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一卷 第四章 桃生科长的私宅

    到了周六约好的那一天。

    我在未曾来过的车站下车,前往指定的住所。虽然桃生小姐说打的也可以,但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乘电车过来了。

    我单手拿着手机,行走在公寓鳞次栉比的住宅区当中。

    “应该是这里吧……”

    这座公寓虽然无法与塔式公寓、奢华型公寓相比拟,但高度还算可观,档次也姑且算是高级。

    这里就是桃生小姐居住的地方。

    总感觉难以置信。

    不久之前,我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来到她的私宅。

    接下来我要在她平常生活的屋子里,做些什么呢……光是思考这些事情,我就感觉头晕目眩。

    下定决心走完大楼入口后,我通过自动锁,进了她的家门。

    “欢迎光临。”

    玄关的大门被打开后,桃生小姐便出门来迎接我了。

    她的打扮,居然是便服。

    上半身是无袖针织衫,下半身是修身西装长裤。

    给人以成熟女性着装素净的印象。

    或许,这是我头一次看到她穿便服。

    可能是因为这身衣服与她以往穿的西装形成了鲜明反差,她整个人看起来极具魅力,同时也让人感觉像是看到了非礼勿视的东西一样。

    “打、打扰了……”

    我感到十分紧张,脱鞋后便进到了屋子里面。

    第一印象——屋子里相当干净。

    这是一间1LDK,用于独居显得有些宽敞。

    四面是纯白色的墙壁,另有黑色的沙发。

    屋子中间铺着地毯,放着桌子。

    屋子整理得非常干净整洁,基本上没有太多东西。也只是摆设有扫地机、空气清新机等最新的几款家电,看不到一样能够体现爱好和性格的东西。

    该怎么形容呢?

    感觉像是在家具杂志当中出现的样板房一样。

    “您家可真干净呀。每个角落都打扫得那么仔细。”

    “毕竟是自己一个人住,我只是不想弄乱而已。一回到屋子里,除了睡我也干不了别的了。嗯,个人感觉啊,我不能容忍自己住在脏兮兮的房子里面。”

    不知道该不该说很符合我对她的印象。

    桃生小姐貌似在私底下也是个相当正经的人。

    “嗯……别客气,坐吧。”

    桃生小姐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便说道。

    反正意思就是先坐到沙发上。

    “呃……我应该,也可以坐吧?”

    “您请您请。”

    “谢、谢谢……”

    桃生小姐在我旁边坐下,隔出了不小的距离。

    我们双方都是肉眼可见的拘谨。

    唉,这要怎么办才好?

    我今天来的目的非常明确……可是什么前戏都没有就突然开始强上,总感觉不太正常。话是这么说,看电影或者干其他事情也像是在浪费人家的时间,感觉也太不好意思了……

    沙发像是高级货,坐感相当舒适,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没有放松的余地。我心神不定,便开始四处张望——这时,我在沙发的缝隙里发现了一张白纸。

    看起来像是收据。

    “‘渡边上门保洁服务’……?咦,上面写的日期是,今天——”

    “——!”

    唰。

    桃生小姐飞快地拿起了收据。

    “不要乱看东西!”

    “对、对不起……”

    “不是这样啦……这是为了加倍小心,该怎么说呢……就、就是自己一个人住也难免会把房间弄乱的,对吧!”

    桃生小姐激动地辩解道。

    ……不知道该不该说她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已经变了。

    没想到桃生小姐私底下竟是个粗心大意的人。

    我注意到了不该注意的点子上,感觉十分过意不去。哦,屋子看起来异常干净整洁,原来是因为有人上门打扫过了。

    “我又,不是为了实泽君才这么做的……这应该算是邀请人的义务吧。之后你还有很多机会来我家呢。”

    “啊……”

    “要是像之前那样到旅馆去,也不知道会被谁发现,对吧?考虑到风险管控,选我家最合适。”

    “……嗯,确实是这样。”

    “毕竟去旅馆也是要花钱的嘛。从性价比方面来看,选在自家应该就是再好不过的了,嗯。”

    对于她的缜密规划,我深感佩服,但同时也感到惭愧。

    是啊。

    今天又不是只有一次机会。

    只要没有立刻怀孕,就可以一直维持性关系。

    桃生小姐肯定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作出了认真且长远的考虑。

    “…………”

    “…………”

    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尴尬和紧张的气氛。

    看对话的走向,我们两个人应该都意识到了: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先、先喝点酒吧。”

    桃生小姐似乎耐不住当下的沉默,便主动开了口,往厨房走去。

    怎、怎么办呀……?

