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一卷 第五章 桃生科长的出差

    初体验结束后,一周过去了。

    即便我舍弃了处男,世界也不一定会改变。

    我和她一如既往地过着平常的日子。

    临近月底,营业部也变得越来越忙碌了。

    “桃生科长,请您检查一下下周签名会的资料。”

    “谢谢。你先放那里吧。”

    “桃生科长,编辑部有电话来,要谈有关决册会的事情。”(注:「部决会议」,决册会,指决定出版物的首版印刷册数的会议。)

    “你告诉他们我等一下再给那边打电话。”

    “桃、桃生科长……就是下个月的促销活动,部长想大幅度缩减预算、减少人员安排,把活动的规模做小,对此我想问问您是什么意见……”

    “……可以。我后面会直接去谈的。”

    桃生小姐今天依旧以冷漠且热情的态度处理工作。

    我也不能落后。

    促销计划的资料原本才写了一半,现在我一口气就把它写完了。

    我看了又看,反复检查了好多遍之后,才把资料交给桃生小姐。

    “请您检查一下。”

    桃生小姐接过资料,神情严肃地浏览文字。

    我紧张不已,同时等待回应,然后,

    “还不错。”

    她给出了令人欣喜的回答。

    “就是这里,还有这里的说法最好要改一下。你写得太平淡了,再加一点独特的想法进去试试。还有销售文也是……不能光写‘突破〇〇万册!’,放出具体的页面访问量和视频播放量,再把东西拿出来卖,这才是现在的人爱看的。但是要重新写的地方也就那点东西……。剩下的话你就去联系编辑部吧,然后再自己接着做下去试试。”

    “好的!”

    我在心里摆出欢呼手势。

    “实泽君,你很能干嘛。这个月的业绩也完成了。”

    “嗯,感觉还有点勉强。”

    “但是你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沾沾自喜喔。业绩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应该要完成的。你就保持这个状态,继续加油吧。”

    “好、好的,明白了。”

    桃生小姐依旧是那么温柔、那么严厉。

    一点都没变。

    即便拥有肉体关系,我们在职场上的关系也不会改——

    “等一下。”

    我刚要回位置,桃生小姐却站起来把我叫住了。

    “你领带歪了。”

    说着,她伸出手帮我把领带结提了上去。

    “对、对不起。”

    “像样一点。整理着装也是工作的一环呀。”

    她轻轻拉住我,把领带结恢复回原位。

    怎、怎么办?这我就……有点害羞了。

    桃生小姐之前对我做过这种事情么?

    她的脸和身体都离我非常近。可现在还是工作时间,大家都看着呢——

    “……你们关系真好。”

    然后。

    辔走了过来,便惊奇地说道。

    “——”

    听到这句话,桃生小姐便一下子松开了手。

    “你、你在说什么呢。我只是……看到他衣服乱了,就感觉很在意而已……根、根本不是那个意思。”

    桃生小姐略微羞红了脸,飞快地把话说完了。

    “啊哈哈,原来是这样。哎,实泽,你就像样一点吧。”

    “哦、哦。”

    辔爽朗地笑着,拍了拍我的背后,便把文件交了出去。

    “那么,桃生科长,请您检查这份资料。”

    “……我知道了。”

    桃生小姐在位子上坐下,开始检查他递过去的资料。

    她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就是耳根有点泛红。

    即便拥有肉体关系,我们在职场上的关系——或许——有可能会改变。

    “……我是不是有点太套近乎了?”

    我和桃生小姐两个人来到了营业部使用的其中一个仓库。

    铁架子均匀地摆放在室内,上面杂乱无章地堆放着大量资料,还有过去的促销物品等等。

    貌似有东西会在下午的会议上用到,因此桃生小姐便带我来仓库了。

    找东西顺便整理一下仓库。就在这时,她说:

    “咦……您是指?”

    “领带的事情。”

    桃生小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可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知道吗?我只是因为很在意,才下意识对你伸手的,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没、没关系啦。我完全不介意。”

    “那就好。不过……你以后还是注意一点吧。在公司里面,就保持点距离。传出什么奇怪的谣言可就麻烦了。”

    “啊……”

    其实也没必要太担心这件事情就是了。在那之后,辔和平时完全没什么两样,看起来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不过,我最好还是注意一点。

    “实泽君,你要是跟我这种人在公司里面被人传谣了,肯定也会讨厌这样吧?”

