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 第二卷 尾奏 постлюдия

    靛蓝之瞳 Очи индиго

    一时陷入骚动的凯旋典礼,以「过程大致上都照预定」宣告闭幕,「包含致词在内的一切都是演出的一环」,格吉耶夫和外交部长向各国媒体如此强烈表示。

    列夫和伊琳娜对持续涌进大广场的国民挥了好几小时的手。用遮阳的外套和洋伞保护身体的伊琳娜,国民「这女孩是吸血鬼,还是个太空人?」这种好奇心及兴趣的反应胜过畏惧或侮辱,似乎让她很惊讶,露出难为情的表情。

    夕阳西下,国民们终于从大广场离开,两人马上遭到警备兵包围,连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带到没有旁人的堡垒区域(涅格林)中的大宫殿。

    位于大宫殿的高楼层,气氛庄严的会议室。

    在豪华的吊灯下,隔著美丽的大理石桌,列夫和伊琳娜像在接受琉德米拉面试似地比邻而坐。琉德米拉把警备兵赶到外面去,只有三人在进行对谈。

    桌上有著依照人数准备的红茶和糖煮草莓(瓦列涅),但只有琉德米拉有在吃。

    「真是的,你居然敢这么做呢。不过你的作战很成功。若是今后要处罚两位,就会变成『泄漏国家机密所以遭到肃清!?』,招来全世界的谴责呢。啊哈哈。」

    琉德米拉的语气很轻松又愉快。她没有责怪列夫做出预料之外的行动,言语间甚至传达出佩服之意。但列夫现在胸口还是无法平静下来,格吉耶夫那种承认伊琳娜的言行,只让他觉得事情不单纯。

    「格吉耶夫同志的演讲,简直像预测到我的致词……」

    「早就预测到啰。」

    一边吃著糖煮草莓的琉德米拉直接说出口。

    「咦?」

    「昨晚你写的原稿上看得到『伊琳娜-卢米涅斯克』的字迹。虽然你好像很努力想擦掉。」

    列夫这才惊觉。

    琉德米拉喝著她似乎觉得很苦的红茶,接著继续说道。

    「虽然也考虑再度威胁你,但就算威胁你还是可能会揭露出来吧?所以我帮格吉耶夫同志准备了两种致词文。如果你没提到彼岸花,扮演杰出的英雄,计画是『谎言』。你揭露此事,计画则是『真相』。」

    这么说的琉德米拉,将幕后计画曝光出来。

    ——当列夫开始接揭露伊琳娜的事情时,连胆识十足的格吉耶夫也顿时手足无措,脸颊抽搐。但他事先有从琉德米拉那得知「典礼上可能发生危险,需要采用『真相』计画」。在迅速看过琉德米拉递出的这张纸条后,他便等待著伊琳娜的演说结束。

    共和国民虽然有很多人讨厌吸血鬼,但国民真正讨厌的是不断展开肃清的前政权残党,想赢过的是联合王国。将伊琳娜与两者放到天秤上时,答案再简单不过。格吉耶夫明知肯定吸血鬼很危险,还是像个革命的英雄般展开冒险。

    琉德米拉把致词文放到哑口无言的列夫和伊琳娜面前。

    「这是没有使用的『谎言版』致词。」

    主要的内容是对列夫的赞美,还有夸耀国家。没有关于伊琳娜的记述,也没有针对送货员及联合王国的批判。

    列夫知道真相后咬著牙。

    这样我们不就只是被利用来发表演说吗?

    皱著眉头沉默的伊琳娜,琉德米拉以像在打量她的视线看过去。

    「太好了呢,列夫揭露了这件事。要是他没有说出来,现在你会在医院被迫喝下毒药,头还会被手术器具砍下来吧?」

    伊琳娜瞪了琉德米拉一眼,但对方完全没有动摇。

    「不过你会从医院脱逃还登上演讲台真的出乎意料。不过多亏这样炒热了气氛,你也能从送货员的手中逃开,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呢。啊哈哈。」

