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伊里野的天空UFO的夏天 番外 设定集附录 Ground Zero

    网译版

    翻译: 晴岚

    润色: 提辖

    Ground Zero——《伊里野的天空,UFO之夏》 序章

    出处是设定集上的短篇, 买了设定集发现没有中译本之后就擅自地翻译了. 译者水平有限, 难以展现出秋山老师笔力之万一. 但是仍在尽可能保留(译者和润色擅自认定的)原意下贴合中文语法习惯. 在阅读本“序章”之前请务必保证自己阅读过小说本篇.

    并不想去学校。既然如此,学校不去也无所谓。

    但是想去游泳。既然如此,偷偷潜入泳池也行。

    *

    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六时三十七分。Bullseye方向040,距离20海里处,伊里野机传来了紧急信号——机体后方爆音,两引擎燃料流量异常增加,火灾警告,过热警告,飞控系统报错,用于姿势控制的油压三系统报错。自动驾驶系统宕机,全力推拉操纵杆也无法维持水平飞行状态。现在空力飞行*中。

    *空力飞行: 原文如此, 上标英文FBA. 应属作者生造词. 推测与后文重力飞行(上标FBG)相对, 指用常规动力飞行(fly-by-air).

    不过全都是谎话就是了。

    “啊——啊—— 那可真是糟糕啊。”

    从伊里野的正后方传来了艾莉卡咯吱咯吱的笑声。

    “你怎么不干脆说引擎坏了或者机翼断了呢? 杰米和恩利科他们暂且不论,如果是你这么说了的话他们会相信的。”

    又在说蠢话了,伊里野想。紧接着园原基地的控制室发来指示——任务终止,立即返航。无法完成,伊里野回答道。无法旋转,剧烈振动中,操纵杆无响应,机体自行向右偏移,请求重力飞行许可。

    ——不允许重力飞行。能通过非对称地手动操作空气刹车来改变航向吗?

    可以一试。

    ——收到。现在“美影”和“市原”的所有跑道都开放使用,应急车辆正在就位。尽可能维持航向050。

    收到。

    伊里野不紧不慢地降低速度,让机体缓缓地进入降下机动状态。雷达警报表明Manta现正在被三个雷达站监视。直到机体骤降逃开雷达站的监视范围为止,都得继续伪装成遭遇了不可恢复的紧急状态的模样。直到转到背面为止都得逆时针翻滚,让自己宣称的问题显得确有其事。从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向传来的G力放大了艾莉卡的聒噪声。就像从高空自由落体的石头一般,机体高度骤降。

    巨大的乱云镶在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黑色的夏日的天空。

    悄无声息地降低高度。

    虽然现在是演技,但自己如果哪天被击坠而死时肯定也是像这般坠落吧。

    而且,如果自己这般死掉了,想必这样的天空会更美好几分吧。

    如今日这般的夏日傍晚的天空很美好。

    “呐,果然还是别去泳池了吧。” 艾莉卡说,“就这样真的去死如何?”

    如果这样也不错,伊里野想。

    “——但是,死后会如何呢?”

    “不是已经定了嘛。要去天国哟。”

    “天国在哪? 远吗?”

    “很近的很近的,就在那边。Bullseye方向270距离40海里高度30。TACAN频道110。55。”

    原来那么近吗——伊里野如此想道。重力飞行的话一瞬就到了。

    伊里野惊讶于自己的踌躇。

    “果然还是先去泳池,游完泳之后再说。”

    “你啊,真是无聊。” 艾莉卡这样说着,声音同一阵轻笑混在一起。

    “既然如此那就差不多该抬起机头了。还有GPS坐标确认。第一候补地点马上就到了。”

    机头抬起,强烈的G力传来,主翼上蒙满了恐怖的水蒸气。不论因机体骤降继而雷达反应消失而仓皇失措的控制室怎么呼叫,都得不到伊里野的回答。飞控系统本应因宕机而一言不发,但现在却抱怨着航向偏离了目前载入的飞行计划。

    这样也挺好,伊里野小声嘟哝。

    自己现在,正不受任何人的指示在空中飞翔。

    说到底原本说要潜入泳池的就是艾莉卡,策划这个逃离计划的也是艾莉卡。将时间往前回溯一个小时左右,伊里野在自己的房间同艾莉卡展开了一场互不相让但毫无收效的对话。

    怎么才能避开警卫呢?

