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德尔菲尼亚战记 第十四卷 红之丧章 第三章

    白天结束了市内参观的桑塞贝利亚国王夫妻,趁着天色还亮回到了寇拉尔城的贵宾宫。

    典礼结束之后,城里还充满了活力。

    特别是莉莉娅王妃是第一次出国,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新鲜。

    在宽敞的剧场上演的歌剧当然如此,就连路边表演的街头把戏,她都看得很入迷。

    “有意思吗?”

    在马车上,丈夫奥特斯笑着询问道,莉莉娅王妃也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街头艺人比试技艺。”

    “是啊。跟我国的活力很不相同啊。”

    跟有着优良港口和航线的这个国家相比,想到夹在死之海和帕莱斯德之间自己国家恶劣的地理环境,奥特斯脸上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

    真是天不遂人愿啊。渥尔-格瑞克听说也是在一番争端之后才即位的。

    他现在作为在无数战役中取胜的中央之狮,武名甚高,前途无量。

    而与他相比,自己仍要在帕莱斯德面前屈膝,祈求对方的同情为生。

    虽说有俗语别人家的草坪看起来都更绿,但是现状却如此极端,也只能笑笑了。

    “陛下,那个……怎么了吗?”

    面对莉莉娅王妃的询问,奥特斯回过神来回答道。

    “不,没什么事。”

    典礼已经过去四天了。

    这段时间,渥尔-格瑞克对奥特斯完全没有任何联系。

    虽然接待非常周到。没有一丝疏漏,负责引路的人和随从都陪在夫妻身边,让他们没有任何不便。

    这种感觉不坏。但是,自己对于德尔菲尼亚来说,是哪种重要程度的客人,奥特斯难以衡量。

    今天接下来要参加王妃的茶会。

    奥特斯认为根据渥尔-格瑞克是否会出现,要决定自己的态度。

    但是,因为是《王妃》的招待,桑塞贝利亚国王夫妻精心打扮,来到本宫内部接待室,而迎接他们的却是在前几天典礼上被介绍的爱妾。

    “欢迎到来。”

    虽然她笑着打了招呼,但是既没有王妃也没有国王的身影。这位爱妾便是接待客人的女主人。

    奥特斯非常聪明。他内心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来迎接的不是王妃,而是爱妾,明显是被小看为《低等客人》了。

    不过,他也并没有因此感到生气。他只不过是这样接受了对方的态度。

    但是,他想要试探一下眼前的爱妾会做出什么反应,故意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来。

    “这算是怎么回事。我和妻子因为是王妃殿下的邀请才来的……”

    珀拉点了点头,清楚的说道。

    “是的。德尔菲尼亚国王的妻子就是我。”

    跟她所说的话相反,她的语气有些僵硬,奥特斯差点笑出来。

    “这真是……失礼了。但是,真是奇怪。在前几天的典礼上,渥尔陛下旁边坐的人是哪一位?”

    “那个人是我国陛下的守护神。是她吩咐我今天招待客人,所以我才来的。”

    仿佛就像是拼命在说背下来的台词一样。

    这样的话,也很难再讽刺什么了。

    “原来如此。不过,坦加、帕莱斯德两国都参加的典礼便会出席,款待我和妻子的时候却不肯露面……我国桑塞贝利亚也确实被看轻了呀。”

    “这件事的话,您说反了。”

    “哦……?”

    珀拉的表情有些紧张,但是她并不害怕。也不显得狼狈。她只是郑重干脆的回答道。

    “前几天的典礼,那是为了展示我国身为一国的姿态,非常死板拘谨。今天是为了招待陛下亲近的友人,所以让身为陛下妻子的我来做女主人。”

    “这是你发自内心的话吗?”

