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持续狩猎史莱姆三百年,不知不觉就练到LV MAX 第十五卷 附录 谁是犯人!?名侦探法露法&夏露夏事件簿

    (插图029)

    ●第0幕

    亚梓莎走进高原之家的厨房

    亚梓莎 「唉~只为了取水而往返于制药室与厨房之间还真麻烦~下次干脆先把水备好算了……」

    亚梓莎 「话说回来,今天的饭厅特别安静,想想家里好久没像这样空荡荡的了。」

    亚梓莎 「记得罗莎莉是前往纳斯库堤镇,其他人又是跑哪去了?」

    哈尔卡拉 「呜~……噗呼~…………」

    亚梓莎 「咦,谁在那里?」

    亚梓莎扭头观察周围

    哈尔卡拉 「呜~……好痛喔~…………」

    亚梓莎 「呀──!哈尔卡拉被壶砸中头部昏倒了!」

    法露法与夏露夏听闻尖叫声而赶了过来

    法露法 「发生什么事了!?妈咪!」

    夏露夏 「听起来好像出大事了。」

    亚梓莎 「啊、法露法!夏露夏!大事不好了!哈尔卡拉似乎被人用壶从背后袭击……」

    法露法 「哈尔卡拉小姐……这、这真是太过分了!」

    夏露夏 「看情形的确很像是遭人用壶从背后袭击。」

    哈尔卡拉 「呜呜……救、救咪啊……」

    灵光乍现的音效

    夏露夏 「这是──人家嗅到一股发生命案的气味。」

    法露法 「夏露夏,这起命案就交给我们来侦破吧!我们一定能够像这本书一样漂亮破案的!」

    夏露夏 「啊、姊姊,你手上那本书是……《名侦探──点心铺的孩子》!」

    法露法 「没错!这部大受欢迎的系列作,就是点心铺的孩子成功侦破多起发生于城镇里的命案,最后总能从父母手中收到点心当作奖励!」

    亚梓莎 「真是一部不知是血腥向还是儿童向的作品……」

    夏露夏 「夏露夏当然也有看过,其中又以点心铺员工接连神秘死亡的『过硬饼干事件』最为出色。」

    法露法 「在揭露犯人的手法是行凶后将饼干通通吃下肚时,当真很令人震惊喔~」

    亚梓莎 「明明破案的奖励就是点心,还把点心拿来当成凶器会很不妥吧……」

    法露法 「就让我们像这本书一样揪出犯人吧!」

    夏露夏 「收到了。对于外表看似小孩,智慧却已达大学生程度的我们而言,理应有办法破案才对。」

    亚梓莎 「嗯,你们这句话的确完全属实……那或许真能找出答案也说不定。」

    哈尔卡拉 「拜、拜托先帮我……施展恢复魔法……」

    播放标题名称

    ●第1幕

    亚梓莎 「呼~……我已经先帮哈尔卡拉施加恢复魔法了,她目前人在床上休息。」

    莱卡 「幸好哈尔卡拉小姐没有大碍,真的是太好了。不过我刚才有进过厨房,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种事……」

    亚梓莎 「这样呀。其实哈尔卡拉恰巧倒在桌子旁的死角处,所以不太容易发现她。相信她等等就会清醒过来,现在就先让她好好休息吧。」

    别西卜 「听说她是被人用壶攻击后脑杓,问题是究竟谁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亚梓莎 「现阶段还不清楚犯人是谁。」