    怎么才能逃出基地呢?

    但是,直到最后她们都憋不出半个点子。艾莉卡异想天开地提议“抢走武器和车,从大门强行突破,把追上来的家伙们都杀了”。在内华达的时候从基地里溜走的次数不计其数,过去用过的手段如今想必是不好用了; 而且那时候基地内的状况和周边的状况都完全不一样。更何况——

    不管怎么说,那时候都是有同伴的。

    仅凭一人就想从基地逃离,这种事是绝对做不到的。

    若敢做这般天方夜谭的梦,一旦被现实戳破就会一蹶不振了。

    “找个合适的家伙色诱他之后再求他如何? 藏进尸体袋里被运到别的基地如何?”

    艾莉卡还在絮絮叨叨着成功率为0的其他提案。先前明明静若处子的艾莉卡,在死后变得异常喋喋不休,总是面不改色地讲着粗俗没品的的玩笑话。一旦她进入那种状态,就会一连叨念上个几小时。变成那样就完全无法对话了。伊里野想着也只能暂时不理睬她一阵子,便躺到床上,裹上一身毯子。枕边放着的内线电话铃响,伊里野从毯子里伸出一只手拿起受话器。“要取得新装备的传感器系统的测试数据,现在去做出击准备。”想不起容貌的指挥室操作员命令道。

    在这种时候,伊里野的第一反应是放弃。

    命令的内容完全不管,回答“收到”,也不问多余的事。

    比方说,问了“为什么不提前告知就要进行测试飞行”的话,受话器的另一侧也不会传来什么像样的答案。在第四停机坪附近山中扎营的约两名中学生终于回去了才开始准备工作之类的,拜此所赐榎本伪造的保密警戒状态好几次被无端解除之类的,拜此所赐看不见前车之辙的Skank机关反复催促,政治力学意义下的大坝终于溃堤,一泻千里之类的,拜此所赐整个夏天伊里野积累的“暑假作业”(出击次数)被全部开了绿灯之类的,这些事情伊里野自己是永远无从得知了。

    不管怎样伊里野都放弃了,回答“收到”,也不问多余的事。

    一直都是如此。

    早已是驾轻就熟。

    从毯子里伸出的手放下受话器的一瞬间。

    “那啥哟,” 伊里野未加思索,从毛毯里探出头来向外窥视,并不去反问“啥?”。进入聒噪模式的艾莉卡回到通常状态可是十分罕见的事情。

    “绝好的机会哟,这不是想睡觉有人给递枕头嘛。”

    “——什么意思?”

    艾莉卡脸上冒出狡黠的诈笑。

    “飞上去之后就由不得他们说了算了。天空不是我们的世界吗?”

    于这个逃脱计划而言,最大的问题在于园原基地的控制室通常都以100个以上的信道线路监控Black Manta的一举一动。

    换言之,如果只是口头报告出现异常,并把异常的机体动作演给他们看的话,其实是伊里野在手动操纵机体的事实马上就会败露。毕竟不管表象看起来如何,光是正在操纵被宣称不能操纵的机体这一点就够可疑了。控制室会通过外部指令强制启动Manta的自动驾驶系统,那么返航被带回园原基地的事实并不会被改变。

    但是反过来说,如果能够切断包括外部命令在内的所有信号,而且将dummy伪造的假信息传回控制室的话,伊里野的谎言就不会被发现。加之如果能操弄外部传来的自动驾驶信号的话,那伊里野就不会陷入被带回基地的窘状。为了完成这一点所需要的病毒艾莉卡已经在顷刻间写好了。艾莉卡并没有忘记这个能够在正规的应答信号后加上“老师肚子疼”的ASCII字符串再送出回讯的病毒。