    珀拉的脸微微红了,她摇了摇头。

    “不,这是王妃大人的话。奥特斯王是很骄傲的人,所以对于自己的缺席可能会觉得不满,她让我这种时候这么说的。正因为是重要的客人,所以让我、那个……国王的妻子来招待,这是她自己,守护国王的战斗女神的想法。——别国人听到这些一定会觉得古怪吧,但是我是发自内心想要招待你们的。”

    她说出最后一句台词的时候,似乎没什么自信,战战兢兢地抬头望着异国的国王。

    奥特斯终于笑了出来。

    他身旁的莉莉娅王妃向丈夫投去了恳求的视线。这位王妃总是非常克制,服侍在丈夫身旁,并没有说一句抱怨责备的话,但是她的神情却有些担心。

    奥特斯为了让妻子放心,笑了笑,也对珀拉笑了笑。

    “你真的很聪明。你说了这些,如果我还转身就走的话,那我就成了坏人了。”

    “不,没有的事。我也说,这么做太过分了,那两个人一定会生气的离开的。但是,因为王妃大人是那种只要说出口便不听别人劝告的人……非常抱歉。”

    珀拉惶恐的深深低下了头。奥特斯开心的笑了起来,乖乖地坐到了席位上。

    莉莉娅王妃也是同样。

    接下来便是一团和气的茶会了。

    主要进行交谈的是莉莉娅和珀拉。

    莉莉娅王妃在孩童时代便和奥特斯有交往。也就是说,是青梅竹马。她意识到丈夫沉默不语,是在暗示她这是你们之间的交流,便接下了对话的主导权。

    话题主要是关于不在场的国王和王妃,特别是格林塔王妃的事情。

    要说的话,桑塞贝利亚算是一个保守的国家,男女的工作有着严格的区分。身份高的女性几乎不会上战场。

    也不会身为一国代表,毅然地接代他国使者。

    莉莉娅对于这种情况似乎感觉到一种非常新鲜的感动,老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明明是那么美的人,却像男人一样潇洒。”

    “是的。她在国内也是第一潇洒的人呢。不过,她也是非常温柔的人。”

    “珀拉大人,跟王妃殿下,很亲近吗……?”

    “是的。她很宠爱我。”

    奥特斯并没有插嘴两人的对话,只是微笑着听着。

    虽然他有着国王的身份,是位身材高挑的美貌男性,但是他在必要的时刻,也具备那种不会打扰到女性们的氛围。

    而在不久之后告别之时,奥特斯半开玩笑的问道。

    “达尔希尼大人到底是服侍这边的国王陛下还是王妃殿下呀?”

    于是,珀拉微微笑着立刻回答道。

    “两个人。”

    “那么,如果两个人感情不和的话,你站在哪一边?”

    珀拉稍微思考了一会,缓缓说道。

    “如果只是微小的不和的话,我不会站在任何一方。就算我什么都不做,他们两个人自己也能解决。——如果,两个人是认真的,因为意见不合而战斗的话,我还是什么都不会做。我如果胡乱插嘴的话,会碍事的。”

    奥特斯再次忍住笑。

    他再次郑重地为招待自己之事道谢,然后打算回到分配给自己的宫殿中。

    就在这个时候,渥尔-格瑞克出现了。

    他似乎是偶然路过。看到桑塞贝利亚国王夫妻,笑着说道。

    “啊,奥特斯,莉莉娅王妃也在。在市内参观得怎么样?”

    “嗯。非常愉快。”

    “那就好。唉,很不巧,我实在是很忙,没有办法陪伴,实在抱歉。为了表达歉意,能不能陪我喝一杯呀?”

