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一卷 第二章 桃生小姐的人生观

    有一种表达叫做“朝啼”。

    这是小说当中的一种表达手法。

    男女尽情交欢之后,时间加速流转,场面也随之切换。酣睡在床上的两人迎接新一天的朝阳,屋外的鸟啼声不时婉转耳畔。

    该手法用于暗示男女两人在未经描写的空白时间里发生了性行为。

    就结论而言——

    我,没能和桃生小姐迎来第二天的朝啼。

    “…………”

    我猛然起身。

    发现这里不是旅馆。

    而是我自己家。

    独居式1K公寓。(注:1K表示带一间厨房。)

    我在自家床上醒来。

    我并不是没睡够,在末班电车开走之前我就回到了家里。

    而且我也没有宿醉。喝酒固然很爽,但我喝的量并不算太多。

    可是——我的头却痛得连自己都难以置信。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接受昨天的对话,以及她的请求。

    甚至觉得这一切都应该是假的。

    昨晚——

    “……你今天就先回去吧。”

    我依旧坐在床上。桃生小姐对我说道。

    她全身裸体,外面只穿了一件浴衣。

    “我突然提这种要求,应该让你很难堪吧。”

    她兀自没有打算看我这边,略微自嘲般地说道。

    “呃……没有。”

    “我知道自己在说很不符合常识的事情。实泽君看起来那么认真……当然接受不了我这种请求吧。”

    说着,她拿起了收纳在沙发上的内衣。她刚解开浴衣,穿戴上胸罩时,我急忙撇开了眼。

    “我并没有以上司的名义命令你做事。这单纯就是我个人的请求而已……”

    桃生小姐说。

    “要是不行的话,就随你吧,我不会介意的。到时候……我们把今晚的事情都忘掉,当回之前的那个上司和下属吧。”

    桃生小姐自言自语似的断言道。

    她换完衣服后,还没等我回答便离开了房间。

    留下我一个人愣在原地。

    我茫然地度过了之后的三十分钟,然后想起了电车的时间,便急忙换衣服离开了旅馆。

    在早上起床后准备着装的这段时间里,昨天那件事还是不停地在我脑海里来回打转。

    “……看来,是真的啊。”

    我觉得不像开玩笑。

    她是认真的。

    她的请求——相当认真。

    桃生小姐认真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她希望和我生小孩。

    “呃,但是……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吗?”

    既不想结婚,也不想谈恋爱。

    但——就是想要孩子。

    所以,她想让我当生小孩的对象。

    说得直白一些……她就是想要我的种子罢了。

    我懂。道理我都懂。

    尽管如此,我也没办法诚心诚意地接受现状。

    那些不合理的地方……令我心神不宁。

    该怎么形容呢?

    我想:不应该是这样的。

    生孩子,

    孩子出生,

    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心想。

    “——继续为您播报新闻。近年来,‘精子交易’行为在社交平台持续扩大。该捐精行与公共机构无任何关系,由社交平台用户自行实施。关于这种行为的疑问点和危险性,我们今天请到了专家来——。”

    在差不多换好西装的那个时候。

    我不自觉打开了电视,发现节目当中播报的话题竟是那么合乎时宜,不时萦绕在我的耳畔。

    捐精。

    以前,我不知在哪条新闻哪个网站上见到过这个词。

    出于各种缘故,一些夫妇不希望通过惯常的性交来得到孩子,而是要求获得精子库当中的精子,通过医疗技术手段生下孩子。

    由于医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得以通过这种手段迎接新的生命。

    近年来,由于社交媒体的发达——个人之间的捐精行为似乎有所增加。

    “…………”

    在开往公司的电车当中。

    我拿手机稍微查了一下,便查出来一堆相关的信息。

    社交平台上的捐精行为。

    只提供精子的案例应该不少——但其中也有一些是直接见面发展成性行为的。毕竟依靠这个方法,不需要通过医疗机构即可提供精子,效果更实际,流程也更简单。

    “…………”

    感觉——脑袋晃悠悠的。

    这不仅仅是因为电车的晃动。

    感觉内心的价值观已经变得摇摆不定了。

    我想当然地以为生孩子“就应该这样”。或许我一直以来都保持着落后而死板的价值观。

    我想到了这些。

    我心怀一丝残存的不安,前往公司——

    “——哦,实泽君。”

    “桃、桃生科长……!”

