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不时轻声地以俄语遮羞的邻座艾莉同学(邻座的艾琳同学偶尔会用俄语悄悄撒娇) 第八卷 第七话 音乐

    体育祭慰劳会之后,紧接着就是名义上的万圣节派对。第二天,政近为了履行与依礼奈的约定而前往音乐室。

    依礼奈希望他作为伴奏者能参加吹奏乐部的演奏会。作为体育节接力赛跑中依礼奈协助政近、艾莉莎组合的回报,政近从今天开始要参加吹奏乐部的练习。当然,由于还有学生会的业务,他不可能每次都能参加。

    『并不是所有的曲子都有钢琴部分,而且以久世的水平,就算稍微缺席几次练习也没问题的吧~』

    想起那位带着神秘信任感的微笑的前辈,政近感到一丝胃痛。

    (不,我的水平……我已经荒废多年,技艺早已生锈……而且现在的家里没有钢琴,在家也无法练习……嘛,虽然我还是有练习过一些的)

    期望的重压让他感到沉重,走向音乐室的脚步也变得迟缓。但即使步伐缓慢,只要继续走,终究会到达目的地。政近在抵达的第一音乐室门前,深吸一口气后,下定决心推开了门。

    「打扰了——」

    「欢迎来到我们的后宫!」

    「这样介绍真的没问题吗?」

    于是,对迎接我的依礼奈如此插话道。对此,依礼奈异常自信地挺起了胸膛。

    「哼哼~完全没有问题哦?这不过是在阐述事实而已。大家说是不是!」

    依礼奈这样说着,转身向吹奏乐部的成员们寻求同意,她们纷纷点头。

    「是的,部长」

    「没错呢」

    「呵呵」

    美丽的笑容,教科书般的社交礼仪。这样的场景让政近想起了之前依礼奈说过的话。

    『在这个学校,要么是微笑着无视玩笑的绅士淑女,要么是我不得不成为吐槽角色的习惯强者。能够毫无顾忌地扮演开玩笑角色的对手真是稀少啊』

    (原来如此。这就是艾蕾娜前辈所说的,微笑着无视玩笑的绅士淑女吧)

    看去,占据八成以上成员的吹奏乐部几乎都是来自教养良好家庭的孩子。这里简直就是与有希同类型的学生的聚集地。

    (确实,这里的氛围对艺人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如此华丽地无视玩笑,依礼奈想必也会感到难以应对吧,政近不禁同情起来。然而,

    「看吧?大家都是我的后宫哦!」

    「你不觉得太过自信了吗?」

    面对带着愉快笑容转过身,自信满满地竖起大拇指的依礼奈,政近既感到惊讶又心生佩服。这时,依礼奈把手放在腰上笑了。

    「哈哈哈,既然成了后宫之主,那当然要各种方面都很强大啦~不是吗?」

    「是的,部长」

    「没错呢」

    「呵呵」

    「不,这不是已经被带入奇怪的话题了吗……你们打算继续这个设定多久?」

    「别说设定什么的!」

    「那这个角色」

    「吵死了~!我不扮演角色就没办法在人前站稳脚跟啊!」

    「那个……对不起」

    「别道歉啦~只是开玩笑。艾蕾娜前辈本来就是一个豪放又有点色色的大姐姐☆」

    咔哈☆ 仿佛听到这样的效果音,依礼奈带着豪爽的笑容摆着pos,政近不禁感叹「能一直坚持到这里真是不容易」。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来到这里之前的沉重紧张感已经消失了,微微苦笑着低下头。

    「谢谢你帮我缓解了气氛。」

    「别这么客气!」

    「什么意思?」

    「就是说不要太拘谨!我们部门是不太在意上下关系的轻松氛围。对吧?」

    「是的,部长」

    「没错呢」

    「呵呵」

    「机器人吗」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重复同样台词的部员们,政近认真地看着他们,但回应她的却是铁壁般的质朴微笑。到了这个地步,他不禁感到有些害怕。

    (或者说,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习惯性的强者吧……)

    仔细一看,从刚才开始说话的始终是同样的三个人,其他部员则是一直沉默地笑着。总之,政近决定在心里给这三个人分别命名为「是前辈」「那样前辈」「呵呵前辈」。

    「那么重新介绍一下。这位是将在十二月的演奏会上作为钢琴手参加的久世政近同学。大家鼓掌欢迎!」

    依礼奈这样说着带头鼓掌,部员们一起热烈鼓掌。在这里看不到对外来者的厌恶或回避感,只有纯粹的欢迎之情。这让政近感到安心……同时也感受到了期待,胃部不由得沉重起来。

    「好的!那么从那边开始按顺序自我介绍……虽然我想这么做,但如果每个人都做的话会很长,所以我们还是留到休息时间再做吧。首先,我先介绍每个年级的负责人,好吗?」

    「啊,好的。麻烦你了。」

    「OK,来吧~」

    政近点头后,依礼奈妖媚地招手,三名女生走上前来。实际上,就是刚才一直在重复同样台词的那三个人。

    (就是「是」、「那样」、「呵呵」嘛)

