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 第一卷 尾奏 постлюдия

    靛蓝之瞳 Очи индиго

    「彼岸花!快回答!」

    「不行!无法恢复通讯!」

    技术军官发出悲痛的叫声。重返大气层时受到电浆的影响变成通讯停止状态(电讯中断),但不管过了多久都无法恢复正常。

    「线路断裂!也无法监控!似乎是天线断了!」

    柯罗文勃然大怒地拍打桌子。

    「还发生了哪些状况!」

    「室温上升!隔热板发生故障,恐怕有火灾、分解的危险!」

    轻量化造成反效果了吗。看著慌乱的技术军官,列夫实在是坐立难安,上前抢下通讯用的麦克风。

    「伊琳娜!回答我!」

    维克托中将对拚命在呼叫的列夫怒吼。

    「喂!别擅自行动!」

    然而列夫没有放开麦克风继续大喊。

    「伊琳娜……!」

    不好的预感在心中盘旋。

    怕热的伊琳娜承受得了吗。

    能平安跳伞降落吗。

    再说,座舱本体没事吗。

    想像到孤单地受苦的伊琳娜,列夫感觉心如刀割。

    〔送货员〕靠近脸色苍白地抱著头的技术主任。

    「座舱的落下地点是哪里!?国外的话就立刻引爆!」

    「预测是国内……!从这里往东四十公里的帕尔马平原中央——北纬四十六度、东经六十七度地点的直径二十公里内!落下预计时刻为早上七点十二分左右!」

    时钟是早上六点三十四分。列夫丢掉麦克风跑到柯罗文面前,激动地诉说。

    「主任!请让我去找她!」

    「当然!」

    连额头都充血变红的柯罗文抓住列夫的双肩。然后他在环顾周围后向维克托中将及基地职员下令。

    「你们也别站著看!快前往回收座舱!」

    「遵命!」

    霜精(马洛斯)正在巴尔马平原上大肆作乱,吹起了暴风雪。视线非常不良,仅能看见数公尺外。上空由可怕的积雨云覆盖,假如座舱落下,也要到快接近地面才有办法目视。

    从基地出发的搜救队各自散开,一面用无线电互相联络,一面奔向预测落下地点。

    由于天候不佳直升机无法出动,列夫骑著军用机车在冰雪中奔驰。

    雪沾在护目镜上。贯穿防寒衣的寒气让身体冻僵,才刚离开基地没多久,指尖就已经失去感觉。

    「伊琳娜!你在哪里!」

    无法掌握座舱的正确落下地点,也不知道伊琳娜会不会被弹射出舱外。在绝望的状况下,列夫靠著基地传来的通讯,抱持著希望持续寻找。

    《管制室呼叫!差不多要到座舱的著陆时间了!》

    当无线通讯传来的那一刻——

    列夫看见火球划开覆盖天空的雪云,朝地上坠落。

    「那是座舱吗!?」

    列夫立刻向基地报告。

    「列夫呼叫!确认座舱落下!」

    《了解!》

    「伊琳娜有被弹射出来吗!?」

    《不明!现在正在确认中!》

    从基地发出的暧昧回答让列夫啧了一声。

    「伊琳娜……!」

    由火焰包覆的座舱无情地逐渐坠落。如果弹射失败,那伊琳娜会因为落下的冲击而死亡。

    「要掉下来了……!」

    咚!

    爆炸声和地震撼动著列夫的身心。

    「该不会她还坐在上面吧……」

    列夫停下机车,为了找寻降落伞而环顾上空。但除了夹杂冰晶的雪与云以外什么都看不见。

    「伊琳娜!」

    虽然他朝天空大吼,但声音消失在风雪之中。

    「可恶!」

    列夫一面祈祷著希望伊琳娜能平安无事,一面发动机车的引擎前往落下地点。

    抵达落下地点的列夫茫然地张大眼睛。

    那里有著一半埋在沙地中,扭曲变形的座舱。本来是银色的外表烧成焦黑,破损的零件散落一地。

    凄惨的狗尸在脑海中闪过。

    「不,不可能会是那样……!」

    列夫走下机车,一步步朝座舱接近,边面对深不可测的恐惧边窥探开口处。

    内部因为炸药爆炸而严重受损。

    虽然他惊恐到脸色惨白,但仔细一看座位已经弹射出去,伊琳娜并不在那里。

    「她应该是在爆炸前就逃脱了吧……?」

    即使不安尚未完全消除。但只要降落伞顺利打开,伊琳娜一定会在这附近降落。

    「等著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列夫跳上机车,喷著卷起混合沙和雪的泥巴向前冲。

    风雪虽然很强,但多亏云的另一端太阳已经升起,视野变得辽阔许多。另一方面,气温仍旧没有上升。就算伊琳娜耐寒能力很优秀,万一骨折造成她无法动弹,体温还是会逐渐下降,最后会冻死。

    「不妙呢……」

    列夫在风雪中盲目地奔驰,心中想著伊琳娜。

    她有顺利著地吗?