    好尴尬。心脏狂跳个不停。虽然一直在强装冷静,可我还是头一次请男人来自己家里。

    叫我不紧张也难啊。

    我自己都紧张得要死……更何况,我甚至还能深刻体会到实泽君的紧张。于是便产生了恶性循环,我也变得越来越紧张了。

    唉……真的没关系吗?

    我的确尝试过按自己的方法做足了准备……可难道实泽君不会嫌弃我吗?

    “这女的真是拼命。搞得我那么紧张,真是够受的”难道他没有这样想过吗!?

    上门保洁的事情已经完完全全暴露在他眼底下了。

    怎么可能会这么……

    “……桃生科长,您喜欢喝威士忌苏打吗?”

    我把几罐威士忌苏打放在桌子上后,实泽君便问道。

    “是啊……。之前人家请我喝过很多次酒,每次价格都不便宜。不过,喝了这么多,我还是觉得威士忌苏打最好喝,也最划得来。”

    “我也很喜欢喝。毕竟我不是很会喝酒……咦?”

    实泽君瞥了一眼罐头上的包装,便有所发现。

    我拿给他的其中一罐,其实是不含酒精的。

    “这个……”

    “呃……嗯。我在想以后要不要少碰点酒精。”

    我说道。

    “既然要认真生小孩,就最好从现在开始少碰点酒精嘛。”

    孕妇当然不能饮酒。

    就怀孕活动的阶段来看,尽管有人认为每周只喝一、两杯没什么问题,但最好的选择就是不碰酒精。

    “哦,实泽君你尽管喝吧,别客气。”

    “呃,这多不……我还是喝吧。我也要不含酒精的。陪您一起喝。”

    实泽君摇了摇头。然后,我也没有再多谦让,结果就演变成两个人一起喝不含酒精的威士忌苏打了。

    ……哦,说的也是。

    我这个当上司的,说了要少喝点酒,可是也没理由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喝呀。

    怎么办……。本想趁着酒劲改变一下现场的氛围,但两个人一直喝不含酒精的饮料也不是办法啊……

    “……呃,那个……桃生科长,您有什么爱好吗?”

    哦。

    他是不知道怎么找话题才这样问我的吧!

    问题听起来像相亲一样。

    他开始关注我了……!

    “爱好……爱好啊……。我没有什么能称得上是爱好的东西……不过,休息日那天我要是想锻炼的话,就会去健身房。”

    “哇,真不错。感觉很有您的风范。”

    他夸我了。怎么办。有点开心。

    不过……说到健身房,其实我只是交了钱而已,基本都怎么没去过。交了会费没处用,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要是再继续谈这个话题就太尴尬啦!

    “还、还有……对了。有时候,我会在手机上看一些爬行动物的视频。”

    “爬行动物?”

    实泽君面露惊讶。

    糟糕。急过头了,不小心把真正的爱好说漏嘴了!

    “呃……其、其实,像什么蜥蜴啊,蛇啊,我还蛮喜欢看这些东西的。”

    “…………”

    “有很多人把自己养的蜥蜴拍成视频,发到网上呢。通常都是一些豹纹壁虎的啊,平原巨蜥的,等等。爬行动物类的频道,其实还蛮有人气的。”

    “…………”

    “本来我对蜥蜴也没什么兴趣,但我朋友超级爱养爬行动物,据说还养了几十只呢。跟朋友聊的时候,我听着听着就来了兴趣……回过头来,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很爱看这些视频了。”

    “…………”

    “蜥蜴,真、真的很有意思啦。首先,它外表很好看,像恐龙一样,但是吃饵料的动作真的超级可爱……。还有,它跟哺乳动物不一样,是不会亲人的,不过冷酷倒也是它的一大魅力——”

    我拼老命说明了一大半,却突然意识到:

    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一个人一直在讲个不停。

    “对、对不起……这个话题,应该很无聊吧。”

    连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无聊透顶的人。

    除了工作其他什么长处也没有,唯一的爱好就是看有关爬行动物的视频。

    这个三十多岁的寂寞女人怎么这样?

