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理想的小白脸生活 第十五卷 附录 主人和侍女的间接交流/技术指导

    名为后宫的空间发生巨大的变化,通常都是在有新侧室入住的时候。虽然嘉帕王国的后宫是在各种意义上都与普通后宫不同的空间,但唯独这一点是相通的。

    芙蕾雅公主这位第一侧室入住后,嘉帕王国的后宫发生了很多的改变。

    迄今为止只有本宫投入使用的后宫,现在开放了以芙蕾雅公主为主人的别宫,入住那里的除了银发公主本人外,也包含了作为她侍从的北大陆侍女们。

    幸好,因为芙蕾雅公主是个极为「讲道理」的人,她带来的人员也都是严选出来且只有最低限度人数的惊讶。所以并未出现负面意义上的变化。但如果单论变化本身的话,就远超普通侧室和侍女入住时所带来的改变了。

    毕竟,芙蕾雅公主也是位身上很难找到符合『普通』这个词形容部分的女性。而她的丈夫善治郎,又几乎不会对银发公主身上那些荒唐离谱的地方进行掣肘。

    芙蕾雅公主的心腹斯卡谢,被允许即便在后宫中也可以装备武器,还经常和身为侧室的芙蕾雅公主本人一起在后宫中庭里练习骑龙。在骑术得到认可后的现在,两人在领地内行动时基本不再乘坐龙车而总是骑乘奔龙。

    当然,因为穿着裙子是无法跨坐在奔龙背上的,两人在那种场合里总是一副下半身穿长裤上半身穿狩猎服的打扮。

    因此必然的,后宫侍女们也得学会洗涤和熟悉的长裙完全不一样的,皮革狩猎服的方法;处理庭院中杂草时除了要顺道驱除害虫,现在还得清理奔龙的粪便。总之就是一大堆本来属于负责管理军用演习场的人的工作。

    在这样正反两方面都出现了大量变化的后宫里,今天又增加了一个变化。那就是部分后宫的窗户装上了『玻璃』。

    迄今为止,后宫本宫客厅的窗户都是普通的木窗,但现在更换成了镶嵌着『玻璃』的玻璃窗。

    以范本般优美的姿势站在玻璃窗前的阿曼达侍女长,对着齐聚于客厅的年轻侍女们开了口。

    「这些,就是从北大陆送来的『玻璃窗』了。虽然目前只配备在了后宫本宫的客厅,以及芙蕾雅大人居所的别宫的客厅里,但根据善治郎大人他们的评价,今后有可能还会继续再增加。只是,清理『玻璃窗』时有不少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幸好现在后宫中有几位对此经验丰富的人,接下来将由她们对你们进行指导」

    这么说完后,阿曼达侍女长的视线转向三名北大陆出身的侍女。

    「对玻璃窗进行清理,是需要一些诀窍的,但各位只要勤加练习应该就能很快掌握了」

    做出这番三人代表般发言的,是侍女兰希尔德。

    兰希尔德负责管理芙蕾雅公主从北大陆带来的人员。年轻的后宫侍女们第一次见到她时,都说她根本是「换了配色的阿曼达侍女长」。从那之后又过去了好几个月的现在,这个评价已经彻底固定了下来。

    而北大陆的侍女们,也在背地里称阿曼达侍女长为「换了配色的兰希尔德大人」,由此可以证明两人的相似度已经得到了公认。

    这两位中年侍女,已经相像到了明明头发、眼睛、皮肤的颜色全都不一样,年轻侍女们之间却总会定期传出「阿曼达侍女长和兰希尔德大人该不会有血缘关系吧?」之类传闻的地步。这是因为她们身上有着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表情,站姿和仪容犹如范本般完美,所穿的衣物水准极高等诸多『相同要素』的缘故吧

    「因此,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兰希尔德、爱尔维拉、蕾贝卡也会参与后宫本宫的打扫。你们要好好向她们学习清理玻璃窗的方法。没问题吧」

    听到阿曼达侍女长这么质问,年轻侍女们立刻齐声回应。

    「是,遵命」

    同时,她们内心中的恳求,则比说出口的话语还要一致。

    「让爱尔维拉来,让爱尔维拉来」

    ◇◆◇◆◇◆◇◆

    今天负责打扫的,是菲、多萝蕾丝、蕾蒂三人组,再加上爱尔维拉共四人。也不知道是问题儿童三人组祈祷的最卖力,还是仅仅出于偶然,总之来指导清理玻璃窗方法的人,和期盼的一样是爱尔维拉。

