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邻座的艾琳同学偶尔会用俄语悄悄撒娇 第一卷 第3话 请问,我能再来一杯吗……

    (*译注:第1话的标题「请问,您也感觉到了吗?」是日本的一个梗。在动物世界之类的节目里,拍到拟态动物或者隐蔽着的动物的镜头时,解说经常会说「请问您看出来了吗」。此外,灵异节目在分析灵异视频、灵异照片时,也经常会说「请问您看出来了吗」(由于所谓的幽灵照片都很模糊,实际上并看不出来)。这句名台词因为过于经典就变成了一个梗。将这句话里面的两个字位置交换一下,日文就会变成「我能再来一碗吗」,起到搞笑的作用)

    「哎呀……你还好吗?因为是不熟悉的男生的声音,我还以为是棒球部和足球部的家伙又来了……呢?」

    一边说着一边面露坏笑的,是我们的不良少女……说错了,是我们高中部学生会的副会长更科茅咲。

    她收起先前的杀气,闭起一只眼睛把手举在脸前道歉,坐在她面前的政近肩膀也稍微放松了下来。

    「哈……话说,他们是干了啥?」

    「嗯?他们做了什么,你不是应该更清楚吗?」

    「啊?」

    政近歪了歪头,茅咲将视线投向坐在政近旁边的艾莉莎,说道。

    「明明是人家可爱的后辈去调停了的说,那些家伙不听就算了还吵得那么难听。这样的话,就只能认为他们是在向我等学生会挑衅了吧?所以嘛,要稍微惩…咳咳!提醒一下,呢!」

    刚才,是说了惩罚吧?

    把浮出的疑问暂且放在一边,政近视线看着茅咲旁边立着的竹刀问道。

    「……原来如此。不,但是……拿竹刀出来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

    「欸?啊,怎么说呢……啊哈哈」

    于是,茅咲也看了一眼竹刀,露出有些尴尬的表情,用明朗的语气强行解释道。

    「没、没问题的!虽然人家的拳头能要了他们的命,但竹刀不会!」

    「……这样啊」

    「嗯。因为在人坏掉之前,竹刀会先坏掉呢!」

    「哈、哈、哈……」

    「哈哈……啊~嗯」

    看到政近干巴巴的笑容,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的茅咲,用抽搐的笑容环视着周围。

    如果那句话是有希说的,政近会用「不对,这哪里没问题了啊——」吐槽回去……但是,这个情况下从茅咲嘴里说出来,就完全笑不出来了。也就是说,那并不是玩笑。

    更科茅咲。高中部二年级引以为傲的年级两大美女之一,在让一部分男生恐惧不已的同时,也作为校内首屈一指的帅气型女生受到广大女同胞的追捧。

    通称“学园的女征服者”。原本是写作女首领,读作唐娜*的。自从去年人称“学园的圣母”的玛莉亚入学之后,就假借了个字来,写作“征母”。她原先是初中部的风纪委员长,在成为学生会副会长后的现在,主要负责管理由各个社团的正副部长组成的社团会。

    (*译注:唐娜是对女士的尊称,圣母读作麦当娜,和唐娜差一个音。)

    (怪不得会被一部分女生叫做姐姐大人,又被一部分男生叫做大姐头……原来如此)

