们,这句话没有任何错误。

    在对方看来,别人抱着跟做爱无关的想法来自己家里面,恐怕是给自己添堵。

    “是因为什么事情……啊,会不会真的是因为我白天说错话了?您才罚我不让做爱……”

    “跟这个没关系。”

    “那……该不会是我上次太得意忘形了吧?虽然桃生小姐嘴巴上说着不要,但我看您反应还蛮好的,就好几次都挑逗同一个地方——”

    “跟这个也没关系!”

    她红着脸对我怒斥道,语气略显强硬。

    “其实……我今天是想拜托你别的事情。”

    说完,桃生小姐站了起来,从屋子里翻出来一个盒子。

    “这是……?”

    我发出疑问。桃生小姐呼吸一口气后——

    “这是精液检查套装。”

    认真作出回答。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词汇,我不禁吓了一跳。

    “精液……诶?”

    “这件事……跟个人隐私有很大关系。你要是不愿意,完全可以拒绝,我不会介意的。但是,如果你有能力的话,就算我拜托你了。”

    桃生小姐说。

    “我想让实泽君检查一下精液。”

    了解完情况后——

    我得知桃生小姐由于处在怀孕活动期间,需要定期前往妇产科看医生。

    为了怀孕,她不光需要做各种检查,例如检查生理周期、基础体温,以及激素平衡状态等等,还要向医生咨询意见。

    说起来——最近好像也有男性不育的案例。

    男方不育其实并不稀奇。

    据统计,二十名男性当中就有一名身患男性不育症。

    精子数量少。

    精子活动率差。

    精子运作功能出现问题。

    等等现象。每个人身上的原因五花八门。

    不育症——其实不光是女性的问题。在夫妻两人都接受不孕不育治疗的情况下,男方也按流程接受检查,便是最理想的情况。

    而且。

    各大制造商也发售简易检查套装,为面向男性不育症的新研究提供支持。

    “……在家里也能检查精液了啊。”

    “现在网购都能买到。而且卖的种类还挺多的。”

    “哦,网购也可以啊。”

    我吃了一惊,往打开的盒子看去。

    检查套装当中——有用于采集精液的小杯子和涂片,有放置精液的托盘,还有放大镜。

    在系统内置放大镜的手机上开启照相机,即可观察精子。

    使用专门APP,甚至能显示出精确数值。

    ——自从和桃生小姐开始配对以后,我自己还查了一些资料,比如怀孕及怀孕活动,还有不孕不育治疗,等等。

    但我却不知道还有这种简易套装。

    我原本一直以为,男性精液检查必须去妇产科,或者专门诊所才能做。

    “社会变得越来越方便了呀。没想到在手机上还能做检查。”

    “话是这么说,可到头来还是‘简易’检查罢了。要是结果出来个‘存在问题’,下次就得跑去专门机构那边检查了。”

    说的也是啊。

    简易检查永远是简易检查。精确度可能比专门机构都低,就算精子有问题,也未必有办法治疗。

    “哇……有点,哦……嗯。”

    看完说明书上的“将精液采集到杯中……”这一句后,我心里有种难以言状的感觉。

    会有这种反应确实是理所当然……我却感到非常新鲜。

    “……实泽君,我刚才也说了,你要是不愿意,可以直接拒绝。”

    可能是见我态度有些抗拒,桃生小姐才这样说,满脸歉疚。

    “我的请求跟个人隐私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又不是夫妻,按道理是不能随便请求别人做这种事情的……”

    “…………”

    或许是这样。

    自己的精子到底是什么状态?这可能是一个极其深奥、敏感的问题。

    但是,桃生小姐需要我的精子,我也理解她的感受。

    毕竟她是为了生孩子才和我维持性关系的。

    因此,倘若我的生殖功能存在先天性问题——倘若精子状态难以支撑自然怀孕……

    对她而言……我们之间的怀孕活动就相当于白费。

    她当然会在意我的精子是什么状态。

    反正查清楚资料更好,早点查同样更好。

    “……我明白了。我做。”