    「那么,接下来由我进行说明」

    站在客厅刚安装完不久的崭新玻璃窗前的年轻侍女,晃动着亮茶色的头发活力十足的这么说道。

    这女孩就是爱尔维拉。

    芙蕾雅公主最早从北大陆带来的三名侍女中的一人(之后又追加了几名交换人员)。

    身份是芙蕾雅公主生母的姐姐也就是她的伯母的兰希尔德,职责是管理北大陆的侍女们兼银发公主的监护人。

    年轻的侍女蕾贝卡,是芙蕾雅公主接受女战士训练时的同窗,也是和她意气相投的友人。

    与上述两人不同,爱尔维拉是纯粹以能力和人格为标准选出的侍女。

    因此她虽然年龄和蕾贝卡基本算同一世代,作为侍女的能力却更接近兰希尔德。

    头脑灵活,作为侍女的能力十分优秀,为人和善,总是积极的融入人群,将这些能力充分发挥的爱尔维拉,很快就得到了嘉帕王国侍女们的信赖。

    「如各位所见,玻璃窗的构造略微有些复杂。它分为圆形的透明部分,边框的黑铅部分,以及除此之外的木制部分。清理三个部分所用的药剂各不相同,这点请一定要注意」

    这么说完后,爱尔维拉像示范一样的给抹布倒上药剂,然后开始擦拭玻璃窗。

    就像「圆形透明的玻璃」这句话描述的那样,此次配置在客厅的玻璃窗是圆形的。

    每块玻璃的大小约在十公分前后,先用铅制的边框将圆形透明的玻璃固定,然后以横列安装在墙上形成窗户的效果。

    也就是俗称朗德尔窗的古典样式玻璃窗。

    经过爱尔维拉的指导和示范后,菲、蕾蒂、多萝蕾丝也开始擦拭玻璃窗。

    「唔—嗯,虽然滑滑的,但这个表面意外的凹凸不平呢。想要擦干净相当费事」

    边用抹布擦拭圆形的玻璃部分边给出这番感想的,是小个子的短发侍女——菲。

    就如她所说,朗德尔窗的玻璃部分很难称得上平整。

    这是因为朗德尔窗所用的圆形玻璃,是用名为皇冠法的技法制造出来的。

    所谓皇冠法,简单来说就是先用和吹玻璃瓶相同的要领准备一个玻璃泡,将玻璃泡分离出来后插入一根摇杆高速转动,如此玻璃泡就会在离心力的作用下延展开来最终变成板状。

    因为是靠回转离心力来延展的,最后得到的玻璃板必定会变成接近圆形的形状,但也因为如此,最终成品的大小存在着上限。

    而且即便由熟练的玻璃工匠来操作,做出的玻璃板也无法像现代玻璃那样平整,例如最后分离插入摇杆的部分,就无论如何都会留下痕迹。

    虽然这种凹凸不平也可以说是皇冠玻璃独有的『韵味』,但会增加擦拭的难度这点仍是不容置疑的。

    「窗户的位置也有些难搞呢。嘛,反正我们这些侍女里除了菲这个例外,其他人应该都不会有问题吧,只是下人里也有好几个身高和菲差不多的孩子」

    边这么说边毫无问题的开始擦拭玻璃窗上半部的,是以身高后宫侍女中排第一的为傲的多萝蕾丝。

    就像多萝蕾丝说的一样,虽然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她清理起玻璃窗的上半部分毫无问题,但这工作对于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公分左右的菲就太吃力了。

    幸好,现在后宫本宫的侍女中,没有其他像菲这么矮小的女孩。但就和刚才说的一样,比侍女更低一级的下人当中,有好几个和菲同样矮小的人。

    其实玻璃窗并未高到即便站直伸手去够也够不到的程度,所以即便是像菲这样矮小的人,真想清理玻璃窗上半部的话也并非不可能。但接触理玻璃这样的易碎高级品时那么做,终究还是有点危险。

    即便是只有百分之一的概率,如果每天都进行的话,事故终有一天还是会发生。

    对多萝蕾丝的担忧,爱尔维拉略微思考了一下后,微微歪了歪头。

    「确实,以菲的身高是有点危险呢。但是,考虑到玻璃窗的贵重程度,清理它们的工作暂时都不会交给下人吧。侍女当中身高和菲差不多的只有尼尔妲大人,而那位是不可能来做扫除工作的,所以我觉得没问题。至于菲,反正你身边有多萝蕾丝,所以也没什么关系吧?」