    实泽君肯定很嫌弃我——

    “不会。我觉得,桃生科长的话题挺有意思的。”

    他这么说道。

    带着天真灿烂的笑容。

    “看到您不太符合我原来的印象,我就感觉有点吃惊。不过桃生科长啊,毕竟您是休息日的时候想磨练自己才变成了这样。所以我觉得,这样也算是看到了您私底下意想不到的一面,其实我对这些也很感兴趣。啊哈哈。”

    “…………”

    心里变得暖乎乎的。

    啊——实泽君真是个好孩子呀。

    我是有多久没这样和别人聊过自己的事情了呢?

    年龄越大,工作以外的人际关系就变得越来越稀少。

    若是通过工作,那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能构建起紧密的联系。但是……我真的不会处理私底下的人际关系。和工作没有关联的朋友越来越少,甚至完全没有变多。

    所以……我真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过了。

    好久没有这么心动,在别人面前暴露出最真实的自己——

    “…………”

    不对。

    不对吧。

    桃生结子,你为什么要自作多情呢?

    你觉得——实泽君是为了什么才出现在这里呢?

    他和我不是朋友,更不是情侣。

    在公司里只是单纯的上司和下属。

    于是现在——发展成了我请求对方只生孩子的一种关系。

    我只想要他的精子。

    他也只想要……我的身体。

    这便是我们之间应有的关系,不能再作过多的奢求了。

    我不需要。

    也没必要。

    我不应该那样奢求啊。

    ……一对情侣在做爱之前都喝了酒,慢慢酝酿起兴奋的情绪过后,便开始享受甜蜜的交融,没想到我居然要体验这样的过程——

    “桃生科长。关于蜥蜴的那些视频,如果有什么推荐的频道,您可以告诉我吗?我下次也去看。”

    “——不对吧。”

    我说道。

    发出的声音非常低沉,简直超乎我的想象。

    “实泽君想让我说的话,真的就只有这点东西而已吗?”

    我没等他回答——便和他的身体紧紧相依。

    不遗余力地展现淫荡。

    不遗余力地展现奔放。

    为了让晚熟而正经的实泽君能够更加容易上手。

    我遏制住所有的动摇和羞耻心——

    抬起脚之后,骑到了他的身上。

    我惊愕不已,全身变得十分僵硬。

    桃生小姐——突然骑了上来。

    我还坐在沙发上。

    她抬起一只脚骑到我身上后,毫不犹豫地坐了下来。

    她的屁股和那份重量感,全部都压在了我的大腿上。

    好暖。好烫。

    隔着裤子都能直接感受到她的体温。

    “桃、桃生科长。”

    我猛然抬头,吓得不禁屏住了呼吸。

    胸部。

    针织衫里面的巨大双峰近在眼前。

    她骑在我身上,几乎变成了两人相拥的姿势。因此我的脸正好和她的胸部处在了同一位置。

    上下半身都面临困境,我都不知道该往哪儿看。

    “您、您在干什么呀?”

    “……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我低着头,费力地出声说道。对此,桃生小姐就这么说了。

    “因为不管我等多久,你都不肯对我出手呢。”

    “……”

    一字一句都直刺内心。

    感觉她的说辞,像是在间接责怪我的晚熟、我的无用、我的未经世事一样。

    “你看。”

    桃生小姐抓住了我的手。

    然后——她居然把那只手送进了针织衫里面。

    “……把胸罩,脱下来试试?”

    这番耳语简直魅惑人心。

    我的心脏跳动得十分剧烈。

    “……毕竟之前也是一下子就赤身裸体的。你既然是第一次,那最好要提前练习一下怎么做这些事情吧?”

    听到这句发自温柔的说辞,我很不甘心。

    主导权被人紧紧握在手里。

    既然对方已经主动引导到这一步了,那么没有一个男人是应该退缩的。什么事情都是受制于人,也太没出息了。

    我咽下口水,开始滑动自己的双手。

    滑进针织衫里……然后再到内衣当中。

    尝完了布料的感觉,便开始感受温暖的肌肤。

    “……嗯。”

    “啊……对、对不起……”

    “……没、没事。我只是冷得吓了一跳而已。”

    “你继续吧。”桃生小姐说道。

    她的声音极为甜美,却饱含紧张。

    我那双滑行的手慢慢地绕到了背后。

    虽然有些麻烦,但总算是成功把钩子解开了。

    “解、解开了……”

    “……嗯。”

    我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桃生小姐便露出一副非常害羞的表情。

    或许是因为脱掉了胸罩,原本撑起针织衫的胸部更加鲜明地展现在我眼前。

    “…………”

    我下意识请求指示。

    接下来该做什么才好?