    经过短暂考虑,我做出了回答。

    桃生小姐睁大双眼。

    “真、真的可以吗?不要勉强自己哟?你再考虑一下……”

    “我没有勉强自己。”

    我说。

    “仔细想想,这样做对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坏处。毕竟提前查资料也不是件坏事。不如说还可以花桃生小姐的钱帮忙检查,就感觉还挺赚的。”

    说我不抵触、不害羞,那是假的……但事实上,提前查资料应该不是一件坏事吧。

    这可是健康诊断的一种。

    万一我的精子出了问题……将来我结婚之后迟早会为不育抱头苦恼。趁现在赶紧了解,总好过之后检查了才知道。

    只不过是早晚的区别罢了。

    而且——

    “……谢谢你,省事多了。”

    桃生小姐面露安心的表情。她拜托我做检查,看来不光要拿出莫大的勇气,还要承受巨大的内疚感。

    她并不是一拍脑袋就向我提出请求。

    我非常愿意回应她的想法。

    “呃……那,我该怎么做……”

    我手拿采精杯,陷入沉思。

    “我去厕所弄出来应该就好了吧……?”

    “不、不行!”

    我提出建议,桃生小姐便惊慌失措地表示否定。

    “你居然要在厕所弄啊……我可不会让你出这种丑。我的请求本来就已经很没礼貌了。”

    她的说辞相当夸张。

    嗯……应该也不算夸张吧。

    拒绝检查精液的男人绝对不少。

    即便妻子再怎么恳求,丈夫也不愿意检查精液。

    这种案例似乎并不稀奇。

    若在专门诊所或者妇产科等场所检查,男性将被带往专门房间(一般称之为采精室或男性病房),而且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射精,将精液存入采集杯,最后上交。

    若当前场所没有采精室……医生可能还会让男性到厕所射精。

    一些人遇到特殊情况,心里便产生压力,无法顺利射精;也有一些人被强迫进行事务性自慰,认为“个人尊严遭到了践踏”。

    不过,我只是脱口而出罢了……但如果真要我现在到厕所弄,可能连射都射不出来。何况桃生小姐就在我旁边等着,实在是有点困难。

    “要是一下子要求男人自己解决的话,他们……应该会很难受的吧。毕竟我也很讨厌别人强行让我做这种事情。别人还得眼巴巴地盼着你出来,你怎么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弄……”

    桃生小姐严肃地说道。

    她果然很厉害,我心想。

    她应该认真查找过怀孕活动和不孕不育治疗的相关资料,不仅学习女性方面的内容,也通过学习掌握男性的心理,甚至想弄明白男人作何想法,在哪一方面有压力这类问题。

    我再次领会到,她对怀孕确实怀抱着巨大的热情。

    “可是该怎么做呀……?”

    拿走这盒检查套装,自己在家里弄完以后,再提交结果应该就行了吧。

    我正想到这一点——

    “……既然已经提出请求,那我也不打算全盘推脱了。”

    她便说道。

    语调中流露出坚定的决心。

    “要……要是实泽君不嫌弃的话,我就协助你一下吧。”

    “协助……?”

    “我听过一种说法……好像就是男性获得充分的快感之后,在体内兴奋增高的情况下射精,精子就能拥有很好的状态。不仅射精量会增加,精子活动率还会上升……。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要检查,就应该把那些质量好的给弄出来……”

    “啊……?”

    “~~。我、我都说了!”

    见我还是没听懂,桃生小姐羞红了脸,面红耳赤地说道:

    “我不是说了要帮你的嘛……!”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

    在桃生小姐的大力协助下,采精顺利结束。

    ““……””

    室内弥漫着一股难以言状的气氛。

    ……哎,这什么情况?