    对爱尔维拉的说明,菲先是连连点头,然后气势十足的举起小手,对身边的室友说道。

    「所以多萝蕾丝,上面的部分就交给你啦!」

    听到菲这么说,高个子得多萝蕾丝带着藏不住的苦笑回应了她。

    「好好好,交给我吧。作为交换,下半部分和地板就由你负责了哦」

    不动声色的将玻璃窗下半部分和地板的清理,也就是和上半部清理相比明显更多的工作量全推给了菲,只能说多萝蕾丝还是老样子。

    「确实呢—。话说,尼尔妲酱已经是那样的立场啦—」

    用和平常一样悠长语调这么说的,是以蓬松的淡茶色波浪卷发,以及格外丰满的胸部为特征的侍女——蕾蒂。

    后宫侍女中极为罕见的,身高只到菲视线高度的少女——尼尔妲,现在成了芙蕾雅公主所在的后宫别宫的首席侍女。

    别宫首席侍女简单来说,就是类似那边的侍女长的立场。也就是不会自己动手做擦窗户这类工作的立场(如果是人手不足的以前,阿曼达侍女长自己动手做这类工作也不是什么罕见的情况,但自从比侍女们更低一级的下人们被引入后宫,她就专心负责给全体下达指示和监督的工作了)。

    清理玻璃窗虽是全新的工作,但菲等三人早就习惯了互相配合的工作,再加上有爱尔维拉这个强力外援,整个过程反而比平时更早结束了。

    完成了手头工作的三人组和爱尔维拉,来到说是后宫的后台也不为过的侍女用食堂各自准备好茶水和点心,然后便开始了悠闲的休息时间。

    眼下,侍女用食堂里就只有三人组和爱尔维拉四人。

    这个时期嘉帕王国的气温,即便是温热的茶水喝起来也不会让人不快。

    拿出作为茶点的类似曲奇的烘焙点心后,蕾蒂又开始灵巧的为每个人都斟茶。

    通常来说,年轻侍女们休息时准备茶和茶点的工作是每个人轮流做的,但在问题儿童三人组这里却几乎都被蕾蒂一个人独占了。

    当然,这并非是其他两个人将这份工作硬塞给蕾蒂,而是她自己希望这样。虽然原本就非常喜欢做料理,但被料理负责人巴妮莎问『要不要当我的后继者?』后,蕾蒂便有意识的更加主动的承担料理方面的工作。作为交换,菲和多萝蕾丝替她分担了不少体力方面的工作。

    注满茶水的茶杯和装着茶点的小碟摆放在所有人面前后,多萝蕾丝第一个开了口。

    「今天真是多谢了,爱尔维拉。你的指导非常简单易懂呢」

    她说出口的,是对爱尔维拉教导自己如何清理玻璃窗的感谢的话语。

    北大陆出身的年轻侍女听到这番话后也露出柔和的笑容,同时耸了耸肩。

    「不客气。虽然如果兰希尔德大人来的话,肯定能用更短的时间、更完美的传授诀窍就是了」

    就像多萝蕾丝的感谢是发自内心一样,爱尔维拉的这番话也不是谦逊只是纯粹的事实。

    但即便理解这些,问题儿童三人组还是颤抖着不停摇头。

    「绝对不要!」

    「同上。谢天谢地,来指导我们的人是爱尔维拉你真是太好了呀」

    「不要兰希尔德大人—」

    嘛,这也是当然的反应吧。

    兰希尔德的指导能力胜过爱尔维拉虽是事实,但指导的严厉程度也同样远超后者。如果爱尔维拉的指导能力很低也就罢了,既然她的指导能力同样不低,那即便是兰希尔德的水平更高,三人组也没理由特意选择她来指导。

    对问题儿童三人组的反应,爱尔维拉先是露出一个小小的苦笑,

    「现在的兰希尔德大人,只是一名在后宫别宫工作的普通侍女而已呀,所以指导时并不会用特别高压的态度」

    然后用这番话为年龄差距比母女还大的同乡同僚辩解。

    然而,这番辩解却遭到了不惜弄乱一头黑色长发也要拼命摇头的多萝蕾丝的反驳。

    「所以说,那样的兰希尔德大人才更恐怖不是吗。无论何时都绝不违背对等的侍女的立场,礼仪也毫无破绽,甚至连语气都始终一成不变,却还能明确无误的对人进行指导!」

    即便和拥有更高公开立场的阿曼达侍女长相比,兰希尔德的压力也要来的更强。因为哪怕加上「请容我多嘴一句」「本来,以我的立场是不该乱插话的」「那么,我有一个提议」之类谦逊的前缀,如果是平日里就习惯了偷懒的人,这些「正确的提议」仍足以让她们缩起身子战战兢兢的回应「是,非常抱歉」吧。

    就算彼此的公开立场是对等的,如果年龄、实绩、以及个人实力明显存在差距,人际关系仍会自然而然的分出上级和下级。

    现在,无论是爱尔维拉还是问题儿童三人组,在提及职务上和自己对等的兰希尔德时都会很正常的加上『大人』这个敬称。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违和感就太强烈了。

    「这么一想的话,仅在形式的成了兰希尔德大人上司的尼尔妲实在很让人同情呢」

    说这番话时,多萝蕾丝露出仿佛在凝视远方的眼神。

    本应是上司的人成了和自己同级的同僚已经很难捱,尼尔妲却更进一步成为了后宫别宫首席侍女,也就是兰希尔德的上司——。听到多萝蕾丝仿佛很痛心的说法,爱尔维拉先是笑了笑,然后干脆的否定了她。