    我可不可以摸胸部?

    我心想。

    可是我拼命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说出来可就太没出息了。我这个下属,没有必要到了这种时候对别人事事顺从。

    我慢慢让双手钻进胸罩的里面。

    便体会到了柔软的触感。

    她的丰乳鲜明浅显,似乎靠一只手都无法完全抓住。稍微用力,手指便会陷入肉团之中。这种幸福的触感,让我无时无刻不想一直摸下去。

    难以置信。

    我现在正揉着上司的奶子。

    而且姿势还这么色情。

    “……啊!”

    桃生小姐发出甜美的娇声。

    兴奋和快乐融化了我的整个大脑。如果她允许,我真想一直这样。真想一直这样揉下去——

    “……我、我说。”

    我无法自拔。见状,桃生小姐便有些为难地说道。

    “你是不是……揉得有点太过分了?”

    “咦,啊,对不起……”

    “真是的……实泽君,你可真喜欢胸部。最近都一直……”

    “……我觉得没有哪个男人会讨厌。特别是,桃生科长这么大的。”

    “是、是吗……?大的,其实也很麻烦的。”

    这段对话非常空洞,似乎在掩盖各自的羞耻。

    就在这时我们四目相对,迎来沉默——

    回过神来,发现我们早就已经双唇相接。

    好歹在之前的旅馆里面,我们也按照流程接吻过了。

    可是上一次或许是因为太紧张,我基本上记不得了。

    所以,我感觉这次才算是初次接吻。

    她夺走了。

    我的第一次。全部都要献给这个人。

    无数次双唇相接,同时温柔地爱抚着胸部。一股不明所以的情欲涌上心头,仿佛快要融化整个身体。

    但是——只有身体的某个部分正激动地表明自己的主张。

    它已经隆起,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得到硬度,同时顶住了她的下腹部。

    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东西的存在,略微别开了脸,

    “……我们,到床上去吧。”

    桃生小姐带着令人叹为观止的妖艳美貌,对我说。

    我已经变成了快乐的俘虏,只能下意识地点头答应了。

    昏暗的卧室里不断传来略显急促的喘息声。

    就结果而言——这一次全程毫无失误,完成得相当圆满。

    而且和上一次不一样。或许是因为抛开了异样的虚荣,任由对方摆布自己的身体才会这样吧。在桃生小姐的引导之下,我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初体验。

    尽管心怀不甘……不过,我应该没有辜负她最起码的期望吧。

    我真正做到了最后。

    不使用避孕工具,便在她的体内完事了。

    完成了生孩子的必经之路。

    如她所愿——

    “……非、非常感谢。”

    在床上。

    事后清理完毕后,我说道。

    桃生小姐一脸惊讶。

    “咦?怎么突然说这个?”

    “这个……怎么说呢?是您有幸收下了我的处男……?”

    “什么呀?”

    我不小心说成了疑问句。桃生小姐对此轻轻一笑。

    “你就不用谢我了。反而是我该谢谢你呢……”

    说着,她摸起了自己的腹部。

    我喷涌而出的东西,现在应该还残留在她的体内。

    今后就看运气了。

    她的愿望能否实现,只有天知道了。

    “可是真的好么?第一次的对象是我……。你不后悔?”

    “当然不会。”

    “……真的吗?你就没想过年轻一点的女孩子更好吗?”

    “我、我完全没这么想过。”

    我有些不安地说道,同时挥了挥手。

    “该说什么才好呢……反、反正,真的很爽。”

    “是、是吗?那就好。”

    “……我还想问问桃生科长呢,您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是指什么?”

    “这个……就是做、做爱的技巧方面吧……”

    “……咦、咦咦?”

    桃生小姐明显慌了阵脚。

    就是知道自己没出息,也还是不由自主地发问了。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我感觉自己应该算圆满完成了雄性的任务。但是,身为人类的一个男性,我究竟能否满足女性对象呢?

    “你、你说怎么样嘛就有点……?感觉有点难形容啊,因为……才一瞬间的事情就没了。”

    “……”

    她的困惑之色无意中透露出真实的感受,一字一句都令我刻骨铭心。

    实际上……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在对方的引导之下,好不容易才做到了交合……但我基本上没怎么动便完事了。

    唉,因为我也没办法呀!

