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一卷 第八章 桃生科长的决心

    “……唉。”

    真郁闷。

    我抬头望向桃生小姐居住的公寓,不禁叹息。

    休息日。晚上八点。

    我今天依然接受了她的邀请。

    不久前我来到这里……内心充满了兴奋感和紧张感。而且,从楼梯下到离她公寓最近的车站时,我一想到自己和她之间的风流艳事,心里便不自觉掀起波澜。

    虽然我没去过风俗店……但提前预约好的那些人说不定也会像我一样忐忑不安。

    不过……我今天真的感觉压力大得出奇。

    上次那件事情已经给我造成巨大的心理阴影,内心深处悄然萌发阴暗的一面。

    怎么办?

    要是这次又没勃起的话……该怎么办才好?

    那里勃不起来居然会使人如此消沉,居然会令人如此神伤。身为男人,我感觉自己的尊严遭到了无情的践踏。

    ……没、没事。肯定没事的。我一个人捣鼓的时候都能正常运作,何况我刚才还喝了一点营养剂呢。我反复提醒自己“没事,没事”……同时进到她的屋子里面。

    “……欢迎。”

    桃生小姐把我迎了进来。她在屋子里依旧穿着便服。

    “你吃过晚饭了吗?”

    “嗯,随便吃了点。”

    在闲谈当中,我下定决心:

    今天绝不失败。

    因为——我们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情侣。

    只为生小孩。

    如果连性交都当场失败……我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只要她和没用的男人撇清关系之后,再找到下一个目标就好了。

    要是连续两次都失败,哪有不被人抛弃的道理呢?

    所以——今天我一定不能失败。

    ……不过,越去想就越容易陷入窘境,也越容易失败。所以我还是尽量放轻松一点吧,这样比较好……可是想放轻松又不一定能做得到——

    “外面还下雨吗?”

    “已经不下了。今天天气一直很好。”

    “哦。你没有迷路吧?”

    “……咦?啊,我都已经来过好几次了。”

    此刻,我终于意识到话题有些不对劲。感觉好怪。之前一直闷闷不乐的,弄得我思考跟不上现实的情况……但我现在就是觉得很奇怪。

    “桃生小姐,您怎么了?”

    “什、什么怎么了?”

    “呃,我看您有点心不在焉。”

    “哪、哪有这回事啦……”

    她移开了视线,言辞含糊。

    没错,她就是心不在焉。看似在谈话,实则根本没有在认真谈话。

    怎么说呢……她现在和我是一个状态。

    满脑子里都装着别的心事——

    “……实泽君。”

    不久后,桃生小姐开口了。

    眼神中略带羞赧,却饱含坚定的决心。

    “你可以在床上等我一下吗?”

    “啊……床、床上?”

    “求你了。”

    她不容我臧否半句。对此,我也只好顺了她的意。

    难道她是要立马开始正戏吗?

    还有,桃生小姐会做些什么?

    留这些时间出来,是要我等些什么?

    我于心不安地等待——等了十五分钟。

    桃生小姐终于走进了卧室。

    “——”

    看到她的样子,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本已笃定眼前就是幻觉,便揉了好几次眼睛,然而映入眼帘的景象依旧未变。

    一位女高中生——近在眼前。

    她上半身着纯白色衬衫,下半身着百褶裙。然而,这身打扮太过于缺乏防备,害得她裙底都露出了丰润的大腿。

    这就是桃生小姐。

    她勤于工作,精明强干,在公司里被人称为“女皇”,受人尊敬,无人不思敬畏。但我仰慕的这位女上司——

    现在竟打扮成女高中生的样子,站在我的面前。

    “……如果要你给出评价,你会怎么看?”

    我大受冲击,不知如何措辞。这时,桃生小姐轻声对我说道。

    表情很是严肃,唯独脸颊染上羞红。

    一股羞赧涌现心头,她便使尽浑身解数与之搏斗。

    “那、那个……您在,干什么呢?”

