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我女友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 第七卷 3 瞄准着圣夜的修罗场

    就这样,真凉再次回到学校上学了。

    因为正值学园祭这种大型活动刚刚结束的时期,所以可以不引起什么大骚动悄悄地回来。被赤野芽衣等同班女生抓住问「请假休息的时候都干什么去了?是因为生病了吗?还是去渡假了?」,或是足球部的田中君看见真凉回校就边站在走廊边叫着「守门员往横飞飞飞飞飞飞飞!」,也只是这种程度的骚动而已。

    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知道的只有我们「自演乙」的成员,千和她们也不会说出来吧。可能可以就这样一直继续瞒过他们。要是这样的话对真凉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可以安心了。

    在晴天普照的午休。

    我跟熏一起在校舍的花园里吃便当了。

    我挑明了跟真凉分手的事,并找他商量了——。

    「你们的社团活动也在一起,我想应该很难暴露吧。但是,要说能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可不好说了」

    熏单手拿着草莓牛奶,他所提出的见解,可谓相当悲观。

    「因为夏川同学可是名人嘛。像你们没有再一起回家啊,对话让人的感觉很疏远啊,光是这种微小的细节也会引起传言的。然后,要是赤野同学问『难道你们分手了?』,这种突击可就让一切都结束了」

    「嗯……」

    的确正如他所说。我能想象这情景。

    「而且,夏川同学想要撮合吉娃娃和锐太吧?看到这点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说得越来越对了。这个混账。

    「很困难的啊。跟同班同学交往」

    熏如此教导恋爱白痴的我。

    「即使分手了也要每天打照面,我想应该蛮痛苦的吧。身边的人都用『前情侣』的目光看着自己,会变得待不下去的。我也认识其他跟同班同学交往的孩子,但大家都替他们保密了。这样会过得容易一点」

    「原来如此」

    感觉窥视了由恋爱脑控制的学校社会的一部份。

    在我的印象中,说到情侣一般都是些希望大家「来看我们亲热吧!来看吧!」的混蛋。

    对于真的想长期交往的对象,可能不张扬,反而隐瞒自己的恋情会比较好呢……。

    「话说起来,熏没怎么惊讶呢」

    「什么没怎么惊讶?」

    「在说我和真凉分手的事,总觉得你不太意外」

    熏把喝完的纸包饮品折平,

    「自第二学期开始,夏川同学的情绪就变得很不安定,这点连外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嘛」

