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创约 魔法禁书目录 第八卷 第四章 拯救的少女由自己决定 Battle_of_HsB-AD-CVA01.

    1

    在一片已经连警报声都被切断了的,无声的战场。

    咻!!阿拉蒂娅用赤脚尖锐地划过损坏过道的地面。

    倒在地上不动的安娜·施普伦格尔的全身发出淡淡的光芒。

    化身成巨鸟的褐肤少女姆特·底比斯稍稍侧过头。

    「结界?不,是魔女的膏药吗。可以帮助人在天空中飞行,也可以把人体变成其他的构造使其变身吗。」

    「……没有那么夸张。最多就是能够保护好身体的程度哦。『矮小液体』本身就连我也没办法去除,但抑制体内侵蚀的速度还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你要是死了,这个防爆防晒霜也会炸掉吧。」

    「我有必要回答你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

    爆炸的声音炸裂开来。

    姆特·底比斯用巨鸟的右翼——也就是把两艘300米级的航空母舰——叠在一起以水平的架势挥动过来。

    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奔流。

    仅仅一发就把复合影城,把那一百多米高的建筑物的上半部分轻松打得粉碎,撒向虚空。

    此时,上条当麻被抛向了夜空。

    阿拉蒂娅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领。她正骑着那种会放在会议厅座位前,或是用来调整大型扩音器的,让剧组人员在电影试映会或开幕夜上发表讲话的立式话筒。

    魔女要想在夜空中飞翔,扫帚并不是必需品。

    重要的道具是所涂的膏药。

    「哇啊?!」

    「要抓牢的话,就抓我的身体而不是立式话筒。虽然我觉得不碰影子就没问题,但要是你那右手突然起效的话就会掉下去哦。还有不妙的敌人不止有姆特·底比斯!!」

    然后,魔女们的女神用慎重的口吻说到。

    「……对方没有使用『矮小液体』?是这样吗,或许是为了避免伤到友军。」

    阿拉蒂娅瞪向了远方。

    那里还有另一个同样骑着细长立式话筒划过夜空的身影。

    另一位阿拉蒂娅。

    连临时在周围挑出保命道具的品味都一样的某人。

    长得别无二致的银发少女向这边伸出手,她的嘴唇妖艳地低语道。

    「圣彼得不允许借助恶魔力量的魔法师西蒙飞行。」

    「啧,果然是刚上任的新人。自我修炼还是差了点。好歹是个魔女们的女神怎么能用这招???!!!」

    嗖,上条二人急速下落。虽然魔法师在空中飞起来容易,但也很容易被反击,所以实用起来会很困难来着。二人不得不在姆特·底比斯夸张地水平挥舞起来的航空巡洋舰上着陆。

    「安娜呢?!」

    「真是的,真亏你在这种情况下还在担心别人呢。我用防护膏药涂满了全身,不用担心!只要不被你的右手胡乱摸,就算一大堆混凝土压上去也不会受一点伤!!」

    就像在赶苍蝇一样,姆特·底比斯再次扇了扇右边的两支羽翼。

    被投向空中的阿拉蒂娅以会被迎击术式干扰击落为前提,一边减速,一边像是打开了降落伞一样把上条引导到别的立足点。

    这次是姆特·底比斯的后方。

    用巨鸟来打比方的话,就是躯体和尾羽连接的部分——果然也是有300米的——航空巡洋舰的舰首一侧。

    咚,另一位阿拉蒂娅的赤脚落在了像山一样耸立的三连炮塔上。背对着澄澈的夜空上的月亮,她窃笑着俯视着这边。连身上那廉价的换气风扇罩的网眼都是一样的。明明如果这套衣服是正式装备,那她就没有必要连我方的应急处理都要对上才对。

    「没事的。你的希望由我来守护。善良的魔女之子啊,不要迷失在黑暗中。」

    在上条的旁边,把长长的立式话筒当成指挥棒一样转了一转,然后扛在肩上的阿拉蒂娅仰视着猎物,双方的视线迎面冲突。

    两人口中,同时说出。

    「那家伙,我来杀掉。」

    「那家伙,我来杀掉。」

    咚!!阿拉蒂娅从甲板上一口气跳到了炮台上,然后一模一样的超绝者们之间的战斗开始了。

    话虽如此,但上条没有在一旁袖手旁观的道理。

    他要靠自己和超绝者姆特·底比斯一决胜负。

    (拿鸟来打比方,这里就是躯干和尾羽连接的部分。姆特·底比斯在中心,现在从舰首的一侧跑到舰尾应该就能到达!!)