    没想到,没想到……居然会那么爽。

    我从来没有体会过这般极致的快乐。

    处男怎可能抵挡得住?

    “啊……你、你不要气馁嘛。每个人都有第一次,难免会这样的啦……!”

    “…………”

    “而且你想想……我们还没带套呢!男人就那样原原本本地进来……呃,应、应该会很舒服吧……?所以,怎么说呢,没经验的任应该会早早完事吧,之类的……”

    越是接话,我就感觉越难受、越空虚。

    我还没有完全缓过来,一直低着头,这时,

    “……哎哟。没事的啦。”

    她把手放到了我的头上。

    就好像大人也对小孩这么做一样。

    “习惯了之后,你肯定能慢慢做好的。在那之前,你想找我练习多少次都行。”

    “…………”

    “等到以后有一天,你真的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做了,我希望到时候你能把这件事做好哦。”

    “…………”

    “哦,当然,跟人家女孩子做的时候必须要戴套,明白了吗?”

    说话像教导孩子一样。

    她的声色充满柔情,仿佛要将我团团包围。

    她的姿态像是在安慰自己的孩子一样。见状,我不禁产生了完全相反的感受,认为她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成年男性来看待。

    我很不甘心。很寂寞。很空虚。

    总感觉——我们之间不存在恋爱感情——这个现实又重新摆在了我的面前。

    我本该非常清楚这一点。

    可是为什么我会这样——

    “那我先去洗澡了。”

    桃生小姐刚准备下床。

    我便硬生生地——拽住了她的手腕。

    “咦……呀!”

    我拽着她的手腕,使身体下方与她紧紧相依。

    这姿势看起来几乎像是要把对方按倒了一样。

    “实、实泽君……?”

    她表示不解。我便说道:

    “再来一次,可以吗?”

    “……啊?你……做得到吗?才刚刚做完呢。”

    “没问题。”

    须臾之间,桃生小姐将视线朝向下方,往我的下腹部瞧了一眼。

    然后略微睁大双眼,面色潮红。

    “……年轻的男孩子,好、好厉害呀。可是……咦,等、等一下啦。”

    我没等她同意,便沿着她的脖颈用嘴唇蹭来蹭去。

    桃生小姐一开始有些抵抗,

    “……真是的。拿你没办法了。”

    却还是马上同意了。

    我心醉神迷,肆意享受女体的滋味。

    只为不再多想。

    只为尽己所能填补这片空虚。

    第二天的朝阳泻入窗帘的空隙,此时我醒了。

    “……咦。”

    睁开眼,便大惊失色。

    因为——实泽君在我旁边睡着。

    而且我们双方都是赤身裸体。

    为、为什么实泽君会在我的床上……!?

    我瞬间慌了阵脚——不过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

    哦,是啊。

    昨天晚上做得筋疲力尽,然后就这么睡着了。

    我连澡都没洗就睡着了……所以汗液让我感觉非常恶心。头发还乱糟糟的。妆也没卸……啊,好伤心。到了这个年纪,连妆都没卸就睡着,实在是太内疚了。心里像是在说:对不起了,我的皮肤。

    看了看时钟——已经早上九点了。

    我往旁边看去,发现实泽君还在熟睡。

    “……睡脸好可爱啊。”

    明明长得人高马大的,体格也非常结实,脸却显得有点稚嫩。平常都是一副温和且稳重的态度……相反,给人的印象就是有些不太可靠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青年。

    不过——昨晚的他仿佛变了个人。

    没想到……居然能干到四次。

    年轻人真厉害。

    太厉害了。

    拜此所赐……我的疲劳感仍未完全缓解。我本身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了,平常身上没用过的肌肉都叫苦不迭。在人生当中,我还是头一回经历一晚上做爱四次。

    他无数次地对我展开渴求。

    激情、猛烈、而又狂热。

    如同在面前显示自己就是一个男人。

    我是多久没有遇到如此猛烈的渴求了呢?

    或许,是我人生中第一次。

    我的下属非常可爱,却有些不太可靠——原本我一直以为是这样,但昨晚他在床上慢慢地变了模样,化作猛烈的雄性,面带厉色对我展开渴求——

    “……”

    先、先洗澡吧。

    为了不吵醒实泽君,我安安静静地下了床。趁他还在睡觉,我还是赶紧整理好着装打扮吧。我不愿让他在明亮的环境下看到现在的自己。今天……就先不测基础体温了吧。

    我进了浴室,开始洗澡。

    设定的温度比平时略高。

    为了让自己从睡梦中醒来。

    为了让自己头脑清醒。

    可是——

    即便洗再热的水,我的头脑却还是迷迷糊糊的。

    心情浮躁,感觉冷静不下来。

    为什么?