    「所以,你就觉得我们应该会分手?」

    「说到底,你为什么会交往到现在还是一个谜啊」

    不愧是熏,一语中的。

    「也、也是呢?全校第一的美少女跟我,怎么看都不搭对吧?」

    「不是不是,不是这种意思」

    熏闭上嘴巴稍微想了一会儿后,

    「果然,还是因为吉娃娃太沉重了啊……」

    「沉重?」

    不可能是在说体重的事。正如表面所见,千和超轻的。

    「也就是说,一般的女孩子,是不会想过介入吉娃娃和锐太之间的」

    「你在说什么啊。这样的话公主和冬海算什么啊」

    「秋筱同学已经划清界线了吧。从第二学期开始已经没有怎么黏着锐太了」

    咕,我马上语塞了。

    明明除了社团活动我都没怎么跟公主在一起了,看得真通透啊。

    「问题是小爱,主要是因为她不知道啊。吉娃娃和锐太的事」

    「因为那家伙也算是我的青梅竹马嘛」

    这点并没有错。即便是我,现在也很珍惜和小爱的回忆。

    但是,现在拿出婚约来迫我结婚也只让人觉得困扰啊。

    「因为小爱觉得自己的回忆是最重要的,就不把吉娃娃放在眼内了。这样下去,她可能终有一天会栽跟头的」

    「不要说这么可怕的话啊」

    然后熏耸耸肩,

    「你没有发现吗?锐太身边埋藏了很多地雷啊」

    「……哈」

    原本想大笑的,却做不到。

    因为看熏的表情就知道,他是真的在担心我。

    「注意不要踏到地雷喔。别看我这样,我还是在担心的啊」

    ◆

    真凉回归后终于齐集全员的「自演乙」,取回了久违的日常。

    千和在吃零嘴。

    真凉只是在看JoJo。

    冬海在用带来的笔记本计算机做风纪委员的工作。

    我则默默地盯着教科书看。

    公主最近开始练习画画了。今天也在边看着带来的图集,边在笔记本上不断学着画。还真的很热心呢。手都被铅笔的碳粉弄得一片黑了。

    「姬儿,你在画什么?」

    千和靠出身子,公主马上趴在桌子上掩着笔记本。

    「还不能说。在我画得更好时,才给大家看」

    好像在企划着什么的样子。光是稍微学习一下就能做出这样的猫耳和尾巴等装饰了,公主的话一定连画画也很快掌握好的吧。

    不过——。

    跟平常没什么变化呢,一成不变到可怕的程度。

    意外的是公主什么都没有说。明明真凉在学园祭自白时这么惊慌失措。现在却沉默不语。

    是因为跟真那商量了什么了吗?这样的话真那不也知道伪男友的事了么——不,公主不会把这种事说出来吧。

    「话说起来,大家圣诞节有什么打算呢?」

    看完一册单行本的真凉唐突地问道。

    「说什么圣诞节啊你,离圣诞节不是还有一个月以上么」

    「像车站前那些地方已经开始准备圣诞节的布置了喔。为了恋人而装饰上美丽的布置,这样的小镇……真是太美好了。说的是塑料」

    我是觉得绝对会涉及建筑法啦,她本想说些浪漫的说话吧。

    真凉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

    「在这么美好的圣诞节、锐太君打算跟谁一起过呢?」

    千和拿着洋芋片的手停了下来。

    冬海敲打着键盘的手指停了下来。

    公主……啊,笔没有停下来。似乎过于集中没有听见。

    我也停下了在解集题的手,

    「圣诞节有冬季补习班,可没有玩的时间啊」

    「咦,在先前的补习社里?」

    冬海向我搭话道。

    「是啊。因为提早申请有优惠啊」

    「那么爱衣酱也去上吧-一定会被分在同一班吧」

    「我想也是」

    因为分班方法似乎跟夏季补习班的时候一样,大概我们都会被分到Z班吧。

    「那么,也就是说今年的圣诞节会跟冬海同学一起在补习社里渡过?」

    真凉以跟刚才完全不同的尖锐声音插话了。

    「那么春同学要怎么办。你打算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吗?吉娃娃太寂寞的话可是会死的喔?」

    「不,才不会死」

    千和冷静地说道。

    「锐君可要学习啊。这种难处我也是懂的」

    但是真凉以锐利的眼光盯着我看,

    「请你展开想象的翅膀。在荒无人烟的街头里卖火柴的吉娃娃同学。『你有火柴吗汪?』『要买火柴吗汪?』。被路人冷漠对待的吉娃娃同学。『吵死了谁会要火柴啊!』『你就不会卖ZIPPO火机吗,这货品不齐全的烂店』『我会帮你买很多的,但作为补偿……你懂的吧?小姐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哈哈』。啊啊,翌日早上,整个身子都变冰冷的吉娃娃同学的尸体被发现了!」

    「所以说为什么会死啊!」

    看来真凉总是凡事往坏处想呢。

    说到底她也把圣诞节看得太重了吧。这点简直就像恋爱脑一样。

    「那只是西方的节日吧,蠢敝了。为什么跟恋人一起过圣诞节变得像是义务一样了。反正这只是广告商的阴谋吧」

    「我同意」

    公主开口了。似乎画完了。

    我瞅了笔记本一眼……嗯?画了格子?难道这个是漫画不成。

    「说到圣诞节,一般来说都是基督教的祝祭。但这只是为了欺骗愚昧的大众的阴谋」

    「就是啊。大家都被传媒耍在手心上了」

    「根据网上的社长提供的情报,这一切都是美军做的好事,相对其他说法,这个更为有说服力。说到圣诞节就是赤月的魔力值变成666的唯一一晚。是那群家伙让路西法复活的绝好机会。有传言说,先前羽根山市那个在台风季以外的季节袭来的台风,是美军为了测试自己开发的气象武器而作的实验。不能大意」