    「哎呀?这方面并不需要担心的哟。尼尔妲大人处理的非常好呢。虽然在首席侍女的工作上仍处于还要很多事需要学习的状态,但她把这份职责完成的很好,连兰希尔德大人都很惊讶哦」

    「这可真是,出乎预料呢……」

    「嗯嗯,那个尼尔妲居然能好好扮演希尔德大人的上司,老实说让人有点难以置信诶」

    对于多萝蕾丝充满怀疑的说法,菲也表示赞成。至于蕾蒂,虽然没有公开明言,但从表情上看明显也有同样的看法。

    对三人的反应,爱尔维拉先是优雅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回餐桌上,然后回答了她们。

    「扮演上司吗,这个说法稍微有点不对呢。尼尔妲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哦。她只是和平常一样非常坦率的接受兰希尔德大人的『忠告』,然后正确的完成首席侍女的职责而已」

    「啊啊,是这么回事吗」

    立刻就理解了爱尔维拉话语含义并释然的,是三人组中最为敏锐的多萝蕾丝。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尼尔妲这名少女的话,那就是「纯真到可怕」吧。

    那种仿佛觉得这世上不会有人对自己施加恶意的价值观,已经无防备到了让每个接触到的人都会为尼尔妲担心的地步。但也正因为如此,当她合情合理的主动亲近某人时,总能和对方建立良好的关系。

    兰希尔德虽然是一位极其严厉的指导者,但这份严厉中并不包含任何恶意。因此,她和能将其全盘接受的尼尔妲可以说有着绝佳的相性。

    只可惜尼尔妲并不是那种记忆力超强的人,所以虽然接受指导时的态度很好,却不一定能反馈在工作中。但兰希尔德是极为优秀的指导者,会把仅仅是嘴上回应的很好但实际上半点干劲也没有的人,和真心想要有所改进,只是纯粹因为能力跟不上导致仍会犯错的人彻底区分对待。

    因此,即便反复犯下同样的错误,兰希尔德也只会抱头烦恼而已,并不会对尼尔妲本人产生反感。

    「确实,这么一想的话—,不如说是兰希尔德大人那边更辛苦呢—」

    听到蕾蒂用她独有的悠长语调这么总结,爱尔维拉也点了点头,

    「正确答案」

    然后干脆的这么说道。

    问题儿童三人组立刻大笑起来。

    这之后,三人组和爱尔维拉继续边喝茶边谈笑。

    「话说回来,你们三人都比我想象的更快习惯了清理玻璃窗呢,是因为客厅里本来就有很多类似的物品吗」

    清理完玻璃窗后,又和问题儿童三人组做了和平时一样的客厅打扫工作的爱尔维拉,用仿佛突然想到的语气这么说道。

    「确实,听你这么一说,客厅里是有很多和玻璃窗类似的物品呢。例如电视、电脑、镜子。甚至连杯子也毫无疑问是玻璃的」

    就像多萝蕾丝说的那样,善治郎从地球带来的物品中有很多都用到了玻璃。因此,后宫侍女们其实早就在一定程度上习惯了和玻璃打交道。

    不过,将善治郎私人物品上的玻璃部分,和从北大陆进口的朗德尔窗所用的玻璃一视同仁是非危险的。

    「摸上去滑滑的这点是很像没错啦,但窗玻璃不仅表面凹凸不平,还有种更脆弱的感觉让人不敢太用力诶」

    菲这番以触感和直觉为标准的发言基本上是正确的。

    实际上,善治郎私人物品上以现代技术制成的玻璃部分,和纯靠这边世界技术制造的玻璃,无论完成度还是强度都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和将杂质去除到极限故有着极高透明度的现代玻璃不同,异世界玻璃中蕴含的杂色,已经浓重到了如果玻璃太厚就无法透光的程度,必须用将玻璃最大限度的磨薄以换取透明度的方法进行补救。

    本来就很脆弱,现在又被最大限度的磨薄了,这样在强度上当然完全不是地球玻璃的对手。

    听完菲的感想,爱尔维拉点了点头。

    「我今天才第一次接触到善治郎大人的私人物品,所以还很难进行比较,但清理玻璃窗时的确必须格外小心哦。指导时我也提醒过你们要注意的吧?」

    听爱尔维拉这么说,问题儿童三人组一起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当成玻璃窗迟早有一天会被打破比较好呢」