    刚乘上电梯,便碰巧遇上了桃生科长。

    “早上好,真巧呀。”

    “是啊……早上,好。”

    不好。感觉异常尴尬。

    这两天内我都没办法正脸看她了。

    “你不上来吗?”

    “啊……我、我上。”

    在她的催促下,我们一起上了电梯。

    桃生科长和我不一样,她依然一如既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是不是到了公司她就会判若两人啊?真厉害。我的社会人阅历和她简直无法相比。

    电梯开始上升。

    在密闭空间里两人独处。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和昨天的情况是一致的。

    在旅馆的某个房间里,那副裸体即便置身于昏暗之中,也依旧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实在是让人历历在目——不对!完了完了!我在想什么啊!

    “怎么了,实泽君?你脸好红。”

    “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你说想起……~~!?”

    桃生小姐的脸一下子变得如滚烫般通红。

    “真是的!一大早的想什么呢!”

    “很、很抱歉……我是无意中想到的……”

    “别说什么无意中的了……”

    桃生小姐把手放在脸上,露出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

    “反、反正……既然是社会人,在公司就应该像个样子。不管私底下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带进公司里面。我也在拼命……咳咳!”

    “……咦?”

    桃生小姐急忙咳嗽了两声,不过有点迟了。

    那拼命是?

    我下意识地定睛一看,她用一只手捂着脸,害羞地把头撇到了一边。

    “不、不要这样看我……”

    “……非、非常抱歉。”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因为昨晚的事情而无法保持平常心。她褪下了脸上的铁面具,试图拼命地掩盖面部的潮红。我觉得这副模样简直楚楚动人。

    不久——电梯到达目标楼层。

    这是营业部所在的楼层,也是我和她的工作场所。

    “……我先走了。”

    门一开,桃生小姐便逃窜似的快步走了出去。

    于是我,

    “啊……请等一下。”

    连忙叫住了她。

    “关于昨晚您要求我做的那件事……”

    桃生小姐停下了脚步。

    我极力寻找措辞。

    毕竟我们所处的地方十分明显,都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听。

    “那个……我想,再和您认真谈一下。”

    “…………”

    “我想了一个晚上……但还是完全没有弄明白……所以,我希望您和我说的时候,能再全面一点。”

    我说出来了。

    这是毫不掩饰的真心话。

    我想了解她。

    我想更加全面地了解她。

    她的意图,她的真心。

    “……中午。”

    稍微隔了一段时间过后,桃生小姐说道。

    头也不回。

    “今天中午,你可以腾一点时间出来吗?”

    “……可、可以。”

    我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说实话,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但我还是不得不工作。

    况且我这个月的业绩本来就已经很难看了。

    需要付出比别人多一倍的努力。

    “……啊——弄完了。吃饭吃饭。”

    正午时间到,我的同事辔伸起了懒腰,说道。

    “实泽,去吃饭吧。今天吃什么?”

    “……对不起啊。我今天有约了。”

    “啊?”

    “是桃生科长叫我的。”

    “……哇噢。连午休时间都要训人啊。你也是够受的。”

    “啊哈哈。”

    我笑着附和了一两声。

    要真的只是训话或者杂活,那该有多轻松啊。

    约定地点——我早在中午前就已经取得了联系。

    我从营业部的办公室移步到会议场所的相邻区域。

    第五会议室——就在最靠里面的位置。

    那里就是我们约好的地方。

    我调整呼吸,敲门后进入室内。

    这是一间小型密室,大约能容纳五、六个人。桃生小姐就坐在长桌那边,于是我便坐在了她的对面。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毕竟营业部的人都不怎么用呢。不过这里也蛮好的,基本上没什么人来,谈私密的事情刚好合适。”

    说着,桃生小姐把一个纸袋摆在了桌子上。

    上面印着一家热门三明治店的商标,这家店就在公司附近。

    “这个,是我中午前出外面买的。不介意的话,你就吃吧。”

    “咦……这、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的,毕竟中午叫你出来的人是我。”