    伊琳娜把怒气朝向笑著吃草莓的琉德米拉。

    「阿妮雅她没事吧!?」

    「你放心。她今后预定会回到空军医学研究所,以莫扎伊斯基博士的助手身分工作。我们和肃清反乱份子的前政权不同,会善待能干的人。」

    果然只想著要利用吗。

    「啊,对了你们知道吗?能干的主任发了恐吓信给格吉耶夫同志喔。」

    听到琉德米拉说的危险字眼,列夫吓了一跳。

    「恐吓……?」

    「写著『你如果要杀死伊琳娜-卢米涅斯克,我将会杀死制品』的信。」

    列夫不禁停止呼吸。没想到柯罗文说的「别抱太大期待」居然是这么惊人的内容。这个国家的高层,扭曲程度超过列夫的想像。

    伊琳娜知道柯罗文的心意后,很感动地摀著嘴。

    琉德米拉很不耐烦地耸肩。

    「大家都忘记要当作『东西』……」

    可是由于列夫说出伊琳娜的存在,能藉此闪过柯罗文的威胁,还顺便批判联合王国及前政权,从格吉耶夫的角度来说结果是满载而归。比起使用谎言版的致词文,这样还更好。

    这时列夫脑中闪过一个疑惑。

    结果是……是这样吗?

    该不会琉德米拉是刻意营造这种状况。

    昨晚和她的互动在脑中乱窜,一时闪过的想法变成近似确信。

    于是列夫慎重地问琉德米拉。

    「你说过你期望的太空人是能带你前往新世界的革命家吧?」

    「嗯,我是有说过啦?」

    「今天的我,不就是正如你的期望吗?」

    「嗯?」

    列夫有看到琉德米拉的脸颊抽动了一下。

    「你得知我在原稿上写下伊琳娜的名字,故意说出她死了的谎言,并将枪口对准我。你强迫让我心中抱持『我如果不揭开真相,伊琳娜将会葬送于黑暗中』的观念,还播放煽动我的音乐,让我一人独处。」

    「啊哈哈,你会不会想太多?你觉得我是这么过分的人?」

    琉德米拉一边皱眉笑著,一面用挑战性的眼神反问。

    果然是这样吗。

    感到怒不可抑的列夫紧握著谎言版的致词文,然后缓缓地站起来,瞪著用手托著下巴的琉德米拉。

    「有一件事我忘记在致词中提到。」

    「什么事?」

    「我和伊琳娜都不是革命的棋子!」

    列夫怒吼,以要捶打桌子的气势把谎言版的致词文砸到桌上。

    「!」

    琉德米拉一瞬间露出胆怯的神色,又马上不以为意地用鼻子哼笑并站起来。

    「呵呵。要成为将人们引导到新世界的旗手,就该有这种程度的意志。」

    「嗯。不管你们要做什么,我跟列夫都会登上月球。」

    伊琳娜用优雅的动作喝下红茶后,抬头瞪著琉德米拉。

    「哼……不过你们最好小心点喔。」

    琉德米拉用手指比出手枪对准列夫和伊琳娜,然后做出开枪的手势。

    「那段致词是没有得到委员会承诺的强硬手段,有很多人对此不满。」

    列夫很清楚这并不是在威胁。

    在典礼上结束演说后,他感受到数道带著杀气的视线。副首相面露青筋,送货员的议长不悦地用拐杖数度敲打地面。还有柯罗文的宿敌格兰汀设计局长应该也在某处怒火中烧。

    拿起谎言版致词文的琉德米拉,用锐利的眼神瞧了列夫和伊琳娜一眼。

    「希望今晚的庆功宴不会成为最后的晚餐。」

    琉德米拉拋下这句恐怖的话语后,悠然地走出会议室。

    琉德米拉一不在,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下来,列夫和伊琳娜同时「呼——」地叹了口气。然后似乎觉得这样很可笑地看著彼此的脸。

    「好久不见了呢。」

    「嗯。最后见面是在我要移送到医院的前一天吧……」

    那是还很寒冷的隆冬之日。

    比起电影和吃饭,列夫更是回忆起想让她吸血而感到苦闷,还有抱住她时的心情,列夫觉得很难为情,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伊琳娜似乎也在想一样的事情,羞红脸地低著头。