    莱卡 「或许做出如此卑劣行径的人就在我们之中,不过光是必须这样怀疑自家人,我就感到很难过……」

    别西卜 「就是说啊。重点是为何偏偏拿小女子送的壶当成凶器!?这里明明有平日常用的锅子或花瓶等东西不是吗!?还真会给人添乱耶!」

    亚梓莎 「你居然是为了这件事在生气!」

    别西卜 「小女子当然有权生气!这名凶手是哪来的恶魔吗!?竟敢把魔族的善意拿去做坏事!」

    亚梓莎 「呐,你现在是希望我帮忙吐槽吗?」

    法露法 「请各位保持肃静!」

    亚梓莎 「咦?咦?法露法,难道你已经掌握到什么线索了吗?」

    别西卜 「既然是宝贝女儿想说话,小女子自然会立刻安静,乖乖洗耳恭听啰~」

    亚梓莎 「就叫你别那样称呼法露法与夏露夏,她们可是我的女儿喔。」

    别西卜 「你像这样一次霸占两人就太贪心啰。」

    亚梓莎 「若是碍于这点就拆散两人的话也太可怜了吧。像你这种没为孩子着想的人,休想我会把孩子们交出去!」

    别西卜 「所-以-呀,小女子愿意将两人一起带走!」

    亚梓莎 「所-以-呀,你想得美啦!」

    一段时间后

    夏露夏 「…………各位整整花了十五秒才终于安静下来。」

    亚梓莎 「总觉得经常能听见学校校长在朝会时说这种话……」

    夏露夏 「这是登场于《名侦探──点心铺的孩子》里学校老师常讲的台词。」

    亚梓莎 「原来还真的是出自学校老师之口呢。」

    夏露夏 「顺带一提,该老师于第二集遭人用一大块砂糖重击而死,然后犯人为了湮灭证据就将那块砂糖吃掉。」

    亚梓莎 「这部推理作品怎么老是使用把凶器吃掉来湮灭证据的手法啊……」

    法露法 「大家听好啰!哈尔卡拉小姐是被人从背后用壶攻击头部。」

    夏露夏 「以现场的状况来研判,只可能是高原之家里的某人动手行凶,理由是高原之家在案发当时是处于密室状态!」

    亚梓莎 「等等,门当时是开着的,并不能称为密室。」

    法露法 「妈咪,因为密室杀人听起来比较帅气!」

    别西卜 「没错没错,法露法说得很对。」

    亚梓莎 「居然趁乱把自己定位成超疼孩子们的阿姨……」

    法露法 「对于这个离奇事件,法露法和夏露夏会漂亮破案的!」

    夏露夏 「请称呼我们为名侦探法露法&夏露夏。」

    莱卡 「你们正在玩侦探游戏吗?」

    法露法 「这不是游戏!而是真实案件!」

    夏露夏 「人家愿意赌上所有无名史莱姆的名声,发誓会找出真相。」

    亚梓莎 「既然是无名的史莱姆,也就无法赌上名声了吧?」

    法露法 「妈咪,这些琐事就别计较啰。」

    夏露夏 「没错,正所谓有好结果就皆大欢喜。」

    亚梓莎 「总觉得对于侦探而言,这部分不能含糊带过吧……」

    法露法 「总之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吧!」

    夏露夏 「我们想揭开被隐藏的真相。」

    法露法N(旁白) 「于是法露法我和夏露夏将卧室当成侦讯室,把嫌疑人依序叫进房间问话。」

    ●第2幕

    侦讯嫌疑人① 别西卜小姐

    法露法与夏露夏 将别西卜传唤至卧室

    别西卜 「法露法~夏露夏~小女子要进去啰~喔、桌子就摆在房间中央,桌上还放了一盏台灯,的确很像是侦讯室呢。」

    别西卜 就座

    法露法 「首先想听听别西卜小姐你的说法。」

    夏露夏 「老天爷可是全看在眼里,希望你能诚实回答。」

    别西卜 「身为魔族,老实说小女子不太相信那些神鬼之说,不过这句话说得很好,小女子会全面配合你们的!」

    别西卜 「对了!魔族有着侦讯时会给犯人吃猪排杜恩的习俗,需要小女子做给你们吃吗?顺带一提,杜恩一词有着沙漠的意思,借此警告犯人已经无处可逃了。」

    法露法 「别西卜小姐,此次就无须这么做了。」

    夏露夏 「因为我们想认真搜查犯人。」

    别西卜 「唔、嗯……明白了,小女子会认真配合的。」

    法露法 「那我们赶快开始啰。别西卜小姐,可以请你说说被当成凶器袭击哈尔卡拉小姐的那个壶吗?」

    别西卜 「嗯,那个壶是小女子带来的礼物。它叫做哀叹之壶,若是把耳朵贴在上面,能听见宛如死者从深渊发出的可怕声音。另外壶本身是金属材质,所以即使砸过哈尔卡拉的头也不会破损。」