    “没关系的。”

    珀拉陪着莉莉娅王妃,渥尔则和奥特斯两人坐在客房中。

    马上便有随从端来了酒菜。准备好之后,随从也离开了,客房中只剩下两个人。

    面对这突然的状况,奥特斯有些吃惊,瞪大了黑色的眼睛。

    “这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渥尔若无其事的说道。

    “我不喜欢那种拘谨的东西。而且,如果通过别人的话,有些话没办法很好的传达。”

    “原来如此……”

    奥特斯点了点头,但是他没想到,渥尔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提出同盟的话题。

    “你说想将夫人暂时留在我国,我觉得不要这么做比较好。这样做只会刺激帕莱斯德。不过,事情也是要商量的……”

    渥尔探出身子,认真的望着奥特斯。

    “看起来坦加和斯克尼亚联手了,似乎又想做些什么。这样的话,帕莱斯德也不可能默默看着。他应该会为了占尽渔夫之利而出手。这个时候,桑塞贝利亚如果在帕莱斯德背后发起攻击的话,便能牵制对方的行动,对于我国会非常有利。我非常希望你能这么做。但是,贵国真的有这种觉悟吗?”

    渥尔一阵见血的说出这些话,奥特斯一瞬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是他这几天一直在等待的机会。但是,没想到对方就这么轻易直接的提了出来。

    “这是,当然的……”

    他也只能勉强说出这种话了。

    “即便要与大国帕莱斯德为敌?”

    渥尔询问的语气非常认真。

    他绝对不是在说什么假如,他所说的随时都可能会成为现实,他的话语就是这么沉重。

    奥特斯终于理顺了自己的呼吸,用尽力气。他现在逗留在此地,也是为了说出这句话。

    他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低声说道。

    “相应的,我希望得到贵国的庇护……”

    “没问题。”

    渥尔立刻回答道。

    奥特斯再次惊呆了,渥尔没有顾及,继续说道。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便是同盟了。虽然我也想要一些证据,但是正如我刚刚所说,我觉得把夫人放在我国并不是个好主意。因此,我准备了这个东西……”

    渥尔递出的是一张证书。

    文字非常简洁,今后,德尔菲尼亚和桑塞贝利亚将视对方为友人,视对方的危机为自己的危机,倾尽全力应对,证书上写了这些文字,还有渥尔的签名。

    “不好意思,你能在旁边签名吗?”

    虽然渥尔这样催促道,但是奥特斯一时没反应过来。他非常苦恼。

    “陛下……”

    “不用这么见外。叫我渥尔就可以了。”

    “那么,渥尔王。不管这么说……这个都太简单了吧。这是同盟条约的文书吧?而且是机密的。”

    “是的。”

    “这样的话,应该更详细细致的协商期限呀援助条件什么的东西吧?这么说有些失礼,但是这些文字很难说是正式的文书。”

    奥特斯吃惊的说道,但渥尔却疑惑的歪了歪头。

    “要制作正式的文书实在是太麻烦了,尽是浪费时间。这样不行吗?我觉得要点都写了……”

    奥特斯叹息了起来。

    就是因为只有要点所以才是问题。但是就算这么说,对方应该也不能理解。

    他自暴自弃地抬起头。

    “有什么,能写字的东西吗?”

    渥尔的准备非常周到,他从怀里取出简易文书箱,拿出了笔。

    渥尔将奥特斯签名的文书收到怀里,毫不留恋的结束了话题。

    “唉,真的是太忙了,非常抱歉。等一会我会把誊本送过去的。”

    接着渥尔笑着站了起来。

    这一切,全都发生在两个人坐在客厅之后的几分钟之内。

    奥特斯非常疑惑不解,来到妻子等待的贵宾宫中。但是,他渐渐也觉得不安起来。

    桑塞贝利亚无论如何都需要从帕莱斯德的支配中逃出来。帕莱斯德将桑塞贝利亚视作朝贡国,每年的要求都更加严苛,国民的不满也愈发严重。

    让兄长退位后即位的奥特斯,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聚集重臣,选择能代替帕莱斯德成为自己国家保护国的国家。