    「到那时,必须马上通知善治郎大人才行」

    「玻璃的碎片感觉好危险呢—,教教我们清理是需要注意的地方,或者需要什么特别的方法吧—,爱尔维拉?」

    看到问题儿童三人组完全不畏惧将来可能出现的失误,甚至还讨论起「玻璃窗被打破」时的应对方法,优等生的爱尔维拉一时间愣住了。

    「……你们三位,真的非常信任善治郎大人呢」

    特意在心里编排了一番后,爱尔维拉才用尽可能不刺耳的说法将这句话说出了口。但老实说,问题儿童三人组刚才反应就算将其视为「看不起主人」也不奇怪。

    即便再怎么脆弱,玻璃窗好歹也是工作场所的一部分。事前准备好这样的东西破损时的对策,完全可以当做三人在做出「我们今后一定会打破玻璃窗哦」的宣言。

    然而,菲、多萝蕾丝、蕾蒂三人却用仿佛全完全搞不懂爱尔维拉为什么惊讶的表情,满不在乎的问道。

    「那个,我们当然是很信任善治郎大人,可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刚才的对话里,有包含什么能让人觉得自己对主人很信赖的地方吗?看到菲仿佛真心对此感到不解的歪了歪头,爱尔维拉尽可能保持着笑容回答了她。

    「失手将玻璃窗打破,这确实属于总有一天会有人犯下的失误。但因此就比『那么,为了尽可能避免那种情况该怎么做』更优先拟定出『打破玻璃窗后的应对方法』的话,不就代表你们非常信任善治郎大人吗?」

    听了爱尔维拉的指摘,才终于意识到这个事实的菲和蕾蒂不由得对视了一下。

    「听你这么一说……」

    「通常来讲,如果打破了府邸中的物品,即便不是故意的也会被骂的很惨呢—」

    仆人若弄坏了府邸里的物品,收到严厉叱责就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甚至被主人要求赔偿或是被解雇也是有可能的。

    因此,善治郎秉持的那种「故意破坏先不说,如果连仅仅因意外打破东西的人也大加叱责,只会让对方处理日常工作时变得畏手畏脚毫无益处」的观点,在这个世界可说是相当的异类。

    实际上,即便善治郎特意进行过这方面的说明,能马上回应一句「说的也是」便接受了他观点的侍女,就只有问题儿童三人组和尼尔妲而已。其他侍女们至今仍在工作时为可能打破某种东西担惊受怕,每次动手前都会先做好其实完全没必要的觉悟。

    「虽然完全有违常识,但后宫这里就是善治郎大人的价值观更优先嘛。我们只是尽可能的配合而已」

    和菲与蕾蒂不同,装出一副无辜模样的说出这番话的多萝蕾丝,是故意拿善治郎的话当借口和挡箭牌的。

    从刚才那句「到时,必须马上通知善治郎大人才行」,就能明显看出她的意图。

    通常来说,玻璃窗被打破时首先应该向清扫工作负责人伊妮丝或阿曼达侍女长报告。可明明是这样,多萝蕾丝却选择将情况直接通告给善治郎。

    因为她很清楚后宫里拥有最高发言权,又最有可能做出纵容决断的人都是善治郎。

    「可是,如果真有人打破了玻璃窗,那过后要怎么补救?从北大陆进口新的代用品很花时间吧?」

    对菲朴素的疑问,蕾蒂歪了歪头答道。

    「诶—?可我记得不是已经把一位玻璃工匠先生从北大陆挖角来了这边不是吗—?所以应该是让那个人直接做个新的代用品吧—?」

    嘉帕王国的后宫,是一处善治郎自然不必说,连女王奥菈、最近刚成为的侧室芙蕾雅公主等女性也能自由进出的,和普通后宫有些不同的的空间。

    由于连侍女们也能相对频繁的出入,所以并不存在『因为是后宫所以特别的情报都会被封锁』的情况。若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些在王宫内——视场合而定有时甚至是在王国内——流传的传闻也并不稀奇。

    听到蕾蒂提起这种『传闻』,多萝蕾丝用有些认真的语气反问道。

    「诶?这样没关系吗?把专业工匠挖走的做法,不会造成问题吗?」

    在南大陆人看来,玻璃工匠等同于靠最先端技术为生的,犹如机密情报聚合体一样的存在。所以多萝蕾丝的担心并不能说有错。

    然而,四人中对北大陆的事最为熟悉的爱尔维拉,带着丝毫没有慌乱的冷静表情对蕾蒂反问道。

    「呐,蕾蒂。你知道那位工匠是来自哪个国家吗?」

    「呃—,我记得—,应该是叫波黑比亚王国,来着—?」

    「工匠的年龄呢?」

    「具体年龄虽然不清楚,但从外表看,是个有相当岁数的老爷爷—」

    询问完上述情报后,爱尔维拉用自信十足的语气说道。

    「既然如此,我想至少律法上是没有问题的。波黑比亚的玻璃工房分为国家直营和玻璃工会所属两种,虽然前者是外国人不能涉及的场所,但后者就没问题了。

    除此之外,考虑到那位工匠的年龄能算作老人,那么他已经从玻璃工会退会的可能性很高。虽然不能说绝对,但拉拢这样的人在法律上应该是没有关系的」

    「那个国家的玻璃工会,规定成员到了一定年龄后就必须退会吗?」

    对菲的疑问,爱尔维拉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开始为她说明。

    「不。工会的规则中并没有对成员的年龄进行特别限制。不过在波黑比亚王国,年龄超过一定岁数且拥有足够丰富技术和知识的工匠,会被国家会赠予『熟练工匠』的称号。而熟练工匠的定位和国营工房工匠是相同的,所以国家不会允许他们去往国外。

