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 第二卷 第三章 太空人选拔考试

    靛蓝之瞳 Очи индиго

    一月十七日,培训生毕业考的首日。

    膝盖好不容易完全治好的列夫,和其他的培训生们在训练中心的会议室集合。

    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下,含列夫在内,共计十六名的培训生在维克托中将面前列队。

    从候补人员复职的列夫站在队列最尾端,点名顺序也是最后一个。

    一开始有二十名的培训生,在这数个月间就有四人被淘汰-

    培训生二号,于离心机的训练后,全身发生原因不明的内出血。不适任-

    培训生六号,于泳池的高空跳水中弄伤脖子。不适任-

    培训生十号,因疝气手术住院。不适任-

    培训生十四号,于跳伞训练中著地失败,双脚开放性骨折。不适任。

    只有熬过严苛到会弄坏身体的训练的人才有资格参加毕业考。

    其实比起送飞行员上去,身为开发者的科学家自己上去更能直接与太空开发连结,但科学家们一致推举飞行员。因为比起让自己撑过挑战极限的训练,教导有太空人资质的人最低限度的科学知识效率会更好。技术持续发展下去,由科学家亲自飞行的时代也会来临吧,但以现况来说尚还不切实际。

    「——那么诸位同志,由我来说明考试内容。」

    中将以严肃的声音宣布。

    终于要开始了。

    列夫直挺挺地站好。表情总是游刃有余的米海尔和罗莎眼神也相当认真。

    「我们会从诸位中核定『六名』毕业生,并给予这六人太空人的资格,让他们以米契达计画的正式太空人身分进行准备。此外预定在春天进行的载人飞行,将会选出六名中的前三名为搭乘候选人。剩下的三名则为预备人员。」

    换句话说,不在此时进入前三名,会不知道何时才能飞上太空。根据计画搞不好会是数年后。

    「另外这个人数是要对抗联合王国的七名太空人(荷米斯七人组)。命名为梦想的六人(米契达六人组),委员会认为以少数获胜有其意义,这是他们的意见。」

    列夫听见米海尔像在嘲笑似地用鼻子哼了一声。列夫也觉得那只是意气之争,但当然不能说出口。

    共和国会像这样对联合王国有过剩的对抗意识其实是有原因的。

    去年十二月十九日,联合王国成功进行无人太空飞行后,预定近期要进行载人飞行,而从七名太空人(荷米斯七人组)中发表了三名搭乘候选人。

    与共和国不同的地方是联合王国会公开所有情报,故列夫也知道他们的长相和名字。他们和列夫等人一样是军人,并比列夫年长一些。

    列夫对他们并没有抱持竞争心,反而是想要共享情报,或一起谈论关于太空的事情。

    虽说国家不同,彼此依然是同志。

    当然,只要共和国的秘密主义没有改变,那种愿望根本不可能实现。

    继续说明的维克托中将举起拳头。

    「史上首位太空人,不只背负著祖国,还得是名适合名留青史的英雄!做好最大的觉悟面对考试吧!」

    「是!」

    列夫等人一齐敬礼。

    长达两天,争夺当上太空人位子的考试就此开始。

    考试科目是至今接受过的训练内容的总复习。

    科学理论和技术等笔试、外语、各种体能考试,还有使用特殊装置的训练,再加上跳伞。考试采扣分方式,各科目都订下极高标准。所有的考试维克托中将都会在场,给予每个人客观的评价。