    ——还是别干了吧,绝对会被发现的。

    ——没~问题的,肯定不会被发现的啦。

    病毒演出来的紧急事态是极端复杂而深刻的,因此驾驶员并没有完全把握这一事态并准确地作出口头报告的必要。报告的状况和控制室的监视器上显示的状态有些许出入才更自然,艾莉卡说。这一点暂且不论,如果能完全骗过控制室的话,计划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在那之后就是唯快不破了。机体骤降以逃出雷达网,再在人的视线之外,在半山腰的超低空做消音飞行,到达某个预先决定的候补地点后,剩下的就全凭勇气了。

    ——果然还是别做了,下次再做吧。

    ——下次是啥时候哟? 你不想去泳池游泳了吗?

    想要游泳。

    命运站在了伊里野这一方。她把塞有毛巾和替换用的衣物的背包带入驾驶舱时没有人对此发表任何意见。脸上应当显出的不安与紧张同一直以来的无表情的区别谁人都无法察知,在系统启动同时感染的病毒也没有在飞行前的自检程序中被发现。至于伊里野在飞行服下穿着还没写上名字的学校泳装的事情,也只有神明和艾莉卡两人知道了。

    “以现在的速度直线飞行三分钟抵达第一候补地点。”

    艾莉卡大声读出多功能显示器上的GPS信息。伊里野全神贯注地盯着HUD,如同在地表爬行一般持续低空飞行。映入眼帘的是连成片的几无起伏的山和农田。哪怕是在无倍率下,于田间道路行驶的车的车种也清晰可辨。高度警告的合成音嗡嗡作响绵亘不绝,就像起床闹铃一般。为了尽可能减少引擎噪音,速度仅维持在比失速速度略高些许的界限上,但在低高度下速度感也不是闹着玩的,简直就像变成了巡航导弹一样。

    “应该马上就能看见了。”

    看到了。

    被两条水渠呈V字形所挟的广大的牧草地。

    光学成像与地形信息比照后确认,而且GPS坐标也相同。

    不会有错,这就是第一候补地点。

    “再最后做一遍确认哟。首先,病毒就先这样留在系统里。不管是切断77还是启动自动驾驶系统都交由病毒完成。在Manta被控制室诱导期间dummy会持续回传假信号; 设计上病毒会在开始着陆且空速低于50节时删除所有飞行数据再自我删除。”

    唔嗯,伊里野嘟囔着。

    “也就是说,Manta的无人飞行状态直到最后都不会败露,在此期间你活动时不要被追兵发现。Manta在园原基地着陆后,他们才会发现驾驶舱里空空如也, 继而发现你逃走的事实。在那之后就靠你自己了。”

    唔嗯,伊里野嘟囔着。

    “还有呢,再往上爬升一点会更好哟。空速最好是在250节左右呐。抬起下巴,挺直后背,好好把脑袋固定住。”

    第三次时没有得到回应。伊里野口干舌燥,头盔中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回音在轻微地震动。

    艾莉卡对伊里野的不安一笑了之,“什~么嘛,这点事情不说我也知道的。紧急弹射这种事我也没体验过呢。但是失败的话不也挺好吗,天国的坐标刚刚已经告诉过你了。那我就先回去咯,”

    不要去我不知道的地方——伊里野无声地呐喊。虽然按照原定计划艾莉卡在现在就该离开了,伊里野也是在同意这一点的基础上执行的逃脱计划。但是真到了箭在弦上之时,就开始害怕自己无法忍耐这孑然一身的孤独。

    艾莉卡盯着伊里野,露出了稍嫌寂寞的笑容。

    “——真没办法哟。毕竟我的世界也只有天空嘛。”

    接着,艾莉卡的气息从驾驶舱中消失了。

    变成一个人了。

    哪怕只踌躇一瞬,就再也无法奋起勇气了。

    消音驱动解除,后燃器点火。恣肆痛饮燃料的引擎产生了巨大的推力,Manta就像火箭一样遽然升向天空。抬起下巴,固定住头部,伸直后背,弹射时的冲击是20G,也许是30G吗? 没问题的。能在候补地点安全落地吗? 绝对没问题的。伸手去摸,黄色与黑色的杠杆,两脚之间的杠杆,抬起下巴,固定住头部,伸直后背,250节,绝对、绝对、绝对没问题,对着杠杆,拼尽全力地——

