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 第二卷 第二章 少女的祈祷

    绯红之瞳 Очи алый

    十二月三十一日,新年即将到来,设施内更显得安静。伊琳娜和列夫分开已经过了两个星期左右。没有训练,她过著每天只是接受检查的日子。

    由于要从被高墙包围的莱卡44逃走是不可能的,故她没有时常遭到监视,但从阿妮雅那听到「他们要我带著装有镇静剂的针筒」时,伊琳娜还是感到轻微头晕。除了逃走之外,他们似乎还害怕宇宙线的影响会导致精神障碍。

    伊琳娜在起床时及就寝前要拍全身照片,会随著检查结果一起整理在「N44」项目内。就像动物的实验体,她不太喜欢这样。目前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很正常,原本绷紧神经的医师和科学家对待伊琳娜的态度也和缓许多。

    餐点和以前相同,只给予计算好营养成分的食物。

    除了检查以外,要做的就是藉以维持健康的轻度运动。

    为了排遣无聊,有配发周刊生活杂志、名为「真相」的国民报纸、教育性书籍、广播、拼图等物品,但对经历过太空飞行这种刺激体验的伊琳娜来说,来往于研究所和寝室的生活太无趣,甚至让她怀念起跳伞中从高空俯瞰的景色。

    阿妮雅虽然很亲切地对待她,但没有列夫的生活,伊琳娜就像在失去色彩的世界中仿徨。

    「今年要结束了呢……」

    在寒冷彻骨的单人牢房内,只穿一件军服上衣的伊琳娜坐在棺材上,回想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

    前来故乡的村子「狩猎」的黑衣男人们。

    在军科学医院以实验体身分接受选拔检查。

    而最鲜明的回忆,则是来到这座城市后的两个月。

    与列夫相遇、在训练中经历各种事情、接触到原本厌恶的人类文化,自出生以来第一次缔结的血之羁绊。

    虽然没有告诉他,但伊琳娜在吸血的时候感觉幸福充满著全身。虽然记不太清楚味道,血从食道流入胃时下腹部发热,血液流遍全身,感到精力充沛,同时还起了鸡皮疙瘩。

    伊琳娜想说想再一次,不,再几次都好,想吸他的血。

    不过说想吸血并拜托对方实在令人害羞,就算拜托列夫,他肯定也不愿意,只能将这个想法深深埋在心底。

    还有最重要的是实现了前往太空的梦想。

    一闭上眼睛那庄严的光景就浮现在眼前,即使到了现在,身体、灵魂都还会颤抖。从太空看向地球时,双亲遭人类杀害以来持续抱持的憎恨——人类统治的星球坏掉算了这种内心的黑暗面受到洗涤,但一回到地球,严酷的现实在前方等著。

    「呼……」

    想到返回后被传唤的中央委员会,伊琳娜的内心骚动起来。

    ——紧闭的议场中,伊琳娜和柯罗文一起站在政府干部面前。

    她朗读航行日志,报告在太空中的体验。

    大家似乎都静静地表达兴奋,虽然有用手摸脸或额头还喃喃自语,却没有任何喝采。

    议场最吵闹的时刻,是讲到航行日志上写的「太空并没有神的实体」这句记述时。

    「到处都没看到你们所信仰的神。」

    伊琳娜的发言让部分人士大喊「受诅咒的种族怎么可能看得见!」,责备这种说法的咳嗽声也从四处传来。这是因为世上许多人认为「巨大的神浮游在太空中,注视著地球」,发表神并不存在肯定会引发大骚动。因此众人警告伊琳娜不要提到关于神的事情。

    听完伊琳娜的这份报告,「观察后续如果没有异常,明年春天就发射载人火箭」的方针就此底定。

    此外,关于成为实验体的报酬,虽然做出「发射成功后,支付协助研究费,给予她一栋位于度假胜地的别墅」的决议,但伊琳娜并不相信老奸巨猾的人类说的话。她感觉反正这一定是为了让我乖乖接受检查的场面话,不过她没有说出口。

