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 第二卷 第七章 祖国的英雄

    靛蓝之瞳 Очи индиго

    列夫用降落伞在晴空万里的蓝天下降落,平安站到地面上。

    总飞行时间一百零八分钟的旅程结束。

    「……呼。回到地上了……吧……」

    比起达成太空飞行的喜悦,成功生还的安心还占比较多。

    在附近种田的老婆婆和少女用奇异的眼光看著身穿太空衣的列夫。少女似乎感到恐惧,躲到了牛的背后。

    列夫脱下头盔,用手指著天空。

    「请别害怕,我是从太空回来的。」

    原本很害怕的老婆婆注视著列夫。

    「……你就是广播中提到的……列夫先生?」

    「是的,我是列夫-雷普斯。」

    「史上首位太空人……?」

    「这个吗……呃。」

    无视伊琳娜,自称是史上首位真的好吗,当列夫正感到困惑——

    「呀啊!雷普斯同志!?」

    少女发出尖叫声。

    「是、是的。」

    「大家快来!!太空人!!是真的喔!!真正的雷普斯同志!!」

    少女呼喊在附近工作的同伴,大家一开始都露出不相信的表情,但还是马上丢下农具,争先恐后地跑来。

    列夫想说要完成自己的职责,便藏起困惑笑著对众人说。

    「午安,各位同志。我是太空人列夫-雷普斯。」

    「同志!万岁!」

    兴奋的农民们一下子包围列夫,要求跟他握手、索取签名还有拍纪念照。

    几分钟过后,空军的卡车团以猛烈速度冲来。

    军人探出头来。

    「列夫-雷普斯少校!」

    「少校?我是……」

    列夫正要说出是中尉,说到一半就闭起嘴巴。想说大概是飞行中晋升的吧。

    军人们和吵闹的农民们确认,「你们有看到著陆吗?」

    「有!他用降落伞——」

    老婆婆高兴地说著,军人却从中打断。

    「没有用降落伞!他是搭著太空船降落!有听懂吧!」

    随即就开始情报管制。

    列夫进入离降落地点最近的空军基地,使用军官总部的电话向格吉耶夫第一书记做出返回地球的报告。要是跟还是候补人员的自己说「你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通电话」,列夫一定不会相信吧,但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电话另一端的格吉耶夫用温和的语气对列夫说。

    「亲爱的列夫-雷普斯。能够跟达成太空飞行的你打招呼,我感到至高无上的喜悦。」

    「多亏了各位同志的帮忙,我才能顺利完成任务。」

    列夫进行飞行报告,格吉耶夫对每一项细节都发出感叹,并做出称赞。

    「雷普斯同志,你是史上首位飞上太空的人类,你的名字将永远刻在地球的历史上。」

    听起来很浮夸,但只要人类没有灭亡,会传承几千、几万年吧。

    尽管那是自己的名字,还是会让列夫感到不舒服。

    电话的最后,格吉耶夫告诉列夫将在瑟格朗多举办盛大的凯旋典礼。

    「预定于后天的十四日举办,预估会有好几十万的国民参加吧。让我们将卓越的伟业传达给世界上的人吧!」

    通完电话的列夫依要求穿上别著少校肩章的全新军服后,为了休息和检查,搭飞机前往附近的农业都市渥尔谢夫。

    一切的预定行程都很仔细地排好,列夫还没能跟双亲联络。虽然跟带路的军人说想打电话给双亲,却被以「据说您的双亲会出席庆祝典礼」的理由遭到驳回。

    列夫感觉大概是想演出在国民面前感动地重逢这种光景吧。

    到底今后会怎么样呢。

    伊琳娜知道今天的太空飞行吗?