    夏露夏 「夏露夏对此有个疑问。为什么你要送这种没品味的壶当成礼物?」

    别西卜 「没品味……!?这对魔族来说可是能招来好运的东西,相传死者的声音可以驱赶坏人,因此能用来驱邪避凶,并非小女子的品味很差喔!」

    法露法 「原来如此,并非品味差才送那个壶──好,人家写入笔记中了。」

    别西卜 「喔~有好好做笔记呀,你们很棒喔~」

    夏露夏 「下个问题。我们想确认一下那个壶的攻击力是多少。」

    别西卜 「咦……那个,以攻击力来形容壶好像不太对耶。毕竟壶并不是用来打人的东西,所以小女子不知道它的攻击力被设定成多少。」

    法露法 「攻击力不明──写入笔记中了。」

    夏露夏 「接下来是最后一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

    别西卜 「嗯……是什么问题呢?」

    夏露夏 「在哈尔卡拉小姐遇害的那段时间内,别西卜小姐是在哪里呢?」

    别西卜 「小女子把壶放在饭厅的桌上之后,就立刻来到你们的卧室里一同玩游戏,并且从早上就与你们待在一起。换言之,你们都是小女子的不在场证人。」

    法露法与夏露夏 倒吸一口气

    法露法 「…………真的耶,法露法、夏露夏以及别西卜小姐一直都在玩游戏。」

    夏露夏 「…………这是十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根本颠覆不了。」

    别西卜 「其实小女子还没玩够喔!你们想玩什么?小女子带来了各种游戏!只要你们肯成为小女子的孩子,就可以尽情玩游戏喔~!」

    夏露夏 「姊姊,犯人不是别西卜小姐。」

    法露法 「没错,这个不在场证明非常完美。」

    法露法 「别西卜小姐,等谜团解开后再一起玩游戏,麻烦你先出去吧。」

    别西卜 「呃啊──!这真是令人大受打击…………啊、对了,小女子有个好东西。嗯~~在哪呢?放到哪去了呢?」

    夏露夏 「现在不是玩游戏的时候,还请你谅解。」

    别西卜 「锵~~!小女子帮你们买了综合点心包喔~!」

    夏露夏 「…………姊姊,这世上有一句俗话是肚子饿了就不能打仗。」

    法露法 「嗯,而且吃甜食有助于大脑运作!所以点心时间是不可或缺的!」

    别西卜 「嗯嗯,你们就多吃点,然后快快长大喔~……等等,不必急着长大没关系,反倒是现在这模样最可爱呢!」

    夏露夏N 「别西卜小姐送的点心非常美味。在这之后,我们便把莱卡姊姊找来侦讯室。」

    ●第3幕

    侦讯嫌疑人② 莱卡姊姊

    法露法与夏露夏 将莱卡传唤至卧室

    莱卡 「打扰了……今日还请二位多多指教……」

    法露法 「莱卡姊姊,你不需要那么拘谨喔。」

    夏露夏 「只要以泰然自若的态度接受调查即可。」

    莱卡 就座

    莱卡 「话虽如此,得知哈尔卡拉小姐遭受那样的事情……我实在无法保持冷静。」

    莱卡 「究竟是谁做出如此卑劣的行径……而且还是从背后偷袭!我现在可是愤怒到快从嘴里喷出火焰了!」

    法露法 「莱卡姊姊,你若是喷火会把房子烧了,所以拜托你一定要忍住喔……」

    夏露夏 「一旦房子烧掉,造成的伤害将远在哈尔卡拉小姐遇袭之上,因此请你自重。」

    莱卡 「啊、真是非常抱歉!我一不小心太急躁了。」

    法露法 「虽然在《名侦探──点心铺的孩子》的『过硬饼干事件』里,点心铺最终被犯人烧毁,但本起事件的规模并没有那么大。」

    莱卡 「既然点心铺都烧掉了,这部作品就无法继续连载了吧……?」

    夏露夏 「放心,下一集就是重建店铺篇,内容是房仲公司的员工接连离奇死亡。」

    莱卡 「这间点心铺应该是受到诅咒了吧……」

    经过一段时间

    法露法 「那么,莱卡姊姊,请问你在哈尔卡拉小姐遇害的那段时间里在做什么呢?」

    夏露夏 「嗯,人家也想知道。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莱卡 「我随着亚梓莎大人待在制药室协助制药,亚梓莎大人能为我证明此事。」

