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 第七卷 第八十四话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Binarytree

    那男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头狮子,看到他的人都会这么说。

    男子肩宽体阔,身形高大结实。他视线锐利,紧锁的眉头上刻着深深的皱纹,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枯草色的头发中混着几根白发,乱糟糟地披散着。不知是不是发质的原因,即使没有强风吹拂也会起伏摇摆,看起来就像是狮子的鬃毛一般。

    男子蹲在洞穴的边缘。眼前宽广的洞穴有如无底深渊一般,不知会通到哪里。洞中弥漫着淡淡的雾气。

    在岩石上凿出来的阶梯顺着洞穴边缘的岩壁向下延伸。洞中吹出有些温暖的风,男子的头发随之摇晃。风里带着莫名的腥臭味,似乎还有点湿乎乎的,实在是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洞穴四周可以看到一些零星的人影。大家似乎都在确认洞中的情况。有的是像男子这样独身一人,不过更多的都是两人以上结伴同行。

    突然间,男子感觉胸口有些不舒服,似乎想要咳嗽。他皱起眉头,按住胸口,闭上眼睛调整呼吸。

    「……(咳)」

    男子抓起脖子上挂着的一个香囊,放到鼻子下面。香囊中多种草药的清凉成分乘着缓慢气化的以太油进入鼻腔,一直到达喉咙深处。急促的呼吸平静下来,男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男子盯着手中的香囊。香囊已经很旧了,布已经褪了色,上面的刺绣也开了线。

    里面的草药和以太油早已经不是当初刚做成的时候的东西了。每次气味变淡,效果变弱时男子就会更换材料,但唯有调和方法和那袋子本身一直没有变过。

    男子握紧香囊,举起手作势想要将其扔出去。但他的手臂像是被人抓住了似的僵在空中,不住地颤抖,最终他还是放弃了似的放下手臂。

    「该死……」

    他懊恼地自言自语,将香囊揣进怀里。这种事情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了。

    这东西简直就是我的过去啊,男子咂舌道。多少次想要将其扔掉却无法做到,就算是不小心丢了也会有人帮忙捡回来。扔不掉也逃不开。而且没有这个的话时常会喘不过气来。

    有人曾经说过,拿出一段五十年的历史来看,其中肯定是有好事也有坏事的。

    或许是这样吧。但是把自己的人生拿出来审视的话,感觉其中的好事实在是太少了,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十七岁。从那一天开始,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失去了色彩。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唯有罪恶感和无处发泄的愤怒一直折磨着他。只有在挥剑的时候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所以他一直战斗至今。每当一个人陷入沉思时,思绪就总爱朝着负面方向滑落,所以一停下来就容易感到不安。

    身后传来啪沙啪沙的脚步声。

    「大叔,怎么了?」

    男子并不回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轻快的脚步声来到他身边,与他一起蹲下。来人头上的毛皮帽子两侧有护耳一般的犬耳垂下。她如唱歌般喃喃自语。

    「就要到闷热的时期啦,北鼻……」

    男子默默地伏下视线。少女蓝色的瞳孔中映出男子的身影,眨巴了几下眼睛。

    「那披风看着就觉得好热」

    「你这家伙还是这么吵……」

    男子站起身来。他的披风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与身上的衣服摩擦发出唰唰的声响。少女抬头看向男子。

    「呜诶阿油勾应?」【注:Where are you going(你要去哪里)。  搜到的一些同名歌曲都是最近二三十年的,跟作者之前的歌单有点不符……】

    男子无视少女,大步走开。

    少女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随后放弃了似的将视线转向洞穴。洞中仍是蒙着一层薄雾,而那雾看起来像是在如漩涡般缓缓旋转。

    此时一名黑发女子走了过来,与男子擦肩而过,她的衣服是前襟重叠的东方式服装,手上提着一杆大枪。女子一脸诧异地看向男子离开的方向。

    「今天的情绪好像比平常还要差呢」

    「古人曾经说过,女人心海底针,男人心又是什么呢?」

    「鬼才知道。怎么样的说,有动静了吗?」

    少女摇了摇头,犬耳也跟着摇晃。女子叹了口气。

    「哎呀呀……还真是让人不爽的说。一直这么紧绷着也受不了啊」

    「但也总比上次那个委托要好」

    「算是吧……不知道贝尔先生和安洁过得好不好呢……」

    女子将枪尾戳到地上,身子倚住枪杆。

    ○  ○  ○  ○  ○

    从奥尔芬出来一路向东,途经贝拿勒斯镇,穿过公国东部关卡约贝姆就能到达提尔迪斯。这正是公国东部的交易路线。与位于极北之地跟精灵族领地接壤的北部关卡黑瑞尔不同,这里到冬天也不会因大雪而封路,所以一年到头物资流动都很繁盛。作为一条重要的贸易通道,这条路线与通往帝都的南部交易路线同为公国重要的商贸大动脉。