    “——。你、你还是少问这种太一针见血的问题吧。这样更明智一些。毕竟关乎到我的生死……”

    身穿校服的桃生小姐变得摇摇晃晃的,像是站起来之后两眼发黑一样。

    我只是单纯发问罢了,但这个问题似乎有些直白,也不该乱问。

    “……男人,应该都喜欢……这样的吧?”

    她兀自撇开眼,然后辩解道。

    “我、我其实是听朋友说的……。在男朋友没状态的时候,她就Cosplay女高中生给男朋友看。她男朋友看了以后非常高兴,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Cosplay。

    还真是这样啊。

    我又仔细打量了一遍,校服的做工整体上看起来有些廉价。估计是折扣商场或者其他地方卖的Cosplay商品吧。

    或许是因为急着要穿……尺寸也很不合身。

    整体上偏小。

    “实泽君,怎、怎么样?我穿JK还行吧?”

    “……”

    桃生小姐对我发问,目不转睛。

    我该回答哪个啊?!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才好!?

    若是单纯回答“还行”或者是“不太行”……坦白说,也太不留情面了。

    完全看不出她是女高中生。

    只觉得这身衣服与她年龄相仿。

    只觉得像是成熟女性在玩Cosplay取悦别人。

    眼前有如此丰腴而妖艳的女高中生,我怎能把持得住……!

    可要是对她直说不就相当于一击必杀吗?

    难道我现在不应该首先选择救人一命吗?

    “完、完全可以。您穿JK堪称完美!不愧是桃生小姐!”

    “……全是假话。你客套话太明显了,我一眼就能识破,不用再说啦。”

    桃生小姐顿时沮丧起来。

    哎呀,我说错话了!

    二选一完美错过正确答案!

    “……我知道自己穿起来很紧。其实呀,我还是有点期待的。一穿上这身衣服,就感觉‘哎,我感觉自己还能行’,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但换完衣服照了照镜子……也不过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玩着Cosplay,站在镜子面前而已……”

    “没、没关系啦!”

    桃生小姐蹲在地上,沮丧不已。我竭尽全力为她送上鼓励。

    到底是哪里没关系,我一概不知,但如果我现在不帮桃生小姐打圆场,她就要从窗户跳下去了。

    “看起来……您确实不像个女高中生。步入社会的女性硬要自己穿上校服,我觉得这就是您现在的情况。紧是真的有点紧……不过,正是因为紧,这身衣服才能体现出背德感,展现出独特的魅力,或者……”

    “…………”

    “怎么说呢……您应该知道,有一种反差叫做‘情欲’吧?人在性爱时做出跟以往不同的事情,就会散发出色情的气息。比如说,一些乍一看很清纯的女孩子,实际上经验非常丰富;反过来,一些看起来水性杨花的女孩子,实际上内心非常纯情。再比如说,有些女孩子会在安静的图书馆里面脱掉衣服……。总的来说……只有熟女和校服相互搭配,才会酝酿出反常的情欲。”

    “熟女……”

    “啊,不不不!我刚才只是说得夸张了一点!桃生小姐不是熟女,绝对不是!我只是想说,成人业界也是需要一定的属性来支撑作品的,熟女和校服就包括在里面……社会上应该还有更多上了年纪的人到现在都乐意玩校服Play的。所以,桃生小姐穿这身衣服当然没有什么错……”

    “…………”

    “总之没有任何问题!这套衣服很合适您!至少……我非常喜欢!感觉超级兴奋!”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作出全盘肯定。

    至于打圆场的方向对不对我就不清楚了。

    而且——我也没理由硬要吹捧她。

    我对JK和校服其实没有什么讲究……但现在的桃生小姐的确能令我为之所动。她明知自己害羞得要死,却硬要打扮成女高中生的模样,其中蕴含着她本人的反常情绪,难以名状。

    貌似领悟到了一种新的性癖。

    桃生小姐一直耷拉着头,但不久后——

    “……真的?”

    她轻声说。

    “你真的是这么想吗?不是客套话?”

    “是、是真的。”

    “没有想到什么就应付什么吧?”

    “没有。”

    “你真的……觉得很兴奋?”

    “真、真的!”