    “呃,我不讨厌这样……反倒会感觉很光荣吧。啊哈哈。”

    “还光荣……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对、对不起。”

    好像一不小心就多嘴了。

    确实不是那个意思。她的意思其实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平时必须得加倍小心。

    我说错了话,场面陷入尴尬的沉默。

    正当我默不作声地继续干活时,

    “……对了。”

    桃生小姐站在旁边,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说道:

    “实泽君,你这前半个月一点工作都没完成的原因——我已经从鹿又小姐那里听说过了。”

    “……”

    “据说,你还帮她干过活?”

    “这、这个……”

    她紧紧盯着我不放,弄得我无言以对。

    她说的,都是事实。

    这前半个月,我的同事鹿又为自己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

    营业部与编辑部和代销方之间堆积了各种各样的麻烦事。因此她身上担着好多难以独自完成的工作,一直束手无策。

    我看不下去才忍不住帮了她一把。

    “……我一直在想,你这么做应该也有自己的理由吧。”

    桃生小姐傻眼地说道。

    “既然是因为这种缘故,那你为什么没有跟我说?”

    “……因为,我、我感觉这样说就是在找借口。”

    实际上,也的确是借口。

    毕竟我倾尽全力帮了鹿又的忙,却害得自己疏忽了工作。曾想尽办法两全其美……可我的想法太天真了。

    我似乎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

    “你们都是营业部的,只是科不一样罢了。我倒是觉得互相帮助没什么不好的。”

    桃生小姐平静地说道。

    “不过,因为这种事情疏忽了工作,可就是本末倒置了。首先你要踏踏实实地干好自己的工作。然后,遇到麻烦了也不要逞能,要赶紧上报请求指示。明白了吗?”

    “是。我明白了……”

    桃生小姐用简单直白的大道理给予教诲,对此我只能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即使拥有肉体关系,我们之间也依旧是那对上司和下属——我能够切切实实地体会到这一点。

    不管在公司外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然后——

    我找到了我要的资料,全都收进了纸箱里面。

    “那我们回去吧。”

    我拿着纸箱刚准备离开仓库,

    “啊,你等等。”

    桃生小姐急忙叫住我,同时把手伸到背后,捏住了西装的下摆。

    “怎么了?”

    “那个……嗯……”

    她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

    “……今晚,可以再麻烦你一下吗?”

    她的声音特别纤细,刚才那副毅然决然的态度仿佛烟消云散。

    她虽然很害羞,却还是一副拼命掩盖羞涩的样子。

    我马上就明白——她想说什么了。

    “如果你有事情要办,那你完完全全可以拒绝。我不会介意的……”

    “……我、我有空。对,毕竟我的计划都空荡荡的。”

    “是吗?那就拜托你了。”

    桃生小姐漫不经心地说道,同时她赶紧从仓库走了出去。

    “…………”

    隔了一阵子,我才走出仓库。

    我心里涌现出轻飘飘的感觉。到底是害羞、还是喜悦?……我难以形容,但内心无论如何都感觉十分高涨。

    今晚啊。

    一周过后,我好像又可以去她家里面了。

    而且——好像又可以尽情做爱了。

    唉,真要命……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我们在公司里面都说了些什么话呀……?

    我佯装面无表情,回到办公室后——桃生小姐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早已恢复到平常的神色,处理自己的工作。

    然而她和我就对视了一秒,脸上便微微泛起红潮,一下子把头撇了过去。

    一种异乎寻常的尴尬在我心底油然而生,随后渐渐没入职场的喧嚣当中。

    我们在工作上的关系不会改变。

    不过,工作以外的关系却正在发生巨大的改变。

    夜幕降临。

    我们约好在八点见面。

    我暂时离开了公司,回家吃完晚饭,换好衣服后,便出发前往她的住处。

    “欢迎。”

    桃生小姐出门相迎——她还穿着西装。

    “咦……?”

    “哦,这个?会议拖得有点久了啊。”

    她抓住自己的西装,苦笑道。

    “我其实才刚刚回来呢。”

    “……您辛苦了。”

    管理阶层的人似乎肩负着相当多的工作,我一个普通员工怎能比得上他们呢?

    我走进了屋子里面。

    身穿西装的桃生小姐,我在职场上已经司空见惯。

    看到她的背影——我又心想:

    这个人真的很适合穿西装啊。

    尺寸相当完美,显得非常合身。双腿自紧身裙延伸至脚底,外面包裹着一层黑色的连裤袜。虽然平常我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对着她的胸部目不转睛,不过原来桃生小姐的腿会这么漂亮啊。

    在平时的职场当中,我严于律己,时刻提醒自己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咦?可这里也不是职场吧。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也不是工作的时候。

    也就意味着,

    “你能等我一下吗?我现在去换个衣服。”

    “……诶?”