    培训生们是从全国三千名军人中选出的优秀人才,但里面还是不免有差距。

    不是在技能或体力方面,而是在精神力方面有显著差距。

    即使因为憧憬太空而成为培训生,无法负起「首位太空人」这种重责大任,为了不被选上而故意放水的人。还有热情烧光,只为不被开除而当作业务在执行的人。

    列夫在到目前为止的训练中,并没有留下亮眼成绩的科目,但不管哪个科目他都在前四名内。虽然体力因为伤才刚好而下滑,靠其他项目还足以挽回。

    而在各种科目都争夺一、二名的人是米海尔和罗莎。

    「来,换下一项考试吧。」

    米海尔并没有被任命为队长,却主动统率培训生。虽然能感觉到是刻意表现给维克托中将看,但除了容易自大的性格外,他是毫无缺点的人物。

    至于罗莎则是不跟旁人打交道,仅是冷静且完美地通过考试。不对任何人献媚,宛如开在荒野的高傲白玫瑰,贯彻孤傲的作风。

    这两人在各项考试都几乎没有扣到分,只要没有受重伤,肯定会被选上。

    其他培训生已经陷入争夺第三名的状况。

    这样一来,就会出现想超越自己的极限而乱来的人。

    「——叫医生来!」

    在外语考试中出错的一名培训生,在高温室内硬撑,结果导致因为重度的中暑而必须入院。

    「喂,你没事吧!?」

    列夫对著被用担架抬走的他说话,却听到孱弱又充满恨意的回答。

    「……大家…都像狗一样…烧起来吧……」

    「咦……」

    太过恶毒的诅咒,让列夫呆滞地站在原地。

    培训生间那种和睦的气氛消失,变成剑拔弩张的状态。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搭上火箭,会竞争也是无可奈何。列夫也很清楚不能只是说漂亮话。可是他很讨厌这种沉重的气氛。他希望彼此不是竞争太空人位子的敌人,而是以太空为目标的同伴。

    所以列夫积极找大家讲话。

    在热身运动的慢跑开始前,列夫对周围的培训生笑著说。

    「下个科目拿到第一名的人收下大家的太空食物如何?今晚听说是『咸味浓郁的肉果冻』。啊,这样会没人想当第一名。」

    看到说著无聊笑话的列夫,培训生傻眼地回答。

    「比起那件事,你的鞋带松了喔。」

    「啊……!」

    完全没察觉的列夫边苦笑边重绑鞋带。

    「唉,我很不会绑鞋带呢。」

    「喂,你那种绑法鞋带会变直的。」

    「咦……啊哈哈!」

    「实在不会觉得在跟你竞争……」

    列夫笑著蒙混过去,大家用真拿你没办法的眼神看著他。

    列夫自然地让周围的人平静下来。

    话虽如此,现在不是该笑的时候。

    结果刚养完伤这点在体能考试中产生影响,他的成绩比原本差,被扣了很多分。虽说伤势完全复原,但整整两星期无法跑步还是带来比想像中更大的重创。

    考试第一天结束,培训生们在共同宿舍的餐厅吃晚餐。

    听不见闲聊声,只有餐具碰撞的声音还有煤油暖炉的运作声静静地响著。

    米海尔和罗莎和平常一样吃著,但大多数的培训生都没有食欲。列夫也一样,他握著太空食物的软管,一面叹气一面回想今天一天的结果。

    在自我评分上,大概是第五名左右。

    难吃的太空食物又变得更加难吃。

    「……算了,明天拚全力加油就没问题啦。」

    列夫自言自语地说著。

    因为原本是候补人员,就算没合格也不会失去什么。

    只是他想避免向伊琳娜报告落选。

    自从在单人牢房分开以来,列夫已经一个月没遇到她。要是先前听到的预定计画没有变更,差不多该是她要被移送到瑟格朗多军科学医院的时期。

    想在她离开前带给她好消息。

    「好……」

    伊琳娜先前也很努力,我也得效法她。

    列夫重新打起精神,一口气吸光难吃的太空食物。

    考试第二天。列夫希望大家当以太空为目标的同伴这个愿望毫无效果,冲突发生了。

    「不想当第一名就滚回乡下啦!」

    在团体对抗的篮球赛中有培训生故意不断失误,罗莎对他破口大骂。

    罗莎会怒火中烧也是理所当然。这场考试会决定人生,被扯后腿实在非常让人困扰。说她是代替队友发声也不为过。

    身为考官的维克托中将双手插在胸前不发一语。列夫等人并不清楚吵架会对评分造成怎样的影响。米海尔选择不介入,而是从远方观察情况。

    罗莎表情严肃地指著场外。

    「滚出去,比赛停下来了。」

    听到她这么说的培训生瞪著她。

    「女人讲话居然这么嚣张。」

    这句话已足以激怒罗莎。

    「是女人又怎样?」

    怒火中烧的罗莎推了一下培训生的肩膀。

    得阻止他们,列夫连忙插手劝架。

    「两边都住手啦!」

    然后列夫冷静地劝阻看起来很不爽的培训生。

    「罗莎说得没错。要是没有飞上太空的觉悟就不该待在这里。」

    培训生露骨地啧了一声。

    「臭屁啥,你只是当吸血鬼的保镳才得到主任的偏袒。」

    「喂——_

    当列夫正要反驳。

    「到此为止!」

    维克托中将大喊,接著对培训生做出割喉的动作。

    「你给我回宿舍去收拾行李。」

    收到解雇通知的培训生不甘心地踢飞篮球,不过他在露出感觉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后离开球场。