    “……嗯,那好吧。”

    蹲了许久的桃生小姐飞快站起了身。

    原本无精打采的面庞现已恢复生气。

    “其实啊,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一般的评价真的无所谓。我一开始就明白自己穿起来太紧了,也没有那么期待。而且我一点也没想过自己要是穿着合身,就去大街上走走什么的。”

    她饶舌似的辩解一通过后,

    “这个打扮……我只为实泽君一个人准备。”

    只要你喜欢——就足够了。

    说道。

    她把我搂在怀中,随即推倒在床。

    我便向后仰倒在床上。她随意地躺在我身旁,作出陪睡一般的姿势。

    “我今天……会给你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

    她在我耳畔轻声细语,口吻娇柔。

    “之前我一直都是被动,但今天我也想……试着主动一点。实泽君,你要是有什么想让我做的事情,尽管说吧。”

    “桃、桃生小姐。”

    彼此肢体亲密接触,随后那对衬衫包裹着的胸便压在了我的身上。软乎乎的手沿着我的身体来回游动,手法相当淫荡,试图挑起我兴奋的感觉。

    我也把手伸到了她的下腹部。因为裙子太短了,所以很容易就能伸手进去。今天桃生小姐的翘臀摸起来依旧令人欲罢不能。

    啊啊……怎么办?

    感觉心里好难受。

    或许是因为上次我没成功,这次桃生小姐才变得这么积极的吧。她甚至不惜打扮成羞人的模样,试图让我兴奋起来。

    她有这份心着实令我高兴,但这让我很是过意不去。而且……我还很兴奋。强忍羞涩,举止放荡的桃生小姐真的是魅力十足。

    我想顺从本能,似野兽一般侵犯她的身体。

    但是——

    越是兴奋——内心的那份阴暗面,颜色就越来越鲜明。

    她的殷勤、努力……其实都是虚的。

    她不是为了我才做到这一步。

    而是为了——我的精子。

    为了取得与哥哥相似的基因。

    为了产下优秀的孩子。

    她就是为了这些才如此拼命——

    “…………”

    不久,桃生小姐把手伸向我的下腹部。平常如此细微的紧密接触,就能让我马上变大。当初,甚至是还没被她摸身体时,我就已经坚挺起来了。

    可是现在。

    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好像,不行啊。”

    “对不起……”

    真不像样。桃生小姐好不容易为我这么努力,我却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没事的,你别放在心上。”

    桃生小姐从我身上离开,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是我不好。这个打扮……你肯定看不下去吧。老阿姨一把年纪了还穿校服,怎么可能让年轻人兴奋得起来呀……。对不起,让你看到我失态的一面了……。我现在马上就把衣服换回去。”

    “您、您等一等!”

    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正要拔腿出门,我便急忙叫住了她。

    桃生小姐一点错也没有。

    全都怪我。

    怪我自己不成熟。不论何时,我都非常妒忌哥哥,心中的自卑感总是挥之不去,我和桃生小姐之间的关系也是难以割舍。这份无药可救的幼稚心理,与我现在的不成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是……真的不是这样。我不怪桃生小姐……”

    我要说出来。我要表明态度。我要追根究底。

    我想一五一十地说清楚之后,让事实真相大白。

    但是,如果真的干了这种事情——

    “……桃生小姐,为什么?”

    迫于内心的万般苦恼和纠结,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为什么——您会选我当对象?”

    “……咦?”

    “您肯定是看上了我哥哥足球运动员的身份,才选我当生小孩的对象吧?毕竟我有这么优秀的哥哥,身上的基因也跟他差不多……”

    我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一松懈下来,泪水便快要夺眶而出。

    “我、我并不是……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意见。我也想过,您既然想要孩子,当然希望孩子尽可能拥有优秀的基因……”

    “…………”

    “但是,才能会不会原原本本遗传下来,我可就不清楚了……如今和哥哥一比,我根本没有什么才能……啊哈哈。都是一个父母生出来的孩子,都是一起长大成人,可为什么就是差得这么远呢……”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我到底想说什么?

    我到底想让她说什么?

    我是想谴责她呢,还是想寻求她的安慰,哪怕对方说谎也不在乎呢?

    唉——为什么?

    为什么我就是要开这个口呢?