    我不由得大声惊叹。

    桃生小姐纳闷了。

    “怎么了?”

    “呃,那个……您、您要换衣服吗?”

    “我是要换衣服啊。”

    “……是嘛。是这样啊。”

    “什么?怎么了?”

    “呃……没、没什么。我自言自语而已。”

    “真让人好奇……”

    她可疑地盯着我。

    “要是有话想说,就说清楚一点。”

    “……那、那个。”

    她的眼神实在是过于犀利,我便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自己的本意:

    “今天……希……”

    “希?”

    “希望您穿着西装做……可以吗?”

    “……啊?”

    桃生小姐一开始有些傻眼,过了几秒后便满脸通红。

    “……我该说你什么才好。”

    我们来到卧室后,桃生小姐说道。

    她的声音充满了讶异和焦躁……还有羞耻心。

    “最近我才发现这点……实泽君,其实你真的很变态吧。”

    “……非、非常抱歉。”

    “想让我穿着西装做……真是的,你到底在想什么呀?这件不就是普通的工作服吗?暴露的地方也不多,看起来一点也不色嘛……”

    “呃,就是因为您穿着平常的工作服才喜欢这样。我可以这么说吗?”

    “……实泽君,你意思是说,你平常在公司里面就用那种眼光来看我?或者说你感觉我穿西装很色?”

    “……我对此没有意见。”

    “你、你倒是否定一下呀,笨蛋……”

    桃生小姐看起来慌得不知如何应对。

    她紧张得羞红了脸,

    “我脱外套总行了吧?起皱纹可就麻烦了。”

    说完,便脱掉了西装外套。

    她的内衬衫即刻展现在我眼前。对此,我不由得感到十分吃惊。

    巨大的双峰使劲撑起了薄薄的布料。好大。真是太大了。穿内衬衫的桃生小姐实在是太危险了。

    桃生小姐细心地叠好外套后,便坐在了床上。

    我也畏畏缩缩地坐到了她的旁边。

    “我、我可以摸吗……?”

    “随你喜欢。”

    看来她的确傻眼了,整个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我下定决心,向她伸出了手。

    向她那对——连裤袜包裹着的大腿。

    “……咦!?”

    似乎是因为出乎意料,她发出了困惑的叫声。

    “你、你要摸那里?”

    “不可以吗?”

    “也不是……不可以啦。”

    她下达了许可,于是我便摸起了那对连裤袜包裹着的大腿。

    哇……真爽。这是什么啊?

    感觉干巴巴的,却又感觉湿答答的,两种触感互相矛盾。连裤袜的触感原来是如此难以形容的吗?布料当中本来就夹带着纤维,但依然能够令人确切地体会到肌肤的触感和温度。肉体与纤维的质感结合起来,竟会诞生出如此独特的协同作用……

    这就是,连裤袜之下的大腿……!

    “……等、等一下!”

    正当我沉迷于陌生的触感,不停玩味着她的大腿时,桃生小姐发出了略显疑惑的声音。

    “还是不行!你不要……摸得那么入迷啦。”

    “为什么?”

    “因为……很、很害羞啊。我大腿,肯定很粗吧……”

    她说道,看起来真的很害羞。尽管我们已经是肢体亲密接触过的关系,她却还会因为大腿而感到害羞么?我不是很清楚女性的价值观。

    “根、根本就不粗啊。”

    “……你就别客套了。其、其实啊,我还可以变得再细一点呢。不过……最近变得有点偷懒了……但只要我认真起来,就马上能细回去的。”

    “呃……粗确实是粗……不过,就是因为粗才好吧,呃,应该是超级好才对。反正大腿再怎么粗都好啦!”

    “好你个头啊!”

    正值言谈轻快之际,我也依然没有放开她的大腿。

    我已经阻止不了自己了。

    我用手抚摸、摩挲、揉捏她的大腿,让手指在上面滑来滑去,尝遍了连裤袜之下的肌肤的滋味。

    “嗯……”

    桃生小姐开始慢慢发出娇媚的声音。

    那只匍匐摸索的手也慢慢地向上爬行,来到了大腿根部。

    然后,手指终于抵达了大腿内侧。

    慢慢地、慢慢地往大腿内侧的更深处进发——然而,就在这时。

    “……不行,你快停手吧!”