    因为刚刚在心里给他们起了那样的绰号,政近感到有些尴尬。尽管不知道这些情况,三名女生还是按照年级顺序进行了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我是担任副部长职务的三年级学生,灰谷。我负责的乐器是单簧管。」

    (就是「是」前辈嘛)

    「初次见面,我是二年级的相马。我负责的乐器是打击乐。」

    (就是「那样」前辈嘛)

    「初次见面,久世同学。我是A班的荒井。我负责的乐器是长笛。」

    (可惜,不是「呵呵」而是「哎呀哎呀」的那位)

    脑海中浮现出这样愚蠢的想法,政近在心中狠狠地揍了自己一顿。然后,他尽量保持着认真的表情,微微鞠躬。

    「初次见面,我是久世。虽然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请大家多多关──」

    「太正式了~~~!」

    就在这时,依礼奈突然插话进来,在政近和三名女生之间挥舞着手臂。她转向一脸茫然的政近,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

    「你没听我说吗!?我们部门是不太在意上下关系的轻松氛围!」

    「虽然是这么说,但我今天是第一次参加……而且,前辈们都用敬语,我却那样──」

    「这些孩子对谁都用敬语,所以不用在意!更重要的是,久世同学,你应该像对待我一样更随意些!」

    「哈……部长这么说,但这样可以吗?」

    「是的」

    「没关系,我们不介意」

    「呵呵」

    得到了三人的许可(?),政近也稍微松了松肩。依礼奈满意地微笑着,轻轻地在政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那么,我们就立刻开始吧,弹一曲怎么样?」

    「诶?」

    「作为问候的替代,大家也想听吧?」

    面对依礼奈的询问,这次不仅三名女生,所有部员都纷纷表示赞同。在充满期待的目光的压力下,政近点了点头。

    「啊,那么……就弹一首吧。」

    这句话引起了轻微的欢呼声。尽管拼命忍住因为无邪的期待而几乎要抽搐的脸颊,政近还是坐在了钢琴前。

    (嗯~没想到会突然让我独奏……要弹什么呢?)

    他事先从依礼奈那里得知的演奏会曲目单上,排列着从著名的交响乐团曲目到近年来流行的J-POP,甚至是热门动画电影的主题曲等各种曲目。他在脑海中回想这些曲目,暂时决定以热闹为主,选择了动画主题曲。他轻轻哼唱着曲子,手指在大腿上舞动,然后放在琴键上。接着——

    (咦?为什么要弹呢?)

    他的手指僵住了。

    为了什么,为了谁而弹?当然是为了依礼奈和……管弦乐部的成员们。

    (但是,为什么?)

    他反问自己内心的疑问……政近意识到了。

    (啊,原来如此。没有动机。)

    在政近的心中,他没有让依礼奈或管弦乐部的成员听他演奏的动机。虽然有消极的理由是因为约定,但没有积极的动机。所以手指……无法动弹。

    (不不不,没有动机也没关系。不管有没有动机,总之只要弹就行了……)

    尽管这么想,手指却不肯动。眼前的琴键变得模糊,母亲的视线在脑海中闪回。瞪着这边的,母亲那充满憎恨的眼神,是……

    (啊,那个,哪里是“do”来着?要从哪里开始弹呢……)

    耳鸣响起。那一天的记忆,意识被拖了进去——

    「啊,对了。」

    政近的手指僵在琴键上,依礼奈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他惊讶地抬起头,看到依礼奈似乎在摸着额头,摇着头说着。

    「哎呀,我真是的……忘记了,欲将取之,必先予之,是这样的原则吧……没错吧,如果我们平时的演奏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话,对于久世君来说也很难办吧。」

    「艾蕾娜前辈……」

    依礼奈带着戏剧化的态度这么说,然后迅速转向部员们。

    「那么,今天我们就先让久世君了解我们吧!久世君就在那边观摩吧~」

    在依礼奈的催促下,政近犹豫地坐在了墙边的椅子上。部员们也因为部长突然改变方针而有些困惑,但还是按照依礼奈的话去准备。

    「那么,我们先不管观众的事,开始吧~像往常一样。啊,老师,请指挥。老师~?」

    「呼嘎!」

    在依礼奈的呼唤下,靠窗坐着睡着了的女子突然惊醒。

    (啊,果然是顾问老师……因为没人提起,所以一直忽略了……)

    从政近来到这里开始,就一直有一个把头靠在墙上睡觉的女性,她似是顾问。看起来大约三十岁左右,站起来时用手按着脖子,四处寻找指挥棒。

    「啊~好的好的……我没睡。我没睡哦,真的……」

    「不,怎么看都是睡着了吧」

    「不~我没睡。对吧?」

    「是的,老师」

    「没错呢」

    「呵呵」

    「看吧」

    「不,大家都太宠老师了吧」

    「好~的」

    「是这样吗?」

    「呵呵」

    在所有部员都笑着无视这一切的情况下,政近静静地看着正在找指挥棒的女性,强忍着哈欠。

    (不,这是顾问……吗?话说回来,我在学校里好像没见过她……啊,难道是外聘的指导员?)