    压下杠杆的一瞬,意识就中断了。

    一般而言,通过弹射座椅逃生是不安全的。

    根据园原基地的统计,在作战中利用弹射座椅逃生者着地生还率约占全体的70%。在此之中,能再重回蓝天者占比不到50%。

    Black Manta的逃生系统是以共和国系的技术为基础,彻底无视预算概念而开发出的极度先进的系统。但就算装备了此等先进系统,从高速飞行的机体中将肉身的人类释放,尔后伞降生还仍旧是极度困难的任务。

    拉下杠杆的瞬间,Black Manta三号机将驾驶舱座椅射出,伊里野以28G被释放到夏日的天空中。

    伊里野被弹射出后,艾莉卡的病毒启动了自动驾驶系统,为了防止出现将弹射出的座椅卷入其中的意外,Black Manta向右制动,与其拉开距离。而后盘旋上升,遵从控制室的指示,踏上返回园原基地的归途。

    如果是在高高度弹射的话,伊里野就会连着整个球形驾驶舱内壳一起被射出。该内壳能在低温缺氧和急减压的严酷环境中守护驾驶员,然后再切换到低高度弹射用的控制程序。

    但是,伊里野原本就是在低高度下弹射的。

    搭乘着因冲击而失神的伊里野,驾驶舱座椅为了利用空气阻力减速暂时保持无动力飞行状态。

    三号机的座椅是比照着伊里野的体型设计的,除了高度太低之外基本都能满足理想的弹射条件。如果一切都依设计预期运转,座椅的飞行应当相对安定。但现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座椅在纵向激烈旋转的同时,就如同要被绿色的大地吸入一般坠落。

    此时,座椅搭载的程序开始完成自己的工作。为伊里野应急供氧,确认捆绑带状态,测量高度和速度。首先得抑制住座椅的旋转。程序开始以毫秒级精度预备诱导伞的释出。3、2、1,释放。

    失败了。

    在抑制住旋转之前,诱导伞就将座椅卷入其中,一团乱麻般罩住了座椅。立即切断缆绳,将诱导伞切离。第二次预备。3、2、1,释放。

    这次成功了。

    座椅的旋转止住了。诱导伞在大气中摩擦,下坠速度进一步降低,轨迹变得几近垂直地表。应急供氧量出现几许变化。在座椅旋转停止的同时因为冲击而失神的伊里野睁开了眼睛。程序进入了最后的读秒阶段。诱导伞被切离,主降落伞释出,每根缆索都单独测量受力以监测开伞状态——在容许范围内。

    释放。

    全捆绑带锁定解除。

    座椅被完全切离。

    而后,伊里野处在天空的正中心。

    接着便迎来了意识的回归。能听见自行车放坡般的风啸。将头显目镜向上掀开,双眼直接暴露在大气中。夕阳染上了整个脑袋。巨大的云连成一片,被反射的日光柔和地透过云层撒向大地。降落伞宛如一只拥有放射状的骨骼的大水母般。

    八月三十一日的天空。

    巨大的乱云镶在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黑色的夏日的天空。

    仿佛要把内心吞下的天空。

    ——做到了。

    在有生以来第一次弹射逃生中活了下来。

    伊里野确认高度计的数值。位置相对候补地点的牧草地向西偏了太多,但总归能有办法的,伊里野想。最危险的关隘已经越过。伞降的练习更是不计其数。眼下便先寻找适合降落的平地。

    伊里野,从夏日的天空中降至人间。

    *

    根据之后的调查,伊里野弹射的地点在Bullseye方向115距离33海里高度3——推定为敷岛町大川地区的上空3000英尺。在附近的山林中回收了驾驶舱座椅的残骸,主降落伞以及其随附的大部分装备直到最后都未能找到。 多半是由好事者拾走,当作违法投放的垃圾后被什么人处理掉了吧。

