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 第七卷 第八十八话

    在公会背后,有一块不算太大但很整洁的空地,看起来像是练习场,四周还摆放着箭靶、稻草卷等东西。

    贝尔格里夫制止了有些兴奋的玛格丽特,由他自己先来做谢菈的对手。在被贝尔格里夫教育了一番『有精神是好事,但头脑必须要冷静』之类的话之后,玛格丽特终于不情不愿地同意让他先来。不过,贝尔格里夫也建议她好好观察两人的对决,试试看能否正确评估对手的实力,所以她现在正一脸认真地看着场内的情况。

    非要说的话,谢菈想要交手的对象应该是自己,所以他才这样略有些强硬地制止了玛格丽特。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次比试的本质就不是实力之类的问题。

    安洁琳有些不满地拽了拽贝尔格里夫的袖子。

    「那个,爸爸」

    「怎么啦,安洁」

    「虽然由我说这话有点奇怪……但我们不接这个委托不就行了吗?又不是签了合同非接不可,而且谢菈女士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总觉得有点勉强」

    按那种逻辑的话,想为这委托雇个向导都不行了嘛,安洁琳这样说道。

    贝尔格里夫呵呵笑着摸了摸安洁琳的头。

    「是啊,说的没错」

    「那为什么……?啊,是因为爸爸也想冒险吗?」

    「不是啦,是为了卡西姆」

    「为了卡西姆叔叔……?」

    安洁琳诧异地看向站在后方不远处的卡西姆。他看起来像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样子,表情略有一些不高兴,视线来回游移。

    贝尔格里夫调整了一下腰中的剑和背上大剑的位置,将腰上的道具袋解下。

    「……卡西姆他这个人吧,肯定是在和谢菈女士他们组队的时候,一直被我和珀西、萨蒂的事情所束缚着,没有考虑他们的心情吧」

    「是这样的吗……?」

    安洁琳接过道具袋,纳闷地歪着脑袋。

    「他就是这样的人啊。纠结一件事的时候就看不到其他的事情了……但是对于他来说,他的过去也不是只有和我、珀西以及萨蒂在一起的那段时光而已。已经活了四十年了啊。那家伙也有那家伙需要做了断的事情。不能假装不知道就这么逃避啊」

    「唔……不明白」

    「哈哈,是吗。总之,虽然说卡西姆当初似乎也有些自暴自弃所以没办法……但毕竟对于谢菈女士来说是有些过意不去。拒绝掉这份委托直接离开,这种无情的事情爸爸实在是做不到啊」

    「但是这跟战斗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原本以为是爸爸的话,肯定是先跟对方好好对话的」

    「想让人冷静下来的时候,稍微粗暴一点的方式有时会更快一些。不用担心,只是切磋一下而已」

    贝尔格里夫这样说着耸了耸肩。安洁琳似乎还是没明白,不过她至少知道了贝尔格里夫并不讨厌这样,于是松了一口气,表情放松下来。

    谢菈既然能当上公会的会长,想来也是个聪明人。她应该也明白自己是有些无理取闹。

    只不过,卡西姆这个故人的突然出现让她产生了困惑吧,贝尔格里夫这样想道。无处发泄的感情化作一种不讲道理的愤怒冲着自己而来,这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对她来说,卡西姆肯定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吧。

    有人情味也是好事呢,贝尔格里夫微微一笑。

    虽然理智非常明白,但感情却难以抑制。像这样的事情只要活在世上就会经常碰到。而将其强行压制下去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自己当年失去一只脚的时候,也是隐藏起痛苦强作笑容,结果到最后演变成了无可挽回的事态。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一味地试图掩饰,而是展示出真实的自己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呢。如果能把那种愤怒和无力感都与伙伴们分享一下的话……

    贝尔格里夫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

    当然,他现在不会去说「我来帮你解决」之类的自大的话,但对于谢菈而言,她应该也跟自己和卡西姆一样,也有她自己需要了断的过去。正因为了解这种感受,才不能对此置之不理。