    正当政近这样猜测时,终于找到指挥棒的女性转头看向他,歪着头。

    「嗯?今天有观众吗?在这个时候?」

    「老师……之前不是说过吗?我们要招募一个伴奏的钢琴家。」

    「是吗?嗯~……」

    她盯着微微鞠躬的政近,轻轻皱眉。但在政近反应之前,她转移了视线,转向了部员们。然后,在她举起指挥棒的瞬间,音乐室里原本和谐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

    自然而然地,政近也挺直了背脊……紧接着。指挥棒挥下,声骸击中了政近的身体。

    (呜,哇……!)

    这么多人在这样的房间里,在这样的距离下听演奏。与迄今为止在大厅里听过的演奏不同层次的力量感,让政近感到压迫。

    (这,太厉害了……艾蕾娜前辈也很酷……)

    完美的和谐合奏中,鲜艳的高音贯穿其中。那是依礼奈演奏的小号音色。

    (太厉害了……!)

    面对这令人眩目的强烈演奏,政近闭上眼睛,沉浸在谐振之中。演奏结束时,他已经不由自主地鼓掌。对此,包括依礼奈在内的几个人显得很高兴,但很快老师的指导就开始了,他们立刻改变了表情。那里只有那些对音乐充满热情的人。

    (哦……太酷了)

    他由衷地这么认为。同时,

    (我要……加入他们吗?在这里?)

    那个能让所有听众面无表情的我?那个对音乐没有热情的我?至今还……无法摆脱过去的我?

    「……」

    格格不入。

    听着管弦乐部的演奏,政近静静地加深了这样的想法。

    ◇

    「好的,那么今天就到这里。解散!」

    「「「「「谢谢大家!」」」」」

    随着社团活动结束,刚才还在指挥和指导的那位女士,几乎是说着「啊~累死了」,迅速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她那准时下班的模样,政近不禁有些惊讶。

    「……真是个厉害的人啊」

    「哈哈,一开始见到她确实会惊讶~别看她那样,其实是个相当有名的音乐家呢。啊,顺便说一下,她是我们的校友。她的名字写作‘前进’,就是前进的意思。」

    「这名字还真是……特别啊」

    「是吧~……那么,你觉得怎么样?」

    面对依礼奈的询问,政近坦率地表达了赞赏。

    「非常棒。我以前从未在这么近的距离听过管弦乐队的演奏,真是震撼到了。」

    「哼哼~我就知道吧~我们这里的水平可是相当高的。」

    依礼奈自豪地挺起胸膛,政近轻轻地点了点头。

    「还有……谢谢你。得救了。」

    「嗯?啊……」

    依礼奈愣了一下,意识到政近指的是取消了钢琴演奏的事情,于是点了点头。

    「我当时感觉你好像有点困扰……或者说,迷茫。所以我临时插手了,希望没有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什么的……真的帮了大忙。」

    「嗯……」

    这时,依礼奈瞥了一眼身后的部员们,然后小声问政近:

    「那么,下次能来参加练习吗?」

    依礼奈并没有追问具体的情况,只是询问是否能参加,这让政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含糊地点了点头。

    「嗯……我想应该没问题,但是……刚才的那个……」

    政近一时语塞,然后苦笑着说:

    「怎么说呢……我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要弹钢琴了……」

    说完之后,政近自己都觉得羞愧,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然而,依礼奈只是稍微睁大了眼睛,然后在政近面前蹲下来,频频点头。

    「啊~原来久世君是需要理由的那种类型啊~音乐对你来说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呢。」

    意外地,依礼奈的理解让政近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坦然接受了她的话。

    音乐是手段。确实如此。对于政近来说,钢琴只是为了让家人……喜欢的人开心的手段而已。因为他妈妈和妹妹会因此而开心,所以他才弹。仔细想想……也许他从未有过纯粹为了音乐本身而去做的经历。