    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在脑海中打转。

    从飞机的窗户能看见的湿地地带,风景和太空飞行前无异,但比起飞上太空前,列夫感觉身体和内心都变得更沉重。

    渥尔谢夫市的机场挤满了听说列夫要抵达的数千名观众,甚至惊动了军队。

    标语和市民的衣服满载著欢迎英雄的讯息。

    【基尼特拉联邦领内,太空国。】

    【大胜利!】

    【太空是我们的东西!】

    集群众注目于一身的列夫看到有人挥手就用笑容回应,要求签名也二话不说地答应。

    身为背负梦想与希望的太空人,这是正确的举动。

    只是在他内心生根的矛盾嫩芽,越受到祝福就越成长茁壮。

    为了避开国民们的款待,列夫被带到恬静的河畔别墅。别墅的周围有设步哨戒备,想靠近的国民都会遭到无情的驱赶。

    在宽广的寝室中列夫终于能稍作歇息,用不是太空食物的豪华晚餐填饱肚子,喝下久违数个月的蒸馏酒(人生),终于有了活著的感觉。

    不过列夫在接受医师团的身体检查时,电视开始播放晚间新闻,一度冷静下来的内心掀起了涟漪。

    「我们为各位带来人类史上首位太空人——列夫-雷普斯少校的声音!」

    新闻主播欣喜地播报,电视传来混著杂音的通讯录音。

    《地球由透明的蓝色薄纱包覆著。》

    《星星就像花……像惹人怜爱的茴芹盛开似地闪闪发光。》

    然后新闻主播露出灿烂的笑容。

    「世界各国的祝贺电话涌进官邸!今天也有很多新生儿被取名为列夫!」

    列夫想塞住耳朵。通讯录音及祝福一点一滴地削减他的灵魂。

    「你的脸色不太好,不要紧吗?」

    医师一问,列夫便重新打起精神。

    「啊,嗯……可能是有点累了。我不习惯这种欢迎……」

    「哈哈!因为你是史上第一个,当然没有人会习惯啦!」

    笑声在别墅中传开。

    ——不对,史上第一个太空人是伊琳娜-卢米涅斯克。

    想揭开真相的念头涌现。

    但如果说出这种话,高层可能会以「在太空精神失常」的理由把列夫关进隔离病房。

    大概是关心表情沉重的列夫,医师呼吁室内的人们。

    「安静点。让我们的英雄早点休息吧。因为明天的预定行程也排得很满。」

    大家也都体贴列夫,没喝几杯祝贺酒就早早离席。

    看到这种样子,列夫反省说自己应该要振作点。如果有人说「比起选你不如选米海尔或罗莎」,那不管是他们还是选择自己的人,以及伊琳娜,列夫都没脸见他们。

    即使过了一天,骚动完全没有停歇下来。

    甚至还扩散至整个世界,情况越演越烈。

    联合王国由政府首脑召开紧急记者会,以「这真是最糟的新闻」的方式承认完全败北,阿纳克新闻也自嘲说《共和国实现梦想时,我国还热衷在宠物身上。》

    共和国各新闻华丽地夸耀胜利,头版大大刊载著列夫的相片。

    另一方面,做出最多贡献的柯罗文别说照片了,连名字都没刊出来,只在文章中以「由于设计技师长(主任设计师)等人的努力——」的方式稍微提到职称。计画虽以成功告终,柯罗文依然是国家机密。

    列夫在办公室的皮革沙发上读著真相报,想著伊琳娜在国家机密这点上也是相同,又马上发觉到根本上的不同。

    柯罗文是独一无二的天才科学家,但身为实验体的伊琳娜,在太空飞行结束的现在,就算消失也不会有人感到困扰。

    「……唉,别再想了。」

    列夫不悦地拋开真相报,为了准备午餐后的采访,拿起航行日志的复写本。加入各国采访人员的记者会预定在日后举行,今天只有真相报和国营通讯社(塔基社)等两家媒体。在此回答的内容会当作官方报导发布给全世界,故必须毫无错误地传达,无论如何都得认真回答。

