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再见龙生你好人生 第二十卷 第二章 人生最重要的战斗

    晚宴在和谐的氛围下结束了。

    接下来,贝伦男爵领使节团的成员将前往蛇拉尔准备的旅馆,在那里休息。除了护卫以外,所有人都会好好休息一番。

    作为使节团的代表,就在我正打算在散会后和涅欧吉欧还有马休尔再对明天及以后的行动进行细微地调整的时候,瑟莉贝雅女士和齐格贝尔多阁下向我搭话,邀请我和赛莉娜与他们稍作交谈。

    虽然没有再重复一遍的必要,虽然没有这个必要,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这个时候终于来了么。我不由得吞了口唾沫。再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我正在紧张。

    接下来,我将不是贝伦男爵领的辅佐官,而是会作为赛莉娜的未婚夫,和即将成为我岳父岳母的人见面。

    赛莉娜也是,脸上明显露出了紧张的神情。她接下来将要向自己深爱的双亲,提出离开生养自己的故乡的请求。

    要是因为自己的紧张而忽略了赛莉娜的感受那可是本末倒置。我重新给自己打了打气,和赛莉娜一起进入了房间。

    这座宅邸是历代蛇拉尔女王的住所,在房屋中有一个特别的私人区域,我们正是来到了某个位于这一区域中的房间内。

    既然是私人区域,那么从字面上理解,这就是专门为家人生活所打造的空间。所以,这就代表着瑟莉贝雅女士并不是作为女王,而是作为赛莉娜的双亲和我进行对话的。

    房间外面并没有护卫和侍者的身姿,房间里也只有两个人的气息。

    「失礼了。瑟莉贝雅女士,齐格贝尔多阁下,我是多兰。赛莉娜也与我同行。」

    「好的,还请进门。」

    房间中传出了瑟莉贝雅女士的声音,和之前她作为女王接待我们的时候比起来,现在的声音多了几分柔和。

    Fumu,看起来她似乎已经将自己的角色切换成了母亲啊。

    打开房门走进去,可以看到房间内铺了好几种不同的地毯,除此以外还摆放着拉米娅专用的大坐垫。

    瑟莉贝雅女士舒展着她那长长的下半身坐在坐垫上,他身边齐格贝尔多阁下则是坐在椅子上向我们投来柔和的视线。(note

    译:我仔细想了想,如果是那种一个枕头一样的坐垫,就会让拉米娅们坐在地上,坐姿时上半身比一般人矮一截,所以所谓的拉米娅专用大坐垫应该是类似懒人沙发那种外形的东西,主要功能是给她们提供一个依靠的支撑,这样才能让她们不用蜷缩蛇身也能舒服的放松,还不会坐的比其他人矮。

    在瑟莉贝雅阿女士的对面,也摆放着给赛莉娜还有我准备的坐垫和椅子,我们拘谨地坐了下去。

    我和赛莉娜都感到紧张,但向她的父母提婚又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所以我们一起鼓起勇气面对这两位对我们来说迄今为止最为强大的敌人。

    ——不,用敌人来描述这两位有些许的不对。将他们比作障碍应该会更适合些。

    「这么晚了还把你们叫过来真是抱歉。平常的这个时候你们都已经睡下了吧?」

    果然,瑟莉贝雅女士的语气和之前相比要随和不少。对我们来说,她的这副态度也让我们能更放松的和她交谈。

    「不。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多,为了能向贝伦男爵交出一份出色的报告,我正打算和众人再稍作商谈。」

    「哎呀,这样说的话,就是你们特地为我们空出了时间啊,那还真是对不起,让你们熬夜了。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改日再谈?我这边随你们怎么选都可以。」

    「还请不必在意。比起另选时间,能就这样继续交谈对我来说反而更好。」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吧。还有就是,虽然这句话应该在一开始就说的,今天晚上的这次交谈只是私人性质的,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一点。现在的我并不是蛇拉尔的女王瑟莉贝雅,而是作为赛莉娜的母亲和你进行交谈,多兰先生。」

    并不是用辅佐官而是用名字来称呼我,也是她立场变化的一种体现。

    和瑟莉贝雅女士一样,齐格贝尔多阁下表面上也维持着柔和的态度和我搭话。那么,面对打算夺走自己女儿的男人,这位父亲的内心究竟抱持什么样的感情呢?

    「正如瑟莉贝雅所说,我现在的身份也只是赛莉娜的父亲。我向你约定,无论我们之间在今天晚上的对话结果如何,都不会影响我们和贝伦男爵领之间的交流,我会保持公正的态度。毕竟若是让你产生了不安的话,多兰君内心就会产生顾虑,无法和我们推心置腹。」

    齐格贝尔多主动提到他们贝伦男爵领之间的交流,也是为了让我放下心来的一种关照吧。

    又或者说,是他作为父亲,有着必须要从我这里听到心里话的决意。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我就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说服他了……Fumu。

    「既然是私人性质的场合,那么坦诚相对才是表现诚意的方法。只是,对于我的回答是否能让二位满意,我稍稍有些不安。」

    ——好了,事情会怎么样发展呢。

    我在内心如此说道,端正了自己的姿势。

    赛莉娜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没有卷起尾巴,就这样坐到了坐垫上,长长的下半身也一样就这样伸展在地板上。

    即使面对的是自己最爱的双亲,也可以很轻易地就从她的脸上看出她正在紧张。

    而这其中的原因出在打算让她违反蛇拉尔传统的我身上,真是让我内心愧疚不已。

    我必须要努力不让这对亲子因为我的原因而产生不和。这就是我来到这里之后所肩负的最低限度的责任。

    「多兰先生,无论是我还是齐格贝尔多,比起悦耳的谎言都更喜欢逆耳的忠言。接下来……就让我重新再打一次招呼吧,我们可爱的赛莉娜。你能平安回来真是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十分开心。欢迎回家。」

