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捡走被人悔婚的千金,教会她坏坏的幸福生活 第一卷 让她享受美食精心打扮,打造世上最幸福的少女! 第四章 兄妹间的坏坏对决

    初冬某个阳光和煦的日子。

    有一道人影双手扠腰地从远方瞪著亚伦的房子。

    「就是那里啊……」

    人影虽然盯著房子看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开始跨步迈进。

    那眼神中带著一道锐利精光……但森林里当然不见其他人影,也没有任何人特别留意。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

    「那么,夏绿蒂!问题来了!」

    「什、什么问题?」

    当两人一起吃著午餐时,亚伦突然说出这种话。

    夏绿蒂也因此依然拿著三明治,愣愣地睁圆了双眼。

    今天的午餐是简单的三明治。只要将面包跟食材切一切夹起来,看起来就满像样的简单料理。

    亚伦本来就不太讲究饮食,但自从夏绿蒂来了之后,不只是营养层面而已,他也开始多少有点在意卖相了。

    亚伦的双手各拿起一个热水壶。

    一边是咖啡,另一边则是红茶。

    「你喜欢喝咖啡还是红茶?」

    「呃,那就跟亚伦先生喝一样的……」

    「我喝的是难喝到吐的特制营养魔药,你真的要喝跟我一样的吗?」

    「……请给我红茶。」

    夏绿蒂在经过一番沉思之后这么答道。

    亚伦满意地开始准备红茶。

    「我昨天也有说过吧,你要坦率一点,所以首先就从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开始。」

    「只是选择要喝红茶还是咖啡而已,这样说也太夸张了。」

    「但是,你至今都没办法自己做出决定吧。」

    「这样说……是没错啦。」

    夏绿蒂小口小口地咬著三明治。

    接著在无意间露出一抹苦笑。

    「自己做出决定这种事……这几年来的确就只有决定离家出走那次而已。」

    「继离家出走之后则是这个啊!接连都是很重大的决断呢!」

    亚伦轻声笑了起来。

    「要是不久后也可以培养出兴趣就好了,如果你有想挑战看看的事就尽管跟我说吧。」

    「想挑战的事情……是吗?」

    夏绿蒂咬著三明治,茫然地想著。

    亚伦也不知道她那双眼中正看著什么,便决定不多加干涉了。

    不过……照这个状况看来,距离要将塞到置物间的那个沙包拿出来的日子或许不远了,总觉得有这样的预感。

    两人沉默了一阵子。

    能听到的只有水煮滚的声音,以及从外头森林传来的鸟鸣声。

    这些声响调和在一起,缓缓度过一段平静的时间──

    「终~于让我找到了!」

    「咿唔!」

    「呃!」

    门扉被猛地打开之后,闯进家里的人也随之现身。

    这让夏绿蒂还坐在椅子上就弹了一下,亚伦则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毫不客气地闯进来的人,是个年纪跟夏绿蒂差不多的少女。

    虽然个子娇小,但前凸后翘的身材有著完美比例。

    一双大大的黑眼睛像在燃烧一般充斥著活力。

    披在身上的长袍跟亚伦身上的很相似,但还加上了猫耳风格的创意点缀。

    而且及肩的一头黑发也做了彩色挑染,胸口不但大大暴露出来,下半身穿的还是迷你裙。

    与其说是魔法师,那副模样还更像是个风格大胆的艺人。

    「唉……在这么忙的时候,来的偏偏是这个客人。」

    看著熟悉的脸,亚伦只能叹息。

    在红茶茶壶里放好茶叶之后,再注入热水。

    配合突如其来的客人,份量也调整成三人份了。

    「就当作是未来的参考,拜托你让我借问一下。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很简单啊,我从附著在信上的花粉调查出是在这个地区之后,再四处去问有没有人知道一个怪人魔法师就行了。」

    「啧……多亏了正确的知识跟无谓的行动力是吧。」

    下次一定要藏得更好。

    亚伦抱持著这样的决心,一边泡著红茶。

    另一方面,夏绿蒂依然睁圆著一双眼睛,畏畏缩缩地问道:

    「那、那个……亚伦先生,这一位是?」

    「我才想问你是谁吧……不过算了,我就来自我介绍一下。」

    少女挺起胸,堂堂正正地报上名号。

    「我的名字是艾露卡.克劳福德!是哥哥的妹妹喔!」

    「妹妹吗!」

    「嗯,但是继妹啦。」

    亚伦在自己的茶杯中放入好几颗砂糖,一边发起牢骚:

    「所以你是来做什么的?难不成叔叔还想把我带回去吗?」

    「怎么可能,爸爸早就放弃了。」

    艾露卡傻眼地这么说,伸手拿起端过来的红茶。

    她站著一口喝光之后态度随便地耸了耸肩。

    「他说像哥哥这种独行侠没办法担任学院的职务,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你游手好闲地过日子,同时发表研究结果,反而还能拿出更好的成果。」

    「什么啊,他很懂我嘛。」

    「在我看来,只觉得他对你太好了就是了~」

    艾露卡半眯著眼瞪向亚伦。

    这时,夏绿蒂轻轻地拉了拉亚伦的衣袖。

    「亚伦先生称作叔叔的人,却是你妹妹的爸爸吗?」

    「对啊,我不就说了这家伙是我的继妹,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亚伦抬了抬下巴指向艾露卡。

    实际上,她跟亚伦也不太相像。

    说到共通点也只有发色而已,但相较于艾露卡的黑发,亚伦则是黑白各半。

    「我还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所以被远亲的克劳福德家收养了,艾露卡则是他们家的女儿,跟你一样十七岁喔。」

    「原、原来是这样啊……我这样追问你们的家务事,真是不好意思。」

    「没差啦,这些事情就算被人知道也没关系。」

    「有关系吧,我现在就感到非常困惑耶。」

    艾露卡顶著一张臭脸直盯著夏绿蒂看。

    「这个人是谁啊?哥哥的女朋友?」

    「女……!」

    这个瞬间,夏绿蒂的脸立刻红到耳根子去。

    她慌乱不已,交互看著亚伦跟艾露卡。

    「不、不是的!但是,那个……呃,就是……如果你觉得我们像那种关系,我是很高──」

    「就是说啊,艾露卡,别说这种失礼的话。」

    「咦……」

    夏绿蒂不知为何,像是受到了打击般僵在原地。

    轻轻拍了这样的她的肩膀,亚伦说道:

    「要是被人误以为她跟我这种个性有缺陷,又欠缺社会化的阴险天才魔法师在交往,夏绿蒂应该也会觉得想吐吧。为了顾好这家伙的名誉,这点我可要明确否定才行。」

    「我可没有这样想喔!」

    「哥哥的自我评价偶尔就是太毫无破绽了~」

    艾露卡感到神奇地摸著下巴,紧盯著夏绿蒂。

    「既然不是女朋友,那又是谁?为什么会跟哥哥住在一起?是志工吗?登门销售员?还是来招揽宗教信徒的?」

    「这、这个嘛,呃……」

    当然,夏绿蒂不知道该做何回答才好。

    但亚伦却若无其事地说:

    「这家伙叫夏绿蒂.埃文斯,是从邻国逃过来的通缉犯。」

    「等等,亚伦先生!」

    「什么……?」

    艾露卡像完全无法理解般歪过头。

    亚伦向这样的妹妹做了一番简单扼要的说明。

    像是夏绿蒂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国家通缉。

    还有倒在路边的时候被亚伦捡回家藏匿。

    以及现在正在教她各式各样「坏坏的事情」。

    说明完之后,夏绿蒂一脸铁青地对亚伦耳语:

    「这、这样好吗……?」

    「就算现在敷衍过去,这家伙也会自己去调查。既然如此,老实地说明还比较省事。」

    「但、但终究还是妹妹……她应该会担心你吧……」

    夏绿蒂带著顾虑地看向艾露卡。

    但过了一阵子之后,艾露卡吐出特大号的叹息,并伸手扶上额头。

    「唉……我从以前就一直觉得哥哥是个笨蛋,但我错了,你是个大笨蛋。」

    「哦?怎么说?」

    「那还用说吗!」

    艾露卡伸出食指指向亚伦。

    大声喊道──

    「重点不是给她吃东西,或是要她揍你……你应该要教她更多女生会觉得高兴的坏坏的事情才对!」

    「该吐槽的地方是这点吗!」

    夏绿蒂都尽全力吐槽了。

    然而艾露卡不介意。

    她紧紧握住夏绿蒂的手,一双大眼泛出泪水。

    「至今的日子应该过得很辛苦吧……!你真的非常努力了,如果有任何我能办到的事情都尽管说吧!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谢、谢谢你……?」