    政近回想起刚才棒球部和足球部那些人的样子,加上茅咲杀气腾腾的姿态,「那确实是大姐头啊」理解了。

    过去,她曾竭尽全力解决了班级里的欺凌问题,也曾独自镇压闯入学园祭的十几名不良团体,还在北海道修学旅行中徒手阻止了袭击学生的疯牛等等。

    身负众多传说的她,最为有名的武勇事迹,大概便是救出放学时被诱拐的征岭学园的女生了吧。

    其他传说虽然真实性多少存疑。但这件事却是无可争议的事实。要问为什么,因为警察写了感谢信过来。

    还上了当时的新闻。

    从那些传说和刚才的样子来看,这怕不是位以暴力为业的黑道大姐头……本以为是如此人物,但是从她在两位后辈微妙的视线注视下坐立不安的样子来看,似乎意外地不是那样。

    「呜、呜呜~~统也~~」

    似乎是受不了这种难以言喻的气氛,茅咲用可怜巴巴的声音向自己的男朋友求助。

    收到恋人的求救,在学生会室的深处,背靠窗户坐在会长席上的统也,面露苦笑地开口说道。

    「不要搞得那么僵嘛,久世。茅咲并没有真的对他们使用暴力。只是,以暴力作为后盾威胁而已。」

    「等下,统也!?」

    「开玩笑的」

    茅咲吓得瞪大了眼睛,统也坏心眼地笑了起来。终于发现自己被戏弄了的茅咲柳眉倒竖,快步绕到桌子后面,在统也的肩膀上啪嗒啪嗒地锤了起来。

    「真是的!真是的!」

    「哈哈,抱歉抱歉」

    看见情侣间惹人莞尔的打情骂俏,政近也不禁失笑。

    「气死我了,真是的!」

    「救命,茅咲?肩膀要脱臼了。肩膀要脱臼了」

    惹人……莞尔?不过,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妙。

    啪叽啪叽,喀啦喀啦。发出了深入骨髓的声音。

    而且,茅咲每敲一次,统也强健的身体就会剧烈地摇晃一下。即使如此仍然保持着笑容安抚恋人的统也的姿态,让政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男子汉。

    「对不起~我来迟了?」

    正在这时,玛莉亚来了。迎面看见统也和茅咲的瞬间,她也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苦笑。

    「好了好了,茅咲酱,还有会长。在学生会室里调情也要适可而止喔?」

    把这种激烈的暴力场景总结为“调情”的玛莉亚,让政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然呆。

    但是,玛莉亚的话却对茅咲十分有效,她说着「也、也没有很那样!」从统也身上离开,对揉着肩膀的统也垂下眼眸。

    「对、对不起呢?很痛吗?」

    「嗯?啊,没事的。正好肩膀有点酸」

    虽然面目扭曲看上去很痛,还是笑着来回活动肩膀的统也,实在是过于有男子气概,政近差点都要迷上他了。

    「真的很对不起……我下手没轻没重的」

    「(你是哪来的战斗民族吗!)」

    「没有关系。我正是为此而锻炼的。尽管来吧」

    「(为了恋人而锻炼是这个意思吗!)」

    「统也……」

    「(啥?这哪里有让气氛变得甜蜜的要素?)」

    小声吐槽的政近肘边突然被艾莉莎扯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嘴角微妙地抽动着的艾莉莎正用死鱼眼看着自己,左右摇着头。

    看到她那责备般的视线,政近不禁噗嗤一笑,对茅咲的方向以视线示意,说。

    「(呐,更科前辈被叫做大姐头,肯定是因为用裹胸布吧?)」

    「(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如果裹了的话,不就变成裹胸布的*更科前辈了吗)」

    (*译注:日语「裹胸布的」和「更科」同音。顺便一提,姓更科的人物在作者的多部作品里均有出现,疑似是同一世界)