    物资的流动繁盛,当然相应的人员往来也很多。修整过的宽阔街道上众多马车来来往往,旅行商人们也仿佛排成一条长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南北走向的大山仿佛要将提尔迪斯和埃斯特加公国彻底分隔开来,而此处正好是山脉间的一个缺口。当年战争时期曾将此作为重要的据点,在这里修建了坚固的堡垒。如今这些建筑虽然已经被当成普通关卡使用,但从那厚重的石壁上仍能一窥其当年的风采。

    来自各处的人们聚集到关卡周围,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了城镇。关卡两侧大大小小的旅馆竞争很是激烈,也有很多出售旅行用道具的店家。冒险者的身影也是随处可见。

    此处毕竟是国境,所以有不少军队驻扎,同时作为交易重地,经济方面也颇具优势。所以这里的领主权力其实非常大,再加上镇子本身也不小,所以虽然名义上是在埃斯特加公国治下,但实际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独立的都市国家。这就是国境上的关卡城市约贝姆。

    安洁琳拽了拽贝尔格里夫的袖子。

    「爸爸,你看那边,好大的马……」

    在栅栏旁边拴着好几匹高头大马。每匹马看起来个头都非常大,体格特别壮实。马蹄也打理得非常漂亮,看着就像是倒扣着的大碗,没有一丝裂痕。马蹄上还钉着厚实铮亮的马蹄铁,让马的身形显得更加强壮。

    贝尔格里夫有些佩服地捋着胡须。这些都是些价值千金的好马,哪怕是用来拉犁也能干得很不错吧。

    「不愧是提尔迪斯马……说不定我们可以租几匹来骑马旅行呢?」

    贝尔格里夫的一句玩笑话却让安洁琳不由得浑身僵硬。她非常不善于骑马,更不要说是骑在那么大的马的背上,光是想想都会打哆嗦。

    看着安洁琳的这幅模样,贝尔格里夫呵呵笑了,随后轻轻摸了摸安洁琳的头。

    【插图 贝尔格里夫跟安洁琳开玩笑】

    「开玩笑的。要是只有爸爸和安洁的话姑且不论,现在有这么多人呢」

    大家一起的话肯定是坐马车啦,听到这样的话安洁琳才终于放下心来。但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贝尔格里夫。

    「那……如果只有我们两人的话就要骑马了吗?」

    「这个嘛,谁知道呢」

    贝尔格里夫恶作剧似的笑了笑。安洁琳气呼呼地鼓起脸颊。

    在奥尔芬与蓝发女商人分开之后,众人乘公共马车一路向东一直来到约贝姆。在此下车的贝尔格里夫一行人此时正为了办理通关手续而正在排队等候。

    要通关的人很多,队伍很长,所以等待时间也很长。所有人一起等也不是个事情,于是卡西姆等人就去了市场,去采买些食物之类的东西,留下他们父女俩在这里排队。

    在来到这里的路上,路边商店各种各样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其品类繁多丝毫不逊于奥尔芬的市场。

    由公国的矿石打造出的铁制品质量很高,是这里交易的主力商品。此外还有来自奥尔芬的小麦、干燥香草、羊毛和家畜等商品,来自提尔迪斯的生丝、棉花和布匹,来自齐丹的绸缎、地毯、香料和马匹等等,全都汇集于此。

    那些来自提尔迪斯和齐丹的商人们穿着各自的传统服饰,显出一种明显的异国情调,让人光是看着都觉得内心激动不已。

    其实在奥尔芬倒是也见过这样的商人,所以也不是说头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不过或许是因为人在旅途所带来的情感刺激,想到自己也即将进入这样的异国文化当中,那种强烈的感觉让人内心似乎也不由得沸腾起来。

    大概也是因为有生以来头一次出国,贝尔格里夫也注意到自己内心有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激动感,不由得挠了挠头。安洁琳似乎同样是第一次,而且能跟父亲一起旅行更是让她喜不自胜。她不停地四下打量,看到大大小小的新东西都会兴奋地跟贝尔格里夫汇报。