    如果这里只是简单地因对方不讲理感到气愤,为了图省事故意无视的话,她肯定会很痛苦的吧。假如只是让她闹一场之后就能冷静下来的话,那这点协助也算不上什么麻烦事。

    另外还有就是一种单纯的好奇心,他想知道如今自己的实力对上真正有实力的人能适用到什么地步。

    虽然说没有想要回归冒险者的打算,但他并未打算放弃追求剑术之路。不管找了什么样的理由,这份与强者对战时的雀跃之心总归是真实存在的。

    到头来还是为了自己啊,贝尔格里夫自嘲地笑了。

    谢菈看起来很平静地站在那里,但仔细观察会发现她紧闭的嘴唇在微微抽动。她似乎是在生气,但那份怒气似乎也在同时朝向她自己,显出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

    「……这就是所谓的女人心吧」

    过后要好好教训卡西姆一顿呢,贝尔格里夫这样想着,皱起眉头捋着胡须。

    谢菈用脚尖嗵嗵地踢了踢地面。

    「……准备好了吗?」

    「随时恭候」

    贝尔格里夫将大剑连鞘架起。握住剑柄的瞬间他就感觉到身体似乎轻了不少,视野也变得明亮起来,似乎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的一举一动。

    相对的谢菈则是赤手空拳。她腰间虽然挂着一把短刀,但她似乎没有要用的意思。而且从她胳膊上那些魔法术式模样的刺青来看,她大概是使用跟切博格类似的战斗方式吧。

    两人都没有急于出手,暂时相互观察对方的动作。

    锐利到似乎能将对手刺穿的目光,对于对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不肯放过。夏日的暖风吹来,掠过已经开始出汗的皮肤。额头上的汗珠终于挂不住了,滚落下来。

    汗珠滑过眼角。

    就在眨眼的一瞬间。

    谢菈使劲一蹬地面。

    「哈!!」

    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的同时,一记直拳刺出。

    然而贝尔格里夫也瞬间做出反应,用剑身挡下了这一击。但其冲击力非常的强,他握住剑的手不住地颤抖,震动甚至传到了脚尖。

    即使如此,他仍全力挥剑,将对方的拳压了回去。谢菈朝后跳去。

    不等对方调整好姿势,贝尔格里夫一蹬地面,压低身子挥出一剑。谢菈高高跳起躲过这一击,其身形看起来就像是杂技演员一般轻盈。

    但跳到空中是一步坏棋。贝尔格里夫脚下轻轻一点,朝空中的谢菈挥剑砍去。

    打中了,他这样想。

    但令他惊讶的是,谢菈居然一脚踩在朝她而来的大剑上,以此为踏板跳向贝尔格里夫身后。在贝尔格里夫挥剑完成之前就已经落地并且握紧拳头。谢菈踏稳脚步,手臂上的魔法术式放出光芒,拳头如离弦利箭一般击出。

    得手了,原本这么想的谢菈却瞪大了右眼。

    贝尔格里夫在千钧一发之际拿起腰中的长剑守住了背后,将拳的冲击力朝旁边卸掉,同时顺势借力以假腿为轴转了半圈,回过身来面向谢菈。

    看到贝尔格里夫双手分别握住大剑和长剑,谢菈露出有些惊讶又有些感慨的表情,稍稍拉开距离。

    「那样的大剑居然可以单手挥动啊……」

    「……还是有些不习惯就是了」

    贝尔格里夫右手拿着格雷厄姆的大剑,左手是自己的长剑,紧紧盯住谢菈。或许是拿着大剑的缘故吧,就连常用的长剑也似乎比原来轻了一些。谢菈深吸一口气,重新架起拳头。

    两人几乎同时跳起。

    剑与拳正面碰撞,冲击波扬起尘土。

    谢菈的身形轻盈灵动,如同小鸟般绕着贝尔格里夫转圈,从各种角度施展攻击,贝尔格里夫则是十分稳重地将其一一接下,有时也会闪开并伺机反击。

    虽然谢菈在力量方面不及切博格,但速度却要比其更快。不过跟安洁琳相比来说威胁还差一些。但她毕竟也是个老练的冒险者,久经沙场习惯战斗,所以很难找机会给她决定性一击。

    谢菈的左眼带着眼罩,所以贝尔格里夫尝试寻找她的死角发动进攻,但谢菈当然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弱点,所以她也反过来利用这点给对方设局,贝尔格里夫好几次差点被打中。

