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捡走被人悔婚的千金,教会她坏坏的幸福生活 第一卷 让她享受美食精心打扮,打造世上最幸福的少女! 第五章 在街上掀起一场不正当的骚动

    在那之后过了两小时。

    三人在时髦的咖啡厅里享受一段午茶时光。面向大街的露天席采光极佳,可以一览来往的人潮,很是舒适。

    「哎呀~买了好多东西呢!」

    「唔嗯,是一段满有意义的时间。」

    「呼、呼咦咦……」

    克劳福德兄妹一脸满足的样子。

    但相反的,夏绿蒂却是闷闷不乐的表情。

    她的脸色铁青,眼前的蛋糕套餐也几乎没有碰。

    「唔,你怎么了,夏绿蒂?难道是还买不够吗?」

    「相反好吗!」

    夏绿蒂大声喊道。

    她颤抖著手,指向堆在三人身后的一堆纸袋。

    里面全是买给夏绿蒂的衣服、饰品及鞋子。

    不只是那间店而已,他们也另外逛了好几间店,享受著橱窗购物的乐趣。兄妹俩一直拿各种东西给她试穿,而且几乎都买下来了。太过暴露的衣服亚伦都有确实剔除,因此纸袋里装的全是健全的款式。

    不过,那些东西似乎成了夏绿蒂苦恼的原因。

    「竟然为我一个人买了这么多……!请不要这么浪费钱!」

    「可是这些全都很适合你啊。」

    亚伦若无其事地这么说。

    夏绿蒂穿什么都好看。

    无论是带有女人味的轻飘飘款式,还是便于活动的休闲款式,甚至比较成熟的清纯服装,所有风格都很适合。

    「我也想在家看你做各式各样的打扮,因此说起来,这些就像是为了我买的,所以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唔!呜呜呜……」

    夏绿蒂不知为何涨红了一张脸,低下头去。

    亚伦也因此不解地歪过了头。

    「怎么,你那是什么反应?」

    「哎呀,天然呆真是厉害啊~」

    艾露卡咯咯地笑了起来,并一边咬下可丽饼。

    虽然是个有满满的水果跟鲜奶油,分量十足的甜点,但她能灵巧地在完全不弄脏嘴边的状况下享用,让人佩服真不愧是女生。

    艾露卡眯起眼睛,看向亚伦。

    「但是,哥哥也太没品味了。那件裙子是怎样啊?太长了吧?」

    「啊?只是刚好盖住膝盖而已,哪里长了,那样都还算短了喔。」

    「你是老人家吗?啊~真是够了,不懂年轻时尚的人就是这么讨厌~」

    「我倒觉得比起你那种跟好色女差不多的喜好要健全多了。」

    亚伦跟艾露卡互瞪著彼此。

    夏绿蒂也因此开始慌张起来。

    「不、不可以吵架啦,既然是兄妹,就请好好相处。」

    「啊,抱歉,但这点程度还算不上是吵架喔。」

    为了让夏绿蒂放心,亚伦对她浅浅一笑。

    当他还住在老家的时候,这点程度的对骂大概就跟打招呼差不多。

    艾露卡也扬起灿烂的笑容。

    「就是说啊,我们要是真的吵起来可是会见血的喔☆」

    「一点也不想见到……」

    「不过吵架啊……这也不错呢。」

    「难不成你是指『坏坏的事』吗?」

    「没错。」

    夏绿蒂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想法。

    要是让她体验看看吵架的感觉,说不定在这方面多少可以得到一些改善。

    就像前几天的沙包一样,让她把自己当作练习对象臭骂一顿好像也可以……尽管亚伦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不……吵架还是算了。」

    「咦,为什么?」

    见艾露卡不解地歪过头的样子,亚伦一脸正经地回答。

    如果是被揍的那种痛楚是没关系,但要是针对精神层面的攻击……

    「因为感觉我会真的很消沉。」

    「哥哥看起来很粗神经,但在奇怪的地方其实很玻璃心呢。」

    「我、我不会做那种事情喔!」

    夏绿蒂连忙喊道,并用认真的表情看向亚伦。

    「吵架不是坏坏的事,而是不可以做的事,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

    亚伦苦笑地点了点头。

    他们一边聊著这种事,悠哉地度过午茶时光。

    回过神来,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开始西沉,路上往来的行人也变得不太一样。

    白天的时候多是一般市民,但现在多了许多看起来像从地下城归来的冒险者队伍。当夜幕降临之后,他们就会到酒吧配著今天的冒险事迹畅饮一番吧。

    (……不知道夏绿蒂会不会觉得害怕?)