    离关卡又近了一些的时候,卡西姆等人回来了。

    「哟,久等了。到哪儿都是人挤人,想买点东西都难」

    「而且真的是看花眼了哎~。感觉无论哪个看起来都很好吃呢~」

    「米莉你就一直在找甜点吧」

    「有什么不好的嘛。累了的时候就是要吃甜的东西嘛~」

    「你有那么累吗?」

    「玛丽,多嘴~!」

    被米丽娅姆戳了好几下,玛格丽特呵呵笑了。贝尔格里夫挠了挠脸颊。

    「玛丽,你真的要一起来吗?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啊?」

    「你好烦啊贝尔。这么有趣的旅行居然想把俺丢下,没门」

    「哎呀呀……」

    格雷厄姆知道了会说什么呢,贝尔格里夫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眼前十分兴奋的精灵族少女。

    他们一行人之前到达奥尔芬时,理所当然地去了公会、教会和孤儿院等地,跟朋友们都打了招呼。以莱昂内尔为首的公会众人都非常高兴,但同时对于安洁琳等人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也有些沮丧,不过他们还是祝愿贝尔格里夫等人一路顺风。

    与此同时,已经升到了D级的玛格丽特坚持要与他们一起同行。原本她就是因为憧憬外部世界而离开精灵族领地,如今这种要前往遥远南方的旅行也当然会让她心痒难忍。

    贝尔格里夫一开始面露难色,但最终还是无法阻止,允许她一起跟来。毕竟只凭他自己四十来年的人生经验,想要压住年轻人的热情实在是太过困难。

    他们买来的食物是用圆形的烤薄饼夹上放了很多香料的肉和菜做成的,伴着整瓶的葡萄酒一起当作一顿便饭。米丽娅姆还专门买了甜点心,是用小麦粉做成一口大小的面团用乳脂炸熟,之后在牛奶中加入香料煮到粘稠然后浇到上面。因为特别油腻特别甜,贝尔格里夫只吃了一口就停下了,但女孩子们倒是吃得很开心。看着她们的样子,贝尔格里夫皱着眉头摸了摸胸口。

    「还真是好浓的味道……有点烧心」

    「嘿嘿,但是一定得习惯啊,贝尔。这里还算好的,到时候越往南这样的会越多啊」

    原来如此,这就是南方的调味方式吗,贝尔格里夫这样想道。

    体验这种异国文化或许也是旅行的醍醐味之一,但对于不习惯旅行的自己来说实在是让人有点头疼,他不由得挠了挠头。不过就算抱怨这些也没什么用。

    他又喝了几口葡萄酒,摸着已经填满的肚子环视四周。

    有很多人一看长相就知道是公国的人,也有不少人是比较扁平的东方系面孔。他们的装束也很独特,让人不由得会想多看几眼,有时候也会被对方反瞪回来。之前奥尔芬出现魔王骚动时,据说这附近也戒备森严,奥尔芬的军队好像还分了一部分到这里来。

    提尔迪斯不是一个单一民族国家,而是由多个民族聚到一起形成的多民族国家。准确来说,他们甚至不是一个非常团结的国家,只是各民族、各部落选出代表构成评议会,由评议会来讨论决定各种事项,并不存在一个统治提尔迪斯全境的王。每个民族、部落都有各自的王,而各民族内部还会有各种豪门望族各自分庭抗礼,所以小规模的冲突也时有发生。因此众人将提尔迪斯称为联邦而非国家。

    之前有一个部族甚至将骑兵队布阵在关卡附近,让周围充满了一触即发的紧张感。不过现在似乎已经没那么紧张了。

    虽然说提尔迪斯的人种多种多样,但大部分都是游牧民族,他们驱赶着大群的山羊和绵羊在广阔的平原上流浪迁徙。他们御马的本领都非常强,据说每个部族都有声名远扬的战士。过去罗德西亚和提尔迪斯间曾有过数次战争,相传提尔迪斯的骑兵曾让罗德西亚的军队吃尽了苦头。