    但是,选择的范围非常狭窄。要说不输帕莱斯德的大国,那能说出名字的就只有坦加和德尔菲尼亚了。

    家臣们全员一致选择了德尔菲尼亚。

    跟被称为枭雄的佐拉塔斯比起来,渥尔-格瑞克更加天真,给人一种老好人的感觉。

    只要我国表现出诚意,对方便不会算计一些坏事,奥特斯以这种理由来寻求德尔菲尼亚的庇护,不过事到如今,他反而觉得有些不痛快。

    因为手续进行得太顺利了。

    身为同盟国却不附加任何条件。

    这让他觉得可怕。

    因为自己的立场更弱,对方的要求更加严厉会让他觉得安心。

    回到宫里,奥特斯叫来道尔顿商量,征询他的意见。

    “啊,这确实很像是那位国王大人会做的事情。应该是没有什么隐情的。”

    道尔顿笑着说道,但是奥特斯的表情却更僵硬了。

    “那,他是开玩笑的才提出同盟吗?”

    “不,他应该不会这么做吧。应该是真真正正毫不夸张非常认真的吧。”

    他这悠闲的语气,实在不像是跟主君说话的语气。

    让兄长退位后即位的奥特斯王,有很多不同寻常的家臣,道尔顿在其中也属于非常特殊的。

    原本前国王威斯迪斯拉姆会下台,也是因为只将一些光会追捧奉承的亲信放在身边,拒绝有志之士的谏言,并将这些人全部清洗,道尔顿曾这么说过。

    “所以,陛下,你养一只我这种落伍佣兵也不错啊。”

    他非常大胆。

    对于这个厚脸皮的男人,奥特斯并不是特别重用他,也没有特别信任他,但是却承认他确实很有用。至少,至今为止确实如此。

    两人相对而坐一边喝酒,奥特斯一边轻声咂了一下舌头。

    “看来道尔顿,这次也看错人了呀。”

    无论是德尔菲尼亚的态度也好,方式也好,在奥特斯眼里都不够认真。看起来仿佛是在开玩笑。

    这个同盟如果被帕莱斯德发现的话,桑塞贝利亚就完蛋了。这次,莉莉娅王妃肯定会成为人质,全部国土都会变成殖民地。

    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在非常机密的情况下联手。

    接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待中央发生异变就好了,等到帕莱斯德的注意力完全被前方吸引之后,从背后发起进攻。不然偷袭就没有意义了。

    为此,在时机到来之前,桑塞贝利亚必须和之前一样,向帕莱斯德表现出忠诚的样子。

    但是,看那个国王的样子,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他会保守这个重大的秘密。

    中央最为美丽的庭院里,已经完全是一幅秋天的样子,不断吹来凉爽的夜风。

    奥特斯自嘲的笑了笑。

    “我如果有这么大的国土和国力的话,就能尽情战斗了……”

    “陛下。不要奢求那种没有的东西。也不要猜测对方根本没有的真实想法了。太累人了。”

    “没有想法?”

    “应该是没有的吧。他可不是那种爱搞小麻烦的性格呀。”

    “那,渥尔-格瑞克这个男人,完全是因为侥幸和运气,才一直坐在王位之上的吗。——真是让人吃惊。德尔菲尼亚居然是这么不成熟的国家吗,居然会让这种平庸的男人掌舵。”

    看起来,奥特斯完全把渥尔当成了一个不足取的人物。

    道尔顿只得频频苦笑。

    “原来如此,那位国王大人也许确实是一种笨蛋,不过,他并非是个单纯的笨蛋。”

    “确实,他在战场上也许是英雄。但是,这种人物,在政治上经常会欠缺考量。刚刚的表现就是实例。不能把我国的命运交给这种男人。而且,要一起送死,更是让我不能接受。”

    “那,要废弃这次的同盟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

    “可是,这样的话,国内的家臣们应该是不会同意的吧。”

    “那么没办法。我们都看错人了。我并不是单纯想责备道尔顿。”

    就在奥特斯自暴自弃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随从来报说有客人来访。

    自称是珀拉-达尔希尼使者的年轻侍女文雅的来到奥特斯面前打了招呼。

    “这是夫人的传言。刚刚一起度过了愉快的时光,真的非常开心。虽然有些迟了,但是想把这个,作为亲近友爱的证明送给这边的王妃大人。”