    当然,姆特·底比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咕噜噜,附近的三连炮塔慢慢地向这边转来。

    那是每根都直径35厘米的巨大舰炮。

    「咦?!」

    多发爆炸的声音同时响起。

    仅仅如此,地面就猛地被震起来,上条还以为会被当场掀翻。激烈的摇晃令他的视野变得凌乱,就连用右手向音源突击的余裕都没有。

    但是,与预想中的不同,他没有被击中。

    上条一边单手按住脑袋侧面,一边踉跄着向狭长的侧甲板移动,继续向前走。

    「疼……」

    (……想来也是理所当然的。航空巡洋舰的设计思路不是为了朝自己开炮的。那只要站在甲板上,就不用担心被同一艘船炮击)

    也只有在同一艘船上是这样的。

    噶咻!!!!!!像是摩擦金属铁轨一样的声音炸裂开来。上条抬头一看,发现构成巨鸟的左翼的另一艘船有所动作。在拆掉舰尾侧的炮台之后新建的飞行甲板上,一个像是锐角的白色影子向着夜空射出。

    舰载隐形飞机,HsF/A-49「锋焰」。

    不过它整体白色,十分不协调。

    「到底吸取了多少东西啊,靠!!」

    对于一直用自己的影子去接触其他东西的影子,借此持续战力强化的姆特·底比斯来说,航空巡洋舰什么的是一次性道具。就算自己指示出动的战舰机用机关炮或者航空炸弹把甲板打的七零八落,她都不会有一点困扰。

    当然上条是中一发就完蛋的。

    如果击倒姆特·底比斯、抵达爱丽丝·异典的身边的路被断绝,那帮助正面吃下了「矮小液体」的安娜·施普伦格尔的道路也会消失。

    锐角转向的隐形飞机撕裂夜空,终于瞄准了这边。

    (那种东西,幻想杀手Imagine Breaker能对付得了吗?!)

    上条咬紧牙关,边跑边把右手举起来。面对一分钟可以连射6000发的加特林炮,连用幻想杀手Imagine Breaker的时间都没有就会被抹杀。

    眼看着隐形飞机的腹部打开,大量的武器变得可见,上条感到喉咙一阵干涩。看这架势,发射的会是空对地导弹还是航空炸弹呢。里面如果装的是凝固汽油弹或者白磷弹,局势可不是最糟糕几个字就能说得清楚的了。

    但是上条这时才察觉到。

    无论是航空巡洋舰还是隐形飞机,都是姆特·底比斯用魔法吸入对方的影子后产生的东西。

    也就是说他的思路错了。

    右手能破坏的不只是隐形飞机或者它发射的子弹和炮弹,现在脚下的航空巡洋舰本身也可以被破坏。

    「嗯?!」

    甚至不是水密门,上条直接打向了厚重的装甲墙。哐!!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一个边长大概2米左右的立方体被整个挖掉了。它是划分成这样一块块的吗?失去平衡的上条就这样滚进了战舰内。

    紧接着外面就被爆炎和冲击波填满了。

    滋滋!!不止是鼓膜,全身的皮肤都在震动,传来了触电一样的痛感。爆炸远不止一次。就像是有人在外面放巨人尺寸的鞭炮一样。

    「集束炸弹吗?!」

    『我不懂使用方法啊……照理说把那玩意扔下来后你应该连句话都说不了就会死掉的。』

    舰内的扬声器发出了姆特·底比斯无机质的声音。

    虽然上条对船内的设备一窍不通,但对方似乎就是能监听这边的情况。

    不管怎样,舰内的道路应该是安全的。跟超绝者知不知道这边的位置没有关系,说到底舰炮就不是用来打自己的,墙壁也很厚,隐形飞机也不能穿过门到里面来。而且哪怕在舰内碰到锁上的水密门和间隔墙,那些都是用魔法制作出来的东西,可以用幻想杀手Imagine Breaker打破,进入里面。

    也就是说这是一条安全坚固的隧道。

    『真麻烦啊』

    「为什么你还能这么悠闲?!我已经知道这边是安全地带,现在轮到你被逼入绝境了!!」

    『真的吗?』

    滋滋滋!!上条听到了像是电动剃须刀一样的声音。

    他猛地扭头往旁边一看,发现有东西正以一米左右的高度灵巧地拐过了舰内过道的角落,钻过了开着的水密门,慢慢地靠近这边。

    那是一个用白色的影子构成的,只有四十五厘米的方块。

    整体来看就像是三角翼飞机那样的尖锐等腰三角形,但是中间有个圆形的空洞,并且装着共轴双旋翼,可以像直升飞机一样上下移动或者就那样悬浮在空中。

    这是什么?

    话说这个也是航空巡洋舰的装备——也就是说是姆特·底比斯将影子吸取后到手的兵器的一种——吗?!

    「诶?」

    上条下意识发出了疑问。

    紧接着对方直接点燃了轻量的固体燃料,那台一次性自爆式无人机像导弹一样尖锐地冲了过来。

    2

    砰!!模糊的爆炸连这边都能听到。

    在舰首旁的甲板上。

    冰冷的夜风吹着长长的银发和巨大的温帕尔头巾,但支配着夜晚与月亮的魔女们的女神阿拉蒂娅轻轻叹了口气。

    (……嘛,我是觉得他既然有幻想杀手Imagine Breaker,那种程度的话还是不会死的。无论外表如何或者使用的是什么,这里的武器和爆炸的冲击波从根本上都是用魔法做出来的。)

