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期待在地下城邂逅有错吗) 第十七卷 电子版特典 Syr与Horn的夹缝之间

    【译注:Horn是英文版中海伦的名字。】

    海伦一直在看着那位少年的凄惨境遇。

    『还记得你的『谎言』被贝尔揭穿时的『条件』……和我缔结的『契约』吧?你再也不许和贝尔接触了。也不允许你进入那孩子的视野。』

    遵从芙蕾雅的命令,决不在他面前现身的同时,一直看着在『战斗荒野』中战斗的贝尔·克朗尼。

    有时是从房间窗边向下望去。

    有时是通过『变神魔法』连接起来的芙蕾雅的五感。

    执行女神下达的任务的同时,她一直在看着他,比眷族中任何一个人看得都要久。

    「……愚蠢的男人。」

    她一个人的时候,唇边落下的总是这样的话语。

    被第一级冒险者赫定们痛殴,口吐鲜血,在地上翻滚,眼中带泪,拼命抵挡着暴力的风暴。又或者,他在抵挡的是芙蕾雅制作的这个『箱庭』本身。在否定【赫斯缇雅眷族】的自己,肯定【芙蕾雅眷族】的贝尔·克朗尼的这个世界之中,拼尽全力,痛苦挣扎,哭喊出声,然后暴露出悲惨的姿态。

    海伦冷眼眺望着这位可悲的少年。

    投去冰冷的目光,从未移开过视线。

    「这是你应有的惩罚……毕竟是你令女神痛苦,将她逼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她如此低喃。如此断定。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她并不觉得他活该。

    假如有人问她,如今的情况是否正如心中曾经描绘的那样?想必海伦会无言以对。

    海伦在女神祭上暗杀贝尔的行动以失败告终。

    让贝尔亲自为女孩希尔划上句点的计划,感觉也是一半成功,一半失败。

    他拒绝了女孩的心意,因此美神芙蕾雅不会再沦落为区区一名『小姑娘』。正如海伦期望的那样,她依然是超然且崇高的女神。

    但是,对于少年的执着却没有消失。似乎反倒变得更加激烈,更加扭曲。

    海伦也没有被处刑。

    为了令女神继续存在,甚至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她却因芙蕾雅的慈悲而活了下来。

    这确实是『惩罚』。也很像是生不如死的耻辱。

    海伦没有一刻不对芙蕾雅感到内疚,无论怎样不辞劳苦地工作,献上忠诚,她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去看女神那尊贵的面容。

    还有,其他侍从们看向侍从总管自己的视线微妙地有些扎人。

    虽然并不是虐待或者无视之类的,但她们会同情地看过来,同时小声议论,这令海伦很难受。芙蕾雅已经将海伦干过什么事情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她们,她就是这一点十分坏心眼,简直像是小恶魔。阿伦他们投来的视线仿佛在说『为啥你丫的没死,甚至还在当女神侍从啊』,也令她感到很尴尬。