    「……像我这样的人,适合加入管弦乐队吗?」

    自然而然地露出了讽刺般的微笑,带着几分自嘲的话语从口中溢出。然后立刻后悔了,但依礼奈只是微微挑起眉毛,轻松地说道。

    「嗯?并没有那种事情哦?」

    与预期相反的轻松否定,让政近感到失望。

    「动力这种东西因人而异嘛~像我这样的类型更倾向于享受胜过一切,但也有孩子一心只对比赛的获奖充满热情」

    「哈……」

    依礼奈的话含糊其辞后,突然对内容产生了兴趣,政近便问道。

    「那么,艾琳娜前辈……为什么要邀请我呢?如果只是享受胜过一切的话……成员并不那么重要吧?」

    「嗯?那个……感觉和久世君一起能创造出新的音乐?啊不,对不起。刚才的说法有点装腔作势」

    立即否定了自己的发言,依礼奈略微扭动脖子后说道。

    「简单来说……就是那样想的。在听到久世君的琴音时『啊,真想用这个钢琴伴奏来演奏』。仅此而已」

    这样说着,依礼奈有些害羞地笑了。然后,她抬头看着政近的脸继续说。

    「所以嘛……随你喜欢去做就好?我也是随心所欲的。不要过于紧张,不要拘束,按照久世君想要弹奏的方式去弹奏就好了……虽然那可能很难」

    说到这里,依礼奈站起来,挺起胸膛,得意洋洋地说。

    「音乐,写作音乐就是享受声音。也就是说,享受胜过一切,对吧」

    「……」

    「啊,刚刚是不是觉得我说了一句超级做作的话?」

    「……嗯」

    「吵死了!难道我能随随便便就说出那么多机智的名言吗!」

    对着愤怒的前辈苦笑着,政近站起身来逃离依礼奈。

    实际上差点脱口而出「音乐真的是快乐的东西吗?」这个疑问,被他咽回了喉咙深处。

    ◇

    「那么,失陪了」

    「好的~下周再见哦~」

    政近在与依礼奈和其他管乐部成员打过招呼后,离开了第一音乐室。关上门,视线转向走廊前方时……发现了靠在墙上双臂交叉的男学生。他立刻假装没看见,试图从那人面前走过——果然不出所料,被叫住了。

    「果然,加入了管乐部啊。久世」

    「你在这里做什么,闲着没事吗?」

    懒得转身,政近只是将视线转向雄翔的方向问道。于是,雄翔故作姿态地耸了耸肩。

    「多亏了某人,钢琴部的成员数量锐减到了半解散状态。虽然没有闲到那种程度,但还是有时间的」

    「是啊,完全是因为你搞砸了。遗憾的是,我和你不同,我很忙。再见」

    政近说完就要离开,就在雄翔似乎要说什么的时候,附近的门开了,一个熟悉的人物探出头来。

    「哎呀,真是稀奇的组合呢」

    「乃乃亚……」

    看到从第二音乐室出来的乃乃亚,政近意识到「对了,今天是轻音乐部的练习日」。注意到乃乃亚身后稍稍窥视,看到了似乎是来参观的沙也加的身影。

    「已经结束练习了吗?」

    「嗯~算是吧。之后收拾一下,随便吃点东西就回家~的感觉?」

    「这样啊」

    这时,政近对被认为是危险人物的雄翔的反应感到好奇,回头一看……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咦」

    「雄翔刚才已经走了哦~?他好像不喜欢我~」

    「啊,是吗……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乃乃亚轻松地说自己被讨厌了,政近有些退缩,嘟囔着,乃乃亚则有些敷衍地回答。

    「谁知道呢~?不是来听久世的钢琴的吗?」

    「哈?不,怎么可能……」

    政近下意识地否认,但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也许真的是这样」。然后,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等等,什么?难道我对那家伙产生了依赖……?如果真是那样,感觉太糟糕了……)

    政近皱起了眉头,对于自己被归类为不喜欢的人,尤其是被男性关注,这完全不是令人高兴的想象。然后,他摇了摇头,试图摆脱这个想法,同时想起了有件事情要对乃乃亚说。

    「对了,之前听说,你陪着艾琳去了医务室?谢谢你」

    政近对乃乃亚表示感谢时,乃乃亚稍微歪了歪头,然后像是想起来了似的「啊」了一声。

    「没什么,不是什么大事。我看艾莉莎看起来不太舒服,就让她躺在床上休息,我自己很快就离开了」

    「这样啊……不过还是帮了大忙了。顺便问一下……」

    政近环顾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询问。

    「(你知道艾琳不舒服的具体原因吗?)」

    尽管艾莉莎不愿意透露详情,但政近从艾莉莎的话中推测,可能是因为竞选活动受到了某些人的负面言论。

    实际上,自从有希在体育节的比赛中战胜艾莉莎后,一些狂热的有希支持者趁机贬低艾莉莎。政近也听到了这些消息。那些人本来就把与有希解除搭档关系的政近视为背叛者,一直对他冷嘲热讽。关于那些言论,政近也只是随口说了句「嘛,总有些人喜欢这样说」,然后就不以为意地过去了……

    (如果真的有人因为说了不好听的话而导致艾琳生病……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政近带着一股冷静的愤怒等待着回应,但遗憾的是,乃乃亚摇了摇头。

    「抱歉,我见到艾莉莎的时候她已经看起来很不舒服了,所以我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这样啊……不,你没有必要道歉。谢谢你……我也应该道歉」

    「为什么?」

    「不……」

    政近被问到为什么时,他想说的是因为听了雄翔的很多话,一度怀疑乃乃亚可能是罪魁祸首,但现在又不能坦白说明。他含糊其辞,突然想起刚才差点向依礼奈提出的疑问,决定向乃乃亚提出来。