    即使如此,她也感到不可思议。

    没想到自己还会有基于信赖着上条当麻的实力而行动的一天。

    瞥了一眼自己的脚踝后,阿拉蒂娅微微一笑。

    「……那么,那我也要把我自己的工作完成呢。」

    她再次抬起头。

    二人站立的地方是舰首的三联主炮的炮塔正上方。

    在月光的照耀下,长相完全一样的魔女们的女神们面对面。长到脚边的银发和巨大的温帕尔头巾被冰冷的夜风吹拂着,呼出白气的二人淡淡地笑了。

    没有信号。

    面对面的两位阿拉蒂娅同时行动了。

    她们把代替扫帚的立式话筒换到了左手上。

    其中一人水平挥动右手,另一人也同样地水平挥动右手。

    二人的话语也奇妙地重合在了一起。

    「我要打倒敌人为城市带来和平,也就是说这是善行。」

    「我要打倒敌人为城市带来和平,也就是说这是善行。」

    将利刃封入指甲后,二人向前一步。

    呈切割状的五指相互交错,那是双方的第一次攻击。

    两人从炮台跳到另一个炮台,一人作扇巴掌的架势,另一人则击中对方的手腕使其偏离目标,她们扭动着身体,分别用手掌向对方攻去。

    魔女们的女神阿拉蒂娅的魔法的基础是「三倍装填Reload Three Times」。

    没有必要一击打倒敌人。

    只要为攻击不断地赋予意义,一次接着一次,就会像滚雪球一样变大。这是连续不断的三倍的指数膨胀。没有上限,通过连锁,迟早可以一人战胜整个魔法侧。

    冲击波炸裂开来。

    航空巡洋舰的炮身扭曲了。

    拳头飞出,不锈钢制的立式话筒轰鸣,回旋踢撕裂空气。

    咻咻!!像是篮球比赛的球员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两人脚下的影子变得更有存在感。阿拉蒂娅和阿拉蒂娅各自摩擦着身上作为装饰品的金属挂件,将药草的药效撒到脚下,用赤裸的脚和皮脂即兴调配「魔女的膏药」。

    魔女的术式——魔女术Witchcraft大多都依赖这种膏药。

    跳着魔女集会之舞的两人的影子毛骨悚然地蠕动着。简直就像是恶魔一样扩张开来。

    巨大的炮塔本体猛烈地爆炸开来,魔女们的女神用裸足利落地落到下一阶的侧甲板上。

    另一位女性也一样,笑着落地。

    「哎呀,不打算使用人域脱离吗?」

    「啧。」

    即使咬紧牙关,也不能将疲惫的呼吸完全掩盖。

    和阿拉蒂娅对峙的阿拉蒂娅的笑容变得更大了。

    「呵呵呵,也是呢。就算使用了秘密首领的力量,用了能一人和整个魔法侧对战的破格术式,但它不会成为在阿拉蒂娅之间的战斗中颠覆双方力量差距的胜因。」

    紧接着两人的身姿拖出了残影。

    激烈交锋。

    阿拉蒂娅和阿拉蒂娅在侧甲板上奔跑,撕裂着船的装甲,火花四溅,几次相撞。彼此的五指尖锐交叉,双脚奔跑,单手挥舞着立式话筒,或者乘上去跨越夜空。二人在空中画着扭曲的弧线,再发展成一个个不规则的360度大回旋,两个光点不断地重合爆炸,纠缠在一起的两位魔女再次向航空巡洋舰的甲板直线落下。

    (只要能把握住看不见的轨迹……)

    航空巡洋舰的侧甲板上,激烈的战斗都让装甲开始融化了。

    与之相反,魔女们的女神冷静地思考着。

    (三倍再三倍再三倍再三倍。积累善心增幅力量,我的「三倍装填Reload Three Times」实际上就是在画出一条轨迹。也就是说,如果能预读的话就能妨碍到对方,中断对方的阿拉蒂娅的多米诺骨牌连锁)

    即使是一样的阿拉蒂娅之间的战斗,也会根据术式状况的不同导致实力不同。如果一方的「三倍装填Reload Three Times」处于充分积蓄了力量的状态,而另一方被切断了连锁,不得不从零开始积累的话,之后两者之间的力量差距就足以终结对手。

    她肯定能预判这条轨迹。

    毕竟对战的对手也是「阿拉蒂娅」。

    在同一个场景中,很容易就知道对方想拿什么来转变为善行。

    但是攻击敌方的弱点时,自己的弱点也会马上被抓住。

    如果落得个同归于尽,连自己的多米诺骨牌连锁也停下来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在这种情况下,脚下的阴影会失去积蓄的力量,阿拉蒂娅和阿拉蒂娅都只会再次从零开始累积战力。

    无论是前进,还是踌躇,这都不足以决出胜负。

    然后。

    「啧!!」

    阿拉蒂娅咂着嘴,又打了几个回合。

    空气颤抖着,船的厚重装甲都发出了颤颤巍巍的扭曲声。

    这里是从学园都市分离开来的航空巡洋舰上,说不定是件好事。

    看到被扭曲再被打飞的舰炮炮身,不难想像如果在城市中使用这样的力量,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不妙。这样下去永远也结束不了吧?」