    「噗!~~~~!!」

    艾莉莎不小心喷了。随即,她羞得满面通红,啪嗒啪嗒地拍着政近的手臂。

    「哎呀哎呀,关系真好呢~」

    「哪、哪有啊」

    「呵呵,看来好像瞒不过姐姐呢?我们的关系☆」

    「吵死了」

    艾莉莎给了嬉皮笑脸的政近一手刀,忽然学生会室里响起了敲门声,这次进来的是有希。

    「失礼了。非常抱歉。我迟到了」

    「嗯,没事。不必在意,周防」

    说着,统也起身,从会长专用桌旁边转移到和政近等人同一张桌子上。

    站在门口往里看,坐在主位的是统也。自其右侧依次是玛莉亚、艾莉莎、政近。左侧则并排坐着茅咲和有希。见众人落座,统也开口说道。

    「那么,学生会会议现在开始」

    「「「「「请多关照」」」」」

    「首先,久世。你再自我介绍一下吧」

    「是」

    在统也的推动下,政近站起身来。

    「我是本次以杂务身份加入学生会的久世政近。兴趣是二次元。流行的动画和漫画基本懂一点。以及……」

    政近把视线转向邻座的艾莉莎,宣言道。

    「我预计将协助九条艾莉莎,参加下届学生会长选举。敬请多多关照」

    「嗯,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呢~」

    前辈们面带笑容,各自送上温柔的掌声。另一边,同样拍着手的有希,脸上却露着读不出其中感情的古拙的微笑。艾莉莎盯着那样的有希看。

    (*译注:上一卷也提到过了,就是那种佛像式的笑容)

    「借此机会,其他人也顺便自我介绍一下吧。从我开始好了」

    统也扫视了一遍大家的表情,判断没有异议,于是看向政近。

    「我是会长剑崎统也。最近的兴趣是锻炼肌肉。请多关照」

    「我是副会长更科茅咲。兴趣是……剑道吧。请多关照」

    「我是书记九条玛莉亚喔~兴趣是收集可爱的东西。啊,漫画的话,少女漫画方面还挺了解的?请多关照哦」

    「我是宣传委员周防有希。兴趣是钢琴和花道。再次请您多多关照了呢?政近君」

    「……我是会计九条艾莉莎。兴趣是读书。请多关照」

    大家重新自我介绍结束之后,政近轻轻点了点头。

    (话说,这种齐装满员的景象还真是壮观)

    真的有点猛。无论怎么看,女性阵容的颜值,即使在征岭学园悠久的历史中,应该也算得上史无前例了吧。

    而且每人的。要是拍成照片发给电视台的话,感觉就会打着“超美丽学生会”的名号过来取材了。

    「那么久世。今天你就跟着九条姐工作可以吗」

    「好的」

    「不好意思。不过对于你这个前初中部副会长来说应该很快就能轻车熟路了吧,不过还是先和其他人一起熟悉一下工作」

    「难道说是人手不足吗?」

    「是啊,老实说是完全不足。因此实际上每个职务的分工都没能完全分好」

    「嘛,虽然一般来说书记和会计都是有好几个人负责的才对……没有问题。所谓杂务总之就是什么都做。初一的时候我也是杂务所以已经习惯了」

    「喔,那我就放心了」

    对于很高兴的统也,有希出声搭话。

    「不好意思打断您,会长,关于例行的展览会,我想去和美术部方面再讨论一下」

    「嗯?啊,拜托你了」

    「好的。以及……由于存在预算方面的相关内容,也烦请艾琳同学和我走一趟」

    「欸?」

    突然被叫到名字,艾莉莎眨了眨眼睛。但是,似乎从有希的表情中感受到了什么,马上换成严肃的表情微微颔首。

    「……我明白了。会长,我先过去一下」

    于是,两人出了学生会室。

    (……这,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政近目送着两人的背影,心中涌起一抹不安。但是,那份心情很快就被无忧无虑的软绵绵的声音吹跑了。

    「好~那么久世君来这~边~儿~」

    玛莉亚砰砰地敲着艾莉莎刚才的座位,露出治愈力场全开的笑容。听到那不禁让人心情舒缓的呼唤声,政近微微苦笑着坐了下来。

    ◇

    在放学后的走廊上,艾莉莎跟在有希后头走着。

    虽然被有希以开会的名义叫了出来,但艾莉莎并没有迟钝到会按照字面意思理解。

    有希把自己叫出来,一定有着别的理由。那个理由,艾莉莎已经浅浅地觉察到了。但是,从有希的背影中却感觉不到她想要开始话题的意志。

    (是吗……这是,要我来开口的意思呢)