    罗莎用带刺的声音对遭到毁谤说是得到偏袒的列夫说。

    「嘴巴上说觉悟,平常总是笑嘻嘻的你有那种东西吗?」

    「有,我对太空的热情不会输给任何人。」

    列夫坚定地说完后便不再回嘴。

    太阳西下,气温降到零度以下时,长达两天的考试之最后的科目即将开始。

    从七千公尺高空的跳伞。

    黑色雪云像挂在空中的厚重地毯,霜精(马洛斯)的强风将指头冻僵。

    而且视野昏暗,可说是最差的跳伞天候。

    往下跳的培训生们受强风吹拂,有些掉到离目标降落地点很远的树上,有些差点掉到沼泽里,根本惨不忍睹。连米海尔及罗莎也都在比基准距离还远的地方著地,首次遭到扣分。

    于是,最后轮到列夫。

    冷空气从舱门吹进来,眼前是一片引发恐惧本能的黑暗。

    然而,列夫有著足以赶走恐惧的自信。因为他在和伊琳娜的特训中经历过好几次这种程度的跳伞。

    因惧高症怕到站不起来的伊琳娜,经过短短两个月的特训,最后在暴风雪中精彩地归来。

    她都办到了,那我不可能办不到。

    我必须办到。

    因为我就是为此而活。

    才不会让别人说什么偏袒。在此时若没成功,就是丢她的脸。

    做好跳伞姿势的列夫双手交叉紧抓著双肩。

    「……我绝对要成功。」

    他瞪著舱门的前方,用力大吼。

    「我要跳了!三、二、一、零!」

    列夫将身体拋进夜晚的黑暗中。

    眼前的黑暗中,地上的水面映照出闪烁的月亮——

    绯红之瞳 Очи алый

    掺著细雪的寒风,朝著刚走出生物医学研究所的伊琳娜和阿妮雅吹拂。

    阿妮雅打了一个冷颤,把毛皮外套的前缘拉紧。

    「今晚特别冷呢……」

    「对啊……」

    伊琳娜用微弱的声音回答,整个人沉浸在忧郁中。

    研究所的所长就在刚才发表重大通知。

    「——要将你移送到瑟格朗多军科学医院的日子决定是二十二日。」

    今天是十八日,所以是四天后,实在是太过突然。

    不过在共和国,国家所发出的命令具有绝对的强制力,会在某一天突然加诸在身上。这就像从背后被泼水,没有保身的方法,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尽管早就有宣布过要移送,但日期一决定,伊琳娜就感觉到难以形容的不安。虽说阿妮雅会同行,与列夫分隔两地的寂寞涌上心头,心情无法平复下来。

    当伊琳娜正在愁眉苦脸,阿妮雅却满怀歉意地低著头向她道歉。

    「咦?」

    「载人飞行之后情况会变成怎样,这些事什么都没有告诉你,你很不安吧……虽然或许真的是未定……身为负责人的我实在没用。居然无法提供你任何帮助……」

    伊琳娜想叫阿妮雅不用这么愧疚的同时,有件事想请她帮忙。希望她能跟著配合骗列夫说「以技师身分获得雇用」这个谎话。

    「因为他会追问下去,我只好……我不希望他操多余的心。」

    这时阿妮雅像理解了一切般地点头。

    「我明白了。如果列夫先生问我,我会配合你的说法。」

    「谢谢。」

    伊琳娜望著没有月光的昏暗街道。

    「要和这里道别了呢……」

    明明只住了三个月,却感觉像第二故乡。会这么想也是因为经历过无法用时间衡量,太过充实的体验。

    为了前往太空而拚命努力的日子,完全刻划在伊琳娜的脑中和身体里。

    目前正好要通过以前和列夫一起训练时,每天会走过的林荫道。沿著这条路直走,尽头有台碳酸水的自动贩卖机。他总是在训练后会喝上一杯碳酸水。当伊琳娜露出一脸想喝的表情,他会建议说「你要喝吗?」,伊琳娜一开始都冷淡地拒绝,但从缔结血之羁绊后,偶尔也会让他请。自动贩卖机的杯子只有一个,两人会在稍微清洗后交互使用,给人一种像有点难为情又像有点害羞的感觉。