    「我们的力量完全相同的话,确实挺不妙的。」

    但是,两道锐利的闪光的冲突也没有持续很久。

    突然一人停下了脚步,另一方也相应地在甲板上停下。

    为了陷入困境的少年而战的阿拉蒂娅为不被对方看穿而调整着呼吸。

    她的努力以失败告终。

    「哈,呼。」

    「怎么,已经精疲力尽了?你是老的那个阿拉蒂娅。把败因归咎于先前的连战一路累积下来的疲惫也无妨哦。」

    「你觉得我会找那种借口?」

    「唉,确实不会那么简单。但是这样一来,你我都是相同的水平,会一直胶着到双方都到达极限吧。但我有一丝胜算。而你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你的预想落空,最后我们两败俱伤的话,你也会很头痛的吧?」

    「不会啊。」

    只有一句话。

    (她从姆特·底比斯那获取了很多有关我的情报啊)

    对方是觉得哪怕「阿拉蒂娅」两人一起倒下,还会有其他演员被采用,不会影响到巨大的仪式吧。她之所以破坏自己的正式装备,用一样的换气扇罩的网眼勉强应付,也是为了保持同样的规格,不给我方任何意料外的机会吧。而且只要救世主出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想要守护的魔女们也都会得救,什么问题都不会有。

    但要是这样就头痛了啊。

    在心中这样想着,阿拉蒂娅不知不觉就小声地笑了出来。

    两边都是相同规格,无论过多久都决不出胜负。那样的话就想要除了「阿拉蒂娅」以外的助力了。天平会倾向得到那个东西的一方,然后获得胜利。

    (……既然作为女神给了他人希望,那就不能随便倒下退场了)

    这份想法,会成为超越肉眼可见的疲惫的什么东西吗。

    一定可以的。

    粗暴的呼吸,在冬天的寒冷下,变成可以看到的白色。

    在侧甲板上,阿拉蒂娅的肩膀因呼吸而起伏,她将视线投向别处。

    「是想拜托他来支援?」

    注意到这点的另一人,轻轻地笑了出来。

    对面也同样名为阿拉蒂娅的魔法师将代替扫把的立式话筒拿在手中,耸了耸肩说道。

    「我觉得那样反而会变得麻烦呢。我们不管是外表、言行还是使用的术式都一模一样。他能分辨得出来哪个阿拉蒂娅是他的伙伴吗?」

    「嗯。你真的这么觉得?」

    「?」

    这时。

    某个女人注视着和她面对面的阿拉蒂娅的一点。她注意到了。自己和对方的不同点。

    对方的右脚踝上缠了一圈粗胶带。

    「啊。」

    「虽然容貌和规格完全一样,但积累起来的经验和记忆可是会变的哦?」

    咣!!

    从侧边飞出的上条当麻的拳头,狠狠地打向敌对阿拉蒂娅的脸颊。

    脱离人域的三相女神。

    不管有怎样的暗牌,都不能挡下某位少年的右拳。

    (粗胶带是在加油站卷上的。从那开始直到影城为止,姆特·底比斯就一直没见到我了吧……?)

    「而且。」

    俯视着脑震荡昏迷过去的另一位阿拉蒂娅,魔女们的女神摇了摇娇小的手指。闭上一只眼低语道。

    「支配着夜晚与月亮的魔女们的女神,身体没有那么抗揍。如果被上条当麻的拳头直接命中的话,一招就会被打倒。……这也是在三十一日我在涉谷时的经验之谈。」

    3

    就算打倒了敌对的阿拉蒂娅,也还没有结束。

    嘶————。某个地方传来了刺耳的尖锐声音。

    穿过上条他们头顶的是隐形飞机HsF/A-49的四机编队。在空中投放的航空炸弹正在准确地瞄准这边落下,在着弹前阿拉蒂娅向虚空伸出苗条的左手。极寒的夜空中随即发生了数次连续的爆炸。

    「航空战力本魔女会解决掉。你这次一定要打倒姆特·底比斯的本体!!」

    「交给我吧!!」

    上条喊着穿过侧甲板。阿拉蒂娅没有和他汇合,而是跨坐在代替扫帚的立式话筒上一口气飞到位于高处的舰桥顶上。

    顶着上方那就像是烟花秀一样的连续爆炸,上条跑着跑着景色发生了变化。

    脚下是平面。

    这里是用直线电动机连续发射出舰载飞机,有着电磁弹射器的飞行甲板。也就是舰尾。

    (这样是很容易起飞,但要怎么降落啊,傻叉学园都市的傻叉兵器!!是VTOL吗,还是使用浮筒降落到水面上,然后像登陆舰一样让船从正面打开把它们收回去?!)