    闭上眼睛做好觉悟,艾莉莎对走在前面的有希出声搭话。

    「有希同学,可以稍微聊一聊吗?」

    该说是果然吗,转过头来的有希的脸上并无吃惊之色。她露出沉静的笑容,对艾莉莎点了点头,没有多余的疑问,只用视线转向旁边的空教室示意。

    「可以呀。这里不太方便的话,就借用一下那边的空教室吧」

    「嗯」

    有希率先走进教室,跟着进来的艾莉莎关上了门。夕阳笼罩的教室里,两人面对着面。首先开口的人,依然是艾莉莎。

    「我,决定和久世君一起参加会长竞选了」

    艾莉莎以挑战的表情宣言。于是,有希依旧保持着笑容,点头说道。

    「嗯,我知道的。昨天,已经从政近君那里打听到了」

    「……是吗」

    有希的话让艾莉莎的眉毛跳了一下,她不再多说,点了点头。面对闭口不言的艾莉莎,有希歪了歪头。

    「那个,仅此而已?」

    「……嗯。我没做什么对不起谁的事,所以也不打算道歉。只是,想自己亲口说出来而已」

    「呵呵,是这样吗」

    对于艾莉莎那,听起来如同挑衅般的话语,有希只是感到滑稽似地笑了笑。

    「没有什么道歉的必要哦?一切都是政近君自己的选择。对此我并不打算抱怨,当然也不打算对艾琳同学抱怨」

    明确地断言之后后,有希用略带调皮的口气笑道「但是没能选我还是挺遗憾的呢?」。看到她透出某种达观的笑容,艾莉莎下意识地问道。

    「有希同学……对久世君……」

    「?」

    「……不,没什么」

    开口的瞬间,艾莉莎就意识到问题过于越界,反省地撤回前言。但是……

    「我爱他哦。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更加爱他」

    「……!?」

    面对那毫无动摇的表情,以及不带任何迷惘的回答,艾莉莎目瞪口呆。

    「……比、比任何人都?」

    「是的。比起母亲大人,比起父亲大人,比起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我,要更加爱着政近君」

    全无踌躇,亦不羞耻,有希堂堂正正地宣告对政近的爱。对于这过于真挚的爱之告白,艾莉莎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如同抓住她的动摇一般,有希立即回敬道。

    「艾琳同学,觉得如何?」

    「啊?」

    「艾琳同学,对政近君是怎么想的呢?」

    「我、我……」

    艾莉莎反射性地想要回答“是朋友”,但视线却从有希的眼前逃开了。听到有希那千真万确的坦率告白之后,艾莉莎的心中生出了“这样无关痛痒地回答就好了吗”的迷惘。

    「久世君是……是朋友。……非、非常,重要的」

    最后,艾莉莎目光游移着红了脸,总算挤出了一句话。话音刚落,她就感到脊背里腾地涌起一股热意,不由得忸忸怩怩起来……但是,光是引出这种程度的话,有希显然还不满足。

    「是喜欢吗?」

    「呜欸!?」

    超直球的追击让艾莉莎身体前倾发出怪声。有希一边逼视着她的脸,一边一步步缩短距离。

    艾莉莎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但有希却不留情面地步步紧逼。

    回过神来,她的背已经撞上了教室的门,完全被逼到死路,退无可退了。

    娇小的有希和高挑的艾莉莎身高差了有二十公分,这个距离下已经完全变成有希仰视着艾莉莎的形式。但是,与这幅构图相反,实际上被气势压倒的却是艾莉莎这边。

    「究竟是怎样?是喜欢吗?」

    「喜欢……什么的,那种事……」

    「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爱他!艾琳同学也请说得清楚一点!」

    「呜、呜呜……」

    有希毫不留情的诘问,让不习惯恋爱话题的艾莉莎大脑过热了。

    结果就是,她还没有整理好自己的想法,就在对有希的对抗心和不服输的性格驱使下冲动地开口了。

    「喜欢……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绝对不会把久世君!让、让给你!!」

    听到艾莉莎下意识的叫声,有希慢慢地眨了眨眼睛,退了开来。

    「……是吗。呵呵,总而言之,今天能听到你的这句话就够了」

    嗤笑一声之后,有希回到了一如既往的端庄笑容,催促着艾莉莎。

    「那么,该去美术部那边了。可不能让他们等太久呢」

    「欸、欸欸……」

    对这迅速切换的态度感到少许困惑,艾莉莎和有希一起走出教室。走在去美术部的路上,她回想起刚才的对话。

    (我、我……刚才、怎么了?总觉得好像,说了些不对劲的话……好像是、爱?欸,爱??)