    夏绿蒂虽然感到困惑,还是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请问……你愿意相信我吗?」

    「咦,为什么这样问?」

    「因为……那个……我自己这样讲也满奇怪的……但是,我非常可疑吧?」

    「不过哥哥相信你吧?」

    艾露卡稍微歪过头。

    接著,她脸上就换上了满面笑容。

    「那就没问题啦。虽然哥哥是这副德性,唯独分辨坏人的嗅觉真的跟狗差不多精准。」

    「如果你是要称赞我,拜托夸得直接一点好吗?」

    亚伦只能半眯著眼,埋怨地瞪著艾露卡。

    差不多有一年没见面了,她对待哥哥的态度还是一样苛刻,而且跟亚伦一样是个相当纯粹的滥好人。但这样的个性没变,就某方面来讲也让他觉得很放心。

    「所以说,你来这里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说穿了就是要来带哥哥回家,但是……」

    话说至此,艾露卡紧紧抱住了夏绿蒂。

    「那种事情没差了!我也要好好疼爱夏绿蒂!我要来教她坏坏的事情!」

    「什么……难不成你要赖著不走?」

    「那当然,反正我本来也是要来这个地区做点调查的。」

    「调查……?」

    艾露卡笑咪咪地向稍微歪过头的夏绿蒂说:

    「嗯,别看我这样,我其实是魔法道具技师的实习生喔,是魔材系的。」

    「魔……材……?」

    「简单来说,就是用魔物的骨头或是皮制成魔法道具,所以会到世界各地搜集素材~」

    魔法道具有各式各样的种类。

    有些只将魔法注入一般的道具之中,有些则是用魔物的素材制作提高其威力,还有些是自然而然造就的东西……诸如此类。

    艾露卡粗略地这么说明,但夏绿蒂还是一副惊愕的模样。

    看样子她十分不了解关于魔法的事。

    「难道你完全不知道关于魔法的事?」

    「我、我只知道是一门方便的技术……不好意思,我的学识太浅薄了。」

    夏绿蒂感到消沉地垮下肩膀。

    她之前说过在家老是在学婚前教养,不然就是在做家事,应该没有学习魔法的机会吧。

    像要给她一点激励,艾露卡换了个表情,对她笑了笑。

    「这样反而才有教的价值啊!哥哥想必也跃跃欲试了吧,该说是宝刀未老吗?」

    「宝刀未老?」

    「随便啦,我的事情现在不重要。」

    亚伦叹了一口气,随手挥了挥。

    还顺便瞪著艾露卡。

    「你要赖著不走是没差,但你说要教会夏绿蒂坏坏的事情?哈,笑死人了。」

    「唔,你这是什么意思?」

    艾露卡皱起脸,亚伦则是扬起嘴角无畏地笑了。

    他站到夏绿蒂的身后,轻拍了她的肩膀──如此宣示:

    「最会教这家伙坏坏的事的人就是本大爷啦!哪里有才刚认识的你出场的机会!」

    「你说什么──!」

    「呃,咦?」

    夏绿蒂睁圆著双眼,交互看著他们两人。

    然而,艾露卡还是怒发冲冠地跟亚伦互瞪。

    「有些欢愉是只有女人才能教女人的好吗!我会靠我的坏坏技巧让夏绿蒂飘飘欲仙!」

    「说什么傻话!我可是从早到晚都在想要教夏绿蒂什么坏坏的事!你怎么可能比得过我!」

    「这到底是在讲什么啊……?」

    身处于漩涡中心的夏绿蒂只能歪著头,不解地看著兄妹俩继续互瞪下去。

    他们都知道这场唇舌之争再吵下去也不会有结论。

    「既然如此……那就一决胜负吧。」

    「哈,真令人怀念,那就久违地来一场吧。」

    两人同时伸出了拳头……碰在一起。

    「就看谁有资格教夏绿蒂坏坏的事情……一决胜负吧!」

    「求之不得啦!」

    「咦咦咦……」

    于是,三人来到城镇上。

    「为什么啊!」

    「怎么,你有什么不满吗?」

    见夏绿蒂喊出尖声哀号,亚伦不解地微微歪过了头。

    这里是距离亚伦居住的房子不远的城镇。

    还算是有点规模,也因为附近有几座程度不会太难的地下城,所以进出这里的人也很多。米雅哈所属的货运公司总公司也位于这座城镇。

    现在是刚过中午的时段,大街上车水马龙,很是热闹。

    而城镇一隅,夏绿蒂正躲在建筑物的遮蔽处害怕地抖著身子。

    她头上还披著从亚伦家带出来的破布,看起来相当可疑。

    艾露卡耸了耸肩,若无其事地对这样的夏绿蒂说:

    「因为我跟哥哥要比比看谁才能讨夏绿蒂欢心,待在那种阴森森的房子里,能做的事情也很有限吧。」

    「就当作正好出来采买一点东西吧,你偶尔也该呼吸一下外头的空气。」

    「但是,我……我可是通缉犯喔!」

    夏绿蒂四处张望地环视了一圈。

    但就这么不巧,城镇的公告栏上贴著好几张通缉单。

    当中最新的一张……正是夏绿蒂。

    「我要是走出去,绝对会被抓走啦……我、我可不要……这样会给亚伦先生还有艾露卡小姐带来麻烦……」

    「这种状况下还在担心别人啊,你就是这样。」

    看了夏绿蒂哽咽抽噎的样子,亚伦露出苦笑。

    亚伦拿出手帕借她,尽可能地用温柔的声音对她说──

    「没事的,你别担心,尽管交给我吧。」

    他轻轻碰了夏绿蒂的头发,随后打了一记响指。

    「『转姿(Shave Shift)』。」

    「咿呀!」

    淡淡的光芒包裹住夏绿蒂的头发,很快就消散了。

    拿了随身镜给她一看,夏绿蒂惊愕地睁圆了双眼。

    「我的头、头发……!变成黑色的了!」

    「没错,这是简单的变装魔法。」

    夏绿蒂原本一头美丽的金发,染成了一片暗夜般的漆黑。

    或许是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相当稀奇,夏绿蒂凝视著镜中的自己。

    「只要用这招换个发型,你的真正身分应该很难被别人发现,而且我们也会多注意的,你放心吧。」

    「谢、谢谢你。」

    「嘿嘿~那编发就交给我吧!」

    艾露卡朝著夏绿蒂飞扑过去,开始随著自己的喜好把玩起一头长发。

    「嗯嗯嗯,非常适合你喔!而且还是黑发,跟我一样呢!」

    「是、是的,也跟亚伦先生……有一半一样呢。」

    「是没错啦。」

    面对害臊地扬起满面笑容的夏绿蒂,亚伦耸了耸肩。

    顺便盯著她的一头黑发看。

    他佩服起自己的技术真好,不但色泽亮丽,就连一点分岔也没有。

    虽然这肯定是一头漂亮的黑发……

    「但回到家之后,我就会马上解开这个魔法喔。」

    「咦?这、这样啊……」

    「咦──!为什么!黑发也很好看啊!」

    「噗~噗~」地,艾露卡对此扬起了嘘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绿蒂似乎也很失落。

    但亚伦坚决不肯屈服。

    「黑发也不错,但夏绿蒂还是适合金发,我最喜欢的是那样。」

    「什…………」

    夏绿蒂不知为何一时语塞,僵在原地。

    艾露卡也睁圆双眼,闭上了嘴。

    这让亚伦只能困惑地歪过头。

    「嗯?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没有,没事……」

    「不是吧,哥哥,你已经在赚点数了?」

    夏绿蒂顶著通红的一张脸垂下头。

    尽管艾露卡投来有些轻蔑的眼神,她还是动作俐落地将夏绿蒂的头发绑起来。

    接著牵起夏绿蒂的手笑著说:

    「好了,发型这样就完成了。我也不能输给哥哥,因为我要尽全力教你只有女生才能做的坏事!」

    「只有女生能做的坏事……是什么呢?」

    「嘿嘿嘿~那还用说!」

    艾露卡露出奸笑──指向大街。

    耸立在眼前的,是一间怎么看都像是女生会喜欢的店家。

    「当然是时髦的打扮啊!不管是衣服还是饰品,我都会帮你挑好挑满!好了,走吧!」

    「啊哇哇!请等一下啦!」

    「喂,用跑的会跌倒喔。」

    亚伦追在牵著手跑起来的两人身后,无奈地迈步向前走去。

    亚伦来这座城镇的频率差不多是五天一次。

    主要是为了采买日用品跟食材,不然就是稍微去魔法道具店看看,或是到书店翻翻书……如果亚伦是自己一个人上街,也只会去这些地方而已。

    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踏入这样的店家。

    「你看你看!夏绿蒂,这件也很适合你喔!」

    「咦!呃,那个……」

    艾露卡不断拿衣服给感到困惑的夏绿蒂。

    亚伦则是站在距离她们几公尺远的地方紧盯著看。

    尽全力掩盖自己的存在感。

    (虽然在进到店里之前就知道了……但我在这间店里太突兀了,好尴尬……)

    环视了店内一圈,但男性客人只有亚伦而已。

    其他全是年轻女性,大家都喜孜孜地尖声喧闹著。

    店内装潢完全是浮华的风格,宽广的店内陈列了许多女性的服装,就连鞋子及饰品类也都放在柜子上展示。

    这间店是街上数一数二受欢迎的时装店……的样子。

    店内充斥著「阳气」。

    这对公认且自认是「阴沉」人的亚伦来说,完全是不同的世界。

    「欢迎光临~请问是陪同的客人吗?」

    「不、不用招呼我没关系……」

    年轻女店员笑咪咪地来招呼也让他觉得很煎熬。

    而且还不能逃出店外,因为还要跟艾露卡一决胜负。

    看谁能讨夏绿蒂的欢心。

    亚伦跟艾露卡都是尽全力面对这种标准不明的较劲。

    (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吧……)

    亚伦是在九岁时被克劳福德家收养的。

    那个时候的艾露卡年仅五岁,她不管彼此之间年纪的差距,跟著突然多出来的哥哥四处跑,并找各种事情跟他一决胜负。

    像是赛跑、西洋棋还有魔法等等。

    当然每次都是亚伦获得压倒性的胜利,但艾露卡还是毫不气馁地继续挑战。

    说不定那正是她努力想跟亚伦打成一片的结果。亚伦也有稍微反省自己一直这样打败她,是不是太孩子气了。

    「喂,哥哥!」

    「嗯?」

    抬起头来,只见艾露卡半眯著眼瞪了过来。

    「不要站在那边发呆啊。你看你看,夏绿蒂变身后怎么样?」

    「哦……?」

    「哈、哈呜呜……」

    不知不觉间,夏绿蒂换上这间店贩售的衣服了。

    有很多荷叶边的白色上衣,搭配款式轻柔飘逸的花纹裙子。

    脖子上绑著一条质料轻薄的丝巾,看起来很清爽。

    跟一开始相遇时她穿的那件礼服相比,这身衣服的布料跟设计都相当平民,然而这样清纯的打扮还是比较适合她。

    不过……有一个重大的问题。

    「这会不会……太短了啊……?」

    「啊?这点程度还好吧,很可爱啊。」

    艾露卡若无其事地这么说,但夏绿蒂穿的那件裙子极为迷你。

    白皙的大腿都露出来了,让人的目光不禁紧盯著那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亚伦会适度地提供她食物及点心,大腿看起来很健康又澎润,肌肤也很光滑。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感想的亚伦僵在原地。

    但艾露卡的状况绝佳,她朝著夏绿蒂飞扑而去,蹭起她的脸颊。

    「真的超~可爱!身材也很好,我的眼光绝对错不了!超适合你的☆」

    「不、不过,穿这样还是太害羞了……」

    夏绿蒂忸忸怩怩地一直拉著裙摆。

    她垂著眉,连耳根子都红了。

    应该是从来没有穿过这么短的裙子吧。

    她别扭地蹭起大腿,也泛起了淡淡的粉红──

    「咕呼……!」

    「咦?亚伦先生!」

    亚伦发出闷闷的沉吟,当场倒地。

    夏绿蒂因此担心地跑到他身边。

    「你、你没事吧?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不,我没事。」

    见她朝自己露出惨白的神色,亚伦虚弱地笑著说:

    「只是因为需要让心情平静点,所以让心脏稍微停止了一下而已。」

    「那是可以随便停止的东西吗!」

    夏绿蒂错愕地喊道。

    另一方面,艾露卡傻眼地耸了耸肩。

    「哥哥还是会跟自然地做些乱来的事耶。来来来,夏绿蒂,不要管这个笨蛋了,接下来去试穿这套吧。」

    「但、但是他的心脏刚才停下来了耶!去看个医生比较好吧?」

    「只是停个一两秒而已吧,没问题啦。好了,走吧走吧。」

    艾露卡将堆成一座小山的衣服交给慌乱不已的夏绿蒂,把她推进试衣间。

    她这不容分说的态度再加上高超的手段,让亚伦不禁感到钦佩。

    就这样,待在试衣间外的只剩下克劳福德两兄妹而已。

    「那么……」

    艾露卡朝亚伦瞥了一眼。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事吗?」

    「首先,我想知道尼尔兹王国的现况。」

    亚伦缓缓站起身,抚著下巴。

    就只隔著一道门帘而已。

    为了不让声音传进夏绿蒂耳中,他们细声且平淡地交谈著。

    「我有成功击退追兵过一次就是了,不知道他们是因此放弃继续追踪她的足迹,还是又展开搜索行动了,光是看报纸看不出这方面的动态。」

    有好一段时间,报纸上都在大篇幅报导尼尔兹王国的事件,但最近几乎没看到这件事的新闻了。

    这确实是一起话题性很高的事件,但要是没有后续发展的消息,记者也无从写成报导。

    因此几乎无法掌握那边的情报。

    要去找情报贩子也是可以……但要是被人试探深究就麻烦了。

    「所以你可以帮我调查一下吗?」

    「交给我吧。爸爸应该也认识尼尔兹王国的人,我会暗中探听一下。」

    艾露卡眨了一下眼回复亚伦。

    「我再顺便帮你调查看看那个王子,还有她家的一些事情好了?」

    「……不用,这方面先不用查也没关系。」

    「哎呀,你是打算再放任他们一阵子吗?即使如此,先取得一些情报还是很重要喔。」

    「只要一调查……就会知道了吧。」

    亚伦浅浅地叹了一口气。

    说不想知道是骗人的,究竟蔑视夏绿蒂的是什么样的人?她至今又是受到了怎么样的对待?

    然而,要是得知了这些事情──

    「要是知道了,我就再也无法坐视不管了。我应该会连夏绿蒂的想法都不顾,就迳自闯进那个国家,所以现在还先不用调查没关系。」

    「喔~」

    「……你那是什么表情?」

    「没有啊,只是想说哥哥也变了呢。」

    艾露卡一边窃笑著,戳了戳亚伦的侧腹。

    「你以前从来没有在乎一个人到这种程度吧,这是一件好事喔。」

    「……是吗?」

    亚伦不解地歪了头。

    的确除了家人以外,他很少对他人在乎,甚至担心到这种程度。

    只是……他不知道这为什么会跟「好事」扯上关系。

    「那我就只调查你说的事喽,报酬是──」

    「丑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会回老家喔。」

    「我想也是~」

    艾露卡傻眼般地笑了。

    这时,她的视线朝夏绿蒂所在的试衣间瞥了过去。

    「算了,这件事就再让你拖一阵子吧,毕竟也有夏绿蒂的事情要处理嘛。不过相对的,你要来协助我制作魔法道具喔。」

    「好啊,要是这点小事就能抵销也划算。」

    「太棒了!有哥哥在就万夫莫敌啦~」

    艾露卡很开心地笑著,并一边狂拍亚伦的肩膀。

    不但有能力又好沟通,真是个能干的妹妹。亚伦打从心底觉得她不像自己是个阴沉的人,真是太好了。

    「那个~……」

    这时,从试衣间里传出了一声轻唤。

    (难道刚才那些事都被她听到了吗……?)

    他们并没有谈到什么不能让她听见的事情。

    只是夏绿蒂要是听了,表情肯定会沉下来吧,他再也不想看到那副神情了。

    亚伦倒抽了一口气,但相对的,艾露卡则语气自然地回应道:

    「嗯?怎么了吗?」

    「不好意思……衣服背后的金属扣有点不太好扣……」

    「这样啊,这样啊!等我一下喔~」

    艾露卡没有任何迟疑地进到试衣间里。

    这害得亚伦连忙别开了眼睛。虽然从缝隙间看见了一点肤色,但他对自己施以洗脑魔法,彻底消去了那一瞬间的记忆。

    亚伦默默地在门帘外听著衣服摩擦的窸窣声,以及女生们尖声交谈的声音好一阵子。

    「是不是脖子后面的扣环呢?我看看,你可以稍微转过去一下吗?」

    「这、这样吗?」

    「嗯──……原来如此,这确实很难扣呢。」

    一段平凡无奇的对话。

    但亚伦在这时无意间皱起了眉头。

    (刚才艾露卡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含糊不清?)