    噔噔!!响起了一声低沉的声音。

    姆特·底比斯似乎将自身从自己背后的那只10艘航空巡洋舰组成的大鸟分离了。像是蜕皮一样的巨大白影立在原位,褐肤少女慢慢地转向这边。

    她重新踏上了飞行甲板。

    和迄今为止不一样平坦的平面,彷佛整片环境都在对姆特·底比斯俯首称臣,永远都不可能高她一头。

    在月亮的正下方。

    上条当麻和褐肤的超绝者面对面。

    姆特·底比斯慢慢地歪起脑袋。她用在那个领事馆里将法式调味汁递过来时相同的表情直白地说道。

    「我是不是把必杀技叫出来比较好?」

    「……如果能请你不出声被我打倒的话,那就是帮大忙了。」

    「人域脱离,风险4。生与死,清与浊,静与动,圣与恶,对与错,突破两种封印。立刻启动『殒灭不死鸟』。」

    「果然还是要打是吧,靠!!!!!!」

    上条握紧右拳,同时超绝者姆特·底比斯轻轻地水平挥动手掌。

    白色的块动了。

    一个直径接近三米的异物从对方肩头的位置出现。那个看着像特大版切割木材的圆锯的东西,是一个八叶螺旋桨。

    「嗯?!」

    螺旋桨从肩膀处倾斜着高速旋转起来,哪怕只是掠过皮肤,就足以把上条的身体打成碎片。他慌忙用右手把螺旋桨消去,但有什么不对劲。

    虽然人类大小的上条只要碰到就是当场死亡,但从巨鸟的翅膀也能看出来。战舰级的螺旋桨应该有不止10米宽才对。

    (她改变了大小?连尺寸都能自由自在地掌控,这就是脱离人域的「殒灭不死鸟」模式!!)

    然后姆特·底比斯已经面无表情地叫出了别的武器。

    那个就像巨型装甲蜗牛壳一般裹住她的后背的白色物体,其正体是……

    「锅炉。」

    「什——」

    轰!!火焰从正面飞来。明明用右手弹开了,但视线却被黑烟挡住。在上条咳嗽的期间,对方展开了下一步行动。褐肤少女水平挥动手臂,一股白色的镭射似的东西发射了出来。

    「喷水辅助动力。」

    (水……)

    黑烟被斜着切开了。

    已经赶不上了。

    超高水压的水刃无限地延长。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能推动10万吨级的军舰的推进装置之一,如果击中人体的话轻易就会被一分为二。上条弯下身体,勉勉强强躲过了横扫的一击,航空巡洋舰的舰桥从根部被切断,然后倒下了。

    姆特·底比斯歪着头,将蕴藏着巨大破坏力的武器随意地丢掉了。

    然后是。

    「接地铜板。」

    「那是什么玩意?!」

    「接地线的根部。话虽如此,但船不能把铜板埋在地里接地线吧?船内大量的剩余电力都被释放到海水里了。」

    「不是问你这个,你怎么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个?」

    褐肤少女将双手手掌在胸前聚拢,啪叽啪叽!!伴随着这样的声音,双手之间产生了粗壮的紫电。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话,输出应该比电车的高压电线还高。

    「虽然说了很多遍,我获取的不是兵器,而是其影子。没有必要按照原来的使用方法来用。」

    「也就是说你想怎样都行吗?!」

    「是啊。」

    姆特·底比斯的语气十分淡然。

    「你知道吗?我刚刚已经说过的,锅炉。」

    「?」

    「我刚刚做的是打开运转中的柴油机的检查口,强行取出火焰,但跑出来的不止火焰。完全燃烧后失去了氧气,那股看不见的缺氧空气被吸入体内的话,你觉得人类会变得怎么样?」

    「呃,噶?!」

    砰的一声,上条的右膝彷佛突然就要跪了下去。

    姆特·底比斯面不改色。

    「要杀人不需要特别的毒气。大气中的氧气含量大约为21%。只要减少一半,就可以制作出保证能让人类昏迷的致命气体。」

    「——!!!!!!」

    「在发动机房的运行手册里是这么写的。从影子里获取知识可麻烦了。」

    闻所未闻的使用方法。或许这是只有在人域脱离时才能用的特权,这家伙,如果获取到魔导书的「原典Origin」或者茵蒂克丝的影子的话,会成长到什么地步啊。

    而现在没时间纠结这种事情了。

    上条知道自己不可能清醒太久了。和晕车一样,就算意识到了也没什么用。

    那就要一口气决出胜负,至少也要在找到帮助安娜的道路之后再倒下。就依赖很会照顾人,很有大姐姐气质的阿拉蒂娅把自己搬到爱丽丝身边好了。他能如此相信这一点,也是因为他已经充分见识到了那个与冰冷但温柔的月光十分相称的女神了。

    所以,他不需要担心自己。

    只需要考虑大家一起帮助的生命。

    「噶啊啊!!」

    上条嘶吼着,就像是投链球的选手自己把脑子里的限制器解除了一样,用力握住右拳,自己用力地向前踏出。

    姆特·底比斯只是歪着头。

    她并没有使用叫做接地铜板的电力武器。

    咚!!!!!!

    伴随着轰鸣声,上条忽然失去了重力。从下往上的突击让他的双脚在飞行甲板上飘起。他的落脚点,也就是航空巡洋舰本身移动了。

    褐肤少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掌握的,不只是我手中的武器。」

    「咕?!」

    一瞬之后,被猛地砸在甲板上的上条发出了呻吟。好歹他的右手没有大意触碰到地板,避免了继续往下掉。

    但是。

    他够不到。

    就算有必死的觉悟,这只拳头也够不到超绝者。

    他喘不过气来。站不起来的上条抬头一看,发现以月亮被背景的金发褐肤少女改为双手高举过头。啪叽啪叽啪叽!!双掌中凝结出粗壮的电光。

    姆特·底比斯没有犹豫。

    「船上使用的流体力学发电交流频率为60赫兹,输出功率为45万千瓦。核能航母都能轻松超越,按计算人类吃一发就会魂飞魄散。」

    「……想用电杀我?那很不凑巧,高压电流我早就习惯了。」

    「这不是习惯就能撑过去的东西。」

    啪叽!!!!!!巨大的闪电炸裂开来。

    上条当麻想举起右手,但颤抖得动不了。

    闪光占满了所有视野。

    一秒。

    两秒。

    三秒。

    被白色淹没的视野,变不回去。也就是还能感知到时间的上条的意识还没飞散……?