    甲野光弘,现年五十二岁。其人是大川附近无人不知的大声公,因为糖尿病恶化的原因辞掉了铁路公司的次长一职,现在从事农业生产工作。据他所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七点左右,结束工作乘车归宅的途中,甲野在卷心菜田地的正中间目击了斜向横穿田野的少女。年龄大约十三四岁,长发,着素色T恤和薄裤,手提类似园原基地士兵配发的大背包。感到可疑的甲野停下车,从车窗探出头,大喊“不要进入田地”,少女惊慌逃走。

    渡边诚,现年三十三岁。其人是大川街边百货超市“马赫一之濑”的店长,拥有空手道的函授初段资格。下午七点十分左右,渡边在厕所里吸烟时注意到自行车停车场方向传来疑似防盗装置的电子音。报警后巡警到场时,犯人在自行车停车场旁盗窃速可达,因警报鸣响而惊慌失措,继而骑上附近的自行车逃走。被盗窃的自行车在两天后于街道南边3公里处的公交站被发现。

    吾妻祥子,现年二十七岁。其人是园原公共交通股份公司唯一的女性司机,完全不能接受同时食用蜜瓜和生火腿。八月三十一日夜晚,吾妻驾驶的公交准时在下午七点四十五分抵达了终点站园原站前。熟面孔次第下车后,最后剩下一名手持大背包的面生少女。看上去像是中学生,发长及腰,服装相关内容与前述甲野所述证言基本一致——但是根据吾妻的证言,其装束虽然土气却仍是名牌,但是尺寸微妙地偏大,给人以准备衣服的人未经考虑的印象。少女请她换开一万日元的纸币,吾妻同意了,并且清晰地注意到少女的手腕带着类似腕带的东西。

    见泽俊次,现年二十四岁。其人主要以土木工作的零工为生,无固定职业。其坚定地信奉独居男性的生命线是“电气水道瓦斯AV”。见泽前往离其公寓最近碟片租赁店“Media Dream”,该店位于河附近的商业区,渡过釜藤大桥后斜穿右边的柏青哥店的停车场旁边。在租赁了女教师主题的两盘新作之后的回家途中, 见泽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自身前10米左右沿同一方向行走的少女。但是当少女走上釜藤大桥之后,她看到从前方开过的小型巡逻警车后的失态让见泽印象颇深——如果原样引用见泽的证词的话——“惊慌地站住了”、“望向四周发现桥上没有可以隐蔽的场所”、“背朝车道以隐藏容貌”、“警车开过后马上跑走了”。除了长发和背着大背包之外,见泽并没有记住其他的详细特征。

    米田尚美,现年二十二岁。其人是女性自卫官,现正因盲肠疾病疗养休假中。由于石川医院的伙食过于难吃而空腹难耐,每晚都翻越护栏以觅食。下午八点左右,进食完在附近的便利店购买的食物后,米田沿路行走正好路过园原中学时,看见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影一直站在操场西侧的侧门前。人影应当是女性,头发很长,隔着建筑用地与门前小路,越过门前的围栏一直仰头盯着园原中学的木质校舍。小路上没有街灯,恐惧于不属于此世的气氛的米田转身,试图原路返回,突然背后传来蝉鸣。受惊的米田转头看时发现人影忽然消失不见。米田此时没有佩戴眼镜或手表一类的东西。因此米田的证言中无法确认关于服装与背包相关的事项。下午八点的目击时间仅是米田回到医院之后通过电视节目的内容所粗略推算出来的。

    浅羽直之,现年十四岁。其人是园原中学二年四班的学生,出席编号是一号。八月三十一日时其暑假作业仍维持一字未动的状态。

    浅羽是未被学校承认的新闻部的成员之一,新闻部的暑期主题是UFO。浅羽与新闻部的部长一同在据传被UFO作为基地的园原基地后山蹲守。时而用双筒望远镜窥视,时而集中注意在航空无线电上,时而喂食狸猫,时而向激战正酣的车中情侣投掷爆竹,中学二年级的暑假就这样被消磨的一日不剩。完成收尾工作,从后山撤离的时间点在下午五点左右。与部长分别,一个人骑自行车踏上归途的浅羽,想着再开展一场从堵住前路的第二学期与穷追不舍的暑假作业中逃避的冒险。