    “非常感谢。呃……可是我记得,会议室不是禁止吃东西……”

    “噢……这个规定,几乎都没有人遵守的,你放心吧。”

    她微微叹了口气后,

    “嗯,不管怎样,可能不在这里吃会比较好吧。”

    “因为也谈不到吃东西那方面。”桃生小姐略带自嘲的语气说。

    “……看来,您是认真的啊。”

    我说。

    下定决心切入话题。

    “昨天的事情。”

    “……嗯。那件事,我没开玩笑。”

    桃生小姐严肃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因为……这种事情……不、不太正常……”

    我没办法排遣内心的苦闷,因此只憋出了这句话。

    “……确实是这样吧。”

    桃生小姐苦笑道。

    “我昨天也说过……我知道自己对别人的请求不太符合常理。但是——我也没想过自己说的话有那么难理解。”

    “那个,实泽君。”桃生小姐接着说道。

    “我不想谈恋爱,也不想结婚。可我想要孩子……难道这个愿望,对你来说就那么难理解么?”

    “这,个……”

    “我啊……可能对实泽君刚说的‘正常’感到很厌烦。正常谈恋爱,正常结婚,正常生下孩子。这就是女人的幸福所在——身边的人都在灌输这样的硬性规定,让我感觉很厌烦……”

    她轻描淡写地说道。但一字一句都蕴含着坚定的意志。

    以及——同等的绝望。

    “我并不是要否定别人的价值观。我现在是觉得谈恋爱和结婚都不行……可是过了五年、十年,价值观一变,我可能就会稀里糊涂地和别人结婚了。不过——只有孩子我不会这么想。”

    “…………”

    啊。是啊。

    我到现在才发觉。

    不一样。只有孩子是不一样的。

    只要想恋爱了,想结婚了,这两件事情随时都可以去做。

    追根究底地说,等我们到了老爷爷老奶奶的年纪,也不是做不到。

    但只有孩子是——

    “我也不年轻了……还有三年就三十五了……这个岁数都可以称得上是高龄生产了,怀孕生子的风险也慢慢高了起来。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想趁现在,趁着还在三十多岁刚开始的时候,提前生下自己的孩子。”

    “…………”

    这估计就是她的——人生规划吧。

    经过再三思考才作出这番决断。

    我这种人即便说三道四,也不可能改变她的想法。

    她心意已决,应该是不会变卦的。

    “当然……我会尽量做到不给实泽君添麻烦。孩子出生之后,我不会跟你说‘你自己去认领吧’,也不会索要抚养费。规规矩矩地留张字据,就足够了。”

    我其实不是很确定……但感觉大概就是那样。

    万一她在和我发展关系时怀上了孩子,恐怕她就要独自抚养这个孩子了。

    反倒是孩子出生后,我的出现会更加添堵。

    她并不是在向我渴求什么。

    她想要的不是我的人——而是我的种子。

    “所以……是啊。你只需要把我当成对你言听计从的女人就好了。你也可以一点责任感都没有。只要你乐意,要是想处理性欲的话,你也可以来找我上床。”

    “处理性欲……”

    我整颗心都塞满了无以言状的感情。

    这份感情是什么呢?既然美女上司都已经提出这种要求了,那我只要不假思索地感到万分欢喜就够了吗?

    只要放任性欲就够了吗?

    不过何其遗憾,我根本想象不到这种事情。

    我感觉大脑昏昏沉沉,内心苦闷不已。

    “……请您饶了我吧。您说自己是对我言听计从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我诉说道。

    “我根本想象不到会发生那种事情……因为——我到昨天为止都还是处男,您说是吧?呃,不对,严格来说我现在都还是处男……”

    如果我经验更加丰富。

    如果我是一个不仅经验丰富还四处风流的人。

    我应该就能更加干脆地回答这个问题了吧。不管回答是拒绝还是接受,我应该也不用再这么烦恼了吧。

    “所以……我感觉负担有点重吧。”

    我并不是要责怪对方。

    我,只是想吐苦水罢了。

    然而——

    “关于这个……真、真的很对不起你。”