    「……欸,阿妮雅。这么说来,今天是毕业考试对吧?」

    伊琳娜彷佛是刚想起来似地问道,但其实她一整天都很在意。

    「对。确实是如此。」

    阿妮雅似乎没什么兴趣。

    「结果已经出来了吗?」

    「长官说会在明天黄昏时发表。」

    「明天……」

    「你想知道结果吗?」

    「对啊……我会在意我之后是谁要飞。」

    虽装作没兴趣,但她内心是在祈祷列夫被选上。

    心跳这时已经开始加速。

    然后当她望向道路前方。

    扑通。

    心脏简直要跳出来。

    数名培训生就站在自动贩卖机前,列夫也在里面。

    「!」

    伊琳娜忍不住停下脚步。

    「怎么了吗?」

    阿妮雅感到不可思议而歪著头。因为伊琳娜和人类不同晚上也能看得很清楚,所以能明确地看到黑暗中的他们。就像阿妮雅似乎没有发现,列夫也看不见阿妮雅。

    在意他考得怎样,也想跟他讲移送的事情。

    可是伊琳娜的双脚就像埋在雪里无法动弹。

    列夫边喝著碳酸水边和同伴们谈笑,还笑著对要先离开的罗莎挥手。

    他看起来很开心,考试结果不错吧。

    伊琳娜松了一口气外。

    为什么要对那女人笑啦。

    类似嫉妒的感情拂过胸口。

    看到列夫和人类相处愉快,伊琳娜觉得有一片透明的墙壁,隔开两个人各自所处的世界。从太空看到的地球没有境界线,但现实并不是如此。

    喝完碳酸水的列夫和同伴走向点亮路灯的街道。

    「……」

    当伊琳娜伫立在原地,身旁一直凝视前方的阿妮雅发出小声惊呼。

    「那该不会是列夫先生吧?」

    「!」

    伊琳娜差点叫出声来。

    「别、别说傻话了!我只是想喝碳酸水才看往那个方向啦!」

    「喔~是这样吗~」

    似乎察觉了什么的阿妮雅轻轻撞了一下伊琳娜的肩膀。

    「唔,你做什么啦。」

    「没有,我们来喝碳酸水吧。我这负责人请你喝。」

    阿妮雅到刚才都因为寒冷而缩起身子,现在却很有活力地往前走。

    然后一直到黎明为止的检查期间内,她都用笑眯眯的眼神看著伊琳娜。

    「——呼……好累……」

    结束一天的工作,在淋浴间洗完澡的伊琳娜一回到房间,就看到阿妮雅在翻著摆在桌上的书。

    「啊!你怎么…」

    伊琳娜拋开擦头发的毛巾,朝阿妮雅冲过去。

    「别随便乱碰啦!」

    「你画了这种东西啊?」

    似乎没有恶意的阿妮雅抬起头,她眉毛上扬指著书本的角落。

    那里有著像用铅笔涂鸦的圆形和三角形的图画。伊琳娜在书页角落画了翻页漫画。

    既然都被看到了,那也无法否定。

    伊琳娜大方地承认。

    「太闲了啊。那本书或许是以前的思想家所写的东西,可是很无聊。涂鸦这种小事应该没问题吧?」

    「涂鸦是没关系……」

    阿妮雅在伊琳娜眼前翻页。

    「为什么红萝卜要朝松饼靠近?」

    「咦?」

    「红萝卜逐渐朝松饼靠近……」

    「不是啦!」

    伊琳娜提出反驳。

    「是火箭飞向月球!」

    「咦!火、咦……?」

    阿妮雅拿著书,整个人愣住。

    不管怎么看都是红萝卜和松饼。

    其实连伊琳娜本身都觉得看起来不像火箭。

    但因为太难为情所以她不愿承认。

    伊琳娜很不耐烦地耸肩。

    「人类跟吸血鬼在审美观上不同呢。」

    阿妮雅摇头。

    「根据我的研究,并没有那种资——」

    「啰嗦!」

    咚。

    伊琳娜连著铅笔一掌拍向桌子。

    「你画看看啊!」

    「遵命!」

    阿妮雅拿起铅笔,在书的空白处轻快地画起图。

    画出来的图精致到似乎可以在设计局使用。

    「哼…哼!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伊琳娜嘴硬地丢出这句话,接著就把书本随手乱扔。然后她正想把掉在地上的毛巾捡起来而弯下腰时。