    接着自己的妻子,齐格贝尔多的脸上也是绽放出笑容朝自己的女儿说到。

    「和瑟莉贝雅一样,欢迎回家。看到你和离开村子出去旅行的时候一样健康真是让人感到开心。」

    「我回家了,妈妈,爸爸。虽然时间过的有点久,但是赛莉娜回家了。」

    听着双亲那满是温柔的话语,自从进入房间后就一直紧张的赛莉娜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就像是蓝色的满月一般美丽的眼睛看着双亲,眼角渗出了泪水。

    FumuFumu,关系和睦的亲子,果然光是看着就让人止不住笑容啊。

    「带了伴侣回来,完美地完成了旅行的目的,原本还想好好表扬你,但没想到我家的女儿居然给蛇拉尔带来了历史上最大的问题——不,这里应该说课题。没想到我家的女儿居然带了课题回来。你说是不是啊,多兰先生?」

    这么说着,瑟莉贝雅女士看了我一眼。

    「毕竟课题的一部分内容就是我,所以稍微有些难以回答。当然,作为即将成为赛莉娜伴侣的男人,为了能配上她,我每日三省吾身,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精进。」

    「这样啊,你如此重视赛莉娜,作为母亲我很高兴哦。你也一样吧,齐格贝尔多。」

    「当然。她可是我自豪的女儿。所以,并不是女婿入赘,而是女儿出嫁,这种和预料完全相反的发展,老实说——虽然对你很不好意思,但我实际上感到相当悲伤。不……应该说是寂寞吧。」

    「对二位还有蛇拉尔里的众人提出了如此难以接受的要求,真是万分抱歉。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弃赛莉娜,虽然她是一位对我而言过于出色的女性,但事到如今,我可丝毫没有将她让给其他男性的想法。」

    「呵呵,这番话可真是充满了气概啊。看来你被我们的女儿给迷的神魂颠倒了呢。而且,你似乎也不是那种会说空话的人。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和瑟莉贝雅对你与赛莉娜之外的女性也有婚约的事情感到在意。」

    Fumu,终于到重点了么。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直接就切入正题啊。

    瑟莉贝雅听完自己丈夫的话,看着自己爱女的温柔眼神也为之一变,用蕴含着责难和疑惑两种感情的眼神看向我。

    对我来说,两人的视线和提问,比迄今为止面对过的邪神和魑魅魍魉都还要有压迫力。

    但是,他们两人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十分正常的。这里只能老老实实地承受。

    「是的。虽然对二位来说这件事可能相当令人恼火。但我想让二位明白,我和赛莉娜是在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仍然想结合在一起成为伴侣的。」

    听到这番相当明确的说明后,瑟莉贝雅女士大大地叹了口气,然后慢慢摇了摇头。

    「虽然有些啰嗦,但这果然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话题啊。根据你们两人迄今为止的行动来看,你喜欢赛莉娜,赛莉娜喜欢你,都是十分明显且确实的事情。多兰先生,据说你也不是出生自贵族家庭的吧。和你定下了婚约的其他女士、你在贝伦男爵领的立场、你对于自己今后的计划、对于赛莉娜的安排——我想听听你关于这几件事的想法。」

    「我明白了。那就让我以从贝伦的角度,详细给两位解说一下吧。」

    在那之后,包含赛莉娜的视点在内,我将可以说的事情都尽可能的讲述给他们两人。

    我原本是贝伦村的一介农民,通过入学伽罗瓦魔法学院的契机,立下了无法公开表彰的武勋,受封了骑爵爵位。

    现在正在担任贝伦男爵克里斯的辅佐官,同时也成为了她的正式骑士。除此之外还重启了北部边境的开拓计划。

    晚宴时没机会说的事情也借着这个机会向他们两位进行了说明——那便是我和自己的主君,贝伦男爵克里斯之间也定下了婚约一事。

    除了这两人之外,我还和形式上是从恩特之森外派至贝伦男爵领的迪娅多菈、担任克里斯秘书的多菈米娜也定下了婚约。

    在此之上,克里斯和赛莉娜她们几人讨论了无数次的,有关于结婚顺序的事情,我也逐一向瑟莉贝雅女士进行了说明。

    对于无论好坏现在都在亚克雷斯特王国内十分引人注目的男爵领来说,这件事也会影响到领地的声誉和风评,还是有必要认真对待的。

    首先是我会作为克里斯的配偶入赘她的家族,在那之后我会依次迎娶赛莉娜、迪娅多菈、多菈米娜,让她们成为我的妻子。

    如果是在贝伦以外的地方,赛莉娜这样的亚人种只会被当做魔物对待,无法在法律上被认可为我的妻子。

    虽然也能不在意外部的认可就这样迎娶她,以事实婚的形式与她结合,但对我个人来说,果然还是想要能够在任何人面前都挺起胸膛自豪地说说她和我是夫妇。

    因为这样的愿望,我们颁布了法律——虽然仅限于贝伦男爵领内——认可拉米娅这样在一般人眼中被当作魔物所畏惧的种族成为合法公民,能够合法地与他人结合,成为夫妻。

    虽然一开始是为了故乡的发展才想追求贵族的身份和特权。不过和赛莉娜相遇后,我现在正在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被其他人歧视而在努力。

    对于我从现实角度出发,颁布关于婚约的法律这一点,瑟莉贝雅女士和齐格贝尔多阁下似乎也感到钦佩。

    当然,这件事并非只靠我一人完成,作为贝伦男爵的克里斯对我的想法表示了理解,多菈米娜则提供了自己担任女王时的知识和经验,两人给我提供了相当多的帮助。多亏了他们,我才能成功颁布法律。

    同时,村长和司祭渌剃纱小姐他们的认可也是完成这件事不可或缺的一环。

    「你是和赛莉娜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才打算和她结合的啊。以平民之身成为终身贵族本就是不得了的功绩,在此之上甚至还增设了新的法律。看来你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贪心,而且充满了行动力呢,多兰先生?」

    「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目标而竭尽所能去做所有能做的事情罢了。虽然现在还在实现目标的途中,但我感觉自己确实正在脚踏实地地向着目标前进。只是,向作为赛莉娜双亲的两位提婚,认同我们之间的关系,是达成目标的过程中最为困难的一环。」

    「居然当着我们两个当事人的面说这种话吗?比起感慨你的率直,倒不如说你的直接都让我们有些呆滞了。我问你,赛莉娜,真的要选他吗?虽然王国的法律认可一夫多妻,但你是在实行一夫一妻制的蛇拉尔长大的,应该对这种事情有不小的抵抗吧?」note

    译:?不是,我记着赛莉娜前文说过,蛇拉尔里面在男人不够的时候也有喜欢上同一个男人的姐妹共享男人的情况啊?这就吃书了?