    不,她都那么努力训练,绝对没问题的。

    现在只能这么相信。

    「绝对没问题的……!」

    在用猛烈的速度骑著机车四处奔走时,一阵冲击传到龙头和座垫上,车体随之摇晃。原来是前轮压到藏在雪中的岩石。

    「唔!」

    车轮打滑,列夫整个失去重心。

    「糟了……!」

    无法恢复平衡,机车弹到空中,列夫虽被拋了出去但有做缓冲动作,然而右膝却撞到凹凸不平的地面。

    「唔……!」

    机车溅起雪花倒在地上,列夫抱著膝盖蹲著。防寒衣的膝盖部分磨破,上面渗著血。

    「这点小伤……」

    列夫忍著剧烈的疼痛,重新站起来。

    「她绝对就在附近……!」

    列夫拖著一条腿,牵起车身凹陷的机车跨上去。他正要发动引擎继续前进时,接到了通讯。

    《维克托呼叫!机车部队立刻中止搜救,返回基地!》

    「列夫回答!为什么!」

    《我判断体温的降低会造成危险!搜救由车辆部队继续进行!》

    列夫无法接受。怎么能把伊琳娜丢在天寒地冻的地方不管就先行回去。

    「我会继续搜救!」

    列夫抱著会受到处罚的觉悟违背命令。

    《你这家伙实在是……!》

    即使是透过通讯,也能感觉到维克托中将面露青筋。但列夫不打算退让。

    「我无法拋下一起战斗的同志!」

    《你——》

    《我允许!》

    柯罗文突然打断两人的通讯。

    「主任!」

    《翼龙(Zilant)啊,完成你的任务!》

    「是!」

    列夫猛然催起引擎,一个人在彷佛永远没有边际的荒野中四处奔驰。然而,却到处都寻不著伊琳娜的身影。

    「伊琳娜!」

    不管怎么叫喊都没有回应。

    寒冷夺走了身体的感觉,意识开始朦胧。

    和伊琳娜相遇后的两个月像走马灯在列夫的脑海中重现。

    原先以为是可怕的吸血鬼,却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一开始怕会被她咬而害怕不已,但习惯之后完全没这回事。她只是很会意气用事而已。

    不过即使受到副所长虐待,她那戴上手铐却完全不畏惧的样子,实在很威风凛凛。

    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伊琳娜居然有惧高症。她那时吓到浑身发抖。我还想说这下该怎么办,但她非常努力。这么说来她曾经瘫软在地上站不起来,是我去伸手拉她起来。她真的很轻,让我很担心,担心是否能够承受训练。

    喝到碳酸水就是在这之后吧,她吓到杯子都掉了。

    「哈哈……」

    就是从那时起吧。我开始把伊琳娜当做人类看待。

    我们曾在夜间飞行中遨翔于高空,还有跳伞。她一直都很拚命而且好胜。总是藏住哭泣的脸庞,刻意装成很坚强。

    「真的……是个笨蛋呢。」

    她做好即使会丧命的觉悟,仍然想前往太空。

    「就算这样,你可别死啊……」

    让伊琳娜吸过血的左手传来痛楚。

    「伊琳娜!回答我!」

    就算喊到喉咙沙哑,声音也只是在雪原上空虚地回荡。可是列夫绝对不允许就这样没见上面就结束。

    「你那么努力地训练不是吗?你有平安降落吧!?」

    机车溅起著雪花奔驰著,突然有个小小红色物体映入列夫的视野中。

    「嗯……?」

    列夫擦掉沾在护目镜上的雪,认真注视。在白色的雪原上,开著鲜红色的花朵。

    「那是。」

    肯定没错。那是列夫为了让太空衣能更显眼,而用油性笔写在头盔上的——

    「是国名!」

    伊琳娜人在那里!