    而在会议结束后,柯罗文带著歉意地对她说。

    「我对你有很高的评价。我希望今后你也能参与我们的计画,但……」

    不管等多久,都没等到下一句话。平常总是自信满满的柯罗文也困扰地搔著脖子后方。

    是不能说,还是根本什么都尚未决定。伊琳娜虽不清楚,依旧保持一贯的强硬态度。

    「我也对你的功绩有很高的评价。如果有下次,要我参与计画也行。」

    句尾虽然在颤抖,但伊琳娜心想绝不要求饶。

    换句话说,根本没有她告诉列夫「设计局预定采用我」的这回事。

    「唉……我骗了列夫……」

    因为列夫实在太在意我的处境,我忍不住随便找了个说法。虽然他的担心让我很开心,但我不想妨碍列夫的太空人考试。

    因为多亏有他,我才能实现在太空飞行的梦想。

    所以这次轮到他实现梦想。

    说个小谎言已经是我能做的极限。

    伊琳娜希望列夫能被选为太空人,但对在他的胸中嚎啕大哭感到很羞耻,便持续采取冷漠的态度。还有明明想对他为了来救自己而膝盖受伤这件事表达歉意,却忍不住恶言相向。

    「……充满了后悔啊……」

    伊琳娜抓了抓头发后,躺到棺材上。

    好几次想著要是列夫待在身旁。虽然并不是想让他看到柔弱的一面,但有他待在身旁就能感到安心。

    可是隔壁的单人牢房空荡荡。

    如果列夫成为太空人,那时我会在什么地方做著什么?

    明年的现在,我还活著吗?

    不安彷佛下不停的雪堆积起来,埋在里面感觉难以呼吸。

    伊琳娜拿下项炼,将项炼拿到昏暗的灯光下。那透明的蓝色光芒和列夫漂亮的瞳孔重叠。

    「列夫……」

    伊琳娜很在意列夫的伤,试探性地问过阿妮雅,得到了「他似乎还不能全力奔跑」的答案。一想到列夫如果因为伤势而落选,胸口就传来痛楚。

    「唉……」

    当伊琳娜不断用手指卷起发稍又放开,还一直长叹时——

    叩叩。有人敲了门。

    「我是阿妮雅。我要进去啰。」

    为了不让阿妮雅看穿自己在沮丧,伊琳娜拿起明明没有兴趣的国民报纸「真相」,假装在阅读。

    进到房内的阿妮雅拖著跟自己身体差不多大的巨大麻袋。

    「嘿咻……你猜猜这是什么~?呵呵~」

    阿妮雅指著麻袋,开心地微笑著。感觉到危险的伊琳娜拋开报纸,连忙躲到棺材后面。

    「那、那是什么。若是奇怪的检查,我才不要接受……」

    「不是啦!这是庆祝新年的一整套道具。」

    阿妮雅把手伸进麻袋,取出色彩鲜艳的服装。

    「我弄来了利里特国的民族服装。」

    「啊……」

    伊琳娜想起收在城里衣帽间内的东西。虽然印象模糊,记忆中父亲和母亲好像有穿过。

    阿妮雅把民族服装摊到棺材盖上。

    「听说这是战前的东西,有些地方都脱线了。」

    由精密的刺绣和串珠点缀色彩的罩衫、上面有花纹的羊皮外套、蝴蝶刺绣的领巾、直条纹的裹裙。

    在昏暗的单人牢房内绽放著五颜六色的花朵,就好像春天的原野提早到来。

    阿妮雅拿起罩衫,拿到身上比了一下。

    「好可爱喔-」

    说完阿妮雅兴高采烈地套上罩衫。

    「为什么你要拿这种东西来……?有人命令你吗?」

    「没有,我只是想跟你一起庆祝新年。」

    傻眼的伊琳娜,阿妮雅又拿出了另一件罩衫要请她穿上。

    「请穿。」

    「……你都拿来了,我只好穿了。」

    即使表面上勉为其难地收下,但伊琳娜心中也想穿看看可爱的衣服。虽然在逞强,她依然是名如假包换的十几岁女孩。

    手穿过绣著红花的罩衫袖子、系上皮带,内心便雀跃起来。一照镜子脸上自然浮出笑意。

    「很适合你喔。好可爱!」

    「是、是吗……」

    伊琳娜受到称赞,害羞地用手指戳著蝴蝶刺绣。

    「还有餐点喔~」

    阿妮雅从麻袋里拉出野餐垫,铺在地板上后,摆上一个个装著食物的塑胶容器。

    「用美乃滋拌马铃薯和鸡肉的沙拉,配上昵称为『穿著毛皮大衣的绯鱼』的新年菜肴。也有用醋腌高丽菜包绞肉,利里特国的传统料理炖高丽菜卷。我为了让伊琳喵小姐也能觉得好吃,全都有用香草添加香味。我很努力地做了这些菜喔。」