    脑海中闪过一路追著她过来的士兵们。

    仔细一看,四处都有穿著类似的沉重金属铠甲的冒险者,虽然夏绿蒂现在还看不出来有感到害怕的样子……但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一口喝完剩下的红茶之后,亚伦说:

    「那么,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也、也是呢,已经到了晚餐时间嘛。」

    夏绿蒂也猛点头。

    艾露卡却高声倒喝采。

    「什么──!夜晚才正要开始吧!你们看,我都已经把刊在旅游书上的美食餐厅标出来了!」

    「……你还要吃啊?」

    艾露卡刚才还在吃的特大可丽饼现在已经完全不见踪影了,不像亚伦光是看到就觉得胃酸都要涌上来了,对她来说甜点似乎是另一个胃。

    她将贴满标签纸的旅游书摊开给夏绿蒂看。

    「你看,像这间店如何?好像是起司专卖店,有卖洒满起司的披萨、起司锅,还有包著起司的汉堡排!」

    「起、起司啊……!」

    夏绿蒂稍稍咽下了口水,目光紧盯著旅游书看。

    她也才刚吃完蛋糕套餐而已,看来真的是另一个胃。

    如此一来就是二比一了,亚伦决定静观其变。

    夏绿蒂有兴趣的话,陪她去吃也不错。

    关于这点是没什么意见,不过……

    (……我的情势是不是不太妙啊?)

    看谁能讨夏绿蒂的欢心,这场兄妹间不留情面的战争。

    照现在的情势看来,艾露卡压倒性地占了上风。

    就算输了也不会怎么样,但身为夏绿蒂的监护人,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遭逢外敌当然就要排除。

    不需要再对任何事情感到畏惧,只要能笑著过日子就好了。

    至此已经是大前提了,但光是这样还不够,不让她更幸福一点他可不会罢休。

    唔──……正当亚伦这么烦恼时。

    「哦?」

    忽然间,有个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而且女生们的话题好像也刚好得出结论了。

    「好~那我们就赶快走吧!当然就交给哥哥请客……哎呀?」

    「艾露卡小姐?」

    这时,艾露卡突然闭上了嘴。

    笨妹妹没有看向不明所以地歪过头的夏绿蒂,迳自站了起来,没有任何迷惘地直直穿过大街。

    接著她猛地伸手抓住了在那里的……一个身形消瘦的青年的手。

    青年坐著轮椅,然而车轮却离开地面,微微浮了起来。

    「这位小哥!可以请你稍~微等一下吗?」

    「咦?有、有什么事吗……?」

    「请问这么狂的魔法轮椅是哪一间工坊的杰作呢?我从没看过这么帅气的东西!」

    「喔……你说这个啊?也不是哪一间工坊……这是我自己做的……」

    「真的假的!好~厉害喔!在我看来,动力应该是出自风的魔法对吧?而且透过这样的素材搭配造就了如此稳定的动作,真的太猛了──」

    「呃,那个……」

    艾露卡逮住感到困惑的青年,在路边就畅谈起魔法。

    从那双闪亮亮的眼睛看来,她应该完全把亚伦跟夏绿蒂抛诸脑后了。

    夏绿蒂本来愣愣地在旁看著她,后来也笑了出来。

    「艾露卡小姐真的很喜欢魔法呢,真好,如果我也可以像那样有个什么喜欢的事物…………呃,咦?」

    她话说自此,似乎才突然发现座位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亚伦从隔了一段距离的地方朝四处张望的她喊道。

    「喂~过来这边。」

    「啊,亚伦先生!」

    回应他的呼唤后,夏绿蒂跑了过来──这里是在咖啡厅旁边摆起摊位的露天商贩。

    「你好你好~欢迎光临~」

    年轻的女老板从正在看的书上稍微抬起视线,欢迎夏绿蒂。

    但马上就继续埋头于书本之中。

    这是一处用布跟木材搭成的简易摊贩,在满是破洞的屋顶之下,摆放著项链等商品。所有东西价格都是一枚银币,是一间典型的便宜杂物店。

    夏绿蒂交互看著摊贩跟亚伦,歪过头问道:

    「亚伦先生,你想买饰品吗?」

    「不是,只是看到有点在意的东西。」

    这么说著,亚伦伸手轻轻拿起一件商品。

    那只是个普通的发饰,上头的装饰是用碧蓝的石头刻削成花的形状。每片花瓣都制作得很精细,是个饱含制作者心意的逸品。

    在咖啡厅看到这个摊贩时,目光立刻就被它吸引了。

    亚伦将那个发饰别在夏绿蒂的头上。

    盯了好一阵子之后……亚伦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果然跟你的眼睛是一样的颜色。」

    「啊!」

    夏绿蒂恍然大悟地伸手摸了那个发饰。

    惊讶地睁圆的双眼,就跟在她头上绽放的小小花朵几乎是同样的颜色,因此非常适合她。虽然现在是一头黑发,在变回金发之后想必会更加耀眼吧。

    亚伦猛点著头,向老板问道:

    「老板,我想买这个。」

    「好,一枚银币。」

    「给你,不用找了。」

    「喔,谢谢光……呃,等等,这位客人!这可是金币喔!再怎么说也多太多了!」

    「你就收下吧,我的原则就是要支付相对应的报酬给端出好成果的人。」

    朝著慌慌张张的老板抛了个媚眼之后,他回头看向依然傻愣在原地的夏绿蒂。

    「这个你也收下吧。不过,跟那些大量的衣服相比,算不上什么就是了。」

    「不……」

    夏绿蒂还是愣愣地张著嘴。

    她的脸颊有些泛红,手也抚著那个发饰。

    「收下这个……最让我觉得开心。」

    「这、这样啊……?」

    有点超乎预期的反应让亚伦感到困惑。

    既然她觉得开心,那自己也十分高兴。

    然而,害臊的感觉更胜那样的心情。

    明明就没有对自己施以死亡诅咒,心脏却开始打起奇怪的节奏。

    亚伦也因此语塞,两人就这么呆站在摊贩前好一阵子。

    老板看著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不但勾起窃笑,还吹了声口哨──

    「啊哈哈!是说啊──」

    「呀!」

    「唔,夏绿蒂!」

    突然间,夏绿蒂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

    这时亚伦连忙伸手抱紧她。

    力道跟不久前在宅邸旁边捡到她的时候稍微重了一点。他冷静地目测著,一边心想即使如此她还是太瘦了。

    不过,体重的事情暂且不管。

    毕竟……更麻烦的问题正挡在眼前。

    「啊?怎样啦,痛死了……」

    「喂喂,怎么啦?」

    亚伦跟夏绿蒂的眼前站著两个年轻男子。

    他们看起来像从地下城回来的冒险者,胸前跟手脚都穿戴著简单的防具。

    腰际挂著一把大剑。

    虽然两个都算是脸蛋满端正秀丽的人……但言行举止实在难以称得上优雅,再加上单眼眯起的眼神,给人一种粗野的印象。简单来说就是典型的恶棍。

    这两个人都狠狠瞪著夏绿蒂。

    「咿……!」

    夏绿蒂微微倒抽了一口气。

    转瞬间,她吓得面如土色。

    因此亚伦将她护在自己背后,向男人们投以柔和的笑。

    「哎呀,是我同伴不小心,我代她向你们道歉。」

    走路没看前面而撞到夏绿蒂。

    瞪了夏绿蒂。

    让夏绿蒂感到害怕。

    将这些全部加总起来,差不多是足以将他们弄到半死不活三次,才能稍微抚平心中不满的罪状。

    (但是……她都说不能吵架了。)

    万一将这两个男人痛扁一顿之后,反而害夏绿蒂对自己感到害怕的话,那肯定会打从心底消沉不已。

    所以他想尽量平稳地解决这件事情。

    虽然这样很不像亚伦的作风,但这次他想让事情和平解决。

    「等、等等啊,这位小哥……!」

    「嗯?」

    在跟男子们对峙时,那位女老板向他唤道。

    她甚至特意走出摊贩,悄声对亚伦耳语:

    「这两个家伙是最近常在这一带闹出问题的队伍成员,我劝你在事情变麻烦之前赶快逃吧,我会帮忙想办法解决啦。」

    「但这样会给你带来困扰吧。」

    「你不用担心我啦。更重要的是,好好保护同行的那个女生吧。」

    「抱歉,但这两件事情都同样重要。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请你离远一点。」

    「真是的……后果会变得如何我可不管喔。」

    女老板一脸担心的样子,但还是退了回去。

    但确实就像她讲的,如此一来会被麻烦的家伙盯上。

    先将撞到夏绿蒂的人称作恶棍A好了。

    另一个就称之为恶棍B,简单地分类。

    A用很没礼貌的眼神,从亚伦的头顶一路端详到脚尖打量著他,表情还越加凶狠。

    「没看过你这家伙……是这个城镇的新手吗?」

    「也就是说,看样子他也不知道我们就是那个岩窟吧。」

    「我的确没听过那个名称呢。」

    冒险者总是会聚集好几个人组成一支队伍。

    当中也有召集了很多人,几乎可以组成一支小队规模的队伍。

    这种团体的知名度会跟著提升……但闲居在郊外的亚伦当然不会知道这种事。

    高傲地这么回应之后,他对男子们说:

    「总之呢,如果现在可以息事宁人就好了。」

    「啊?你那是什么态度……不。」

    恶棍A的太阳穴爆出了青筋。

    但那很快就消去了,相对地,他露出了嘲讽般的笑。

    「好啊,就饶过你吧,但我有个条件。」

    「这么好沟通真是太好了,你想要多少?」

    「我有个比那更简单的方法。」

    恶棍A出声制止正要拿出钱包的亚伦,眯起了双眼。

    而他盯著看的是……夏绿蒂。

    「那个女人借我们一个晚上吧。」

    「…………啊?」

    亚伦硬生生地僵在原地。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也听得懂。

    但在脑中进行处理的时候,却发生了严重的错误。

    身体的热意从指尖开始褪去,呼吸都完全停了下来。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亚伦的反应的。

    但恶棍A跟B都无视亚伦,对夏绿蒂投以猥亵的眼神。

    「我看这是个上等货嘛,刚好最近也跟那些出来卖的女人玩腻了。」

    「怎么样啊,小妹妹,你已经跟男朋友有过第一次了吗?」

    「第、第一次……是指什么呢?」

    「真的假的!现在这世道竟然也有这种女人!」

    两人下流的笑声交叠在一起,响彻整个街道。

    也因此让往来的行人都停下脚步,注视著这边。尽管任谁都能感受出非比寻常的气氛,却都对要不要出手帮忙感到迟疑。

    即使如此,恶棍们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甚至为了抓住夏绿蒂而伸出手。

    「嗳,跟我们走嘛。比起那种便宜货,我们会买更好的饰品给你喔。」

    「咿……请、请你们住手…!」

    「不要客气啊。尽管迷倒在我的高超技巧之下,让你见识何谓天堂──」

    这番令人作呕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回过神时,亚伦的拳头已经深深陷入了恶棍A的脸颊。

    时间简直像被拉长一样,男人的脸缓缓地越加扭曲。夏绿蒂跟老板,还有其他许多路人都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唉,结果还是出手了。

    尽管内心抱持著这么一点点后悔──

    「去死吧,你这个垃圾!」

    亚伦一点也不客气地重重挥下拳头。

    轰!

    恶棍A狠狠撞上附近的墙壁,化作一块巨大陨石坑的一部分。

    虽然他一动也没动,但应该还没有死,因为不管再怎么不情愿,亚伦多少还是有控制力道。

    「什……你这混帐……!胆敢这样对待我的同伴!」

    恶棍B满脸怒色地拔出了剑。

    这时一道火红的烈焰寄宿在刀身上,那应该是带有火系魔法的魔剑,这类武器也是一种魔法道具。

    毕竟他在人来人往的路上拔出刀,周遭顿时喧嚷了起来。

    然而亚伦却是──

    「你胆敢对我们家的夏绿蒂……!」

    「唔!」

    他完全没有惧于四散飞舞的火花,冲进对手的胸前。

    「胆敢用你的脏手碰到她一根寒毛……!」

    省略掉所有咒语的冰魔法重击了火焰魔剑,化解了它的力量。

    「就等著被我用精细的手法将你们磨碎到连一块肉片也不剩啦,混帐!」

    最后挥出使尽全力的一拳。

    那把魔剑不但应声断成两截,这一击也深深陷入恶棍B的肚子,他吐出肮脏的唾液,四散满地,接著就这样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呼~……爽快多了。」

    亚伦神清气爽地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就在这时。

    「──太强了吧!」

    「这位小哥,你很厉害嘛~!」

    「干得好啊!那种家伙活该啦!」

    屏气凝神地在旁静观的路人们扬起一阵欢声雷动。

    那个摊贩老板也身在其中,尽全力地送上掌声。

    看来这些家伙相当恶名昭彰的样子,现场都没有人担心他们的伤势。

    「还好啦还好啦,谢谢你们的声援……啊!」

    亚伦落落大方地回应著围观群众,但他突然回过神来。

    随后立刻转向人在身后的夏绿蒂,并连忙向她低头。

    「抱、抱歉,你明明说过不能吵架的,我还是忍不住出手了……是不是让你感到害怕了?」

    「不、不会……」

    夏绿蒂依然傻愣在原地,缓缓地摇著头。

    接著露出柔和的笑容。

    「虽然不能动粗,但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而且……」

    夏绿蒂轻轻握住亚伦的手。

    那纤纤手指没有任何颤抖,有一股温暖沁入心中。

    「我才不会害怕亚伦先生呢。」

    「……这样啊。」

    亚伦的心情这才终于踏实下来。

    无论是被夏绿蒂讨厌,或是让她感到害怕。

    看样子是成功回避了这些无法挽救的状况。

    (……哎呀?但我一开始应该是觉得夏绿蒂「很快就会讨厌我并离开了」对吧……?)