    列夫重新阅读航行日志,发射时的记忆历历在目地重现在眼前。当他沉浸在太空飞行的气氛中,彷佛看见自己写的字跟伊琳娜的圆形字体重叠。

    「唉……」

    他叹了口气,把身体瘫在沙发上。

    列夫在意伊琳娜的程度到了令人怀疑无重力是不是带来不好的影响,越想越对她的现状感到不安。

    如果不是在设计局工作,那究竟是被带去哪里。

    列夫在航行日志前垂头丧气时,有人敲了门。

    「我要进去啰。」

    熟悉的低沉声音响起,那人将门打开。

    缓缓地走进来的是把帽子压得很低,彷佛故意要变装的男人——柯罗文。撑起帽缘的他看到列夫就露出微笑。

    「主任!」

    列夫跳起来似地起身并朝柯罗文走去。

    明明才隔一天,却感觉很怀念,彷佛跟好几年不见的恩师重逢。

    两人深深地拥抱,互相赞扬成功。

    「回来得好。我的小翼龙啊。」

    「是……!」

    柯罗文用眼眶含泪又带有血丝的眼睛看向列夫。

    「到了现在我就直说吧。在伊琳娜-卢米涅斯克的发射过程中发现好几项缺陷,我曾有陷入绝望的时期。不过你平安回来了,谢谢。」

    柯罗文在眼角挤出皱纹地笑著。

    列夫虽然想问伊琳娜的状况有什么变化吗,但在发射前有提过这件事并碰了软钉子。况且,实现长年以来的梦想的柯罗文心情正愉快,不想泼他冷水。如果伊琳娜发生了什么事,对方应该会主动提起。列夫这么想,便决定不要问。

    更重要的是,列夫在意的不只有伊琳娜。

    「米海尔和罗莎现在过得怎样?」

    「他们非常高兴喔。虽然想见你,但他们在飞上太空前必须是『无名的空军中尉』,要是跑来这里会有人怀疑他们的真实身分。所以会在瑟格朗多的庆祝典礼上,混在一般民众里一起庆祝。说起来我也是这样。既然跟你打到招呼了,我也该告辞了。」

    柯罗文再度抱住列夫,接著马上要离开房间。

    「主任,那个……!」

    「什么事?」

    列夫指著报纸。

    「这上面完全没提到您。」

    虽然理解这是国家情势的缘故,但只有自己得到附上相片的热烈报导,令列夫感到愧疚,忍不住就说出口。

    不过,柯罗文不在乎地笑著。

    「哈哈!没关系啦。如果露脸能让开发预算增加,我连写真集都拍!而且我的梦想还没全部达成呢。太空漫步,然后将人类送往月球、火星。建设太空站和月面基地。在这些都达成之后,再让他们帮我立尊铜像吧!」

    柯罗文和伊琳娜都为了实现梦想而利用国家,并且伊琳娜也不希望变得有名。说出「想比人类更早飞上太空」这句话的她,有想要上新闻头版的念头吗?

    当列夫正茫然地思考这件事,柯罗文突然捏了他的脸颊。

    「好痛!」

    「紫菀啊,你想跟彼岸花重逢对吧?」

    「啊……」

    柯罗文笑著说「真是个好懂的男人」。

    「对不起……」

    列夫低头道歉后,柯罗文拿出香菸并冷漠地说。

    「昨晚我有试著游说格吉耶夫同志,但没得到什么反应。总之你别抱太大期待。」

    「我明白了……」

    发射后肯定是一片忙乱,在那时柯罗文还有动作让列夫感到很高兴。但是,从那愁眉苦脸的表情看来,似乎如他所说的不能期待。

    点燃香菸的柯罗文,表情苦闷地吐出一口烟。

    「我一开始就问过你有牺牲一切的觉悟吧?」

    列夫想起复职为培训生时,柯罗文对他说过的话。

    ——成为史上首位的太空人,生涯将背负重大的责任。你的话语将不是你个人的东西。为祖国拋弃人生,甚至会被迫选择牺牲重要的人。你有这种觉悟吗——

    虽然列夫也不是到抱著天真的想法才答应,但超越想像的沉重压力快要压垮他。

    当列夫正在烦恼,柯罗文笔直地看向他。

    「你知道我为什么推荐你当太空人吗?」

    「……不。」

    「我判断如果是你,就能抱持觉悟引导世界公民迈向新时代。」

    「我……」

    面对太过巨大的课题,列夫的背部冒出冷汗。

    「那么翼龙啊。我很期待庆祝典礼。」

    柯罗文留下和蔼的笑容后离开。

    「觉悟吗……」

    列夫虽然思考了一会,却感觉会进入没有出口的迷宫。

    必须准备接受采访,他再度拿起航行日志。得好好回答不让记者失望,出色地扮演大家所追求的英雄——史上首位太空人。

    扮演?