    桃生小姐重重地低下了头。

    她的表情仿佛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看起来像是受尽了罪恶感的折磨一样。

    咦?为什么她的情绪突然就……

    “是啊……实泽君,昨天还是第一次……。那是你人生中独一无二的宝贵回忆……都怪我,还没到一半就搞砸了……”

    “……呃,那个……”

    “因为我没想到,居然会那么快……”

    “……”

    对于我初体验的失败,桃生小姐貌似比我想象的还要介意。

    开心……她应该不会吧。嗯。

    不如说,关于这一点……我更希望她不要太介意。

    感觉像是被人揭开伤疤一样。

    “但、但是,我也好歹努力了一把呀?我想尽可能给你留下美好的回忆……就算你摸错了我身上的某些地方,我也没有指出来,而是装作不知道……”

    “……唔。”

    致命伤!

    不如说刚才的那些话才是致命伤呢!

    像是伤口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 !

    “我、我其实也不是很有经验……但如果你肯接受我的请求,那下次我就好好引导一下你……咦?不、不对不对……我在说什么呀!?”

    “……那个,麻烦您可以不要再提了吗?这样显得我整个人太天真了。”

    桃生小姐陷入一片混乱。见状,我撑死挤出了这句话。

    已经很接近祈求饶命了。

    “是、是啊……咳咳。我们还是冷静一下吧……”

    桃生小姐咳嗽了一下,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然后郑重其事地说,

    “总之,事情差不多谈完了吧。”

    说完便离开了座位。

    “我昨天也说过了,我完全不打算强迫你。不愿意的话,希望你能直接干脆拒绝。”

    “但是,”她接着说,

    “不管你的回答怎么样……如果你能早一点给出回答,我会很高兴的。刚才我也说了……我已经,没有时间再浪费下去了。”

    桃生小姐略带自嘲的语气说完后,便走出了房间。

    我稍微沉思了一段时间,随后便拿着带有三明治的纸袋跟了出去。

    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工作依旧堆积如山。

    在工作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没有再想太多其他的事情。

    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话虽如此,我也并非一到下班时间就能回家,而是加班一、两个小时才完成今天的业务。

    我刚准备离开公司,便几度与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人擦肩而过。估计是编辑部的人吧。在外面吃完晚饭,应该还要回来继续工作。在搭末班电车或过夜都已成为常态的编辑部员工看来,营业部加的班可就轻松得多了。

    “怎么说,实泽?要不要找个地方吃饭?”

    辔说道。我们一同走在路上,差不多刚从公司出来。

    “怎么说呢……”

    “喂喂喂。没事吧你?感觉你今天脸色不太好喔。”

    他有些担心似的说道,然后随口接着说:

    “好,就这么定了!痛痛快快地喝一杯去!去有女孩子的地方,好不好?”

    “去个头啊。我不是说过我不擅长去那种地方吗?”

    “嗨,实泽,你真是不在状态啊。”

    “你还好意思说呢。有女朋友了还去那种店。”

    “噢,我跟她已经分手了。”

    一派轻松。

    辔毫不在意地说道。

    辔的女朋友——他之前给我看过照片。他好像说过是在酒会上面见到的,还说人家还是当护士的……是嘛。原来已经分手了啊。

    “话是这么说,我们偶尔还会见面,也经常做爱呢。”

    “做……”

    我吓得一时语塞。

    “……你、你是说炮友吗?”

    “没有那么夸张。麻烦事太多了,然后就分了。不过,我们的关系感觉就像是,双方都有空的话就做来玩玩一样。”

    “…………”

    他悠然自得讲出来的话,对我而言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

    怎么说呢?