    阿妮雅的温暖关怀渗入伊琳娜的胸中。

    一般都说吸血鬼害怕香草这种强烈的味道,但那也是教会散播的流言。因为没有味觉,他们反而是靠香味来享受食物。

    话说回来,连食物都准备好是很让人开心,可是伊琳娜脑中浮现单纯的疑问。

    阿妮雅不跟家族一起庆祝新年吗?研究所的大半职员为了和家族共度,都提早结束今晚的检查。

    「欸,阿妮雅——」

    正想问她这件事时,却听见意想不到的回答。

    「我没有家族喔。我从小就孤单一人。」

    阿妮雅很乾脆地说出来,语气轻松到简直像还在继续讲著菜色。

    「咦?」

    「我是战争孤儿。其实我也是利里特国出身。」

    「是这样啊……!?」

    阿妮雅对惊讶地瞪大眼的伊琳娜讲到过去。

    阿妮雅诞生于离吸血鬼村子(阿尼瓦)有段距离的工业都市。

    但城市在她一岁时遭到空袭而毁灭。据说当时阿妮雅在瓦砾堆下由母亲抱著,不断哭泣。

    「我完全没有当时的记忆,也不记得双亲的长相。阿妮雅-西蒙尼扬这个名字是靠名牌得知。」

    即使一样是战争孤儿,伊琳娜甚至觉得自己还比较没那么惨。因为她有和双亲一起玩,让双亲呼喊自己名字的记忆。

    「之后你怎么过活……?」

    「共和国军捡走了我。」

    阿妮雅把餐具拿给伊琳娜,脸上毫无悲伤的神情,淡淡地说明。

    军方看上在育幼院长大的阿妮雅优异的智能,中学一毕业,十五岁的她就加入了空军医学研究所。

    「一开始我对吸血鬼没有兴趣,但调查文件读起来很有趣,我因而产生兴趣。」

    「你不会怕吗?我听说利里特国连小孩也会怕我们……」

    阿妮雅摇了摇头。

    「育幼院的老师还比较可怕。因为他们会大声斥责或打我。他们全都是像萨加洛维奇副所长那种人。」

    「糟透了。」

    「对吧?」

    伊琳娜和阿妮雅耸了耸肩,然后呵呵地笑出来。

    就算列夫不在,有她在伊琳娜就感觉得到救赎。而且更重要的是知道两人有相同的故乡、相同的际遇后,感觉更有亲近感。

    她明明也是人类——

    伊琳娜脑海的角落有著这种想法,不过她决定忽略。

    当她正在把餐点盛到盘子上,阿妮雅指向时钟。

    「啊,马上要到了呢!」

    再三十秒左右就是凌晨零点。伊琳娜默默地注视著秒针。

    五十七秒、五十八秒、五十九秒——

    「新年快乐!」

    「嗯,新年快乐。」

    两人边拿起食物,边庆祝东历一九六一年的到来。

    伊琳娜并不记得上次和某个人一起跨年是多久以前。每年她都是一个人仰望夜空,静静地吟咏月之诗。

    她暗自想著和阿妮雅共度是不错,但要是列夫也在场就更好了。

    列夫这些培训生现在没半个人留在这座城市。

    军方规定中他们有一年必须在度假村休假三次的义务,在维克托中将的率领下全员外出。伊琳娜从阿妮雅口中得知,他们告诉在故乡的家族「要去远方出差」,并没有返乡。

    至于柯罗文等技术人员,则是牺牲新年假期连日睡在设计局,改良著太空船的缺点。

    得知这种情况后,伊琳娜感觉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变得跟太空开发毫无瓜葛。大家都朝著未来前进,自己却像逐渐在远离太空,她曾遭受这种茫然的孤独感袭击。