    好像发现了什么,又有点像倒抽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过那个变化相当细微,她掩饰得很好,夏绿蒂似乎完全没有察觉。

    亚伦不解地歪过头。

    在他还想不透的时候,门帘唰地拉开了。

    夏绿蒂已经变身成跟刚才又不一样的打扮,在她身旁的艾露卡也扬起得意的笑。

    「哥哥,你看,这次也超可爱的吧?」

    「……这次也露太多了吧?」

    刚才是迷你裙,这次则是长度极短的热裤。

    刚才那样的烦恼又要涌上心头,他的视线若无其事地往上飘去。

    上半身就还满沉稳的,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时艾露卡表露出无奈,更夸大地耸了耸肩。

    「哥哥也太古板了吧。要是连这样的攻击力都没有,女生可是连踏上战场都办不到喔。」

    「世上的女性们是在跟什么战斗啊?」

    亚伦倒是希望她身上的布料可以再多一点,尽可能提升防御力就是了。

    「话说回来,你刚才在里面怎么了吗?」

    「嗯~?什么?」

    艾露卡愣愣地装傻回应道。

    在亚伦看来,这样的掩饰可说是破绽百出。但不知为何,他却对要在这个时候深究这件事感到迟疑。

    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在亚伦心中扩散开来。

    「总之呢,你先仔细看看夏绿蒂嘛,这套衣服的后面也很猛喔。」

    「后面是指……背部吗?」

    「对啊对啊!设计超大胆的。」

    艾露卡恶作剧般地对他抛了个媚眼。

    她将手放上夏绿蒂的肩膀,像要替她护行一般示意。

    「来吧,夏绿蒂,你在这里转个圈让他瞧瞧。」

    「呜呜……但是,这件衣服让人觉得很害羞耶……」

    「不必多说了!看我的~!」

    「呀哇!」

    随著艾露卡的手,夏绿蒂当场转了一圈。

    也因为这样……让亚伦说不出话来。

    「如何如何?这件衣服从正面看来很普通,但背后挖了个大开口!超大胆又很时尚吧!」

    「呜呜呜……请给我布料多一点的衣服……」

    夏绿蒂害羞地垂下了头。

    但她在无意间察觉了亚伦的反应,歪过头问道:

    「呃,咦?亚伦先生?怎么了吗?」

    「喔,不,没什么。」

    亚伦挤出了一抹笑容。

    艾露卡走出了试衣间,亚伦便代替她站到那里去。

    他让夏绿蒂转过身,面向镜子。

    透过镜子,亚伦对有些不安的她投以微笑。

    「虽然是有点露……但我觉得你穿起来满好看的。」

    「真、真的吗?」

    「对啊,拿出你的自信吧。」

    亚伦将手摆在夏绿蒂的肩膀上,露出浅浅一笑。

    接著不让她察觉地稍稍垂下视线。

    背后露了一大片,肌肤接触到了空气,些微泛红的那里……有著许许多多的伤痕。

    (……从形状看来,是鞭子吧。)

    大概不是处刑用的,而是只会留下伤痛及恐惧的那种鞭子。

    虽然威力不足以伤到皮肤,甚至断骨,但会打出很响亮的声音,疼痛感也会持续很久。

    每一道那样的伤痕都执拗地留在穿上礼服后勉强可以遮住的地方,红的、紫的、黑的,各种伤痕交错的模样就像是毒蛇缠绕著她的身体,并侵蚀著她的灵魂。

    夏绿蒂应该没有发现在自己身上看不到的地方,有这样的伤痕吧。

    所以亚伦……抑制著打从心底涌上、如熔岩般的怒火,勾起了笑容。

    「嗯,好看是好看……『大治疗(Healing)』。」

    「哇啊啊?」

    一道淡淡的光辉包裹著夏绿蒂。

    刚才是改变了发色,这次则是包覆了全身。

    光辉很快就消失了,剩下愣在原地的夏绿蒂。

    亚伦轻轻抚过她的背。

    那些令人愤恨的鞭打痕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白皙的肌肤上就连一点小伤也不复在,更不可能会留下。