    不过,谢菈大概是因为感情上有所动摇的缘故,动作上有些粗糙,同样始终无法打倒贝尔格里夫,剑与拳多次相交。因为对方出拳密集,贝尔格里夫的双剑主要以守势为主。

    但贝尔格里夫突然间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更多地在使用自己的爱剑。

    是因为习惯吗,他皱起眉头。这样子可不行。

    但一旦意识到了这些,动作似乎就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如果只用大剑的话倒也还好,然而将熟悉的剑也一起使用时,下意识地就会偏向于那一边。这样子的话同时用两把剑就没有意义了。是不是应该放掉长剑,专心使用大剑?

    只不过谢菈这个级别的对手可不会给他时间来思考这些。就在他分心的这一瞬间,迅猛有力的一拳朝他袭来。

    贝尔格里夫匆忙间用大剑的剑身接下这一击。谢菈拳头一拧朝下发力。他被这拳的力道一带,姿势有些变形,大剑险些从手中滑落。他赶紧握紧剑柄,但剑鞘还是脱落下来掉到了地上。

    不等贝尔格里夫调整好姿势,下一拳已经击中了他的左肩。他尝试用魔力卸掉冲击的力道,但即使如此这一击仍有很大威力,让他左手的长剑不由得撒了手。

    不过,或许是下意识的反应,在肩膀被打中的同时他也做出反击,右手的大剑横向挥出。锋锐的剑刃朝着刚刚挥出一拳还没来得及招架的谢菈直奔而去。

    不好,坏事了。这样下去要伤到人了。

    贝尔格里夫立刻手上使劲,试图让剑停下。而大剑也顺应他的意思,在即将砍到谢菈之前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下巴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冲击。谢菈的拳头掠过他的下巴。虽然只是擦了个边,但其冲击也还是从下巴直达脑髓,让他的视野开始摇晃。

    眼前的谢菈似乎显出一副困惑的表情,但很快他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  ○  ○  ○  ○

    贝尔格里夫睁开眼睛,眼前是木制的天花板。点着的提灯从天花板上垂下,淡淡的光芒照亮了四周。

    他眨了几下眼,坐起身来。从对面打开的窗户向外看去,黄昏似乎已经逐渐降临,外面的街景像是披上了一层淡紫色的薄纱。

    他摸了摸下颚。原本就只是微微掠过,所以已经不疼了。接着尝试活动一下被打个正着的左肩,这边似乎也不太疼了。看样子当时那一瞬间利用魔力卸掉冲击劲道的尝试似乎是成功了。不过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手指上承受了更多的冲击,结果才让剑脱了手。

    还是锻炼不足啊,他正在这么想的时候,突然间有个柔软的东西抱了上来。安洁琳紧紧抱住他,抬头看向他的脸。

    「爸爸,没事吧?肩膀还疼吗……?」

    「哦,安洁……没事了」

    贝尔格里夫微笑着摸了摸安洁琳的头,随后环视四周。这里似乎是他们投宿的旅馆的房间里。安奈莎和米丽娅姆坐在一边,玛格丽特和卡西姆则是不见人影。

    他的视线和安洁琳身边坐着的谢菈碰到了一起。她立刻站起身来,深深地低头致意。

    「对不起。真的是非常抱歉……让您受伤了……」

    「哦,不是什么大事。哎呀呀,还真是了不得的实力啊。我还是有待提高呢」

    贝尔格里夫笑着这么说道,但谢菈却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头压得更低了。

    「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完全是我输了啊。不仅没控制好下手的轻重,还被对方手下留情。如果您当时没有停下剑的话现在就……我作为公会的会长,却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道歉才好了」

    她似乎对自己之前的言行感到非常羞愧,双肩垂下,整个人仿佛缩小了一圈。之前对战时感觉到的那种愤怒的感情已经完全消散,头脑似乎是冷静下来了。也正因为如此,在旁边等着下场的玛格丽特后来也没跟她打。似乎是她担心晕过去的贝尔格里夫,所以一直在旁边陪着。