    和他一样,自己也是罪人,这时海伦自嘲地想到。

    贝尔与海伦,虽然形式不同,但两人如今都显得非常可悲。

    突然之间,奇怪的同理心就要令她的脸庞变为笑容之形——紧接着海伦就歪起嘴唇。

    「为什么我要因为和你有着共同点而感到开心啊……真是愚蠢。」

    海伦恨恨地说道。

    同时,她仍在看着被打倒在地,在原野上躺成一个大字型的少年。

    『侍从总管海伦大人的自言自语变多了。』

    其他侍从们正在悄悄议论此事,而少女尚未察觉。

    这是某一天的事情。

    为了维持『箱庭』,她正要作为女神芙蕾雅去都市外侧,此时她正走在根据地的走廊上,突然听见拐角的前方传来了说话声。

    「请问,海依德小姐……海伦小姐在【芙蕾雅眷族】里面吗……?」

    「……在的哦—。当然在了。毕竟是『女神侍从』嘛。贝尔连这种事情都忘了吗?」

    她大吃一惊,瞬间背靠墙壁。

    然后从拐角处稍微探出脑袋,窥视前方,只见治疗师海依德和贝尔正站在那里交谈。

    似乎是今天贝尔要外出,因此『洗礼』休息一天。

    不知为何,一听到少年叫出自己的名字,就会心头一紧。

    「话说,为什么问这种事?」

    「呃……就是觉得,为什么我每天晚上都去芙蕾雅大人的神室,却一直没见过女神侍从海伦小姐呢,真是不可思议……」

    全神贯注偷听着的海伦将嘴唇歪成微妙的形状。

    芙蕾雅严命她不得出现在贝尔面前,但贝尔自身不知道这件事。虽说为了不令他察觉到女神祭的真相,她也绝对不能前去接触,但毕竟事情太过古怪,似乎他已经感觉到不太正常。

    海依德会怎么回答呢。她紧张地注视两人,紧接着,

    「……啊啊,是因为那个嘛—。因为你偷看海伦换衣服来着—」

    「诶诶诶诶!?」

    噗!?

    少年响起悲鸣的同时,海伦也不禁一口气喷出。

    她脸庞红到耳根,咳,咳!?地剧烈咳嗽了几声,但内心动摇的贝尔奇迹般没有发现。

    「你在有如神明附体的时机下,闯进了海伦正在换衣服的房间—。当时那孩子身上是她经常穿的黑色内衣,而你就清清楚楚地目睹了她的内衣姿态—」

    「黑、黑、黑色内衣!?」

    「最终你还如同被世界的强制力控制一般摔倒,一头扎进了那孩子柔软的双胸之间—」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满脸通红的海伦把你暴揍了一顿,然后异常愤怒地哭喊着,用圣水浇遍全身各处,净化身体,不饮不食地在房间中待了三天三夜,对天上的众神和芙蕾雅大人献上誓言的祷告,发誓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再也不会接近你,再也不会让你看到—」

    「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吗!?」

    才没有!谁会这么干啊!!

    海伦在心中大喊。虽然如果真发生了这种事,她很可能就会这么做,但自己绝对还没有做过!

    这之后两人的一问一答又持续了一阵子,然后贝尔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当场,紧接着,依然红着脸的海伦大步朝海依德走了过去。

    「海依德!」

    「你好呀,海伦。哎呀—刚才可真是危险呀。多亏了我的优秀·精彩手段。」

    「哪里精彩了!净给他灌输些有的没的!」

    少女同僚先是装模作样地擦了擦额头,看到海伦气势汹汹的态度后又耸了耸肩。

    「我刚才可是被迫收拾你的烂摊子,就不要太追究了嘛。有些不讲道理哦。」

    听到海依德用完全不带挖苦之意的声音,讲述着最直白的感想,这令海伦的气势大减。

    海依德则眺望着海伦——一直偷听自己和贝尔谈话的她,悠然地问道:

    「我知道你受到了芙蕾雅大人的影响,可是……如今你还在执着于那孩子吗?」

    「哈……!?」

    「芙蕾雅大人的『爱』逆流回来,这种诚惶诚恐的荣誉我是没法想象,甚至有些嫉妒,不过……是不是也该做个『了断』了?」

    听到这简直错得离谱的指责,海伦差点想要冲她大喊。

    然而在喊出声的前一瞬间,她忍了下来。

    那简直就像是承认了自己心慌意乱一样。因此她冷静下来,反问对方:

    「……那你又如何呢,海依德?看你和那男人走得相当近啊。」

    「我吗?我挺喜欢他的呀?」

    「什……!」

    海伦哑口无言,而海依德没有在意,语气轻快地继续说道:

    「当然他对于芙蕾雅大人是『特别』的,所以我绝对不会出手,不过……哪怕我不再是负责监视他的治疗师,我也很愿意照顾他。毕竟跟真——的完全没法和人交流的团长他们不同,他非常直率,而且又很可爱。」