    而且,亚伦自己也接受了这样的发展……才对。

    这个想法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变化。

    这就是艾露卡所说的改变吗?

    「呵……原来是这样啊。」

    「什么?」

    「没什么,我这是怎么了,看样子我是宝刀已老了。」

    亚伦将手放上夏绿蒂的肩膀,扬起笑容对她说:

    「教你坏坏的事情……似乎让我教上瘾了。」

    「是、是这样吗?」

    夏绿蒂不解地微微歪过头。

    很可惜,在亚伦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恋慕或是爱情这类的字词。

    因为他向来就是过著跟这类酸酸甜甜的经历无缘的人生。

    见亚伦一副格外爽朗的样子,尽管夏绿蒂觉得不明所以,她还是立刻皱起眉,露出担心的表情。

    「但是……你没有受伤吗?」

    「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会比不上这种小喽啰。」

    「好厉害啊,原来亚伦先生这么强,吓了我一跳。」

    「还、还好吧?」

    夏绿蒂笑咪咪地夸赞著亚伦。

    多亏如此,他的心情也跟著转好,但是……她的视线很快就转向那两个倒在地上的垃圾,露出有些悲伤的神情。

    「但是……这两位要怎么办才好呢?要是放著不管,他们会感冒的。」

    「……只要交给自警团就行了吧。」

    虽然他其实是想将他们用草席卷一卷,丢到常有鲨鱼出没的海域,但毕竟是在夏绿蒂面前,就先放过他们。

    正当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的时候──

    「你、你们两个!那家伙……!」

    「啊?」

    摊贩老板突然用急迫的声音大喊。

    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道巨大的人影正悠悠地大步走来。

    现场的喧嚣也因此再次重回一片寂静。

    那个人物的脚步伴随著地鸣声来到亚伦他们面前……低头看著不发一语的垃圾们,发出沉吟。

    「这状况是……看来我们家的年轻人受到你的关照啦。」

    这么说著,狠狠瞪著亚伦的是个岩人族的男人。

    这个种族一如其名,身体是以矿物构成的。

    身材相当高大魁梧,平均身高大概是人类的两倍。那庞大壮硕的身躯所击出的物理攻击虽然套路单纯,却以强大的威力为傲。

    眼前这个男人拿著木桶喝光了酒,就像将纸屑揉成一团一样压碎了木桶。

    就算只是随手挥一下,区区人类应该会被轻易轰飞吧。

    (原来如此,他就是刚才那些垃圾说的什么岩窟组的老大吧。)

    仔细一看,他身后还有一群二十名左右的手下。

    不论哪个家伙都跟刚才亚伦打倒的恶棍们差不多模样,而且全都朝他们这里瞪过来。

    情况可谓一触即发。

    看来,又要演变成麻烦的事态了。

    「亚、亚伦先生……」

    「夏绿蒂,你别担心。交给我……哎呀?」

    对著开始颤抖的她投以微笑之后,亚伦扬起一边的眉毛,突然陷入沉默。

    他就这么紧盯著眼前的巨人……一手握拳,轻轻敲在另一手的手掌上。

    「你该不会是梅加斯吧?」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喔喔喔!真的是梅加斯啊!」

    那个岩人族,也就是梅加斯一脸狐疑地皱起了脸。

    然而亚伦没有理会他这样的反应,只是欣喜地找他攀谈。

    在他身后的手下们也都不明所以地面面相觑。

    「哎呀,真是太怀念了!大概有七年没见了吧,你过得好吗?」

    「是怎样啊?这么装熟……我才不记得像你这种人类!」

    「啊,看来种族不同,果然比较难分辨长相呢。」

    亚伦轻声笑了起来。

    他也因为在意料之外的地方跟他重逢而感到雀跃。

    接著他──正大光明地报上名号。

    「是我啊,之前在雅典娜魔法学院的亚伦.克劳福德。」

    「啊………………!」

    这个瞬间,梅加斯的庞大身躯像被雷打到一样抖了一下。

    不只是他的那群跟班,就连一脸担心地在旁观望的夏绿蒂还有围观的群众们,全都不解地歪过了头。然而……他们立刻就倒抽了一口气,议论纷纷。

    咚!