    作为一位母亲,甚至是作为一名女性,瑟莉贝雅女士说出的话都十分正常。自然地,我也没有反驳他的权力和资格。

    赛莉娜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带着坚定地眼神以十分凛然的态度面向自己深爱的母亲,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嗯。最开始是这样的。就算到了现在我也一样想独占多兰,想让他只注视我一个人。而且今后我也一定会一直抱持着这样的想法生活,永远无法消除。除我之外的克里斯汀娜和迪娅多菈还有多菈米娜应该也一样。毕竟,我们就是这么地喜欢多兰,这也是没办法的。」

    Fumu,这样,啊。我不在的时候,她们自己应该聚在一起谈论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吧。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我是要成为她们伴侣的男人,今后还要更加的磨炼自己,让自己成为配得上她们的男人。

    「但是,我也喜欢克里斯汀娜和迪娅多菈还有多菈米娜。虽然多兰是第一名,但我也很喜欢多兰以外的大家。就像我喜欢大家一样,大家也喜欢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如果我是男人的话,大家对我来说也都是十分有魅力、根本不可能放弃的人。所以,为了能成为多兰心中的第一名,该说我们之间一直都在互相磨炼么,总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天都过的很紧张……」

    听到赛莉娜的话,瑟莉贝雅女士和齐格贝尔多阁下面面相觑。

    「真是让人伤脑筋了。明明想着只要她说了一句谎话就毫不留情地戳穿并指责,但她好像是真的这样想啊,齐格贝尔多。」

    「是啊。真是不知道该为赛莉娜能和她如此称赞的人结下良缘感到开心,还是该为她接受了一夫多妻制感到困扰。」

    「但是但是,大家真的都是很好的人哦?大家,不仅是很漂亮的美女,还都很温柔,很强大,有很多值得尊敬的地方,优点多的都让人感到困扰了!」

    看着对父亲越说越起劲的赛莉娜,正是因为对方是几乎陪伴了她迄今为止整个人生的家人,所以才能从她的话语中感受到那种没有丝毫顾虑和亲近的感情。

    老实说,我甚至都有些羡慕了。

    虽然我和赛莉娜之间都爱着对方,尊敬对方。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赛莉娜还没有像这样如此轻易地说出过自己内心的想法。

    硬要说的话,她喝醉时的状态和这个有点接近,不过,FumuFumu……果然还是只能说让人羡慕。

    我这个人,气量还真是狭小。

    「赛莉娜都这样说了,那就一定是这样吧。」

    「才不是什么『是这样呢』,都是真的呀!」

    「就算是这样,爸爸我的心情也一样复杂啊,你能明白吗?我可爱的小赛莉娜。」

    「真是的,我已经不小了。我已经是大人了,而且还把老公带回来了!」

    「对父母来说,无论过了多久,孩子就是孩子。正因为如此,才会一直担心你能不能幸福。当然,我们也知道赛莉娜成长为了一个大人,也会尽可能地尊重你个人的想法,但这也要看时间和场合。就比如说这次。」

    「呜~真是的。别一直把我当孩子对待啊。」

    「但是,你能明白齐格贝尔多说的话对吧,赛莉娜?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在蛇拉尔内可是前所未闻的,而且还会大大地改变村子未来。以前,出发旅行寻找伴侣,五年十年不归都很正常。甚至有的人永远都没有回来。但是,如果和贝伦男爵领正式缔结了友好关系,我们为了寻找伴侣出发旅行的传统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这是不用说你也应该能明白的。那边的多兰先生对这件事想必也心中有数,虽然这么说或许有些啰嗦,但我还是要说出来让你明白。」

    「是的。毕竟我希望和赛莉娜一起度过余生,这些事情也一直有在一起考虑。当然,和蛇拉尔建立交流,交到新的朋友固然也是让人开心且期待的事情。但对我来说,最期盼的还是和赛莉娜之间的婚姻能够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听到我这毫无虚伪之意的真心话语,瑟莉贝雅先生和齐格贝尔多女士一起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们认可我叫他们岳父岳母的,Fumu。

    「要是能对女儿说出这种话的你能够只选择赛莉娜一个人的话,我和齐格贝儿多也不至于这么烦恼了。」

    「真是万分抱歉。我也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这么一个贪心的人。但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想象赛莉娜不在我身边的生活是怎样的了。我希望赛莉娜能够幸福,也会亲手去实现这个愿望。同时,也相信赛莉娜会一样让我幸福。我和赛莉娜是互相引导对方一起走向幸福的使者,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这样啊。赛莉娜,你是怎么想的?」

    瑟莉贝雅女士皱着眉头,带着困惑看向了赛莉娜。

    「那当然是和多兰说的一样啦!而且,克里斯汀娜和迪娅多菈还有多菈米娜,大家一起的话,就可以变得比只有我和多兰两个人更加、更加、更加幸福。」

    看着满脸笑容的虐,瑟莉贝雅女士又念叨着「没辙了」抱起了脑袋。

    总感觉有些抱歉。

    「你居然能够说的如此确定。我明白了,作为一位母亲,作为一名女性,虽然还不能明确地祝福你,但也不能就这样无脑地否定女儿如此幸福期盼的婚姻。」

    噢噢,没有一上来就进行否定,可以说我提升了不少他们的好感度吗?