    “麻烦你特意跑一趟。那么,就拿到王妃……”

    那里去吧,奥特斯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他看到微笑的侍女的脸顿时哑口无言了。

    这是格林塔王妃。

    染成栗色的头发绑了起来,身穿干净的衣服,双手捧着盖着盖子的篮子。

    看起来就像是乖巧的侍女一样,但是她的眼神却不同。被称为战斗女神的那种锐利的视线,直直的望着奥特斯。

    一瞬间,桑塞贝利亚的国王震惊了,但是他并没有把他的动摇表现出来。

    另外,站在奥特斯背后的道尔顿,也微微瞪大了眼睛。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奥特斯微笑了起来。

    “感谢挂念。王妃一定会高兴的。来人,把王妃叫过来。”

    等待在房间入口处的随从立刻离开了。

    格林塔王妃察觉到对方的气息消失,立刻将篮子放在桌子上,拿出一张纸。

    “请在这里签名。”

    这张纸上的内容跟刚刚的文书没什么区别。已经有了渥尔-格瑞克的签名。

    奥特斯签名之后,双方便互相都有了一张内容同样的文书了。而王妃就是为了见证这一幕而来的。因为毕竟不能将只有渥尔-格瑞克签名的文书交给桑塞贝利亚。

    奥特斯一瞬间便察觉了这一切。不过他还是故意装作非常吃惊的样子叹了口气。

    “真是让人吃惊的国情啊。在这个德尔菲尼亚,王妃居然会成为侧室的使者……”

    “作为借口不是刚刚好吗。好了,快点签名。我可是特意染了头发,来做这种蠢事呢。”

    “那么,堂堂正正的作为王妃前来不就好了吗?”

    “可以。如果这个同盟被公开也没关系的话,我就这么做。”

    奥特斯沉默了,王妃继续说道。

    “这件事被外界知道了,对于德尔菲尼亚来说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对于桑塞贝利亚却并非如此。不是吗?你明白的话就快点签名。”

    这是多么奇异的景象呀。年轻的侍女居然严厉的指使一国君主。

    道尔顿忍住苦笑,而奥特斯深深叹了口气,还是拿起了笔。

    “真是奇怪的国家。王妃居然亲自做密探才会做的事。”

    “正因为事王妃来做所以很方便。我还曾经潜入国奥维庸城呢。”

    “怎么可能……”

    “真的。我还用鞭子抽了奥隆一次。是两次吧?”

    正愉快说话的王妃突然闭上了嘴,变成了端庄的侍女。

    过了不久,房间入口处出现了莉莉娅王妃的身影。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打扮成侍女模样,低着头的格林塔王妃。

    “您叫我吗,陛下。”

    “嗯。这是达尔希尼送给你的礼物。”

    道尔顿突然机灵起来,说有自己在没关系,让随从退下了。

    接着,德尔菲尼亚的王妃望着桑塞贝利亚的王妃微微笑了笑。

    这下莉莉娅也明白了。她屏住了呼吸。

    “格林迪艾塔王妃大人……”

    “这是珀拉交给我的。她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送给你用……”

    她似乎不是单纯的让签文书而来,是真的还要送礼物。

    王妃从篮子里拿出来的,是有着刺绣的手帕。颜色各异的花朵,在这片小小的白色手帕上盛开着,周围装饰着绿色的纤细蕾丝花边。

    “啊……真漂亮。这是,珀拉大人亲手做的吗?”