    「……!真不知廉耻!结果你还不是一样,也好意思说我!陷入那个人渣,那个最差劲的男人的陷阱里是要怎样!」

    「别说得那么过分嘛。话说这也太跳跃了。我可没说过什么『小贝尔~稀饭稀饭~』不是吗。」

    海依德显得十分疲惫,同时明确地断言「我的一切都属于芙蕾雅大人」。

    虽然一言一行都十分注重效率,但她却很讨人喜爱,她的为人可以说与海伦完全相反。

    即使以同性的角度,海依德·薇尔维特也是一名魅力十足的少女。

    淡红色的长发扎成两束,再加上红色的长围裙与白色衣服,令人联想到护士这种词语。

    容姿有如女神般端正,除了每天过于辛苦而变成死鱼眼这点,其他地方都显得很可爱且聪颖,也没有海伦这么顽固(虽然和其他团员一样,要加上只要不扯到芙蕾雅,基本算是人畜无害这一注释)。

    性格十分随便,却也很认真,因此要是她不在【芙蕾雅眷族】,大概会和所有人都打成一片吧。海伦曾经听说,冒险者们以『两大治疗师(美少女)』为名,将【迪安凯希特眷族】的阿蜜德称为银之圣女,海依德则是黄金魔女。

    也只有在她面前,海伦才会不用敬语,语气变得更加随便。虽然两人绝不是友人,但或许海伦也是被同一世代的她周身的气氛所影响,才会这样。

    如果将海伦比作寒冰,那么海依德就宛如在山丘之上悠闲绽放的花朵。

    (……无论是海依德,还是希尔大人,都和我完全相反。)

    那个愚蠢的男人,或许也会对这样的异性敞开心扉吧。

    说起来,似乎经常能看到他和海依德在一起——

    海伦一直都紧紧地抓着身为芙蕾雅随从这一荣光,从未对同一世代的少女们产生过什么想法。

    但不知为何,现在她似乎要第一次对同性涌起嫉妒之情。

    「——话说回来,我和他说话的时候就不要再监视了好吗?经常能看见你从宅邸的窗边紧紧盯着我们……很吓人啊。」

    「什」

    也不知是不是发现了海伦的想法,海依德如此说道。

    这次海伦真的哑口无言。

    她惊讶的原因并不是这件事被发现,而是在海依德指出这点之前,她完全没有察觉。

    在原野之战中,明明有海依德作为治疗师陪在贝尔身边,她却依然盯着他,仿佛要用视线凿出个洞。

    看到海伦仿佛被戳中要害,停下了动作,海依德仔细地看着她的脸庞。

    然后‘哈啊’地一声,夸张地叹了口气。

    「你太过拼命了,如今你才像是最喜欢贝尔的那一边哦?」

    听闻,海伦整张脸染上前所未有的通红之色。

    从那之后,屈辱的每一天仍未结束。

    都因为海依德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她开始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去思考贝尔的事情。自己开始意识到他。全都是那位同僚的错。不对——都是那位少年不对。

    时光快速流逝,但贝尔·克朗尼的内心还没有屈服。

    如今也在搅动着海伦的内心。

    「【卡鲁斯·希尔德】!」

    「唔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阳逐渐没入西方的天空,少年被白妖精的雷电炙烤,发出尖叫。

    「……咕,唔唔唔唔唔!?」

    在被治疗的光辉洗刷之后,流着痛苦的泪水,再次站了起来。

    就像是内心十分清楚,要是在这里长跪不起,自己就再也无法振作一般。

    海伦果然还是从宅邸的窗边眺望着这一景象,一只手搭在胸口。

    「……无法理解。」

    然后悄声低喃。

    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少年,一直都是满身泥土,比谁都要拼命。

    令人惊讶的是,海伦很少用『自己的眼睛』见过贝尔的身姿。

    她所见过的,一直都是『女神的五感』。

    如今芙蕾雅这一『过滤』消失,用自己的眼睛追逐其少年后,她胸中怀抱的心情是——『苦涩的憧憬』。

    (本以为,现在的那个男人就是曾经的『我』……)

    与曾经名为『希尔』的少女一样,如今的贝尔很孤独。

    被世界所排斥,没有人肯定自己。

    他刚被囚禁在这『战斗荒野』之时,她心想——贝尔一定会和曾经的『我』一样冻得身体发颤,无法做到任何事情。

    然而,他并不一样。

    明明没有任何人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同伴,尽管总是显得无比悲惨,却不停地抗争,不停地战斗。