    「这样啊……哎呀呀,还真是睡了好长时间呢,真没面子啊」

    话说回来,是谁把自己搬回旅馆的呢。贝尔格里夫身材高大身体壮实,想搬动也很费事吧。提出这个问题后,安奈莎看向谢菈。

    「是谢菈女士把贝尔叔运回旅馆的呢」

    「虽然贝尔叔又高又壮,但谢菈女士很有力气呢~」

    米丽娅姆笑着说道。

    「是这样啊……哎呀呀,真的是给您添麻烦了」

    「不,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是因为我这边太过急躁挑衅各位,所以还请千万不要在意……呜呜」

    谢菈双手覆面。贝尔格里夫苦笑着活动一下肩膀。随着关节发出的声音,身体感觉放松下来。比试是在中午前进行的,所以自己似乎是睡了很久。不过说起来近日旅途疲惫,倒也算是正好休息一下。

    「卡西姆和玛丽呢?」

    「爸爸一直不醒,所以他们去买东西了」

    贝尔格里夫挠挠头,看向谢菈。

    「您和他好好谈过了吗?」

    谢菈摇了摇头。在怒气平静下来以后,她对于自己轻率的行为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所以没有去找卡西姆谈话,而卡西姆似乎也没有主动找谢菈聊。

    贝尔格里夫叹了一口气。

    「还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我说啊~,谢菈女士,莫非是真心喜欢卡西姆叔叔的吗~?」

    米丽娅姆笑嘻嘻地戳了戳谢菈。谢菈很不好意思地嘴角抽动。

    「应该……算是吧。虽然说自己不想承认就是了」

    「哦哦……恋爱中的少女……原来如此」

    安洁琳一脸饶有兴趣的表情点了点头。安奈莎伸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

    「哈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安洁琳小姐……大概我只是一直没想开罢了」

    谢菈挠挠头,继续说道。

    「有关贝尔格里夫先生的事情,还有珀西瓦尔先生、萨蒂小姐的事情,那家伙曾经跟我讲过好多次。平常总是玩世不恭还厌世,但唯有谈到这些事情时会莫名地开心……所以当时也总让我很生气,好几次跟他发火说『你的伙伴明明就是我们啊』」

    「……那家伙还真是的」

    「不,我也明白卡西姆的心情。明明那么强却那么悲伤,总想着能不能做到些什么……但是却做不到。我代替不了你们。后来那家伙擅自离队,听说还放弃了冒险者的身份……原本是想着就此放弃了,但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到他,而且他还和你们一起,还那么开心……」

    谢菈露出有些悲伤的笑容。

    「原本以为自己早已下定决心放下一切,但当您出现在我的面前时,自己心中那种『为什么我就不行』的丑陋想法却不停地膨胀,而且卡西姆那么高兴更让人感觉不舒服……等到醒悟过来时已经说出了连我自己都吃惊的话……实在是非常抱歉……对不起」

    谢菈像是要隐藏哭泣表情似的,深深地低头致意。贝尔格里夫微笑着将手放到谢菈肩头。

    「不必在意,谢菈女士。谢谢您能对我们如此坦诚。而且卡西姆肯定也是很感谢您的」

    「是……这样吗。但是……那家伙根本就没有在看我……」

    谢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泪水又涌了上来,她将其擦掉,再次低头呜咽。

    卡西姆的确是非常痛苦,但他因为那份痛苦而破罐子破摔,结果又导致了其他人的痛苦。让人总是觉得有些难以释怀。

    贝尔格里夫叹了一口气,看向窗外。夜晚的黑暗已经将外面全部填满,甚至试图穿过窗子涌进屋里来,而天花板上垂下的提灯的光芒正在努力与之对抗。

    此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玛格丽特走了进来。她双手抱着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食物。

    「哟,久等啦。哦,贝尔你起来了啊,正好,俺买了酒哎」

    「哎呀呀,天整个黑了啊。贝尔,没事吧?谢菈的拳挺厉害吧?」

    卡西姆跟在玛格丽特身后也走了进来,安洁琳、安奈莎和米丽娅姆三人似乎是一齐用充满责备的目光紧盯着他。

    「迟钝」

    「没出息」

    「大笨蛋~」

    「咦,怎么了怎么了」

    卡西姆有些慌张地环视屋内。贝尔格里夫傻眼地伏下视线。

    「唯有这次我不会帮你了,卡西姆」

    「等下,这是咋了?咱不在的时候出啥事了?」

    「话说气氛咋这么沉重啊。大婶,你哭啥呢」

    「玛丽,谢菈女士她不是大婶,是少女……」

    「啊?你说啥呢?算了不管了,俺肚子饿了,买了这么多东西回来,赶紧吃饭吧」

    玛格丽特仍是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将买来的东西放到桌上。似乎都是些从路边摊贩买来的食物,有些还冒着热气。