    潜入夜晚的学校泳池,去游泳吧。

    于浅羽而言,这是为了夺回被园原基地的后山鲸吞而消失掉的整个暑假。

    跨越北侧的侧门,穿入用作活动室的长屋的后门,藏在焚化炉的阴影下,此时是下午八点十四分。溺入黑暗中的木质校舍,较往常更喧嚣的巡逻车的警笛声,夜空中耸立的佛品店广告塔。浅羽跑进泳池旁边的更衣室入口,然后终于注意到自己忘记带上沙滩裤。

    仔细想来,这想必是最后的机会了。

    能让浅羽停留在现实的拦阻索还有不少。若是好好拒绝掉去后山蹲守UFO的任务,浅羽的冒险就此结束了。哪怕实在推不掉,要是能把暑假作业至少写掉一半,之后的展开肯定就会大不一样了吧。

    如果坚守不穿泳裤就不能进泳池游泳的铁则就此放弃的话,夏天肯定会在这一瞬被终结,临门时放下抬起的脚的浅羽直之也应当会滞在日常一侧。

    但是,浅羽下定决心身着学校指定的运动短裤游泳。

    换好衣服,把换下的衣物胡乱塞进背包里,踏入一片黑暗的更衣室。不在淋浴和消毒池做任何停留。想起有个朋友曾经在这里的青苔上流过血,浅羽就独自笑出了声。真有趣啊——虽然这根本不是该笑出来的场合。

    推开推拉门,浅羽来到夜晚的泳池旁。

    *

    拼上一条命好不容易到达的夜晚的泳池,比起想象中的要狭窄太多,新鲜的氯水味在眼前勾勒出轮廓,夜空星点在黑暗的池水中倒映,仿佛深不见底。

    不知为何在伊里野的想象中泳池应当是椭圆形的,但眼前黑色的水面是标准到非现实程度的长方形。油漆泼溅绘制的距离标识显示泳池25米长,15米宽。泳池旁粗糙不平的水泥地刺痛了脚板。背后是粗矮的更衣室,和建在其旁的二基六系统的供水装置。将泳池围住的合成树脂墙壁上,挂着写有“准备运动要做好”,“泳后洗眼有必要”,“泳池旁禁止奔跑”的告示牌。与其说是游乐场,不如说更像训练设施。

    在泳池旁脱下衣服,露出泳装。

    缠住头发,从包里拿出泳帽,仔细地戴上。稍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把腕带摘了下来放在旁边。在不熟悉的环境下只身着一件泳装,伊里野感觉自己的脊柱正因这陌生感而微微震动。静静地深呼吸,再一次深呼吸,不紧不慢地走向泳池的边缘,看向身下深黑色的水面。

    好可怕。

    一下子就没有勇气了。

    膝盖发软,就要站不稳了,死死抓住了身旁的扶手。

    眼前深黑色的水面就像是异次元的产物一样,肉眼看上去深度超过一百米。伊里野无意识地向四周投以求助的眼神,但是在被黑暗闭锁的泳池中只有伊里野独自一人。准备运动要做好,泳后洗眼有必要,泳池旁禁止奔跑——但是,哪里都没有写着具体的游泳方法。

    ——想游泳。

    ——想学会游泳。

    睁开眼睛。一窥向溢满泳池的黑色池水,浑身就一阵瑟缩。

    从基地里逃走,潜入泳池,在那之后总会有办法,这一想法毫无根据。

    也从未想过在陌生的夜晚的泳池,黑暗中大量的水会如此令人恐惧。

    ——至少,至少艾莉卡来了的话,伊里野想。在沙漠中被抚养长大的Bandit-1 中,唯一会游泳的只有艾莉卡。如果在沙漠中生活时请艾莉卡教过游泳的话,她肯定会鼓励胆怯的伊里野,将她从头教起。

    然而,现在艾莉卡不在这里。

    现在的艾莉卡怎么也不可能来到这里,如果她看见了现在自己这副模样,肯定会用手指着自己大笑,说着这样的话吧——

    ——干脆死心飞身跃入水中去死呗?