    桃生小姐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请求制止。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不行了。”

    完了。

    不管怎样我也太得意忘形了。

    我变得面色苍白,开始感到后悔——

    “你不要……再让我这么心急啦。”

    她满面潮红,呼吸急促,润湿了眼眶,对我说道。

    我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理性便瞬间飞到了九霄云外。

    依靠本能将整个人盖在了她的身上。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我们之间便结束了战斗。

    “……还是那句话。”

    桃生小姐打理着事后凌乱的头发,说道。

    像是长舒一口气似的。

    “选实泽君来当我的对象,可能是一种失败吧。”

    “…………”

    “没想到你会变态到这种程度。表面上看起来单纯又认真的……真服了你。”

    “……啊哈哈。”

    “要不,我就换别人跟我生孩子了呗?”

    “啊!?”

    “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你下次会要求我玩什么变态Play呢。”

    “怎么会……您、您等一等嘛。”

    “逗你玩的。”

    我慌得不知所措。她当着我的面窃笑起来。

    我好急。还以为真的惹她生气了。

    桃生小姐下了床,捡起胸罩。

    她向前屈身,将硕大的胸部娴熟地放进胸罩里。

    ……怎么形容呢?

    我可能,非常喜欢她的这个举动。女性熟练地把奶子放进胸罩里面的模样……嗯,好棒,感觉太棒了。

    我原本想一直盯着看,但再看下去可就要被当成变态了,搞得场面也尴尬,所以我也跟着拿回了内衣,穿起了衣服。

    “你今天有什么打算?要在这里住下来吗?”

    “我还是回去吧。毕竟明天还要上班。”

    “说的也是。那我也为明天做做准备吧。”

    “哦,对了,桃生科长……”

    “从明天开始,我要到东北出差三天。”

    她叹着气说道。看起来不是很起劲的样子。

    在出版社,营业虽然不是那种需要出差太多次的工作,但不可或缺。时而会跑到地方书店,时而陪同出席国外的签名会,时而在名人出书后举办的庆祝活动上受人款待……

    “实泽君,我不在之后你也要认真一点啊。”

    “好的。科长您也保重。”

    “……那个。”

    她刚换完衣服,便突然说道。

    “实泽君,你一直都是叫我‘桃生科长’,对吧。”

    “……咦?是这样没错……”

    我一直觉得,这种称呼上司的方式已经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

    “我不能这么叫吗?”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在公司里面你叫我科长没关系……可是实泽君,到了公司外面你却还这么叫我……”

    “…………”

    “呃,你想想……到了床上你都是‘科长’‘科长’地叫我……感觉啊,有点太扫兴了。”

    “哦……我、我明白了。”

    我终于明白她想说什么了。

    确实……这种叫法可能会毁了别人的情趣。哪怕不是情侣,也应该要懂得最基本的礼仪。

    “呃……既然这样。”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便说道:

    “——结子。”

    我叫的是桃生小姐的名。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叫出声。

    “……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可以这么叫您吗?”

    说完,一股猛烈的后悔直击心底。

    这是因为——

    “……~~!?”

    桃生小姐转眼间羞得满脸通红。

    “你、你在想什么啦!竟然对上司直呼其名……!你也太没有常识了吧!”

    “对、对不起!可、可是,是科长您要求我换个叫法的……”

    “我确实说过……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要突然……。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叫我的名字。你那样叫,显得我们已经完完全全是那种……~~呜!”

    桃生小姐又气又羞,整张脸都红彤彤的。

    搞得我也害羞起来了。

    “呃,那个……我还是先叫您‘桃生小姐’吧,您看怎么样?”

    “……可、可以。就要这种距离感。不小心在公司里面叫错了称呼,也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决定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叫她“桃生小姐”。

    应该很快就能过渡到新称呼了吧。本来我在心里也一直是叫她“桃生小姐”。感觉在公司里要时刻注意把职务挂在嘴边。

    “……哎哟,实泽君你真是的,你脑袋是哪里少根筋啦……。疏忽大意可是会给工作带来失误的。”

    她似乎难掩激动,便开始飞快地对我进行说教。

    我一边回以苦笑,一边想着别的事情。

    我很开心。

    我真的很开心,也很幸福。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和桃生小姐拉近距离到这种程度。感觉像是冲破了上司与下属之间的桎梏,成功打造出了独一无二的关系。

    好高兴——我在心里欢呼道。与之相反的是。

    在内心深处,另外一个我冷冷地说道:

    “你太肤浅了。”

    看似拉近了距离,实则没有任何变化。即使聊天能做到比以前更加融洽,也无从开口打探自己最想问的事情。

    ——……实泽君,我啊。

    ——其实离异过一次。

    “实泽君,你在听吗?”