    这是因为梅加斯当场就一股劲地下跪磕头了。

    他的额头抵上地面,并用颤抖的声音喊道:

    「非、非常抱歉,没能认出是大魔王殿下……!请原谅我的这番无礼!恳请原谅……恳请原谅!」

    「该怎么办才好呢~」

    无畏地笑了两声,亚伦还刻意地摸了摸下巴。

    因为那个岩人族开始下跪磕头,四周一口气陷入了骚动。

    其中更以他的跟班们最显惊慌。他们纷纷对下跪后像一座小山的梅加斯喊话:

    「等……!你这是怎么了啊,老大!」

    「就是说啊!这种弱小的家伙,老大一拳就能搞定了!」

    「你们给我闭嘴!不可以再刺激这一位大人了!」

    「唔嘎啊啊啊啊啊啊!」

    梅加斯抓起跟班们,硬逼他们下跪低头……不,应该说是直接将他们压上地面,整群人在转眼间安静了下来。

    「呃,咦……?」

    夏绿蒂也因此睁圆著眼,僵在原地。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咦~你没听哥哥说过吗?」

    「艾露卡小姐!」

    艾露卡在不知不觉间回到他们这里来了。她似乎跟坐轮椅的青年道别了。

    相对的,她抱著一叠厚厚的笔记。应该是将那张轮椅的材质,以及使用的魔法笔记下来了。

    无论如何,艾露卡泰然自若地开始说了起来。

    「我跟哥哥的爸爸啊,是这个国家规模最大的魔法学校……雅典娜魔法学院的理事长喔。」

    雅典娜魔法学院是标榜有著几百年传统的名校。

    据说只要是这所学校的毕业生,前途就是一片光明,因此世界各地都有学生蜂拥而至,跨越种族的高墙,在这里学习魔法跟剑术。

    「原、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你们的魔法能力都这么优秀。」

    「还好啦~然后呢,哥哥他啊……」

    艾露卡的话说到这里便停顿了一下,带著耐人寻味的眼神看向亚伦,扬起窃笑。

    「他可是年仅十二岁就从那所魔法学院毕业,创下史上最年轻的纪录,更就此在那里担任教师的天才少年喔。」

    「……什么────!」

    「咦?我没说过吗?」

    听夏绿蒂发出惊呼,亚伦不解地歪过头。

    因为他并没有打算隐瞒这件事情。

    「因、因为你说当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你还待在学校……」

    「对啊,待在学校担任魔法实技教员。」

    「我可没听说!」

    夏绿蒂大喊起来。

    这么说来,他虽然有说过当时还在学校,但好像没有提及是以教职员的身分。

    话虽如此,那也是过去的事了。

    亚伦露出浅浅的苦笑。

    「我在三年前,当我十八岁的时候就辞去教职了。虽然我还满喜欢那个工作的,可是待不下去了。」

    「想必很辛苦呢……」

    「对啊,把那些嚣张的学生教训一顿、矫正他们的个性之后,我在本来就很讨厌参加的教授会议上被群起攻讦。」

    「然后你还当场把那些教授教训了一顿吧,那当然连爸爸也无法再帮你说话了。」

    「……看来发生过很多事呢。」

    「为什么要换个感想重讲一次?」

    夏绿蒂稍微撇开了视线。

    算了,这点就暂且不谈。

    「不过,你还是老样子呢,梅加斯。」

    「呃,是……」

    亚伦带著爽朗的笑容,一边拍著维持下跪姿势的梅加斯的头。

    既然是岩人族,脸当然也是岩石,因此很难看出表情的变化。

    但现在的梅加斯很明显地感到害怕。

    因为抖个不停的关系,他的身体在摩擦之下,开始有砂石细碎地掉落。

    亚伦装作没发现这件事,一脸和蔼地继续说下去:

    「这让我回想起第一次指导你时的事情,我记得你好像碎念过什么『区区这种小鬼,看我一拳就送他上西天』之类的话呢。」

    当时的亚伦还是个年仅十四岁左右的孩子,梅加斯会瞧不起他也是无可厚非。

    不过他将其他抱持反抗态度的学生也一起进行了一番教育指导,因此所有人后来都非常听话就是了。

    可能是回想起了当时的事情,梅加斯抖得更是厉害。

    他像是要用额头刨削地面般,一边下跪一边喊道:

    「请、请原谅我啊,大魔王殿下!我并没有想找你麻烦的意思!说到头来,我根本不知道你就住在这个城镇上……!」

    「请问……『大魔王』是怎么回事呢……?」

    「嗯?那是他在当教师时的绰号。」

    夏绿蒂悄声这么一问,艾露卡不假思索地回答。

    所以亚伦被米雅哈用那个绰号称呼时,才会很不情愿。

    魔王这种绰号,再怎么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因为如此一来……不就等于「降级」了吗!