    我不由得和赛莉娜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我和她都露出了笑容。

    这时瑟莉贝雅女士咳嗽了一下,将我们的注意了拉了回来。

    「多兰先生,和贝伦男爵领之间的交流项目现在正在稳步推进。但是,突然就要我们派遣数十名成员前往贝伦村,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为了迎接这些拉米娅,想必贵方也需要一定时间的准备。所以,我方打算先派出包含我在内的村庄高层以及即将出发去旅行去寻找伴侣的拉米娅总计约十名左右的成员拜访贝伦。在贝伦,我和其他成员们会用自己的双眼观察村民们,并依此决定我们今后的合作方向。在那期间,我也会和与你定下婚约的女士交谈,确认对方是怎样的人物。当然,最后一项并不是作为蛇拉尔的女王,而是我作为赛莉娜的母亲所提出的请求,你可以选择拒绝……」

    「不,不如说,这是我方求之不得的。还请好好地和与赛莉娜一起同甘共苦过的她们交流一番吧。她们想必也有着一样的想法。话说回来,齐格贝尔多阁下是否也会加入拜访团队呢?」

    「是的,如果允许的话,作为父亲,我也想亲自确认一下。」

    「不只是瑟莉贝雅女士,连齐格贝尔多阁下都亲自上门,大家一定会更高兴的。现在正是贝伦和魔泪思山脉各种族刚展开交流的时期,贝伦说不定会稍微有些吵闹,但相应的也能见识到许多东西。」

    Fumu,这么说来,在贝伦村的大家都已经见过了我的父母和兄弟。但和赛莉娜的双亲还是第一次见面,应该都会感到紧张吧。

    而且,我个人想要正式和克里斯定下婚约的话,也必须前往克里斯的老家阿尔玛提亚侯爵家和阿尔玛提亚夫妇还有她的兄弟姐妹们打一下招呼。

    那边可是王国贵族,对我们的婚姻,说不定会比瑟莉贝雅女士和齐格贝尔多阁下更加宽容和理解。

    但是,黑蔷薇之精和吸血鬼还有拉米娅的组合,还是有可能会把他们吓到翻白眼就是了。

    和瑟莉贝雅女士的对话结束后,为了不打扰他们一家人的亲子时间,我一个人朝着给我准备的房间走去-

    和多兰还有赛莉娜就今后的婚姻问题讨论完毕的瑟莉贝雅和齐格贝尔多留下了自己的女儿,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享受着温馨的时光。

    多兰回到了准备给自己的房间,瑟莉贝雅三人则来到了蛇拉尔女王宅邸内的私人区域的另一个地方,围在圆桌前继续对话。

    虽然是分别了两年都没有的亲爱女儿,但他们还是对依然健康活泼的女儿表示了欢迎。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去了没有庇护者的外界旅行所导致的,又或者说是为人父母对自己儿女的偏爱,他们二人觉得自己的女儿和出发前相比变得更加惹人怜爱的同时又给人一种坚韧的印象。

    「真是的,你还真是带着一个麻烦的对象回家了啊。你这个小坏蛋小坏蛋。」

    「呀,妈妈,别那么用力捏啊,脸会变红的。」

    瑟莉贝雅从圆桌上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自己亲爱的女儿毫无紧张感的脸颊。

    虽然这场景乍一看像是母女之间温馨地让人会心一笑的互动,但瑟莉贝雅其实是接着触摸赛莉娜脸颊的机会探测流淌在漂亮皮肤下的肌肉和精气。

    被女儿那和离开村子前相比,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强大了数个等级的精气所震惊,瑟莉贝雅甚至忘记了发出声音,也没注意到赛莉娜十分讨厌这个动作,就这样保持着捏住赛莉娜脸颊的动作停了下来。

    注意到瑟莉贝雅变化的是和她相处了有二十年以上的齐格贝尔多。

    「瑟莉贝雅,差不多就行了。赛莉娜,还是说点正事吧。你现在是在贝伦村生活对吧?今后也打算在那里生活吗?」

    「嗯,和爸爸你说的一样。我今后打算在贝伦村,待在多兰的身边和大家一起生活。」

    「从刚才的谈话来看,多兰君在暗地里立下了许多没办法公开表彰的武勋,难道赛莉娜你也和那些事件有关吗?虽然我和瑟莉贝雅一直都在期待你不要被卷入危险的事件中,但看来我们的祈祷完全没有得到回应呢。既然你今后还打算这些贝伦村生活,那应该还会继续遇到危险吧?比起你和多兰君结婚,爸爸更在意这方面的事情啊。」

    齐格贝尔多的当心可以说十分正常。

    为了寻找伴侣而离家的女儿,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不断遭遇九死一生的绝境,这种情况无论哪个父母应该都是做梦都想象不到。

    同时,归家的小孩还有可能会再度遭遇到同样的危险,这是做父母的绝对无法容忍的。

    另外一边,相当习惯在多兰身边和超越常识的存在进行战斗的赛莉娜已经基本不会把危险当做危险来认知了。note

    译:王者局当水和,当饭吃,本身实力完全够爆杀,然后别人和你说王者局强度会不会太高了,你只会觉得——啊?你在说什么?王者局不是有脚就能赢?何况还有开了挂的大佬带飞啊。

    实际上,只要有多兰在,就不可能会存在死于战斗的可能性。但在没有办法详细说明这点的前提下,就只能说出一些模棱两可的答案。对此赛莉娜的内心也是有些过意不去。

    「嗯嗯嗯,这个……毕竟以前都是在四处乱跑,真的都是偶尔被卷进了事件里面。今后都会一直待在贝伦村,不会像以前那样天天遇到危险啦。」

    「明明暗黑荒野有可能发动进攻?」

    「呜,那个确实是没办法回避的事情,但这样说的话,无论是在贝伦村还是在蛇拉尔都没什么区别吧?无论离不离开村庄,暗黑荒野的军队都会发动进攻,将我卷入战火,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情。」

    「哼嗯,出去了一趟之后也变得能言善道了啊。而且还能很好地理解现状。毕竟我们还不能直接获取来自暗黑荒野方面的势力情报,所以有很多事情没办法得出判断,可以认为对方是十分难对付的对手。这么一来,不只是赛莉娜,整个蛇拉尔通过贝伦和亚克雷斯特王国建立交流也称得上是一个比较好的保险。不过这个暂且先不提,赛莉娜你现在做的是类似多兰君秘书一样的工作对吧?遇到紧急情况应该不用上前线吧?」