    都已经真正做到最后了。

    实泽君已经回应了我的要求。他的确是对我展开了超乎想象的、最为激烈的渴求。

    可是,为什么?

    我——会感觉这么难受?

    “…………”

    我本来以为,他真的只会对我敷衍了事;还以为,只要请求男人除了做爱不干别的事情,他们或许就干脆只拿女人泄欲。别人是简单把握住眼前的快乐,我则是手握他们的种子。我曾设想过如此冷淡的关系。

    但是。

    一到真正交合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

    实泽君——真的很温柔。

    他在注视我的时候,就如同注视深爱之人一样,并且还十分爱惜地触碰着我的身体。

    他强烈地渴求着我,温柔却不失激情。

    不仅渴求身体之间的交融,还要渴求心灵之间的相通。

    毕竟他没有经验,可能也难免会把我看得太过神圣。

    可话是这么说。

    假如他给我看那种表情的话,假如他用那种眼神来看我的话。

    我都快要变得不正常了——

    “……”

    不行。这不好。

    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觉再这样下去也不好。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所以——我昨天,说了那件事。

    我本来没打算说的。

    可为什么就是说出来了呢?

    我是想让他更加了解我自己吗……或者说,我是想让他宣示自己是个怎样的女人然后回以冷淡态度吗?

    我不明白。

    但是这样下去真的不好。

    一定要规规矩矩地——划一条红线。

    只求不要敷衍了事。

    只求不要日久生情。

    洗完澡后,我回到房间拿出了一张纸。

    在陌生的床上醒来,发现已是早上十点。

    “——”

    我一下子就记起了昨晚的事情。

    旁边一个人也没有。

    本该脱得散乱的衣服,已经收拾干净了。

    我的衣服早就放在了侧桌上,叠得整整齐齐,上面没有桃生科长的衣服。

    我飞快下了床,急忙穿好衣服。

    出了卧室之后——

    “哦。”

    桃生科长早就已经起来了。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喝着咖啡。和昨天不同,今天她穿了别的室内便服,而且还化好了妆。

    “早上好,实泽君。”

    “……早、早上好。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没关系的。嗯,这个……可能是你累了吧。”

    “……啊哈哈。”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的确,昨晚……可能有点太拼命了。

    四次。

    就是初体验也太精力充沛了吧。

    “你、你先去洗个澡吧。洗了就舒服多了。”

    她催促道。我便往浴室走去。

    浴室里依然处在水蒸气的笼罩之下。她比我起得早,估计是先洗过澡了。尽管对这间生疏的浴室有些困惑,我却还是急着清洗了一遍身子后便回到了客厅。

    “……非常抱歉,还麻烦您给我准备浴巾。”

    “别客气。还有其他七七八八的东西呢,一起准备可能会好一点。毕竟不止一天要像今天这样过夜嘛。”

    说着,桃生小姐递给我一杯咖啡。

    “这是炭烧咖啡。不介意的话就喝吧。”

    “嗯……?”

    “炭烧咖啡。说白了就是用炭煮的咖啡。”

    桃生小姐略显得意地说道。

    “炭有一种效果,就是在吸收完多余的油和脂肪后,可以通过人体把它们排泄出来,对身体可好了。我喝的这款,可是结合了MCT油和抗性糊精两种成分,还能稳定吸收糖分——”(注:①通常认为是中链脂肪酸。②由淀粉加工而成,是将焙烤糊精的难消化成分用工业技术提取处理并精炼而成的一种低热量葡聚糖,也称“难消化糊精”。)

    “唉……”

    “……你刚才在想‘女人一到成了老太婆的年纪,就沉迷于这种保健食品啊’,是不是这样?”