    「——你还想再飞上太空吗?」

    「咦?」

    伊琳娜听到这句话后回过头去,阿妮雅已经把书捡起来。

    「要是……能前往月球就太好了呢。」

    「……」

    伊琳娜无法回答,用毛巾盖著头的她看向电灯下方。

    项炼上的宝石(月长石)正静静地发出蓝色光芒。

    ——要把这个带上月球的人是你。

    火箭发射前列夫所说的温柔话语,伊琳娜依然深信不移。

    梦想著能再度飞上太空的那天会到来——

    黒龙之瞳 Очи Цирнитра

    位于瑟格朗多市中心,由高大城墙围绕的堡垒区域(涅格林)。

    红底上面描绘黑龙的国旗随风飘扬,自旧帝国时代保留下来的庄严大宫殿坐镇中央,华美的教堂和宝物库林立。

    其中一角的阁揆会议厅内,正暗中在举行内容不公开的中央委员会。

    最高指导人费奥多尔-格吉耶夫第一书记也有参加的本次会议,议题是「如何因应联合王国的太空开发」。

    依据情报报告,已确定联合王国计画在春夏之际进行载人飞行。不能输的共和国正急忙加快发射进度。

    莫扎伊斯基博士起立进行报告。

    「目前,代号为『N44』的实验体伊琳娜-卢米涅斯克之身体状况、精神皆为正常。今后预定要进行更精密的检查。」

    「这样啊,这样啊!」

    格吉耶夫夸张地点了好几次头。他是不高不矮的平均体型,虽不像军人那样魁梧,但会到处展现那亲切的笑容,举止都很夸张又吵闹,而且声音也开朗又大声,故有著强烈的存在感。前年访问联合王国时,还被私下嘲笑为「长舌向日葵」。

    接著格吉耶夫以彷佛要枪击的动作指向柯罗文。

    「主任同志!制品的改良有在进行吗!?」

    「顺利的话,三月预定进行最终测试。」

    对不眠不休进行作业的柯罗文等技师团来说,伊琳娜的成功化为原动力。虽然无法公开发表,但要提振士气已经足够。

    「那么四月正式上场!没有异议吧!」

    格吉耶夫会这样独断地推进议程,背后有其原因。虽然打倒了推行恐怖政治的前政权坐上最高指导人的位置,政府及送货员之中都还有许多不满他的做法的残党,若不即使冒著危险依然强硬执行,事情就不会有进展。

    关于发射没有人有异议,议题换成下一项。

    「载人飞行若成功,要怎么处理实验体?」

    「处死。」

    立刻发言的是送货员的副议长。这男人正是先前提到的残党中的代表人物。也是在伊琳娜的发射中建议搭载炸药的人,同时是大清洗的思考依然在脑中根深蒂固的冷酷人物。

    眼光狡猾的送货员副议长,用和开朗的格吉耶夫完全是两个极端,排除一切感情的机械般冰冷语气说道。

    「我很清楚到人类首次的载人太空飞行成功前,需要调查太空飞行的后遗症。但成功后还让实验体活著毫无益处。此外,我还收到有谍报员混进开发现场的情报。换句话说,实验体一旦没利用价值,看是要病死还是意外身亡,最好尽早做出废弃处分。」

    残党的委员们和联邦最高议会的干部们起立鼓掌。

    威胁不限于联合王国的情报员。自外国派驻的驻地记者想得到关于太空飞行的独家新闻,在瑟格朗多市内到处打探消息。太空开发计画是国家机密,但相关人士高达数万人,走漏情报是在所难免。至今都成功隐瞒的米契达计画要是曝露在阳光下,恐怕诺斯菲拉特计画也会跟著曝光。