    「啊~……乐队,有趣吗?」

    乃乃亚虽然对突然转变话题感到有些疑惑,但还是爽快地点了点头。

    「还算吧~唱歌感觉很棒,挺有趣的」

    「是、是吗」

    乃乃亚也在享受音乐。虽然是无意中问出的问题,但这个事实对政近来说既是惊喜,同时也带来了一点打击。

    (连乃乃亚都在享受……而我……)

    政近感到有些沮丧,而乃乃亚则显得更加疑惑,身体微微动了动。

    「怎么了?我想去洗手间」

    「啊!? 哦、好的。不好意思,叫住你了」

    「没关系……」

    乃乃亚一边说着,一边迈出了一步。

    「……要不一起去?」

    「一起个锤子!」

    对于乃乃亚突然的邀请,政近立刻插嘴。然后,看着乃乃亚轻笑着离去,他轻轻叹了口气,朝着教学楼的入口走去。

    (原来如此……就连乃乃亚也在享受音乐……)

    这是一种政近未曾体验过的感觉。或者说,根本就没有……

    (我……从来没有和别人合奏或参加过乐队演奏)

    他最多只有和钢琴老师几次双钢琴的经验,甚至都不记得是否享受过。

    (而且……)

    刚才脑中闪回的记忆。那段超越想象的、根深蒂固的创伤记忆,让政近紧紧咬住牙关……摇了摇头。

    (越是想,越觉得自己能否成为助力变得不确定……)

    冷静地分析着,政近叹了口气。在他脑海中浮现的是接受依礼奈请求的那天,艾莉莎对他说的话。

    『我认为你是一个能够为了支持那些充满热情的人而燃烧自己的人』

    『所以……一定没问题的。我相信你,你能实现名良桥前辈的愿望』

    「……」

    虽然政近清楚艾莉莎并没有给他施加压力的意图。但是,来自艾莉莎的信任,以及来自管乐部成员们的期待,对于现在的政近来说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确实,管乐部的演奏非常出色……如果能够成为助力,我也想尽力而为。但是……)

    即便这么想,这次首先他怀疑自己是否具备足够的能力和天赋。甚至……在下一次练习中,他真的能够演奏钢琴吗?现在他还无法确定。

    「这真是个难题啊……」

    政近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拐过角落,当他快要看到入口时——与站在鞋柜旁边的玛利亚目光相遇。

    「哎呀,久世君也要现在回家吗?」

    「是的,没错……玛夏是在等艾琳吗?」

    「嗯,她说在教员室有点事~」

    「原来如此」

    他们一边这样交谈着,一边走向彼此,玛利亚不经意地问道。

    「怎么样?管乐部」

    「……今天只是参观了一下,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政近早就预料到会被问及此事,所以他用一个无伤大雅的回答搪塞过去。然后,他准备走向鞋箱,说「那么明天见」,

    「哎~为什么不一起走一段路呢?艾琳马上就来了,好吗?」

    玛利亚用纯真的笑容叫住了他,政近心里苦笑了一下。

    「不,今天……」

    「对了,今天的学生会上,茅咲变得好奇怪啊~」

    (啊,已经开始聊起来了……)

    玛利亚非常开心地想要与政近分享学生会上发生的事情。面对她那无邪的笑容,政近也无法轻易说出「我要回家了」这样的话。无奈之下,他只好站在玛利亚旁边,陪她聊天。

    「然后,会长就说『那不是蝴蝶的梦!』」

    「啊哈哈」

    政近适当地附和着玛利亚的话,但就在这时,

    「那么……实际上,管乐部发生了什么事?」

    「嗯?」

    政近放松警惕时突然转换话题,这让政近完全措手不及。玛利亚凝视着政近僵硬的侧脸,温柔地微笑着。

    「发生了什么事吧?久世君,你看起来有点忧郁」

    「……」

    玛利亚洞察一切、包容的目光,政近保持面向前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放弃了抵抗。

    「我只是感受到了管乐部的强大……稍微失去了做得更好的信心」

    他没有详细解释情况,只是简洁地告诉了她事实。玛利亚似乎看穿了一切,她的手伸向政近的头……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群,然后轻轻拍了拍政近的肩膀。