    「哈哈……」

    列夫自嘲问著自己到底是谁,但其实他也不太清楚。

    时间来到下午,列夫的采访开始了。

    「您是人类的英雄,身为国民的我能够第一个访问您,我感到很光荣!」

    毫不掩饰兴奋的记者们发出热烈的欢呼。会闻得到酒气,大概是他们大肆饮酒庆祝吧,列夫如此想像。

    真相报记者用羡慕和尊敬的眼神看向列夫,列夫详细地对他传达飞行时的体验。

    期待和紧张、从窥视窗能看见的风景、关于无重力。只是关于发射基地和火箭是军事机密,故完全只字不提。还有不管怎样都不能说事先写了遗书。

    记者兴致勃勃,以紧咬不放的气势地追问。

    「太空是什么样子!?」

    列夫为了不要说错,慢慢地回答。

    「非常暗。整个是一片黑。星星比起从地球看到的明亮好几百倍,还闪闪发光。」

    「那地球看起来呢!?」

    「蓝色的。披著蓝色的薄纱、发出光芒。」

    宛如代替伊琳娜说出她说过的话,列夫逐渐产生罪恶感。

    列夫的内心变得越来越冰冷,另一方面记者的声音更加热情。

    「原来如此,地球是蓝色的!月球呢!?」

    「很可惜我没能看见月球。不过月球在等著我们的抵达吧。」

    列夫虽然挂著笑容,蓝色的眼睛却失去光芒。

    之后采访顺利进行,记者的提问也接近尾声。

    「前些日子有传出苏霍伊辛的假消息吧?」

    「我跟梦想的六人(米契达六人组)一起大笑。大概是得了太空病的人所捏造的幻想吧。」

    列夫一面回答,一面想著要是世上得知伊琳娜的事情会变成怎样。大概伊琳娜会暗中遭到处分,政府则断言说这是假消息。假如对眼前的真相报记者说出「『真正』的太空人是吸血鬼少女」,肯定会在审查下删除,说了也没用。

    「那么,下一个是最后一题。『真相』的读者们,寄来数以万计的信给身为太空征服者的您。请同志对他们说句话。」

    太空征服者还真是夸张的说法。

    列夫即使在心中苦笑,还是一脸严肃地回答。

    「祖国的杰出科学力引导我们的梦想航向太空。」

    列夫现在觉得罗莎说过的「舌尖是蜂蜜」这句话说得没错。

    在漫长的采访后,列夫在卫兵包围下,外出散步转换心情。

    原本打算在黄昏的湖畔漫步,但得到太空病的国民们蜂拥而至、大吵大闹还要求签名、给他多到双手无法抱住的祝贺用点心和水果,让他完全没有时间喘息。

    精疲力尽地回到别墅的列夫,看到坐在庭院长椅上舔著雪糕的女性,便吓了一大跳。

    那人是穿著黑色军礼服的琉德米拉。

    「好久不见,我依约前来见太空人了。」

    「……你有什么事吗?」

    疲劳困顿而变得神经质的列夫,对无法看穿心思的她提高警觉。

    这时琉德米拉不悦地嘟起嘴巴,并用雪糕的棒子指著列夫。

    「你知道我的职业吧?我是最高指导人的讲稿撰写人喔。因此这次我特别要跟你一起想庆祝典礼上的致词。首先要在机场举行对格吉耶夫同志的飞行报告会。之后移动到堡垒区域(涅格林)的大广场,在二十万的观众面前,进行凯旋的致词。」