    没想到,大家都是这样啊。

    社会人、大人……原来都是这样的啊。

    好像……有点草率。

    做爱也太草率了。

    我从来没有考虑得那么沉重。

    我的贞操观念,并没有像“要是对象不是跟自己结婚的人,就不能做爱!”那样高尚……但不知为何却感觉“和不是交往对象的人做爱也不太好”。

    我感觉自己好像把做爱看得太神圣了。

    曾经也有段时间把做爱看成了恋爱当中的目标。

    不过,这些都是……处男学生纯真的价值观,应该不是大人的价值观吧。

    “…………”

    啊,不对。

    本来我也没资格说别人吧。

    结果只有告吹——毕竟在昨天,我试图和桃生小姐上床。

    借着酒劲,屈服于性欲,只渴求那份单纯的快乐,试图与没有和自己交往的人上床。我本来就觉得“交往前做爱不好”,可真到了裸体迫在眼前的时候,我却一点也按捺不住了。

    感觉……好没出息啊。

    半途而废让我十分讨厌。

    我不像无忧无虑的小孩那样清白纯洁、天真烂漫,却无法像大人那样决断地考虑各种事情。

    我既不是小孩,也不是大人。看来这个半途而废的人,就是我了。

    “不过啊。她好像又找了个新的男人。”

    辔完全不理解我的烦恼,接着无奈地继续前女友的话题:

    “而且对象还是医生啊。我也不是对她抱有念想啦。总觉得,有种油然而生的悲惨。自己上过的女人,都快被其他高质量男人抢走了。”

    “——”

    他若无其事的一句话,让我大吃一惊。

    辔半开玩笑着说“这可能就叫做‘被人睡走’吧?”,但我早就听不进去了。

    新的男人。

    其他高质量男人。

    噢,是啊。

    为什么我没想到这一点呢?

    只顾想着自己,却没考虑到别人。

    桃生小姐的请求。

    如果我拒绝了,她之后会怎么做呢——

    我马上从辔身边离开,去便利店买了便当后就回到了家里。

    吃着和往常一样孤独的晚餐——经过再三思考,我心意已决。

    把空盒子丢进垃圾桶后,我开始打起了电话。

    我好歹也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但我还是第一次因为这种私事给别人打电话。

    “喂。”

    联系人是桃生小姐。

    “恕我冒昧。您现在有空吗?”

    “嗯。我在洗澡,现在才刚刚出来。”

    洗澡。

    我瞬间一惊。可是到了现在还因为这种事情受到惊吓,估计为时已晚了。我的反应可不能跟青春期高中生一样。

    因为——我想和她谈谈更进一步的话题。

    “对了……你打电话是怎么了?”

    “嗯,我大概想到了。”桃生小姐继续说道,

    “我的请求你能不能接受,我想你已经有了答案,对吧?”

    “……是的。”

    我说道。

    下定决心表示同意。

    “呃……不过,最后请允许我确认一下,就一个问题。”

    “确认?”

    “如果……如果我拒绝做这件事——桃生科长,您之后会怎么办呢?”

    “……是啊。”

    隔了一段时间后,她说道:

    “如果实泽君不愿意的话——我估计就只能找其他人了。”

    我的呼吸停了下来。她的答案本该是那么明确,可真正到了从本人口中打听出来的时候,一种近似于无力感的空虚几乎要将我的躯体压垮在地。

    嗯,是啊。是这样啊。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并不是特别的那个人。

    对象——找谁都行。

    又不是非我不可。

    前提是不行就只能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寻找其他男人。

    寻找具有生育能力的雄性。

    因为她渴望的,就只有健康的精子。

    像桃生小姐这样的美女,找到夜里寻欢的对象应该很轻松吧。

    哪怕她真的在流行的社交平台上找到了捐精的人,也无所谓。虽说一查吓一跳,但最近好像连捐精的匹配服务都出现了。

    方法用之不竭。

    对象取之不尽。

    即便我表示拒绝,她也完全不感到为难——

    “……是不是看不起我了?像我这种拼老命又没节操的女人当对象,一般人都会讨厌吧。肯定会吧。真的对不起,还拜托你干这种麻烦事——”

    “我要做。”

    我说道。

    我毫不犹豫地——说道。

    “……啊?”

    “我要做。我接受桃生小姐的请求。”

    我复述道。

    话语里饱含坚定的决心。

    这不是玩笑。

    到头来……就是个非常单纯的理由罢了。

    在她眼里,我根本就不是那个特别的人。

    在充分理解这一点之后,这一次我终于得以直面自己的感情。

    总之——我很讨厌。

    我讨厌看到别的男人和她上床。

    我只是讨厌那样。

    非常讨厌。

    我自己都不清楚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

    难懂是类似于恋爱感情的东西吗?或者说,难道是我身上激发雄性本能的部位拒绝接受自己上了一半的女人被别人抢走吗?又或者说,难道我只是单纯想得到这个肯帮我摆脱处男,又对我言听计从的女人吗?