    自己的父亲担心地看着自己如此提问,赛莉娜思考了一下。

    「嗯~,也不一定吧?多兰擅长的是魔法战斗,所以我应该也会一起去。而且去年夏天哥布林发动进攻的时候,我也和多兰还有贝伦村的大家一起战斗了。事到如今只让我一个人置身事外也太奇怪了。而且如果真的爆发了战争,伽罗瓦总督府和周边的贵族也会召集军队进行支援,就算要去战场也应该不会去最前线,我能说的也就这些了。」

    「这样啊。虽然这也一样不是我们这边能够左右的问题,但暗黑荒野那边的人还真是选了一个麻烦的时间点发动战争啊。这么一来,最近就必须控制一下村子里的孩子们,让她们尽量别外出了。越来越有必要感谢贝伦使节团了啊。」

    虽说还在发展中,但贝伦男爵领在亚克雷斯特王国内可是被评价为边境中的边境的地区。

    这种地方成为了战场,自己亲爱的女儿还有可能被卷入其中,作为父母内心自然不可能好受。

    齐格贝尔多的眉间紧紧皱起,对此赛莉娜还是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表情。

    「爸爸,不用那么担心啦。刚才多兰也说,魔泪思山脉的竜们也会帮忙,而且恩特之森李的羽古多拉席尔也会出手的。到不如说,贝伦村要比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地方都安全哦。」

    「如果刚才的那番话是实打实的全部都是真的话,那倒确实是没有担心的必要,但逻辑和感情是两码事。做父母的担心孩子可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接下来要说的也是和孩子们有关的话题。」

    在抱着双手一脸苦涩表情的齐格贝尔多身边,瑟莉贝雅面带微笑地握住赛莉娜的手安慰她。

    看起来她终于从自己亲爱的女儿的极速成长所带来的冲击中回过了神来。

    「齐格贝尔多,你担心赛莉娜和村子未来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也向多兰问了许多这方面的问题,但现在这里只有家人,没有必要再重复去提问。而且,去到贝伦,亲自考察过后,马上就会知道我们的担心到底是不是杞人忧天。」

    「……虽然话是这样说。不过也不是没有能确定的事情,至少明白了那个多兰君是个好人。看起来并不像是个口蜜腹剑、表里不一的小人。他说的话,完全没有虚饰或者隐瞒的成分。」

    「如果他只选赛莉娜一个人的话就好了。话说回来,赛莉娜,刚刚没有仔细询问,实际的情况究竟如何?」

    赛莉娜对于这个提问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如何?」

    「别一脸找不到要领的表情。当然问的是你和多兰的表情啊。你和其他女性的关系也是。他在场的话,这方面的话题你没办法说吧?暂时忘记你和我们的身份立场,作为一个女儿向父母好好报告一下情况吧。」

    「这个,虽然可以是可以,但这和刚刚讨论的东西,落差会不会有些太大了?」

    「无论哪件事对我们来说都是十分重要且深刻的就是了。然后呢,在和多兰关系亲密的女性中,你是什么样的地位?说直接点的话,就是赛莉娜你排第几?」

    瑟莉贝雅提出的问题,要说赛莉娜一次都没想过那自然是骗人的。

    但是,这些想法都只曾在她的内心中出现过,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就算你这样问我……嗯~虽然第一个遇到多兰然后关系变好的是我。和多兰相处时间最久的也是我,但是,和其他人相比也就只有两三个月的差距而已。」

    「毕竟也可能有一见钟情这种情况在,和他多相处两三个月,可是十分巨大的差距哦。只要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就能有效运用起来。然后呢,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自己是她最爱的那个?」

    「诶,那个,那个,单纯从性格上来说,最适合多兰的是多菈米娜吧;迪娅多菈则是积极到让人吓一跳的地步;从缘分和经历的复杂程度来说的话,克里斯汀娜是第一。嗯,硬要说谁是第一的话,老实说很难判断,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也是拉米娅吧。对自己还有其他人的恋爱感情如此不关心可是大问题啊。还是说,你和多兰之间的关系也有着和她们相等的复杂度和厚度?」

    「我刚刚也说了,大家互相之间都很尊重,每个人也都很喜欢其他人。」

    「这样啊。既然你都这样说了,而且还是我的女儿,那我就相信你吧。」

    瑟莉贝雅说到这里暂且停下了对话,然后一直盯着自己女儿的眼睛。

    正如赛莉娜自己所说,她心中确实有着对多兰的独占欲以及对其他女性的竞争心,但即使如此,她也相信其他人是和自己一样选了相同道路的同伴——作为母亲的她推测着赛莉娜内心的想法。

    好了,这件事就先放在一边……瑟莉贝雅开口开启了下一个话题。

    虽然这对自己身边的伴侣来说可能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话题。

    「之前的话我就相信你了,赛莉娜。那么,你想要成为他心中的第一的想法也一样是真的吧?」

    「嗯。毕竟要让他喜欢上我,那当然还是第一好。」

    「这样啊。那么,就没道理不抓紧这次两人独处的机会了。」

    听到瑟莉贝雅的话,赛莉娜微微皱起眉头。

    齐格贝尔多似乎想不到自己在这个话题上应该说些什么,沉默着叹了口气。

    「赛莉娜,虽然村子里的习惯可能不太适合你,但他可是你决定好了要共度余生的对象,那么就没什么嘛顾虑的必要了。在村子里生活的这段时间里,你去夜袭他个那么一两回吧。」

    「……哈,咦、咦咦!?」

    「看你这反应,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虽然知道了恋爱,变得更漂亮了,但还是一个『少女』。我也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和自己的女儿说这种让人尴尬的话题,真是出乎了预料,哎……」