    夏露夏 「你有离开过房间前往饭厅吗?」

    莱卡 「那个~…………啊、我曾经为了取水,有从饭厅走到厨房。」

    灵光乍现的音效

    法露法 (有点阴险的语调)「咦~你在那时没有发现哈尔卡拉小姐吗?」

    莱卡 「因为…………我没看见哈尔卡拉小姐倒在地上,而且我从没想过哈尔卡拉小姐会倒在饭厅里……」

    法露法 (有点阴险的语调)「嗯~这就有点奇怪啰~因为呀~在莱卡姊姊你去取水的那段时间,无人能肯定哈尔卡拉小姐已经倒在那里啰~为何你会坚称自己没发现倒地的哈尔卡拉小姐呢~?」

    莱卡 「……请问你在模仿谁说话吗?」

    夏露夏 「这是知名小说『侦探普尔巴达尼-达布伦』的说话方式。普尔巴达尼-达布伦在说话时,语调听起来都会满阴险的。」

    莱卡 「原、原来如此……但、但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法露法 (有点阴险的语调)「不过你依然有机会用那个壶袭击哈尔卡拉小姐。换言之,你没有不在场证明可是事实喔~另外这类事件往往都是看起来最一本正经的人下手行凶呢~因此高原之家里个性最正经的莱卡姊姊就是凶手啰~」

    夏露夏 「姊姊,这种说法太牵强了,必须继续寻找其他证据才行。」

    莱卡 「总、总之不是我做的,毕竟我和哈尔卡拉小姐无冤无仇!」

    法露法 (有点阴险的语调)「关于下个问题~请问那个壶很重吗?」

    莱卡 「是的,尽管对龙族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应该有重到小法跟小夏你们都拿不起来。」

    法露法 (有点阴险的语调)「哎呀~为何你会知道壶的重量呢~?」

    莱卡 「啊!」

    夏露夏 「你知道被当成凶器的壶有多重,这算是相当关键的证据喔。」

    莱卡 「不是的,纯粹是我看见桌上放了一个壶,所以有试着拿拿看……」

    莱卡 「咦,话说回来,哈尔卡拉小姐当时还没有回到家中……」

    法露法 (有点阴险的语调)「嗯嗯~?这跟你刚刚说哈尔卡拉小姐已经倒下才没发现的证词互相矛盾喔~」

    夏露夏 「当证词出现矛盾时,必须想成是话语里存在着破绽。」

    莱卡 「你们先等一下!先前的发言是我一时心急才口误……真的是这样,拜托请相信我……」

    法露法 (有点阴险的语调)「不过呀,侦探的工作就是设法区分可以相信与不得不怀疑的事情喔~」

    夏露夏 「奉劝你赶紧说出真话,现在道歉还来得及,仍有机会回头。」

    莱卡 忍不住从座位上起身

    莱卡 「我愿意向这个世界的神明发誓,我绝对没有伤害哈尔卡拉小姐!」

    莱卡 「呼~呼~……」

    一段时间后

    法露法 「……既然莱卡姊姊都开口发誓了。」

    夏露夏 「也就不得不相信她说的全是事实,代表凶手另有其人。」

    莱卡 「光是听见你们愿意相信我,我就很高兴了。」

    法露法 「毕竟莱卡姊姊是不会撒谎的。」

    夏露夏 「关于莱卡姊姊是否有撒谎一事,我们认为你没撒谎,所以你不是犯人。」

    莱卡 「为了让你们今后也愿意相信我,我会诚实地活在世上!」

    法露法N 「老实说,生性认真的莱卡姊姊根本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于是我们将最后一位嫌疑人,也就是身为第一发现者的妈咪找来侦讯室。」

    ●第4幕

    侦讯嫌疑人③ 妈咪

    法露法与夏露夏 将亚梓莎传唤至卧室

    亚梓莎 「孩子们,我进来啰~喔~还挺有模有样的呢。」

    法露法 「妈咪,今日侦讯可不会讲母女之情喔。」

    夏露夏 「没有酌量减刑的余地。」

    亚梓莎 「这句话是对犯人做出判决时才会说的吧……?」

    亚梓莎 「因为我是第一发现者,那我就仔细再叙述一次。当时我和莱卡正在一起制药,过程中总会需要用水,由于之前已让莱卡去拿过一次,因此这次换我去厨房拿水,结果就在饭厅里听见呻吟声。」