    「那个,我做的料理不好吃吗……?」

    阿妮雅不安地窥探伊琳娜的脸。因为在思考,伊琳娜吃著东西的手停了下来。

    「好吃喔。比起餐厅的我更喜欢这个喔,很香呢。」

    伊琳娜咬了口鲜鱼。并不是骗人,她真的很喜欢香草的味道。

    这时阿妮雅松了一口气似地露出微笑。

    「太好了!啊,不过更喜欢我做的料理这件事,你可别跟娜塔莉亚小姐说喔~那个人有时会露出冰冷的眼神……」

    阿妮雅似乎不知道舍监的真实身分是送货员。

    伊琳娜忽然兴起想说出舍监的秘密这种恶作剧的念头,后来又觉得这玩笑会开太大而作罢。然后她想起让座舱搭载炸药的也是送货员,觉得即使是同样的职位也有各式各样的人呢。

    吃著沙拉的阿妮雅将叉子刺进马铃薯,突然抬起头来说道。

    「对了!等一下我们到外面做新年的祈祷吧!」

    在利里特国的习俗里,会一面把松果丢进河里一面祈求一整年的幸运。据说水会把沉下去的松果洗涤乾净,愿望将会得以实现。

    这座城市并没有河川,在阿妮雅「一样是水就没问题吧」的提案下,两人决定前往郊外的人工湖。对伊琳娜来说,这里是和列夫一起溜冰的回忆之地。当然这件事要对阿妮雅保密。

    吃完东西的伊琳娜和阿妮雅穿上外套,走到外面。

    呼出来的气息整片都是白色。

    白桦树结冻变成树冰,沐浴在月光下发出幻想般的光毛。

    莱卡44为保密行政区,是官方说法中并不存在的城市,故严禁发射祝贺新年的烟火这种引人注目的举动,但明明是天寒地冻的大半夜却有人在外面走动,酒吧的电灯也还亮著,城市弥漫著一股和平常不同的庆祝气氛。

    在前往人工湖的途中,伊琳娜看见卖香菸的老店长和少女穿著很奇妙的服装。老店长戴著贵族风格的帽子和假胡子,穿著蓝色的外套,手上拿著金色的拐杖。少女也穿著蓝色外套,头发绑成辫子,手拿白色袋子。

    「他们怎么穿成这样……」伊琳娜用讶异的眼神看著两人。

    这时,注意到伊琳娜的少女递上糖果。

    「新年快乐~大姐姐。」

    不过伊琳娜没有收下糖果,而是注视著两人并冷漠地说道。

    「你们为什么要穿得那么奇怪?」

    「奇怪……」

    快哭出来的少女把糖果收回来。两人是在扮演共和国的新年中不可或缺的精灵——雪老爷和雪姑娘,但伊琳娜并不知道这是利里特国所没有的习俗。

    看不下去的阿妮雅赶快插嘴,她对著少女笑。

    「新年快乐,雪姑娘!」

    「啊,新年快乐~」

    少女高兴地跳起来并把糖果交给阿妮雅,接著用窥探的眼神看著伊琳娜。伊琳娜以不太肯定的感觉打招呼。

    「……新年快乐,雪哭娘……?」

    「是雪姑娘!」

    伊琳娜对被搞错名字而生气的少女道歉。

    「对不起,雪姑娘。」

    「大姐姐你的名字是?」

    「我叫伊琳娜-卢米涅斯克喔。」

    少女把糖果交给伊琳娜。

    「新年快乐,伊琳姐姐。」

    能够加入庆祝的行列,伊琳娜的胸口暖了起来。

    不过少女要是知道眼前的人是吸血鬼,一定会感到害怕。所以伊琳娜小心地不露出牙齿,微笑著说出「谢谢」。

    接著伊琳娜想到对少女而言自己看起来像人类,吸血鬼和人类的不同到底是什么,心中产生一股复杂的感情。

    伊琳娜和阿妮雅一面含著糖果,一面朝人工湖前进。

    途中伊琳娜边寻找用来祈祷的松果,边想著要祈求些什么。

    ……前往月球?