    「什,什么?」

    上条试着发出声音,但嘴里的声音无比沙哑。

    倒在地上的他用力眨了眨眼睛,视野终于恢复了些许。旁边的甲板上有着凶暴的黑色焦痕。而姆特·底比斯站在稍远的地方。在那个状况下,她明明没有理由和自己拉开距离才对啊?

    不,不对。

    航空巡洋舰本身倾斜了。褐肤少女正背靠在墙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到……」

    姆特·底比斯自己也在左顾右盼地确认状况。

    「到底发生了什么?」

    4

    跨坐在立式话筒上划过夜空的阿拉蒂娅,击毁了一机又一机的隐形飞机。

    她的魔法以「三倍」为基础。也就是说击坠数越多,威力也会指数倍增长,一旦雪球滚起来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她用S型走位躲避着从覆盖头顶的巨鸟左右翅膀发射出来的35厘米舰炮。吸引了从甲板垂直发射的大量海对空导弹群后,她沿着巨鸟的五条腿之一环绕飞行,让它们一口气撞毁在那堵「墙壁」上。

    即使是对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能以99.9%以上精度拦截的镭射迎击单元,也无法捕捉到那个纵横驰骋的魔女们的女神。

    她穿过像雨一样落下的死亡之网。

    「听说镭射武器是看不见的,那些奇怪的绿色线条相当于曳光弹的替补?」

    (……制作巨鸟的船有十艘,舰载飞机一艘大约有三四十架。这样一来最坏情况下要击坠近400架。我击落了几架来着……啊啊数不过来了……)

    再次飞到正上方,跨坐在立式话筒的阿拉蒂娅手扶额头。

    分数太高也成了值得思考的问题。

    砰!!舰炮咆哮着,原来不可能做到的霰弹像墙壁一样逼近过来。

    其真面目是每一发都是由「矮小液体」构成的投枪。

    从某种意义上,对于超绝者,这是最可怕的必杀。

    (因为第二个阿拉蒂娅被打倒了,所以姆特·底比斯也不需要顾虑误伤友军的麻烦事了吗?)

    「啧!!」

    在用锐角改变轨道穿越网眼的同时,阿拉蒂娅思考着。

    (我怎么还能飞……?本来战舰和航母一艘就需要几百人几千人来运转。更不用说10艘。这么多武器,姆特·底比斯一个人是不是没法全部管理过来了?她同时还要分心对付眼前的上条当麻,连破坏我的飞行膏药的余裕都没有。)

    那些普通的火力并不可怕。

    倒不如说这时候才更不能掉以轻心。

    「哎哟。」

    她扭动身体以螺旋轨迹飞行,让慢慢飞过来的45厘米的自爆飞行无人机越过目标然后自爆。幸运的是,它们的旋翼的声音很吵,没法从死角悄悄地逼近,但因为运动方式不同于子弹和导弹,所以必须多加注意。

    阿拉蒂娅的最优先目标是吸引上条当麻一个人既不能回避也不能防御的航空巡洋舰和舰载飞机的攻击,让他能自由地战斗。也就是说只要不断来回逃跑就可以达成目的。

    话虽如此,如果可能的话,她也会对姆特·底比斯发动能造成伤害的行动。

    这都不是为了回报刚刚得到的帮助的问题。

    那个少年已经是阿拉蒂娅的救赎对象了。

    不管是否被「桥架结社」认可,这位女神都必须要救他。

    跨坐在不锈钢立式话筒上的魔女们的女神像是在空中摄影一样,在巨鸟的周围环绕飞行。她一边眺望着由复数的航空巡洋舰组成的数百米的巨鸟,一边注视着某一点。

    那准确来说并不是兵器。

    「嗯。」

    阿拉蒂娅轻轻地呢喃着。

    支配着夜晚与月亮的魔女们的女神。她的嘴唇上有着与那个名字相称的妖艳光辉。

    「好像能用呢,那个锚。」

    她瞄准目标,随即快速下降。

    目标是,固定着比手腕还粗的锁链的金属闩。

    5

    噌噌!!不自然的震动传来。

    就连倒在飞行甲板上的上条,一不注意的话身体都险些要滑到一旁了。这种情况下,站在那里的姆特·底比斯似乎要更难保持平衡。

    是的,由复数的航空巡洋舰组成的巨鸟的姿势明显崩掉了。已经倾斜到恢复不了的地步。应该是像长裙一样伸出的五只脚的其中一只像铝管一样被压扁了。

    这不是单纯的偶然。

    上条当麻不被幸运所爱。

    「阿拉蒂娅?」

    姆特·底比斯也一脸愕然地嘟哝着。

    这不可能是单纯的运气。那少年就是被什么女神所庇佑了。

    「她直接把锚丢下去了。但是这真的会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吗?锚本来就是船只标配的用具,就连武器都不是。那种水平应该不能扭曲破坏掉军用航空巡洋舰的……」