    亚梓莎 「我走过去一看便发现哈尔卡拉倒在桌子下,那个壶则掉在一旁。」

    法露法 「笔记笔记。对了,妈咪,你确定凶器就是那个壶吗?」

    夏露夏 「啊!人家没想到这个问题,那个壶有可能只是为了冒充为凶器才放在那里!姊姊真厉害!」

    法露法 「哼哼~!因为法露法可是名侦探喔。」

    亚梓莎 「啊~其实哈尔卡拉的后脑杓肿了个大包,壶也稍微凹了一点,所以应该可以把壶视为凶器。我在帮哈尔卡拉施加恢复魔法时有确认过。」

    法露法 「既然如此,凶器就是那个壶啰~」

    夏露夏 「唔!夏露夏认为这是事件的关键。」

    夏露夏 「为什么犯人要使用那个壶?它是别西卜小姐今日一早恰巧带来的,而且又恰巧摆在饭厅桌上。」

    法露法 「也就是说──人家明白了!凶手是临时起意使用刚好放在一旁的壶来攻击哈尔卡拉小姐……!并不是事前计画好的!」

    亚梓莎 「喔,你们两人推理得很有模有样喔。」

    法露法 「妈咪,这可不是在玩扮家家酒喔。」

    夏露夏 「为了维护秩序与和平,必须将凶手绳之以法。」

    亚梓莎 「明白了,抱歉是我失言了。」

    夏露夏 「在《名侦探──点心铺的孩子》里,当居民有五十人离奇死亡时,身为主角的侦探为了让城镇恢复和平,可是拼命在追捕凶手。」

    亚梓莎 「这种城镇也太可怕了吧,我觉得应该赶紧搬家。」

    亚梓莎 「那么,你们觉得快要揪出凶手了吗?」

    夏露夏 「现在……该是集中精神的时候。」

    亚梓莎 「咦,夏露夏,瞧你忽然闭上眼睛,难道是困了吗?准备要睡午觉了?」

    法露法 「不是的,妈咪,夏露夏是正在冥想。透过闭上双眼沉思,进而推敲出事件的真相。」

    亚梓莎 「原来夏露夏还有这种能力呀!」

    夏露夏 「无念无想,无念无想……无念无想……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想。」

    亚梓莎 「假如什么都不想,就没办法追捕犯人了吧……?」

    法露法 「妈咪,不可以打扰夏露夏喔。」

    亚梓莎 「嗯……我会保持安静的……」

    灵光乍现的音效

    夏露夏 「……………………夏露夏知道凶手是谁了!」

    亚梓莎 「真的吗?夏露夏,你真棒!不愧是妈妈引以为傲的女儿!」

    夏露夏 「凶手就是…………妈妈。」

    亚梓莎 「咦咦咦咦咦!我是凶手!?」

    法露法 「妈咪,不可以做这种事喔!等等就让我们一起去向哈尔卡拉小姐赔罪吧。」

    亚梓莎 「凶手不是我!话说回来,这件事的确道个歉就会被原谅了。」

    夏露夏 「人家接下来就开始解释犯案手法。尽管可能无法长话短说,但还是希望妈妈可以听人家把话说完。」

    亚梓莎 「好吧,妈妈会听你解释,不过一旦有破绽,妈妈也会提出反驳喔。为了你们,妈妈说什么都不能成为犯罪者。」

    夏露夏 「妈妈去厨房取水时,在饭厅偶遇哈尔卡拉小姐,结果妈妈一时气愤,于是拿起桌上的壶攻击哈尔卡拉小姐,之后再以第一发现者的身分呼喊大家过来──结束。」

    亚梓莎 「内容真短!而且毫无诡计可言!另外一时气愤是怎么回事?妈妈才不会突然就这么情绪失控呢!」

    夏露夏 「人总是会有一时气愤的时候。」

    法露法 「对呀,人就连一分钟后会发生什么事都无法预测,外加上小说里的事件经常出现『那么好的人怎会做出这种事情』等台词。」

    亚梓莎 「呃~此台词想表达的意思与一分钟后突然大开杀戒是毫无因果关系喔……」

    夏露夏 「至于妈妈一时气愤的理由,比方说…………哈尔卡拉小姐的胸部!」

    法露法 「啊~妈咪确实有说过希望胸部能变得跟哈尔卡拉小姐一样大。」

    亚梓莎 「暂停暂停!那、那个……我是有嫉妒过胸部很大的哈尔卡拉,也怀疑过到底是基于生物学上怎样的必然性才让她拥有如此傲人的胸围,但就算这样也不会驱使我拿壶去袭击她!」

    夏露夏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证据。既然在妈妈之前去过厨房的莱卡姊姊坚称自己没有犯案,其他能犯案且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就只剩下妈妈你了!」