    不过,这不会是今年内能实现的事情。

    ……祈祷我能平安活到明年?

    即使祈求这种事,依然无法推翻委员会决定的事项。

    有没有什么更正面的事情,伊琳娜烦恼著,但在还没整理好想法时,就抵达了人工湖。月亮高挂在湖的上空。

    平常这是不会有人的时段,湖岸却有群在飮酒作乐的年轻人。他们看来已经喝得很醉,不时传来笑声。

    两人前进到湖畔时,看著结了厚厚一层冰的湖面,停下了脚步。

    「抱歉……我都忘记已经结冰了。这样松果不会沉下去呢……」

    感到很抱歉的阿妮雅眉毛沮丧地下垂。

    「等冰融化后就会沉下去,应该没关系吧……?」

    听到伊琳娜说出的安慰话语,阿妮雅高兴地点头。

    「说得没错!那么就开始吧!」

    阿妮雅把松果握在胸口,闭起眼睛祈祷——

    「嘿!」

    立刻丢了出去。

    伊琳娜有些焦急。因为她还无法决定愿望。

    我最想实现的事情是什么?

    去年和前年伊琳娜都祈求能飞上太空。

    可是那个梦想已经实现。

    那今年呢?今年想实现的事情是什么?

    「……我决定了。」

    伊琳娜紧握松果许愿,接著朝太空丢出。

    希望列夫的伤能好起来,并被选为太空人!

    松果画出像要和月亮重叠的拋物线,掉到冻结的湖面上,接著就滚走。

    「你祈求了什么?」

    「咦……?」

    「我看你在迷惘后,表情变得很认真。」

    阿妮雅一问,别开对方视线的伊琳娜在踩碎脚下的冰针。

    「我许什么愿望都无所谓吧。应该说问我之前你是不是该先说出来?」

    「我希望跟伊琳喵小姐的感情能变得更融洽。」

    阿妮雅笑容满面地立刻回答。

    难以置信的答案让伊琳娜吓了一跳。

    「……你骗人吧?」

    「真的啦。不论是太空或吸血鬼的事情,我有好多事想跟你聊。」

    阿妮雅那率直的眼神感觉不像在说谎。

    「……你还真诚实。真是个怪人呢。」

    「因为我受的教育是说谎会被送货员处罚。」

    阿妮雅表情认真地说出像开玩笑的话。

    「那伊琳喵小姐祈求了什么?我已经说出来啰?」

    「呃、呃……」

    焦急的伊琳娜。

    「祖国万岁。」

    「啊?」

    她刚在单人牢房中看过「真相」,脱口而出的是报纸上的标题。

    「祖国万岁,你有意见吗?」

    「没有……」

    阿妮雅可能是屈服于伊琳娜的压迫感,她放弃追问下去。

    话说回来,伊琳娜产生疑问。

    列夫和阿妮雅为什么都这么坦率。

    认为不该对人类放下戒心的伊琳娜在接触这两人时,总会感觉是自己错了。

    乾脆把为列夫祈求的事说出来看看?

    「…………」

    她一想像就觉得很害羞,脸颊变得发烫。

    「你的脸很红,没事吧?」

    「什么!?没这回事啦!」

    伊琳娜用双手遮著脸颊,接著转身背对湖泊,快步走在因下雪而结冰的路上。

    「等我一下啦~哇!」

    阿妮雅在结冰的雪上滑了一跤,光要跟上快步前进的伊琳娜就已经得用尽全力。

    希望感情变得更好吗。

    伊琳娜在心中重复她的愿望。

    以前的话绝对会怀疑她有什么企图,现在反而是纯粹地很高兴。

    「我追上你了!」

    阿妮雅紧抓住伊琳娜的手。

    吓了一跳的伊琳娜转过头去,就看见阿妮雅晃著绑成两束的头发,开心地笑著。

    「希望今年会是美好的一年!」

    如果是跟她,或许感情能变得很融洽。从飞上太空之后,伊琳娜都有种奇妙的感觉,彷佛是自己心中的某种东西改变了。

    「对啊!如果是美好的一年就太好了。」

    伊琳娜配合阿妮雅放慢步伐。

    两人吐出的白色气息融成一体,消失在星空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