    所以说,能够被带到国外的老玻璃工匠,一定是没能拿到熟练工匠称号的人。这类年龄已经不小却仍未成为熟练工匠的人,说不好听点就是工会觉得他们可有可无」

    这样的工匠向工会申请退会时,往往都不难得到许可。相反,获得熟练工匠称号的人和国营工房所属的工匠一样,被明令禁止去国外,这些都是为了防止技术和知识外流。

    换言之,年龄很大却仍未获得熟练工匠称号的工匠,都只拥有即便外流也无所谓程度的技术和知识。

    「不过这仅仅是以北大陆的标准而言。在南大陆这边,因为制造玻璃的技术还很落后,所以即便是那类工匠也会被视为贵重的技术专家吧」

    听到爱尔维拉虽然尽可能的修饰,但还是暴露出觉得南大陆的技术落后想法的说辞,多萝蕾丝苦笑着回应了她。

    「更直白些也没关系哦,是『所有技术』都很落后才对吧?虽然正确来说,是魔法以外的所有技术」

    听多萝蕾丝这么说,菲和蕾蒂也兴趣十足的开了口。

    「果然如此呢」

    「看过蕾贝卡酱和爱尔维拉酱的私人物品后,我就有这种感觉了—」

    来自北大陆的芙蕾雅公主一行人,除了银发公主本人外其他人都只带了少量的私人物品。

    身为王族的芙蕾雅公主,老家是相当程度名门的持名女战士斯卡谢,身为芙蕾雅公主母系那边伯母的兰希尔德的私人物品,其高水准姑且还能用「本人和老家的阶层不同」来解释。可只是下级贵族的蕾贝卡和爱尔维拉的私人物品,也同样优质到了以南大陆的标准看来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这其中特别简单易懂的,就是侍女的话几乎每人都有的缝纫道具了吧。其中针、剪刀、线的差距,完全可以用一目了然来形容。

    最为明显的就是剪刀,北大陆的剪刀不仅所用铁料的品质要高出好几个级别,构造更是异常的精巧。如果想要在嘉帕王国购买同样级别的剪刀,肯定会花费数额高昂到即便是贵族也会略感犹豫程度的金钱。

    线也有很大不同。具体来说,就是有色线的种类。菲他们的缝纫工具中,只附带了了白色(其实更接近淡黄色)和黑色(严格来说并不是纯黑)两种颜色的线,相对的,蕾贝卡她们手上中除了这两种颜色的线外,还有赤、青、绿、黄等各种颜色的线。

    为了掩饰痕迹,缝补时确实应该尽可能选择颜色接近布料的线,但这种做法仍然很奢侈。因此,染过色的线价格必须足够低廉。当然,这里说的低廉并不是指普通庶民也能买得起的价格,而是下级贵族能毫无顾忌购买的意思。

    明明纯粹的国力、经济实力是嘉帕王国压倒性的胜出,这类量产商品的品质却是乌普萨拉王国更胜一筹。这意味着在很多领域里后者的技术更为先进。

    「话说回来,爱尔维拉对北大陆的事情知道的真详细呢。在乌普萨拉,侍女拥有这种程度的教养是很普通的事吗?」

    听到多萝蕾丝疑问,爱尔维拉特意用听起来不会显得过度自傲的谨慎语气回答了她。

    「刚才我提到的知识都不普通哦。我是因为有机会曾在王都大学旁听过好几次以法学和理论学为中心的课,所以才比普通人多知道一些东西啦」

    「大学?」

    「大学是什么—?」

    「呃—,我记得应该是北大陆各国都有,以知识的收集、传承、研究为宗旨的组织,是这样吧?」

    因为菲和蕾蒂都因为南大陆不存在类似的组织感到不解,多萝蕾丝用自己以前听说过的知识为两人做了解答。

    「是的,多萝蕾丝的说明基本没错。如果要再补充一点的话,就是培育出知识丰富的学者,精通礼仪的人物也是大学的目的。若是国家或『教会』主导创立的大学,还有着运营国家或『教会』所须人才的育成机关的一面」