    “诶?”

    “怎么了,一直发呆。”

    “……没有。”

    没什么,我回答道。

    第二天。

    中午下班休息的时候,我突然陷入思考。

    “……问不出口啊。”

    我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单手拿着自动贩卖机里买到的咖啡,顾自呢喃。

    桃生小姐的过往。

    离异。

    直到现在我还有点不敢相信。

    那位桃生小姐,曾经居然还结过婚。

    若是考虑到年龄,其实这种事情并没有多么不可思议……但我完全想象不到,因此大为吃惊。

    结婚之后,又离婚了。

    说得轻巧……可是婚姻引发的种种苦恼和纠葛,也只有当事人才会明白。我已经预料到这一点了。

    她当下的期望——以及既不想结婚,也不想谈恋爱,只想要个孩子——这份愿望,是否关乎她过往的经历呢?

    我想知道。我想打听。

    如果能征得她的同意,那么我一定要刨根问底。

    不过——轻易走进别人的世界也不太好。

    我不是她的恋人,没有资格打听她的过往。

    单凭兴趣而全身心地投入对方,大概也只会感到郁闷吧。

    嗯。

    对啊。不要再这么做了。

    毕竟,即使一味地胡思乱想,我也会感觉自己很没礼貌。桃生小姐要的,肯定是这种冷淡无情的关系。

    没错没错。要是再去深究……搞不好我们现在的关系都要到此为止了。所以这次她才会严肃地对我说“选实泽君当我的对象就是个失败”——

    “……嗯?”

    我突然来了疑问。

    选?

    桃生小姐选了人。

    这就意味着……她选的人,就是我?

    一开始她请求和我发生关系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到底要不要接受……说起来,我竟然没想到:

    为什么——我会被她选上当作对象呢?

    呼。

    嗯,应该也不是出于什么很深刻的理由。

    我只是她身边最合适的那个人选而已,要是我不愿意,她可能马上就会去找其他人了。

    或者说……她一看我是个处男,会不会觉得只要发出邀请就能让我轻易上钩呢?

    这的确有些复杂——

    “啊,实泽君。”

    正当我沉思之际,有人叫了我一声。

    那是我的同事鹿又。

    “原来你在这啊。你在休息吗?”

    “嗯,算是吧。”

    “那我也休息一下吧。”

    她去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了瓶饮料,在我附近的椅子上坐下。

    “怎么了?看你好像在想事情的样子。”

    “想了很多啊。”

    “嗯?桃生科长今天不在,我还以为你放飞自我了呢。”

    她打趣地说道。

    嗯。果不其然,桃生小姐人还在公司里面的时候,会给人以非常厚重的“女皇”感。

    我个人觉得,我最近对她已经完全不抱有那种印象了。

    “桃生科长也不是那种特别严厉的军曹吧。”(注:日本军衔,相当于中士。)

    “确实,她虽然很严格,但人也很好。感觉她蛮帅气的。”

    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哦,对了鹿又,那件事你是跟桃生科长说了吧?”

    便说道。

    那件事是指我帮鹿又工作的事情。

    “……啊,对不起,我不小心说出去了。”

    咿嘻嘻,她苦笑着说道。

    “我实在是没办法不交代这件事了。毕竟实泽君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惹得桃生科长生气了吧?”

    “生气倒不至于……她就是提醒了我一下。”

    “真的对不起,我害得你惹了麻烦……”

    “别介意。是我自己决定要这么做的。”

    “可是……”

    “桃生科长生气的时候也并没有那么认真啦。呃,应该算是有点认真吧,可她不会痛骂我来宣泄自己的情绪。其实她平常真的很为下属着想,经常鼓励下属、指导下属,和其他只会严格的那些人是不一样——”

    说到这里我才发现:

    鹿又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一副兴趣盎然的表情。

    “……实泽君,你是不是对桃生科长太过于诚心诚意了呀?”

    “有、有吗?”