    “嗯。珀拉很擅长做这种东西。”

    “真是太变漂亮了。谢谢您。我会珍惜的。”

    莉莉娅深深行了一礼,接着抬起头,从正面望着这个国家的王妃。

    美丽。比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位贵妇人都要更美。但是,她眼睛中闪耀的光芒,却又比任何一位男士都更强大。

    面对因为紧张而全身僵硬的异国王妃,这个世界上的战斗女神温柔的笑了笑。

    “你能跟珀拉关系这么好,谢谢你。”

    “不用道谢。”

    在这段时间,奥特斯签好了名字。

    德尔菲尼亚的王妃看见这一幕之后,轻巧的转过身。而奥特斯面对她的后背问道。

    “王妃。我还没有询问你刚刚说的话的意思。用鞭子抽了奥隆,是怎么回事?”

    侍女打扮的王妃转过头。

    “就是字面意思。我潜入了奥维庸城,去了奥隆的寝室,用鞭子打了他。”

    奥特斯一瞬间哑口无言,接着讽刺的笑了笑。

    “你做事情真是不彻底呀。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就不要用鞭子,直接用剑来说话就好了。”

    这样的话,让自己烦恼的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了吧。

    “就算是为了你们,用剑难道不是更好吗?”

    面对奥特斯的揶揄,王妃冷静的反问道。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

    “那个时候,德尔菲尼亚军驻扎在奥维庸。正准备缔结于我方有利的和平条约。而如果在这个时候,帕莱斯德国王突然暴毙的话。这一切真的能平安无事的解决吗?”

    她说的话是真理。

    帕莱斯德人必然会奋力进攻德尔菲尼亚军吧。就算没有证据,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他们也不会在乎,必然会引发舆论说这一切都是德尔菲尼亚做的,然后伺机逆转形势。

    “姑且不说我,渥尔也有他自己的立场。不能让他背负暗杀敌对国国王的嫌疑。我会用鞭子抽奥隆,只是单纯的泄愤而已。”

    奥特斯再次叹了口气。

    “真是愚蠢……又不是小孩子了,居然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行动吗?这可是比暗杀嫌疑更严重的问题。你如果突然在那种地方死掉,不,如果被发现了的话,这样会给德尔菲尼亚带来致命的打击。”

    王妃露出了说服小孩子一般的笑容。

    “我不会被发现的。我也不会被奥维庸城的士兵们杀死。所以不用担心。”

    “你真是有自信呀。”

    “因为真的是如此呀。在这个世界上,能杀死我的人——至今为止,只有一个人。”

    “是你的丈夫吗?”

    “不是。他是杀不了我的。虽然他的本领很厉害,但关键的是他的杀气不够。”

    王妃一笑置之,但奥特斯对于她自信满满的态度却有些嗤之以鼻。

    他是个非常现实的男人,即便是人们赞不绝口的王妃,他也是非常冷静的看待。

    虽然她看起来本领高强,脑子也很清楚,但毕竟也只不过是跟自己一样的人类。不可能是从天而降的战斗女神。

    既然是人,那被砍到就会流血,心脏停止跳动了就会死。

    “王妃。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就算你是降临在现世的战斗女神,也不是不死之身。还是说,难道德尔菲尼亚的王妃真的不会死吗?”

    “要试试看吗?”

    在说这句话的同时,道尔顿动了起来。

    他飞快地袭向王妃,从他平时悠闲的举动中实在难以想象他会有这种速度,没有任何犹豫,拔剑就砍了过去。

    莉莉娅王妃没有尖叫出来已经是做得很漂亮了。不过她还是脸色大变,凑到丈夫身边。

    “陛下!”

    “不要吵。”

    道尔顿的动作很不错。赤手空拳的王妃肯定会被他砍中的。但是,道尔顿的剑却只是空虚的在空中化过。

    就在这一刹那,王妃身穿长裙直接跳到了空中。像猫一样转了个身落到了地上。

    下一瞬间,她便化作一阵风冲到道尔顿跟前。

    “……呜啊。”

    中年男性道尔顿不由得缩起了脖子。

    虽然不知道王妃是从那里掏出的短剑,但是现在她手中的短剑紧贴着道尔顿的脖子。

    而且在那之前,她以闪电般的速度击落了道尔顿右手拿着的剑。

    在一旁看着的奥特斯也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而且,她并不是单纯的让道尔顿丢下了剑。道尔顿的右手无力的下垂着。看起来手腕上的要害被王妃按住,暂时被麻痹了。