    有希侧目看着因为大脑转不过来而变成圈圈眼的艾莉莎,嘴角微微上扬,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

    (『非常重要』『不会让』呢……哼~哼?真有你的啊~哥哥-)

    与艾莉莎形成鲜明对比,她的脚步像跳舞一样轻快。

    ◇

    「玛莎同学,关于这个部分」

    「嗯?啊啊,这里是我写错了呢」

    「啊,果然如此。那我帮你修正了哦?」

    「嗯。拜托了~」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正在帮玛莎干活的政近,却因为直面了超乎想象的事态而感到内心震惊。那就是……

    (不是吧,这个人……竟然这么能干!?)

    政近以微妙的,不,是以相当失礼的方式震惊了。

    实际上,玛莉亚的工作效率远远超过了政近的想象。虽然依旧散发着软绵绵的气氛,但是工作的处理速度却快得吓人。

    政近还以为玛莉亚肯定不是因为实际能力,而是由于自身人望才被学生会招进来的,因此被她那意料之外的女强人模样弄得手足无措。

    (那么,看看另一边……)

    政近悄悄地把视线移动到坐在前面的另一位前辈身上。

    「奇怪……?这个刚才是在……啊咧?在哪里来着?」

    「茅咲酱。刚才那个蓝色的文件夹不是归档了吗?」

    「欸?啊啊,是吗。那个吗」

    被玛莉亚提醒了之后,茅咲才向墙边塞满了文件夹的书架走去。然而,却一边自言自语着「是那个吗」一边把排列好的文件夹拉出来,一副搞不清楚是哪个的样子歪着脑袋。

    (比想象中的还不擅长工作!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虽然有点失礼!)

    看起来,茅咲对文术工作很不擅长。或者说,在政近看来,不擅长整理方面的工作。

    「……、~~……?~~~~」

    还有就是,怎么说呢……就是单纯的静不下来。才做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文书工作,就很快开始心神不宁起来。

    (你是急着去外面玩的小学男生吗……)

    还得继续做吗?已经够了吧?茅咲脸上像是写着这些一样不停地左顾右盼,政近尽管装作没看到的样子,但还是不禁露出温暖的目光。

    乍看之下像是不善工作的治愈系担当般的软绵绵女生,以及乍看之下像是工作很能干的职业女性般的帅气系女生。

    但是,她们工作的样子却和外表给人的印象恰恰相反。

    (果然不能以貌取人啊……)

    正在政近深切地感到这一点时,像是看不下去了似的统也出声向茅咲搭话。

    「啊啊~……茅咲。说起来今天图书室那边,好像要大幅度地更换藏书啊」

    「!什么?是人手不足吗!?」

    「嗯,图书委员的女性比例比较高。换书又是相当辛苦的重体力劳动。你能稍微去看看情况吗?」

    「交给我吧!」

    统也说完,茅咲便露出如鱼得水般的表情,开心地冲出了学生会办公室。文书工作似乎让她相当痛苦。应该一时半会都不会回来了吧。

    「不好意思久世。茅咲一直都是那样的感觉。但她在跟委员会和社团会开会的时候还是能派上用场的。你别太介意」

    「没有没有……所谓适材适所嘛。哈哈」

    听到面露苦笑帮茅咲解释的统也,政近也只能苦笑以对。实际上,她确实是位可靠帅气的前辈。

    从她会因为艾莉莎而生气的时候就知道了。但……有时看到她孩子气的一面,难免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那种地方也很可爱吧?」