    这是爱意吗?是幼稚的占有欲吗?是丑陋的性欲吗?是对其他男人的嫉妒吗?难道是我妄想身边的女人被其他人睡走之后心怀忌惮吗?

    我心里五味杂陈。

    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这颗乱糟糟的内心真正是什么模样。

    我就是讨厌。

    我讨厌自己憧憬的上司跟别的男人上床。

    我讨厌得不得了。

    既然她能跟别的男人上床——那我也要这么做。

    “如果您愿意接受我这种人的话,那我会尽全力配合的。所以,不如说是我对您有事相求。请让我和您上床吧!”

    我说道。

    声音大得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

    隔了几秒之后,她才小声回答:

    “……谢谢你。”

    只此一句感谢,便让我心满意足。

    一和实泽君通完电话,我就立马变得浑身无力。

    我瘫软地躺倒在卧室的地板上。

    我把手机紧紧握在手里,长舒一口气。

    “……太好了。”

    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

    我还在想要是他拒绝了该怎么办呢。

    作为他的上司,我一直都提醒自己,要在他面前表示出毅然决然的态度……可是我真的很担心,担心得不得了。

    因为……就是那样嘛。

    突然跟别人提“不干别的,只生小孩”。

    这种女人,不被冷落才怪呢……!

    更别说年轻的孩子了……我早就不年轻了。

    比他差不多大了十岁。

    我本来以为自己还算年轻,但在二十多岁的孩子看来,我可能就是个老阿姨吧。

    而且实泽君……还、还是第一次呢。我觉得自己提的这个请求,对于没有经验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难接受了。

    即便拒绝也不足为奇。

    人家反倒还觉得正常。

    可是。

    可是如果我被他拒绝的话……那我们今后的关心肯定会变得非常尴尬。我是说过“当回之前的那个上司和下属吧”,但要恢复到原来的关系绝非易事。

    而且。

    实泽君可能也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给身边的人听。

    那样一来……我在社会上估计就无法做人了吧。

    当然,我相信他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可是。

    说得极端一点……他可能还会因为受到性骚扰而举报我。

    退一步来看……简直就像是用图式来说明:年过三十的上司利用自己的职位逼迫二十多岁的下属发生肉体关系。这种东西,除了性骚扰以外不会再有别的了。

    好害怕。

    我明知有风险却还是动手做了。

    即便如此我还是害怕得不得了。

    所以,我现在终于能缓一口气了。

    ——请让我和您上床吧!

    “~~”

    想起他的那番话,我就头脑发热。

    实泽君,到、到底在说什么呀……?

    不,我没有看错。

    我肯定没有看错!

    不过他本来也没必要说得那么热情呀。

    太直白了,弄得我好害羞啊。

    他的激情简直就像表达爱意一样——

    “……怎么可能呢。”

    我虽然一下子兴奋起来,可是心中的那份冷淡之情却化为冰和水浇灭了我的兴致。体内的温暖突然开始冷却。

    冷静一点。

    不要抱有多余的感情。

    实泽君——肯定只是因为人好才愿意接受我的请求。

    嗯,可能他多少也会把我看作是一个女人。

    可那只是单纯的性欲。

    绝不是什么恋爱感情。

    向他这样年轻的孩子,不可能会当我这种女人的对象。

    比他大十岁,性格也很麻烦,只擅长工作,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他不可能对这样的女人抱有恋爱感情。

    也不可能发现除性欲以外的任何价值。

    或者——他可能只是同情我罢了。

    年过三十、错过时机的女人,即便摒弃结婚和恋爱的义务,也要把孩子当作自己唯一的渴望。这样的女人既悲惨又丑陋,可能都没有人愿意为我搭一把手。

    “……这样就好了。”

    这样就好了。

    不管是同情或者其他什么都好。

    只要能怀上孩子就好。

    毕竟我是为了这个——才选择他的。

    应该只有实泽春彦——才能实现我的愿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