    站著的列夫拿起红茶杯,坐到伊琳娜的斜对面。列夫一面喝著变温的红茶,一面侧眼望著伊琳娜。以不可思议的表情品尝糖煮草莓(瓦列涅)的她,或许是因为做著都会风格的打扮,感觉变得比较成熟。

    这时伊琳娜察觉列夫的视线,偷偷地瞧了列夫后说。

    「对了,你的致词……原本没有预定要提到我的事情对吧?」

    「对啊。」

    「明明可以不要说,为什么你要说出来……?」

    被再次这么一问,列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他没想过会是由伊琳娜问,故光是回想起来身体就发烫。他故作镇定地随便回应。

    「我觉得不说出来你会咬我。」

    「喔……」

    伊琳娜用怀疑的眼神看著列夫。

    「怎、怎样啦……」

    「没有啊。我只是在想怕吸血鬼怕到尿床的小男孩都长这么大了呢。」

    「……你才是,为什么要从火箭模型冲出来啊?」

    一被列夫吐嘈,伊琳娜就满脸通红,不只眼神游移还把头别开。

    「……你刚好在逃走路线上演说。托你的福我没能成功逃跑。」

    列夫从刻薄的回答中感受到和以前一样的伊琳娜,松了一口气。

    「啊,对了。」

    列夫把手伸进口袋,取出在演讲台上捡到的一九四三年铜币。

    「这个给你。是我祈求过希望能让你登上月球的护身符。」

    「啊,是我出生的那年。真巧啊。」

    这不是碰巧,但那种事情不跟她说也没关系吧。

    伊琳娜把铜币和项炼摆在一起,眼神像只遭到拋弃的小狗般不安地闪烁。

    「欸,我……还能再飞上太空吗……?」

    列夫想点头,但又不想随便让她抱持期待。

    「今后会怎样我完全不清楚,听说会暂时在世界各国巡回……」

    「这样啊……」

    伊琳娜的表情带著忧郁。

    两人是史上首次飞上太空的人,还进行了撼动世界的演说。

    全世界的人们会怎么看他们。

    ——我要和列夫一起登上月球!

    伊琳娜的声音摇动著列夫的内心。

    「月球吗……」

    列夫打开窗户,走到阳台上。

    满月在清澈的夜空中发出光芒。

    手拿铜币和项炼的伊琳娜也走出来,站到列夫身旁。

    列夫变得想听她的月之诗而催促她。

    「虹湾……对吧?那首诗……」

    「嗯……」

    伊琳娜仰望著银色的满月,像很怜爱似地小声唱出。

    「梦之湖……」

    和可爱的小嘴不相衬的尖牙稍微探出来。

    「沉睡之沼……」

    像在吟咏古老诗歌,一字一句仔细地唱著。

    「风暴大洋……」

    春风吹拂著漆黑的头发,尖尖的耳朵露了出来。

    「蒸气之海……」

    伊琳娜以用双手包覆的方式拿著项炼和铜币,高举在月光下。

    宝石发出无垢的蓝色光芒,透出的光线将铜币染成蓝色。

    流星像要遮住月亮似地拖著尾巴划过天际。

    淡红色的瞳孔,含著一丝深红色。

    「……总有一天我们会前往月球……」

    成了太空人的少女,双手交叠,注视著满月。

    静静地将纯粹的祈祷藏于心中。

    看著身旁闭起眼睛的伊琳娜,列夫心里在想。

    和她一起站在月面的日子会到来吗?

    那或许是有如蜂蜜般甜美的梦想。

    即使说是载人飞行,也不过是超过一百公里的高度。

    月亮在三十八万公里的彼端。

    就算能抵达,可以活著返回地球吗?

    月世界那种东西不就是幻想科学电影吗。

    ……不。

    原本以为不可能的梦想实现了。

    柯罗文及「梦想的六人(米契达六人组)」,还有伊琳娜都继续描绘著对太空的梦想。

    不需要害怕。

    只要前进在连接新时代的星之道路上。

    成了太空人的青年,望著闪耀地浮在天上的满月,蓝色的瞳孔发出光芒。

    「我们绝对会前往月球。伊琳娜。」

    〈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