    说出来只会伤害到我们两个人,还会让彼此之间心生厌恶。只要彼此保持默契,忽略多余的情感,就能打造更加平等且冷淡的关系。难道不是吗?

    事实摆在面前,却不明说,或许这就是大人吧。

    尽管如此,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心——就是不听使唤啊……!

    “…………”

    一段沉默过后,桃生小姐终于开口了。

    看她的脸色,我本以为她要挑明事实,交代难以启齿的事情——但并不是这样。

    然后张口结舌地说:

    “啊?实泽君的哥哥是足球运动员?”

    一脸茫然。

    看起来真的吓了一跳。

    “哦……?咦?奇怪,您、您原来不知道吗?”

    “嗯。”

    “真的吗?可是刚进公司的时候……我见好多人都在讨论。”

    “是、是吗……?我很少听公司里面的闲话……。而且看到女职员在上班的时候聊天,我也经常告诫她们。呃,不过,我好像还真听说过那么一点点……有个名人的弟弟来我们公司了。”

    “…………”

    “你哥哥真是有名的足球运动员?”

    “……我想一说名字您应该就知道了,他叫实泽春一郎。”

    “…………对不起。”

    “您真的不知道吗!?他可是选上了代表日本的参赛选手啊。”

    “我对体育……一点都不感兴趣。实泽春一郎……嗯,完全记不起来了。”

    “呃,您再想想,他拍过运动饮料的广告,台词是‘这口感,简直爽到进球拿下三分!’,后面也就火了一段时间吧……”

    “哦,我看过那个广告!哦哦哦,原来是他呀!我明白了,他就是那个说‘进球拿下三分’的足球运动员啊。哦——……你这么一说,他长得确实跟实泽君你很像。”

    桃生小姐彻底明白了。

    我想……应该不是装的。

    桃生小姐对我哥哥真的一点也不了解。

    “请、请等一等。既然这样——我还是想问,您为什么会选上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哥哥,您为什么会选我当对象呢……”

    “……我也不太懂。”

    桃生小姐说。

    宛如字斟句酌。

    “我好像让你误会了。我不是因为看到哥哥有名,才选弟弟当作对象的。”

    “…………”

    “……对了,其实我原本不是很想特意说出来的,但现在得解开误会,所以还是要跟你解释清楚,我为什么会请求你和我产生现在这样的关系。”

    桃生小姐端身正坐,又一次面朝我这边。

    “话是这么说,其实理由也没有那么夸张。”

    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继续说道:

    “这次选对象,我有以下几点条件:第一、未婚人士,而且没有女朋友。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我不想今后因为这个起争执,也不想给人家的女朋友带来不幸。”

    她竖起手指说道。这是第一个。

    “第二……做人不游手好闲。有些散漫轻浮的人,一听要求就直接满口答应了……这种人就是管不住嘴,我很讨厌他们。还有,如果这个人经常和别人发生性关系,就肯定存在一定风险,患上性病。我比较喜欢贞操观念保守一点的人。”

    这是第二个。

    “第三……做人认真严肃,守口如瓶。其实跟第二个很像。还有做人懂得遵守约定。这个不用我说你也懂了。”

    这是第三个。

    “第四……清爽感吧。这个还挺重要的。我吧,肯定得以身相许……所以当然要考虑对方的清爽感和行为举止。”

    这是第四个。

    “然后是第五。”

    到了第五个。

    她张大手掌。

    随后轻轻握住,放到自己的胸前。

    “得看我——愿不愿意和这个男的生下孩子。”

    桃生小姐说话时略带羞涩,但是干脆果断。

    “这一年里面,我和实泽君都在一起工作,一直以上司的身份观察着你。”

    “…………”

    “坦白说,你在工作上并没有那么能干,这就是你给我的印象。做事抓不住窍门,笨手笨脚的,有时候我看着都心急。”

    “但是,”她接着说。

    “你工作一直都非常卖命。大家经常在背地里说我是‘女皇’,我对人指导也很严格……但是你对这些一句牢骚都没发过,一直陪着我走到现在。你人很认真、也很诚实……是个非常温顺的青年。”

    “…………”