    “大家对桃生科长发牢骚的时候,你从来都没有加入过。亏你还是她直属部下里面挨骂最多的那个呢。”

    “这、这只是因为我资历还不够,才会被她骂的……”

    “话说,实泽君你最近……跟桃生科长是不是有点亲密啊?感觉你跟她比之前走得又近了一点。”

    我整个身子都变僵硬了。

    “桃生科长好像只有在跟实泽君讲话的时候,表情才会稍微缓和一点啊。”

    “怎、怎怎么可能呢?”

    说话声无意中变尖了。

    很尴尬。非常尴尬。

    会不会是哪里表现得太明显了?

    唯有跨越一线的男女才能酝酿出这种独特的氛围。

    “还是什么都没变啊……我们的关系也没有好转起来。反而是我想问问该怎么样才能跟她打好关系……啊哈哈。”

    “……嗯。我觉得怎么样都好啦。我又不是时时刻刻都看着你们两个。”

    鹿又随意地耸了耸肩后,

    “总之,我真的很感谢你。下次我会请客的。”

    便从一个话题转到了另一个话题。

    “对了,实泽君,你可以再多去几次酒会呀。”

    “嗯?”

    “要开始筹办下次的酒会啦。这次不搞什么联谊,就是一群同龄单身男女聚在一块,大家开开心心喝酒聊天之类的。”

    “……难道除了联谊就没别的了?”

    我随意吐槽了一句,

    “既然这样,就容我谢绝了。被人求着要我哥的签名,太麻烦了。”

    又说道。

    我曾经去过几次联谊,但说实话每一次去都会留下不堪回忆。

    基本上都是在谈我哥的事情。

    即使我一言不发,其他男的也会拿我哥来当话题。而且他们上来就问这些问题:“春一郎选手平常都在干什么呢?”“你有没有认识的足球运动员呀?”等等。

    再过分一点,他们就会要求我模仿我哥出演的广告。

    “啊,什么呀?你是不是有点太低估自己了?”

    鹿又不服气地说道。

    “其实也是有女孩子单纯对实泽君你感兴趣吧?可能也不是看你哥哥这出名那厉害的。”

    真的有那种人吗?

    要是有我可太欣慰了。

    “唉,你不相信女人,我倒是能理解你这个感受啦。女孩子整个人都变成肉食动物的时候,黏起人来可厉害了。”

    鹿又苦笑着说道。

    “我认识的人里面也有这种的。人家满脑子都在想‘我一定要跟职业棒球运动员结婚!’,现在已经进事务所当模特了,不过她好像老是往俱乐部啊,休息厅那边跑来跑去的,应该是等那群名人来吧。”

    “哦——。”

    “据说,她梦想自己能怀上职业棒球运动员的孩子,希望孩子以后也能当一名职业棒球运动员。而且,她自己想当个宝妈艺人,然后混得大红大紫。”

    “要是你说得再具体一点,搞得我都想支持她了。”

    我轻轻一笑,说道。

    “不过啊,就算父母是职业棒球运动员,才能也不一定能遗传的。我跟我哥的基因都差不多,但才能可就差得远——”

    这时。

    我察觉到了。

    我无意中察觉到了。

    “——”

    我飞快起身,猛地离开座位。

    “咦?怎、怎么了?”

    “……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有事要办。”

    我一下变得坐立难安,便走出了休息区。

    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可我不能眼睁睁地待在原地。

    “…………”

    哦,是啊,原来是这样啊。

    我明白了。我不小心弄明白了。

    可是我不想弄明白。

    桃生小姐为何会选我当她的对象——

    这没什么复杂的。

    很简单的事情。也是极其合理的事情。

    说到底——她也没理由选我。

    她想要的不是我的精子。

    而是一流足球运动员的弟弟的精子。

    如果不想结婚,只想生小孩的话——那她肯定想要优秀的精子。肯定是想要基因优异的男人的精子。据说,在国外的精子库里面,高学历、高社会地位的男性精子价格不菲。

    人们都说这是精子的一般价值。

    优秀男性的精子价格昂贵。

    而我……是那位优秀男性的亲弟弟。

    与现实的能力和地位毫不相干——唯有精子足够优秀。

    “……哈哈。”

    我露出冷笑。

    我除了笑做不了别的了。

    为什么我会对“被她选上”这件事感到不解?想想都觉得自己真是丢人。

    不要太自作多情了。

    对她来说,我这个人怎么样都无所谓。

    我只能沦为她的工具,在她体内喷泻出优秀的精子。

    甚至到了这种时候——我终究也只能变成我哥的替代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