    瑟莉贝雅叹息着继续说道。

    「实际上有直到结婚前都坚决拒绝交合的气概也挺好的。毕竟这也是多兰他们那边的习俗,尊重他那边的习俗也是很好的。在蛇拉尔里,结婚前就有了肉体关系也一样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情。但是,这可是自己的女儿能不能成为心上人第一的十字路口,我就做一次违反祖宗的决定吧。赛莉娜,虽然你自己可能会有些抗拒,但肉体交合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值得避讳的事情。那可是两个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独立生命互相交融自己的灵魂,诞生出新生命的行为。只是单纯地渴求着对方,确认对方存在的行为,是十分美妙的。不然的话,我们为何会如此诞生?为何会分为男女,诞生为不同的生命呢!」

    「不,是,但是,这不就是偷跑吗?总感觉有点狡猾。说不定对多兰来说,他也还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这种事情对我们来说会不会太早了啊……」

    看着磨磨蹭蹭的赛莉娜,瑟莉贝雅大喝一声。

    「住嘴!磨磨蹭蹭磨磨蹭蹭的,恋爱可是战争。爱情可是战争。渴求自己的恋爱的对象,希望与其交融,这种事哪里卑鄙了,哪里有值得羞耻的地方!?虽然确实是偷跑!」note

    译:你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到最后居然不否定偷跑啊!

    居然同意这是偷跑啊,赛莉娜如此想到。但瑟莉贝雅那充满了热情的发言完全没有给赛莉娜留下反驳的空间。

    「看起来多兰是一个有着铁一般的自制心和钢一般的理性的人,看起来没办法等到对方理性突破理智向你出手这种展开了。那么,就只能由你主动发动进攻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能够一口气推进你们关系的方法了。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不过毕竟是你,估计你这次回家也没带什么相应场合用的衣服。所以就让妈妈我借给你吧。今天晚上就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战斗。听明白了吗!?」note

    译:草,原来标题里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战斗这个指的是这里吗!?笑死!

    「诶诶诶诶诶,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不得了的情况!」

    看着双眼含泪的赛莉娜,齐格贝尔多叹气的声音比刚才更大了。

    「在做父亲的面前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啊,瑟莉贝雅……」

    虽然是妻子提出的话题,但其中的内容明显是一个当父亲的不可能老实点头同意的-

    亲子之间和睦交流的时间结束,瑟莉贝雅从自己房间里的橱柜的深处拿出了被严密保管的决胜服装,将其借给了赛莉娜,然后把她送到多兰的房间门口。

    最后的最后,为了能让作战成功,还强行给赛莉娜喷上了可以让拉米娅以外的人类种兴奋起来的香水。

    夜深人静,嘶啦嘶啦控制着自己滑动声音的赛莉娜正在走廊中前进着,周围安静得就算是掉根针也清晰可闻,现在的她正处于极度担心被人看到的惊恐状态。

    赛莉娜在母亲借给自己的决胜服装上还穿了件长袍遮挡,走着走着,她不由得打开长袍,再度看了眼长袍下的装扮。

    长袍下是一套赤红的煽情服装。胸口一片滑腻的乳肉,光洁的肩膀完全露出,只到大腿位置的裙摆让匀称的大腿完全露出,看起来诱人无比,裙摆上还带着柔软的毛球,在煽情中还夹杂了一丝清纯可爱之感。衣服的质地轻薄透明,布料下肌肤清晰可见,从乳房尖端挺翘的小红豆到肚脐全部都一览无余。note

    译:这里插画的下半身是蛇身,但小说里的描述又是大腿,只能说经典的插画和作者各自有各自的想法。除此之外,这衣服看描述完全就是那种轻薄的丝质睡袍,单纯有些轻薄的过分而已,虽然光是透明这点就确实够色。顺便我个人翻译还加了点料,不知道各位看的色不色。

    对赛莉娜来说,这副装扮简直羞耻的要死,这完全就只是为了诱惑男性而做出来的糟糕衣服——不,比起说是晚上的睡衣,这完全就可以说是内衣了。

    一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曾经穿着这件衣服诱惑父亲,作为女儿的她内心就有种复杂的感觉。

    但是,最重要的问题是,自己现在正穿着这身情趣服装,走在打算诱惑多兰的路上,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啊啊啊,虽然被妈妈强行推着来到了这里,但接下来该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这绝对是偷跑啊。」

    002

    迪娅多菈以前也曾经夜袭过多兰,当时她的打扮要比现在的赛莉娜的还要煽情。

    一想到迪娅多菈和多拉米娜还有克里斯汀娜她们知道这件事时的反应,赛莉娜的大脑就被羞耻和恐怖这两种感情所充满。

    自己的眼前就是多兰房间的房门,只要敲门喊他,自己的这幅装扮就会马上展示在他的面前。赛莉娜对此感到非常的抗拒。

    之后等待她的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多兰接受了她,一种是温柔地安慰她。

    「呜呜呜呜呜~」

    就算赛莉娜再怎么自言自语,这扇门也不可能就这样自动打开。

    在月光照射的走廊内,影子在地板上被拉得很长,赛莉娜的自言自语就这样慢慢消失在寂静中。

    「唔~唔~」

    赛莉娜是一个有着健康肉体的少女。不仅和一般人一样有着性欲,也会有独占多兰的想法。

    如果能和多兰不只是在心灵上心意相通,肉体上也能合二为一的话,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呢——赛莉娜不曾一次幻想过类似的事情。

    而现在正是实现这一梦想的机会,妈妈说的很对。

    毕竟大家迟早都会和多兰结婚成为夫妻,进行房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自己不过是稍微提前了一点而已,赛莉娜也可以这样说服自己。

    「唔~~~~~~~~~~~~」

    赛莉娜那不断拉长的沉吟声在走廊内回荡着-

    第二天早上。赛莉娜和自己的父母亲子三人一起吃早饭,她要向瑟莉贝雅还有齐格贝尔多两人报告昨晚的成果。

    「然后呢?结果?你连门都没敲,就回去了?」

    「……是。」

    听到妈妈那连气都生不起来的呆滞声音,赛莉娜就像是撒了盐的鼻涕虫一样不断蜷缩。

    不断的自言自语,迷茫,烦恼,最终赛莉娜还是失魂落魄地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就这样一夜无眠地在床上躺倒了第二天。