    「也不一定。虽然不知道刚刚阿拉蒂娅到底做了什么,但如果真的是锚的话,船坏掉的可能性是有的。水深和锁链的长度都有规定,如何同时使用两个锚,下放的方法根据情况也有详细的做法。如果强行用不对的方法下锚的话,船会因为海浪的力量被拽住,船体会弯曲或折断。」

    「学园都市连这种知识都会教吗?」

    ……看来最好不要讲这是他白天从电视上放的古老B级电影里学会的知识比较好。人生虽然只有一次,但高中一年级的寒假不一定每天都精彩。

    「而且这是你自己说的吧,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影城的。」

    「?」

    「你说你是走过来的。」

    上条慢慢靠自身的力量站起来。

    因为吸进了缺氧空气,所以头晕晕的。但他还有力气。

    要倒下也要等会。

    「……你还说为了吞下好几艘300米级的航空母舰要花点时间,那就更需要为了挽回时间而抓紧了吧?也就是说你跑或者跳过来都是正常的。」

    「……」

    「但你却没有。」

    不对。

    没有做的原因是什么?

    「本来,浮在海里的船就不是为了可以在陆地上跑而做出来的。即使可以跑,强行它去跑令船体扭曲的话,重量就会集中起来,然后船体就会坏掉。这巨鸟有五条腿是因为需要注意分散重量。所以你才必须小心翼翼地慢慢走路!!」

    阿拉蒂娅实际做的事就是这样。不断地在各处丢下沉重的锚,强行让巨鸟的各部分相互扭转。甚至连敌对者的重量和力量都反过来利用,用超重量级的护身术把这个比大楼还大的武器打断了。

    「啧。」

    这是第一次,也说不定。

    那个姆特·底比斯咂舌了。不是对眼前的上条,而是对在那边飞来飞去的阿拉蒂娅。

    她都不需要使用对超绝者特化的「矮小液体」。

    用魔法飞起来很容易,用迎击术式将其击落也很简单。

    而上条不会让她做这样的事。

    「哦哦!!」

    「额?」

    就在姆特·底比斯转移了注意的瞬间。

    上条迅速地站起来,压低身体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全身的体重都压向前。以褐肤少女姆特·底比斯那纤细的腰部为目标,他全力把身体撞上去。

    是一记激烈的撞击。

    撞到的一瞬间重力消失了,紧接着二人就倒在了飞行甲板上。

    随后,轰!!一股强烈的纵摇向上条他们袭来。是阿拉蒂娅又把别的锚丢到地面上了吧,巨鸟的身体不自然地拉伸了。

    因为摇晃和倾斜,缠在一起的上条和姆特·底比斯滚了起来。势头还愈发增强。不断地打滚的二人这时才发现,倾斜的情况似乎恶化了。

    已经停不下来了。

    上条和姆特·底比斯互相拉扯,一边在变成陡坡的飞行甲板上滑行。虽然停不下来,但脚用力往下压产生阻力可以控制滑行的方向。如果以这样的速度撞上墙壁的话会受重伤。上条拼命地将二人引向右舷侧的侧甲板,把抓住自己的姆特·底比斯的身体往撞向被破坏了的舰桥的地基让她松手,就这样又滑了几百米后,两人滑到了下面的柏油路上。

    「……咳。」

    到地面了。

    在稍远的地方,褐肤少女也沉默地站了起来。

    巨鸟彷佛覆盖着整片天空。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上条他们的头上回响着金属摩擦发出的沉重低沉的声音。巨鸟无法保持自身的平衡,它那巨大的身体压在了只剩下下半部分的影城的残骸上,彷佛靠在上面作为支点一样停止了动作。

    巨鸟大概已经不能用了。

    然后超绝者姆特·底比斯的武器并不是「只有」航空巡洋舰。金发褐肤少女在巨鸟长裙一样的五条腿下方看了看,好像注意到了在路上翻过来的装甲车。不,她好像看的不是装甲车本身。而是被压扁在车体和道路之间的特殊高压水炮武器。

    反NBC1清洁车。

    不,姆特·底比斯看上的,是掉落在车身旁边的回转式榴弹炮吗。如果那是为了散布毒瓦斯的话,里面恐怕是催泪或催吐成分相关。她不依靠对点打击的炮弹,而是打算用能覆盖一个区域的肉眼看不见的化学药物来解决上条。如果是对人的话,瓦斯确实比子弹管用多了。

    而且她已经有过利用缺氧空气造成有效伤害的前例在。

    褐肤少女舔着嘴唇,举起手掌。

    「姆特·底比斯秃鹫会啄食包裹自身的火焰和他人的死肉,然后一切都会焕然一新……换言之,这就是『殒灭不死鸟』。」

    「?!」

    强烈的闪光迸发。

    但不是从姆特·底比斯身上发出的。是附近的炮击把旁边的路灯炸飞了。搭载炮塔的是一台8轮机动战斗车,「嗜血章鱼」。只有一个人能使用智能眼镜来遥控那台本该停在地下驻车场的军用车。