    莉莉娅王妃脸色苍白的不停望着这幅场景和丈夫的脸。

    奥特斯看到这超人的技术,也无言以对。

    王妃确认对方已经没有战意之后,收起了短剑。在两名男人面前用力卷起裙子,将剑插进腿上的绑带中。

    “……真是漂亮的剑鞘呀。”

    道尔顿一边活动着麻痹的右手,一边笑着说道,但是他眼中却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躲过自己的一击之后,突然飘到空中,再瞬间逼近,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在这些动作中,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拔出大腿旁边的剑的呢。

    而且,抓住自己手腕的那股力量可不寻常。

    道尔顿也是凭借一把剑走世界的男人。他认为王妃的能力,比世间的评价要更可怕。

    格林塔王妃轻轻叹了口气,静静的对奥特斯说道。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都可以……”

    “你是想扩张领土,还是只是不希望国家被毁灭,你是哪一个?”

    奥特斯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就算我不回答,你应该也明白吧……现在的我根本没有余力去考虑扩张领土的事情。这种事情,应该在桑塞贝利亚更加成熟,有了充足的力量之再考虑。现在的状况下——这种身为隶属国的环境中,就算谋划这些事情,也没有任何意义。”

    王妃微微笑了笑。

    那是吃惊的笑容。

    “你自己的事情明明想得这么明白,却不能理解别人的事情啊。”

    “什么……?”

    “一样的呀。我、还有渥尔,都不想扩张领土。只是想活下来。”

    “…………”

    “佐拉塔斯和奥隆都太聪明了,反而有些愚蠢。他们都擅自认为德尔菲尼亚想要扩大领土。渥尔只是在保护自己的国家,只不过是应对对方安排好的战争而已。如果他们觉得身为国王的渥尔变强是个威胁的话,如果他们想阻止这个势头的话,那很简单,什么都不做就好了。”

    “…………”

    “这样的话,他绝对不会主动出击。肯定会悠闲地在自己的地盘上生活吧。他就像午睡的牛一样,是个非常安全的家伙。”

    奥特斯苦笑着摇了摇头。

    能在自己的地盘上生活,是因为他的地盘已经足够丰饶了。

    对于只有贫瘠土地的人来说,这已经是让他们非常羡慕的了。对于富有的人来说也是如此。他们想要夺取这些土地,变得更加富有。

    “王妃。男人并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满足的生物。我实在是无法相信你说的话……”

    “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如果你想和这个国家结成同盟的话,记住这一点比较好。他想要午睡。不要随便吵醒他。”

    说完这些,王妃打开了门,离开了房间。

    面对刚好穿过走廊的家臣,王妃像侍女一样端庄的低下头走了过去。

    莉莉娅王妃茫然的目送着这一幕。

    奥特斯王安抚了自己的妻子,让她冷静下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接着奥特斯一脸苦涩的说道。

    “为什么那样的战斗女神没有降临到我国呢……”

    没有比她更方便的兵器了。

    她既能成为勇猛的军队指挥官,又可以成为优秀的间谍,个人的技术是强大无人可比的。相貌美丽还会演戏,在外交方面也很有用。

    自己绝对不会将这么贵重的东西放着不用的。一定会让她在各个方面派上用场,奥特斯产生了一种近乎于憎恨的感情,但是道尔顿却摇了摇头。

    “我劝你放弃这个想法。她不是陛下你能操纵的对象。”

    “我不相信这些荒谬之谈。从天而降什么的——太愚蠢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那位王妃确实是位让人感到吃惊的人物。”

    “道尔顿你也对付不了吗?”