    听完爱尔维拉的说明,三人组同时露出感叹的表情。

    「嘿诶」

    「好厉害呢—」

    「确实很不得了啊,北大陆。既然爱尔维拉也去过,意思就是女人去那里学习也没问题?」

    对多萝蕾丝的提问,爱尔维拉带着有些遗憾的表情摇了摇头。

    「不。在乌普萨拉,女人是无法入籍大学的。像我这样偶尔旁听一下就是极限了」

    在兹沃达-沃尔诺希奇贵族制共和国、埃米利亚王国等几个国家,大学据说也会对女性开放。但即便在那样的大学,实际招收的女性正规学生学也稀少到一年都未必会有一名。

    目前,学术界中的男性独大程度,据说比军界还要夸张。这么一想的话,会特意跑去大学旁听的爱尔维拉虽无疑是一名『优秀的侍女』,但也许已经不能算『普通的侍女』了。

    话虽如此,她身上当然还是保留了不少和『普通侍女』相同的地方,例如非常喜欢和人聊与恋爱有关的话题就是其中之一。

    「说起来,爱尔维拉听说米莱拉转属的事了吗?她从奥菈陛下的本宫,转去芙蕾雅大人的别宫了呢。米莱拉是出席了尤格文殿下的欢迎晚会的侍女之一吧?那么果然,是那么回事吗?」

    对多萝蕾丝突然想起的这个话题,爱尔维拉也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诶诶,就和多萝蕾丝你想象的一样哦。尤格文殿下的对象,已经内定是米莱拉了呢。幸好,米莱拉是后宫侍女,所以现在把她调去了芙蕾雅大人身边,确保她能在出阁前熟悉乌普萨拉王国的知识、常识、礼仪作法」

    虽然与纯粹的恋爱话题相比掺杂了政治的成分,但传到贵族之女耳中的恋爱话题,或多或少都会是这个样子。

    不如说,必定会存在的政治因素反而会视为「需要跨越的障碍」或「命中注定的要素」,让谈论时的气氛更为热烈。

    「也就是说,去了别宫后,米莱拉会被当作准王太子妃接受相关的教育吗。呜哇,感觉很辛苦诶」

    身份越是提升,不仅随之而来的麻烦事也越多,不得不遵守的礼法也会越发严格。虽然对此十分清楚菲擅自同情起了米莱拉,但在米莱拉看来,菲根本是多管闲事。

    嫁给身份尽可能高的男人,才是自己人生的『胜利』——米莱拉就是拥有这样价值观的人。

    对此十分清楚的多萝蕾丝,仿佛很无语的瞥了菲一眼。

    「菲,米莱拉和你可不一样哦。得到那种待遇她应该反而十分开心吧」

    「啊哈哈,米莱拉酱的话确实会呢—」

    蕾蒂也一边开心的笑着一边表示赞同。

    「嘛,实际上日后确实会很辛苦吧。我之前曾以客人的身份在北大陆滞留了一段时间,那边虽然有不少有趣的新鲜事物,但要在当地生活的话和这边不同的地方就太多了,适应起来可不容易」

    去异文化圈旅行一段时间和在当地定居下来,可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虽然多萝蕾丝表示了这样的忧虑,但她内心里其实并不是特别担心。多萝蕾丝所知道的米莱拉不仅是一名内在十分坚强的少女,还充分接受过典型的贵族子女式教育,按照周围人的期望行事并不会让她产生避讳感。

    只有与伴侣的相性不是异常差,米莱拉就没问题,——多萝蕾丝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虽然得出了相同的结论,但蕾蒂仍用和平常一样的悠闲语气,问了个自己有些担心的问题。

    「米莱拉酱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没问题啦—,但尤格文殿下具体来说是位怎样的人呢—?」

    虽然多萝蕾丝在北大陆,菲在之前的欢迎晚会上和尤格文王子见过面,但她们都不敢说自己已经摸清了对方的为人。因此必然的,三人组的视线集中到了爱尔维拉身上。

    然而爱尔维拉却完全不在意三人视线中的压力,只是带着让人看了就会安心的柔和笑容流畅的回答了三人。

    「尤格文殿下和米莱拉的相性,我觉得应该非常好哦。那位大人的言行和判断标准原本就更偏向理性,又有着即便在私生活时也能轻易掌握主导权的人品」

    也不知道是与生俱来的性格,还是后天教育的成果,米莱拉在处理男女关系时,有会将主导权交给对象的倾向。

    所以她和希望总能把主导权掌握在手中的尤格文王子,确实可以说相性非常良好吧。

    爱尔维拉又进一步做了解释。

    「对尤格文殿下的事最为熟悉的人,无疑就是芙蕾雅大人了。既然那位大人会负责教导和殿下有关的事,米莱拉肯定不会有问题的啦。

    而且别宫那边还有兰希尔德大人在,如果米莱拉在别宫工作时能得到兰希尔德大人的认同,那么也能期待她向菲丽希亚大人做出书面担保了」

    兰希尔德是芙蕾雅公主和尤格文王子的亲生母亲——菲丽希亚第二王妃的姐姐。除了血缘足够高贵亲密外,从她被提拔成芙蕾雅公主的「监护人」这点就可以看出,兰希尔德自身也深受乌普萨拉王国高层信赖。