    总有种对话被强行打断的感觉,但肚子也的确是饿了。贝尔格里夫叹了口气,把腿放下床,在床边坐定。

    卡西姆也将怀里抱着的东西放到桌上,随后从中拿起一个小包。

    「给」

    「……咦?给我的?」

    谢菈呆呆地抬头看向卡西姆。卡西姆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小包塞进谢菈手里。从包装纸的缝隙间似乎可以看到里面是某种点心,散发着甜甜的香气。

    「这个,是你爱吃的对吧」

    「啊……皮尼什蛋糕 ……」

    这种糕点是在用羊奶和的面里加上各种干燥果物和香料,再放进模子里烤制而成。玛格丽特探过头来瞅了一眼,指着它嚷嚷起来。

    「啊,就那个。卡西姆他啊,一直念叨着『找不着啊』、『怎么没有啊』,在市场里来回找了好几趟就为了找那个,结果就搞得这么晚才回来」

    卡西姆捻着胡须苦笑道。

    「有点遗憾的是你喜欢的无花果放得有点少……」

    安洁琳眨巴了几下眼睛。

    「什么嘛……卡西姆叔叔,还是有在好好看着谢菈女士的啊……」

    「卡西姆……」

    「啊—……那个,怎么说呢」卡西姆挠了挠头,看向谢菈。「咱这个人吧,每次专心一件事的时候好像就看不到周围的事情了……那个,抱歉啊。咱心里当时以为是全都解决了……」

    「不、不是,只是我一直没有走出来而已,那个……」

    看着两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贝尔格里夫苦笑一下。

    「……好想喝苹果酒啊」

    「啊,这里就有哦」

    「咦,有吗?……呃,不是,这些不够吧。你想,玛丽也在」

    「哎,是说俺今天可以放开了喝是吗!?」

    「啊,算是吧……卡西姆,你再去买点吧」

    「要咱去吗?」

    「谢菈女士,还请您帮帮忙,给他带个路吧」

    「倒、倒是无妨……」

    「但是啊,贝尔」

    「啊—,够了,闭嘴吧!少说两句赶紧去就对了!」

    看到贝尔格里夫少见地大声怒吼,卡西姆有些不知所措,随后和同样困惑的谢菈一起出门去了。

    贝尔格里夫无力地垂下肩膀,长出一口气。

    「真是的,让人操心……」

    一直强忍着笑意的女孩子们终于毫无顾忌地咯咯笑了起来。

    「嘻嘻嘻,爸爸,虽然有点强硬……但是干得漂亮」

    「哎嘿嘿,贝尔叔有时候会在一些很奇怪的地方笨手笨脚的喵~」

    「别强人所难,我实在是不习惯这种角色啊……」

    「但是就结果来说还是挺好的嘛。希望他们俩能借机好好聊一聊呢」

    似乎仍然没搞清楚状况的玛格丽特噘起嘴来。

    「搞啥啊,出啥事了。别光瞒着俺一个人啊」

    「大人们的爱情故事……玛丽还是小孩子所以不能告诉你」

    「你说甚!话说是恋爱的故事!?俺也喜欢这个!讲给俺听听啊!」

    玛格丽特也参与了进来,房间里越发吵闹起来。贝尔格里夫苦笑着伸手拿过酒瓶,咬了一口纸包着的肉夹馍。

    卡西姆说要把已经丢掉的过去找回来。关于自己,关于珀西瓦尔和萨蒂对他来说也都是过去的事情。虽然有些事情必须做个了断,但过去的终究是已经过去了。

    而当这些都结束之后,推动卡西姆继续前进的任务或许是要由谢菈来承担的,他这样想道。

    那么,自己呢?