    “我、我没这么想过!我开动了!哇,闻起来好好喝!”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于是我急忙否定,把嘴放在了杯子上。

    生来头一次喝炭烧咖啡。

    味道喝起来就是普通咖啡,只带一点点类似木炭的苦味。但是真的很好喝。既然喝了有益健康,那我应该明白每天都想喝它的人是什么感受了。

    “要是肚子饿的话,我还留有五谷杂粮……不过,现在这个时间再吃,就显得有点顾头不顾尾了。”

    “是啊……”

    我肚子是很饿,不过都已经睡过头了,再让人家请吃早饭,可就真受不起了。也许我最好在中午前就赶紧回去。

    我想来想去,这时——啪的一声。

    眼前放了一张纸。

    “咦……”

    “之前说过的承诺书。我做出来了。”

    对了,还真说过这件事。

    桌上放的那张纸写着“承诺书”三个大字,有几篇细小的文章列在下面。

    我应该可以说,她就是货真价实的营业科科长,甚至用上了正式文体来表示甲方和乙方。

    概括要点,就是以下内容:

    一、不准对外宣扬此事。

    二、孩子出生后,不得要求我抚养,或是向我索要抚养费。

    三、脱离关系后,我不得向对方索要监护人的权利。

    四、不得互相索要钱财。

    晦涩的文章经过意译之后,就是这个意思。

    这些几乎都是我们事先谈好的内容,因此我没有异议。

    然而——最后一句话。

    其他用的都是电脑字体,可唯独最后一项是手写的。

    简直就像是急着在后面补充一样——

    五、若有任意一方动了真情,这段关系就到此为止。

    “这是……”

    “嗯,这至少算是……以防万一,吧。”

    桃生小姐说道。

    她的声音十分平稳,却很不自然。

    “虽然我觉得不可能就是了……但凡事也是有个万一的。我想,一开始就这么规定会比较好。”

    “…………”

    “假如,要是有个万一、甚至一万个万一,我们当中的一个人真的喜欢上了对方的话。”

    “再维持这种关系,只会越来越煎熬吧?”她说。

    听完她这番缓慢而平淡的说辞,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桃生小姐,为什么要在最后添加这一项呢?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极其合理。

    因为我们根本不是情侣,只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互相交合罢了。

    不准喜欢上对方。

    纸上写的东西都极其合理、不言自明——正因如此,特意把这一点列在纸上才让人感到非常不自然。

    “……明白了。”

    我咽下难以消化的心情,在承诺书上签了字。

    然后,我马上离开了桃生小姐家。

    在去车站的路上,我找了一家牛肉盖饭店,简单吃完午饭后,便乘坐电车回到了家里。

    我随电车一同摇晃,闭上双眼沉思遐想。

    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毫无现实感。

    我居然和仰慕的上司完成了自己的初体验。

    这样一来,我也算是处男毕业了。

    可喜可贺,我变成男人了。

    名正言顺地变成了大人。

    差不多还在读高中的时候,我总觉得只要舍弃处男,世界就会产生剧烈的变化。虽然世界算不上产生了变化,但是我曾经觉得,世界看起来是多么地五彩斑斓、光彩夺目。

    可是现在……我感觉心里非常复杂。

    这倒不是说我没有快感或者幸福感,但同等程度的自卑感和焦虑感一直萦绕于怀,不停地压制着我心底里的雀跃。

    大脑不由自主地变得一片混乱。

    今后的事情。

    早上签的承诺书的事情。

    以及——昨晚的事情。

    四次交合结束,双方都变得筋疲力尽之后——

    我们甚至都已经无法起身,累倒在了床上。

    好容易才调整好呼吸,渐渐唤起睡意之际。

    桃生小姐忽然开了口:

    “……实泽君,我啊——”

    说道。桃生小姐背对着我,没有往这边看。

    声音听起来相当疲惫、非常疲惫、疲惫得不得了。

    “其实离异过一次。”

    我惊得说不出话。

    误以为燥热的身体瞬间冷却到了冰点。

    “公司里,几乎没人知道这件事……。我,以前,失败过一次。”

    “…………”

    “所以,我已经受够了。我不想,再去结婚、再去谈恋爱……。我真的不想,再被那些无聊的事情折腾来折腾去了……。我只要孩子,这样就足够了。”

    面对这番突如其来的肺腑之言,我无言以对。

    她立刻就进入了梦乡,我却完全失去了睡意,根本就没怎么睡好。

    “…………”

    睁开眼。

    电车晃来晃去,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我,和桃生小姐上床了。

    我和公认的美女上司发生了关系。

    但是——

    即使肢体互相交融,我们也只是陌生人罢了。

    这些事情让我再一次体会到:我对她什么也不了解。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