    但很久没听人叫起大魔王这个绰号了,或许是沉醉于那令人舒坦的感觉,亚伦咯咯地笑著。

    「抬起头来吧,梅加斯,你并没有找我的麻烦。」

    「那、那么──」

    「没错,是没有找『我』麻烦。」

    当梅加斯抬起散发著希望光辉的脸的瞬间,他的额头迸出一大条裂缝。

    周遭的温度一口气下降了。

    就在紧张感四窜的状况下,亚伦缓缓扬起了嘴角。

    「你的手下们想伤害的对象,是我的……」

    这时,他有些语塞。

    (夏绿蒂是我的……什么人?)

    事到如今他才对这件事感到疑惑。

    只是个寄食的?

    第二个妹妹?

    抑或是──

    硬是抛开浮现在脑海中的词,亚伦明确地说:

    「我重要的女人。」

    这就是现在的他能说出口的极限。

    而渐渐西沉的最后一道夕阳光芒,这时也正好打在亚伦的脸上。

    耀眼不已的火红光辉点缀他的笑容……成了最适合被称作大魔王的气派一幕。

    在那之后大概过了两个小时。

    就算到了已经完全日落,路上的魔力街灯也纷纷亮起的时候,面向大道的店家反而更显热闹。

    「我们回来喽,哥哥~!」

    「喔,回来啦。」

    亚伦一个人在咖啡厅的露天席喝著红茶时,艾露卡她们回到这里来了。

    两人都带著满脸笑容,肌肤看起来也很有光泽。

    「哎呀~起司专卖店真的超好吃,我们两个吃了很多呢!」

    「对、对啊,吃到肚子好撑。」

    「唔嗯,那就太好了。既然如此,我看也差不多……嗯?」

    亚伦才对夏绿蒂投以笑容,眼神忽然停留在大街上。

    这时他猛地站起身来,深深吸了一大口气之后──

    「那边的家伙!竟然敢偷懒啊!垃圾给我捡干净一点!」

    「是、是的!非常抱歉!」

    原本在伸懒腰的一个恶棍浑身抖了一下,深深地低头道歉。

    也因为这声怒吼,让四散在大街上各处的恶棍们以及梅加斯都铁青著一张脸,抖个不停。

    虽然每个人都破破烂烂又遍体鳞伤的,但他们无一不是在捡垃圾或替长者提重物,就是在刷洗墙壁上的涂鸦之类的,勤奋不已。

    先前给街上的人们带来许多麻烦的蛮横冒险者小队的模样早已不见踪影。

    现在完全是个社会奉献团体。

    这是在夏绿蒂跟艾露卡一起去吃饭的这段时间内,亚伦充分地进行了一番调教兼教育的成果。

    「不是我在说,客人你的手法真的非常高明呢。」

    「喔喔,是老板啊。」

    摊贩的老板似笑非笑地对亚伦搭话道。

    看来她已经将摊贩收拾好,准备要回家了。

    老板看著梅加斯他们,感慨万千地眯起了双眼。

    「那些家伙到处跟人起争执,还会随手乱丢垃圾,大声喧扰更像是家常便饭……大家真的都拿他们没辙,没想到那些人能有这么大的转变啊。」

    「不过,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呢?」

    夏绿蒂微微歪过头,不解地问道。

    结果摊贩老板「呃~」地回应,露骨地撇开了视线。

    「总之……大魔王这个名号应该也在城镇上稳固下来了。看见那种状况,应该不会再有人想对你刀刃相向了才是。」

    「唔,那样还算手下留情了耶。」

    「这两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夏绿蒂更加感到不解了,但她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

    亚伦对摊贩老板耸了耸肩。

    「反正你也不用想太多啦,我只是做了个人的复仇而已。」

    「哈哈哈,真是个有趣的人。」

    摊贩老板快活地笑了起来,看向夏绿蒂。

    「有个这么可靠的恋人真是太好了呢,他很珍惜你嘛。」

    「咦!那个……」

    「呃,老板,我们不是那种……」

    两人绝非那种亲密的关系。

    今天中午才泰然自若地对艾露卡讲过的这句话,不知为何,这时却无法从喉头的深处顺利地说出口。

    亚伦跟夏绿蒂也因此双双沉默下来。

    不知道是怎么解读两人闭口不语的反应,摊贩老板笑了出来。

    「喔喔,原来如此……是那样吗?」

    「好像是呢~」

    艾露卡也莫名附和她,一边应声地点著头。

    那是什么反应啊?