    “嗯。即便是男人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她能用一只枪将全副武装的坦加骑兵击下马,这看来也不是骗人的。”

    道尔顿手上的麻痹终于得到了缓解,不过在那一瞬间,让人的右手无法灵活行动,这绝不是单凭蛮力能做到的。需要相当熟练的技巧。

    而且,王妃的眼睛近在眼前的时候让他浑身发冷。

    据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最能表现出这个人灵魂的方式之一。

    “陛下有没有和老虎正面相对的经历?那种完全野生的老虎。”

    “什么?”

    “我有过。不过,即便是现在一想起当时的情况,仍然混身都会冒冷汗。要说最可怕的事情,那就是正视那双眼睛了。它有着可怕的强烈意志。那是自己完全不理解的头脑,完全不理解的智慧。——就是那种感觉。那位王妃跟那个时候的老虎很像。”

    道尔顿的语气非常痛切,充满感慨,但是奥特斯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想到居然能让道尔顿你说出这种话。如果一心钻研一条路的话,年轻的女性也能变成那个样子吗?”

    虽然精通武艺的人,经常对政治没有任何概念,但是她同时也是国王最为信赖的一名参谋。

    “那个人,有什么弱点吗?”

    不知是源于不甘心,还是存粹的好奇,道尔顿说出了这句奇怪的话。

    “弱点啊。”

    “因为,就算是拥有不死之身的英雄,也会有一个弱点吧?”

    “胜利女神哈米娅的弱点,那就是她的忌妒心了。一般的女性都跟她一样吧。不管是再怎么冷静的女人,再怎么聪明的女人,在这一点上,似乎都没办法控制自己……”

    “只有莉莉娅王妃与众不同吧?”

    道尔顿堂堂正正的跟年轻的主人开了玩笑之后,叹了口气。

    “不过,要说到那个王妃,她和她的丈夫一样宠爱那名爱妾。”

    “搞不懂。”

    “是啊,不明白呀。”

    几天后,莉莉娅王妃一个人来跟珀拉打招呼,是为了送上次礼物的回礼。

    她送的礼物是莉莉娅从自己国家带来的蕾丝披肩。

    这个时候,莉莉娅王妃有些问难的说,丈夫希望她传一句话。

    “听说格林迪艾塔王妃大人会正装出席典礼,是因为珀拉大人的请求。这样的话,能不能请您再次拜托王妃大人展现一下她那美丽的姿态呢。……我丈夫是这么说的……”

    珀拉却笑着摇了摇头。

    “这不行。因为我已经跟王妃大人保证只有这一次,所以她才出席的典礼。”

    “非常抱歉,提出这种无礼的要求……”

    “不,你不用在意。这已经是第五个人拜托我同样的事情了。”

    莉莉娅瞪大了眼睛。

    珀拉轻轻压低声音说道。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男人们都说一次还是两次都没区别。怎么会这样呢。王妃大人非常讨厌骗人,也讨厌违背承诺。明明那么坚定的保证过,只出席那一次典礼就好了,如果我再说这种话的话,她肯定不会原谅我的。”

    “啊……”

    “所以,就算是奥特斯陛下的请求,我也无法接受。”

    “就算是渥尔陛下的请求,也一样吗?”

    妻子(爱妾)都是要为丈夫献上一切,顺从服侍丈夫的,这是莉莉娅王妃的想法。如果丈夫是国王的话就更是如此了。

    这应该也是这个世界的常识,但是珀拉却微微笑着肯定的说道。

    “陛下是绝对不会提出这种要求的。”

    因为会被打得焦头烂额,当然这句话珀拉没有说,但是在《绝对》这个词上,珀拉微微加重了语气。

    她仿佛是在暗示,王妃的意愿胜于国王的命令。

    之后,莉莉娅王妃将这番对话详细的告诉了自己的丈夫,奥特斯再次大吃一惊。

    “德尔菲尼亚还不如索性将王位让给别的人呢。”

    奥特斯说道。

    他的意思是,如果王妃的权力比国王还要强大的话,这样做不是很正常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德尔菲尼亚战记”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