    进入别墅的办公室后,琉德米拉先把证书拿给列夫看。

    「祖国决定要授予你两个称号。恭喜你。」

    证书上记载著名字惊人的金星奖章。

    「基尼特拉联邦英雄」,共和国最高级的荣誉称号。

    「基尼特拉联邦太空人」,为了列夫制定的新称号。

    太过头的荣誉使得列夫感到头晕。对年轻人来说要收下这个负担实在太沉重。

    琉德米拉一面翻找著放在房间角落的祝贺礼品,一面语气轻松地对列夫说。

    「还有说会在瑟格朗多建立你的铜像、降落地点也会设纪念碑。发行纪念币还有邮票、明信片一千万张。翻译好的书籍也预定要在全世界出版。」

    「喔……」

    虽然完全高兴不起来,但列夫也只能点头。

    「那么你要写出符合联邦英雄之名的讲稿喔。因为庆祝典礼可是共和国历史上首度于全世界的电视上进行现场直播。」

    「咦……?」

    琉德米拉说没有电视的地区也会在广播中播放。

    「全世界会有三十亿人收看或收听,让人很兴奋对吧?」

    相比笑眯眯的琉德米拉,列夫感觉从胃部涌上酸酸的东西。

    「来,快写。别担心,我会负责修改。」

    列夫在边看著报纸边吃著点心跟水果的琉德米拉身旁拿著铅笔面对全白的稿纸,构思著致词文。

    但是他实在不太下得了笔。

    每当写到首次前往太空、史上首位——他就想起在雪原上哭泣的伊琳娜。

    他不经意地写下「太空人伊琳娜-卢米涅斯克」,又用橡皮擦擦掉。

    越是写下赞颂国家的优秀致词,内心的阴霾就越积越多。

    列夫侧眼偷看琉德米拉。

    她是格吉耶夫的亲信,应该会知道伊琳娜的处境。如果人还在瑟格朗多的医院,那离典礼会场只有一步之遥。能不能起码问问看伊琳娜是否会来观赏典礼呢。

    琉德米拉一边打开巧克力的盒子,一边对列夫说。

    「你在偷看什么?你想吃吗?」

    「啊……对,我饿了……」

    列夫无法问伊琳娜的事情,只好蒙混过去。

    「真拿你没办法,你吃这个吧。甜食对脑袋有益。」

    琉德米拉一把巧克力拿给列夫,就把稿纸抢过来。

    「啊,我还没写完……」

    「在你吃东西的时候我先帮你修改。」

    琉德米拉原本笑著开始读致词文,途中太阳穴开始抽动,手指沿著原稿上文字移动,表情严肃地吐出这句话。

    「零分。」

    琉德米拉把原稿捏成一颗球。

    「对祖国及最高领导人的感谢完全不足。米海尔他应该能写得更好吧?」

    「对不起……」

    说的完全没错。列夫乖乖道歉。当列夫拿起铅笔正要再度开始写时,琉德米拉用讶异的眼神看向他。

    「……对了,你有时会心不在焉,该不会你在意著伊琳娜-卢米涅斯克吧?」

    完全被猜中心思的列夫慌了手脚。

    「没、没有……那回事……」

    「她已经死了喔。」

    「……咦?」

    「我说她死了。」

    琉德米拉以像在念报告的平淡语气告诉愣住的列夫。

    「送货员在今天的早餐中加进了氰化钾。她痛苦地吐血,接著送货员割下她的头,为了让她不会复活还用木桩贯穿心脏。接著通通塞进棺材里烧毁,灰烬则深深埋入地底,没有留下任何她存在过的痕迹。」

    列夫的脑袋一片空白。

    全身的血管冻结,无法吐气。

    伊琳娜她……

    死了。

    「……」

    「噗、啊哈哈!」

    琉德米拉突然大笑。

    「什……」

    「骗你的啦。」

    「啊……?」

    琉德米拉看著呆滞的列夫,发出尖锐的笑声。

    「我说骗你的啦。她还活著喔。哈哈。」

    愤怒从肚子深处喷发。

    「别开玩笑了!」

    列夫像要把椅子踹翻似地站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琉德米拉从怀中拿出手枪,把枪口对准列夫。

    「唔!」

    战栗贯穿了列夫的身体。

    琉德米拉彷佛要贯穿列夫的眼神中,蕴含著和从激战地区生还的士兵相同的黑暗。

    「坐下。」

    列夫忍受著火山爆发般的愤慨,坐回椅子上。

    琉德米拉把枪收起来后,用鼻子哼笑,回复到平常那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刚才并不全是谎言喔?因为有人提议要处死,送货员迟早会杀了她吧?因为他们是没血没泪的杀人机器。」