    如果这样的兰希尔德认同了米莱拉甚至愿意为她做书面担保的话,身为她妹妹的菲丽希亚第二王妃自不必说,甚至对于古斯塔夫王本人也能造成相当不错的影响。

    「既然如此,要把这件事透露米莱拉酱吗—?告诉她只要努力就能得到兰希尔德大人的书面担保,所以别宫的工作要加油,之类的—」

    虽然蕾蒂提出这个建议纯粹是出于好心,但爱尔维拉连想都没想就连连摇头。

    「还是别那么做比较好。因为肯定会产生反效果」

    「诶?」

    就在蕾蒂目瞪口呆一脸不解的时候,多萝蕾丝已经做出了极度接近真实的推测。

    「啊,难不成在兰希尔德大人的价值观里,为了获得奖励特意所做的努力是不被认同的?」

    这样的思考方式其实并不稀奇。「评价应该是根据一个人平时的言行,以及能力和人格做出的东西。仅在事前提示会有某种奖励的特定时期所做的努力并不能作为标准」的观点,在道理上完全说得通。

    爱尔维拉也点了点头。

    「一半正确吧。虽然并非完全不会给予好评,但纯粹以获得奖励为目标的努力,在兰希尔德大人心中是会打折扣的哟。换言之,即便最后还是能得到书面保证,如果我们事先就告诉了米莱拉,即便合格了她也无法在兰希尔德大人那里拿到高分。

    不过你放心吧,蕾蒂。以米莱拉平日里的工作态度,兰希尔德大人肯定会给她合格评价的」

    所以就算想要通风报信也不能真的去做,这样反而会让事情更顺利哦——,爱尔维拉自信的这么断言道。

    这番带着柔和的笑容用平稳的语气做出断言,不可思议的异常有说服力。

    「这样啊—。米莱拉酱,如果能获得幸福就好了呢—」

    「没错」

    「最好会是那样啦。毕竟米莱拉获得幸福的话,对两国来说也是理想的结果呀」

    听到蕾蒂纯粹的期望同僚能获得幸福的话语,菲和多萝蕾丝也都表示赞同。

    会话到此就结束了,无声但决不会让人尴尬的寂静时间接下来又持续了一会。

    打破了这份寂静的,是食堂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估计是其他部门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了吧,几名年轻侍女吵吵闹闹的走进了食堂。在一大群褐色皮肤和暗色系头发中,因白色的皮肤和长长的金发格外显眼的侍女——蕾贝卡发现了四人后,立刻快步走了过来。

    「爱尔维拉,指导工作辛苦了。菲、多萝蕾丝、蕾蒂,你们有好好记住清理玻璃窗的方法吗?」

    从边这么说,边问也不问就在餐桌旁的空椅子上径直坐下的做法就能看出,蕾贝卡与在座的四人关系十分亲近。

    不过虽然同样是来自乌普萨拉王国的侍女,与优等生的爱尔维拉不同,蕾贝卡的气质更接近问题儿童三人组这边。

    因为这个缘故,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与三人组建立了可以无所顾忌互相嘲弄的损友关系。

    「那种程度的事,当然已经记住了」

    「没错哟—,爱尔维拉酱很擅长教人呢—」

    「如果是蕾贝卡你来指导的话,说不定就没这么顺利了」

    听到菲、蕾蒂、多萝蕾丝这么回敬,蕾贝卡本人不必说,连同席的爱尔维拉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确实,如果对象是你们的话我可没办法一天就搞定啊。在指导能力这方面,我实在不是爱尔维拉的对手」

    对蕾贝卡乍听是在谦虚,实则是在揶揄菲三人记忆力糟糕的话,问题儿童三人组当然不会默不作声。

    「只是指导能力?」

    「蕾贝卡身上哪里有胜过爱尔维拉的地方?」

    实际上,单以侍女的能力而言,无论哪个方面爱尔维拉都在蕾贝卡之上。

    然而,对于菲和多萝蕾丝的吐槽,蕾贝卡只是不慌不忙的抬起右臂,做出一个展示力量的动作,

    「那还用问吗,互殴的话肯定是我赢!」

    然后自信满满的这么说道。

    「蕾贝卡……」

    「蕾贝卡酱,没有这样的吧—」

    「这是可以自傲的事吗?」

    在满脸无语的问题儿童三人组旁边,爱尔维拉依旧笑的十分开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理想的小白脸生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