    “啊——”

    这时,伊里野脑海中突然理解了一点。

    现在的艾莉卡,总是向伊里野给出“奔赴死亡”的建议。

    那个艾莉卡,为什么要教唆自己“想游泳就潜入夜中的泳池”呢?

    杰米在沙漠坠机,尸体被埋在公园里。狄恩是最初的“战死者”。在那之后恩利科用九毫米弹把自己的脑袋打成了浆糊,最后剩下的艾莉卡——应当是同自己约定好一直在一起的艾莉卡,在出击之后至今未返航。

    为什么?

    也许,狄恩是看见了杰米的幽灵也说不定。

    然后,恩利科看见了狄恩的幽灵,艾莉卡看见了恩利科的幽灵,准是这样没错。被隔离的恩利科是怎么搞到手枪的到最后都是个迷,艾莉卡最后的出击也只以“未返航”作结。

    把手枪递给恩利科的人,若不是狄恩的幽灵的话还会另有其人吗?

    告知艾莉卡“天国的坐标”的人,若不是恩利科的幽灵的话还可能是谁?

    ——若是如此,伊里野重新看向长25米宽15米的深黑色的水面。

    这就是,自己的“死”吧。

    伊里野理解了。

    不再感到恐惧了。现在的自己肯定能游泳了,伊里野想。想象一下吧——暑假的最后一晚,人类最后的堡垒园原基地旁。某所中学的泳池中,Bandit-1 中最后的生还者,身着学校泳装,戴好了泳帽,不紧不慢地迈入水中。水温不冷也不热,宛如凝结的黑暗花上数万年温柔地一滴滴落下蓄成。最后的生还者不紧不慢地游着,到达泳池正中心的一瞬呼吸与心跳就此停止。

    哗啦。

    泳帽沉入黑色的水中。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黑西服们不论怎么寻找,都永远不可能找到伊里野的亡骸。

    这样也不坏,伊里野想。应该对艾莉卡说声谢谢。毕竟自己早已无所谓是死是活,那么从基地里逃走潜入泳池也挺好的。死刑犯在最后不也会吸上一根烟嘛。

    而且,在那时吸入烟草的毒素,说不准对死刑犯而言还是一件好事。

    伊里野在泳池的边缘蹲下,伸出手触碰水面。

    指尖轻柔地搅动水面。

    ——你看,没问题的。

    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已经不需要什么其他觉悟了。正当伊里野准备站起来时,那个瞬间唐突地到来了。

    不知是谁正站在身后。

    “请问,”

    伊里野惊慌地跳了起来。

    突然的惊慌彻底倾覆了这一切。

    好可怕,所以不想回头看。但是过于恐惧的身体擅自向身后转去。上半身试图回头看,但因两腕受力而倒向泳池,紧接着勉强支撑着体重的左脚脚跟一滑。甚至来不及喊出悲鸣,两脚完全悬空,右手在空中挥舞,寻找着并不存在的地面。短短一秒钟被摔出无数小碎片,仿佛时间达到了静止的永恒。

    紧接着,伊里野与身后的少年双目相对。

    是谁呢,伊里野在一瞬间想到。

    在这个瞬间,二人的时间并未咬合。少年仍身处常规的时间之流中,无法准确理解伊里野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张嘴作出发声的口型,中途才伸出右手,但只有视线一直追着伊里野不放。在静止的永恒中,伊里野慢悠悠地向少年伸出了左手。

    请帮帮我,伊里野想。

    明明现在都难得做好去死的觉悟了。

    IFF信号无应答的对象全都是敌机,伊里野明明是这样被教育的。

    然而少年的援助还是姗姗来迟。少年的时间仍在向伊里野落去。数瞬之间伊里野的屁股落入水面,如鉴的水池被打破,水沫大肆在夏夜中飞溅,身体沉向冰冷的水中。

    尽管如此,最后映入伊里野眼帘的,只有少年脸上浮现的一副没赶上的表情。

    [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伊里野的天空UFO的夏天”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