    列夫本想大骂你还敢说,他靠深呼吸来压抑住情绪。

    「……伊琳娜她会有什么下场?」

    「我说啊,你忘记要把她当成『东西』了吗?」

    「……舍弃她这种事情,我无法接受……」

    「处分掉不需要的东西、清理乾净,那就是祖国的做法,你明白吧?」

    列夫想起因反对战争而从人间蒸发的恩师,胸口感到疼痛。

    对国家来说不需要,对我来说却很重要的东西逐渐消失。

    要接受那种国家授予的称号,进行感谢和赞颂国家的致词。

    类似愤怒的不满爆发,当列夫不发一语,傻眼的琉德米拉却拿起巧克力。

    「你的人生从昨天起就改变了啰。你是『人类史上首位太空人』。那就是你被赋予的人生职责。」

    我以英雄身分活下去,伊琳娜会在暗中悄悄消失。

    不扮演英雄,枪口就会对准我。

    没有什么办法吗。

    琉德米拉开朗地对咬牙切齿的列夫说。

    「当然职责会有回报喔。下个月你预定要环游世界一周,可以吃到很多各国的有名菜色喔。美女也任君挑选。」

    我并不期望那种东西。

    列夫藉由紧握著铅笔隐藏无处可去的愤怒。

    这时琉德米拉窥探列夫的表情,困惑地稍微歪著头。

    「欸,你记得我所期望的太空人是什么吗?」

    「……能将你带往新世界的革命家。」

    「没错。」

    琉德米拉将唱盘放到房间角落的电唱机上,放起副标为「新世界」的交响曲。

    「你到达名为太空的新世界,获得引导民众的权利。让革命成功就会是英雄,失败就会是叛徒。可以用跟巧克力一样甜的花言巧语得到他们的称赞,也可以煮彼岸花那种毒草给他们喝下。呵呵。当然致词文得经过我的审查。」

    琉德米拉在提出恶魔般的诱惑后,说了「唱片放完的时候我会回来」,就拿著点心走出房间。

    电唱机传出兼具破晓般的清爽和力道的交响曲。

    「什么革命,都只说些自己想说的……」

    列夫虽然面对稿纸,却想不到赞颂国家的话语。

    和逐渐消沉的列夫成反比,交响曲气势渐增,彷佛在鼓舞听众似地迈入高潮。

    「伊琳娜……我该怎么办才好……」

    在全世界三十亿人面前,背后有枪指著的情况下,被迫发表致词。

    当列夫在想像那种光景——

    「……枪?」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计画。

    「……」

    这的确比太空飞行更需要遗书。

    赌上性命的革命。

    配合凶猛的铜管乐器声,列夫像著了魔,无视审查之类拼命书写原稿。

    ——但是当乐章之间的静寂来临时,他的手突然停下。

    「……不行。」

    冷静地思考后这只不过是自我满足,会给同伴、家族,给所有人带来麻烦。

    这不是革命。

    而是恐怖活动。

    列夫把原稿撕毁揉成一团,将可怕的思考从脑中赶出——

    绯红之瞳 Очи алый

    庆祝典礼前夕的瑟格朗多,早早就有数十万国民从全国赶至此地。

    河畔及街角到处在喝酒很热闹,唱歌跳舞如同庆典般吵闹。平常警察会严加取缔,但今晚让大家开怀畅饮。

    要在大广场举办的凯旋典礼,也彻夜在进行准备。

    用来当作讲台的陵墓正对面的国营百货墙上,挂著列夫身穿太空衣的巨大肖像画。而且,还在短期间内设置和寺院同样高度的巨大火箭模型。

    整作城市都沉醉在太空病的同时,伊琳娜仍然被关在医院的单人房内。

    「唉……」

    有气无力地躺在棺材里的伊琳娜,无所事事地用手指摸著床单的皱褶。

    从列夫的飞行成功后经过了一天半,她还是无法整理好心情。

    想替飞上太空的他祝贺,却又因看不见自己的未来而害怕。每天不间断的身体检查和散步,在列夫返回地球后都没了。

    而且伊琳娜变得想要知道列夫心里在想什么。

    伊琳娜透过新闻听到列夫的通讯录音,或看到他刊载在报纸上的笑容,就感觉胸口揪在一块。列夫越以世界性的英雄身分站上舞台,自己的存在就逐渐从这个世界消失。脑袋虽然理解诺斯菲拉特计画不能公开所以这是没办法的事,但内心无法跟上。

    ——你应该不是忘了我吧?