    「不要太过于紧张了~?管乐部的人们已经练习了很长时间。跟不上他们是很自然的」

    「……嗯,确实是那样」

    「就是啊~即使不完全完美也没关系。只要尽自己所能,努力去做就好……如果实在觉得辛苦,逃避也是可以的哦?那时候,我会好好安慰你的」

    「哈哈……那真是可靠呢」

    政近心里想着「如果变成那样,在很多方面都会结束吧」,半开玩笑地笑了。然后,他突然放松了肩膀的力量,

    「对了,久世君?为什么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看这边?」

    玛利亚好奇的询问像是一把尖刀刺入了政近的心。感受到玛利亚视线的政近,一直在对话中保持着面向前方,一滴汗液顺势滑落,他装作若无其事地回答。

    「不,我只是等艾琳过来而已……」

    「……为什么这么固执地不看这边?」

    「没有那回事哦?」

    尽管这么说,当他转过头来看见穿着制服的玛利亚时……无论如何,前天的玛利亚醉酒骚动就会在脑海中闪回,政近迅速转移了视线。

    「……为什么移开视线?」

    「不,因为有虫子飞过来……」

    「都已经快冬天了?」

    「即使是冬天,虫子也会飞的。它们甚至会成群结队。真是让人烦恼呢,特别是去水边的时候──」

    「……前天,果然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竭力转移话题的时候被击中了要害,政近一时语塞。玛利亚似乎从他的反应中察觉到了答案,皱起了眉头。

    「果然,是这样啊……」

    「诶,那个」

    前天,玛利亚醒来的时候,掩饰说「我喝醉了就立刻睡过去了」,玛利亚暂时似乎也接受了这一点……但作为玛利亚来说,似乎有什么让她感到不对劲的地方。那是什么呢?是什么让她感到不对劲,以至于说出这样的话来呢?在思考着的政近面前,玛利亚似乎很抱歉地,双手紧握着,边扭动着手指边解释道。

    「那个,对不起?我通常都会避免吃含酒精的零食之类的,而且到现在为止……在外面,我从来没有失去过记忆。前天是因为有久世君和艾琳前辈在,所以大意了……」

    这个解释,对政近来说大体上是可以安心的……但是有一个让人在意的地方。

    「在家里有过失去记忆的经历吗?」

    「……嗯,有几次?每次都被艾琳酱狠狠地骂……」

    「你做了什么……」

    「我,我不记得了……但我好像一喝醉就会缠着艾琳酱……」

    双手捂着脸颊,眼神游移,玛利亚用抬头窥探着政近的脸。

    「所以,那个……我是不是也缠上久世君了,之类的……」

    「……」

    面对玛利亚的问题,政近抬头思考。

    (那是……可以说被缠上了吗?不,虽然感觉确实被物理上缠上了……)

    肚子、手臂、腿被紧紧抱住,被拽倒在沙发上,最后骑乘式——

    「唔!」

    不堪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政近不由自主地咳嗽起来。这让他身体一颤,玛利亚开始慌张起来。

    「啊,果然?我,我做了什么吗?!」

    「请冷静下来。有人在看呢。」

    政近用视线示意那些准备放学回家的学生,压低声音警告道。玛利亚似乎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惊讶地捂住了嘴,然后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在这样窥视周围的玛利亚面前,政近思考着应该告诉她多少真相。

    (不过,这时候,也许坦白一切才是真正的诚意吧……)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闪过,但随即又被否定。

    (不,说得出口吗!上半身裸露,骑在男人身上这种事!说得出口吗!玛夏肯定会因为过度激动而昏过去的!)

    而且……如果真的那么坦白了,那么那种状况下也会产生是如何恢复原状的疑问。回想起当时因为紧张和罪恶感几乎要死的恢复过程,政近咬紧牙关,咕咕地咽了口口水。

    (不,但是……没办法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谁会来学生会室,而且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了,只会引起误解……特别是如果那个更加严格的学长来的那天,强行突破门锁后的人生重置,很容易想象得到!)

    尽管在内心里这样辩解,无论如何还是会留下内疚感。那种内疚远超过对玛利亚撒谎的内疚感。

    「不,那个……只是被抱住了手臂,被拖到沙发上而已?确实是被稍微缠上了一些吧?」

    政近选择了全力掩饰。反正也没有记忆嘛?只要说出一部分真相,剩下的部分就能隐瞒过去哈哈哈……看来这样的预想太天真了。

    「真的……只有这些吗?」

    玛利亚似乎有了某种确信,再次向政近询问。然而即使如此,政近的回答也没有改变。

    「只有这些,还有什么吗?」

    「因为,那个……」

    面对茫然的政近,玛利亚一边含糊其辞一边环顾四周,轻轻踮起脚尖,凑近政近的耳朵。然后,用手遮住嘴角,羞涩地用俄语低语。

    【那个,内衣……移位了。】

    「!?」

    【只是普通地抱一下不会变成这样,感觉……我,难道……】

    从一个物证推断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程度……政近一时之间,眼神游离了。

    「呜、呜呜呜~~~」

    玛利亚站稳脚步,双手护胸,鼓起脸颊,脸色渐渐变红。

    看到这一幕,政近也心想「糟了」,但已经晚了。

    【哇啊啊!我已经,除了小君那里之外,嫁不出去了!】

    「哎,等等」

    以为会被扇耳光,没想到玛利亚迅速转身,跑向走廊。

    【绝对,会让你娶我的!】

    「这是什么放弃的话啊!」

    一边吐槽,政近也立刻追了上去,但玛利亚跑进的地方是……女厕所。

    「哎呀,意外地冷静呢?」

    多亏了这一点,连政近自己也变得冷静下来,在女厕所前吐槽。通常情况下,不是应该一口气跑到喘不过气来吗?但实际上,在逃跑这一点上,比起我们武者或者罗者跑步,要有效得多。