    尽管如今他还在迷茫。

    却没有像那个雪天,那条贫民街中的『我』一样,立刻牵起了女神伸出的手。

    他至今也不打算牵起女神伸过去的手掌。

    贝尔很强大。

    比情报中的他,更加强大。

    比想象中的他,更加强大。

    比曾经的『我』,更加强大。

    这令她心生羡慕,心怀苦涩,无法直视这耀眼的光芒。

    海伦已经不得不承认,如今她并非通过『女神之眼』,而是用『自己的眼睛』追逐着少年的身影。

    「……不要。我不要。我的心意,才没有向那种男人靠拢!」

    海伦冲着地板大喊。

    强行收回朝向窗外的视线,在仅有自己的黄昏色房间中,不停地摇头。

    「这是仅属于芙蕾雅大人的心情!才不是我的东西!」

    没有人肯定她的叫喊,也没有人加以否定。

    尽管她说服自己,这只是女神的好意,是自己的错觉,可无法抑制的情感并不相信海伦的话语。

    「才不是,我的东西……!!」

    如果。

    『希尔』不是芙蕾雅。

    如果海伦依然是『希尔』。

    『我』是不是,就能够爱他了呢。

    是不是就会得到允许,可以跑出去,跑到倒在原野上的他身边,将他紧紧抱住,从强韧勇士们的手下,保护他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了呢——?

    发现自己考虑起这种『如果』后,海伦好想杀掉自己,甚至不在乎这会扯断女神的严命锁链。

    雷电的嘶吼响起。

    少年痛苦的悲鸣与呐喊传来。

    不知何处落下一滴水滴,打湿了脚下。

    接着。

    仿佛和因自己的心情转变而懊恼的海伦同步一般。

    也有契机降临在女神身上。

    「————」

    夜晚的神室中,少年离开之后,女神的感情流入海伦的心中。

    最初还以为只是错觉。但并非如此。

    被少年夸奖身上礼服之时,默默地注视着葡萄酒之时,那些确确实实地冲击着海伦的内心。

    (右眼——)

    后背获得『恩惠』,得到『变神魔法』之时,海伦的肉体就产生了变化。

    那就是右眼。

    每当成为神明,眼睛就会忘却本身的颜色,变为『银色』,从其他角度看去也像是『淡灰色』。

    这是矮小的人类试图成为神明的代价。海伦是如此理解的。

    而有的时候,即使没有使用『变神魔法』,芙蕾雅的感情也会通过这只右眼流入内心。和使用【唯一秘法】的时候比起来,只是女神的过于微小的一部分。

    而现在,海伦感受到了女神自身都没注意到的真心——一个人在『花田』中哭泣的女孩——失去了话语。

    ——她正在抽泣。

    ——她正在难过。

    ——她正在痛苦。

    ——这样下去,她会——

    「你在做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海伦解除了发动的『魔法』。

    「……赫定大人。」

    门后的神室中,女神依然抱着那个成对的发饰,海伦则逃避一般离开了当场。

    她马上奔跑起来,冲进自己空无一物的房间,锁上门锁,然后瘫坐在地上。

    「靠我的方法,是不行的……?而即使是那位大人的方法,女神也会——」

    她发出茫然的声音,抱紧身体。

    指甲扎入上臂,忍耐着颤抖的全身,内心无比纠结。

    必须要作出决定了。

    是什么都不做,在一旁观看。

    还是侮辱女神的慈悲,成为真正的不知廉耻之人,再次背叛她。

    这同时也是个『岔路』。

    是继续作为『海伦』而活。

    还是说,变回『希尔』。

    忘记女神的一切,哪怕一次也好,在少年面前现身。

    这份心情,真的可以接受吗——

    「————这还用说。」

    漫长的时间过后,海伦抬起了头。

    月光照亮了她美丽的面容。

    「我是海伦。众神之女。」

    少女笑了出来。

    「对女神您的渴望,是我最初的憧憬。正是追逐着您,我才身在此处。」

    流着泪水,笑了出来。

    「这条性命被您拯救,如今,就为了拯救您而献出。」

    少女选择了『女神侍从』。

    少女再也不会选择『希尔』。

    海伦双手交叉,闭上双眼。

    她向月亮起誓——无论是自己的一切,还是这份对少年的心意,都要送回她的身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期待在地下城邂逅有错吗)”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