    伊琳娜只想问列夫这件事。

    没有想变得有名。也不是想受到别人称赞。

    即使从历史上遭到抹杀,还是想留在他的心中。

    真的就只是这样。

    只是在连这么微小的愿望也无法实现的情况下,凯旋典礼就要在附近举办,伊琳娜感到忧郁。

    在大广场上动员二十万人的典礼,会从明天下午的一点半开始。平常那是伊琳娜在睡觉的时间带,但巨大的欢呼声肯定会吵醒她。

    在如同牢狱的这个房间里,单方面听著给列夫的赞美及祝福,伊琳娜觉得列夫要是讲出忽视自己的演说,说不定会变得讨厌他。然后,列夫将成为世界所认同的英雄,要跟那样的他见面的机会,今后大概永远不会来临。

    所以最后想再见列夫一次,直接跟他说话。

    就像列夫用「欢迎回来」迎接伊琳娜一样,伊琳娜也想对他说「欢迎回来」。

    而且若能问出他的想法,就算伊琳娜-卢米涅斯克这个存在从世界上消失,伊琳娜感觉自己也能接受。

    可是那是无法实现的愿望。没有获得许可的话,她连走出病房都办不到。

    晚上九点,阿妮雅在固定的时间一如往常地拿餐点来。那是和平常一样,以牛奶和面包为中心的简朴餐点。

    在外面吵闹的醉汉们开心的合唱声传到屋内,伊琳娜和阿妮雅静静地用餐。对在顶楼哭闹感到很难为情的伊琳娜无法正眼看阿妮雅。因为也没有食欲,她一点一点地像用舔的在喝牛奶时,把红萝卜放到圆形面包上的阿妮雅说出这句话。