    然而,格吉耶夫提议要保留处死这个提案。

    「离发射还有一段时间。现在不需要轻易下决定吧!因为决定事项是无法推翻的。」

    实验犬马尔伊身亡时格吉耶夫非常悲伤,表示他绝不是冷酷无情的人。而他会强行通过成功机率非常低的诺斯菲拉特计画,是出于「对身为指导者的我是利还是弊?」这种合理的判断。换句话说,格吉耶夫抱著「要是能找出伊琳娜的利用价值,让她活著也无妨」的想法,而反对排除碍事者这种停止思考般的做法。前政权会倒下,多半也有排除太多碍事者而招来憎恨的一面。

    当然格吉耶夫也是个只要判断不需要,就会毫不留情地舍弃的人。

    此外委员会的参加者中,多半内心都反对处死伊琳娜,有不少人同情她。事实上,当发射成功时他们都一同对跨越种族之壁感到欣喜。

    可是没有人敢说出那种事情。

    中央委员会不需要私人情绪。

    「一切都是为了祖国的繁荣。」

    只需要遵从这个想法。

    连太空开发的领航者柯罗文,也无权决定伊琳娜的未来。只是深富人情味的他拚命拥护伊琳娜。

    「她很配合,又愿意奉献。我认同她是开发现场的一员。」

    可是这动之以情的论点遭到送货员的副议长一脚踢开。

    「这是两回事,等到情报泄漏出去就太迟了。『N44』要是带著机密投奔敌国你要怎么办?要是情报员绑架她该怎么办?」

    关于伊琳娜的处置,众人举实验犬或战争俘虏的例子激烈辩论,结果还没能找出妥协点,散会的时间就先到来。

    结论为「保留」。

    伊琳娜的性命掌握在国家高层手中。

    回到办公室的格吉耶夫,一面和穿著黑色西装的高瘦女性喝著红茶,一面重新研讨委员会上的议题。

    「那群跟不上时代、开口闭口就肃清的残党也真是的,都肃清了两千万人还不够吗?是想多浪费人力资源。」

    格吉耶夫忿忿不平地用汤匙舀起糖煮草莓(瓦列涅),像吸吮似地放入口中,接著喝下热呼呼的浓缩红茶。

    另一边坐在对面的女性则完全没喝红茶,只优雅地吃著糖煮草莓。当她每含进一口草莓,那深绿色的瞳孔就闪闪发亮。

    「要不要乾脆设立把送货员送进监狱的组织?嗯~好甜好好吃。」

    虽然是会令人感到胃食道逆流的吃法,但格吉耶夫却没有什么反应。和眼前的女性共事了八年,大致上的事情都变得不会感到惊讶。

    将纤细的金发绑在身后的她,是年仅二十九岁就当上最高领导人心腹的文书秘书官——琉德米拉-赫尔罗瓦。

    出生在旧贵族阶级家族的琉德米拉,在十八岁时前往联合王国的大学留学攻读政治社会学,回国后进入党的联络部。经由此契机,她开始帮忙当时只是一介党员的格吉耶夫。在格吉耶夫就任第一书记后则从事讲稿撰写人和顾问,诺斯菲拉特计画的发起也与她有关。能够肆无忌惮地对最高领导人提出意见的人,除了她以外一只手就数得完。

    格吉耶夫转动桌上的地球仪。

    「为了将我们的祖国变成世界第一的大国……该怎么做呢。」

    基尼特拉共和国在半世纪前为贫困、遭到先进诸国剥削的发展中国家。那样的弱小国家经历多次改革,现在正要达成人类史上首次的伟业。格吉耶夫想藉此机会获得绝对性的王位,但光让载人太空飞行成功真的能达成愿望吗,他其实是半信半疑。

    「米契达计画是能胜过核武的武器,我认为这点应该没错。」

    「啊哈哈,真好笑。」

    烦恼的格吉耶夫,琉德米拉却一笑置之。

    「嗯?你有什么好方法吗?」

    「你是想成为革命性的英雄吧?」

    「当然。」

    「我也想对这个无趣的世界发起不管是联合王国还是送货员都能一口吃掉的革命喔。而我们能用的武器不就是『N44』吗?」

    琉德米拉用舌尖津津有味地舔著沾在薄唇上的糖蜜。

    「要不要好好思考一下该怎样料理可以成为毒药,同时也是良药的吸血鬼伊琳娜-卢米涅斯克这个绝佳素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