    「伊琳娜!」

    列夫连忙地跳下机车。由上面积著雪的降落伞所覆盖,伊琳娜就倒在该处。只有头部勉强露在降落伞外,所以列夫才能够找到她。

    「你还好吧!?」

    列夫抱起无力地躺在地上的伊琳娜,将头盔前面的部分拉开。

    「……!」

    原先有如丝绸般的美丽的头发结冻,修长的睫毛黏著冰,双眼紧闭著。右脸颊内出血,嘴唇像已经死亡似地失去血色。

    「伊琳娜!快醒来!」

    不管是大声叫她还是用力摇晃都没有任何反应。列夫拿下手套触摸伊琳娜的脸颊,有如冰块般冰冷。

    「喂!你不是说你会回来吗!?」

    列夫想从口袋里拿出宝石,但他的手冻僵,宝石直接掉到地上。

    「伊琳娜……!」

    一捡起宝石,列夫就把它放到伊琳娜的手掌上,并用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

    「你不是要带这个东西上月球吗!喂!我们约好了吧!约好要一起庆祝你二十岁的生日!快醒来啦!」

    列夫把冻僵的手指拿到伊琳娜的嘴边。

    「快咬啊!你可以尽情吸没关系!」

    就算硬把手指压在尖牙上,伊琳娜还是一动也不动。

    「为什么啦……我们再次一起溜冰,还有听爵士乐吧……喂,伊琳娜。」

    列夫的眼中流出大颗的泪水,沿著伊琳娜的脸颊滑落。

    「别独自让梦想结束啦!」

    「……嗯。」

    伊琳娜原本紧闭的眼皮抖了一下,接著慢慢张开。空洞的淡红色瞳孔看见列夫。

    列夫的心脏猛烈地跳了一下。

    「伊琳娜!?」

    伊琳娜还没完全醒来,表情很茫然。

    「……我回到地球了吗……?」

    「嗯!你从太空回来了喔!」

    冻僵的伊琳娜表情一下子放松下来。

    「真的……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做梦。茱萸果实酒有从太空确实传回来喔。」

    伊琳娜害羞地微笑。

    「太好了……喂,你干嘛哭啦?」

    「吵、吵死了。只是冷到我眼睛刺痛啦。我先联络基地,你等我一下。」

    列夫接上通讯,简短地报告已找到伊琳娜。柯罗文发出喝采,并说马上会送搜救队过去。

    「列夫……你身上有血的味道……」

    听到伊琳娜这句话,列夫的伤口原本已经麻痹的痛楚又回来了。一抬起膝盖,雪面上就染成鲜红的血色。

    「那是……」

    「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还真顽固。」

    「谁才顽固啊?那我要帮你拿掉降落伞啰。」

    列夫一面忍耐著膝盖的剧痛,一面绕到伊琳娜的背后把降落伞的连结部分解开。过程中她一直保持著沉默。

    「……好,解开了。」

    列夫拿著降落伞看向伊琳娜的脸。

    「我们就盖著这个,在接到联络前用来抵挡风和雪吧。」

    将降落伞当作帆布,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虽然多少能抵御些寒冷,但还是冷到身体的颤抖停不下来。膝盖的痛楚已经超过忍耐限度,列夫连一步都走不动了。

    「啊……想喝蒸馏酒呢。要是有带来就好了。」

    不说些什么似乎会因为寒冷及痛楚而失去意识,列夫便对著伊琳娜聊天。但是颤抖让他的牙齿无法密合,讲话变得不清不楚。

    「太空感觉怎样……?你有看见月球吗?」

    低著头的伊琳娜抬起头来注视列夫。

    「……那个。」

    「嗯?」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我感到又热又痛苦,身体无法动弹,在想说死定了而要放弃的时候……我想起了头盔的事情……」

    泪水不断从伊琳娜的眼眶中流出,沿著冻僵的脸颊滑落。

    「我听见……你呼喊著『伊琳娜』……!我自己跳伞……成功降落……!靠自己……!」

    就算她想拭去泪水,在头盔和手套的阻挠下无法好好擦拭。

    「伊琳娜……」

    列夫伸手想代替伊琳娜擦掉,她却出声制止。

    「我没哭……是因为融雪——因为你融化了冰而已……」

    即使颤抖著并发出啜泣声,还是要逞强的样子实在很可爱,列夫紧紧地抱住伊琳娜。

    「啊……」

    伊琳娜的身体一瞬间僵住,但又立刻依偎上去,将脸贴到列夫的胸口上。

    隔著表面粗糙的太空衣,列夫确实感受到生命的温暖。

    她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现在只想向她传达这种心情。

    「欢迎回来,伊琳娜。」

    她所完成的伟业,或许今后不会有任何人知悉。

    不会得到大家的称赞,也不会在历史上留名。

    甚至有可能无法违抗残酷的命运,连存在本身都会被葬送在黑暗中。

    可是,事实并不同。

    她正是史上首位太空人(Cosmonaut)。

    「——我回来了,列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