    怎么这么尴尬啊!?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确实做过几次爱……但我现在体会到的完全是另一种羞赧。

    桃生小姐始终穿着衣服。

    而我……只有下半身全部暴露在外。

    房间依旧明亮,她的举动让我感觉像是在干业务——

    ……哎,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貌似领悟到了一种奇怪的性癖。

    “……太谢谢您了。”

    “不、不用谢我。你这样谢别人感觉好怪。”

    “但是……您的处理确实很周到呀……没想到,您居然连那种地方都愿意给我做按摩。”

    “~~!不、不是的!我没别的意思!我以前看过一篇文章,里面说,给那些部位做按摩可以弄出更优质的精子……”

    不管怎样。

    我们顺利完成了采精。

    桌上的采集杯里就装着精子。

    ……哇,这样看自己的精子,我还是感觉有点嫌弃。

    一看就是普通的排泄物。

    “……这就是实泽君的……精子……”

    “请、请不要一直盯着看……”

    “量的话……应该没问题了。”

    精液检查需要一定的射精量。

    呃……我的射精量非常充裕,应该是没问题了。

    ……好丢人啊。

    本来是件好事,可就是有点嫌弃。

    “平常注入到我身体里面的……原来就是这东西呀。好多……”

    “唉,您说话可以不要那么下流吗……”

    “啊……!?哪、哪里下流了!我只是……认真领悟到了生命的奥妙而已……这、这样说反倒更下流了!”

    桃生小姐气鼓鼓地说道。

    嗯……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我已经搞不懂哪里认真,哪里下流了。

    “嗯……。接下来要用涂片把精液涂在托盘上——”

    “这个我自己来!”

    “好……好吧。那我先把APP下好。”

    好险好险。万一她当着我的面直接涂上精液……我可能会害羞到想死了。

    我把说明书横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将精液涂在托盘上。

    她早已下好APP。我便将托盘和放大镜放到手机上。

    准备就绪。

    我的精子状态终于要真相大白了。

    ……怎么办。事到如今反而更加紧张了。

    要是查出个什么异常——

    “……”

    我盯紧手机屏幕,衷心祈祷。

    我的精子被镜片放大后,出现在手机屏幕中。

    蝌蚪状的精子清晰可见。

    ——这些精子在屏幕中不停游动,数量繁多。

    “……它们在动啊。”

    “是啊,动得很厉害。”

    随后,我查看APP上的检查结果。

    “精子的数量和活动量都没问题。看来实泽君的精子很健康呀。”

    “太……太好了。”

    我长吁一口气,轻抚胸口。

    紧张完全缓解后,我浑身脱力,瘫坐在沙发上。

    真是太好了。

    万一结果不理想,我可能就要重新思考一下人生了。

    桃生小姐肯定会跟我解除关系。

    “你没事吧?”

    “啊哈哈……就是挺累的。”

    我疲软地说。桃生小姐莞尔一笑。

    “谢谢你肯为我这样做。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再做这种检查了。”

    “…………”

    哦,是啊。

    我可以不用再做这个检查了啊。

    既然没有问题,就没有必要再多检查一次。

    嗯。嗯……

    “……其实,再做一次也挺好的。您说是吧?”

    “诶?”

    “再做一次是以防万一。”

    “我明白……万一结果不理想,还需要再去检查。我也觉得既然没有问题,就没必要再检查那么多次。”

    “但、但是……我以后的状态可能会变得忽好忽坏。做定期检查,对我们双方应该都没什么坏处……”

    “…………”

    可能是看我有些较真,桃生小姐便朝我定睛凝视,满眼写着惊讶。

    “实泽君,你该不会……”

    不一会儿,她带着可怕的语气,冷冷地说:

    “……又想让我帮你采精吧?”

    “……我、我没有那个意思啦……”

    她狠狠盯着我,眼神里满是愤怒。我不由自主移开视线。

    紧接着,她徒手往我天灵盖劈了一刀。

    “好痛……桃生科长,您、您这是职权骚扰啊……”

    “现在不是办公时间。这些事情跟工作无关,算不上职权骚扰。”

    她趾高气扬地继续说道:

    “实泽君,我真是服了你了……你好变态啊。不敢相信你居然还想让我做那种事……你、你怎么会是这种癖好呀……?”

    桃生小姐既傻眼又困惑,说个不停,还时不时整理检查套装。我自己已经处理好精液,便匆匆帮起忙来。

    实泽春彦,今年二十三岁。

    ——精子状态良好。

    从今往后,这段孕育新生命的配对关系,应该会一直延续下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