    而路上延展的影子会因为光源的数量和位置而实时变化。

    也就是说。

    炸掉路灯,在别的地方引发爆炸的火焰会令翻过来的车辆的影子向相反的方向延伸,彷佛是要逃离姆特·底比斯身边一样。旁边的榴弹炮也是一样。这样她就不能吸取周围的影子,制造大量白色的复制品了。

    普通的拳头够得着了。

    褐肤少女发出呻吟。

    「什?!」

    还没有结束。

    上条咬牙用力地握住了右拳。

    他回想起了一起战斗的某人。

    (……安娜,施普伦格尔……)

    6

    一个小女孩正趴着。

    从她迄今为止的充满了狠毒的自尊心来看,这是完全无法想像的事。

    她离地面至少50米。

    坍塌了一半的影城连块完整的地板都没有留下。只有在粗柱子的周围和沿着墙根的位置留了一点点残骸。安娜趴着的地方就是这处小空间,已经是进退维谷的境地了。

    「啧。」

    「仅是」力量就是天壤之别。爱丽丝·异典的力量也许是不可战胜的。

    也许她没法躲过「矮小液体」。

    自己也许已经注定要死了。

    就这样在没有见到她寻求的「王」的情况下。

    「就算这样……」

    她讨厌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放弃。

    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不听她的解释,或是急不可耐地跳过文本,他们没有犯过这些错误。

    她受够目睹他人自作自受了。

    她对这个谁都不听从自己的世界感到不甘。

    但是。

    如果听从自己的人什么都没有做错却倒下了的话,那么比安娜·施普伦格尔的内心还要更深层的什么东西就会碎掉。

    (……我。)

    不是值得称赞的人。

    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女人。

    如果金斯福德是光明磊落,那施普伦格尔小姐就只会耍阴招。

    这个安娜虽然没能成为能令自己感到自豪的人。

    即使这样。

    (我想教育别人。我想要成为,某人的老师……)

    『……就知道是这样。』

    一个声音响起。

    恐怕是爱华斯吧。

    『终于直面自己的内心了吗。你追求「王」不是为了束缚身为坏女人的自己。而是想要对应该成为王的人施以正确的教育吧?这一次,无论面对多少失败都不会放弃。这样一来,你相信只要这样,现在的世界也会变好一点。』

    安娜没有回答。

    她现在也不是能一字一句解释清楚的状态。

    魔法结社「蔷薇十字Rosenkreuzer」的目的是效仿给小小的人类吃药治病的行为,用神秘的魔法知识来消除庞大的世界的病灶,使其恢复健康的状态。

    她只是一剂如果直接服用就过于猛烈的药。

    世界的病灶是确实存在的。

    那么。

    (我还不能,死……)

    施普伦格尔小姐用颤抖的手,用指尖,带住了什么。

    是智能眼镜。

    (既然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愿望,那我就不能死!!)

    仅仅是将眼镜戴到布满灰尘、又脏又乱的脸上就需要使出浑身解数。她咬紧牙关,全身都在集中力量。

    「向这样的我,寻求知识的……无垢者们。」

    幸好墙壁和地板都崩塌了,她自已被孤立在了中间的楼层。

    在这里能更好地看清世界。

    这座即使她明白即将要被摧毁,但仍想它保持美丽的城市。

    意识没法撑太久。

    她自己知道这件事。

    但就算这样,她在很不稳定、忽明忽暗的视野完全熄灭之前,确实地叫喊着。

    「别擅自对他们出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遥远的下方,有两道影子。

    而且八轮的「嗜血章鱼」也在。

    7

    上条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因为全身受到的冲击波,而且还有进入了血液的缺氧空气,这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就算在这种状态下,只有右拳还紧紧握着。

    他回想着。

    支配着夜晚与月亮的魔女们的女神阿拉蒂娅,和与「黄金」的成立有关的施普伦格尔。那两个就算不在这里,也一直战斗至今的人。无论人类还是超绝者,无论常规还是非常规,这都不重要。想要帮助彼此的想法相互交叉,编织了一张强大的网。

    上条当麻也是一样的。他没有伟大的理由。但是他的思绪的强大不会输给任何人。这里不打赢的话,她们会有危险。他将会眼睁睁看着那两人为了伟大超绝者们的庞大计画而丧命,而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他讨厌那样。

    十分讨厌。

    所以,随处可见的平梵谷中生咬紧牙关,紧紧地握住右拳。

    和她们一样,强行突破。

    紧紧地。紧紧地!紧紧地!!

    「……一个人不管拿了多少武器,也不会有任何变化。那种力量只是单纯的幻想。」

    「……」

    「最可靠的果然还是同伴啊!!姆特·底比斯!!!!!!」

    他命中了那个终于转向了自己的超绝者的颧骨。

    上条当麻就这样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拳头上,狠狠地打了出去。

    1.NBC:指核子(Nuclear)、生物(Biological)和化学(Chemical)三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创约 魔法禁书目录”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