    “除了鹿又那次,你应该还给其他人帮过几次忙吧?不顾自己,又去帮助那些遇到困难的人……。本来就笨手笨脚的,却总是当老好人。作为你的上司,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了……但是很神奇,我看到你却一点也不讨厌。”

    “…………”

    “而且,我有一次突然想到了。”

    桃生小姐说。

    她仿佛突然想起来似的,轻轻一笑。

    “我和实泽君的孩子,肯定很可爱。”

    “…………”

    “以上应该能算是我选择实泽君的原因……吧。”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能茫然站在原地。

    “……对不起,你肯定觉得很恶心吧……”

    或许是窥见到我沉默不语,桃生小姐便开始一个人作自我反省。

    “这完全就是性骚扰吧……工作的时候看着下属,居然满脑子都在想‘我好想跟他要个孩子’……要是男女调换性别,我就肯定得被炒鱿鱼了……。唉,我要是不说出来还好……”

    我一点也不觉得她恶心。

    甚至——

    “……咦?实泽君……”

    桃生小姐惊讶地叫出了声。

    这时我才发现。

    我的泪水——已经划过脸庞。

    “咦,哇,这是什么……对不起。为什么我会……”

    就算我急着擦去眼泪,眼泪也依然陆陆续续地夺眶而出。心中涌现出无以言状的感情,根本把持不住。

    这份情感或许是一种安心,和雀跃非常相似。

    这个人——桃生小姐——她一直都在观察着我。

    她看上的不是我哥哥,而是我这个人。

    和她一开始说的一样,这可能确实不是什么特别夸张的原因。

    可就算是这样——她刚才说给我听的那些话,似乎就是我一直以来都在寻求的答案。

    “非常抱歉。我没事……我不是因为伤心才哭出来的。”

    “……你真是的。”

    桃生小姐短叹一口气,挪了一步走到我面前。

    然后,她轻轻地抚摸起我的头。

    “男儿有泪不轻弹呀,明白吗?”

    “……请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才二十来岁的人,怎么就不幼稚了?”

    “……打扮成女高中生的人没资格说我吧。”

    “~~!刚、刚才的事情跟打扮,根本没关系吧!”

    桃生小姐满脸通红,拿我撒气。我不禁笑了起来。

    感觉心里轻松多了。

    之后该怎么说呢?

    我自然而然地在她家里准备过夜,然后自然而然地做了该做的事情。

    我的身体真的很善变……一得知哥哥那件事是场误会,它便完全恢复了正常运作。

    看似脆弱,没想到状态竟出奇地好。

    走完整套流程,房事暂时告一段落后——

    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已经开始讲述起自己的事情了。

    这就是我的足球历程。我曾经赌上了自己的大半人生,为其努力拼搏。

    如夫妻在枕边闲聊般讲述自己的过去,令我感觉过于矫揉造作,显得自己很没出息……但不知为何,我就是想说给她听听。

    “真是没想到……。实泽君居然真的想当专业足球运动员……。我懂了,难怪你身材这么好。”

    “我身材……很好?”

    “啊!?呃,这个……嗯、嗯。你身材确实是蛮好的吧?”

    躺在身旁的桃生小姐说道,似乎有所触动。

    随后,她稍微放低了语调,

    “你膝盖现在还痛吗?”

    对我问道。

    “应付日常生活完全没问题。如果只是把足球当作业余兴趣,那应该还算能踢两下。”

    “……我没想到,你膝盖受过这么严重的伤。”

    当初去酒店的时候,她似乎已经注意到我膝盖上的手术痕迹了。

    不过,就是注意到了,也不好当面随便问。

    “是吗……实泽君,你如果没有受伤,可能早就当上足球运动员了,而不是现在当我的下属。”

    “……怎么说呢?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一笑置之。

    平时,在大家随便讲笑话的时候——我经常拿这件事随便跟人开开玩笑:“对啊,要是没受伤,我如今早就当上日本代表球员了。”只要这么做,现场气氛也不会尴尬到哪去。身边的人看起来都很同情我,结果一个个都只是当作闲聊,随便问问情况罢了。因此,我就算吐露真心,也只能换来别人的冷落。

    可现在——

    “我本来就很勉强。哪怕不受伤,我可能都当不上专业球员。唉……不过,要是没受伤,我现在估计已经在某个社会足球俱乐部效力了吧……?哥哥的背影总是遥不可及,我也还是拼命追赶在他后面……但也就假装追赶比较像样一点了。”

    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难道是肌肤相亲带来的感觉吗?