    「不,这里不是『嘿嘿嘿好可爱啊』的时候吧。请不要自己突然肉麻起来。」

    「噢噢,很能干嘛久世。现在学生会里吐槽角色可是很宝贵的。今后也要像这样好好吐槽啊」

    「不如说学生会里只有装傻角色吧」

    「是啊!劝诱你来学生会果然没有错!」

    「完全没有实感啊~」

    唐突开始讲相声。玛莉亚「好像很开心呢~」地露出笑容,一副已经完全习惯了的样子把茅咲丢下的文件取到手边,如同无事发生般继续工作。

    (好能干啊这个人……)

    政近不禁对这样的玛莉亚刮目相看。

    ◇

    继续工作了大约四十分钟。工作总算告一段落了,大家决定暂时休息一会。顺便一提,期间茅咲还是没有回来。

    「那么,要来点红茶吗~」

    「啊,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乖乖坐好等着就行了?因为我喜欢泡红茶」

    人家都这么说了,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而且,看她加热茶壶和杯子的手法,感觉意外地专业。不是外行人可以插手的气氛。

    「久世君喝茶的时候是牛奶派?还是说砂糖派?啊,果酱也准备了喔?」

    「果酱……唔,难道说是俄式红茶(Russian Tea)吗?」

    「在日本是这么叫的呢。可惜不是柠檬茶就是了」

    「……那既然机会难得,就果酱吧」

    「好~啊,会长就蛋白粉可以吗?」

    「怎么都不可以吧?」

    「噗」

    听到玛莉亚突然袭击般的装傻(?),政近不禁喷了。之后统也一本正经的吐槽又很怪,轻松击中了他的笑穴。

    (真假,这个人的装傻水平也太高了吧!不,难道说是天然……?虽然不是很懂,但是太搞笑了吧……噗呼呼)

    政近坐在椅子上憋笑憋得很辛苦。

    「喂,笑得过头了久世」

    「对不起……但是……噗」

    统也有点无语。政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总算平息了下来。

    「啊啊~……不妙……呃,对了?红茶在俄罗斯不是冬天喝的吗?」

    为了掩盖在前辈面前爆笑所产生的的羞耻,政近问道。玛莉亚一面保持着把热水倒进茶杯的动作,一边疑惑地歪着头。

    「嗯~?这不是根据自家的习惯来的吗?至少在我们家,夏天也会喝红茶的哟?不过,也有母亲喜欢红茶的缘故……」

    「啊,阿姨是日本人呢。原来如此……」

    母亲会对孩子的饮食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如果母亲是日本人的话,就算孩子出生在俄罗斯,应该也会融合一部分日本的饮食文化吧。背对着如此理解的政近,玛莉亚以若无其事的口气问道。

    「久世君,对俄罗斯的事情很了解?」

    「不,倒也算不上……只是看过几部俄罗斯的电影的程度」

    「嗯~是这样呢」

    实际上,根本不止几本。政近当时和喜欢俄罗斯的祖父住在一起的时候,少说也看了二十多部。从结果上看,这对提高他的俄语水平功不可没。在政近成为高中生的现在,拜此所赐,某人撒娇的时候可以听得一清二楚!真是太好了呢!

    「?怎么了久世。露出遥远的目光」

    「没什么……」

    正在思考着世界之中何为幸福、何为灾祸的时候,玛莉亚把盛着红茶和果酱的小碟子轻轻地放在了他的面前。

    「好~久等了~」

    「非、非常感谢」

    「会长也请」

    「啊,谢谢」

    看起来统也选了砂糖,玛莉亚则是果酱。

    (唔呣,这个该怎么喝呢……)

    在装有果酱的小碟面前稍微思考了一会儿,政近决定总之先把红茶一口喝干。

    「唔!好喝……」

    「真的吗?谢谢~」

    跟平时喝的袋装红茶相比,香味完全不同。鲜烈的芬芳从嘴巴钻进鼻子里。回味悠长。而且……总觉得,有种让怀念的记忆苏醒的味道。

    (译注:总觉得鲜烈的香气是一种贬义……高级的香味不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清香吗?但原文就是鲜烈な香り,就这样吧)

    (啊啊,话说回来……)