    「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

    「还待在莱卡的时候,伊琳小姐在书上画的月球跟火箭……」

    伊琳娜想起那画得很糟的图,背部流出冷汗。

    「忘掉那东西啦……!」

    「……嗯。」

    阿妮雅似乎没什么精神,吃饭的手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吗?」

    尽管胸口传来不吉利的预感,伊琳娜还是开口问。阿妮雅就注视著面包,哭著回答。

    「我明天起不再是伊琳小姐的负责人了……」

    「怎么这么突然!?」

    伊琳娜半身忍不住往前倾。

    阿妮雅一脸歉意地低头。

    「原本契约就是到载人飞行成功为止……」

    继列夫之后,又有个关系亲密的人要消失。

    受到不安袭击的伊琳娜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

    「……我会有什么下场……?」

    阿妮雅低著头摇了摇头。

    「我有问长官,他说未定……」

    在去年十二月传唤伊琳娜前来的委员会上,做出的决议是「支付研究协助费,送给她度假胜地的别墅」。

    但伊琳娜当然并不相信。

    废弃处分这个字眼从脑中闪过。

    假如,如果,就算在度假胜地生活,也不会获得自由,一生都得活在送货员的监视下。

    伊琳娜和阿妮雅都陷入沉默。

    外面的醉汉们情绪高昂,开始大声地唱起国歌。

    不好的预感折磨著伊琳娜。

    搞不好明天我就会死。

    那起码最后想留些下些什么。

    能够给他的某种东西。

    回想和他共度的季节,伊琳娜选择把一直很重视的宝物交给他。

    「……阿妮雅。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什么事……?」

    伊琳娜拿出收在柜子里的月长石项炼,放到阿妮雅面前。

    「这个你帮我交给列夫。说是给他的贺礼。」

    之前他没有收下,但这次希望他能收下。

    因为我肯定无法前往月球。

    「拜托你,阿妮雅。」

    然而阿妮雅并没有收下,而是用坚定的视线看著伊琳娜。

    「你该自己交给他。」

    可以的话我当然想啊。

    但是……

    「我办不到。因为我受到监视,没办法随心所欲地行动。」

    事实上,伊琳娜在大广场看见列夫时,送货员阻止了她。

    可是阿妮雅没有点头,反而是更激动地说。

    「开拓通往太空之路的你,不适合说这种话。」

    「但是……」

    「就算办不到还是要去做。一月时我有去观赏共和国军人节的游行,有未经许可就陪走的市民,还有想要靠近讲台的醉汉,警备方面有不少漏洞。」

    「可是就算你这么说——」

    伊琳娜一说出丧气话,阿妮雅挥著叉子用力地刺进马铃薯。

    「我很生气!」

    「唔!?」

    阿妮雅释放出几乎要戳破盘子的怒气,吓到了伊琳娜。

    「对、对不起……」

    「不是!我是在对这个国家生气!为什么连自由谈恋爱都不准!?」

    「恋、恋爱——」

    阿妮雅让手足无措的伊琳娜握住项炼。

    「你不想见他吗?」

    「……」

    伊琳娜注视著手中的项炼。

    「就这样分开好吗?像之前一样以哭泣结束好吗?」

    阿妮雅说的话刺进伊琳娜的胸口。

    在他面前总是无法坦率,不断欺骗自己的感情。

    连想在那片雪原上传达的,在太空中看到月球时产生的想法,也还没能传达给他。

    甚至觉得受到众人厌恶的吸血鬼在身旁会给他添麻烦。

    不过……

    伊琳娜紧握著项炼。

    我才不要就这样跟他说再见。

    「……我想见他。想见面并跟他说话。」

    「我知道了。」

    阿妮雅的表情变得像个作战参谋。

    「你听好喔?典礼的期间中,医院的人也会外出观赏。送货员也忙于保护来宾或重要人士。而且这里是军方的医院,所以有强力的安眠药跟泻药喔?」

    听完计画,伊琳娜瞪大眼睛。

    「你是指逃脱?你……是认真的吗?」

    阿妮雅以下定决心的表情深深地点头。

    「明天可不会是醉汉的合唱,而是火灾现场那种大骚动喔。只要混入二十万的群众中,他们绝对不会知道。」

    「可是如果做了那种事,你会……」

    阿妮雅用手指贴著伊琳娜的嘴巴,要她保持安静。

    「没人发现就没问题。而且看到赌上性命战斗的伊琳小姐和列夫先生,我也觉得自己该做点事。」

    「阿妮雅……」

    「要下决定的人是伊琳小姐。而我会全力协助你。」

    伊琳娜注视著表情认真的阿妮雅。

    「……为什么你愿意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阿妮雅露出微笑。

    「列夫先生交接时在拜托过我,要我帮忙你。」

    伊琳娜忍住涌上来的情绪,用力地点头——

    黒龙之瞳 Очи Цирнитра

    阁员会议厅的办公室中,喝著蒸馏酒(人生)的格吉耶夫跟被派去列夫身边的琉德米拉用电话密谈。

    「那么他现在怎样?」

    「我拿枪指著他,事先提出警告。当然我也会做好就算突然发生什么事,也可以处理各种状况的准备。」

    隔著电话传来像在吃东西的咀嚼声。不过格吉耶夫并没有责怪她。格吉耶夫对琉德米拉寄予全面的信赖,只要有好好工作,要做什么都没关系。

    话虽如此,这次的事情很棘手,让格吉耶夫变得有点神经质。

    「送货员那边呢?」

    「他们似乎打算擅自动手。或许是想趁典礼的慌乱,让伊琳娜-卢米涅斯克搬家。」

    「真是的,怎么每个人都……」

    格吉耶夫瞪著摊开放在桌上的一封信。

    「主任提出了与火箭开发有关的要求。真是个难搞的男人。」

    「他要你拿出预算?」

    「不……」

    格吉耶夫将蒸馏酒一饮而尽,感慨万千地说。

    「总之明天将成为人类史……不,地球史上难以忘怀的一天吧。」——

    送货员总部内的昏暗会议室中,穿得一身黑、别著秘密警察徽章的男人们,正围著军科学医院的构造图。

    没有抑扬顿挫的冰冷声音淡淡地响起。

    「国民的游行队伍会挤满大街小巷。」

    「要使用车辆会很困难吗。」

    「那么在院内处置比较妥当。」

    一身黑的男人们静静地点头。

    「对象为实验体伊琳娜-卢米涅斯克。下午三点实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