    亚梓莎 「咦咦咦!我有异议!我有异议!这样一来,莱卡同样没有不在场证明呀!」

    法露法 「因为莱卡姊姊发誓说自己绝对没做,所以她是无辜的。」

    亚梓莎 「为何莱卡这么说就可以,反观我就不行?未免太不公平了吧。那我也发誓自己绝对没做!事实上犯人也不是我。」

    亚梓莎 「重点是饭厅的门没有上锁,任谁都可以进去。另外我不是在怀疑罗莎莉,但身为幽灵的她可以偷偷返回家里,再让壶飘于半空中砸向哈尔卡拉。」

    法露法 「妈咪,在推理作品中,指认凶手为幽灵可是犯规喔。」

    夏露夏 「这种论调是荒唐无稽且可笑至极。」

    亚梓莎 「但幽灵真的存在,而且还和我们同居,另外这世上也存在着魔法喔……」

    亚梓莎 「话说回来,我该怎么做才能够不再被当作凶手呢……?」

    亚梓莎 「好~既然如此,妈妈也有自己的法子。」

    法露法 「妈咪,奉劝你赶紧认错道歉喔。」

    夏露夏 「故乡的女儿正为了你掩面哭泣。」

    亚梓莎 「那个,我的女儿们就在眼前喔。」

    亚梓莎 从座位上起身

    亚梓莎 「好,首先从夏露夏开始。抱紧紧    」

    亚梓莎 把夏露夏拥入怀中

    夏露夏 「嗯……妈妈,你想使出锁喉勒毙人家吗?在被指认后打算铤而走险?」

    亚梓莎 「不是啦,这是抱抱。只要你相信妈妈不是凶手,想要妈妈给你多少个抱抱都可以喔~」

    夏露夏 「唔,对于这样的交易……」

    一段时间后

    夏露夏 「妈妈不是凶手。」

    亚梓莎 「谢谢你喔,夏露夏~!这下就能确定我是无辜的了~」

    法露法 「夏露夏,不可以像这样接受凶手的贿赂!侦探必须拥有一颗坚强的心!就像在《名侦探──点心铺的孩子》里也是破案之后才吃点心。」

    夏露夏 「……我们刚刚吃了别西卜小姐给的点心。」

    法露法 「啊、真的耶。」

    亚梓莎 「只要法露法也相信妈妈不是犯人,妈妈就会给你抱抱喔~」

    法露法 立刻跑向亚梓莎

    法露法 「最喜欢妈咪了~!」

    亚梓莎 「嗯嗯,你们都好可爱~当真是超可爱的~」

    夏露夏 「不过这么一来,搜查又回到原点了。」

    法露法 「凶手到底是谁呢~?」

    传来一阵敲门声

    哈尔卡拉 「小法,小夏,你们在吗~?因为我已顺利康复了,想说来跟大家报告一下~」

    法露法 「夏露夏。」

    夏露夏 「嗯,明白了,姊姊。」

    法露法 「哈尔卡拉小姐,拜托你以事件牺牲者的身分公布真相!」

    哈尔卡拉 「嗯,这部分是没问题…………可是我并没有牺牲喔?到现在都还活着喔~?」

    法露法N 「我们两人直接向受害者哈尔卡拉小姐询问事件经过。如此一来,这起充满谜团的事件就会真相大白。」

    ●第5幕

    法露法与夏露夏 于卧室内聆听哈尔卡拉的解释

    哈尔卡拉 「嗯~没想到那个壶精准地砸在我的头上呢~而且壶比我想像得更硬~甚至看见奶奶站在花田里向我招手喔~」

    哈尔卡拉 「但我在此时惊觉不对劲,于是开口说『奶奶你还活着喔~』,结果奶奶就消失无踪了,而我也随之清醒过来。」

    夏露夏 「换言之,凶器确实是那个壶。」

    哈尔卡拉 「尽管确实是它将我砸晕,不过称之为凶器就太夸大了啦~」

    法露法 「此话怎说?难道哈尔卡拉小姐在此之前就遭受攻击了?」

    哈尔卡拉 「在那个壶从桌上掉下来之前,我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法露法&夏露夏 「咦──!」