    「哈啊……虽然原本就觉得让你做这种事情有些太过于勉强了,不过果然不行啊。」

    「既然觉得不行,那一开始就别让我去做啊。」

    「我都说了如果万一吧?我是在赌你有那个勇气主动去推到多兰的可能性哦。虽然赌错了。不过,只要多做几次,你迟早都会习惯的。」

    「咦?」

    「使节团的众人在蛇拉尔滞留期间,你给我每天都去多兰的房间。既然没办法夜袭,那就在睡觉前和他聊会天。这种事情你应该还是做的来的吧?」

    「当、当然,聊下天而已,在魔法学院读书的时候经常做,早就习惯了。」

    「这样啊,那就先从这样开始吧。既然没办法一击毙命,那就先从创造可以一击毙命的环境开始。」

    「妈妈,你那说法有点危险过头了吧!?」

    话虽如此,赛莉娜在这方面确实的胆子确实有太小,因此只能按照母亲的指示去做。

    在如此聊天的母女旁边,身为父亲的齐格贝尔多除了安心地松了口气以外,什么都没做。note

    译:感觉岳父都快成了喜剧角色了-

    根据多兰等人原本的规划,使节团所携带的人员以及物资,也就足够他们在蛇拉尔滞留三四天左右,但最终他们滞留了七天。

    这其中的主要理由是使节团返回贝伦的时候,同行人员还增加了包含瑟莉贝雅、齐格贝尔多夫妻在内的十一名拉米娅成员。

    滞留期间,有好几名使节团的年轻男性和美丽的拉米娅少女关系变得亲密,对话也活络了起来,甚至还会偷偷地牵手。

    在这之中,因为赛莉娜是蛇拉尔出身的,这七天她基本都住在自己的房间里,久违地和父母一起享受温馨的亲子时间。

    结果,她鼓起自己那不上不下的胆子去行动,却几乎没有获得什么像样的成果。但贝伦男爵领和蛇拉尔成功构建起了友好关系。

    和使节团一同来到贝伦村的瑟莉贝雅与齐格贝尔多一起和领主克里斯汀娜进行了交谈,就今后的合作关系以及关于未来的发展交换了意见。

    瑟莉贝雅等人下榻的是贝伦方面准备好的迎宾旅馆,他们暂时的行动方针是考察贝伦村的实际情况,有关于双方关系的发展方向会等到考察结束后再决定。

    瑟莉贝雅等蛇拉尔一行人的向导,理所当然是赛莉娜。

    为了不让大家迷失方向而拿着一面有显眼图案的小旗帜的赛莉娜走在队伍最前面,带着众人依次游览了商业区域、宗教区域、人流最多的中央区域

    一大群走在一起的拉米娅果然还是有很大的冲击力,道路上的行人们都不由自主地朝两旁散去,而且大部分人的表情看起来都十分震惊。不过并没有突然之间就拔剑或咏唱魔法的人。

    因为之前就以克里斯汀娜男爵的名义在领地内发布了友好的拉米娅会访问的通告,同时还颁布了伤害她们的话会施以严厉触发的条例。

    在游览贝伦村的途中,来自蛇拉尔的拉米娅们对自己居然能堂堂正正地在其他种族的村庄自由行动一事感到十分震惊,但还有其他让她们一样震惊的事情。

    村子里不只有从事农业的村民,还有很多从外面来的亚人种,看着村子里就像是在召开人类展览会一样的种族数量,即使是瑟莉贝雅之前也没有预料到实际情况会如此超出她的想象。

    视察的途中,瑟莉贝雅和齐格贝尔多以个人身份和多兰的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们打了招呼,场面可以说十分和谐。

    时间来到了人流相对较少的中午,一行人来到了一家开在闹市区的露天咖啡馆喝茶。

    就在众人一起商讨之后想要去哪里时,有鱼人在道路两旁的水路通过。

    她们正是和拉米娅们一样居住在魔泪思山脉的「邬阿拉的子民」族群的人鱼们

    虽然知道对方存在,但蛇拉尔和对方没有进行过什么交流。因此拉米娅和人鱼们互相都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

    虽然人鱼们之前就认识在贝伦村工作的赛莉娜,但看到她的身边还有这么多的拉米娅,很自然地就会想到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作为邬阿拉的子民专用通道建造的水路,其中种植了不少水生的花朵和植物,为了观赏还放养了色彩鲜艳的小鱼。

    同时,因为在内陆地区十分少见的人鱼和鱼人频繁出现在这里,也导致贝伦村成为了一个人气相当高的观光胜地。

    水路的周围安装有防止坠落的栅栏,每隔一段距离就会设置一个给人鱼和鱼人们上岸用的小门。

    若是故意破坏水路,将垃圾丢弃到水路中,男爵领会以破坏公共设施罪进行处罚——各处都可以见到写有类似信息的告示。

    幸运的是,目前还没有出现因为触犯这些法规而被处罚的人。

    但是,水路旁边经常能见到跟人鱼或者鱼人搭讪的人,有关于搭讪这方面的处置,邬阿拉的子民和贝伦村都在进行讨论。note

    译:人鱼就算了,对鱼人都有兴趣,难道是蜥蜴人吗?但我还是要说,XP真的太怪了,草!

    唰拉,突然响起一道水声,水路中的其中一个人鱼少女飞了出来。

    这位少女长长的水蓝色头发上佩戴着花朵发饰,身上穿着一件从腋下开始包裹到腰部的布匹。她靠在栅栏上朝正在休息的赛莉娜等人搭话道。

    「你好,你们就是蛇拉尔那边的人吗?我是邬阿拉的子民的耶库。」

    耶库她们这一群人鱼全部都是同一个年龄段的少女。第一次和成群的拉米娅交流让她们这群人鱼中的大部分成员都有些情绪激动。当然,这对蛇拉尔这边来说也是一样的。

    作为代表回应她们的并不是赛莉娜,而是瑟莉贝雅。

    虽然也有她是蛇拉尔的女王这一层原因在,但更多的还是单纯地对迄今为止从来都没有交流过的邬阿拉的子民们所产生的好奇心。

    「是的。我们是最近才来的。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视察,看看今后是否要和贝伦的人们打好关系。我叫瑟莉贝雅,你好耶库。」