    亚伦对茫然的夏绿蒂露出了恶作剧般的邪笑。

    「但你背后有痘疤,我帮你消掉喽。」

    「咿……!太、太丢脸了……」

    「这没有什么,代表你的身体很健康。我还顺便帮你全身做了养护,就连指缘的倒刺都治好喽。」

    「真不愧是哥哥!是简易版美容师呢!」

    艾露卡夸张地猛拍著亚伦的背。

    多亏如此,刚才那件事顺利成了兄妹俩藏在心中的秘密。

    (这么说来……她之前讲过在学婚前教养时「老是被骂」吧。)

    当时的亚伦无法精确地察觉到这句话的含意。

    这是自己的失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理由。

    他回想起当初留下她并替她治疗时的事情。当他问夏绿蒂觉得哪里痛之后,只诊断了手脚擦伤以及营养失调的状态,并施予治疗。

    那时的夏绿蒂并没有说谎。

    这也无可厚非,如果是那种形状的鞭子,隔天就不会觉得痛了。

    只会有痕迹像诅咒一般还留在她的身上。

    因为莫名的顾虑就没去确认她的肌肤状况,亚伦对自己的思虑不周而懊悔不已。

    但是,怎能预料到会有这种事情呢?

    (就算是情妇生的……她还跟王子缔结了婚约,对公爵家来说应该是一颗重要的棋子吧?到底是有什么理由,要刻意这样伤害她……!)

    因为出身的关系遭人疏远并受到冷落就算了。

    但是从那鞭打的伤痕中,不得不让人感受到超乎于此的憎恨。

    他人会对夏绿蒂投以那种情绪的原因,实在教人难以想像。

    即使如此,这也足以让人预料到她至今的遭遇……亚伦的背脊窜过一股战栗。

    然而他完全没将这样的心境表现在脸上。

    察觉到的人,应该只有站在亚伦身边笑著的艾露卡而已吧。

    说穿了,那些鞭打的伤痕可以用简单的魔法消除得一干二净。

    也就是说,夏绿蒂她……甚至没有接受过这种程度的治疗。

    「原来如此……喂,艾露卡。」

    「什么事~?」

    艾露卡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亚伦干脆地对这样的妹妹说:

    「刚才说的那件事,我看还是彻底驱除好了。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那当然,尽管交给我吧。」

    艾露卡竖起了大拇指,笑咪咪地这么回应。

    就只有无法理解他们在说什么的夏绿蒂有些困惑地歪过头。

    「是要驱除什么呢?」

    「喔,放在老家的书好像长虫了,所以我拜托艾露卡帮我拿去晒太阳。」

    「长、长虫了是吗……那连我也有点怕。」

    「真巧呢,我也讨厌到都觉得反胃了。」

    看著夏绿蒂铁青著脸垂下眉毛的样子,亚伦扬起了别具深意的笑。

    会感到害怕的东西,只有虫或鬼怪那种程度的就好了。

    除此之外的一切……亚伦都会彻底除掉。

    在那抹笑容的背后,他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他还没有打算告诉夏绿蒂这个决心,相对的,艾露卡似乎察觉了。她一边轻抚著夏绿蒂变得白净的背部,一边眉开眼笑地说:

    「好啦好啦~废话就聊到这边吧!时装秀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呢!接下来去换上这件、这件,还有这件!」

    「等等……那根本只是条绑绳吧?」

    「这真的能称作衣服吗!」

    「可以~可以啦,重点部位都勉强能遮住喔。」

    艾露卡若无其事地说著,将不知道是衣服还是绑绳的东西硬塞到夏绿蒂手中。

    看来会造成威胁的人物意外地就在身边。

    亚伦将绑绳推了回去,并如此断言:

    「身为监护人,我不允许比这件更露的了!由我来审查要给这家伙穿的衣服!」

    「噗~噗~!要耍嘴皮子任谁都会好吗!哥哥如果不甘心,就去挑适合她的衣服来啊!」

    「好啊!你尽管在我迸发的品味面前瑟瑟发抖吧……!」

    「咦!呃,什么……」

    就这样,无视感到困惑的夏绿蒂,克劳福德兄妹间仁义之争的炽烈战火越演越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捡走被人悔婚的千金,教会她坏坏的幸福生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