    「…………喔,喔」

    所谓阴谋论,就是说这个吧。

    ……羞死人了……。

    有言看见别人的中二病就能治好自己的中二病。广告商和美军,很抱歉。

    真凉就像还没说够一样,靠出了身子。

    「知道了么锐太君,请你展开想象的翅膀」

    「我已经不想展开了……」

    只你是想说「想象的翅膀」吧。

    「在圣诞节晚上,孤身一人在吃饭的吉娃娃同学。啃着贴住了超市半价贴纸,好像很难吃的炸鸡。『今天爸爸和妈妈都要加班吗』『没办法。是为了而努力工作的嘛』。没有人回答她的低喃,只有在把汤加热的微波炉发出的一声『叮』在起居室里回响。『锐君他,现在跟冬海在一起……。』为了驱赶阴暗的心情,春同学把手伸向卖余的火柴。在微弱的火苗中,接二连三地表现了跟他一起各种快乐的回忆。『锐君,啊啊,锐君!』一枝火柴熄灭,就再次点燃另一枝火柴。在火苗熄灭前的那一段短暂的时间,把自己的身体奉献给回忆的吉娃娃同学。啊啊,翌日早上,整个身子都变冰冷的吉娃娃同学的尸体被发现了!」

    「她是在家里对吧!?」

    无论如何,似乎都要弄死千和的样子。

    真凉说要支持我们的关系,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但为什么总觉得做的事跟之前没什么不同呢。