    看到眼前雄壮的提尔迪斯马也就不难想象了,贝尔格里夫这样想着点了点头。此时队伍又动了起来,离关卡又近了一些。

    玛格丽特戳了戳贝尔格里夫背上的大剑。

    「话说,真亏伯爷爷肯把这家伙借你……」

    「哈哈,我也觉得难以置信……玛丽,要不然你来用它?」

    「没戏。俺习惯用细剑,而且俺跟这家伙关系很差」

    玛格丽特说着在剑上咚地敲了一下,大剑默不作声。玛格丽特咯咯笑了。

    「平时动不动就生气的,这时候就装乖」

    「是在装乖是吧?在老爷爷和爸爸面前就特别安静呢……」

    「对吧?让人超不爽的,还老爱自称圣剑啥的,净摆架子」

    玛格丽特和安洁琳似乎都能听懂剑的话。但贝尔格里夫就不行。虽然他与剑之间也有感应,但大剑始终沉默不语。到底是有什么区别呢,贝尔格里夫苦思冥想,但始终想不出个答案,只得放弃。

    还是来考虑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吧。说是要向南走,但也并不是盲目向南就可以。提尔迪斯广阔的草原上也有人来人往,也是有固定道路的。如果偏离了道路就很容易迷失方向,更不用说在不熟悉的土地上必须要加强警戒。

    旁边一起排队的一位男性看起来像是个旅行商人。贝尔格里夫与他攀谈起来,试图获取一些情报。当他问到「通过关卡后是不是可以直接顺着山脉南下」时,旅行商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不可能的,老爷。沿着山那一路强盗和魔兽都特别多,非常危险,而且路也不太平整,走起来很困难的。倒也不是说没有路,但也只有那些不要命的才会从那边走啊。我看你们最好还是先到哈里发,然后在那里找往南走的商队一起走比较靠谱啊」

    哈里发是位于东西主干道与南北主干道的交叉点的大城市,因为地处交通要道,有很多商人以此为大本营,说是提尔迪斯境内最大的城市也不为过。

    果然还是选一条安稳的路线比较好吗,贝尔格里夫捻着胡须这样想道。

    同行的一众冒险者们似乎对于「危险」「不要命」之类的单词有了反应,个个满脸饶有兴趣的表情,贝尔格里夫故意不去看他们,但安洁琳还是拽了拽他的袖子。

    「……我们去冒险吧,爸爸」

    「不,不行。不能刻意去选择有危险的路啊」

    「呜……」

    「嗯~,我是觉得以现在这个队伍肯定不会有危险的喵~」

    「冒险者可没有什么绝对啊,米莉」

    「还是一如既往的顽固啊」

    卡西姆呵呵笑了。安奈莎耸了耸肩。

    「算啦,这次本来就是陪贝尔叔旅行,就尊重贝尔叔的意见吧」

    「就会装乖孩子……」

    「你说什么!」

    「冒险者不去冒险是哪样啊,贝尔叔~」

    米丽娅姆的话让贝尔格里夫有些为难地挠挠头。

    「要说的话我本来就不是冒险者啊……」

    「……啊?」

    是这样的吗?贝尔格里夫之外的五个人面面相觑。理所当然地先导带队,理所当然地并肩作战,大家似乎是都觉得贝尔格里夫已经重回冒险者行列了。但说到头来,贝尔格里夫是没有冒险者的铭牌的。从身份上来说,他只是一个单纯的老百姓而已。

    卡西姆笑着拍了拍贝尔格里夫的肩膀。

    「天底下哪有普通百姓会拿着圣剑还跟S级冒险者并肩战斗的啊」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贝尔格里夫苦笑着将手放到背上的大剑上。大剑依然沉默不语。明明剑身又大又有质感,但背着却感觉非常的轻,简直就像是只背了一个空剑鞘似的。然而当握住剑柄挥剑时,又会感觉到不至于太过轻飘飘,有着恰如其分的重量,感觉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议。

    玛格丽特不满地瞪着大剑。

    「要俺说,有这家伙在就根本不可能有危险啦……」

    「……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好它呢」

    决定了要借圣剑以后,到出发前为止的日子里,格雷厄姆也陪着他锻炼了许多次,但他还是不太习惯使用大剑。虽然可以轻松挥舞,但用起来毕竟没法像长年陪伴的老伙计那样来得顺手。