    事实上,对于政近来说,这个最雄辩的「别管我」的意思表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加上路人的疑惑目光让人感到疼痛,只好沮丧地离开了女厕所前。

    (嗯……就这样不管玛夏小姐回去好吗……不,但是等着也不是办法……)

    就这样回到原来的地方,一边看着鞋柜和女厕所门,一边犹豫不决的政近。这时,背后传来了声音。

    「政近君……?怎么了?」

    回头一看,是艾莉莎带着奇怪的表情看着这边。她的蓝色眼睛明显地流露出「你是不是在看女厕所那边?」的怀疑之色。

    「不,因为女厕所那边发出了很大的声音,所以只是在看而已。」

    对此,政近若无其事地随口撒了个谎。艾莉莎仍然用怀疑的眼神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然后突然环顾四周。

    「……你有看见玛夏吗?她应该在这附近等着……」

    「谁知道呢?说不定……」

    政近没有说出口,而是用眼神示意「不是在厕所里吗?」艾莉莎的眼神温度更低了,但她还是转过身面向门口。

    「总之,在这里等着总会来的吧。」

    「嗯……」

    「怎么了?」

    「没什么……」

    如果继续待在这里,玛利亚反而可能不容易出来。政近咽下了这句话,缓缓地走向鞋柜。

    「那么,明天见……」

    「哎?一起走到半路吧。关于今天学生会的事情,我有话想说。」

    「似曾相识……」

    「?」

    「不,没什么。」

    耸耸肩,回到艾莉莎身边。与几分钟前完全不同,这次是在艾莉莎旁边等待玛利亚的形式。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内心纳闷,既然已经这样了,就必须想办法让艾莉莎离开这里……正在思考时,

    「吹奏乐部的情况怎么样?」

    似曾相识。和姐姐同样的问题,政近苦笑了一下,然后说出了经过与玛利亚交谈后的真实想法。

    「老实说,我不确定我能帮上多少忙,感到有些不安……不过,我还是尽量不给自己太大压力去试试看。」

    「……是吗。」

    艾莉莎似乎察觉到政近的回答没有谎言,轻轻垂下眼帘,向前看去问道。

    「吹奏乐部的大家怎么样?能相处得好吗?」

    「嗯……虽然有很多个性独特的人,不过……」

    带着没有负面情绪的微妙苦笑,政近这样回答。

    「如果看起来能开心地做下去就好了。」

    艾莉莎不经意间回应的这句话,让政近不禁摇晃了一下肩膀。

    「政近君?」

    敏锐地注意到这一点,艾莉莎转移了视线。

    「……」

    艾莉莎的视线刺在政近的脸颊上。尽管如此,政近依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艾莉莎轻轻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真是无可奈何的人】

    这句话混合着无奈和宽容,让政近心中涌起了感激和歉意。烦恼了几秒钟后,政近认命地说道。

    「其实……我虽然玩音乐,但并没有觉得特别快乐……」

    感受到了抬起头看向这边的艾莉莎的目光。

    政近没有看她,而是挠着头继续说道。

    「对我来说,钢琴并不是兴趣,而是学习的东西……所以我并不确定是否能享受其中。毕竟我从未与人合奏过……」

    虽然斟酌着言辞,但政近诚实地表达了自己的不安,然后轻轻耸了耸肩。就在这时,艾莉莎突然抓住了他的右手。

    「?」

    「走吧。」

    当政近用疑问的目光看向艾莉莎的同时,她不由分说地拉起了他的手。

    「哎,去,去哪里?」

    被拉着走的政近慌忙开始前进,艾莉莎没有回答,只是加快脚步在走廊上走着就这样,两人在走廊上走着,沐浴在学生们好奇的目光中,最终来到了第二音乐室。

    「哎?政近和艾莉莎?」

    正好从音乐室出来的毅看到两人,歪着头疑惑。新晋鲁米纳斯成员四人和来参观的沙也加也看着两人,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然而,艾莉莎毫不在意那些目光,在他们面前停下来,逐一注视着乃乃亚、沙也加、毅、光琉,然后说道。