    「话说啊,我真的不在意啦。反正我圣诞节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对吧,锐君?」

    「每年都是这样呢。你家」

    千和那总是因为工作而不在家的父母,新年啊,圣诞节啊,生日这些日子可是比一般家庭更重视的。

    冬海像是很高兴地把自己的肩膀碰上我肩膀,

    「那么,圣诞节就跟我一起学习吧!」

    「是呢。所以要是你现在能离我远一点就帮大忙了」

    对于那天能不能好好学习感到不安。

    另一方面,真凉又自顾儿地说着,

    「真是的,春同学真是自觉不足啊。要是不紧紧抓住这男人的话,他就会到处留情的,明明在女人面前又抬不起头又不会应对的说」

    被说得很过份。

    「哎呀—那个,真凉?你不用这么担心的」

    「你在说什么呢!像你这种说教书呆子,放开你的话一定就会跑去学习或是对其他女人说教了!要是你们不在我还能看到的时候结合的话,我可会很困扰的!」

    「咦咦咦……」

    麻烦事无界限。

    正如熏所说,有「地雷」被埋藏着。

    现在眼前到处都有炸弹。

    但是现在,状况过于混乱,不知道踏到哪里会爆炸。

    ◆

    在这样的地雷区战战兢兢地前进,第二学期也迎来了下半场。

    已经到了十一月第二个星期,离期末考只有一个月了。

    要是这次夺不回第一名的宝座,我就要以第二名的身份过年了。别开玩笑了。我一定要以第一名来迎接新年。

    我最大的对手在旁边的座位上打了个大呵欠,

    「呼啊。为什么我的课桌上没有羽毛呢」

    这样说着的,正是我取得第一名之路上的大卵石,最上夕罗同学(现任学年第一名)。

    她趴在课桌上,用手指戳自己的右脸。

    在午休后的第五节课,而且还是为了配合其他班的进度改成的自习课。

    因为有老师在监督所以没有学生大大咧咧地离开座位,悄悄话也难以避免。也有人在睡觉,但因为老师忙着改卷就当作看不见了。

    「季堂君,真是个认真的人呢。」

    「哼。在自习课里自习有什么不行」

    「没有人说过不行啊」

    「真是不友善呢」,她边这样说,又打了个大呵欠。似乎是因为学习得太晚了。

    「吶,你一天内大约会花多少个小时?」

    「基本上,一回到家里就开始了。因为做了个专用的房间,所以就在那里做了。除了吃饭和洗澡外,一直做到日期交替的时期为止。所以说……大概六小时吧?」

    「呣,不愧是你呢」

    真厉害。即便是我每天都只能花五小时而已。

    连同做家事所花的时间,要怎样分配时间才能把学习的时间提高到跟那边一样呢。

    「但是,播放次数却没怎么上升呢……。虽然我已经上载了大约十次了」

    「哈?」

    「果然不得不增加练习量呢。也要把零用钱存起来,去参加发声训练呢」

    「……你在说什么?」

    「所以说,我在说卡啦OK」

    「我在说学习啦!」

    不自觉地大声吐槽了。

    老师盯着我看,让我慌忙地伏下视线。

    最上小声地问道,

    「你没有听千和说过吗?我还认为你在说这事呢」

    「鬼才知道。话说为什么刚刚的对话会甩到卡啦OK去啊!」

    「我倒是不觉得刚刚的对话会甩到学习时间去。说到底,会有人对其他人的学习时间感兴趣这事,本身就超出我的想象范围外了」

    「……啊啊,是吗」

    也就是,说。

    最上对学习不感兴趣,也没有把我当作对手看待。

    这样子到底是怎样取得第一名的啊,这个混蛋。

    「那么,我再问你一次。你一天会花多少时间学习啊?」

    「一般都是零小时呢」

    「零」

    「光是听课不就足够了吗?虽然在考试前也会稍微温习一下」

    「小时」

    ……。

    真的存在的啊,这种家伙。

    的确在看一流大学的合格生留言之类的东西,偶尔会看见像「学校的学习只要一本历代问题集就足够了!」的留言。

    「为什么你会来羽根高啊?」

    「因为离我家近啊。近得能在我家的浴室窗外看见操场的白线」

    说完后,最上又打了个大呵欠。

    果然是怪物啊,这家伙。

    对上这样的天才,我真的能重夺第一名吗?

    ◆

    放学的钟声响起,在我把笔记本和教科书放到书包里时。

    「嗯嗯?」

    本应在笔盒的铅笔,少了一支。

    在地板上找了一找,却找不到。

    「……嘛,算了」

    反正我平时都是在用自动铅笔,铅笔只是当作备胎放在笔盒里。因为很少用所以没有了也没怎么困扰的。

    「好了锐太君,到了社团活动的时间了」

    拿着书包的真凉走了过来。

    「我有事要到职员室一趟,请你先过去吧。在过去途中,别忘了去接春同学」

    「为什么要特意去接她?」

    真凉歪一歪脑袋,发出了「呣」的声音,

    「两情双悦的人在同一个社团喔?当然要一起去了不是吗?」

    「不,所以说,我和千和没有在交——」

    「比起那种事」

    真凉没有让我说到最后,眼睛成了吊三角形眼。

    「你又跟那个叫最上夕罗的女人说话了吧?」

    「话一定会说的吧。她可是坐在我旁边啊」

    「不行。一定要避免做出会让春同学误会的行动!知道了吗?」

    「好的好的」

    「回答只需一次!」

    「……好—的」

    要继续到什么时候啊,这恋爱的声援。

    要是这么张扬,真凉现在是单身这事会被其他人知道的啊。

    ◆

    在千和跟公主,还有我在部室的时候,收到了短信。

    是不在这里的冬海发来的。明明听说她今天因为有风纪委员的工作所以不能来的啊。

    【标题】-LOVE-INVITATION-

    【内容】我在屋顶等你,要一个人来喔?

    ……。

    这次又想做什么呢?

    嘛,心里都大概有个底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我女友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