    「哼,贝尔你个胆小鬼!」玛格丽特噘起嘴来。

    队伍又向前移动了一些。

    安洁琳隔着剑跳到贝尔格里夫的背上,他慌忙伸出手去撑住她。

    「……我想和爸爸一起冒险嘛!」

    「对于爸爸来说这趟旅程已经足够冒险了啊……」

    「不——是——啦!是说想要一起下地城,一起突破险境啦!」

    「那些之前在托内拉不也经历过了吗?」

    「不是那样的啦!是要那种更……」

    「……贝尔叔,您根本是在明知故问吧?」

    安奈莎傻眼地说道。贝尔格里夫也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

    要说的话,安洁琳说的他也不是不明白。但他原本内心中一直抱有的对于冒险者的憧憬却早已淡化,淡到了连自己都吃惊的程度。如今他已经不再会想要回归冒险者这一行了。

    那么,自己又是为了什么,才会在回到托内拉后仍一直坚持锻炼身体和剑术呢。那应该不是为了能身为冒险者有所成就。虽然说也有被安洁琳那不断展现才能所刺激的因素,但更多的应该还是想和以前的伙伴们较劲。自己内心中的某个地方或许仍想着能在某个场景下与他们比肩吧。

    但是到了如今,见到了卡西姆,接下来还要去见珀西瓦尔,这与自己是不是冒险者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总觉得自己如今已经与他们站在了同样的位置,所以对于是不是冒险者这件事也就没那么纠结了。自己内心真正追求的,并不是作为冒险者的强大,而是与伙伴之间的那种联系吧。

    「……稍微有点狡猾呢」

    他轻声自语道。

    这样子难道不是在逃避自己应有的责任吗。明明教育女儿作为冒险者该如何如何,自己却没有做个榜样,抱着这样的想法,贝尔格里夫不禁视线游移。哪还有脸对女儿说教呢。

    贴在他背上的安洁琳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

    「爸爸太狡猾啦!」

    「呃」

    虽然知道她肯定不会读心术,但他还是不由得吓了一跳。安洁琳气鼓鼓地拽了拽贝尔格里夫的耳垂。

    「我知道这次旅行的主要目的是爸爸要去见珀西伯伯……但难得一起旅行,我也想跟爸爸一起冒险嘛!」

    「……我说安洁,旅行的乐趣也并不只是有冒险吧?去探访陌生的土地,和异国的人们交流,这不也是一种乐趣吗。沿山脉南下或许很刺激,但说不定会错过去哈里发的好机会啊?」

    「……唔—」

    安洁琳不满地将脸埋进贝尔格里夫的后背。安奈莎和米丽娅姆一脸放弃了的表情对视一下,玛格丽特似乎也闹了别扭默不作声。但唯有卡西姆摆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捋着自己的胡须。

    「但是贝尔啊,你真的这样就好吗?」

    「我说啊,卡西姆,我又不是想要去冒阝…」

    「不是说这个啦。咱几个虽然是去见珀西,但那里可是『大地的肚脐』啊 ?那可是高阶魔兽的老窝哎。一点不冒险,一路安安稳稳地过去的话,到时候你能找回战斗的感觉吗?再就是那把剑,你要是还没用惯的话,多来几次实战不是正好么?」

    「唔……」

    卡西姆呵呵笑着将帽子重新戴好。

    「而且啊,格雷厄姆老爷子不是还有东西拜托你嘛。想要一仗不打安稳了事,咱是觉得不太可能啊」

    「……也是呢」

    为了获得格雷厄姆所委托的素材,与高阶魔兽间的战斗肯定是不可避免的。在到达那里之前的旅途中,回避战斗或许是可以降低风险,但如果考虑到要通过实战来找回感觉,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太过悠闲反而会让人感到不安。

    卡西姆双手相交放到脑后,笑嘻嘻地继续说道。

    「不过嘛,咱几个负责战斗,你在后面看着也不是不行。毕竟你擅长的也是这个,但最低要求你至少得能自保吧……」

    「知道了知道了,是我不对,别再挖苦我了」

    贝尔格里夫像是投降了似的这样说道。安洁琳高兴地从他背上跳下来,绕到他前方盯着他的脸。

    「那就……!?」

    「沿着山脉向南的路也可以考虑一下。但是不是说两眼一抹黑随便乱跑,要涉险也不是说去送死。要尽可能以安全为最优先的考虑。这是最低条件」

    「知道啦!哎嘿嘿……好棒!要和爸爸去冒险啦!」

    安洁琳踏着轻快的脚步在安奈莎、米丽娅姆和玛格丽特肩上拍了拍,她们三人也开心地咯咯笑了。

    「嘻嘻,果然还是卡西姆叔厉害喵~」

    「贝尔叔也有说不过别人的时候呢」

    「早就说了我没有那么厉害了……」

    玛格丽特戳了戳贝尔格里夫。

    「这不正好练剑嘛!你就死心吧!」

    「……真服了你们了」

    贝尔格里夫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队伍又动了一点。关卡的大门已经近在眼前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