    「正好,能给我一点时间吗?」

    「哎,啊,嗯……?」

    毅作为代表,边窥视着其他人的表情边这样回答,艾莉莎点了点头。

    「谢谢。那么,不好意思,你们刚收拾完,能再帮我准备一下乐器吗?」

    「嗯?乐器?」

    「是的。对不起,能借我键盘和贝斯吗?」

    「嗯,嗯,好吧……」

    面对艾莉莎认真而直接的请求,六人似乎被她的气势所压倒,虽然困惑但也开始准备乐器,没有任何怨言。

    尽管没有人理解状况,但没有提出问题的气氛,只是默默地准备着。

    「那个,准备好了……」

    「谢谢。」

    然后,艾莉莎瞥了一眼同样不明白情况的政近,堂堂正正地宣布道。

    「这是一次性的Fortitude复活演唱会。不过,主唱由我和乃乃亚担任双重主唱,政近君负责键盘。」

    「哇!?」

    对于艾莉莎出乎意料的宣布,政近惊讶地叫了出来。也许是因为他的声音引起了注意,还在室内的其他轻音乐部成员也纷纷聚集过来,议论纷纷。

    「曲目就用《梦幻幻影》可以吧?那就马上开始吧。」

    「等等等等!」

    对于艾莉莎不容分说推进的话题,政近忍不住出声制止。然而,艾莉莎只是瞥了他一眼,冷淡地说道。

    「怎么了,你能弹的吧?」

    「虽然我看了那么多遍应该能弹,但这不是问题所在——」

    「那就快点准备。」

    艾莉莎干脆利落地打断了政近的抗议,转向乃乃亚那边。政近无言以对地望着她的背影,拿着吉他的毅兴奋地笑着。

    「真的假的。没想到还能再次以这个阵容演出啊。」

    「毅?虽然你看起来很兴奋,但这里有第一次参加的家伙哦?」

    「嘛嘛,毕竟是队长的命令。做好觉悟吧,政近。」

    「连光瑠都这么兴奋,为什么?」

    「真是没情趣啊,政近先生。剩下的就只能用乐器说话了吧?」

    「你在说什么中二话啊,沙也加。」

    正当政近冷静地吐槽其他热情高涨的成员时,艾莉莎交谈完毕的乃乃亚转动着手中的麦克风说道。

    「散了,既然这样了,享受才是胜利吧~」

    乃乃亚无意中说出的这句话,让政近瞪大了眼睛。

    然后,他恍然大悟地注视着艾莉莎的背影,透过肩膀回头看到艾莉莎喊着。

    「准备好了吗?那么──」

    接收到那视线,光瑠咔咔地敲响了棍子。看到这一幕,政近一瞬间有些困惑,然后带着半是自暴自弃的心情下了决心。

    (哎,呀,~~!啊~真是的!顺其自然吧!)

    瞬间从记忆中唤起了乐谱和乃乃亚弹奏的样子,政近开始敲击键盘。

    鼓声响起,吉他和贝斯跃动,艾莉莎和乃乃亚的双重歌声在其中穿梭。政近也紧随其后,全力调动大脑和手指。

    为什么要弹奏,为谁而弹奏,根本没有余力去考虑。过去的记忆也没有复苏的空间。拼尽全力,狼狈不堪,不成样子的演奏。

    (啊,弹得太用力了。这算什么糟糕的演奏啊)

    比起至今为止参加过的任何音乐会的演奏,这是压倒性地低完成度的演奏。实在是太糟糕了,反而让人忍不住想笑。为什么会想笑呢,明明是这样的糟糕演奏,但整体听起来却感觉并不坏。

    艾莉莎和乃乃亚有时和声变得奇怪的双重歌声,毅偶尔走音的的吉他,光瑠过于强调的鼓,还有沙也加时不时显得特别有个性的贝斯。观众的应援和欢呼声,所有的一切都融为一体,创造出独一无二的音乐。

    「啊,哈哈哈」

    回过神来,政近已经笑出了声。那是演奏中轻易就被掩盖的小小的笑声。然而,仿佛听到了那声音一般,艾莉莎瞥了一眼政近。

    『怎么样?开心吗?』

    对于那个眼神中所蕴含的问题,政近用充满感激的眼神回应。

    『嗯……很开心』

    不知道那个意图是否传达了出去。艾莉莎轻轻地移开视线,重新面向前方,为了最后的副歌部分而放声歌唱。

    「Благод,多亏了你的арятеб,艾琳,艾琳」[ps:Благод,感谢。两个艾琳,一个为俄语,一个为日语。]

    在那背影中小声低语后,政近用华丽的钢琴连奏将乐曲带入高潮。受到政近即兴表演的影响,其他成员也开始让乐器发出咆哮。

    就像是每个人都在纯白的画布上随心所欲地泼洒自己颜色的油漆一样。那样的自由,那样的随意,最快乐的演奏。观众是当时在场的十几位轻音乐部员。

    秋岭祭的现场与这次的复活现场相比,无论是规模还是完成度都无法相提并论。尽管如此,Fortitude六名成员齐聚一堂的首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场,却在秋岭祭的现场中也不逊色的热烈气氛中落下帷幕。

    ……然而,十几分钟后。

    兴奋尚未平息的乐队成员一同回家的艾莉莎和政近,在鞋柜前发现了抱着膝盖的玛利亚,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但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不时轻声地以俄语遮羞的邻座艾莉同学(邻座的艾琳同学偶尔会用俄语悄悄撒娇)”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