    「……唔,我还是有安洁她们的啊」

    包括女儿在内,有众多的年轻人仰慕着自己,感觉倒是还不坏。而且还有朋友在。与一直被孤独所折磨的卡西姆相比情况大不相同。待到与过去做了了断之后,应该还是会回到原本的日常生活吧。在托内拉还有夏洛特、白、格雷厄姆和米托在等着自己。

    「未来啊……」

    与回望过去的自己这些人不同,眼前的少女们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看着眼前正在热热闹闹地讨论着卡西姆和谢菈的事情的女孩子们,贝尔格里夫皱起眉头。

    「……别光顾着说别人,你们也得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啊」

    他轻声嘟囔的这句话,没有被任何人听到就静静地消逝在空中了。

    ○  ○  ○  ○  ○

    黄昏已过,曼萨镇笼罩在夜色之中。路上各店家的屋檐下都亮起了灯火,行人的表情像是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星星在空中眨着眼睛,冰凉的空气从高空降下。

    卡西姆和谢菈并肩走在街上。卡西姆手里拎着一瓶苹果酒。虽然已经买到了要买的东西,但二人似乎并不急着立刻回去。

    避让了一下迎面过来的人流,谢菈用指尖挠了挠脸颊。

    「……好像是受了他不少关照呢」

    「大概吧。贝尔他啊,在有些奇怪的地方总是笨手笨脚的呢」

    卡西姆笑嘻嘻地说道。受他的影响,谢菈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

    「贝尔格里夫先生还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也算是能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了」

    「是吧?」

    卡西姆非常开心,将酒瓶扛到肩上。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啊。除了贝尔以外,咱几个都是那种个性很强任性妄为的人,但有贝尔在就能把咱几个很好地统合到一起。有些人上了年纪就会变,但贝尔还是一直如此。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啊」

    听到卡西姆开心的讲述,谢菈的脸上浮现出略显寂寞的笑容。

    「……果然,说到那三个人的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很高兴呢」

    「嗯?啊……啊,那个,算是吧」

    卡西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谢菈也突然反应过来,看向卡西姆。

    「啊,不是,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讽刺你……」

    「不不不,咱才该道歉,动不动反应这么迟钝」

    「这种事情用不着你说也早就知道啦」

    「喂喂」

    谢菈扑哧一笑,长出一口气看向空中。

    「……真的厌恶自己的小心眼啊。当初当上公会的会长时候,还想着应该可以与你平起平坐了……都这个岁数了还会因为嫉妒而失常,实在是太丢脸了。我只考虑了自己的事情呢。明明贝尔格里夫先生他从开始到最后都在关照我这边」

    「……」

    卡西姆挠挠脸颊,视线游移。谢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原本以为不管被怎么责骂都是我咎由自取。原本想着被打也好被骂也好都要忍着……我没办法代替贝尔格里夫先生。能以如此宽厚的态度接纳那么无礼的言行,这样的人真的没有几个。说实话,我都有点羡慕你了」

    「这就不对了,谢菈」

    卡西姆停下脚步,以认真的态度直直盯着谢菈。

    「咱从来没有把你当作是贝尔的代替品。谢菈就是谢菈,没有人可以替代」

    「唔……」

    谢菈羞红了脸,视线转向一边。

    「……这、这一点都不像你啊,卡西姆」

    「……也是呢。总觉得好像说出来以后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呆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也不是个事情。两人有些尴尬地再次朝前走去。脚步似乎快了几分。

    不消片刻,已经回到了旅馆门前。两人停下脚步,下意识地对视了一下。谢菈有些不知所措地视线来回游移,最后还是开了口。

    「呃……那,我就先回去了,就这样吧」

    「唔……」

    卡西姆稍微思考了一下,突然伸手握住谢菈的手。谢菈有些慌张。

    「怎、怎么啦……」

    「不是,总觉得咱要是就这样回去的话,肯定还会惹他们生气的。贝尔且不说,那几个小女孩更是……」

    「这、这样啊……那,要怎么办?」

    「……再一起走走吧。而且啊,别聊贝尔他们了,聊点别的吧。说说咱的或者你的事情。咱有想说的,也有想问的啊」

    「嗯、嗯……知道了」

    谢菈有些难为情地含糊应答,点了点头。卡西姆咧嘴一笑,拉着谢菈的手顺着大街朝前走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