    那位母亲也是喜欢红茶的。感到口中的红茶多了些许苦涩,政近努着嘴,侧目偷瞥了一眼玛莉亚的方向。

    在那里,玛莉亚用勺子把果酱送进口中,然后喝了一口红茶。

    「?怎么啦?」

    「啊,没有……这个果酱,不是放进红茶里的吗」

    「这要看各人的吧?dye……爷爷的话,是把果酱倒进红茶里的呢~但是,对我来说这个算是茶点的感觉?所以就像这样直接吃掉」

    「哦~……」

    差不多就像羊羹和绿茶之间的关系一样,政近理解之后,总之先照着玛莉亚有样学样地吃了一口果酱。

    「好甜……」

    超乎想象的甜度让政近嘴角扭曲,他赶快喝了一口红茶。于是,果酱的甜味不仅被恰到好处地中和了,而且还产生了少许独特的风味。

    「原来如此……」

    红茶如花般的清香,加上果酱的酸甜,形成了愈发复杂的味道。但是……

    (嗯~和曲奇跟蛋糕不一样,因为在嘴里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感觉好像变成了别种饮料一样……)

    这个虽然很不错,但是因为原味红茶更加好喝,所以这边还是浅尝辄止好了。不过,难得人家给自己准备了,又不忍心剩下来。

    (下次我也只加砂糖好了)

    政近悄悄下定决心,一口一口地交替吃着果酱和红茶。

    (但是,冷静下来重新想想)

    这位学姐,既是个超级美人身材又出众。

    性格也很温柔社交能力也很强,无论男女受到很多人的倾慕。

    而且经常被当做学习标兵,成绩贴在走廊上,每次都能考进年级前三十名,说明她头脑也很好吧。

    虽然不清楚运动能力怎么样,但是这样的性格就算多少有点运动白痴反而会让人觉得更有魅力吧。而且,学生会的工作又做得好,泡茶也很专业。

    (怪了?这家伙难道就没有缺点吗?)

    因为身边就有以完美超人而出名的艾莉莎,加上玛莉亚平时又是那样软绵绵的气氛,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仔细想想,她也完全是个完美超人啊。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政近突然微妙地有些坐立不安。

    一边安稳地微笑着,一边慢慢把茶送到口边,玛莉亚即使是不经意间的姿态,也让人强烈地感觉到年上大姐姐的魅力。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圣母啊。感觉任何男性在她身边都会无条件地变成正太的样子……)

    政近故意想些愚蠢的内容,想让大脑往二次元方向思考,但是注意到他视线的玛莉亚微笑着歪了歪头,又把他的意识强制拉了回来。

    明明只是好像在说「怎么啦?」似的温柔地微笑着,却让人胸口躁动不已。

    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冷静点冷静点。

    似乎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像对待朝夕相处的家人一样暴露出毫无防备的真实的自己,不能掉以轻心。

    不能掉以轻心,明明这么想着……一看到玛莉亚温柔的微笑,警戒心和自制心之类的东西似乎就变得很容易被解开。她那平稳又舒适的气场,让人真想委身于其中……

    「我回来了」

    「……回来了」

    「啊~艾琳酱有希酱欢迎回来~」

    就在这时,出去开会的有希和艾莉莎回来了,玛莉亚的表情立即改变了。

    之前还飘浮着的,宛如包容力十足的温柔大姐姐般的氛围一瞬间云消雾散……只剩下最喜欢妹妹的软绵绵的姐姐模样。

    (哇,什么啊这个落差!?)