    夏露夏 「不会是犯人在打倒哈尔卡拉之后……为了摆脱嫌疑而利用那个壶吗!?」

    法露法 「这么一来,所有人都又有嫌疑了!」

    哈尔卡拉 「不是的,你们误会了~我这就解释给你们听~」

    受害者解释来龙去脉

    哈尔卡拉 「因为我今天休假,想说吃完午饭后就去逛街买东西,结果却情不自禁地走进居酒屋想来一杯。」

    法露法 「听起来十分符合哈尔卡拉小姐的作风。」

    哈尔卡拉 「然后就发生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喔~」

    夏露夏 「不可思议的事情?该不会是发生什么离奇现象吗?」

    哈尔卡拉 「明明我只打算喝一杯酒,但最终不知为何竟然连喝六杯呢~!」

    法露法 「是你的自制力太弱了!」

    哈尔卡拉 「于是我摇摇晃晃地慢慢走回高原之家。嗯~没想到在喝醉的状态下,这段路走起来还挺远的耶~」

    哈尔卡拉 「在好不容易抵达家中之后,因为我已没体力走回房间,于是直接趴倒在饭厅的地板上了~」

    夏露夏 「感觉这样不是很卫生。」

    哈尔卡拉 「放心放心,因为酒能消毒呀~我说笑的啦~」

    哈尔卡拉 「总之我尝试从地板上起身,于是想要扶着桌脚撑起身体,不过这一连串的动作让桌子摇来晃去──」

    法露法 「结果导致那个壶从桌上掉下来!」

    哈尔卡拉 「没错没错!后脑杓被硬物命中后,我当场昏了过去!等师父大人走进饭厅以后,才终于有人注意到我~」

    法露法 「……夏露夏,一切的谜团都解开了。」

    夏露夏 「姊姊,这真是一场漫长的战斗。」

    哈尔卡拉 「咦,瞧你们的表情有点吓人,发生什么事了吗?」

    法露法 「所以……」

    夏露夏 「犯人就是……」

    法露法&夏露夏 「哈尔卡拉小姐!」

    哈尔卡拉 「咦?犯人?我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喔……」

    夏露夏 「罪状是缺乏自制力,本想只喝一杯酒却变成六杯。」

    法露法 「以及平白给人添乱。」

    夏露夏 「逮捕犯人。」

    法露法与夏露夏 用绳索绑住哈尔卡拉的双手

    哈尔卡拉 「咦,这条绳索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何要绑住我的手呢~?」

    法露法 「已把犯人绳之以法!」

    夏露夏 「为了公布真相,接下来要将凶手遣送至饭厅。」

    哈尔卡拉 「对不起,我愿意老实招供!其实不只六杯,而是喝了八杯!」

    夏露夏N 「真凶已正式落网,高原之家重拾和平的生活,但无人能肯定何时会再次发生凶残的命案,令人们的笑容蒙上一层阴影。为了守住大家的笑容,侦探将继续对抗邪恶。」

    ●第6幕

    高原之家的客厅里

    亚梓莎 「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因为你喝太多酒,所以本来就已经倒在地上呀。」

    哈尔卡拉 「是的,师父大人……各位,很抱歉这次惊扰到大家了……都怪我自己太不小心才会发生这种事……」

    亚梓莎 「反正当事者已经道歉,今日一事就无须再计较吧。」

    法露法 「没错!有句俗话是对事不对人!」

    夏露夏 「任何事件在解开真相之前往往是人心惶惶,一旦厘清以后,基本上都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莱卡 「这次的真相确实也无足轻重。」