    平实的话语自然而然脱口而出。

    “……受伤的那时候,我感觉很受打击,也非常绝望……但是我又想着‘自己不用再那么努力了’‘我找到借口了’‘我有理由不踢球了’,感觉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我说。我终于说出来了。

    这句真心话,我甚至都没有跟亲人说过。

    “其实我在很早之前就不踢球了。我不是当专业的料,这点我自己是最清楚的……。可是,我很不甘心看到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得偿所愿……而且,父母也一直很信任我,也一直支持着我……。所以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停不下来。

    话语如洪水决堤般漫溢而出。

    真正的自己——已经在别人面前暴露无遗了。

    “如果我是因为受伤才放弃踢球,身边的人当然会觉得‘如果你没受伤就肯定会怎么样怎么样’。我想过……与其说自己是因为能力不足才主动放弃踢球,我更愿意在大家面前装装样子。我真是烂透了。又惨,又没用,又不像样……”

    “…………”

    桃生小姐一言不发,将我温柔地拥入怀中。

    好温暖。包裹全身的体温,似乎也将我的软弱和幼稚完全包裹起来,接纳我所拥有的一切。

    活到今天,才感觉自己一路走来总是勉强而为。

    从我放弃踢球的那天起,就一直是这样。

    我好想快一点成为大人。

    我曾想,只要成为大人——就能对这些幼稚的过往一笑置之。

    所以我拼命勉强自己,粉饰内心的想法,装作自己已经长大成人。

    可现在。

    我在她面前连同衣服褪去自己的一切。

    毫不隐瞒自己的软弱与难堪,与对方坦诚相待。

    我期待对方接纳自己的一切,于是尝遍了撒娇的滋味,如同受伤的孩子在母亲的怀里嚎啕大哭,寻求慰借。

    这种行为或许十分羞人。

    或许不是一个成年男子应该做的事情。

    可是现在……我感觉一切都已无所谓。

    于是,我安然地睡在了她的怀里。

    第二天。

    我醒了,这次又比桃生小姐晚了。

    “早、早上好。”

    “哦,早啊。”

    我急忙奔出卧室,桃生小姐已经换好衣服,现在正喝着咖啡。

    “睡得好吗?”

    “很、很好……那个,不管怎样,昨天的事情我想跟您道个歉。”

    “嗨,我早就忘了。”

    我给你泡杯咖啡去。

    她利落地落下这句话,便往厨房走去。

    拿出炭烧咖啡的粉袋,往里面放入勺子。我记得她很爱喝炭烧咖啡。

    “对了对了。这件事不该在喝东西的时候说,我就先提前跟你交代好了。”

    桃生小姐注入开水,说道。

    “下次,应该就不行了。”

    “咦……”

    “早上起床之后就开始了。”

    她语气随意,把手放在肚子前面。

    我观察起她的动作。

    意思是生理期来了?

    也就是说,下次做爱就没办法怀上了。

    “……我、我该说什么才好呢?”

    “你不用关心我。我本来也不指望一下子就能怀上。”

    她并未气馁,口吻相当平淡。

    “我妈好像也有难孕体质。听说,她费了好大劲才把我生下来。所以……我可能也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怀上。”

    她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

    然后拿着泡好咖啡的杯子,送到我面前。

    “接下来可就要打长期战了,实泽君,你愿意一直陪着我吗?”

    她的语气——属实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不仅像是上司命令下属,又像是男女彼此角逐一般。

    不仅像是对自己的恋人撒娇,又像是试探自己的恋人一般。

    不管怎样,我的答案已经板上钉钉。

    “我愿意。”

    我点头同意,拿起杯子喝下咖啡。

    几天未品尝的炭烧咖啡,喝起来竟有一股独特的苦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