    对这急剧转变的气氛,政近不由得忍俊不禁。

    没有注意到政近的样子,玛莉亚带着软绵绵的笑容,向放着茶具和红茶的架子走去。

    「两位也要喝红茶吗?」

    「啊,请来一杯」

    「……喝」

    「好~请稍等哦~?」

    玛莉亚哼着心情愉悦的小调,开始准备红茶。政近正以微妙的目光望着她的背影,坐在身边的艾莉莎突然连人带椅靠了过来。

    转过头去,只见不知为何总感觉坐得奇妙地近的艾莉莎,露出像是在说「有什么不满吗?」的目光看着这边。

    「……干嘛?」

    「不……总觉得,是不是有点太近了?」

    坦率地反问之后,艾莉莎就看着另一个方向说道。

    「……在俄罗斯,年轻女性坐在拐角的位置是不吉利的哦」

    「嗯?是吗?」

    「是哦」

    说完,艾莉莎再次使劲地移动椅子,坐到了和政近几乎要手臂相触的位置。然后,用牵制般的眼神看向有希。

    (哇,这也太近了吧!还有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修罗场?是修罗场吗?)

    艾莉莎不知为何用警戒似的姿态看着有希。对此,有希回以无法读出感情的古拙微笑。

    二人之间似乎一瞬间火花四射,政近感到不详的预感试图离席……察觉到他的动向,艾莉莎一下子捉住了他左手的袖子。

    在桌子下面,被邻座的女生,仿佛在说「不要走」似地拉住袖子。光听这部分,可以说是非常萌二的剧情吧。

    但是,实际暴露在这种状况下政近的心情却是……

    (不要啊啊啊——!放开我我我——!!这种气氛,我可受不了了了——!!)

    就好像是脚踏两条船的花心男被两位女生撞个正着,那种感觉一样。政近现在只想全力逃离这个地方。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玛莎同学,帮帮我~!)

    政近忍不住转过头,向正在倒红茶的玛莉亚搭话。

    「……呃,话说艾琳刚才说的,有这种不吉利的说法吗?」

    「有的喔~?但正确地说,不是不吉利,而是婚期会推迟呢」

    说完,玛莉亚用好像很高兴似的表情回过头来,用闪闪发光的眼神看向艾莉莎。

    「话说起来,艾琳酱居然会在意那样的事……难道说,是找到了想要结婚的对象吗!?」

    「……怎么可能啊。只是有种心情罢了」

    「欸欸~?真的吗~?」

    「你好烦」

    「呀,艾琳酱真是的」

    玛莉亚鼓着脸,又转了回去。艾莉莎瞥了她一眼,目光落在自己拉着政近袖子的手上,用真的很小的声音说道。

    【结婚,还太早呢】

    虽然是真的很小的声音,但是,在这个距离的政近听得一清二楚。

    (是啊~才十五岁呢~?虽然有~点在意这句话,但从常识上考虑结婚确实太早了呢~?我说,你姐在这里你也要说出来吗!!)

    在背后站着能听懂俄语的姐姐的状况下,艾莉莎竟然还能保持进攻姿态(?),政近战栗了。

    就在这时,听见了玛莉亚把茶杯放在碟子上的声音,艾莉莎咻地放开了手。不一会儿,玛莉亚就把艾莉莎和有希份的红茶端来了。

    「好的~艾琳酱。请先用这个」

    然后,先在艾莉莎的面前放下了碟子……感觉把一整瓶的量都倒进去了,盛满了果酱的小碟子。

    「……看什么」

    「呃,没什么……」

    政近赶紧移开视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把自己的果酱倒进红茶之中。

    然后用汤匙喀啦喀啦地搅拌混合,一口气喝干。

    (……嗯,果然还是像别的饮料一样)

    果酱好像放多了,口中残留的甜味让政近嘴角弯曲。正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有希的声音。

    「那个……更科学姐去哪里了?」

    「欸?啊……对啊,那个人什么时候回来?」

    疑惑地确认了时钟之后,统也放下茶杯,缩着脖子说道。

    「茅咲去图书委员那边帮忙了。大概……肚子饿了就会回来了吧」

    「不会吧,是小孩子吗」

    政近下意识地想要吐槽的瞬间,学生会室的门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打开了。

    「总觉得闻到了很香的味道!」

    「真的是小孩子啊」

    望着眼神闪闪发光冲进门来的茅咲,政近还是没有忍住吐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邻座的艾琳同学偶尔会用俄语悄悄撒娇”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