    别西卜 「没想到小女子带来的壶还有这种用途……等等,想想它并没有被拿来使用。」

    哈尔卡拉 「这个壶比想像中更加坚硬喔……」

    别西卜 「嗯,搞不好可以拿来当作武器。」

    亚梓莎 「问题是我不太想把能当成武器的东西摆放在家里当装饰……」

    亚梓莎 「不过整起事件已平安落幕,晚上就来庆祝一下吧。刚好家中有酒与饮料,罗莎莉也说过她在天黑之前就会从纳斯库堤镇回来了。」

    法露法 「耶~!」

    夏露夏 「真开心。」

    哈尔卡拉 「喝酒啰──!」

    亚梓莎 「啊、哈尔卡拉已经喝过酒了,所以晚上只准喝饮料。」

    哈尔卡拉 「怎、怎么这样~……我保证,我这次绝不会喝到烂醉!」

    莱卡 「哈尔卡拉小姐……你应该多努力点克服诱惑。」

    亚梓莎 「另外在《名侦探──点心铺的孩子》里,主角破案之后都会收到点心当奖励对吧。」

    亚梓莎 「我们这就去弗拉塔村买点心吧!」

    法露法 「耶~!我是真的最喜欢妈咪喔!」

    夏露夏 「人总是需要奖励来肯定自我,非常感谢妈妈的好意。」

    别西卜 「好~小女子下次就带更多点心来给你们吃。」

    亚梓莎 「比起那种怪壶,送点心的确会更好……」

    别西卜 「嗯?砸中哈尔卡拉的哀叹之壶有点凹了耶……」

    亚梓莎 「嗯,难道这是高级品吗?这样的话还真是抱歉耶。」

    别西卜 「小女子在意的不是这件事……」

    莱卡 「请问有何不妥吗?」

    别西卜 「关于这个哀叹之壶……相传它会诅咒害自己受损的对象喔。」

    哈尔卡拉 「咦,所以…………你的意思是…………」

    哈尔卡拉似乎已受到诅咒

    哈尔卡拉 「那个,各位为何都看向我呢……?讨厌啦~我现在可是活力充沛,才没有受到诅咒呢…………!!呜,胸、胸口忽然好痛……!」

    莱卡 「哈尔卡拉小姐,你现在脸色发青!不,根本是开始泛紫了!」

    哈尔卡拉 「唔喔喔喔喔!胸口好痛!好痛啊!」

    别西卜 「这是诅咒!是诅咒生效了!」

    亚梓莎 「话说你别拿这种会害人受诅咒的东西当礼物啦!呜哇啊,得赶紧施加魔法解开诅咒……」

    哈尔卡拉 「胸部被压瘪了……总觉得有股无形的力量把胸部压瘪了……!」

    亚梓莎 「啊~胸部瘪掉是吗?那就不必处理了。」

    哈尔卡拉 「师父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拜托快帮我想办法嘛!」

    莱卡 「因为壶被稍稍撞凹,所以诅咒就让哈尔卡拉小姐的胸部被压瘪。这样确实满合理的,可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哈尔卡拉 「先不管是否合理,拜托快帮我想想办法啦!」

    一段时间后

    法露法 「呐,夏露夏。」

    夏露夏 「什么事吗?姊姊。」

    法露法 「在这种真有诅咒存在的世界里当侦探,感觉还满空虚的。」

    夏露夏 「这世上不存在任何恒久不变的事物。在某宗教的教义里有这么一句话──诸行无常,色即是空。」

    亚梓莎 「哎呀,你们的侦探游戏已宣告结束了吗?」

    夏露夏 「即使我们再无力,还是可以双手合十祷告,现在就先让我们来帮哈尔卡拉小姐祈祷吧。」

    法露法 「没错,哈尔卡拉小姐,祝你赶快好起来~祝你赶快好起来~痛痛都飞走啰~」

    哈尔卡拉 「那个,这类祈祷就不必了……如果可以的话,拜托师父大人快帮我施加解咒魔法啦~!」

    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持续狩猎史莱姆三百年,不知不觉就练到LV MAX”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