    然后,其他的拉米娅们也开始了自我介绍。介绍完后,剩下的人鱼们也一个接一个的从水路中飞出来,依次靠在耶库的旁边。

    人鱼和拉米娅们对话的场景十分少见,因此周围的行人们都向这里投来了好奇的视线。

    要是这里有人贩子的话应该会为这里有这么多值钱的人鱼和拉米娅而感到兴奋吧。不过幸运的是,现在还没有这类人在贝伦男爵领活动。

    「我们还没有跟你们蛇拉尔的拉米娅们好好打过招呼呢!我们是邬阿拉的子民,大概一个月前,水竜维多洛大人和长老们决定和贝伦构建友好关系,因此我们自那以后就会时不时来这里。是稍微比你们资格老一点的前辈呢。这里可是很有趣的哦。不只是有人类,还有很多来自恩特之森的精灵和兽人、虫人,也能见到不少来自王国南部的珍奇东西。」

    看到耶库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其他的拉米娅们就像是被感染了似的,也纷纷露出了微笑。

    和蛇拉尔的拉米娅们一样,对于常年都过着封闭生活的魔泪思山脉各种族来说,混杂着无数种族和事物还有情报以及文化的贝伦村可谓是相当的充满刺激性。

    「在这里见到的很多东西也是我们以前都没见到过的,所以也和你们一样感到很吃惊哦。甚至都有点让人眼花缭乱了。这里的领主大人,在和其他种族合作这件事上的欲望甚至高到了可以说是贪心的地步。但是,她并不是以那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态度,而像是那种小孩子想和其他人好好相处一样的方式和我们交流,所以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和她交朋友。」

    「啊啊哈哈,没错没错。长老们和维多洛大人也说了一样的话。不只是领主克里斯汀娜大人,这里的大人物们有很多都是像小孩子一样的人。」

    赛莉娜姑且在立场上是贝伦方面的人,因此她保持着沉默倾听两人的对话。

    两个人说的话实在是过于精准,就算赛莉娜是克里斯汀娜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不,正因为她是最亲近的人,所以才无法反驳。

    正因为他们是像这样有着让人恐怖的能力和人脉的「大小孩」,才能像这样达成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超出一般人常识的事情。然后,赛莉娜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虽然瑟莉贝雅等人和认识贝伦人的时间尚短,但贝伦男爵领内的特色就是有着复杂的个性和数量庞大的情报,因此不愁和耶库等人没有话题聊天。

    尽管刚来到贝伦村的时候十分震惊,但这里是常识似乎和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不能把在这里很普通的事情认为在其他地方也一样普通,诸如此类。听着她们之间的对话,赛莉娜的表情越发的尴尬。

    「——对了对了,而且今天还是个特别的日子,所以有很多同胞都来了贝伦村。你们有没有听到过啊?」

    听到耶库的话,瑟莉贝雅一瞬间歪了歪脑袋,想起了之前赛莉娜告诉她的「某个情报」。

    那个让瑟莉贝雅大受震撼的情报,没想到居然和眼前的人鱼们有关。

    「有听说过,没想到是这样啊。虽然是让人相当难以置信的事情,但正因为能做到,才会有这么多的种族聚集到贝伦吧。这贝伦还真是厉害到让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呢。」

    瑟莉贝雅带着一半的感慨和一半的呆滞如此说道,然后抬起头看向了自己头上飞过的几道巨大的影子。

    本来,那是出现在人类的都市中后会让人们集体恐慌的存在。但因为之前就有发布过来访的通告,所以并没有在贝伦内引起太大的骚乱。

    即使如此,也有很多居民因为震惊而停下了脚步,大大地张开了嘴巴。

    「风竜欧奇希斯、温夏迪;雷龙库拉乌波尔特;水竜维多洛;地竜坎多、吉奥尔达;火竜冯欧思;深红竜绾洁。这八位有知性的竜和贝伦达成了合作关系,在此之上他们的眷属也会成为友军,没想到这是真的啊。」

    现在,正在贝伦村上空飞舞的,正是无论哪一位都是足以以一敌百万的地上最强种族。

    这正是拜访蛇拉尔的多兰当做交涉材料之一告诉她们的,和贝伦缔结了合作关系的竜们。

    为了将自己等人和贝伦村构建了合作关系一事再度广而告之,同时也为是为了向其他势力派来贝伦的探子们展示贝伦的能量,这群竜们来到了贝伦。

    飞行在天空的竜中也能见到被古神竜多拉贡指名为自己使者的绾洁。

    跟着火龙皇和人间的竜种们进行交流的事宜告一段落之后,为了进行报告,她便返回了贝伦村。

    翅膀退化了的水竜和地竜通过竜语魔法操控重力和惯性飞行在天空中,风竜和雷竜们则靠扇动自己的翅膀悠然地飞行。

    本来,对于这群心气就有高傲倾向的竜们来说,和人类缔结平等的友好关系这种事是十分少见的。

    虽然这其中也有贝伦人的毅力等因素,但成为了多拉贡眷属的竜魅魔们和绾洁突然变得积极起来的样子也是重要原因。

    一只就可以轻松破坏一座都市的超级生物现在正有一大群飞行在自己的头上,很多人都因为恐惧而瞪大了眼睛。

    这些竜所带来的恐怖对于潜伏在贝伦的情报人员来说也是一样的。

    对于习惯于在人类之间进行争斗的他们来说,自己等人的常识无法通用的世界最强种族突然成群结队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一事实所带来的的无力感让他们只能做出如常人一般的反应。

    另外一边,来到了贝伦的竜教徒们看到自己信仰的存在居然同时出现了这么多位,全部都狂喜了起来,对自己来到这里的决定的正确性深信不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引起了骚动。

    给居民和来访者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这一天,让迄今为止都特立独行、独自发展的贝伦风评瞬间转变。

    ——那里实在是太奇怪了,常识根本不管用,那里的人是不是脑子都缺了根筋啊?

    让人不知道是赞扬还是贬低的评价正在四处流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再见龙生你好人生”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