    就连这种吐槽也没办法好好说出口,不一会儿,摊贩老板低头致意了一下便回去了。

    像是要带过这种尴尬的气氛,亚伦一口气喝光凉掉的红茶。接著,他轻咳了两声。

    「呃,那么……要回去了吗?」

    「好、好的,也差不多了呢。」

    夏绿蒂也是动作生硬地点了点头。

    两人明显都很在意刚才摊贩老板所说的话……但他们都没有想提及这件事的意思,也没有勇气提起。

    总之,亚伦朝著大道大喊:

    「那么……喂,你们这些家伙!我要先回去了……要是敢偷懒,诅咒立刻就会发动喔!给我打从心底回馈社会!」

    「「「遵、遵命!」」」

    一群恶棍们齐声回应道。

    亚伦对他们所有人施加的是轻微的诅咒,不会致死,顶多只是打嗝停不下来而已。但因为没有告诉他们诅咒的效果为何,所以带来的恐惧感想必很大。

    之后就算没有在这里监视他们,应该也会迳自致力于志工活动才是。

    「那我们走吧。回去之后,还得先整理出一个房间给艾露卡睡呢。」

    「呃~不用了啦。」

    「啊?」

    艾露卡干脆地这么说,让亚伦睁圆了双眼。

    「你不是要赖在我家喔?还是说你要回老家了?」

    「不是,我在镇上订了旅馆,所以不会回哥哥家。」

    「为、为什么呢?」

    「哎呀,因为要跟哥哥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会让我喘不过气嘛。」

    艾露卡若无其事地答道,高举起她自己那一份的购物袋。

    扬起笑容后眨了一记媚眼。

    「但我会很常跑去玩的啦,到时候可要好好招待我喔。」

    「……那胜负就择日再定吗?」

    「不了,就当作是我输了吧~」

    「什么!」

    看谁能够灌输夏绿蒂坏坏的事情,一场不留情面的战争。

    本来应该要花上今天一整天的比试,却立刻就分出胜负了。

    然而,这场胜利却让亚伦觉得很不情愿。

    「这样的结果我也无法接受!这是为什么!」

    「你自己想啊,这是你的功课。」

    艾露卡笑咪咪地留下这句话,朝著夏绿蒂挥了挥手。

    「那就改天见喽,夏绿蒂!哥哥就麻烦你照顾了!」

    「好、好的,不过,应该相反才是吧……?」

    夏绿蒂尽管感到困惑,还是挥手回应了艾露卡。

    艾露卡就这样消失在人群之中……只留下亚伦跟夏绿蒂。

    直到昨天也都是这样两人相依共处的,并不见任何改变。

    本应如此的……但不知为何,彼此明显都很在意对方。

    好难为情。

    然而,这种尴尬绝非令人感到不悦的那种──

    「……我们也回去吧。」

    「也、也是呢。」

    反复著跟刚才几乎一样的对话,两人还是举止生硬地踏上了归途。

    跟亚伦他们道别之后,艾露卡脚步轻盈地朝旅馆走去。

    「哎呀~玩得真开心,哥哥感觉也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她将双手交握在头的后方,仰望著天空自言自语。

    照亮夜空的是将要转化满月的美丽月亮。

    虽然在城镇中比较难看见天上的星星,但也是个不错的美景。

    一边仰望著,艾露卡回顾起今天的事情。

    结果,她的嘴角自然而然地扬起了笑容。那是带著一点自嘲的浅笑。

    她是真的想让夏绿蒂玩得开心。当然,也压根没有要败给亚伦的意思,那些逛街行程都是以此为目的尽全力安排的。

    但是……她从本质上就误判了一件事情。在挑战亚伦之前,早就胜负已定了。

    「就算说要教她坏坏的事……我能教的,顶多也只有让她懂得打扮自己还有享受美食而已。」

    这两件事情感觉都让夏绿蒂相当开心。

    顺利进行下去的话,获胜的应该会是艾露卡吧。

    然而……那样带来的喜悦一旦跟亚伦给予的东西相比,就会被遮去光芒。

    因为他送了发饰吗?

    因为他保护了她,不受到恶棍欺负吗?

    不,光是如此,艾露卡也不会轻易认输。

    定出胜负的当然是──

    「能教她『恋爱』这种坏坏事情的,只有哥哥而已了啊~……哎呀。」

    这时,艾露卡无意间停下了脚步。

    定睛一看,路边一隅正好发生了某起事件。

    「那边那位小哥!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呢?」

    「请你帮帮我们吧……!不然我们会被诅咒害死的!」

    「咦……你们有什么事吗……」

    那个乘著轮椅的青年被恶棍们缠上,正感到头痛不已。

    艾露卡先是在一旁静观其变……随后无奈地耸了耸肩,为了帮青年一把而走向前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捡走被人悔婚的千金,教会她坏坏的幸福生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